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谨一

456浏览    15参与
草莓热可可

小天鹅与白二代

以下唠嗑几句,不喜直接跳过看正文蟹蟹:

向全世界安利静水边老师的的《经久》,一开始就被它的文风所吸引,是很温暖的小故事。没有华丽的语言,简简单单却打动人心,关于梦想,关于成长,关于亲情和爱情,希望所有人都能像他们一样,拥有一生幸福,一身温暖。

ooc警告!


那一年初冬的风悄静而又冷冽,吹过大地,经久不息。

“小天鹅,白二代没欺负你吧,要是他敢……嘶——日斤妹你别扯我耳朵!好了先不聊了,再见。”赖松打个招呼后挂断电话。

江深听到电话的忙音后笑了笑。“笑什么?”白谨一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一件深色浴衣,头发上还挂着水珠,挑眉看他。

“没事儿。”江深坐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吹...

以下唠嗑几句,不喜直接跳过看正文蟹蟹:

向全世界安利静水边老师的的《经久》,一开始就被它的文风所吸引,是很温暖的小故事。没有华丽的语言,简简单单却打动人心,关于梦想,关于成长,关于亲情和爱情,希望所有人都能像他们一样,拥有一生幸福,一身温暖。

ooc警告!


那一年初冬的风悄静而又冷冽,吹过大地,经久不息。

“小天鹅,白二代没欺负你吧,要是他敢……嘶——日斤妹你别扯我耳朵!好了先不聊了,再见。”赖松打个招呼后挂断电话。

江深听到电话的忙音后笑了笑。“笑什么?”白谨一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一件深色浴衣,头发上还挂着水珠,挑眉看他。

“没事儿。”江深坐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向白谨一招招手。后者放下毛巾走过去,坐着等他吹头发。

“白谨一你头发好香啊。”江深凑上去闻了闻,洗发露的味道贯彻鼻腔。

“啧,快吹别闹。”白谨一偏过脸。江深看见他发丝下的耳尖发红,“噗”的一声笑出来,引来白谨一不满地哼了声,他赶忙打开吹风机,生怕后者感冒。

屋外很冷,天上繁星点点,静悄悄的,温柔的。

“下个月有演出?”白谨一问。

“嗯!要来吗?”江深在他头上胡乱摸两把。

“想我来?”白谨一不怀好意地笑笑。

“当然……”小天鹅无辜地眨眨眼。

白谨一忽然转身扣住他的手,在他脸上啄了一口,拿过吹风机自己吹起来,小声说:“你吹的太慢了。”脖子上泛起一小片红。

江深羞的把脸埋在被子里,白谨一甩了甩头发,觉得差不多干了就把吹风机拔了放进柜子里。他将灯关掉,一把捞起江深塞进被窝里,后者刚想动动,他便从后面抱住,凑到他耳边说:“我会去。”

江深顿了顿,拉住对方的手,低声“嗯”了下,慢慢闭上眼睛。

恍惚间,江深好像听见了掌声,经久而热烈,就好像他们的未来,永不停歇,奔流在漫漫岁月间。

日日日日日日

有原文句子出没——

不喜可划走,我好久没写过了。

经久是是很好的小说,出自静水边梗大可以去了解一下。

整篇文是白二代视角字数太少因为实在表达不出白二代对鹅子的爱(x


你可知什么是……梦想? 在文化宫的那位少年。转头的那一个瞬间便是我与他的一生   休息,他被那群女生给“调戏”了一番。

   “小天鹅,也有公的啊?”

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啧,他怎么这么笨。我拿起卸妆棉举起手,与平日的训练不同,我轻而又轻的在他的脸上擦拭。

   “再见,小天鹅,期待下次相见。”  

小鸡.鸡蛋.一部苹果手机.一袋大白兔奶糖与那一双芭蕾舞鞋。他真的很可爱,他闪耀...

有原文句子出没——

不喜可划走,我好久没写过了。

经久是是很好的小说,出自静水边梗大可以去了解一下。

整篇文是白二代视角字数太少因为实在表达不出白二代对鹅子的爱(x


你可知什么是……梦想? 在文化宫的那位少年。转头的那一个瞬间便是我与他的一生   休息,他被那群女生给“调戏”了一番。

   “小天鹅,也有公的啊?”

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啧,他怎么这么笨。我拿起卸妆棉举起手,与平日的训练不同,我轻而又轻的在他的脸上擦拭。

   “再见,小天鹅,期待下次相见。”  

小鸡.鸡蛋.一部苹果手机.一袋大白兔奶糖与那一双芭蕾舞鞋。他真的很可爱,他闪耀光芒

  天鹅湖,一支优美的曲子。

“你天鹅湖什么时候练好啊?”

“再等等啦”

在村里我与他同坐在麦地里

“我天鹅湖练好了,你要看看吗?”

“现在?”

“对”

“天鹅”试探着靠近,“王子”伸出手想要触碰那洁白的羽毛,却又被灵巧的避开,而如此几经试探了之后,  “天鹅”终于放下了他的骄傲与心防,优雅乖顺地跪伏在了“王子”的脚边

       但我更热爱你。  他哽咽着,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


      因为,它属于你。


挽雨念秋

【静水边立秋24h/16:00】念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小迷糊。”江深听完红了脸,温驯的把头靠在白谨一的肩上撒娇:“我错了,我下次会注意的。”白谨一被江深这么一说给逗笑了,“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拼命练习,小骗子。”江深听完委屈的嘟起了嘴。气氛刚好,白谨一俯下身猛地亲了上去。

看着江深逐渐红透的脸,心情大好。又摸了摸江深的头,笑着说:“我去叫医生,你等我。”

江深呆呆地看着白谨一离开的背影,捂住了脸,悄悄甜甜的笑了。





之后的半个月江深都在医院里休养,医生说他只是劳累过度,烧已经退了,没什么大问题。但腿还需要静养。这半个月好好调养就可以了。白谨一谢过医生,做到江深身边陪他聊天。

正是深冬,过了这几天,天气才开始回暖。

江深靠在白谨一怀里,白谨一身上独特的香水味冲淡了刺鼻的消毒水味,好闻极了。

窗外飘着雪,大概是冬天最后一场小雪了。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无言,却温馨。


“白谨一,”江深突然转过头,打破了沉默,认真的对他说,“我爱你。”

白谨一只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少年灿烂的笑颜,不由得心痒。

他靠近,温热的呼吸交织。缠绵地吻。

窗外,飞雪。





小天鹅的养病之旅从这个缠绵地吻开始拉开了帷幕。


半个月不能大幅度跳舞,只能压单腿。热爱舞蹈的小天鹅郁闷无比。天天嘟囔个嘴。

不过好在白谨一最近都没有比赛,有足够的时间陪着他,想到这里,江深就开心了一点点。白谨一经常在进病房时看到江深听着音乐,做着手部动作。江深真的很喜欢跳舞,所以当江深在田野中舞蹈,对他说“我更热爱你”时,他无比动容。

从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深爱着江深。



他们靠在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谈爱好,谈职业。他们拥吻与温存。平日忙碌的两人终于有了谈恋爱的时间。他们享受着。虽然天不时地不利,但仗着人和,遍也还算甜蜜。

那是江深最清闲的深冬,也是最温暖的深冬。






记得某天白谨一问他,你为什么会跳芭蕾,江深思考了半天说是因为喜欢。想不出更多答案,白谨一没强求,江深却仔仔细细思考了。


江深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芭蕾?一直以来一直懵懵懂懂,凭借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热爱,努力着。他热爱舞蹈,他清楚的知道。

这段时间,他倒是清闲,有事没事琢磨琢磨倒也想出了这个答案。


每个人都喜欢美,他也不例外。所以他爱上了很美的芭蕾。很简单,但是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舞蹈是有灵魂的,他相信舞蹈和舞者可以产生共鸣,可以完美契合。就是如此。

闲来无事想想自己人生度过的前二十几年,江深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他算是天赋异禀,少年天生就属于舞蹈。纤细的身形,柔软的筋骨,出彩的表现。于是他进了艺术团,遇见了白谨一,进了来仪。但不仅仅是运气,他所有的成就,都是因为那份爱背后的努力。别人六个小时,他就练八个小时时。别人练八个小时,他就练十二个小时。

他每天每天都泡在舞房里,感受脚尖随着音乐跳动的美好,感受足尖于地面旋转的优雅。

他爱的不止是舞台,更是背后的一点点付出与热爱。是背后基本功的苦。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只希望更好。他记得第一次撕胯的疼痛,也记得开腰的痛苦。第二天醒来全身肌肉都是酸痛的。芭蕾舞演员的脚尖大多都是是畸形的,他也不例外。常年穿着足尖鞋,脚上磨出大大小小的茧和泡,可他还是坚持着。很多人都说江深的脚背很漂亮,但其实他每天都会在练功房里压几十分钟。他记得他第一次练转,硬是把自己练到头晕目眩倒在垃圾桶旁边吐的天昏地暗。到现在所谓“挥鞭转小王子”,他失败了无数次。江深身上的伤其实不比白谨一少。经常一身淤青,肌肉酸软。


他为了舞蹈,流血,流汗,受伤,但他从未流过泪。


这就是江深。

和他热爱的舞蹈。




至于白谨一。

他爱白谨一,毋庸置疑。

他爱他打拳时凶狠的模样,也爱他私下对他一片柔情,爱他在生人面前的气场,更爱他在床上挺起脖子的发泄。他爱白谨一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处。他爱的人,每一处都是性感的,让他欲罢不能。

他比起深爱的舞蹈,更爱白谨一。

儿时的,懵懂的爱恋,到长大后情愫的萌芽。他们陪伴彼此走过漫长岁月。

他的灵魂,属于他爱的人。

有人评论江深的舞蹈,是有情感的,情感是热烈的,深厚的,却又是独立的。他不与舞伴共情,却将那一份炽热真诚藏于心底留给最爱的人。



同样,白谨一也是如此。

他爱每一个江深。

舞台上熠熠发光的他,舞房里认真拼命的他,私底下乖巧可爱的他,床上听话柔声的他。

换作他选择,也会在拳击和江深中选择后者。


他们深爱彼此。





出院后,寒冬已过,正是初春。梅花已经谢了,不过家门口的桃花,已经有花苞的影子了。

天气渐渐转暖,一切都好了起来。

不久后,江深要参演一场芭蕾舞剧。很经典的剧目。小天鹅又启动了他的“拼命三郎”模式。没日没夜地呆在练功房里,将舞蹈复习一遍又一遍。江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关在舞蹈房里。不过这次,除了热爱更多一份坚定。对自己的,对舞蹈的,对白谨一的。




十天后,演出当天,江深休息室。

白谨一从背后搂住江深,亲吻他的唇。即刻分离,小天鹅眨眨眼,向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准备穿鞋。

白谨一单膝跪地,拿起一旁的舞鞋。

不知什么时候,江深的舞鞋都是白谨一帮着穿的了。这是一种仪式,对彼此爱的仪式。



他低头亲吻着江深的脚尖。

虔诚地,温柔地。

芭蕾舞者的脚尖是有灵魂的。

刀尖上的舞蹈,残忍的美。

绷直的脚背,跳动的青筋,脚底的厚茧,和磨砺的伤痕。

那是他的挚爱。



“去吧。”穿好鞋,他说。

小天鹅站起来,踮脚在白谨一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向后退一步,俯腰行礼。他转身,踮着脚向台上走去。

小天鹅红了眼眶,被他看见了。



江深,在台上站定,深吸一口气。

他久别的,热爱着的舞台。

他看着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他站在舞台中央。

他感受着舞台的力量与美好,

感受着台下观众的情绪,

感受着自己的内心。

他的前方,是无数爱着他的舞迷,

他的背后,是他的挚爱。


他爱艺术,爱舞蹈,爱芭蕾。

也爱着白谨一。


呼出一口气。

音乐响起。

小天鹅于中央翩翩起舞。


幕布后,白谨一看到了。

他的小王子在聚光灯下熠熠发光。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舞台,而江深正是。

他是上帝的宠儿。



舞毕,全场掌声响起。

白谨一看着弯腰谢幕的少年,轻轻一笑。


他的小王子属于芭蕾,

也属于他。


怨四熊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没胡子的猫-ff

“白谨一。”江深的嗓音微哑,他维持着跪伏的姿态,轻声的颤抖着,“我热爱舞蹈,像热爱这片富饶沃土,山林细雨和亲朋好友一样。”
“但我更热爱你。”他哽咽着,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因为,它属于你。”
                               ——《经久》by静...

“白谨一。”江深的嗓音微哑,他维持着跪伏的姿态,轻声的颤抖着,“我热爱舞蹈,像热爱这片富饶沃土,山林细雨和亲朋好友一样。”
“但我更热爱你。”他哽咽着,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因为,它属于你。”
                               ——《经久》by静水边

阿废仔
《经久》——考研狗漫漫长路每天...

《经久》——考研狗漫漫长路每天的慰藉
呜呜呜呜我爱两个宝贝

《经久》——考研狗漫漫长路每天的慰藉
呜呜呜呜我爱两个宝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