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贤

2355浏览    728参与
沈沐凡

[群像]同一条路

源自团综第二季第三期上,持续性意难平,向每位同志致敬!

每位角色个人向叙述+白贤,栾堂,堂良,岳堂小段子

tag不知道怎么打合适,就把几对cp和单独出现的人物都打上啦(好像选恐星人出现了),如果有不妥或者建议欢迎私聊我✨

请勿上升正主!


以下正文↓


[张鹤伦]

你说我是土匪,你凭什么?我们不伤人,我们更不会害自己的同胞。你们才是“土匪”,满嘴的仁义道德合作发展,背地里烧杀抢掠男盗女娼,呸。

跑单帮也好,做土匪也罢,至少我和我弟弟这辈子坦坦荡荡,他们烧我们的村子,我们就点他们的帐篷,我们的命早就不是命了,多杀一个大洋人,都是赚到。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弟弟。最后还是招供...

源自团综第二季第三期上,持续性意难平,向每位同志致敬!

每位角色个人向叙述+白贤,栾堂,堂良,岳堂小段子

tag不知道怎么打合适,就把几对cp和单独出现的人物都打上啦(好像选恐星人出现了),如果有不妥或者建议欢迎私聊我✨

请勿上升正主!


以下正文↓


[张鹤伦]

你说我是土匪,你凭什么?我们不伤人,我们更不会害自己的同胞。你们才是“土匪”,满嘴的仁义道德合作发展,背地里烧杀抢掠男盗女娼,呸。

跑单帮也好,做土匪也罢,至少我和我弟弟这辈子坦坦荡荡,他们烧我们的村子,我们就点他们的帐篷,我们的命早就不是命了,多杀一个大洋人,都是赚到。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弟弟。最后还是招供了土匪二字,我看到黑衣人眼睛都亮了,我想我们注定不能活着回去了,我们不怕死,如果我们的死能为光明尽一份力,那我愿意拼命燃烧。

我和我弟弟,绝不苟活。形势风云变幻,我只站我的国家。



[秦霄贤]

我一直觉得,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就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对大洋人,却又趾高气扬颐指气使践踏冰城人,在我眼里,他们一样的让人恶心。

但现在我们被关在一起,我觉得好像都不太一样,我和大哥一时兴起杀了曹教授,好像牵扯出了很多的麻烦,我突然意识到,屋子里的人都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我能救他们吗?

我大哥替我认下杀人罪,张九龄替我认下了杀人罪,最后我还是没逃开,但我不后悔。我也想爱国,只是不知道我的方式国家同不同意。

我看到了桌前每个人眼里的光,那么闪亮,像信仰一样。我突然就放心了,不管是曾经唾弃的大买办还是一直看不起的名角儿,他们都不简单,或许他们能带我们去新的世界。

我们眼里有光,是信仰的样子,爱国就是信仰。



[张九龄]

这不是我第一次出任务,却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走上这条路,我早已做好了准备孤军奋战,没想到,身边的人都在一条路上。

我抗下了杀人的罪名,那孩子还小,应该过更好的人生,为这样一条狗命担责任,不值得。反正我也活不了了,都是中国人的命,能救一个是一个。可惜到最后也护不住他。

我也恨自己在这条路上依然稚嫩,想不到办法让九良抽身而退,我知道他也不怕死,但是坐到这样的位置,受了那么多冷眼,明明还可以大有作为,救更多的人,却在小小的河沟翻了船,不值得。可惜天不遂人愿。

锁子,锁住的是门,门背后是我的国家,我的人民,我愿做这最后一道放线,牢牢锁住,绝不妥协。



[周九良]

我早就想到会有这样一天,与死亡面对面,只是可惜,这条线组织又要重新搭建了。做这一行的人没人怕死,贪生怕死绝不会入此门。

我只是有点遗憾,我是真的爱唱戏,可惜了这一辈子的戏,没什么机会唱给真正想唱给的人。我想这辈子我应该是没机会再开口唱戏了,一出《淮河营》落幕,也算壮烈,毕竟“生死二字,且由它……”

我想我是对不起孟先生的,他邀请我,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他应该是真心喜欢这戏吧,那隐隐约约传来的唱词应该是他吧,还好,我们在一条路上,只要有人活着,就一定会成功。

老怀表停了,但时间不会停留,总会有新怀表替他看看这繁花似锦的盛世篇章。



[栾云平]

鸽子只能飞一次,我想我也一样。从我踏上天台那一刻起,不,或许当我想到这个方法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飞翔。

这么多年来,我帮助转移同志,配合他们工作,虽然我们可能没说过话,但我知道我们心系同一个方向。今天见到上线让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了各个阶层都有我们的人,只有这样,胜利才能早些到来,早些救老百姓于水火。

想出这个主意实属无奈,每个人都好像有各自的使命,但我却不知道该相信谁。竹林很重要,作家很重要,家很重要,国最重要。

守门人守了一辈子的门,最后的最后,他也化成了门,守住最后一方希望。



[何九华]

痛吗?太痛了。失去同志那仿佛窒息的感觉压得我想要呐喊,但我不能,我不能暴露,我这条信息线不能暴露。哪怕我的心早已千疮百孔泣不成声,我的脸也必须波澜不惊。

我想我是羡慕战场上的战友的,他们可以浴血奋战在第一线,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恨意都可以随着子弹倾泻出来。而我只能缄默,把所有的情绪收到心底,不漏分毫。

我想和他们一起在战场痛快的杀敌,我想站出来啐他们一头一脸,我想表达我的感情我的恨意,我想向他们一样在阳光下,但我不能。因为我必须沉入黑暗,才能让更多人看见光明。

船锚必须沉默,因为只有他在海底,才能把每条船扎根到最恰当的位置。



[岳云鹏]

做走狗的日子很难过,但送别自己的同志更难过。作为探长,我见过太多大洋人对同胞做的恶,有时我真想直接剥了这身狗皮,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但我不能。

我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大洋人说吹捧大洋人的话,所以很得器重。但没人知道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里穿制服的自己,我都恨不得直接吐出来。

我救不了那么多人,豁上利爪折断,也只能堪堪保住竹林和作家尽快撤离,保住船锚和他的信息线,太多人在我眼前倒下,或者在我身后倒下,我希望他们不要怪我。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们不会,因为我们心中有同样的信仰,同样的方向。我不后悔,因为我以清白的身份离去,这一捧黄土,不会脏了我最热爱的土地。

春蝉从破土那一刻起,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我知我仍一身清白,我知道你们也是一样。



[孟鹤堂]

死是太容易的事情,难的是活着。冰城每个人都知道,孟买办眼高于顶,总是露出嘲讽的笑容,可没人知道,我每次忍不住笑都是深深地自嘲。我向来是个容易受情绪影响的人,我不知道如果不摆出这样一副面孔,该怎么压抑我心底的情绪。可我还要借这副面具做太多的掩护,我还不能为此作呕。

每一位同志,不管他们来自哪里,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人,都流着红色的血。我抓不住他们的手,也不能伸出手。可我还活着,我不能吞下一颗毒药,亦不能捡起枪械拼一次你死我活,却必须顶着这虚伪的面具和他们周旋,把作家平安送到。

其实我也知道,注射过疫苗的我,很可能不能再回到工作一线了,但我不后悔。这场博弈的代价太大了,牺牲了太多位同志,耗费了太多的心血,这是他们的心愿,也是我的。只要胜利,为了国家,我们都可以死,也可以为之拼命的咬牙活下去。

竹林不随风摆折,不随时间枯萎,唯有挺拔,唯有长青。



[阎鹤祥]

你们把生的希望留给我,我亦会把生的希望留给每一个人,我知道这不仅是我的心愿,也是你们的。放心吧,余下的路,我替你们一起走,最后的胜利,不会短你们分毫。

我想我向来不是勇敢的人,面对着曹教授的问题都会下意识的哆嗦,但我做过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坚持这件事,坚持南下,坚持去研制疫苗。我不算是个战士,没办法从象牙塔走出来就投入这样的战斗。但请你们放心,走入微生物的实验室就是我的战场,虽然我还是不够勇敢,但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你们是我的英雄,也是所有人的英雄。我在你们眼找中看到光,那是照耀我前进的方向。

同志,我们必胜!




[白贤]

张鹤伦

这辈子,烧杀抢掠我没做过,劫富济贫样样有我。这乱世家早就没了,但你在,哥心里就还有挂念。弟弟,这辈子我护不住你了,来生吧,来生你给哥哥剪脐带。


秦霄贤

杀一个不赔,杀两个就是赚到,我一个村的人都没了,从那一刻起我的命早就不是我的了。哥,这条路你等等弟弟我,下辈子,咱生个和平的世道,我做哥哥,护你一辈子。



[栾堂]

栾云平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能再抱你了,我很抱歉,最后死在了你面前,我泪窝子浅的宝贝要看着我,却不能流泪。

你知道我为什么说出的信物叫“小白兔”吗?因为你在我眼里就像一只小兔子,可我再也不能摸摸你的头,说句“乖”。

孟儿,别为我难过,我们踏上这条路,就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不后悔,我知道你也是。请带着我的份一起努力,带我看看胜利的样子。


孟鹤堂

你匆匆离开房间的那一刻我的心跳漏停了一拍,密密麻麻的恐惧攀上我的心头,做我们这一行对危险都好像有一种本能的预警,只是这次的预感太强烈,让我几乎窒息。

我看着你被抓,看着你对答如流,看着你吞下毒药,看着你倒在我面前,看着你被搜身,看着你被抬走,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冷漠而嘲讽,只是我口中的肉早已咬的血肉模糊。

我们才刚刚互相确认身份,刚刚认识到原来黑暗中还有爱人在身旁,只是没想到马上就迎来生死相隔,栾哥哥,我知道你不后悔,我呢?

我只能在四处无人时捡起你的外套,关上房门时披在身上,你的体温,你的味道,和你再也不能给我的拥抱。我知道你想告诉我要我坚强,放心吧,这条路,我依然在努力前行。

我会披上你的战袍,和你一起走向光明。



[堂良]

孟鹤堂

出于纪律,我不能把领口的毒药给你,但我把这枚刀片予你,藏在口中。既然不能护你安安稳稳的生,至少能助你坦坦荡荡的死。同志,剩下的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们必胜!

这一世我不能护你周全,下辈子,我们再在一起,同唱那曲《淮河营》,我定护着你,不让你受任何委屈,站在你旁侧,绝不独活。


周九良

虽然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还好,我没看走眼。虽然我们分属于不同的组织,但我们都在一条路上,知道了这一点,我便觉得安慰。别为我哭了,我没办法再擦掉你的眼泪。同志,别送了,我们必胜!

孟哥,下辈子,再和您同唱这《淮河营》,那时我定在您身侧,为您擦掉每一滴眼泪,至死不休。



[岳堂]

岳云鹏

我们曾在这小小的冰城千百次擦肩,你眼底有恨意,我也在心中啐你一口。只是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们才是最像的人,只有深入敌人的心脏,捅进去这一刀才足够疼。

我们都是背负着黑暗的人,但我更自私,因为我选择了离开,把担子压在你身上。孟孟你别怪我,也别有什么压力,因为只有你能做更大的事情,只有你才能做好。

我说,想和你聊几天几夜,是我骗你的,我恨不得和你再聊上几辈子。但我不能,我该走了,孟孟,未来的胜利是什么样子的,希望你替我看看。

同志,我们必胜。


孟鹤堂

岳哥,对不起。岳哥,谢谢你。

很抱歉我没能早些认出你是我的同志,谢谢你在最要紧的关头配合我做最危险的任务。我知道你不仅仅为了国家,你还为了我。

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你咽下去的那颗毒药是不是我的,因为你身上,也应该有一颗一模一样的药。我分不清我衣领上这颗药是你的还是我的,亦分不清我们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终要带着你们每个人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去看看胜利之后的冰城。去看看我们的国,我们的家。岳哥,我能做到,我知道你相信我。

即使知道前路生的希望渺茫,我仍愿道一句,同志,保重!

Monk_西月

何尚

小片段。何尚略带一点白贤。


老何老尚认识老秦,让他帮忙进了后宫(后宫的事情别人就管不了了,想咋搞咋搞),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后来皇后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跟老秦(皇上)说:


白月光:皇上,尚贵妃和何婕妤在一起了。

秦霄贤:没事,我搭的线,我嗑他们嗑好久了。

白月光:???

秦霄贤:皇后,朕站尚贵妃攻,你呢。

白月光:臣妾听说尚贵妃这两天腰疼。

秦霄贤:什么?!

白月光:虽然说出来有点扎心,但是皇上您可能站错攻受了。

秦霄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白月光一把拉住他的手:皇上您都可以是下面那个,为什么何婕妤就不能是上面那个?

秦霄贤:……


小片段。何尚略带一点白贤。


老何老尚认识老秦,让他帮忙进了后宫(后宫的事情别人就管不了了,想咋搞咋搞),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后来皇后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跟老秦(皇上)说:


白月光:皇上,尚贵妃和何婕妤在一起了。

秦霄贤:没事,我搭的线,我嗑他们嗑好久了。

白月光:???

秦霄贤:皇后,朕站尚贵妃攻,你呢。

白月光:臣妾听说尚贵妃这两天腰疼。

秦霄贤:什么?!

白月光:虽然说出来有点扎心,但是皇上您可能站错攻受了。

秦霄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白月光一把拉住他的手:皇上您都可以是下面那个,为什么何婕妤就不能是上面那个?

秦霄贤:……





Fanaticalbaby

“喜欢那些闪光的东西,比如冬天的雪花,天上的星星,还有你的眼睛。” ​​​

“喜欢那些闪光的东西,比如冬天的雪花,天上的星星,还有你的眼睛。” ​​​

札幌的雪

给大帅哥跪下了,真的是不同舞台就不同风格,天才爱豆就是为啵啵量身定做的词!

给大帅哥跪下了,真的是不同舞台就不同风格,天才爱豆就是为啵啵量身定做的词!

札幌的雪

开始想念小水蜜桃🍑了,现在的棉花糖啵啵也很好看啦,但是真的好喜欢蜜桃啵啵🥰

开始想念小水蜜桃🍑了,现在的棉花糖啵啵也很好看啦,但是真的好喜欢蜜桃啵啵🥰

札幌的雪

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天使🧚🏻‍♂️

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天使🧚🏻‍♂️

札幌的雪

这个反差萌我真的太爱了😭

这个反差萌我真的太爱了😭

札幌的雪

谁不想摸摸我们伯贤儿肉肉的mochi脸蛋呢'ㅅ',也太可爱了吧😭

谁不想摸摸我们伯贤儿肉肉的mochi脸蛋呢'ㅅ',也太可爱了吧😭

札幌的雪

黑发三七分漏额头,这个造型我真的可啊!😭

黑发三七分漏额头,这个造型我真的可啊!😭

札幌的雪
不小心唱了别人的part,意识...

不小心唱了别人的part,意识到以后马上瘪嘴瞳孔地震慌张地摆摆手。也太可爱了吧😭

不小心唱了别人的part,意识到以后马上瘪嘴瞳孔地震慌张地摆摆手。也太可爱了吧😭

札幌的雪

连签名都是粉色的,也太可爱了吧😭

连签名都是粉色的,也太可爱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