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骨精

25937浏览    565参与
鱼酒

骨姐 永远滴神!

(太强了太强了太强了)

骨姐 永远滴神!

(太强了太强了太强了)

二十八號射殺_

改了点sb图

雷: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改了点sb图

雷: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二十八號射殺_

让我们猜猜学生会里到底还藏着多少个不良

钟馗沿用了去年钟雷的不良x原不良的设定

让我们猜猜学生会里到底还藏着多少个不良

钟馗沿用了去年钟雷的不良x原不良的设定

大魚

放学回家一看我推竟然都成功八进四了我真惊喜的飞出窗外

太能冲了,九头虫太能冲了

别问我为啥青龙就那点儿  我线稿画完才想起来他也晋级了于是

【因为良心不允许tag就不打了】

放学回家一看我推竟然都成功八进四了我真惊喜的飞出窗外

太能冲了,九头虫太能冲了

别问我为啥青龙就那点儿  我线稿画完才想起来他也晋级了于是

【因为良心不允许tag就不打了】

三九胃泰

骨姐真的好可爱。呜呜。

骨姐真的好可爱。呜呜。

伽蓝夜

[西游] 白骨石(一)

🔒嫖悟空🙊🙊🙊🙊


⭐️转世,孙悟空x你


🎉长篇连载预警


【一】白骨


她将骷髅头塞到我手上,郑重其事地说:“务必收好了,这是你的头。”


“……好的。”


我刚打开书包,蜘蛛精就径直夺过,哗啦啦把许多书倒出来:“反正要上路了,这些东西就该随这个世界,被你遗忘掉,白骨妹妹。”


我不得不相信我就是白骨精的转世,不是因为蜘蛛精有什么凭证,而是假如我不相信,她就会吃掉我。


地府颇为黑暗,静寂得可怕。 阴风嗖嗖地刮,侵入我的骨髓,很冷。我想象自己没有披着皮囊,单单一具白骨在这里,该有多么冷。


“奇怪,这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转...

🔒嫖悟空🙊🙊🙊🙊


⭐️转世,孙悟空x你


🎉长篇连载预警


【一】白骨


她将骷髅头塞到我手上,郑重其事地说:“务必收好了,这是你的头。”


“……好的。”


我刚打开书包,蜘蛛精就径直夺过,哗啦啦把许多书倒出来:“反正要上路了,这些东西就该随这个世界,被你遗忘掉,白骨妹妹。”


我不得不相信我就是白骨精的转世,不是因为蜘蛛精有什么凭证,而是假如我不相信,她就会吃掉我。


地府颇为黑暗,静寂得可怕。 阴风嗖嗖地刮,侵入我的骨髓,很冷。我想象自己没有披着皮囊,单单一具白骨在这里,该有多么冷。


“奇怪,这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转世轮背着光,兀自喀喀转动,气氛显得格外凝重,宛如我的心情。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转世轮好像水车。”


蜘蛛精意味不明地看我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说:“此去凶险,你想好没有?”我想了想,说:“没问题,我们走吧。”


她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我料想你还是惦念着他的,那我们走吧。” 我干笑两声,没有应话。我相信她不会容许我不去的,或许她会直接把我啃成白骨精也不一定呢。


“对了,转世轮里的金旋风很厉害,你等会儿小心点,卷进去就魂飞魄散了。”


“……”


这还真他妈危险啊,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阴阴,好久不见。”平淡如水的声音在地府响起,我却平白地感受到一股森然。蜘蛛精慌乱地将我推入转世轮,抽出剑来护在身前,朝空中大喝:“黑熊,我知道是你!”


不过,我并没有心思在意,这个不请自来的黑熊。因为我毫无预兆地被卷进了这场是非,当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白骨妹妹,让你受惊了。”盯着她关切的神情,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蜘蛛精。因为蜘蛛精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眼神,也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她叫“白骨妹妹”的时候,总是戏谑的,促狭的,大多数情况下,她叫我——

“死白骨。”


的确,如果我是白骨精的话,我很可能已经死了。


我假意冷哼一声:“我生气了,离我远点儿!”话毕,侧身顺着轮回隧道的引力绕开了些。她显然没有料到。


我想黑熊大概就是紫竹林的守山大神,曾盗袈裟办佛衣会那个。假如我现在是妖怪阵营的,那这个黑熊精就是对头了。


她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女童模样,眉目清秀和善,周身却散发出阵阵杀意。我忽的想起一个名字。


“龙女!” 观音身边的善财龙女。


她诧异地笑了:“你还认得我,我可以让你消失得痛快些。”


“我认得你,你却不认得我!”


“你是白骨精,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们个个都说我是白骨精,可我偏说不是。我在自己的世界活得好好的,对于你们那里的鸡飞狗跳,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的选择一点都不重要,你只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死。”说完她一刀向我砍来。


“慢着!”不是阴阴来了,更不是孙悟空来了,是我自己大喊了一声。


我开始慢慢地说:“你知道的,我也许是白骨精,但实际上并不是白骨精。你也知道,一个人在最危急的时候,总是要想办法保命的。有些事情,对白骨精来说,意味着背叛,可是对我来说,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见龙女有些迟疑,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兴许不能作主,你带我去见观音菩萨。我现在不过是一介凡胎,又能做什么呢。”


“好,我……”她忽然跳出几丈开外。我回过头,强烈的金光闪昏了我的眼。


我好像,被传说中的金旋风击中了。


所以我刚刚的努力,只是为了让自己晚死几分钟而已吧。


身体轻飘飘的,意识全是模糊的,好像踩入了一场梦。梦境渐渐地实在起来,因为我感受到重量挤进我的躯体,并且踏在了结结实实的泥土上。


我好像在一座山里。这里有高大的参天古树,有飞流直下的大瀑布。东风很暖,山花烂漫。我顺着一条蜿蜒的小溪往上走,来到了山顶,靠在一块干净的大石头边,看了一场绝美的日落。晚风凉起来,但是困意挡不住。


我渐渐睡着了,后来是被冷醒的。雪花簌簌地落下,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天寒地冻,满目的银装素裹,我身上披着件单薄的粗布衣裳,上面还打了几块突兀的补丁。


这里已经不是山顶了,兴许也不是那座山。


我看见一个人远远地跪在那边,我知道他不是一个人。他是孙悟空,因为我知道这里是方寸山。方寸山,总是比花果山冷的。


斜月三星洞的门紧闭着,两侧的字很老。


孙悟空却很年轻。


我走过去,问道:“孙悟空?”他抬头看我,波澜不惊地说:“你叫我?你认错人了。”我在他旁边坐下来,把衣服递过去:“还给你。”他并不推辞,接过就穿在身上,然后问道:“你坐在地上,不冷?”我反问:“你跪着,难道就暖和了?”他说:“你也是要拜菩提祖师为师的吧。”我点点头,起来一样跪着。


冬风砭人肌骨,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穿一具皮囊一样。冷得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被人摇醒了。


“你怎么昏倒在这儿?”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又好像挺陌生的。是孙悟空,却不是那个时候的孙悟空。“七年前你忽然不见了,我以为你走了。你现在还要拜菩提祖师为师吗?”


七年前。算起来孙悟空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我摇摇头,说:“有些东西,不是求能求来的。法术或者长生,想必我是无缘了。”


“想来你我二人是有缘的,我要回花果山了。”他提了提肩上快要滑落的包裹。我怔了一下,说:“我跟你回花果山!”他笑了笑说:“我还没有教过别人,你想学法术还是长生?”我也笑了:“都学!”


我跟孙悟空回了花果山,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蜘蛛精,黑熊精,龙女,还有金旋风。时间过得很快,孙悟空下了东海,上了天宫,不过我始终没有学会长生不老。


他在天庭那些年,我明显地感觉到身体的逐渐衰老,虽然已不像凡胎老得那样快了。我一直在想办法年轻,等他回来。我偶尔地还是会想起转世轮,也许我只是通过轮回隧道,到了另外一个时空吧。据说,往后孙悟空会成佛,然后屠尽世间妖魔。这便是蜘蛛精来找我的缘由,她说,我们必须阻止他。我忽然想到,假如我来到这个时空,一切都是变数又是定数的情况下,有一个选择可以确保那件事不会发生。


那就是杀了孙悟空。


可是我并非妖界的英雄,而且现在的孙悟空已经太强大了。我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去实现这个千百年以后的托付。


孙悟空带回了仙会蟠桃和琼浆玉液,一干妖魔鬼怪在水帘洞内胡吃畅饮。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吃得开心,所有人都知道,我虽法力低微,却尤其想长生不老。生死簿上虽然已经没了我的名字,可是形体总是会老去的,等它枯烂了,总归是一切变了样子。


他在天宫大闹了一场,现在在五指山底下压着了。我偶尔地过去看他,陪他说说话。大多数时间里,我在修炼法术,我依旧想长生不老,因为我不想在他出来之后,我已经死掉了。


他拒绝吃任何东西,所谓的铁丸铜汁只扔在一旁,香蕉和蜜桃也是不吃的。我问他,他面不改色地说:“东西吃进去了,总还是要出来的。”我哑然失笑。


他对我说:“你过来。”我走过去再蹲下,他说近点,再近点,闭上眼睛。他朝我的睫毛轻轻吹了一口气。痒痒的,却跟想象中很不一样。“你知不知道你的脸,很红。”他放肆地大笑起来。“那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我一拳头砸在他脑瓜上,那必然是很痛的,我的手很痛。


“猴子,你出来以后,首先想要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孙悟空盯了我很久,最后翻了个白眼:“毫无疑问……洗澡!”


五百年沧海桑田,五百年不吃不喝不洗澡。起初还是每天洗个头的,后来就没有人给他洗了。因为我走了,我去求长生之术。可是我终于还是慢慢老了,老了以后更不愿意回去见他。长生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靠天赋的吧,我毕竟不是孙悟空。


我老死在一间破败的屋子里,有个好心的小伙子葬了我。当我醒来,四围是黑黢黢一片,我知道这是一口棺材。是嘈杂声把我吵醒的,我等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棺材盖打开了,我看见两个人的头伸在面前。男的说:“真倒霉,只有一具白骨。”女的似乎眼尖,说:“你看,这里好像有一块白玉。”她把手伸进来。我如同本能似的,抬手穿破了她的咽喉。盗墓男惊诧地拔腿就跑。


我拾起白玉。那其实并非白玉,只是一块白色的石头。有时候一块石头会被误认为是珍品,只是因为它给人陪葬而已。


曾经蜘蛛精对我说:“我来找你,是因为孙悟空的心在你那里。”我后来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当年临走前,他对我说:“我总担心有人利用我做些什么。”于是他把石头的心交给我了,就是这块白色的石头。


月光森寒,我从棺材里缓缓地起来,我知道我现在才是白骨精。在这之前,我确乎还是个人而已。



(二) 

狗文才

…没有逆光者,因为没有皮肤,所以没有画。

有部分参考原画

…没有逆光者,因为没有皮肤,所以没有画。

有部分参考原画

红色的罪恶之名🔥
性转骨哥和性转玉子 所以 是⚠...

性转骨哥和性转玉子 


 所以 是⚠️骨红⚠️与⚠️玉红⚠️

性转骨哥和性转玉子 


 所以 是⚠️骨红⚠️与⚠️玉红⚠️

红色的罪恶之名🔥

最后一天极限赶时间搞得太急了所以并没有画好…但是我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喜欢红宝!!!

红宝他真的超超超超超超超好的🙏🙏🙏

【虽然这篇并没有表现出他的好😭😭😭】 ​

最后一天极限赶时间搞得太急了所以并没有画好…但是我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喜欢红宝!!!

红宝他真的超超超超超超超好的🙏🙏🙏

【虽然这篇并没有表现出他的好😭😭😭】 ​

二十八號射殺_

因为画不出打斗所以干脆全都不要了呢(平静)

梗源p4渊妈咪的梦

因为画不出打斗所以干脆全都不要了呢(平静)

梗源p4渊妈咪的梦

月相怜

是白骨精,P2是她的故事,但写得挺烂的…

是白骨精,P2是她的故事,但写得挺烂的…

我是假的

孙悟空x白骨精【因果】

-脑洞产物,私设特多,请勿考究,ooc我的,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繁华的城市里,一条静谧的小巷,一家充满文艺气息的书店。一位小姑娘走进书店,在书架上随意拿了一本书,走到书店的座椅前拉开椅子,坐下。


“诶?白骨精和孙悟空的故事?”小姑娘小声说到。看封面是毛笔写的因果,她还以为是什么爱情故事,原来是《西游记》的故事。不过也懒得换了,就看这个吧。


孙悟空刚化成石猴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在猴子里面做大王。一天,一群少男少女上花果山来采果子,恰逢石猴在附近。石猴躲了起来,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只见他们东跑跑西逛逛,不一会就像林子里的鸟一样四下分散,一个少女停在他附...


-脑洞产物,私设特多,请勿考究,ooc我的,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繁华的城市里,一条静谧的小巷,一家充满文艺气息的书店。一位小姑娘走进书店,在书架上随意拿了一本书,走到书店的座椅前拉开椅子,坐下。



“诶?白骨精和孙悟空的故事?”小姑娘小声说到。看封面是毛笔写的因果,她还以为是什么爱情故事,原来是《西游记》的故事。不过也懒得换了,就看这个吧。


孙悟空刚化成石猴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在猴子里面做大王。一天,一群少男少女上花果山来采果子,恰逢石猴在附近。石猴躲了起来,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只见他们东跑跑西逛逛,不一会就像林子里的鸟一样四下分散,一个少女停在他附近。



石猴想了想刚才那群人的样子,心下了然,便无师自通的化成了人形,少年的身形,五官还未完全长开,眉眼深邃,鼻梁高挺,眉峰中还透着一股野性。



“你是谁?我刚才好像没看见你。”一声清透的少女音从耳边传来。



石猴转过头去,一张清秀稚嫩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石猴呆住了,这是他见到过最好看的人,小姑娘很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两个人楞楞的看着彼此。



石猴先会过神来,刚想说话,就听对面的人道:“我叫白苏,大家都叫我小白,你也可以这么叫我。”白苏眉眼弯弯,像是要笑进石猴的心里。

打赢苏波战争的波兰球(1920白军限定版)

[骨雷]听说住在一起可以增进感情(8)

啊这,我又回来了∠( ᐛ 」∠)_,确实是忙所以就拖更了,非常抱歉没有事先声明,在此先向还没退粉的达瓦里氏道歉及感谢

————————祖传分割线————————

大姐头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


这种异常大概是由于自然选择前进四的缘故,大姐头基本上每月月底都会这样,显然不是第一次了。而每次出现异常都会导致流血、乏力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时候甚至被迫请假休息。大姐头:瞎说啥,其实我还是挺乐意休息的


啥?你让我说人话?行吧,其实就是你大姐头来月事了。草不愧是你,人家一笔带过的东西你非得氵一段,整个非人tag里还有和你一样氵的吗,有的话我直播吃■


总之,大姐头这次的月...

啊这,我又回来了∠( ᐛ 」∠)_,确实是忙所以就拖更了,非常抱歉没有事先声明,在此先向还没退粉的达瓦里氏道歉及感谢

————————祖传分割线————————

大姐头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


这种异常大概是由于自然选择前进四的缘故,大姐头基本上每月月底都会这样,显然不是第一次了。而每次出现异常都会导致流血、乏力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时候甚至被迫请假休息。大姐头:瞎说啥,其实我还是挺乐意休息的


啥?你让我说人话?行吧,其实就是你大姐头来月事了。草不愧是你,人家一笔带过的东西你非得氵一段,整个非人tag里还有和你一样氵的吗,有的话我直播吃■


总之,大姐头这次的月事来的还算准时,于是大姐头获得了赖在家里不上学的强宣称。不过令人震惊的是,雷震子同学居然主动要求回去照顾她,导致这事成了当天三中学生们的热门八卦(据说已经传到了天高)


“什么吗,那个中二病还挺有人情味的......”刚在家知道这事的大姐头也很心动,甚至不知道扔到哪去的少女心都找回来了......当然,如果那位天选之人没有一回来看都没看贫乳娘就去睡觉的话,可能白骨精真的会考虑下表白之类的。


“你给我醒醒!”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白骨精直接去把他拽了起来,“你打着照顾老娘的旗号回来就是为了这?”


“啊这......天选之人当然是要先修缮自身才能兼济天下的啦......”雷震子又在说一些正常人类不一定能听得懂的难懂的话。不过好在大姐头是妖,这种厚颜无耻的推卸责任大法已经不好使了。


“少废话,你都立flag了,当然就得对老娘负↗责↘,否则......”白骨精说最后两个字的语气像极了漫画里的“病娇”,真是西北内陆,阿狗干了鹿令人不寒而栗。“......我现在就帮你造一个因骨折而无法去上学的强宣称。”


“好吧,吾就先帮助汝这个被黑暗所折磨的无辜(迫真)少女吧!”被折腾的不行的二雷终于起来,从厕所找到一本书雷家人买不起书架说又一例证,“嗯,这本书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果然吓唬一下他就认真起来了......看来以后还是得强硬点才行”白骨精如是想着,自己去拿了一根冰棍装病石锤,然后躺在床上边吃边等了。


大概折腾了几个小时,差点睡着的白骨精终于等到二雷拿着一口锅进来,然后就闻到了一股雷同于一锅公元前114514年的红茶的恶臭气味(不知道这个梗的请点击此链接 并搜索“昏睡红茶(或者野兽先辈)”词条)


“来吧,Blackgirl,吃饭了。”“等一下......你确定这不是炖了一锅屎?怎么闻起来这么■■”此时白骨精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做的太过分而被报复了。


“啊,并没有,吾当然是按着书上的菜谱来的!你......汝放心,当年吾就是照着这书照料吾妹的!”


总之最后二雷说服了她,让她相信这就是各种食材放在一起乱炖而非是猪饲料其实明明就是,然后连哄带骗让骨姐把一锅都吃完了,事后她如此评价:虽然味道很冲,但吃着还凑合。


吃完以后,雷震子用传统艺能把锅刷干净,便肆无忌惮的坐在白骨精旁边看那本“护理书”。


“虽然偷看这种行为和老娘的设定不匹配......可是真的很好奇那本破书到底是怎么写的,就看一眼又能怎么样嘛......”想着白骨精就伸出手搭住二雷的肩膀,然后脚杵着床,用一个过于硬核而不建议模仿(其实可以模仿只要和你配合那朋友不是个损友就行)的姿势去看书上的内容。


“通过观察其饭后的面色、状态来反映其身体的恢复程度......什么嘛,看来真的是一本正常的护理书。”白骨精淡淡一笑,继续往下看,“......这对母猪的再产子时间长短有重要的关系。”


“等一下!”察觉到不对的骨姐赶紧抢过书,熟练的翻到封面,不出所料,封皮上赫然印着《应对母猪生病的114514个小技巧》。“看来答案只有一个了......”她的画风突然变成了jojo的画风,说明特么的要出事了。


“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嗯↑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据说这段惨叫是周围邻居当日在雷家听见的最后声音。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雷姆放学回家已经是后话了。她回来的实在太晚以至于错过一些重要剧情,只看见两个人整整齐齐的像躺尸一样躺在床上。


不过据白骨精本人的回忆,她说话算话的给雷震子打成了骨折,后来多亏了那锅猪饲料,把她也整出了急性胃病天选之人已经完成了极限一换一


不过这次不用找借口了,两个人都可以正当的蹲家不上学了(憋笑)


说到八卦......自从二雷骨折的事传出去以后,本来快散尽的热度又一次死灰复燃,“双人运动”这事估计是洗不白了.......


———————————————————

刚恢复更新,发糖手法不太熟练了,没什么甜点属实抱歉,也许下一篇会如约发糖的


不可能!你这个波兰白匪的话绝对不可信!(被拖走的路人甲)








糖分战士
也是企划的图 我真的太喜欢归夜...

也是企划的图 我真的太喜欢归夜了5555

也是企划的图 我真的太喜欢归夜了5555

石竹真子

再来一次

骗徒*傻女(kb)


佛前青灯下,奈何桥边恨。


风,带走了回忆。取走了扭转乾坤的能力。前世蒙尘,等待的承诺随风飘逝。缈缈无踪。

这一世。来得太迟。


01

    孙空空名如其人。真是一个口袋空空的穷光蛋先生。每日游手好閒的。工作也是打水漂一般的找不著。

    孙空空回了村子。城市难混。人心複杂。于是,因缘巧合。孙空空遇见了白晶晶。

    白晶晶喜笑颜开的,正兴致勃勃地掰著酱鸡爪子啃。哈喇子流了一地。不甚雅观。...


骗徒*傻女(kb)


佛前青灯下,奈何桥边恨。


风,带走了回忆。取走了扭转乾坤的能力。前世蒙尘,等待的承诺随风飘逝。缈缈无踪。

这一世。来得太迟。


01

    孙空空名如其人。真是一个口袋空空的穷光蛋先生。每日游手好閒的。工作也是打水漂一般的找不著。

    孙空空回了村子。城市难混。人心複杂。于是,因缘巧合。孙空空遇见了白晶晶。

    白晶晶喜笑颜开的,正兴致勃勃地掰著酱鸡爪子啃。哈喇子流了一地。不甚雅观。

    孙空空问隔壁的牛叔。牛叔说,“白晶晶那裡不好使。你见多了就习惯了。”

    孙空空却说:“这是好事……”

    牛叔摸了摸圆滚滚的小肚子。不知道孙空空在讲什麽飞机。摇著头走开了。

    准是城裡头找不著工作,小伙子受啥刺激了吧。他推敲著想法。只觉得条理分明,头头是道。

    牛叔是走了。孙空空还没有。他看著看著白晶晶的痴傻模样。登时有了好主意。

    钱不钱什麽的有了这白晶晶,还难以解决吗?孙空空想得特别周详。

    老行家做事自然是选个简单易懂的。不如碰瓷怎麽样。

    说干就乾。孙空空便哄白晶晶和他走。

 “晶晶妹。空空哥带你去城市好吗?那儿有很多好玩意儿。你想要的,都有。”

 “真的吗?空空哥对我真好。那……有棒棒糖吗?村裡都没有得卖……可是珠珠说她城裡的表叔僧僧给她带了好多好多的糖果呢!”白晶晶天真烂漫。不经世事。眼神裡闪动著的是纯一的光采。没有习染上任何的慾望与恶念。

    很难得,很难见。

    孙空空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嘿嘿一笑。摸摸她的头。拉著她浓黑的麻花辫。轻轻说。“当然啦。你要什麽哥就给你什麽!只要你好好听话。”

 “空空哥真是大好人。我一定会什麽都听你的!”白晶晶性子钝傻。没有来头就会信任孙空空的空口说辞。


02

    顺理成章的,孙空空与白晶晶来了城市裡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城市真的比村子裡面富丽堂皇太多太多了。是白晶晶著十七馀年来都看不见的景色。

    她抓著孙空空的手。呆傻了。

    良久才冒出一句。“空空哥,这儿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呢!太谢谢你了!”

    孙空空脸有些烧红。说实话,他是慌的。

    因为,他接下来还想著让白晶晶做他一点儿也不光彩的同伙......

 “晶晶妹,刚刚我和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孙空空摸了摸疼痛的脑壳瓜子。显然白晶晶真的是傻子。难教哪。

 “记住了记住了。就是说他们故意撞你嘛。”白晶晶掰扯著葱白的手指头。喜笑吟吟。

 “唉。记住就好。事成之后哥带你去吃香的。一定要做好来!”孙空空再一次如同老父亲一般的叮嘱白晶晶。

   白晶晶点点头。表示她收到指示了。

   二人便实地操作起来。

   一个上去即兴表演,一个在旁边指责对方。

Action!

 “哥哥啊!你怎麽伤得这麽严重啊!!!没人性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当街撞人……”白晶晶嘶吼著嗓子,叫得是一个大声。

   左邻右舍听见了白晶晶的“深情呼唤”后,不约而同地齐刷刷跑出来看热闹。

“啧啧啧!此乃不德之事也!”

“真是可怜的兄妹啊……”

“著两孩子都骨瘦嶙峋的,一看就是穷得揭不开锅了。居然还要遭受这样的灾难。真是oh my god了!”

 ……

    人群骚动得厉害。也不知道为什麽。大家都纷纷认为白晶晶和孙空空是无辜的受害者。

    莫非这种事情他们两个真的是有独到的天分?

    哭也哭得快没有眼泪了。血包的血也流得差不多了。孙空空赶忙向白晶晶使眼色。

    白晶晶当下会意。“赔钱啊!你这个没有天理的混蛋!竟然……”

    话还没有说完。白晶晶看见了车门被急急打开。走出来的人是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男人。貌似很凶的样子。白晶晶怂了。哆哆嗦嗦的不敢讲话。

    男人蹲下身子,屈膝问白晶晶话。

 “小妹妹。你知不知道敲诈是要坐牢的?”

    白晶晶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小声地嘟囔著话问孙空空。

 “空空哥,空空哥。怎麽办啊?”

    男人也不是聋子。听得一清二楚。敲定了他们两个是骗子不愿意给钱。冷哼一声就打算走人。极其乾脆利落。

    孙空空动动手指,腹部还在流血。这次是真的了。

    那车盖是真的撞伤了孙空空。他说不出话来了。

    白晶晶摸了摸孙空空的身体。是热乎乎的血。“呜呜呜呜……坏人不要逃走啊!空空哥真的被你撞到了啊!”

   男人愣怔著。启动著的引擎停滞著。他很恼怒地伸出头去说话。“喂!你们两个能不能走开啊!敲诈我是不可能的。我又不是凯子。”

   白晶晶虽然是傻,可是她也判断出了男人是想跑路逃逸。她急了。她不能够让伤人元凶逃之夭夭,逍遥法外。

    她三步并作五地就上前去讨公道。“王八蛋!他真的流血了啊!你怎麽可以跑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年轻男人怕了。就让白晶晶背著孙空空上车。送至医院。

    孙空空什麽都不晓得。只知道白晶晶一直拉著自己。她的手很热。好像快要融化了他的心。

    第一次,孙空空破天荒地想要哭。好温暖的感觉……似乎从来都没有过。恰好对上了心跳的节拍。真难得。

    所幸,孙空空没有什麽大碍。只是单纯地表皮磨损。内脏还是完好的。

    白晶晶才放下心来。坐回孙空空的身边安抚他。“没事的。没事的。”

    明明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啊,为什麽孙空空还是会觉得心痛。是痛彻心扉的剧烈撞击。是连接了所有神经的颤抖不停。

 “晶晶……”他张著口,动唇。

    眼睛裡好像撞入了灰尘细粒,止不住地滚落几滴滚烫的热泪来。是为白晶晶而流的眼泪吧。上一世,他没有。这一世,补回来。

 “我在。我一直都在……”白晶晶痴呆,却唯独对孙空空不痴呆。她面对著他。心裡就会变得柔软。仿佛可以盛满这个世界的折磨后者是分离。

    霎时间,孙空空回忆起了前世的五百年。那个时候,他还和现在一样吧。有些叛逆,桀骜不驯,潇洒自在。不为任何人而活。亦不为任何人而停留。

    当然,这个名单裡自然没有她了。

    白晶晶等了孙空空不止五百年。等却等不到。

    苦涩得仿佛生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心裡头脑海裡面尽是对他的思念与怀想。可是他只顾著降妖除魔,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后立地成佛。何来有她的位置?

   这千千万万年。若使说不苦不恨是假的。既无恨,何有爱?白晶晶终是没有等到他来。

   等不到……你来。

 “晶晶。我想起来了!我什麽都想起来了……”孙空空流泪了。不可一世的盖世魔王为她落泪了。

    假若是前世的白晶晶看见一定会高兴的吧。可是,这一世的她还会笑得出来吗?数年轮迴,饱经磨难。这阴曹地府她停留了数生数世。那个时候的你,又为什麽不来?

    可是,跨越千万年的感情没有消磨。

   她应回了。

“我们再来一次吧……我从未忘记你。”

   寺庙案前的明火摇曳明灭。徐风吹拂而过。终于,灯影上有了她的脸庞。


骨玉重度洁癖,对家绕道求求你。

大概是误删,重发。

这个骨算是我满意的摸鱼

大概是误删,重发。

这个骨算是我满意的摸鱼

骨玉重度洁癖,对家绕道求求你。
一支笔,一张纸。 画个画,一整...

一支笔,一张纸。

画个画,一整天。


挺押韵,参考有

一支笔,一张纸。

画个画,一整天。


挺押韵,参考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