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马入芦花

372浏览    19参与
一味愚
“风蚀台下 盛唐风流皆是他”

“风蚀台下  盛唐风流皆是他”

“风蚀台下  盛唐风流皆是他”

忘知

白马入芦花(三)

第七日,李小公子让少年带他去城外玩,少年初是不答应的,可实在是受不了李小公子的软磨硬泡,最终答应了他。李小公子兴高采烈地去品香楼买了一壶佳酿,和少年骑马出城去了。
——————————————————————————
李小公子拉着少年在城外转了半个时辰,最终找到了一静谧无人处。此处是城外江畔,遍布着大片的芦苇荡, 李小公子拉着少年在江边坐下。
“风过芦花荡,江随落木流。此地甚好啊,人少安静,又能赏景。”说着李小公子拿出了两个巴掌大的小银碗,“有美景赏,当然还得有美酒喝。江湖人就要大碗喝酒,虽然这碗不大,但我们凑合凑合。”
少年有点无语:“谁告诉你江湖人就得大碗喝酒的?”
“当然是品香楼的说书先生啊,”李...

第七日,李小公子让少年带他去城外玩,少年初是不答应的,可实在是受不了李小公子的软磨硬泡,最终答应了他。李小公子兴高采烈地去品香楼买了一壶佳酿,和少年骑马出城去了。
——————————————————————————
李小公子拉着少年在城外转了半个时辰,最终找到了一静谧无人处。此处是城外江畔,遍布着大片的芦苇荡, 李小公子拉着少年在江边坐下。
“风过芦花荡,江随落木流。此地甚好啊,人少安静,又能赏景。”说着李小公子拿出了两个巴掌大的小银碗,“有美景赏,当然还得有美酒喝。江湖人就要大碗喝酒,虽然这碗不大,但我们凑合凑合。”
少年有点无语:“谁告诉你江湖人就得大碗喝酒的?”
“当然是品香楼的说书先生啊,”李小公子说,“我跟你说,那先生真是绝了,他说江湖人士个个武功高强,他还说了好多腥风血雨,刀光剑影的故事,改天我带你去听听!”
少年却忽然问:“那在你心中,你觉得江湖是什么样的?”
“当然是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李小公子笑道。
少年轻笑了一声,他拿起酒壶倒了半碗酒,问道:“那你说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能在这里见到白鹭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李小公子发懵,“应该有吧,说不定还有未南迁的白鹭?”
“快入冬了,”少年说,“现在在北方是见不到白鹭的。”
“啊?这样啊。”小公子讪笑着挠了挠头。
“所以江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英姿飒爽,也没有那么多快意恩仇,”少年哂笑,“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更多的只是无奈。”
李小公子看着少年,似乎是在思考。
“你口中说的江湖人士自由潇洒,他们只是别无选择而已,”少年往李小公子的银碗里到了点酒,“就像白鹭一样,不能选择此刻在萧瑟的北方停留。”
“那么江湖究竟是什么?”李小公子问。
“江湖,”少年把酒饮尽,“只是江和湖罢了。”
夕阳已近,天边橙蓝相接,江边的两位少年各自沉默,李小公子拿起银碗又放下,偶尔能听见风吹过芦苇荡漾起的簌簌之声。
“风过芦花荡,江随落木流。”许久,少年缓缓开口,“独饮清樽酒,河山不复留。”
——————————————————————————
第十三日,一夜春风过,万树梨花开。人们从梦中醒来,京城就已经盖了一层白雪。
李小公子拉着少年上了城墙,放眼望去,房屋鳞次栉比,玄色和白色相互交错,整个京城在白雪飘飞下变得安静温柔,只有远处天子的宫殿,庄严而又肃穆。
“段兄我跟你说,此处视野开阔,整个京城尽收眼底,是观雪景的最佳之地。”李小公子笑道。
少年望着京城,眼底没有一丝波澜,瞳孔深处,是巍峨皇宫下,与李相府相对的一处别院,不过李小公子并未注意。
“来到京城数日,为何没见你邀约你的朋友?”少年忽然问。
“我?我哪有什么朋友。”李小公子打哈哈,“若段兄是说京城的那些纨绔,我到也认识一二,但并无太多交集。”
少年看向他。
“那些公子,一面巴结人,一面诋毁人,到底是想攀附我阿爷,并无真心想与我结交的人,”李小公子摇摇头,“说到底,人生在世得知己一二,本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是吗,我只能不相为谋咯。”
“不过话说回来,小时候我倒和前太傅的小儿子合得来,还经常去找他玩儿,”李小公子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即又转话锋,“不过后来太傅被弹劾,阿爷跟我说他们一家迁去了南境,我也从未联系过。倒是段兄你来京城十几日,天天跟我在一起,也未见你有什么事要办?”
少年拍了拍小公子肩上的雪花,无奈地说:“明明是你每天跟着我。”
“不过我马上就要走了,在京城待得已经够久了。”少年又说。
“啊?段兄要走了?”李小公子惊讶到,“那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少年没有回答,转眼眺望京城,说:“京城的雪景果然很美。”
——————————————————————————
“段兄你要回去了吗?”许久后,李小公子见少年有意离开,问道,“我还想着和你去听书呢。”
“雪下大了,”少年说,“得回去看看我的马。”

    忘知
《白马入芦花(三)》

忘知

白马入芦花(二)

李相府在京城算大户。李小公子的阿爷李忠白在十三年前的党争之中站了八皇子的队,而八皇子也争气得到了帝位,作为时刻在他左右为他打点的李忠白自然功不可没,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有计谋,如今在京城也可算是显赫。
——————————————————————————
“段兄!今日打算上哪儿玩?”一大清早李小公子就跑到了少年跟前,急着想要把他拉出相府大门。
少年似乎习惯了他这两日的聒噪,看了眼李小公子又转头喂上了他的马。
——————————————————————————
少年住在相府这两日,李小公子可是做尽了地主之谊。第一日,李小公子拉着少年转了大半个京城,从品香楼的卤肉烤鸭到市井小巷的细面泡馍统统吃了个遍。第...

李相府在京城算大户。李小公子的阿爷李忠白在十三年前的党争之中站了八皇子的队,而八皇子也争气得到了帝位,作为时刻在他左右为他打点的李忠白自然功不可没,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有计谋,如今在京城也可算是显赫。
——————————————————————————
“段兄!今日打算上哪儿玩?”一大清早李小公子就跑到了少年跟前,急着想要把他拉出相府大门。
少年似乎习惯了他这两日的聒噪,看了眼李小公子又转头喂上了他的马。
——————————————————————————
少年住在相府这两日,李小公子可是做尽了地主之谊。第一日,李小公子拉着少年转了大半个京城,从品香楼的卤肉烤鸭到市井小巷的细面泡馍统统吃了个遍。第二日,李小公子带着少年转完了剩下半个京城,从东市的书画廊到西市武器乐器坊,小公子甚至想要拉着少年去百花阁,结果被少年一个眼神堵了回去。可以说除了天子所在的殿门内,宫外好玩的地方都走马观花了一遍。
——————————————————————————
“京城已经走完了。”少年说。
“除了前两日玩过的地方,出去找找应该还是有的。”小公子想了想。
“不用了,人太多。”少年拿起剑递给他,“你不是说,你想学剑?”
李小公子两眼放光,他巴巴地磨了少年两天,就是想让少年教他那身剑术,现在可算是如愿了。
“你拿着这剑,对着那根柱子,半蹲,双手平举,用剑指着柱子一点,保持一个时辰。”少年给小公子做了一个示范。
“没问题!”小公子大喜过望,“那段兄你干嘛?”
“我逛逛你们府邸。”
“嗐!”李小公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大腿,“你说你都来两天了我也没带你好好逛过我们府,是我大意了!不然我先带段兄逛一逛如何?”
“不用,你让小石带着就行,你去指柱子。”少年说。
——————————————————————————
李相府说大也是真大,除了主要的会客厅,四通八达的走廊以及书房等各种用途的侧房,剩下就是主仆卧室,整体呈现一种北方独有的肃穆风格,但在一些地方却也能见到工匠巧思,偶尔在走廊拐角处和屋外的小庭院,能够见到非常明显的江南风格。小桥流水,挺立稀疏残荷,亭台乱石,依偎数簇丹枫。从屋内向窗外望去,似乎就是清秋的江南。
——————————————————————————
少年走了一圈回到了他让小公子指柱子的地方,发现不远处李夫人也在看着他。李夫人是先帝的兄弟,当今皇帝的二皇叔的长女,坊间百姓都说李氏夫妻对彼此感情至深,是一段佳话。
——————————————————————————
少年看见李夫人的同时,李夫人也发现了他。李夫人走近少年笑道:“这两日多谢少侠对小儿的照顾,少侠在府上住得可舒心?”
少年微微躬身作揖:“李相府甚好,段某感谢李相的照顾。”
“舒心就好,少侠不必客气,”李夫人道,“小均这孩子,平日是天真淘气了些,还要少侠多待包容。”
少年转头看了看李小公子。
“小均的兄长自十岁起就跟着李相学习政务,所以小均六岁以后就很少能跟他大哥在一起玩,”李夫人又道,“忠白是文臣,素日里很少接触那些舞刀弄剑的武官。不知道小均从哪个楼的说书先生那儿听了什么,一时就迷上了所谓的江湖侠客,快意恩仇。少侠见笑了,因为有长兄帮他顶着,他爹才放纵他,天天不学朝堂正事,他倒也潇洒快活。”
少年望着还在指柱子的李小公子,默默听着。
“小均他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孩子,正好遇上了少侠,所以粘人了些,少侠也当交个朋友,平日还望多照顾一下小均。”李夫人笑道。
“自当如此。”少年作揖。
“天气渐凉,莫不是要入冬了。少侠之后如何打算?”李夫人关切地问。
“暂无打算。”少侠说。
“那少侠不如在府上多留一阵子,京城的雪总是要比其他地方来得早一些,”李夫人说,“京城的初雪,也算一幅盛景。”

  忘知
《白马入芦花(二)》

ps:感觉越写框架越大,不行我要收住。

忘知

白马入芦花(一)

李家小公子和少年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城外的小树林。小公子被几个混混打劫,正巧路过的少年救了他。
小公子看得眼里放光:“大侠好身手!在下李灵均,敢问大侠如何称呼?”
“...段。”
“段大侠这是要去哪,要不在下同你一路?”小公子殷勤地说。
“京城。”
“好说好说!我家就在京城,大侠对我有救命之恩,必须得去我家坐坐,要是住上几日便更好了!”小公子笑道。
“你家在京城,跑到城外做什么。”少年淡淡地说。
“我...嘿嘿,差点忘了!”小公子不好意思道,“我是出来行走江湖的......”
“有哪个行走江湖的会穿一身上好料子,”少年无语,“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吧。”
李小公子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算了,上马,送你回去。”...

李家小公子和少年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城外的小树林。小公子被几个混混打劫,正巧路过的少年救了他。
小公子看得眼里放光:“大侠好身手!在下李灵均,敢问大侠如何称呼?”
“...段。”
“段大侠这是要去哪,要不在下同你一路?”小公子殷勤地说。
“京城。”
“好说好说!我家就在京城,大侠对我有救命之恩,必须得去我家坐坐,要是住上几日便更好了!”小公子笑道。
“你家在京城,跑到城外做什么。”少年淡淡地说。
“我...嘿嘿,差点忘了!”小公子不好意思道,“我是出来行走江湖的......”
“有哪个行走江湖的会穿一身上好料子,”少年无语,“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吧。”
李小公子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算了,上马,送你回去。”少年说。
“别!我爹会打死我的!”
“你不回去我立马打死你。”
于是小公子乖乖地上了少年的马。
——————————————————————————
“大侠,你这马又白又俊,有名字吗,是不是叫踏雪!”
“就叫马。”
“大侠,你家住哪,到京城做什么?”
“与你无关。”
“大侠,你的武功太好了,能不能教教我!”
“不能。”
“大侠,我看你和我一般大,你是不是很小就行走江湖了?”
“及冠。”
“那你就比我大两岁!”少年惊讶,“诶大侠...”
“别叫我大侠。”
“段大哥!你要不在我家住一阵子吧,我家可大了。”
“闭嘴。”
李小公子一路上问个不停,少年打心里觉得这小少爷烦人得很。
——————————————————————————
李夫人两眼泪汪汪地扒拉着小少爷问他有没有受伤,而李府老爷却一脸严肃对着小少爷说教:“你看看你,刚出门就出事,还说什么行走江湖,简直胡闹!”
原来李小少爷瞒着他爷娘跑出城门不过半日就遇上打劫的,幸好遇到少年路过把他救下。
“段少侠初到京城便救下小儿一命,不妨在府上多留些日子,一来有个住处二来让小儿带你四处游览一番,如此可好?”老爷殷勤说到。
在小少爷期待无比的目光中和李夫人的劝说下,少年没有如何推辞便应下了。

   忘知
《白马入芦花(一)》

PS:脑洞来源是河图《白马入芦花》里的一句歌词,一篇沙雕羞耻短文。

灼华胜桃夭

今年份的祝自己生日快乐~有麦之后翻的第一首河兔兔的歌!正好河兔兔生日跟我就差一天,就提前一天也祝河兔兔生日快乐啦~

每年都是下半年显得非常勤奋,然而今年大半年都在闹嗓子,又加班加很凶,所以明明六月份就开始录了,拖到现在也没有做得特别满意,简直是上传前一刻还在改_(:з)∠)_但是仪式感和强迫症打了一架,赢了,所以还是赶在生日的时候发了=v=

嗓音条件和唱法所限,我可能就是唱不了特别温柔的感觉_(:з)∠)_但是我努力收着了,已经不是只顾着自己唱的爽就完了……忘了升了几个key了,低音下不去所以只好在塔姐那个调的基础上又多升了一个……不过倒是自己瞎改了一些地方,自己比较顺口罢了,不要在意这些...

今年份的祝自己生日快乐~有麦之后翻的第一首河兔兔的歌!正好河兔兔生日跟我就差一天,就提前一天也祝河兔兔生日快乐啦~

每年都是下半年显得非常勤奋,然而今年大半年都在闹嗓子,又加班加很凶,所以明明六月份就开始录了,拖到现在也没有做得特别满意,简直是上传前一刻还在改_(:з)∠)_但是仪式感和强迫症打了一架,赢了,所以还是赶在生日的时候发了=v=

嗓音条件和唱法所限,我可能就是唱不了特别温柔的感觉_(:з)∠)_但是我努力收着了,已经不是只顾着自己唱的爽就完了……忘了升了几个key了,低音下不去所以只好在塔姐那个调的基础上又多升了一个……不过倒是自己瞎改了一些地方,自己比较顺口罢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最后例行表白主创!大唐什么的真的挺喜欢的_(:з)∠)_


翻唱&后期:我

原staff:

作词:乘物游心

作/编曲:潇梦临

演唱:河图

混音:CuTTlefish

二胡:脑补之弓

画师:森眠夏夕、驴末、黑芝麻糊

题字:子兮mio

视频:系豆沙

美术:舒念慈

出品:汐音社

亦清
银碗盛雪 明月藏鹭 白马入芦花...

银碗盛雪 明月藏鹭 白马入芦花 风流尚存 万般风流皆似他

银碗盛雪 明月藏鹭 白马入芦花 风流尚存 万般风流皆似他

糖颂圆明卿

Day.6 白马入芦花

风蚀台下盛唐风流皆是他


墨:@向鱼文创 ​​​


Day.6 白马入芦花

风蚀台下盛唐风流皆是他


墨:@向鱼文创 ​​​

绯白大饼
“边庭难越,长安何人还说侠”—...

“边庭难越,长安何人还说侠”——河图《白马入芦花》

“边庭难越,长安何人还说侠”——河图《白马入芦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