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鹭

11820浏览    1179参与
gxyan619

捉到一条海蚯蚓~

捉到一条海蚯蚓~

gxyan619

海边滩涂。觅食的白鹭~

海边滩涂。觅食的白鹭~

广西阿宇
广西体育中心周边的环境没的说,...

广西体育中心周边的环境没的说,甚至可与湿地公园媲美

广西体育中心周边的环境没的说,甚至可与湿地公园媲美

全自动智能绘画软件
手抄报上画的白鹭 我字丑,忽略...

手抄报上画的白鹭

我字丑,忽略好了()

手抄报上画的白鹭

我字丑,忽略好了()

广西阿宇

市区里景美、人少的地方!湖面上的雪精灵!五象湖日记之白鹭

市区里景美、人少的地方!湖面上的雪精灵!五象湖日记之白鹭

蓝风bihaiyinglantian
地府阴差小婷子

白鹭明舟设

【干员白鹭基本资料】


【职业】狙击干员


【星级】★★★★★


【标签】远程位、输出


【特性】优先攻击空中高防御单位


【基础属性】  【精二一级】


【生命】1706 【攻击】685


【防御】213   【法抗】0


【再部署】慢  【部署费用】14


【阻挡数】1    【攻击速度】快


【攻击范围】


【初始攻击范围】【精二攻击范围】

□□□       ...

【干员白鹭基本资料】


【职业】狙击干员


【星级】★★★★★


【标签】远程位、输出


【特性】优先攻击空中高防御单位


【基础属性】  【精二一级】


【生命】1706 【攻击】685


【防御】213   【法抗】0


【再部署】慢  【部署费用】14


【阻挡数】1    【攻击速度】快


【攻击范围】


【初始攻击范围】【精二攻击范围】

□□□                    □□□□

■□□□                ■□□□

□□□                    □□□□


【天赋】


【初始天赋】外冷内热:白鹭上场时所有摩尔本成员生命+10%


【精二化天赋】外冷内热:白鹭上场时所有摩尔本成员生命+15%,攻击+8%


【技能】


【心慈手软】【自动触发】


【技力消耗】5

连续攻击两次,并在第三次攻击时攻击力提高至100%


【伤敌一千】【手动触发】


【初始技力】14


【技力消耗】44


【持续时间】30s

对敌方单位造成相当于攻击力75%的法术伤害,同时生命以每秒10%的速度持续减少


【基础档案】


【代号】​白鹭


【性别】​男

【战斗经验】七年


【出身地】​摩尔本


【生日】未知


【种族】​黎博利


【身高】​178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标准


【生理耐受】​卓越


【战术规划】​优良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标准


【客观履历】​

白鹭,前摩尔本十字基地体能训练导师,天灾降临后为救治弟弟黑鹭的矿石病而四处求医,因而来到了罗德岛。

现罗德岛高级体能训练导师,兼狙击干员。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白鹭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15u/L

什么?你问我多喝咖啡会对结晶密度造成影响吗?不管怎么样我建议你少喝点。

——医疗干员科娜洛


【档案资料一】

摩尔本十字基地,泰拉世界最著名皇家学校,招生无数皆为精英,包括但不限于黎博利。摩尔本不缺精英,但缺能训练精英的精英导师,学习成绩优异的白鹭便与弟弟留在了摩尔本执教,直到加入罗德岛为止。

白鹭,摩尔本门面担当之一。


【档案资料二】

幼年丧亲的经历使得尚未丰满羽翼的小黎博利学会坚强,学会独自面对,同时天灾的到来让他深刻认识到人心的冷漠丑恶与社会的无情残酷,“强者为尊”是他的信仰,弟弟更是他的希望、动力。


【档案资料三】

晚睡早起黎博利,熬夜加班全罗德岛第一爱岗敬业干员,被博士多次撞见往咖啡里加方糖或牛奶,仅因为“糖能补充能量”,而被其授予“全勤奖”并宣赏一周。


【档案资料四】

纯白色耳羽、尾羽,后者因面积小而方便藏起,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干员说是敏感点之一,碰了能手撕大鲍勃。生气时耳羽会略微炸起,害羞、开心时会轻微地动动,不过次数鲜少。被多位女干员爱慕脸与身材,私底下称其“可远观更可亵玩焉”,是个冷面帅哥。

酒量不好。


【档案资料五】

“醉了吗?”

“……没有。”

“那是什么?”

“黑鹭爱吃的糖。”

“那是什么?”

“我的咖啡。”

“那这是什么?”

“……?黑鹭的……毛绒挂件,我自己做的,不能被他知道,只有我知道……很可爱……你知道吗?他是我最爱的人,我的弟弟,但是……”

“喂?喂??居然睡着了!!”

——x年x月x日x干员录音


【语音记录】


【任命助理】

“我会协助你完成工作,不准偷懒。”


【交谈1】

“现在不是吃糖的时候,以及那是黑鹭的。”


【交谈2】

“我出生在动荡而一片恐慌的时代,是天灾带来了一切厄运,我们颠沛流离的起点。我仅剩一个弟弟,我希望能和他一起找到一个归宿,哪怕黎明未起。”


【交谈3】

“晨跑十圈,卷腹50个,仰卧起坐100个,俯卧撑200个,肌肉拉伸5分钟……嗯?这是我的体能训练计划,必要时候能发挥作用,还能强身健体,要一起吗?”


【晋升后交谈1】

“感谢您让我拥有生存的能力。”


【晋升后交谈2】

“我会实现你的希望,在不危害我与黑鹭利益的前提下。”


【信赖提升后交谈1】

“今天天气很好。”


【闲置】

“我很清醒。”


【干员报到】

“摩尔本十字基地体能训练导师,罗德岛能控制矿石病是真的吗?请帮帮我的弟弟,我愿意听你指挥。”


【观看作战记录】

“很有帮助的资料,我需要咖啡。”


【精英化晋升1】

“虚伪的人。”


【精英化晋升2】

“有人需要我。”


【编入队伍】

“乌云终将散去。”


【任命队长】

“原地待命。”


【行动出发】

“保持队形。”


【行动开始】

“作战开始。”


【选中干员1】

“我不会怜悯弱者。”


【选中干员2】

“付出要有一定的代价。”


【部署1】

“学不会翱翔的雏鹰将落于谷底。”


【部署2】

“嗯。”


【作战1】

“该沉睡了。”


【作战2】

“这不是能回头的地方。”


【作战3】

“鲜血酿造恐慌。”


【作战4】

“战争需要被解放,我来当导火索。”


【4星结束行动】

“你的指挥值得被肯定。”


【3星结束行动】

“或许你是对的。”


【非三星结束行动】

“剩下的交给我,带着他们跑。”


【行动失败】

“血止不住了,这就是战场,请告诉我的弟弟……”


【进驻设施】

“不错的布局,我可以坐那张沙发吗?”


【戳一下】

“请不要动我的耳羽,尾羽也不行。”


【信赖触摸】

“我很好。”


【标题】

“明日方舟。”


【问候】

“早上好。”

落寞的灰橘子

最后一章(病娇)

不想写了,有点傻。感觉偏离了初心。缓一缓。封笔。感谢汐汐的陪伴,抱歉我找不到感觉了。我还是备战考试吧,什么时候有兴趣再来霍霍沙迦。白鹭的话……随遇而安。谢谢。打扰了。


9.8
  她又尝试逃离,我早料到了,就把通风管道封了。
9.25
  今天她用绝食的方法抗议,真傻的可爱。她不知道自己是饿不死的吗?不过她那疏远的眼神让我难受,所以我捏住她的下巴。
她的嘴唇好柔软,和她的倔强的性格相反,第一次看见她惊慌失措。不过没想到她牙齿这么锋利,我的嘴角都出血了。
10.3
  这是她第十八次逃跑。
  为什么不能安分的待在这里?...

不想写了,有点傻。感觉偏离了初心。缓一缓。封笔。感谢汐汐的陪伴,抱歉我找不到感觉了。我还是备战考试吧,什么时候有兴趣再来霍霍沙迦。白鹭的话……随遇而安。谢谢。打扰了。



9.8
  她又尝试逃离,我早料到了,就把通风管道封了。
9.25
  今天她用绝食的方法抗议,真傻的可爱。她不知道自己是饿不死的吗?不过她那疏远的眼神让我难受,所以我捏住她的下巴。
她的嘴唇好柔软,和她的倔强的性格相反,第一次看见她惊慌失措。不过没想到她牙齿这么锋利,我的嘴角都出血了。
10.3
  这是她第十八次逃跑。
  为什么不能安分的待在这里?我对她这么好为什么她看不见?我们的初逢,相识,相恋明明那么美好,可就是要离开。他已经死了,回不来了。这么纠结一个死了的人,宁愿放弃一个爱她如生命的人,真的太荒谬了。
10.7
  昨天晚上她拿了我的钥匙,在凌晨三点企图开门离开。桌角的细丝断了,陶瓷碎了的声音惊醒了我。后来我把门锁换成虹膜识别。
10.20
  她以为我今天不在家可以离开,可是这个小笨蛋忘了。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纪念日啊,我怎么可能不回来。她慌乱地躲在衣柜里,还在身上堆了一些衣服。我教她的都忘了。抖的这么厉害,我一眼就看到了。
11.4
  又是林辰,又是林辰!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我告诉她我比林辰更爱她,她不信。她居然说她哥比我好千万倍。我难受了,我的心好痛啊。我把她按在床上,在她耳边轻轻说我会向她证明我才是那个最爱她的人。
  她骂我,她挣扎。可是我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是爱我的,只是对林辰的死愧疚。
  我现在还记得那抹靓丽的红色,就如同我的手刺穿林辰心脏时从他伤口喷薄而出的一样鲜艳。
  她终于属于我了,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任何人都不能把她从我身边夺走。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





4.18
  她离开了,用那把骨扇,骨柄被染黑了。
这把骨扇的主人被我杀了。可是我还是不解气,她居然把我的人从我身边夺走,万死都不足以泄愤。
  她就为我的太阳陪葬吧。
4.44
  我也要走了,别担心,我来找你了。你的熵我拿走了,这样你就会主动来找我了。
你的记忆我也焚了,只留下我们最美好的时光,我们重新开始。
  我说过,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你的小辣鸡(´๑•_•๑)

从原小说里扒一扒双导的细节(一)

我来丢人了

加粗的是原文摘抄哦

有草稿的,所有官方内容都会标明出处

不知道会不会一鸽再鸽系列

有遗漏的话欢迎大家补充!

————————————————

1.

“青年说完,转头看向身后的同伴”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0.5珍珠大峡谷(P053)


这里已经是入学考试的第一关了,小黑在这里其实算是在为之后考验考生们的胆识与勇气做铺垫,但是按理说正常情况下黑鹭应该去观察考生们的反应,但是此时却回头看哥哥。结合后续几本书交代的双导的背景来看小黑此时完全是在向哥哥求表扬(黑鹭:白鹭你看我演的好不好!)


2.

“没想到黑鹭不以为然地摆...

我来丢人了

加粗的是原文摘抄哦

有草稿的,所有官方内容都会标明出处

不知道会不会一鸽再鸽系列

有遗漏的话欢迎大家补充!

————————————————

1.

“青年说完,转头看向身后的同伴”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0.5珍珠大峡谷(P053)



这里已经是入学考试的第一关了,小黑在这里其实算是在为之后考验考生们的胆识与勇气做铺垫,但是按理说正常情况下黑鹭应该去观察考生们的反应,但是此时却回头看哥哥。结合后续几本书交代的双导的背景来看小黑此时完全是在向哥哥求表扬(黑鹭:白鹭你看我演的好不好!)




2.

“没想到黑鹭不以为然地摆摆手

……

‘闹成这样太不像话了!’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饺子回头一看,那个和黑鹭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衣青年从白色光柱里走出来,威严地对黑鹭说:‘给你三分钟,把问题解决!’

他的命令立刻起了作用……

……

黑鹭整整衣饰,摆出考官该有的架势

……

传送光柱瞬间送走了所有的落榜生

黑鹭松了口气,对着身边的青年露出嬉皮笑脸的本性:‘三分钟,搞定!’

那青年根本不想搭理黑鹭,只是简短地向余下的六十九个通关者作了自我介绍……”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0.7神秘的摩尔本十字基地(P073)



是双重标准小黑没错了,只听哥哥的话。其实感觉小黑是能在哥哥面前收放自如的

在惹白鹭生气的边缘大鹏展翅,然后又在一脚踏入惹白鹭生气的深渊前力挽狂澜

再结合一下下一段


“黑鹭……我们基地的预备生都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叫白鹭,是块冰山。而我的存在,大概就是为了融化这块冰山……”


——摩尔本十字基地论坛 “一卢克闲话,见证成长”活动


【其实这段我原先是不知道的,在lof刷到后用其他号询问了@竹琥 太太后通过太太指路得知了出处】




虽然小黑本身性格便是时不时会不太正经,但一定每时每刻都想要哥哥开心。所以尽管有时候看上去啊白鹭单方面地在宠黑鹭,但其实实际上是这兄弟俩在互宠!




3.

“白鹭与黑鹭互看了一眼,瞬间变了脸色”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0.9集合!怪物大盘点(P099)



注意他俩是先看了对方一眼才变得脸色,这里其实完全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见解便能看出赛琳娜已经看穿了谎言,但两人仍习惯性地去询问对方,去依赖对方,同时也能习惯性地去被对方依赖。




4.

“白鹭平静地说:‘这场考试的内容是——你们每个人和自己的怪物与我或者黑鹭考官对战五分钟,坚持到最后的人将获得晋级的资格……’”


“黑鹭则尽职尽责地向周围的考生解释道:‘白鹭手里拿的是怪物卡,用来存放怪物,并且会显示怪物和主人的基本资料。……’”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10.双子兄弟的“刁难”(P100、P101)



同样是面向“考生”这一群体进行介绍,白鹭对黑鹭的称呼为“黑鹭考官”;而黑鹭对白鹭的称呼为“白鹭”。这也体现了这对双生子之间奇妙的性格差异。结合后来公布的双子之间的故事以及发生在幽灵岛的二人重逢的场景,我们可以得出:小黑在小白面前永远只是个小朋友,而白鹭此刻只想让他的小朋友好好享受他多年所憧憬的,梦想中的“未来”。当然,也不会是小黑对小白不够尊重,黑鹭天性外向,此刻表现的正是他对哥哥的亲密




5.

“黑鹭脸更黑了,凶巴巴地喝令道:‘你回家吧!这一关你被淘汰了’

……

‘金刚狼,把他给我丢出去’黑鹭丝毫不把布布路放在眼里

金刚狼纵身一跃,朝布布路飞扑而去

与此同时,场外的白鹭默默地倒转沙漏,开始计时”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12.布布路的全面攻击(P125)



结合上文黑鹭将名单扔掉直接点名这一操作,此时黑鹭似乎真的打算直接淘汰布布路,但是白鹭却在金刚狼发起攻击的那一刻转动了沙漏

结合上文黑鹭并没有拒绝与“十连败”大叔交手我们其实可以看出黑鹭并不会轻易否决任何人,此时虽然黑鹭因为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四不像而耍起了小脾气,但是在交战后仍然认可了布布路

而且小白倒转沙漏前原文中没有加任何转折词,也就是说这可能意味着这种小黑嘴硬然后小白宠弟的情况是日常了!

kswl




6.

“他(尼克尔院长)打量着眼前四个有着强大潜力的孩子,慈爱地说:‘孩子们,这一位才是真的科娜洛考官’”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19.恶魔之子(P187)



此处尼克尔院长称科娜洛为“考官”而不是“导师”,说明此次考试最初所安排的考官中确实包括科娜洛,而双子二人同时负责的两部分分别是怪物果实的孵化和五分钟实战,而两人也确实凭借自身实力和与彼此的默契与配合高效把关




7.

“‘喂,小子,你最好仔细想清楚,以后的路是要和自己孵化出的怪物走下去,还是敞开心胸接受巴巴里金狮?明天测试结束后,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说着,黑鹭把一只怪物果实扔给他”


“意识到白鹭的目光在观察着自己,帝奇从怀里掏出一个怪物果实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怪物大师⑴穿越时空的怪物果实》 13.帝奇的决断 & 19.恶魔之子(P137 & P191)



帝奇交还怪物果实时,由插图(P190)可以看出黑鹭是在场的(可参考本册七十五页插图对比双子的形象)给帝奇怪物果实的是黑鹭,回收怪物果实的却是白鹭。而且当初黑鹭是跟着帝奇到无人小角落才给的,也就是说白鹭当时应该看不到,可见这两个人在没有描写到的地方互动还不少🌝




8.

“黑鹭碰了碰白鹭,挤眉弄眼地说:‘白鹭,你其实刚刚已经准备好要出手帮忙了吧?’

‘难道你不是吗?’白鹭淡淡地回答

‘我一直没发现你竟然是善良的人’黑鹭用故作夸张的口吻说,‘还有科娜洛,刚才在布布路差点被石门压死的时候,你差点哭了吧?女人真是多愁善感啊’

科娜洛没好气地瞪了黑鹭一眼:‘你知道不知道话多的人往往死的快?’”



看看人家科娜洛,别人都在认真看布布路他们,只有你们兄弟俩在互盯?

小黑:看白鹭.JPG

小白:看黑鹭.JPG

科娜洛:认真监考.JPG

尼克尔:思考未来.JPG

林闯

◎鹭行


禁二传二改,禁商用,红心蓝手获得使用权,欢迎返图!

◎鹭行


禁二传二改,禁商用,红心蓝手获得使用权,欢迎返图!

茶叶薄荷糖
啧 背景随便糊了两下 ^q^

背景随便糊了两下

^q^

背景随便糊了两下

^q^

有机白菜(高温灭菌)

I knew you earlier than the world


@默默 拽过来的联动,是狼人白鹭

序尔写文@晗糖晾 ,不知道进度如何咧?


(所谓完成度低是什么?就是这两张一秒回到解放前的画风,P2线稿都比P1成品好⋯好多都还没来得及细化)

I knew you earlier than the world


@默默 拽过来的联动,是狼人白鹭

序尔写文@晗糖晾 ,不知道进度如何咧?


(所谓完成度低是什么?就是这两张一秒回到解放前的画风,P2线稿都比P1成品好⋯好多都还没来得及细化)

欧亚.RAW

#争渡

# Wechat:suouya

# ins:suouya

# Weibo:叫我欧亚就好

# 约片请私信

#争渡

# Wechat:suouya

# ins:suouya

# Weibo:叫我欧亚就好

# 约片请私信

落寞的灰橘子

第十九章 信任

马上去学校了。两个星期才能回来,舍不得。回来码字。。。想死你们啦。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鹭现在极其不友好。

  落落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右腿轻轻搭在左腿上,手肘靠着大腿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像看马戏团表演一般笑的特别开心:“林苼应该没和你说了我是什么人。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那边’的人,

你们这个世界只不过是我们世界的附属品而已。至于为什么会牵扯到你,你自己心知肚明。而林苼嘛……就是个祭品,我看你也有点能耐,不如加入我们当个编外人员,怎么样?你也可以长生不老哟!”

  “林苼是祭品,什么意思?”白鹭先前对...

马上去学校了。两个星期才能回来,舍不得。回来码字。。。想死你们啦。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鹭现在极其不友好。

  落落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右腿轻轻搭在左腿上,手肘靠着大腿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像看马戏团表演一般笑的特别开心:“林苼应该没和你说了我是什么人。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那边’的人,

你们这个世界只不过是我们世界的附属品而已。至于为什么会牵扯到你,你自己心知肚明。而林苼嘛……就是个祭品,我看你也有点能耐,不如加入我们当个编外人员,怎么样?你也可以长生不老哟!”

  “林苼是祭品,什么意思?”白鹭先前对她同情荡然无存。不过……林苼果然不和自己是一个世界的人。心里隐隐失落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你加入我们我就告诉你。反正林苼她不可能告诉你的,这个我敢肯定。”落落坐直,把头发别到肩后。

  “那还是算了,你的话不可信。就算她现在不告诉我自然有她的道理。交换秘密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她现在不完全信任我,我也会等,直到她信任我愿意说出来。”白鹭正在脑海里盘算着如何解决眼前这个女人,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攻击她都不会死。

  “好吧。既然你拒绝了那么就请回吧,仓库你是进不去的。”落落的鞋尖指向白鹭,本人态度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浮,眼里多了几分狠厉。

  “那我也要试试看了,毕竟你个笨蛋还欠我一个答案呢。”白鹭也认真起来。

  “你进步了啊,居然可以破开我的能量。”林苼被绑在十字架上,虽然虚弱,但话音平稳,丝毫听不出来她受了极其严重的伤。

  “那是,五年了不能没有丝毫长进不是吗?我知道你马上就可以痊愈,所以我不能拖拖拉拉。”一个机械声笑着回应。

  “呵,一个懦夫,连声音都要伪装,你是得差到什么地步。”林苼轻视地说。

  “林苼,激将法对五年前的我还要用,现在不行了。这次我可给你准备了大礼。”

  “K,有什么花招就使出来吧,陪你们演了这么久的戏我也累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快点开始,别让白鹭的好戏延时了。”林苼淡淡的说。

  “没想到啊,你不是一向护着他的吗?还敢让他来这里。”

  林苼笑了一下,突然想起白鹭对她说的话。

  “我相信他,在这里他会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黎汐坐在办公室里,正在阅读文件。这时她接到线人消息,纳西死了。“动手了吗?那件事终于要浮出水面了啊,358……

林苼,你还是这么做了,不过我支持你那么,扫尾工作就由我来进行吧。”

  黎汐拿出一只手表,和林苼的那款无异。她把表戴在手上,敲了敲表盘,上面的指针开始缓缓转动。

  倒计时99天。

  林苼被注射了不知名药物,缓缓晕了过去,身体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但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眉头皱的紧紧的。

  “纳德拉,我无悔。”林苼在晕过去的最后时刻喃喃自语了一句。

  白鹭一脚踹开了仓库大门,啧了一声:“哦,进去就会五感尽失,就这?这个笨蛋,看我找到你后怎么收拾你。”淡淡看了一眼里面,径直走了进去,一尾狐蝠在他肩膀上,和它主人一样丝毫不畏惧。

磕粮专用ヽ(‘ ∇‘ )ノ

【双导】无题

@君 约的,很喜欢这个片段又没想好要什么样的结局就只约了个扩写,就是一个片段不算完整的故事

cp向不明显,白黑,黑白好像都能算是ヽ(‘ ∇‘ )ノtag都打一下吧,虽然我磕白黑,尹尹磕黑白


正文


月光如水投下清澈的落影,洁净到几乎能从中窥探他人的梦境.

  

  夜间清凉的风轻而缓地吹拂而过.黑鹭赤脚踏在房间的木质地板上,悄悄打开了近门的纱窗.他深吸一口气,感受夜风的微凉掠过周身,脚踝处似有不易察觉的寒意弥漫至全身.

  

  他惯于在这样的夜里贪凉,待他的兄长睡熟后再悄然从他身旁爬起.

  

  而这种行为却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原因.或...

@君 约的,很喜欢这个片段又没想好要什么样的结局就只约了个扩写,就是一个片段不算完整的故事

cp向不明显,白黑,黑白好像都能算是ヽ(‘ ∇‘ )ノtag都打一下吧,虽然我磕白黑,尹尹磕黑白


正文


月光如水投下清澈的落影,洁净到几乎能从中窥探他人的梦境.

  

  夜间清凉的风轻而缓地吹拂而过.黑鹭赤脚踏在房间的木质地板上,悄悄打开了近门的纱窗.他深吸一口气,感受夜风的微凉掠过周身,脚踝处似有不易察觉的寒意弥漫至全身.

  

  他惯于在这样的夜里贪凉,待他的兄长睡熟后再悄然从他身旁爬起.

  

  而这种行为却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原因.或许只为了夜里温柔而缱绻的月色,又或许只为了某人熟睡时柔软又温和的睡颜.他在贪爱这夜间清凉的同时,亦贪恋着他兄长卸下戒备后仅存不多的柔和来.

  

  那感觉似是长剑归鞘,隐了锋芒,只剩平和.

  

  至此他便两头都不愿放,想也只想不知足地将这莫名其妙的感觉都装进衣袋中,藏进记忆里.

  

  于是他轻手轻脚绕过窗下咯吱作响的地板,抓紧窗框纵身一跃便翻出房间.虽然这番动作本应难免造成一些响动,但十字基地的体能导师自然是懂得落地泄力这类简单技巧的,因此直至落地也到底没能发出半点声响来.

  

  想到这黑鹭便得意地笑了,虽是没出声,但走路的姿势却犹如打了胜仗的大野猫——一摇一摆扭得欢快,恨不能将自己莫须有的尾巴翘上天去.

  

  只可惜他显然并未注意到身后还紧跟着一抹在清冷月光下衬得愈发幽寒的银白.又巧在他近期难得自在,索性连楼梯都懒得爬了,直接顺着隔壁导师的阳台一个借力反身上了楼.

  

  完美.

  

  得手后的黑鹭轻松地呼了口气,懒散地趴在栏杆上吹了会凉风,又自编自唱起了自作的小曲,还用指节轻敲打着拍子,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发觉身旁多了个人.

  

  而这人甚至想都不必去想会是谁.

  

  “你…醒了?”

  

  黑鹭转过身讨好地向白鹭一笑,面上全然没有自己正被人抓包的觉悟.他见他的兄长此刻的脸色尚可,左思右想后这才意识到既然自己横竖躲不过两句骂倒不如干脆迅速向他撒个娇,服个软.

  

  兴许还能讨个好.

  

  倒也如他所愿.白鹭见他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确实没生他的气,但却也没应他的话.甚至于连那三两句本应有的责备也不曾言说,只顾将自己身上披的毯子往他身上一搭,只消两三下就顺势将他裹了个严严实实.不过对方倒似乎没有扫兴的意思,仅是半撑在他身旁的金属围栏上.

  

  似乎相当体贴.

  

  “…”

  

  不过黑鹭可不会这么想.说不害怕定是假的,毕竟他这大哥向来严厉,这举动又惊得本就心里没底的他硬生生抖了一下,甚至于脑中都开始飞快搜索着合理的说辞.

  

  “看来这也不是头次了.”

  

  白鹭又向他移了几步,这才慢悠悠地向他说道.

  

  至此却搞得黑鹭也有些拿不准对方的意思了,待到两人好不容易四目相对,他才再次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许是错想了,但出于尴尬又只得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声是啊又立马再加上一句今晚的星星真多啊.

  

  他似乎忘了今晚没有星星,那么大一轮明月挂着的夜晚本就不可能有星星.

  

  听了他这番话白鹭像是有些好笑,难得收了那张长年板着的面孔,微微弯了一下唇角便算作笑了.

  

  许是这难得的笑容晃花了他的眼,黑鹭别过了脑袋本不敢再看,却又到底经不起诱惑回瞥了一眼.

  

  正巧白鹭微微侧头,一片柔软覆上.纤长的白色睫毛随着闭眼的动作轻柔扫过他的皮肤.

  

  却太过短暂,几乎来不及回味对方就立即退开了.

  

  这一吻一如他本人一般克制、冷静,给人以蜻蜓点水般带着几分温存似的感受,又似乎根本就从未存在过.

  

  再次四目相对时,二人周身就此裹上了这苍银的月色,黑对白,深对浅,赤红对青绿.

  

  是冷冽,也是温柔.

落寞的灰橘子

第十八章 我只是关注你

   “林苼,你是嫌我不够强是吗?”白鹭心缩了一下。

  “没,我只是有私事要处理,就不麻烦你了。”林苼有些慌乱。

  “林苼,虽然我不清楚你到底是谁,但是我相信你。落落话里的那个沈令是你吧。”白鹭笑了一下。

  “?!”林苼猛地抬头。

  “这个真的很好猜。林苼倒过来谐音不就是沈令吗?接下来我就把我猜测的和盘托出,如果让我离开就回答我的疑惑。”白鹭细致的把手帕折起来,一把拉过林苼的手擦拭上面的泪水。

  “林苼你要去仓库,因为落落不是被迫困在这里,而...


   “林苼,你是嫌我不够强是吗?”白鹭心缩了一下。

  “没,我只是有私事要处理,就不麻烦你了。”林苼有些慌乱。

  “林苼,虽然我不清楚你到底是谁,但是我相信你。落落话里的那个沈令是你吧。”白鹭笑了一下。

  “?!”林苼猛地抬头。

  “这个真的很好猜。林苼倒过来谐音不就是沈令吗?接下来我就把我猜测的和盘托出,如果让我离开就回答我的疑惑。”白鹭细致的把手帕折起来,一把拉过林苼的手擦拭上面的泪水。

  “林苼你要去仓库,因为落落不是被迫困在这里,而是在这里等你。你说你的检索系统没有办法找到落落身世,那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你也就是沈令删的,以为根据之前的教学楼事件,林轩很早就去世了,再看你的话和操作的熟练程度我可以确定是你删掉的。退一步说就算不是你删的,落落怎么找到你的,地图哪里来的?”

  “我……”林苼震惊了,想把手抽了回来,白鹭握得很紧,一时间没抽回来。

  “你的记忆和她一样有缺失。你来过这里,对这里有一定熟悉感。在我看见你为咖啡吧的招牌纠结难受的时候我就怀疑你来过。你们两个都有隐瞒,落落话里有一段称她养父为爸爸,得知记忆后来没有很激动,我姑且认为是记忆太痛苦。可就在这里有一个矛盾之处就是这么痛苦的记忆,她在讲述的时候很平静,却对画里的人支支吾吾。”白鹭看着林苼,眼里有些许波动。

  “你从一开始就在防备我是吗?”林苼抿了抿发干的嘴唇,终于把手抽回来。

  “不,不是防备,是在……意……关注你”,白鹭叹了口气,“你认识我,了解我的很多东西,我们两个肯定相识。为什么我没有关于你的记忆,是不是我的记忆也被抹去了。”白鹭临时改口。

  “而你说过你会骗我但不会害我,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对于我丢失记忆这件事你是知情的。或许说,就是你抹去了我的记忆?”白鹭边说边走过来,林苼感到莫名的威压,不断向后退。

  其实他还有推测,林苼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所谓五个最特别的那个是林苼。但他不敢说,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他在害怕吗?害怕这些是真的,害怕……她会……离开吗?

  好奇怪的感觉。

  白鹭看着林苼。

  “这么好奇你不怕我动手对付你吗?”林苼眼眸低垂。

  “我可以理解成你对我的猜测默认了吗?你要动手早动手了。你捅过我的心,我没死就是最大证明。林苼,我不傻。”白鹭直逼林苼,近到伸手就是紧紧拥抱的距离。

  林苼笑了,她后悔带白鹭来了,这个人太聪明,仅凭短短几十天就推测这么多东西,还把自己迷茫的屏障一刀破开,有意思。白鹭啊白鹭,你记忆消失了这个毛病还没变。

当初是因为那里会五感尽失必须依靠白鹭和他的一尾狐蝠。不然还真不能让他来,落落和白鹭都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

  “我后悔了,我不该带你来。”

  白鹭嘴角上扬,像是早就料到一般,低头。

  “你要干嘛?!”林苼大惊,猛地后退,被白鹭一把扣住腰,用鼻尖相对的姿势问:“那你为何三番五次要救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放开,别自作多情,我才不喜欢你……”林苼小脸红透了,向下肘击挣脱束缚。

  “可我还没有说你对我的感情是喜欢啊,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了。之前的都是我诈你的,没想到钓上来更大的鱼。”话音未落,白鹭感觉身后有什么声音。

  “我……小心!”林苼身上绿光流闪,一把拉过白鹭转到身后,像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束黑色的光影径直刺穿林苼心脏。林苼眼睛挣得大大的,满是惊讶。

  怎么可能,这黑影居然可以穿透她的能量防护?

  这时她脚下突然冒出数条黑色藤蔓缠住她,林苼挣扎着把白鹭推开。她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气,无法挣脱藤蔓。慢慢的她的嘴角出现淡淡血迹。白鹭手中匕首一闪,刺向藤蔓,可这些藤蔓如同有生命一般回击,一时间白鹭竟不能靠近林苼。

  随着林苼身上藤蔓越来越多,藤蔓颜色居然由黑转墨绿,林苼皮肤越来越白,她艰难的动了动嘴,却疼的发不出声音。

  白鹭读出她的话:快走!

  下一秒,林苼被拉入身后不远处的仓库。白鹭欲追但是黑影挡在前面。

  “她要死了,不必白费力气。这是对她的惩罚,对她当年犯错的惩罚。”落落不知何时出现在白鹭身后,看着一切,笑笑。

  “是你!你引林苼过来就是为了让她被这些黑影带走,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害她。”白鹭拳头握的很紧。

  “这位先生,你搞错了吧。她恢复我的记忆,我想起她的罪有错吗。这是她自己埋下的祸根,引她来的不是我,是你。如果不是你要追查358她怎么会过来。而且你别把自己想的多高尚,你俩一路货色。林苼的失忆还是因为你呢,谁让她这么作死还来找你倒霉呢?仓库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她,现在你把她再一次带到这里,完成了仓库的目的。它们特许你安全离开,我也可以走了。”落落笑的很开心,甚至还拍了拍手。

  “哦,对了,还有你弟弟黑鹭对吧,现在他正常了,仓库放过他了。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你,当年从幽灵岛活着回来最年轻的一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