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造是屑

16浏览    1参与
歆儿。阴霾散尽。

【红银】温度

-我时常怀疑纽约这个破天气是小红在和列奥德罗打架

-本文写于因为轨道被大水淹了而晚点的MTA上

----

那是一个流传于古老的宾西的传说。

传说在艳阳高照却突然下雾的时候接吻的恋人会交好运,也会拥有至死不渝的爱。

--


梅迪奇不喜欢雨天。


也不知道是祂所影响了途径还是唯一性反过来影响了祂,世界上最娴熟的纵火家总是会保持身边空气的干燥。而干燥的空气会让祂想起来战场的硝烟。


哪怕是在温湿度都适宜的造物主的神国里,梅迪奇经过列奥德罗的住所的附近也会大大咧咧地让铠甲上燃起一层火焰,不让身上沾上一丝潮湿的气息,然后在列奥德罗不赞同的眼光里嗤...

-我时常怀疑纽约这个破天气是小红在和列奥德罗打架

-本文写于因为轨道被大水淹了而晚点的MTA上

----

那是一个流传于古老的宾西的传说。

传说在艳阳高照却突然下雾的时候接吻的恋人会交好运,也会拥有至死不渝的爱。

--

 

梅迪奇不喜欢雨天。

 

也不知道是祂所影响了途径还是唯一性反过来影响了祂,世界上最娴熟的纵火家总是会保持身边空气的干燥。而干燥的空气会让祂想起来战场的硝烟。

 

哪怕是在温湿度都适宜的造物主的神国里,梅迪奇经过列奥德罗的住所的附近也会大大咧咧地让铠甲上燃起一层火焰,不让身上沾上一丝潮湿的气息,然后在列奥德罗不赞同的眼光里嗤笑着穿过祂的花园。即便是这样列奥德罗也很少对祂还手,毕竟哪怕是强输出相对线也没有人能扛得过战争之红,更别提这位战争之红还随身带着天使之王级别的幸运加持,幸运到雷从来都击不中祂的那种。

 

梅迪奇走进神国中央的教堂的时候乌洛琉斯一如既往地围着简单的白袍跪在大殿的十字架下面闭着眼睛虔诚地祈祷着。祂大步流星地走过去,跪在了乌洛琉斯右边。

 

在例行地赞美了伟大的主之后梅迪奇大大咧咧地抬起左臂搭在了乌洛琉斯肩膀上:“大蛇,小乌鸦回来了说带了点好玩的东西回来,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乌洛琉斯睁开了双眼,祂无奈地看向身边的人。梅迪奇看向祂的眼神里全是热切,就像是祂皮肤的温度一样炙热。

“这世上有什么是你没有见过的吗?” 乌洛琉斯淡淡地问道。虽然这么说着,祂还是缓缓起了身,用袖口拂去了梅迪奇肩膀上的血迹。

“谁知道安提格努斯那家伙在山上藏了什么好东西呢。”梅迪奇没有反驳乌洛琉斯,祂知道,乌洛琉斯这是答应了。作为主身边最受宠的红天使,祂其实一点都不在乎阿蒙那家伙是不是又拔了一撮安提格努斯的尾巴毛,祂只想让乌洛琉斯出去走走,和祂一起。

 

造物主的神国很大,向来风风火火的战争天使却走的格外地慢。祂与乌洛琉斯走过了阿曼尼的住所,路过了一大片夜香草与深眠花。梅迪奇正打算问问乌洛琉斯要不要干脆忽略了阿蒙那个不省心的小崽子,直接离开神国去大陆上溜达溜达,祂就听到了身边人清亮的声音。

 

“我困了。” 乌洛琉斯揉了揉眼睛。

梅迪奇心知作为序列一的天使之王基本不会存在困这种生理反应,但如果是乌洛琉斯,挑衅者不会说出一个不字。

“你想回去住所吗?” 梅迪奇拉起了乌洛琉斯的左手,思考是要拽着祂飞回去还是抱着祂回去。

乌洛琉斯直接化身成了神话生物形态,变成了一条银白色的水银之蛇,就地在奥塞库斯住所门口的金手柑花从上趴下,把梅迪奇圈在了中间。梅迪奇哭笑不得地靠在了蛇头不远的地方,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清凉的蛇鳞。在祂逆着滑过一段蛇鳞的时候突然有一片银白色的鳞片掉在了祂的手上。

 

“大蛇,你掉鳞了!” 梅迪奇一惊一乍地叫着。

“蛇会掉鳞。”乌洛琉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用一如既往沉静的声音回答着。

“你又不是普通蛇。水银之蛇怎么会掉鳞?”梅迪奇皱了皱眉,及腰的红色长发披散在乌洛琉斯的身上。

“蛇在燥热的地方会掉鳞。水银之蛇也是蛇。”乌洛琉斯依旧是无所谓的声调,蛇头还往梅迪奇大腿上蹭了蹭。

梅迪奇看着乌洛琉斯身下一大片散发着热量的金手柑抽了抽嘴角,迅速地调用起天气术士的能力在乌洛琉斯周围造出一片水雾,尽量提高了空气的湿度。

 

祂瞪了一眼从住所里走出来、欲言又止的奥塞库斯,低头看着怀里舒适地闭上了眼睛的大蛇,突然觉得潮湿的雨天也没那么遭。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