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金之星

39.8万浏览    1764参与
季花花

咱就说,一整个双厨狂喜呢,个人感觉迫害要素过多

咱就说,一整个双厨狂喜呢,个人感觉迫害要素过多

荔枝公子
给我欧拉他!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

给我欧拉他!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已授权宅吉铺)

给我欧拉他!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已授权宅吉铺)

一只懒懒的sans

《白金之郎》

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想到了

《白金之郎》

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想到了

听不见
“别凑过来啊...混蛋恶灵.....

“别凑过来啊...混蛋恶灵...”


“别凑过来啊...混蛋恶灵...”



天才儿童小雏菊

[JOJO乙女]:比起本体你还是更喜欢替身

jojo乙女向:白金之星/承太郎


微乙女啊小天才们


私设:

  1.黛西的英文“Dasiy”有人名黛西and雏菊花两种意思。(所以有关于雏菊的描写嘛...你懂的)

  2.“你”有替身,能力是使事物失去其原有的效果,甚至令其产生相反的作用(一般是1-3倍左右)

  3.替身与本体心灵和触感相通


  有ooc哦,米娜桑请谨慎观看


  无论如何,选择在承太郎家度过假期怎么看都算不上是你的第一选择。


  但是看在荷莉阿姨念叨“你一个暑...

jojo乙女向:白金之星/承太郎


微乙女啊小天才们


私设:

  1.黛西的英文“Dasiy”有人名黛西and雏菊花两种意思。(所以有关于雏菊的描写嘛...你懂的)

  2.“你”有替身,能力是使事物失去其原有的效果,甚至令其产生相反的作用(一般是1-3倍左右)

  3.替身与本体心灵和触感相通


  有ooc哦,米娜桑请谨慎观看





  无论如何,选择在承太郎家度过假期怎么看都算不上是你的第一选择。


  但是看在荷莉阿姨念叨“你一个暑假都以‘比较怕热’委婉的转告她家里没有‘空调’为由,一次次拒绝去她家玩的邀请”的那股执着劲,你害怕她真的装了个空调不得不答应了她。


  如果不是承太郎对于学习莫名其妙的感兴趣,你可能还会耐心的在榻榻米上熬过这极为漫长的一天。


  不过现在...


  学习使你“快热”。


  “想谋杀我就直说,不要拿数学来折磨我。”


  你一头扑进想象中堆积成山的作业里,生无可恋的将额头连连磕的连承太郎都忍不住感叹道:



  “磕的真响啊。”



  是啊是啊,不然你怎么能成功忽悠乔瑟夫相信你口中的“中国习俗”给你这个早就满18的躺平族压岁钱呢?


  呵。


  无趣的男人。


  “那个,能不能...”


  话音刚落,腰上就传来冰凉结实的触感。


  你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


  “抱歉啊,承太郎。”


  “呀...”他欲言又止的拉低了帽檐,“没关系。”


  虽然说替身是本体的意志,但是白金之星似乎是个例外。


  你可不认为承太郎会如此暧昧的将你揽入怀中。


  天晓得承太郎都教了白金之星些什么东西,那个紫色的榆木脑袋如今居然开窍般碰上你的鼻尖。


  你猜它其实是想向你索要一个吻的。

  

  不过因为身高与体型的差异,导致这个笨拙的吻变成了鼻尖之间的碰撞。

  

  脸颊如同发烧般红的发烫,至于到底是害羞还是体质原因嘛...


  你选择相信后者。

  

  在你多次试图 偷(tiao)袭(xi)白金之星,想要测试替身和本体是否能够“感同身受”无果后,你打算干脆死皮赖脸的把他们俩的便宜一块占了。


  雏菊娇嫩柔软的花瓣慢慢地抚上葡萄光滑饱满的外皮上。


  离开前还坏心眼的叼住那块果肉轻啃了一下。




  果然还是想把它弄哭啊...




  你迷离的看向它的眼角,那里曾被染上晚霞的淡粉。


  一旁的本体却顺了你的意,耳尖微微泛红。


  正当你打算重新来过一遍加深这个吻时,身体突然腾空然后落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里。


  “太过分了。”你不满的抗议着。


  明明还差一点就可以摘到那颗诱人的紫葡萄了。


  “你已经占过一次便宜了。”


  一语双关。


  你放出替身逃离了他的怀抱。


  脱离了引力的雏菊漂在空中,仿佛落入水中上下沉浮。


  真是朵不听话的花儿。


  他垂下眼帘。


  最终还是对方退了(并)一步(不),


  他后退一步做出要起跳的样子,然后向上一跃抓住你的脚踝将你从天棚上扯了下来。


  好好的替身怎么偏偏长了个替身使者?


  “好吧好吧,”你躺在地上举手做投降状,尽量说服自己忽略现在两人看上去不太妙的体位“那你也占我的便宜吧,这样咱们就两清了。”


  “好啊。”




  不是???




  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对吧?!!




  等你反应过来后,对方已经贴上了桃红的唇瓣。


  愺,亏大发了。


  你气的咬紧牙关想咬他一口,但是又怕下口太重伤了他。


  “空条·承太郎你个...”


  “安静一点。”


  他睁开那对翠绿的眸子有点不耐烦的看向你。


  “这个时候你应该闭上眼。”


  雏菊在大海里沉浮,


  一切又重归平静。


  



那落珈

无题

意识流,叙述方式混乱。


濒死体验,是刀快跑。


空条夫人提及。


有白金承元素,正文1500+:


  心脏停跳的前一刻,承太郎想到了很多。


  他是JOJO,徐伦也是JOJO——诅咒般的带着荣耀的两个字母,写两次,就是从他们百年前的祖先乔纳森开始的一种传承。


  那五十天的旅途中,花京院开过一个放松气氛的玩笑:“如果一个陌生人在大街上喊一声JOJO,你和乔斯达爷爷谁先回头?”代代相承的血统,连昵称都代代相传——被称之为异类的乔鲁诺·乔巴拿也不例外,不过是将J改成Gi,再用意大利语咬着尾音的O念出来:GioGio,读作JOJO,又一个JOJO......

意识流,叙述方式混乱。


濒死体验,是刀快跑。


空条夫人提及。


有白金承元素,正文1500+:




  心脏停跳的前一刻,承太郎想到了很多。


  他是JOJO,徐伦也是JOJO——诅咒般的带着荣耀的两个字母,写两次,就是从他们百年前的祖先乔纳森开始的一种传承。


  那五十天的旅途中,花京院开过一个放松气氛的玩笑:“如果一个陌生人在大街上喊一声JOJO,你和乔斯达爷爷谁先回头?”代代相承的血统,连昵称都代代相传——被称之为异类的乔鲁诺·乔巴拿也不例外,不过是将J改成Gi,再用意大利语咬着尾音的O念出来:GioGio,读作JOJO,又一个JOJO。这足可见得他身上仍奇异般地流淌着乔斯达的血统。可笑的。迪奥用乔纳森身体留下的孩子,夜之帝王的儿子,却完美继承了乔斯达的意志。


  他们都以为迪奥的死亡是一切的落幕,实则并没有。徐伦觉醒替身时,他的内心几乎是恐慌的。他召唤出白金之星,他终于走上乔瑟夫的老路,就像对当年那个自闭沉默的自己做出回应:不是恶灵,是替身,是STAND,给它起个名字吧,你隐藏在皮囊下最真实的灵魂,一半的灵魂。


  就像他们远征到埃及,五十天的旅行,杀死恶人的救世主,恶人却依旧存在,或苟延残喘或正大光明地活着。他们可以是吉良吉影也可以是普奇神父,继承了他们领袖的意志活着。意志是杀不死的,就像乔斯达家代代传承的黄金精神,他们注定要与迪奥的意志生生世世对抗下去,直到其中一方传承者的灭亡。然后又会有人像寻找到那个起源的石鬼面一般把它们从废墟里翻出来,意志找到新的寄托,新的反派掀起新的腥风血雨,而新的英雄要带着他新的队友踏上新的征程,那时候世界是新的,血也是新的……这是句废话,最强大的塔罗牌也只能停止九秒的时间,无法逆转;可九秒的时停结束,时间重新流动,远方的城市依旧车水马龙,地球绕着中轴线旋转了一个刻度,和上一刻那么像,却切切实实不一样了。


  对一个父亲来说,五秒真的太短了。


  他是在安逸中消磨了自我?还是时间夺走他的热血?带着四十二岁的身体、十几年再未有过变化的五秒去迎接新的敌人,却发现旧有的力量追不上全速的列车。记忆和替身都失去,从十七岁那年稳定下来开始,白金之星从未和他间隔这样远的距离。


  那时他的替身在光碟里做什么呢?沉睡?思念?它有这种情绪么?情感反馈的另一端永远是空白,只有感觉共享。他的镜子完美复刻着他的愤怒与快乐,洞悉心底每一处幽微的渴望,在二米的距离内忠实地执行。哪怕多出一个脚尖——白金之星会紧紧跟上来,刚刚好的距离,能及时清理扑面而来的碎玻璃,捏住太阳穴外的子弹。是白金之星双手张开的距离,将空条承太郎虚虚怀抱在其中,哪怕多一厘米,这个绝对的保护罩都有了空隙。


  可他恨不得距离远些再远些,顶着最大限度寸步不离守在徐伦身边。他曾用这种限度保护着妻子女儿,可到头来那如丝如缕的命运还是找上了徐伦:眼泪,签下离婚协议书时流下的没有意义的眼泪,无论怎么疏远都是陌路同归,如果能再来他是否会给予更多陪伴?还是在更早以前,去拥抱那个恶灵,拥抱自己十七岁孤独的灵魂?


  救世界还是救徐伦?他选择了徐伦。世界已经被他拯救过一次,英雄的故事完结后,他也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


  两个女人——一个改为他的姓氏,一个继承他的姓氏。他人生中最鲜明的两道痕迹,他终于在硫酸里完整地保护了她们。


  去对抗宿命啊徐伦,就像空条承太郎当年做的那样,对着所有人质问,却无可奈何地沿着轨道前行。那个宿命叫迪奥,从肩膀上的胎记开始,从替身觉醒那一刻起,他们就在违逆神灵。可那又如何?所有选择无非就是两个选择:一个他人的选择,一个自己的选择。他选过前一个了。不能因为英雄放走第二头龙,就说他腐朽。


  否定荣耀。


  否定星尘。


  否定朋友。


  否定青春。


  否定过去。


  连自己都否定了。


  可还是记得、记得。伤痕真切,一切都真切,血从未凉过,漆黑的学生装从未脱下,鲜红依旧残留在视网膜里,暴虐的狮子在心底和牢笼一起生锈,曾经的无敌也要走向终局,但他还想多清醒一秒,多活一秒。不是贪生怕死,是多活这一秒,世界上就仍存在着一个记得那场远征的人,就像他们把他推离天堂的手,日历上的倒计时……时间真的是最可怕的武器,与黑夜对抗又杀了自己。


  够了,白金之星。他说。他感到自己心底一片坦然的平静。紫色的巨人仍旧拥抱着他,随着他意识的溃散,身形渐渐虚化。


  不放手,他的替身没有放手,真奇怪,莫非他灵魂中某一部分仍旧无法平和地接受死亡?谁能平和地对待呢?说到底一切都是假象。替身怎么会有这样激烈的情绪呢?意识那一端依旧是空白,浓烈的不甘和悲伤一定是来自自己。


  他最后一次借用替身的眼睛,想穿过海面再看一眼天空或者徐伦的脸。但陌生的感觉在与白金之星融合时在他心头重击,他察觉到海水的苦咸,也察觉到眼底的湿润。


  白金之星在哭。


  依旧是一片空白。


  


  END

PP鱼

Day4

睡前浅画一下食堂泼辣酱和阿承吧🥰🥰🥰🥰

Day4

睡前浅画一下食堂泼辣酱和阿承吧🥰🥰🥰🥰

甜甜圈Alpha

我的绝世大猛1承承,妈妈本来是接受不了你和做0有关的任何事的。

但……白金他真的……太猛太可爱了

谁能拒绝这只超能打还擅长照顾主人的绝世忠犬


我的绝世大猛1承承,妈妈本来是接受不了你和做0有关的任何事的。

但……白金他真的……太猛太可爱了

谁能拒绝这只超能打还擅长照顾主人的绝世忠犬


DZ

补了些奇怪的梗,mememe那个我加了很多私设()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JO太郎跳的那个()最后亲友说我画的老四像戴桌布😂

补了些奇怪的梗,mememe那个我加了很多私设()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JO太郎跳的那个()最后亲友说我画的老四像戴桌布😂

煊哥

17岁,是一名恶灵《白金之星》

17岁,是一名恶灵《白金之星》

搬运菌
动画作画监督羽山淳一 绘制

动画作画监督羽山淳一 绘制

动画作画监督羽山淳一 绘制

小羊处决
这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这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这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青木ゼロ
哟西 画完才发现世界有个地方画...

哟西 画完才发现世界有个地方画错了💔

哟西 画完才发现世界有个地方画错了💔

雅雅是鸽子啊
是哪个夜猫子半夜不睡觉画出张垃...

是哪个夜猫子半夜不睡觉画出张垃圾


是我


改天再画

是哪个夜猫子半夜不睡觉画出张垃圾


是我


改天再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