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露青棠

17301浏览    74参与
只是个画屑画的鉴

我没饭吃先代一下,里头还有特别搞笑的

我没饭吃先代一下,里头还有特别搞笑的

只是个画屑画的鉴

好早就想搞白露青棠了,就不知道为什么拖到了现在………,反正有点饿,弄模板整了点

好早就想搞白露青棠了,就不知道为什么拖到了现在………,反正有点饿,弄模板整了点

北邙
  拓劳斯家的小白~

  拓劳斯家的小白~

  拓劳斯家的小白~

Lszdfjswsmdfx
画一些一边虾仁一边和老婆酱打电...

画一些一边虾仁一边和老婆酱打电话约p的坏男人……最近真的好喜欢这个双黑手党的if哦

懒得嵌字了就是说🥺

画一些一边虾仁一边和老婆酱打电话约p的坏男人……最近真的好喜欢这个双黑手党的if哦

懒得嵌字了就是说🥺

Lszdfjswsmdfx
中元节,但是笨比捉妖师和她的鬼...

中元节,但是笨比捉妖师和她的鬼王老公

  

  

(试了一下二值笔!没控制好粗细好像线条太粗了orz……

中元节,但是笨比捉妖师和她的鬼王老公

  

  

(试了一下二值笔!没控制好粗细好像线条太粗了orz……

重生之我又把刘海画反了
谢谢律咪让我七夕有饭食……

谢谢律咪让我七夕有饭食……

谢谢律咪让我七夕有饭食……

Lszdfjswsmdfx
我本是显赫世家的少爷,却被诡计...

我本是显赫世家的少爷,却被诡计多端的合欢宗妖女所害!家人弃我!师门逐我!甚至断我灵根!重来一世,v我50,我让我妈改一下剧本


没画完但是我一定要今天发,,,


我本是显赫世家的少爷,却被诡计多端的合欢宗妖女所害!家人弃我!师门逐我!甚至断我灵根!重来一世,v我50,我让我妈改一下剧本



没画完但是我一定要今天发,,,




光浅咕咕咕

抢我一盏梅子汤

@Lszdfjswsmdfx 约的合欢宗小师弟

有谁能拒绝一碗盛夏的梅子汤呢?


陆恕之翻窗进来的时候,我刚刚端上那碗梅子汤。

盛夏的午后只有三种颜色,刺眼的阳光金色,深沉的草木郁色,还有透过竹帘映在黄木地板上浅淡而摇晃的青色。白衣红襟的少年刷的撩开竹帘翻进来,朱色衣带上还挂着几片懵懂的绿叶。

他人也是懵懂的,虽然他爬上了两层楼高的合欢树还准确无误地翻进了我的房间,他的眉眼看上去还是一片湿雾弥漫。可能是刚刚太阳大,晒得孩子有点呆了。

我颇为为难地看一眼自己的梅子汤,心情复杂的抬手叫他。“师弟,过来。”

陆恕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回应,挠着头走过来坐下。他束起的头......

@Lszdfjswsmdfx 约的合欢宗小师弟

有谁能拒绝一碗盛夏的梅子汤呢?




陆恕之翻窗进来的时候,我刚刚端上那碗梅子汤。

盛夏的午后只有三种颜色,刺眼的阳光金色,深沉的草木郁色,还有透过竹帘映在黄木地板上浅淡而摇晃的青色。白衣红襟的少年刷的撩开竹帘翻进来,朱色衣带上还挂着几片懵懂的绿叶。

他人也是懵懂的,虽然他爬上了两层楼高的合欢树还准确无误地翻进了我的房间,他的眉眼看上去还是一片湿雾弥漫。可能是刚刚太阳大,晒得孩子有点呆了。

我颇为为难地看一眼自己的梅子汤,心情复杂的抬手叫他。“师弟,过来。”

陆恕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回应,挠着头走过来坐下。他束起的头发被合欢枝挂的有些歪了,素色的木发冠耷拉到发心左侧。

我叹口气,舀起一勺梅子汤递到他嘴边,“热着了?吃口梅子汤解解暑。”

这是隔壁师姐新做的,取时鲜的晚荠蜜梅渍糖水,加井冰镇凉,盛在雪白的瓷碗里。杨梅艳红,瓷碗如素,一勺子下去碎冰与白瓷碰撞叮铃作响,入口清爽盐甜,沁人心脾。因为和师姐关系要好,我才得了这么一碗。

偏偏这个魔障又来了。

陆恕之乖巧地凑过来,就着我的手吃了一口。他的眉眼低低搭着,密长的睫毛轻轻翕动,仿佛抖动的蝶翼;微软的发丝垂到我的手腕上,拂的我发痒。

我忽而感觉他有些像一只小狗。

“夫子早就放假了,你每天在宗里干些什么?”我问他。

陆恕之的神智好像被梅子汤激得清醒了一些,他侧过身来坐下,伸手端走了我那碗梅子汤,下意识地又给自己喂了一勺子。“也没干什么,天天在楼里,窝得长蘑菇。”

他的眉一挑,斜过来调笑地看我一眼,“连人带蘑菇,算十文钱一斤,卖给师姐。”

这一眼波光流转,我差点没绷住表情。我用袖子掩住嘴,玩笑地上下打量他一阵,“好大一个人,那是要花点银子。”

他笑了一声,又吃了一口,却听我道,“十文钱太小看你了,我加一码,一百文一斤。”

陆恕之咳的一声呛起来。

我接着笑吟吟抬价,“要不干脆两百文吧,多的利息给你当嫁妆。”

这其实就是傻话了。对面那孩子却信了,他碗也不要了,放下梅子汤直直地看着我,“师姐,我不嫁人。”

少年人多半都有些奇怪的好胜心,比如说非不嫁,比如说非要娶。其实对于修仙者来说,嫁娶媒妁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两人喜结连理共誓鸳盟,谁嫁谁娶都是一样的。

我以为他只是介意男子不常被娶,下意识就接话调笑,“嫁我也不嫁?不嫁就罢了。”

话刚出口我便感觉不妥,刚想开口解释,却看见陆恕之呆在了原地,一双碧绿的眸子盯着我晶亮晶亮,如同雨后的水翡翠。

淡淡的胭脂色爬上他的耳根。

陆恕之抱着那碗梅子汤就向后挪了好几下,也没搭话,就是低着头红着耳根,细细啮咬剩下那几颗红梅子。

他小声忿忿嘟囔了几句。“吓死我了,还以为要卖给别人。”

我隔着一张桌子没听清。“师弟你说什么?” 

窗外的蝉一声接一声地唱起来。

Lszdfjswsmdfx
不能喝的去陆恕之那桌

不能喝的去陆恕之那桌

不能喝的去陆恕之那桌

Lszdfjswsmdfx

“回来的是我,让你失望了?”


大概是一些在小黑屋时期出去打群架回来气呼呼找老婆求安慰的大魔王陆,好久没画2.0了甚是想念(并没有

和之前 这张 是一组꒰꒪꒫꒪⌯꒱——


顺便提一嘴之前的节气系列没有继续画了一方面是因为最近真的很忙;一方面是不希望画小陆变成像工作一样需要定时打卡的负担。归根到底还是我太菜了呃啊啊啊画力有限又不能够又快又好的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真的很私密马赛)

一开始画这个系列的初心本来是想要记录一下不同时间节点的可爱老婆,不过如果今年没法实现的话还有明年后年大大后年……(比手指)


“回来的是我,让你失望了?”


大概是一些在小黑屋时期出去打群架回来气呼呼找老婆求安慰的大魔王陆,好久没画2.0了甚是想念(并没有

和之前 这张 是一组꒰꒪꒫꒪⌯꒱——



顺便提一嘴之前的节气系列没有继续画了一方面是因为最近真的很忙;一方面是不希望画小陆变成像工作一样需要定时打卡的负担。归根到底还是我太菜了呃啊啊啊画力有限又不能够又快又好的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真的很私密马赛)

一开始画这个系列的初心本来是想要记录一下不同时间节点的可爱老婆,不过如果今年没法实现的话还有明年后年大大后年……(比手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