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间美瑠

9665浏览    257参与
孟栗侯

时9

挂掉电话又过了一会白間才出来,

“医生说没事。”


回去的路上,大概这一天身心都累得不行,白間靠在太田肩上睡着了。暑假白間回家和父母住,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时留宿了。所以到了后把十分不情愿的白間叫醒拖下车。

“那我就送到这里…”

“明天不用训练,还来吗?”

白間拉着太田的衣角问,

“可以吗?”

“嗯!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诶,可是你的手…”

“没事的!”

因为明天的约会开心起来,白間勾住太田的手指不想松开,夏天夜晚清凉扫去白天的沉闷。

“啊,美瑠桑。”

“嗯?”

看着白間直勾勾的眼神,太田有些想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

“没什么…”...

挂掉电话又过了一会白間才出来,

“医生说没事。”

 

回去的路上,大概这一天身心都累得不行,白間靠在太田肩上睡着了。暑假白間回家和父母住,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时留宿了。所以到了后把十分不情愿的白間叫醒拖下车。

“那我就送到这里…”

“明天不用训练,还来吗?”

白間拉着太田的衣角问,

“可以吗?”

“嗯!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诶,可是你的手…”

“没事的!”

因为明天的约会开心起来,白間勾住太田的手指不想松开,夏天夜晚清凉扫去白天的沉闷。

“啊,美瑠桑。”

“嗯?”

看着白間直勾勾的眼神,太田有些想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

“没什么…”

眼前的白間没说话抿起嘴看着太田,太田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低着头左看右看想着从那句话开始说比较好。

白間松开手捧起太田的脸看着她,

“就是…彩说想让我去给她拍新歌的MV。”

“诶!那挺好啊!”

“但是试镜定在下周二…”

“就是去不了合宿了吗?”

“不是,我还没决定,我想和美瑠桑去合宿!!”

太田着急解释的样子逗笑了白間,白間扶住她的肩膀笑着问太田想去吗。

“想去试试…但是也想和美瑠桑、“去试试去才不会后悔哦。”

“诶,可是…美瑠桑不想我去一起去合宿吗。”

“笨蛋,当然想啊,” 白間靠进太田怀里,“但是你也不是必须要去,又碰到这么好的机会…”

“美瑠桑…”

太田圈住白間,

“一周不见的话会很寂寞呢…”

“好可爱,美瑠桑。明天…明天晚上去我家可以吗?”

“考虑一下~”

“诶~~”

“好啦,你早点回去吧,太晚了不安全。”

“那亲一下再走。”

 

第二天,太田难得的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昨天回来后和白間商量决定今天去商场转转为试镜买身新衣服。想到这些就睡不着了,干脆起床。

在约好的地方见到白間时,和之前干练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平时高高束着的马尾今天放下来扎了麻花辫,一身白色的碎花连衣裙。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白間走近了太田还半张着嘴。

“梦莉~”

“啊、啊…太好看了。”

 

“呐呐,你想穿什么样的?”

面前的白間在挂着的衣服间看来看去,扎不起来的碎发散乱在后颈,太田觉得快要克制不住自己,有些恍惚。

“梦莉!在想什么啦!”

“啊,抱歉,看入迷了。总觉得美瑠桑今天有点不一样。”

“去试试这件。”

“裙子啊…”

“感觉很适合你。”

看着太田还在犹豫,白間索性牵着太田到试衣间把她推进去。

“好了吗?”

“嗯…”

太田从帘子后面探头,有些害羞地走出来。看见全身后,白間更觉得自己没有选错,黑色碎花的连衣裙衬得太田更白了,再加上她高高瘦瘦的身材太完美了,白間一边点头一边围着太田转了几个圈。

“超可爱!很适合你。”

在白間的强烈要求下买了这条裙子,又逛了一会吃吃喝喝两人就回家了。

到家后和太田妈妈打完招呼就被太田推着回房间。

“我去拿喝的,美瑠桑要什么?”

“要你~”

白間眯眼笑着说,和平常一样的玩笑话切断了太田一直紧绷的弦,太田一下子把白間推到在床上。

“呀!”

“美瑠桑太犯规了。”

“有吗~”

白間继续调戏着太田,手勾上她的脖子拉向自己,太田顺势亲上去慢慢深入。

再写感觉发不出来了,反正是度过了甜蜜的夜晚。


孟栗侯

时8!!(嘿嘿嘿)

(百度百科节选一下。。

剑道的护具由四部分组成,从上至下分别为:

面(MEN):保护头、喉、肩

胴(DOU):保护胸部、腹部

甲手(KOTE):保护手背、拳头

垂(TARE):保护下身——可直接解释为护裆)


以下是正文:

到了暑假,剑道部的训练虽然是自愿参加,但像白間这种参赛人员是必须到的,所以太田再怎么不愿意顶着大太阳出门,白間的吸引力还是大,何况道馆里有空调,就是路上晒一点,太田这么说服自己。

太田知道白間的压力,可是她从来不展现给自己。就算是把自己的所有都给白間讲过一遍,太田发现每次都是自己说,却对白間知道的甚少,就像白間从来不在大家面前喊累,也不在自己面...

(百度百科节选一下。。

剑道的护具由四部分组成,从上至下分别为:

面(MEN):保护头、喉、肩

胴(DOU):保护胸部、腹部

甲手(KOTE):保护手背、拳头

垂(TARE):保护下身——可直接解释为护裆)

 

以下是正文:

到了暑假,剑道部的训练虽然是自愿参加,但像白間这种参赛人员是必须到的,所以太田再怎么不愿意顶着大太阳出门,白間的吸引力还是大,何况道馆里有空调,就是路上晒一点,太田这么说服自己。

太田知道白間的压力,可是她从来不展现给自己。就算是把自己的所有都给白間讲过一遍,太田发现每次都是自己说,却对白間知道的甚少,就像白間从来不在大家面前喊累,也不在自己面前说过累。在被白間拉出深渊后,太田希望也能成为白間的依靠,如果自己靠得住的话。

正坐看着场中央和沖田对战的白間,气势汹涌,太田想起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做了逃兵、看见有人跟白間告白也会很快丢掉自信…做了这么多让白間失望的事后还没有被放弃真是太好了,太田暗自在心里下定着决心,今后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要想着靠逃避解决事情了。

对局结束,白間没有一如既往地到太田身边坐下整理休息,而是跟川上说了什么之后直接往休息室去,这让太田觉得奇怪,又因为周围都是前辈而不敢起身,一个人坐立不安。

不知道白間怎么了,眼前又开始了对局,想了又想太田还是悄悄起身跑到川上身边,

“礼奈前辈,”

川上关注着场上对决,低声回了句,“嗯”。

“美瑠桑她…”

“啊,夢莉?”川上看了一眼太田,“美瑠在休息室。”

“诶…”

太田还在犹豫着怎么问,川上转过头对她说,

“去看看她吧。” 

“啊?好。”

 

“美瑠桑?”

太田敲门,没人回应,小声说着打扰了推开门。进门就闻到股药味,看见白間背对自己坐在长凳上。

“美瑠桑?”

又叫了一声,白間也没回头,太田小跑到她面前蹲下看到她只取下右手的甲手,面和止痛喷雾都丢在一边。

“我没事。”

太田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分明一脸疲倦还要逞强,动手解白間身上的胴。

“谢谢。”

太田拿着护具沉默了一会,

“严重吗?”

白間摇头,看到太田满脸关心又补上一句,

“是旧伤了,没事!”

“美瑠桑,不要对我逞强…”

太田握住白間搭在膝盖上的左手。

“谢谢…”

还想再说什么被突然进来的部长打断,两人都站起来。川上皱着眉,

“怎么样?”

“应该没有复发,只是刚才不小心。”

“你们今天就到这吧,美瑠我联系了之前的医生,保险起见去检查一下。”

“嗯。”

“梦莉能陪她一起吗?”

“嗯,可以吗美瑠桑?”

白間点头。

“有什么事联系我,下周就要去合宿了,这两天调整一下吧。”

说完川上便离开,白間弯腰去捡护具被太田拦住,

“我来。”

太田靠近了才发现白間的眼睛红红的,一下慌了神。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把白間搂进怀里,轻轻地摸着她的头。

“好害怕…”

“会没事的。”

安慰白間也在安慰自己,白間少见地掉眼泪,不用想也知道有多严重了。

换好衣服,太田拿着两人的东西带白間上车直奔医院。

 

白間在诊疗室里,太田也在外面坐立不安。看着眼前人来人往时,接到了来自山本的电话。

 

 


松田家的暗夜chapirion

魔女的告白(三)

白间带着净白的百合站在墓碑前看着上面的名字,天空中下起了淅沥的小雨,仿佛在替她哭泣一般,面前的现实白间总是逃避接受。原本淋在身上的雨却因为某些东西的遮挡被阻隔在了外面,抬头看见一把透明的塑胶伞而身后是为自己撑伞的菅井,还有木崎和加藤。四个人就这样在墓地又聚在了一起。比起另外的三人,白间觉得自己或许从不算是赢家,就连自己编好的游戏仿佛也因为入山的到来偏离了原本的设定。到头来栽进去的却是自己。

【孩子出生记得告诉我,我会赶回来的。】白间冲着加藤微笑着说

【一定。】木崎回答到

三、白间

高中白间从关西的学校转学到了关东的皇室的学习院就读,白间知道身边的人多是以后用得到的人,本不太擅长交际的白...

白间带着净白的百合站在墓碑前看着上面的名字,天空中下起了淅沥的小雨,仿佛在替她哭泣一般,面前的现实白间总是逃避接受。原本淋在身上的雨却因为某些东西的遮挡被阻隔在了外面,抬头看见一把透明的塑胶伞而身后是为自己撑伞的菅井,还有木崎和加藤。四个人就这样在墓地又聚在了一起。比起另外的三人,白间觉得自己或许从不算是赢家,就连自己编好的游戏仿佛也因为入山的到来偏离了原本的设定。到头来栽进去的却是自己。

【孩子出生记得告诉我,我会赶回来的。】白间冲着加藤微笑着说

【一定。】木崎回答到

三、白间

高中白间从关西的学校转学到了关东的皇室的学习院就读,白间知道身边的人多是以后用得到的人,本不太擅长交际的白间被父亲逼迫着学会了上流社会大人间的交友方式。这仅限于学校里,认生又有些胆怯没有朋友的白间私生活却是完全的封闭,总是独自一人待在家里孤单的用跳舞打发时间,就当白间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大概就会这样如此的时候入山出现在了她的世界。父亲介绍说是朋友家的女儿,一直在东京生活,刚好可以给人生地不熟的白间做些向导,顺便也算交个朋友,当然还能提她补习一下糟糕的功课。于是孤单的生活有了入山的陪伴多少有些意思,而入山也尽职尽责的履行着那些约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相处的日子里入山发现白间其实并不像自己想象的豪门世家大小姐那样虚伪刻薄,相反白间率直的性格笨笨的头脑带着诱惑的微笑还有那纯真的眼神都让入山开始喜欢上了她。然而交易终究是交易,入山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再或者说那张冰冷的脸后面隐藏了许多算计。

入山家的危机需要白间家的融资解决,于是父亲毫不留情的把自己“卖”给了对方,比起女儿这个身份对入山的父亲来讲,家族或许才是他的一切。走出家门的时候入山只记得父亲最后的那句话,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

就当白间以为入山和其他接近自己的那些为了利益的人不一样的时候却发现她和那些人是同类。

虽然学习总显得笨拙,可出生在白间家,早在懂事的那一刻就被教导着要对身边的人掌握住对方的一切才可以成为运筹帷幄的一方,关于入山的一切早已被整理成详细的资料放在了白间的面前。那时的白间以为自己可以不用去在意这个人,可当对方笑着说みる大好き的时候白间选择了相信。

当白间看着手上的照片有些生气的扔在了茶几上,而这时管家来报告入山到了。进屋就瞥见茶几上被扔着的照片,入山笑笑的说,原来美瑠还有这方面的爱好啊?听得白间瞬间有些要气炸了,然而接下来的入山的话却又把白间的魇气怼的瞬间消散了。

【所以美瑠到底在为什么生气?我们又不是情侣关系,我跟谁交往都是我的事吧?还是说……】

入山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便看到白间脸上随着自己的话语变换的各种表情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你不怕我把这些照片送去入山家吗?】白间被入山轻佻的语气激起了心底的小情绪。

【如果白间桑想这样的话早就送过去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用这些来说着威胁的话啦。】入山拿着其中几张照片仔细的看着,随后又扔回到茶几上。

【从我被入山家送进你的生活的时候,只要白间桑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或者说必须给你,所以,如果今天你心情不好,我们也可以不出门换个地方呆着……】

边说入山边解开了衬衫上的扣子,淡蓝色的内*衣映入白间的眼帘。

俯下身别过挡住耳朵的黑色长发轻舔了一下嘴角刚好瞄到白间喉咙上下吞咽的滑作。

汗水与体*液黏腻的贴合着两人相互交*叠的身体上,纷乱的气息与房间里充斥的情*欲为二人的原本就暧昧的关系标上了对方的记号。

环着怀里喘息的白间,入山在对方耳边轻声的说【要我怎样都可以,只是别去骚扰那孩子。】

【她对你就那么重要?】听见白间的反问,入山没有任何回答。

翻身将入山压在了身*下,开始了另一场需索的欢*爱。

日子过得太过平静让白间忘了自己身边的那些危机,然而当自己和入山被绑在黑暗的车里入山的身上留着血的时候白间才意识到自己的大意铸成了大错。

蒙着眼睛被丢进昏暗的房间,手脚都被束缚着白间却担心着受伤的入山,大概是失血的关系入山从被丢进房间的那一刻便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意识,只是在等血凝固的时间里入山并不想多动,而显然她只是被顺手捉来的附带品,聪明的她选择了静观其变,用着没有被发现的智能手表安静的想办法报警。

当房间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白间的视线里,然而当看清他的脸的时候白间满脸的愤怒。

“敢绑架我,你是不想活了吗?”白间咬牙切齿的说着。

然而对方却嬉笑着挑起白间的下巴“我当然想活,而且要活的更好,等你有了我的孩子的时候。”

“你做梦!”

男人看着白间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巴掌。

“贱人,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被我父亲责骂,还被他扔去了鸟不拉屎的非洲管理橡胶厂,明明我应该过着大少爷一样的生活。”

白间撑起身藐视的看着对方,“看起来你父亲对你还是太仁慈了,或许换我来教育教育你,你才会更加记得谁是主人,谁是狗。”

显然对方已经被白间的话激起了心底的怒气,因为对于白间家来说,他也不过是附属的一条狗罢了。

鱼死网破这种事,被冲昏头脑的人显然更加容易干的出来。心底的刺就这样被人轻易的说出来而现实只有两种,一是白间死,二是他死。

随手拿起身边一把陈旧的木质凳子看着白间心里做着决定“对不起了,大小姐,今天你只能做个被狗咬死的主人了,我会好好的把你的尸*体剁*碎了喂路边的野狗的!”

说罢,举起凳子狠狠地向白间砸去,闭着眼等着疼痛降临的白间却在被砸中的一瞬间感受到了身前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原本只是静静等待救援的入山看着那个人要伤害白间身体早已先动了起来,本就受伤失血的人在挨了这么一下显然已经没了再多的力气,可无论对方对他怎么拳打脚踢,入山也没有离开白间的身前,就连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看着安然无事的白间,只是回了一个微笑。

或许多亏了入山的坚持,让白间家的人在自家大小姐受到更多伤害之前赶到了。

当入山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看着坐在她床边哭的毫无形象的白间家大小姐的时候,抬起自己受伤的手,想着要把眼泪擦掉却感觉出了些许异样。

“对不起,安凝,对不起,我请了最好的医生可是…可是…”

白间握着入山的手,不敢把剩下的话说出口,比起入山,白间才更心痛。这画画的手,这吹长笛的手,这弹钢琴的手,这带给她快乐的手。当她听着医生说治不好的时候差点砸了整间医院,可就算请了国外的权威得到的也是同样答案的时候白间才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

“没关系的みる只要好好地,失去这一只手,真的很值得了。”

回给白间一个淡淡的微笑,却让白间哭的更厉害了。

 

-TBC-

KudouShin426

Terrace House (16) 全文終

Chapter 16


-正文-


掌心處手機的顯示螢幕上是一張捕捉到綠光的風景照,即便柏木由紀無數次地按下側旁的電源按鈕,似乎也沒辦法改變螢幕上未有任何新訊息這個事實.


柏木把手機收回口袋裡,視線落在遠方的海岸上.


......


“家裡好像沒有牛油了耶,買一盒吧..”西野七瀨說著,正要拿起手邊的牛油.

“七瀨,不需要再添置新的東西了..”白石麻衣輕聲制止道.

“呀...對啊.”西野收回了手,推著手推車向前.

二人盡量讓自己對這件事的語氣顯得平靜一點.


Terrace House即將要...

Chapter 16

 

-正文-

 

掌心處手機的顯示螢幕上是一張捕捉到綠光的風景照,即便柏木由紀無數次地按下側旁的電源按鈕,似乎也沒辦法改變螢幕上未有任何新訊息這個事實.

 

柏木把手機收回口袋裡,視線落在遠方的海岸上.

 

......

 

“家裡好像沒有牛油了耶,買一盒吧..”西野七瀨說著,正要拿起手邊的牛油.

“七瀨,不需要再添置新的東西了..”白石麻衣輕聲制止道.

“呀...對啊.”西野收回了手,推著手推車向前.

二人盡量讓自己對這件事的語氣顯得平靜一點.

 

Terrace House即將要結束, 劇組便安排6人在公寓裡舉行最後一場派對.

而白石和西野便正在超市裡挑選晚上的派對會用到的東西.

 

“七瀨...七瀨!”

白石呼喚了兩次,才讓西野回過神來.

“啊...抱歉.”

“買不買爆米花?”

“買吧,楓醬和美瑠醬也很喜歡的.”

聽後,白石便把貨架上的一大包爆米花放進手推車裡.

“話是那樣說但也太多了吧.”西野又笑道.

“就算吃不完我也會讓她們全都吃完的.”白石道,並裝出狡滑的笑容,西野沒忍住笑了出來.

 

 

「有時候,面對即將迎來的結局時,你會發現自己比想像中更要平靜」

 

冷たさが吹いてきた

寒冷的風吹向了我

 

悲しみがこみ上げてきた

悲傷也不禁浮上心頭

 

降り積もったすべてよ

至今積累的所有東西

 

時間を超えてよ

就任由時間把它沖逝吧

 

そして今までなんてなかったように

然後像是至今以來什麼也沒發生過似地

 

はじめていこう

重新開始吧 

 

@ビッケブランカ-まっしろ

(獣にならない私たち)

 

Terrace House — Final Episode 

 

現實的時間線與TH裡的也差太遠了吧?

就連Thanos也已經啪兩次手指了.

 

......

 

小嶋陽菜看著通知欄裡柏木由紀最後發送給她的訊息,遲疑了一會卻還是沒有點進程式裡.

 

「只要我不點進去,我就能繼續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就算在你眼前,我還是能裝作若無其事」

 

誰又想到頂著時尚界女王的頭銜,作風決斷而從不回頭的小嶋陽菜,也會有懼怕面對的事情.

 

即便柏木透過這場真假難分的戲劇進入了藝能界,與她機緣巧合之下刷出了火花,而小嶋也從不否認這個擺在眼前的事實.

然而毫無疑問地,小嶋陽菜和柏木由紀始終是兩個世界的人,這個也是小嶋無法否認的其中一個事實.

 

柏木由紀缺乏安全感正正跟小嶋陽菜與生俱來的特質形成矛盾,小嶋所擁有的才能注定她是要走遍全世界,用她有別於常人的品味觸覺帶領日本進入以巴黎為首的時尚界.

 

於她這樣的人而言,柏木由紀僅僅是一個普通人.

柏木響往平凡而安穩的生活,小嶋的世界卻是每天每刻也充滿著創新和冒險.

 

柏木由紀想要的,小嶋陽菜無法帶給她,反之亦然.

而手裡的合約書更像是宣告了她們這份戀情的結局.

 

其三:合約人必須居留法國兩年...

 

小嶋陽菜揉了揉額角後,索性把合約書推到一旁,不再理會.

 

—愁在理論像哲學精彩,說易行難無可奈—

 

......

 

畫面在轉瞬之間便來到公寓的餐桌前,六位住客各自舉著一罐生啤.

“那麼,慶祝真人秀的完結...乾杯!”“乾杯!”白石麻衣發話道,其餘人也隨即咐和著.

 

舉杯儀式完結,數個吃貨趕忙拆起零食包裝來,小嶋陽菜靠著椅背靜靜地抿了一口酒,儘管她手上的是一罐廉價的啤酒,但似乎並不阻礙她釋放的優雅氣場.柏木由紀在坐在她的旁邊對角位,有意無意地瞧了她一眼.

 

“咦,有蘑菇山與竹筍村(明治品牌零食).”矢倉楓子看著一大袋的零食袋子默默地說了一句.

“哇真的.”西野七瀨回應道.“我是竹筍派.”

“我也是竹筍派.”白石也回道,並順手拿了一包竹筍村巧克力.

“竹筍派+1.”矢倉晃了晃手上的零食說道.

“誒——?!難道沒有人是蘑菇派嘛?”白間美瑠扁著嘴看向兩位大前輩.

“我不太愛吃巧克力.”小嶋擺了擺手.

“我中立派.”柏木聳了聳肩道.

“嗚嗚嗚,蘑菇山又戰敗了.”白間哭喪著臉道.

“噗...美瑠醬那種事怎樣也沒關係吧.”白石笑道.

“什麼沒關係?!蘑菇山和竹筍村可是從1980年代開始便...”

 

“真是太好了.”西野笑道.

“對啊..”柏木拿著一枝Pocky,一副老懷安慰的神情說道.

只見白間一臉神氣地結白石科普著蘑菇山和竹筍村的歷史,剛康復的病人顯得如此地精神奕奕,四人也不禁露出了微笑.

西野看向矢倉,唯獨她的微笑讓人看上去心疼不已.即使知道原因,對於沒辦法改變的事實也只能旁觀.原來沈默著的小嶋便毫無預兆地重重放下手上的罐子.

 

“好!大家來玩Pocky Game吧!”小嶋的語氣不是詢問,而是命令.

“噗...”噴啤酒的柏木.

“髒死了啦Yukirin桑.”西野坐在柏木對面,自然被殃及了,她皺著眉頭道,但還是遞上了紙巾.

“贊成!”白間顯得興致高昂.

“好,老娘先來!”白石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後從位子上站起.“Kojiharu桑!”

“噗...”二度噴酒的柏木.

“呀Yukirin桑真是的!!”西野皺著眉再度抽出了紙巾.

“好喔~”小嶋笑著應邀站起了身.“要是誰先咬斷了就要回答贏的人一個問題.”

“同意,這樣才更好玩呢!”白石說著露出了頑皮的笑容.

 

白石從柏木手上的盒子裡支出了一條Pocky,放在齒邊輕咬著,顯得毫無顧忌,而小嶋也相當悠然地咬住了另一邊.

 

鏡頭轉到觀看的四人身上,西野臉上勾出一個‘我在看好戲’的笑容,白間和矢倉則是微張著嘴一副好奇的表情,柏木則是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

 

最終,在相距10厘米左右時白石先咬斷了Pocky.

“啊~!Kojiharu桑太漂亮了一慌張起來便咬斷了...”白石大叔掩臉.

“飽眼福了.”白間笑道.

“那麼按照約定,麻衣羊要回答一個問題咯~”小嶋勾出一寸意味深長的弧度,說道.

“可以喔,我百無禁忌的.”白石亮出耀眼的笑容道.

“總感覺小嶋桑會問些很踩線的問題...”柏木

“我也覺...感覺那個笑容有點腹黑.”西野

“(吞口水)”矢倉

“麻衣羊你...”小嶋故意拖長了語氣,令話語聽上去更有點不可告人的即視感.“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底褲?”

 

眾人配合一倒.

 

“小嶋桑問那種問題就別釋出黑暗氣場啦!!”柏木吐槽道.

“(扶額)”西野.

“哈哈哈哈,今天是藍加無顏色喔.”白石大笑數聲後,毫無猶豫地答道.

“誒~真是大膽啊白石桑.”矢倉

“無顏色?”頭上冒出一個問號的白間.

“不愧是麻衣羊..”柏木

“無顏色?”仍在糾結的白間.

“不知道是穿給誰看的呢.”小嶋意味深長地說道,又看了西野一眼,後者一臉冷漠地喝起酒來,唯獨耳朵上的紅引人矚目.

“無顏色即是什麼色?”白間仍在糾結無顏色這個少聽見的詞語.

“美瑠桑,那是透明的意思.”矢倉淡淡地回道.

“誒?...噢噢噢.”白間這才反應過來.

“好了,接著是,學霸二人組!楓醬和娜醬!”白石喊道.

“咳咳...”矢倉一時沒反應過來嗆到了.

“可以.”西野簡短地回道,並放下手上的啤酒.

 

西野站起身,抽出了一支Pocky,在矢倉還沒反應過來前來到她的座位前,剛好矢倉的椅子拉得比較後,西野便索性站到她的身前,把Pocky咬著,一手按著椅子的邊緣,一手按著矢倉旁邊的靠背,俯身接近了她.

 

“哇...娜醬這是壁咚?”柏木

“畫面太唯美了不敢看.”白石大叔

“哼.”笑而不語的小嶋

“...”白間

 

“七瀨桑?!”矢倉驚訝地問道.

西野頷了頷首示意矢倉接過另一邊的Pocky,矢倉猶豫地抿起了雙唇,下一秒才咬住了Pocky.

西野的神情相當平靜,倒是矢倉無法淡定下來,雙眼仿佛不知道該投向哪裡似的,時而望左時而右,又不時看向臉前的西野後瞬速轉移開去.

 

直至西野習慣性地抬手把髮絲繞至耳邊時,矢倉終於破功了.

“喔...楓醬咬斷了.”小嶋平靜地交代道.

“...”滿臉通紅的矢倉單手掩起了臉.

“謝謝款待.”像是啥也沒發生過似的一臉平靜的西野.

白間沈默地喝著手裡的啤酒.

“楓醬要回答問題了.”小嶋托著腮靜靜地宣告.

“嘛~娜醬的話楓醬不用擔心啦.”白石笑道.

“說的也...”

“楓醬有沒有親過猴子?”

然而矢倉話未說完便被西野打斷,眾人瞬間被打臉.

“猴子??”由於記憶障礙的緣故,白間顯然沒想到這個代名詞指的是自己.

“楓醬你別裝傻哦,大家都知在說哪隻猴子的.”

“哪隻猴子??”白間

“唉.”矢倉半掩著臉,也不知道是酒精的影響,還是問題本身,只見矢倉的雙頰已然紅透.

“楓醬,說吧~”白石

“...有.”良久,矢倉才給出了一個簡短而直接的回答.

“我就說有了,攝影組老是藏著一堆稀有的影像.”西野笑道.

白七=楓猴神助攻

“親猴子有什麼不對勁嗎?”白間的這句問題,讓矢倉以外的四人也爆笑出聲.

“哈哈哈沒有!完全沒有不對勁!”白石

“還不如說不親才不對勁.”西野

“你們覺得是誰主動的?”小嶋

“猴子吧.”柏木

“不,我覺得楓醬搞不好私底下是攻.”西野

“說的也是,畢竟那猴子某些時候也很受.”白石

四人討論著,不約而同地看向猴子本人,白間美瑠.

“到底在說哪隻猴子啦!?”快要抓狂的白間

“不,美瑠桑,不用太在意這件事.”矢倉抓了抓後腦,無奈地說道.

“好吧...”白間撅著嘴道,終於放棄了追究猴子的真身.

“那麼接著就是...柏毛和美瑠醬了~”小嶋

“...咳”對於差點噴第三次的柏木,西野快速地以零食包裝袋擋著臉

“嗯...”白間扶著下顎一副思考的樣子,接著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道.“我Pass.“

“誒———”儘管不是特別想玩,但還是對於被拒絕這件事有點失落的柏木.

眾人頓時笑了出聲.

 

歡樂時刻的流逝速度向來總是特別地快,回過神來已經是深夜.

考慮到明天還有工作,小嶋與柏木率先離場,西野伸了個懶腰後也跟著站起,白石嘴裡喊著洗澡洗澡,也沒有多作停留.

 

隨著聚人的離去,餐桌前只留下了年輕的二人組別.

矢倉楓子仍然不習慣與失憶了的白間美瑠獨處,加上白間正冷著臉地搗著手機(其實那是她的平常表情),這使得矢倉的表情看上去更不淡定了.

 

“感覺好不可思議呢.”

沒想到,白間先主動開了口,以一副輕鬆的口吻說道.

“誒?嗯...也是.在失去了記憶的美瑠桑的角度來看,突然跟一群不太認識的人舉辦告別派對什麼的...”矢倉頓了頓,生硬地接了下去.

“嗯—”白間手扶著下巴思考道.“倒也不是這樣子,反而是相反...”

“相反?”

“正如楓醬所說,我跟你們並不太熟悉,而我也沒有想起任何與你們相關記憶..”白間放下了手,塗有唇彩的嘴角微微上揚.“但是,我卻有種毫不違和的感覺.跟你們在一起時我只覺得很輕鬆和安心.”

矢倉聽道,征征地看著白間從位子上站起身.

“還有就是...偶爾的緊張和心跳加速的感覺.”白間說這句話的一刻,神情驀地變了.

 

那個表情…好像,什麼時候見過來著..

矢倉看著白間的臉,如是想道.

抿起的嘴唇示意其主人的不安,但雙眼所顯露更多的卻是認真.

 

“楓醬,我知道自己認識你才那麼一段時間,也知道以我的身份來說會引來大眾的議論..”白間來到了矢倉的身旁,她的雙手緊握成拳頭,有如面臨大敵一般的緊張.

“美瑠桑…”

“應該說議論什麼的...我並不太想去在意這種事.”白間揉了揉自己的後頸,語氣不太自然地說了下去.“我只在意我和你.”

 

——應該說貼不貼什麼的...我並不太想去在意這種事.

——我只在意我和你.

@Chapter 6

 

 

同樣的語氣,同樣的話語.

原來就算記憶被奪去了,感情還是沒辦法被奪去的.

 

 

気づいたら 少し涙

察覺到的時候淚水已然滑落在頰上

もう一度帰れたとしたなら

若果能再一次重來的話

全てに変えても守りたいものを

即便全部已經改變 想要守護的事物

決して手放さないように

也絕對不會放開

走っていこう

就這樣子 向前奔跑吧

@ビッケブランカ-まっしろ

(獣にならない私たち)

 

“終於等到了…”倚在牆角蹲著的西野七瀨深吸了一口氣,嘆息道.

“七瀨,你在這裡幹嘛…”身後白石麻衣傳來的嗓音,顯然嚇到了西野.

“….!什麼啊..原來是麻衣羊.”

“怎麼了?”

“看啊!!這二人終於坦誠了.”西野帶著少有的興奮和激動說道.

“是是是..”白石的語氣聽上去絲毫也不驚訝,接著她也看向了餐桌的位置.“噢天…這個畫面可不能播,我們走吧.”

“等…等等麻衣羊別拉我衣領!”西野小聲地喊著,被白石拉離了現場.

 

餐桌前,雙頰浮著微紅的二人,不禁相視一笑.

 

……

 

‘麻衣羊?我想跟楓醬表白,要怎麼辦…’ 

‘廢話少說,GO!’附上三軒屋万智(北川景子飾)的經典GIF

 

......

 

有人說相遇是一種命運,也有人說是一種機緣巧合.

可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若果你不伸手抓緊的話,它也只會成為流逝過去,成為回憶裡的一部分.

 

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的的,聽上去很有道理的樣子.

放棄,其實比堅持更要困難.

堅持是相信自己的努力終有回報,是一種信念,是一種對未來的盼望;

放棄是承認自己的懦弱,是選擇讓一切努力付之東流,是無法回頭的道路.

也許有一天還得面對後悔.

 

人們常說,堅持的話,也許會失敗,也許會成功,但不管是哪個,至少你嘗試過了.

正正是因為這樣,放棄才需要更大的勇氣.比起知道結果而退步,首先否定一切的可能性,遠遠要困難得多.

 

不論是誰,只要是個有一點點自尊心的人,也討厭承認自己無法承受失敗的吧.

 

而柏木由紀不過是在找藉口讓自己對已作出的決擇安心一點.

 

......

 

“Nyaro,計劃有變,到達後要先去見一下Miranda主編.”

“又改了嗎?真是有夠麻煩的.”

篠田麻里子看了眼手機裡來自Runway主編的秘書的訊息,反了個白眼對旁邊的小嶋陽菜說道.後者頭也沒抬地回道,語氣絲毫沒有話語裡的嫌惡感.

 

成田國際機場登機閘口前的隊伍,今天異常地長.

小嶋如是想到,並沒有考慮也許是因爲各種心理因素才導致自己的時間感出現異常.

手機的通知欄也沒有任何新訊息提示.

只要踏入登機閘口,便完結了,如同夢境的一切將會結束.

 

只可惜,小嶋陽菜忘了這裡是現實世界.

 

“Nyaro.”

“還有什麼嗎?”小嶋正忙著翻自己的護照,只能低著頭問道.

“Yukirin來了.”

聽見熟悉的名字,小嶋才抬起頭,看向篠田眼神所示的方向.

 

似乎還是逃不過...

 

小嶋離開了登機閘口的隊伍,來到了信息公示板下站著的柏木由紀面前.柏木穿著的是上班時的裝束,加上今天是平日的緣故,顯然柏木是在上班途中才決定來的.

 

“柏毛醬,怎麼來了?”

“我是來代大家送行的.”

“你今天不是要上班的嗎?”

“今天不來,我知道以後也不會見到你了.”

小嶋陽菜不語,看著面前的柏木由紀,眼袋的淡黑色即便上了妝還是擋不住,眼眸裡的疲倦顯而易見,更別提那深處向來帶著的笑意.

“小嶋桑,我喜歡上你了.”

“我知道.”

“只要是你要求的,我也會努力給你.”

“我知道.”

“就算下班後有多累,有多想跑回家睡覺,但只要想到能見到你,我的車還是不由自主地駛去你工作的地方.”

“我知道.”

“飯們笑我跟你就像是兵和女神的關係,但對我來說這什麼也不是.”柏木說道,又不禁低頭一笑.

“我知道.”小嶋聽著,只覺得胸腔的鬱悶感越發強烈,那讓她難以繼續發出聲音.

“小嶋桑,你是要到法國兩年的吧.”

“嗯.”

“我不會等你的.”

 

時間似乎有那麼一瞬間定格了,小嶋的腦海裡無數的回憶奔騰而過,柏木在台上自彈自唱著結他笑著看她的模樣;柏木打開車門看見她時藏也藏不住的喜悅;柏木吐槽著別人時的無奈和微笑…通通一閃而逝,讓她抓也抓不住.當時間的齒輪再度轉動時,在她面前的柏木是這樣的陌生.

 

小嶋陽菜在鏡頭前未曾流過一滴眼淚,而柏木由紀也未曾想像過這樣的一幕.

只是她似乎低估了自己在小嶋心中的份量就是了…

“我知道.”

小嶋陽菜的哭腔刺痛了柏木由紀的心,她終究還是沒忍住抱住了對方.

“由紀,對不起.”

“嗯,沒事的.”

 

 

柏木的一句話,解通了小嶋的所有心思,儘管那份悲傷的伴隨是必然的.

因為害怕受傷,才不點明一切;因為懦弱,選擇逃避所有;

既然不願承認但也不願失去,那麼沈默便是最好的答案,

把小嶋陽菜的名為曖昧不清的堂皇包裝拆開來,裡面不過是膽小鬼的靈魂,本質是跟柏木由紀一樣的.

 

所以這一次,柏木由紀不再猶豫了.

 

 

……

 

“麻里醬,我想改一下婚紗專題那件的設計.”

“嗯?怎麼這麼突然?”篠田側起了頭問道,但還是拿出了行李口袋的ipad.

“我想加一點綠光的原素.”

“嗯…這個未嘗不可以.”
“真的嗎?我隨口說說的.”

“哎,時尚這種東西…啲人識條鐵咩.”

 

Terrace House — 全劇終

 

 

 

 

 

 

 

 

 

 

 

 

 

“所以說,美瑠醬是什麼時候恢復記憶的?”白石麻衣問道,左手拿起咖啡杯的杯耳送至嘴邊.

“嗯...前陣子.”

“前陣子...真是曖昧的說法.”

“嘻嘻嘻.”

那個熟悉的小惡魔白間美瑠又回來了,白石麻衣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好吧,說笑的,當然是應該笑的.

 

“話說這節目說結束就結束,真是有夠突然的.”白石又道.“你跟楓醬也是…”

“嘻嘻…不對!不是該笑的時候吧!”白間突然瞪起雙眼道.“麻衣羊你今後要怎麼辦!?沒了這地方豈不是要露宿…疼!”白間摸了摸被砸的頭.

“笨蛋..”白石笑著收回了手.“我是那種見步行步的人嗎?”

“那到底是怎樣啦…”白間鼓著腮幫低聲道.

 

 

此時,貼著二人座位的窗邊傳來了被敲響的聲音.

 

……

 

愛情和麵包?

白石麻衣曾經煩惱過該選擇什麼才對.

 

 

看著桌上的白色信封,田村一面惆悵地看向白石麻衣.

“白石桑…”田村顯然想要挽回白石.“其實你真的不需要這樣的.”

“不,田村桑,我已經決定了.”

“但..放送部以後...”

“就算沒有了我,放送部還是會繼續運作下去.”白石淡然地說道.“公司不會沒有了誰便不行.”

“可是..”

“可是…於我而言她只有一個而已.”

 

是的,西野七瀨只有一個而已.

愛情和麵包?其實正確答案並不存在.

只是在於你能不能下定決心今後為另一樣沒選擇的而努力.

 

田村不語,白石麻衣躬身道.“一直以來受你關照了,後繼工作我會處理好.”

語畢,白石便轉身離開了.

 

 

……

二人座位的窗邊傳來了被敲響的聲音.

只見窗外的西野七瀨微笑著看著二人.

 

“好,我先走囉~”

“誒?賬單呢?!”白間驚愕地問道.

“嘻嘻,我先走了~”

“誒誒誒??哪有這樣的啦?”

“好了不說了.下次見咯.”

白石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咖啡廳,剩白間坐在原位無奈地垂下頭.

“好吧..賬還是得結的.”

白間收拾好東西,拿著賬單來到了收銀處,店員小姐接過了單子看了一眼後,便一面疑惑地看向她.

“客人?這張賬單已經付過了的說…”

“誒…?真的?”

“是的.”

 

“啊…”白間回想了一下,想到自己曾中途離開過位子去接了個電話,隨即便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失業了仍舊帥氣地替年下結賬的白石麻衣.

 

“哎,我什麼時候才能像麻衣羊那麼帥…噢,電話響了?”自言自語著的白間感受到口袋的震動,這才拿起了手機.

“楓醬~?嗯嗯,我現在回家了~什麼?家裡又沒雞蛋了?好,我去買…”

 

The End

 

 


孟栗侯

时7

两人到live house的时候不算晚门口就聚集了不少人,大家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聊着山本的新单、八卦,有的是朋友结伴来,有的是今天刚认识。

“哇,这么多人。”

“呼呼,彩姐很有人气嘛。”

白間牵着太田在附近逛,

“啊,彩给我发消息了。”

“她说什么?”

“问我们到没到,她还说好紧张。”

太田把和山本的聊天窗给白間看,

“彩姐意外的小女生呢,给你发这么多表情。”

“啊,哈哈哈哈她一直都这样。”


“您是二楼这边请。”

没有跟大家一起到一楼站席而是被带到有座位视角绝佳的二层。

“VIP啊~”

“哈哈,我们这算是关系席吗?”

“那是,她是我表姐你是她弟媳。”...

两人到live house的时候不算晚门口就聚集了不少人,大家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聊着山本的新单、八卦,有的是朋友结伴来,有的是今天刚认识。

“哇,这么多人。”

“呼呼,彩姐很有人气嘛。”

白間牵着太田在附近逛,

“啊,彩给我发消息了。”

“她说什么?”

“问我们到没到,她还说好紧张。”

太田把和山本的聊天窗给白間看,

“彩姐意外的小女生呢,给你发这么多表情。”

“啊,哈哈哈哈她一直都这样。”

 

“您是二楼这边请。”

没有跟大家一起到一楼站席而是被带到有座位视角绝佳的二层。

“VIP啊~”

“哈哈,我们这算是关系席吗?”

“那是,她是我表姐你是她弟媳。”

“什么鬼啦。”

一楼渐渐的被人群挤满,时不时看到有人回头往二楼好奇地张望,虽然暗得什么都看不到。

“还好彩姐贴心给你坐席票。”

“嗯?”

“光是在楼下站这么一会你就得喊累要回家了吧。”

“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确实,而且还这么多人,一点都不想跟他们挤。”

两人聊着过了一会灯光暗下来,在大家激动的声音中Live开始了。太田也是往前趴到栏杆上看,白間学着她把刚才买的周边戴在手上打开灯,努力地跟山本挥手。

“啊啊,彩跟我挥手了!”

“你说什么?”

热烈的Live中说话全得靠吼,太田凑近了在白間耳边又重复了刚才的话,

“彩姐也看到我啦!!”

白間激动的回头朝着太田,才发现两人的距离超级近,然后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音乐响起,不同前面的曲风,这首歌听起来有些冷淡。

‘もし君に嫌われてると分かったら/如果知道了你讨厌我

 もう僕は明日からどうすればいいのかわからない/到明天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啊…”

看见太田愣了一下,白間大概就明白了。

“你昨天说的吗?”

“嗯。”

太田听的认真,白間也仔细去品味。

‘君にとってはいい人 その他大勢だ/对你来说我是个好人和其他人一样

 僕はどうでもいい人 愛されることはない/我就是无所谓的人没人爱过我’

白間看向太田,灯光偶尔打在她脸上,勾勒出分明的侧脸。

“接下来这首歌,希望能在大家低谷时带来动力,请听サードマン*。”

抒情前奏响起,完全把气氛变得柔和。

“本当の自分ではないことが上手く行くこともある生きてると/有时不表现出正真的自己会活的更好

それでもこころに言い聞かせてばかりじゃ苦しくなるね/但这么一直在心里劝自己会更难受吧”

山本的歌声温柔, 抚平了刚才的躁动。

“きっとそうきっと変わりたい時に変われる時がくるよ/总有一天改变会到来

君が君であるということを何よりも守りたい/纯粹的你是我最想守护的东西”

白間确定是看见了太田脸上的眼泪,伸手过去给她擦掉,然后摸摸头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回到家,白間倒了水拿去给太田,看见她看了手机里的消息后笑出声,

“谢谢,彩叫我们不要在她面前秀恩爱。”

“哈哈哈,对不起她。”

白間在太田身边坐下,看着她,

“想说说吗,どうでもいい人仮面?*”

“……”

太田放下杯子,让自己陷进沙发里,

“初中的时候因为情绪不稳定在体育课上晕倒了,借此机会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

“嗯。”

“休养的那段时间,大部分都是自己一个人对着墙壁,觉得没有存在的意义。”

“傻瓜。”

窝在沙发里抬头看着白間,太田抓住她摸自己头发的手放在嘴边轻吻。

“还好遇到了美瑠桑…”

想到那时。

“喂,太田!注意力集中,你在干什么!”

“是…”

刚进剑道部的一周,太田基本都跟不上训练的节奏还经常被对方打到,

“哈…”

训练结束等大家基本都离开后,太田在更衣室里发出叹息。

“太田同学?”

“啊、白間前辈,辛苦了。”

“辛苦了,怎么样,训练累吗?”

白間一边解着身上的绳结一边问着,

“……”

那边一直没出声,白間放下手中的护具看过去,太田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其实…”

看不见低着头的太田的表情,白間走近了才看到她手上的信封,

“退部申请?”

面前的人默默点头,

“抱歉,是不是太为难你了。”

“不是的!白間前辈,是我自己的问题!”

太田猛地抬头激动地说,被她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便是笑出声。

“那先放在我这里。”

白間抽走太田手中的信封,

“诶,白間前辈…”

“再坚持一段时间试试吧。”

到第二天的训练,即使有千万个不想但是前辈都那么说了,太田觉得硬着头皮也得去了。看着指导自己的那位可怕前辈走来,被白間中途拦下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那位前辈点点头转身去了别处。

“太田同学,请多指教。”

白間在自己面前,笑得从容又自信,虽然太田还没搞清楚状况便下意识地回了话。

“请多指教,白間前辈。”

 

“其实那时心里还很挣扎,一边有种感觉觉得在美瑠桑心里是特别的,一边又在不停否认说怎么可能。”

“所以那段时间写了歌?”

“唔…不是写歌啦,那时候觉得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怎么会有人喜欢我,想让自己认清现实写的。”

“瞎认现实。”

白間侧身靠在沙发上,紧了紧被太田抓着放在胸口的手。

“是美瑠桑驱走了我脑子里那些阴暗的想法。”

 

后来。

在白間的悉心调教下,太田总算能勉强跟上训练没有再提过退部的事。白間知道她虽然对运动不在行,但在自己看来她对待训练是非常认真的。也知道她虽然整天看起来毫无干劲,心里的坚持却顽固的很。第一次见就喜欢上了那张脸,再后来慢慢地越来越喜欢这奇怪的小孩。

“第一次看见夢莉酱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诶?”

“可以和我交往吗?”

“我吗?”

“嗯。”

“真的吗?”

“真的。”

“诶?、、”

白間看着太田那不相信的样子决定还是直接点,就直接亲上了太田。

“现在相信了吗?”

太田瞪大了眼睛点头然后小声说,

“我也…喜欢白間学姐,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说完脸更红了。




*どうでもいい人仮面:梦莉C的unit

*サードマン:彩姐写的歌


孟栗侯

时6

太田刷着牙,思考今天做个什么样的便当呢。自从知道白間一个人住每天午饭都是靠便利店之后太田就主动在没睡过头的日子里承包了白間的大多数午饭,光是想到白間眼睛闪闪发光欣喜的样子,就算是在刷牙嘴角都会忍不住地上扬。

到学校时把便当递给白間,太田跟往常一样问了那句,

“中午可以和美瑠桑一起吃饭吗?”

“不可以,夢莉要和同学好好相处。”

“我想和你好好相处嘛,”说着太田就朝白間蹭过去,白間摸着太田耳朵跟她说:“我们以后的时间多着呢,跟同学就高中这三年,不抓紧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哦。”

“那,美瑠桑亲我一下我就考虑接受你说的吧。”

看走到室内人比较少了,太田就大胆起来。

白間笑笑,稍微踮起脚在太田...

太田刷着牙,思考今天做个什么样的便当呢。自从知道白間一个人住每天午饭都是靠便利店之后太田就主动在没睡过头的日子里承包了白間的大多数午饭,光是想到白間眼睛闪闪发光欣喜的样子,就算是在刷牙嘴角都会忍不住地上扬。

到学校时把便当递给白間,太田跟往常一样问了那句,

“中午可以和美瑠桑一起吃饭吗?”

“不可以,夢莉要和同学好好相处。”

“我想和你好好相处嘛,”说着太田就朝白間蹭过去,白間摸着太田耳朵跟她说:“我们以后的时间多着呢,跟同学就高中这三年,不抓紧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哦。”

“那,美瑠桑亲我一下我就考虑接受你说的吧。”

看走到室内人比较少了,太田就大胆起来。

白間笑笑,稍微踮起脚在太田脸颊上亲了一下要退回来时被太田拉住直接瞄准了嘴唇。

“嗯、”

在太田还想再进一步的时候白間掐住她的腰,

“啊啊,美瑠桑痒、、”

“不要得寸进尺啦。”

白間把东西收好拿起包再跟太田一起朝教学楼走去。

课间太田掰着手指算了算,一天里就只有早上和放学的时间能和白間待在一起,如果每天都能像周末那样一天都能在一起就好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搬去和白間住在一起,

“嗷,好想她啊…”

“恋爱中的人真可怕。”

旁边井尻看着太田在课间的几分钟里嘴里碎碎念着,一会又趴在桌上滚来滚去不由得感叹到。

“呐,井尻!”

“啊、嗯,怎么了?”

“我好想跟美瑠桑住一起啊~~~~”

“嗯嗯嗯,你就想着,先想着啊总会有一天愿望会实现的。”

“嘤嘤嘤…”说完太田又趴到桌上。

盼望着盼望着,一天的课终于结束了,太田迫不及待想要去见到白間。

虽然平时的女朋友超级可爱但是—

太田放下手里的竹剑,揉着发酸的手臂,拿起毛巾搭在白間额头上给她擦汗,

“美瑠桑,休息一会吧。”

白間没说话,按着太田的手摇了摇头,临近大赛大家都紧张得不得了,白間她们更是要在训练之后还留下来加练,太田是自愿留下给白間当陪练,就是没想到白間每一下都不留情震得自己手发麻。

入夏,晚上的风吹在出过汗的身上凉凉的,今天的训练结束太田跟白間一起晃晃悠悠地回家。明天是周六也是山本在大阪开Live的日子,早就商量好这天要一起回白間家第二天一起去Live。

一回到家太田特主动地说我去放水,白間整理着刚才和太田在超市买的食材,把牛奶放进冰箱,再把两人的便当盒拿出来放在一起。看着家里慢慢多了太田的痕迹,没了刚认识那时的生疏,两人的生活里渐渐留下对方的身影,希望时间慢一点留下这一刻。

“美瑠桑~”

从浴室出来的太田笑嘻嘻的,

“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太田走过去从后面环抱白間闻她的颈间,白間缩起来不让她靠近,

“身上都是汗臭,别闻啦。”

“那一起洗澡吧,呐。”

“嗯,先去拿衣服。”

“好,我去我去。”

看着太田又屁颠地跑进房里,白間笑着摇头,仿佛都能看见太田要摇上天的尾巴。

打开热水,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冲去一天的疲惫,然后双手擦去脸上的水时太田进来了说着:“失礼了。”

太田关上门小心地不被水打湿衣服,脱衣服时偷看白間发现她正盯着自己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美瑠桑~”

甜甜的一声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白間环住太田的脖子和她吻起来,侵略性的吻没有受到什么阻拦轻易地进到太田的嘴里,舔着她的小虎牙尖,没了衣服直接的身体接触让两人的体温迅速上升。手顺着太田脖子向下到她胸前,刚好适合手掌的大小。

白間终于松口让太田喘口气,太田看见她被打湿的头发,刘海服帖,关上她身后的水阀,刚想伸手理白間的头发就被对方一推压到墙上。白間在锁骨处轻咬,手在全身游走,太田抱着她靠在她头顶喘息。

胸前忽然一阵刺痛,始作俑者离开后用手指点着刚才的地方,

“怎么样?”

太田也看向指尖那处,

“我也要,”说完抓住白間的手腕,目标朝着她的胸前去。

任由着太田的动作,白間腾出的手向下去。

“夢莉都…这么湿了,”

没有说话太田咬了一口白間的肩膀,对方“啊”地娇嗔一声又靠近来索吻。

“哈…哈,”小小浴室放大了喘息,让水雾都蒙上情欲。

“快了?”

太田闭着眼点头,收到信号的白間加快手上的速度。

“啊…啊…”

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到最高潮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太田腹部的颤抖。

平息后白間扶着太田洗完澡,两人在浴缸里相对坐下。

看到太田还有些失神,白間上前去揉揉她的脑袋,

“呐,夢莉,暑假一起去合宿好不好?”

“嗯…嗯?”

“剑道部的合宿啦,想要夢莉一起去。”

“可是我不在计划之中吧…”

“我跟礼奈飘说一声就行了。”

跟部长关系好真了不起。

泡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盘腿坐在床上互相给对方吹头发,太田一边给白間吹着头发,心里一边打着小算盘,待到白間头发干的差不多了之后关掉吹风机放在一旁然后趁白間不注意迅速推倒跨坐在她身上,压住她双手在两侧。

“干什么呀,我又不会跑。”

“我想要美瑠桑。”

说完用鼻尖去蹭白間的脸,吻她。太田落在每一处的吻都成了升温点,向下到白間的小腹,常年锻炼让这里没有多余的赘肉,太田舔了舔,

“痒、、”让白間全身一紧,太田撑起身在白間腿间看着她一时起伏剧烈的腹部。又上前去左手和白間十指相扣,右手在密处来回。

“美瑠桑…”

“夢莉、嗯、啊…”

感受到白間主动迎上来,太田也不自觉地更卖力。

‘咻’,被捏成团的纸巾完美地落入垃圾桶,太田回到被子里抱着白間问她:“要穿衣服吗?”白間摇头。

“好期待明天彩姐的Live啊。”

“嗯,啊对了,”

“嗯?”

太田像是想起了什么,犹豫的要说不说的样子,白間往上睡了一点跟太田面对面,

“怎么了?”

“彩说明天有首歌会首次表演…好像是我写的歌词。”

“诶?夢莉会写歌?”

“嘛,不是啦,就随便写的东西被彩看到了,那天她拿票给我的时候突然说做成歌了。”

“好厉害…”

“嗯,彩她是很厉害。”

“我是说你啦,笨蛋。”

白間撑起头在太田鼻子上咬了一口,

“诶,诶!”

太田环住白間脖颈平躺让她压在自己身上跟她接吻。

分开后跟她说:“美瑠桑到时候不要觉得我太中二就好。”

白間拨开落在太田脸上的头发,说:“怎么会。”

无言地对视了一阵,

“夢莉,喜欢你哦。”

“我也喜欢美瑠桑。”


绵崽沙冰

slow down

*金艺琳x白间美瑠


*金椰狂饭白间同学必须拥有姓名!


*短打,非常短,就只是爽一下那种短


“我是喜欢你的。”


白间贴的很近,鼻尖几乎就快触到金艺琳的了,那些散乱又温热的气息近乎贪婪的绕在她身上,金艺琳可以感觉到白间的手指颤抖着捏住自己的衣角,她们在未能被窥探到的大阪角落里以相当暧昧的距离靠在一起。


“手可以松开吗?”


“你会逃跑的。”


白间狡黠的笑了,她的外貌总是具有相当强烈的欺诈性,小恶魔的本质在乖顺的皮囊下藏匿的毫无破绽,只有面对金艺琳的时候才大胆的撕破一个角试探性的展露出一点。


金艺琳很苦恼,她的衣服被拽住了,动弹不得,白间说的没错,如果松...

*金艺琳x白间美瑠


*金椰狂饭白间同学必须拥有姓名!


*短打,非常短,就只是爽一下那种短


“我是喜欢你的。”


白间贴的很近,鼻尖几乎就快触到金艺琳的了,那些散乱又温热的气息近乎贪婪的绕在她身上,金艺琳可以感觉到白间的手指颤抖着捏住自己的衣角,她们在未能被窥探到的大阪角落里以相当暧昧的距离靠在一起。


“手可以松开吗?”


“你会逃跑的。”


白间狡黠的笑了,她的外貌总是具有相当强烈的欺诈性,小恶魔的本质在乖顺的皮囊下藏匿的毫无破绽,只有面对金艺琳的时候才大胆的撕破一个角试探性的展露出一点。


金艺琳很苦恼,她的衣服被拽住了,动弹不得,白间说的没错,如果松开的话她绝对会跑出人生最高速。说实话对白间美瑠的感情并非讨厌,但也绝非爱情的喜欢,她仅仅是以可以称之为必要社交性的目光去做的,却不知哪个瞬间捕获了这个日本女孩的心。


“来日本不是来找我?”


“…我只是放假来旅个游。”


白间肯定是不信的,就算是真的也不信。她的爱情永远是主动而热烈,像从天而降的网朝着手足无措的金艺琳压下去,让她动弹不得。金艺琳真的有点头痛了,宝贵的休息时间被这样纠缠着浪费。


“现在要走吗?”


“对,可以送开了吗?”


“有交换条件的。”


金艺琳还没反应过来,白间的唇就急切的凑了过来,金艺琳眼疾手快的伸出掌捂住了她的嘴,白间的目光不加掩饰的投过来,无措的金艺琳耳朵有点红。


“你干嘛…”


话还没说完,金艺琳就感受到掌心有种湿润滑腻的触感,转瞬即逝的温软,她立即明白是白间的舌尖作祟,爆红着一张脸用尽全力甩开对方的手气冲冲跑掉,白间伸出舌尖舔过上唇,看着小个子离去的背影眯起眼睛。


“逃不掉的。”


孟栗侯

6.发生了什么?

感受到了,太田时不时看向自己的视线。白間有些想不通,最近太田不知道是怎么了开始对自己主动起来,在白間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底又激起浪花。


然后又看见太田跟山本亲近的样子,白間知道自己是有点嫉妒,所以在太田无意识地说出想和彩姐多相处的话时,有些烦躁的提高音量,大概突然的转变也吓到太田了。


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情绪总会被太田的一两句话牵动着。


安静的后台角落,旁边是被黑布盖着的设备,不说话时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太田拦着不让白間走但也不说话。受不了这种气氛的白間,


“夢莉,你想怎样…”


无奈地看着太田无措的样子,白間心里有点点想笑,摇了摇头要拿开太田的手对方却跟自己纠缠起来...

感受到了,太田时不时看向自己的视线。白間有些想不通,最近太田不知道是怎么了开始对自己主动起来,在白間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底又激起浪花。


然后又看见太田跟山本亲近的样子,白間知道自己是有点嫉妒,所以在太田无意识地说出想和彩姐多相处的话时,有些烦躁的提高音量,大概突然的转变也吓到太田了。


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情绪总会被太田的一两句话牵动着。


安静的后台角落,旁边是被黑布盖着的设备,不说话时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太田拦着不让白間走但也不说话。受不了这种气氛的白間,


“夢莉,你想怎样…”


无奈地看着太田无措的样子,白間心里有点点想笑,摇了摇头要拿开太田的手对方却跟自己纠缠起来。


“美瑠桑,我、”


沉默的小绵羊终于开口,但也没说出个什么。白間觉得自己真的对太田没有办法,


走太近会生出情愫,拉开距离她又主动跑来,自己的单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低头叹了口气,还是今天就了结了它吧。


“那…吻我。”白間说。


“诶?”


看着太田疑惑的样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她以后就不会再畏手畏脚地在自己面前试探了吧。


说出这句话白間就无所畏惧地看着太田,等着她放走自己不再有纠葛。


等了一会面前的太田低着头,白間想差不多了吧,就要去拿开太田抵着墙壁的手。


“抱歉美瑠桑,失礼了。”


说完太田就倾身向白間,距离越是靠近就越是有些犹豫,太田唇对唇的碰了一下,白間惊讶,还没等看清太田眼里的情绪对方就又贴了上来,太田的手搭上白間的腰,白間抓住太田的手肘。




吮吸着白間的上唇,


两人都很生疏地吻着对方。




太田时不时的停下来用鼻尖蹭白間的脸。




安静的空间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




试探着舌尖舔了舔白間,在白間微微张开嘴时侵入,跟她相互追逐着。




白間推了太田对方才退开一点,脑子一片空白,靠在太田的肩膀上喘气,感受到太田紊乱的呼吸中还带着颤抖。


明明是想吓退太田,怎么会这样。


在太田怀里听见她过速的心跳,连脖子都散发出热气,白間也觉得浑身燥热无法思考,谁都没说话,在突如其来的状况里温存。




“美瑠桑…”


等到差不多平静下来,太田开口,但是白間害怕了。




‘嗡—’


像是救星般白間的手机震动起来。

孟栗侯

5.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美瑠桑等等。”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太田下意识地觉得完了。强装镇定,在心里后悔,然后看见白間抬头疑惑的水润的眼睛,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


“我看美瑠桑今天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又对她示意了手中的咖啡。


今天在镜子里看着白間移开视线,太田忽然发现她好像再也没像以前那样来亲近自己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省了自己之后,太田决定要好好回应白間,只是遥远记忆中那个摸自己头夸自己可爱的白間好像不见了。


然后看到白間无精打采的出了休息室,心底突然就有股力量推动着自己跟上去,白間进到隔壁房间后太田又在门口等了一会才悄悄打开门,想着要是她看到自己就装作也是来补觉的好了,开...

“美瑠桑等等。”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太田下意识地觉得完了。强装镇定,在心里后悔,然后看见白間抬头疑惑的水润的眼睛,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


“我看美瑠桑今天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又对她示意了手中的咖啡。


今天在镜子里看着白間移开视线,太田忽然发现她好像再也没像以前那样来亲近自己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省了自己之后,太田决定要好好回应白間,只是遥远记忆中那个摸自己头夸自己可爱的白間好像不见了。


然后看到白間无精打采的出了休息室,心底突然就有股力量推动着自己跟上去,白間进到隔壁房间后太田又在门口等了一会才悄悄打开门,想着要是她看到自己就装作也是来补觉的好了,开门看见白間躺在靠里面的位置背对着自己,太田没有走进去,默默关上了门。


对于白間,太田知道她也是不愿意将心底的脆弱展示在别人面前的类型。自己能做的大概也只是给她买罐咖啡告诉她随时可以来依靠自己,只是… 那次白間在自己面前哭过后,她更刻意地躲开自己了。




‘呲呲~’太田盯着眼前慢慢变色的烤肉,


“夢莉?”


“啊,啊?”


录完节目后时间还早,吉田家的朱里带着太田去吃烤肉。


“发什么呆呢。”


“…不,没事。”


最近一有空闲,思绪就被白間占据,太田想着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只是普通前辈而已。


“夢莉,有什么事要说呀,别老憋在心里。”


“嗯?”


“你最近的表情都这样…”


说着对面的吉田伸出手指拉下脸,


“哪有这么夸张哈哈哈哈。”


“所以发生了什么呢?”


“啊…就是…”


吉田做出我在听的样子,


“就是最近觉得人际关系真复杂…”


“嗯?和谁的?”


“… 美瑠桑。”


绕了半天圈子结果还是说了出来,太田觉得要尴尬死了就怕吉田会突然语出惊人,


“脸红了哦,夢莉。”


“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都没想呀。”


吉田调笑着说,拿起筷子夹了片烤好的牛舌,


“不过美瑠的话,有什么要跟她说清楚,”吉田拿着筷子的手支住脑袋,“你们两个都是,好好表达出来了,人际关系就不复杂了。”


“嗯……”太田鼓起嘴点头。




再见面时,是在山本队长毕业演唱会的彩排上,中间好像隔了很久又应该是没过多久。山本的毕业对太田来说绝对是目前为止经历过的最难舍的分别,虽说只是毕业,但是她要毕业了… 每当想到这些时间就好像过的飞快,太田希望时间能慢一点,在山本毕业前和她相处时间再多一点,然而时间快到让人抓不到它的尾巴,彩排时跟着山本如影随形。


“呐,夢〜莉。”


山本叫自己的时候刚好看见白間,前者突然一个后抱,太田回头就看见摄像机对着自己,不好意思看镜头就看着山本,手在山本身上摩擦当是给她取暖,想尽快度过镜头前的时间。


余光看见白間是看了一眼这边转身走掉了,太田想去追。


错过了这次,又进入下一段彩排。夜里天气转凉,太田看见白間披了件外套。


“彩排暂时告一段落,大家回去好好休息。”舞台导演说着,周围的成员们也都精疲力尽,太田站在白間的不远处,心想着一会一定要去跟她说句话。


“辛苦了、谢谢…”


夹杂着各种道谢寒暄,大家原地解散了。


太田看见白間径直地走向后台,加快脚步跟上去。


“美瑠桑!”


太田叫住白間,


“嗯?夢莉?”


前面的人还没转过身就听出自己的声音让太田有些欣喜,


“啊…美瑠桑好久不见。”


太田跟上去走在白間旁边,


“噗,什么呀,夢莉酱这个搭讪老土掉牙了哦。”


“哈哈…”


两人一起走着,白間拿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甩啊甩,


“你今天不是一直跟彩姐在一起吗?”


啊,被发现了。


“嘛是啊…彩酱快要毕业了,想和她多呆一会。”


“这样啊…那你现在不去找她?”


“我今天一直想跟美瑠桑打招呼来着…”


“为什么!”


白間突然停下脚步看看自己,太田觉得不像是问句,也不像是在回应自己说的话。白間表情很严肃,看着自己,太田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


白間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美瑠桑…”


“没什么…抱歉。”


白間低下头摇了摇深吸了口气,再看向自己时又是平时那可爱的前辈样子了。白間要走,太田拦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总感觉如果这次让她走了两人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夢莉,你想怎样…”


白間抬头看着自己,太田的嘴张了又合说不出话来,但穿过白間的腰抵在墙上的手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白間伸手要拿开太田抵在身边的手,


“美瑠桑,我、”


太田就继续慌乱地跟白間纠缠就是不让她走。


叹了口气白間放弃了挣扎,低着头想了想,


“那,




吻我。”白間说。


“诶?”


孟栗侯

4.苦

对于太田,不在一起时白間总会被各处传来的‘两人是对手’、‘最近太田势头不错’的声音包围,每当听到这种话白間心里就会升起恐惧,一点的松懈都不敢有。然而一旦有什么活动碰到太田,即使只是同在休息室,看见了她,那些不安啊紧张什么的全都消失了。


就像现在,白間想到这些轻笑出声,透过面前的镜子看见远处坐着的太田发呆。


然后不经意间太田也转头看向这边,两人就在镜子里对视了。没有想象中偶像剧般的天雷地火瞬间的火花,白間看着太田只觉得很平静,趁着眨眼放低了视线盯起了桌上的化妆包。


每当想靠近太田时就会被那疏离感推开。尽管知道不论做什么都能被太田接受,但一想到她对谁都是这样… ...



对于太田,不在一起时白間总会被各处传来的‘两人是对手’、‘最近太田势头不错’的声音包围,每当听到这种话白間心里就会升起恐惧,一点的松懈都不敢有。然而一旦有什么活动碰到太田,即使只是同在休息室,看见了她,那些不安啊紧张什么的全都消失了。


就像现在,白間想到这些轻笑出声,透过面前的镜子看见远处坐着的太田发呆。


然后不经意间太田也转头看向这边,两人就在镜子里对视了。没有想象中偶像剧般的天雷地火瞬间的火花,白間看着太田只觉得很平静,趁着眨眼放低了视线盯起了桌上的化妆包。


每当想靠近太田时就会被那疏离感推开。尽管知道不论做什么都能被太田接受,但一想到她对谁都是这样… 


所以每次都会强行压下心底那呼之欲出的感情。


第一次见到太田时她稚嫩的脸庞还留在脑海里,后来伴随着成长剪掉长发,越发地俊秀,个子慢慢慢慢地超过自己。以前跟同期吵吵闹闹的小朋友越来越沉默,为他人着想的更多为自己想的更少。不知不觉里白間发现自己跟太田就像相交后的两条直线,渐行渐远。


“唉…”


叹息了一声,看了眼手机距离下一集录影还有段时间,白間决定去隔壁休息室睡一觉。起身默默离开热闹的房间,来到隔壁三两成员在临时铺好的被子里补眠,白間脱了外套钻进被子里闭上眼。其实不是想睡只是单纯地想逃,放在平时白間能跟她们闹到一起,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想一个人呆着。


大概是看到太田跟后辈一起笑的开心的样子,想到自己跟她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这是白間第一次在与人交往上碰到的挫败。虽说认生,但只要对方主动说出了第一句话白間就能迅速跟人熟络起来。然而对太田,难得自己主动接触、夸她赞她换来的就只是礼貌的谢谢。有时候白間反省自己是不是太主动了吓到人家,渐渐收敛了一些,只是没想到一收敛,时间过去了,就再也没机会靠近她。




“美瑠桑等等。”


接近录影时间,白間回到休息室理了理自己,准备跟着大家一起去录影棚时太田叫住自己,递来罐装咖啡,忍住惊讶却忍不住疑惑白間抬头看着太田,


“我看美瑠桑今天精神不太好的样子…”说着又举了手示意那咖啡,


白間张嘴想说啊这样啊,却没说出来就像吃了一口空气又合上嘴,接下咖啡说了声谢谢。


加温的罐装咖啡,不烫却刚好暖手。暖了手心后白間打开拉环喝了口,甜腻掩盖住咖啡的苦涩一直到深处,就像太田,对谁都好的甜腻外表下藏着最深的黑暗。


读书时还好,毕业后明白了大家之间不过是同事关系,镜头前表现出的是饭们想要看到的东西而很少是真正的自己,所以算是敬业吧,有时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和太田的互动。真实的太田,私人时间里的太田,其实白間一点都不了解。


今天真是太善感了,白間想,深呼吸了几次,切换成偶像状态完成录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