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鹿原

35480浏览    603参与
戏谈剧中剧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戏谈剧中剧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戏谈剧中剧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男人又饥又饿,遇上好心地主收留连吃三碗,东家:多吃多干!剧情
社会主义好
白鹿原凤凰嘴 (不知道大家知不...

白鹿原凤凰嘴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个山)

在今陕西白鹿原

白鹿原凤凰嘴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个山)

在今陕西白鹿原

皮卡丘qq

不是所有的爱而不得都会变成恨和怨,兆海从没后悔爱过白灵,他用终身不娶来祭奠爱情,兆海从来都是白鹿原上最纯粹明亮的少年。邓伦也是最善良纯粹的人,所以他爱这个角色。

不是所有的爱而不得都会变成恨和怨,兆海从没后悔爱过白灵,他用终身不娶来祭奠爱情,兆海从来都是白鹿原上最纯粹明亮的少年。邓伦也是最善良纯粹的人,所以他爱这个角色。

大小眼

读《始于极限》:

“人们普遍认为,

男人无论怎么接触‘堕落的女人’,

都不会染上‘堕落’。”


这段话让我想到《白鹿原》中的田小娥,她在数个男人之间辗转,因她是见不得光的“耻辱”,与她有染的男人都连带着被折损了声名。

可男人能够出走去干一番事业,她却只能藏身窑洞等待垂怜。白嘉轩一生挺直腰杆做人,问心无愧,他欣赏信任的长工鹿三,为了家族的荣誉不惜戕害无辜的田小娥,只为赎清儿子黑娃(是他带田小娥来到白鹿原村)犯下的罪孽,让一切回到正轨。

那些男人能够浪子回头逞英雄,田小娥的生命却就此结束,长眠于地下,她从没有想过去弄明白,为何这片大地平等地埋葬所有人,广袤无垠的平原之上唯有她不被接纳。而那些曾以堕落为怀...

“人们普遍认为,

男人无论怎么接触‘堕落的女人’,

都不会染上‘堕落’。”


这段话让我想到《白鹿原》中的田小娥,她在数个男人之间辗转,因她是见不得光的“耻辱”,与她有染的男人都连带着被折损了声名。

可男人能够出走去干一番事业,她却只能藏身窑洞等待垂怜。白嘉轩一生挺直腰杆做人,问心无愧,他欣赏信任的长工鹿三,为了家族的荣誉不惜戕害无辜的田小娥,只为赎清儿子黑娃(是他带田小娥来到白鹿原村)犯下的罪孽,让一切回到正轨。

那些男人能够浪子回头逞英雄,田小娥的生命却就此结束,长眠于地下,她从没有想过去弄明白,为何这片大地平等地埋葬所有人,广袤无垠的平原之上唯有她不被接纳。而那些曾以堕落为怀的人,能够重新开始,将功补过,她的过错又是什么?

电影真探V
《白鹿原》幕后冷知识,花300万拍摄的镜头只用15秒
《白鹿原》幕后冷知识,花300万拍摄的镜头只用15秒
冬藤西蔓Lierre

/白鹿原 · 佳人/

白孝文×田小娥

*友情提示 请戴耳机 谨慎外放

/白鹿原 · 佳人/

白孝文×田小娥

*友情提示 请戴耳机 谨慎外放

乐乐鈴

你怎知,我给她刀,是让她自戕?

既然是刀,人人都可杀。

只是她是个懦夫,不敢杀你,只敢把刀对准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死一千一万,又有何足惜。

你怎知,我给她刀,是让她自戕?

既然是刀,人人都可杀。

只是她是个懦夫,不敢杀你,只敢把刀对准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死一千一万,又有何足惜。

刺歌雀

人往往就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是一种样子,好多人汇聚到一起又完全变成另一种样子。

/陈忠实

人往往就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是一种样子,好多人汇聚到一起又完全变成另一种样子。

/陈忠实

横秋
一抬眼就变成了鹿子霖 救命他是...

一抬眼就变成了鹿子霖

救命他是怎么做到瞬间入戏的,好绝

一抬眼就变成了鹿子霖

救命他是怎么做到瞬间入戏的,好绝

小娇是个大高个
白鹿原的油泼面吃一次就忘不了,油泼辣子真是绝了
白鹿原的油泼面吃一次就忘不了,油泼辣子真是绝了
刻舟求剑

无星之夜

*假如鹿兆海上战场前,偶然得知了白灵的死讯


----------------------------------------------------------------------------


鹿兆海只身穿行在小巷中。西安城已经入夜,夜幕覆盖古老的街巷,仰头不见半点星光。他快速穿过狭窄而曲折的巷道,踏上一条装着路灯、铺设有青砖的开阔大路。暗沉的黄光在灯箱里闪,扩散,罗嗦巷的宅门富丽而厚实的轮廓隐约可见。


他不常到这里来,这是第三次。第一次来时,他还念着书。挑了一个晴好的天气,他和白灵相约在西安城里闲逛,从城市另一边的学堂一路走到这里。白灵对于一切新生的事物都怀有莫大的好奇......

*假如鹿兆海上战场前,偶然得知了白灵的死讯


----------------------------------------------------------------------------


鹿兆海只身穿行在小巷中。西安城已经入夜,夜幕覆盖古老的街巷,仰头不见半点星光。他快速穿过狭窄而曲折的巷道,踏上一条装着路灯、铺设有青砖的开阔大路。暗沉的黄光在灯箱里闪,扩散,罗嗦巷的宅门富丽而厚实的轮廓隐约可见。


他不常到这里来,这是第三次。第一次来时,他还念着书。挑了一个晴好的天气,他和白灵相约在西安城里闲逛,从城市另一边的学堂一路走到这里。白灵对于一切新生的事物都怀有莫大的好奇心,她一路走着,一路看着,笑盈盈地,把那些杂货铺子、面食摊子,一一指给鹿兆海看。她很快就不满足于和兆海并肩慢慢走了,“我先去前面看看,你一会儿来追我吧!”她一闪身,轻巧地越过了他,朝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跑去,鹿兆海记得那天她还穿着雪青色的女学生服,绸缎子在太阳下粼粼闪光,轮廓模糊看不真切,唯一片浮动的蓝色明净逼人,好像她摘了一片天穿在身上,随时都会飞走。十七岁的少年,却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心慌,他伸出手去想拉住她,白灵却被他着急的样子逗笑了,“我很快就回来!”她扬起弯弯的眉,对着鹿兆海一笑,转身没入人群。


白灵,


白灵……


他感到一股悲凉覆上心来。


 


他实际上并不能断定他的共//产党兄弟一定还在罗嗦巷,这次动身纯粹是愤怒和焦灼的结果。 现在他已站在罗嗦巷四十三号深锁的宅门前,清凌凌的月光从墙头落下来,照在他的脸上。他不再犹豫,拍了拍手,瞟了一眼墙根底下的土袋,一个助跑跃上墙头,翻过围墙,大步流星,直奔后屋。后屋的房门虚掩着,他踟蹰片刻,最终放弃叩门,径直推开了它。


正厅中央设有一张雕花木桌,两张太师椅分列其侧,其中一张里坐着一个老太,她斜靠在椅背养神,手扶一只细烟枪,听见门开,却不起身,一句淡淡的揶揄随着烟圈吐出来:“舍得出来了?”


她没有收到回答。老太霍然睁开眼睛,面对陌生的国军军官她挑了挑眉毛,迅速地直起身子,眼神凌厉不似寻常老妇。几秒之后她合上眼睛重新靠上椅背。


“你是他兄弟。”她用笃定的语气判断道。“找他什么事?”她支起手中的烟斗,在桌沿上敲了敲,烟灰纷纷下落,“还是什么时候开始,国民革/小/命军也干起特务的活了?


“魏太太,您不该这样侮辱革//命军人,”鹿兆海生硬地说,“三天之后,我们的部队就要开拨上前线了,我是来道别的。”他低下头,将配枪从腰间解下来,将它恭敬地放置在雕花桌上。做完这一切,他仰头迎接老太的审视


“他在东厢房里,是吗?”


一种晦暗难名的神色在老太的脸上浮现。那是一种怜悯与赞许兼备的悲哀神色。鹿兆海在等着她的评价,然而她沉默良久,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去吧,他在里面。”


鹿兆海向她微微颔首,走向东厢房。然而临到门前,他忽然提高声音道:“抗击倭寇,为国出征,庇佑关中父老,收复祖国河山,这是晚辈希望也将要做的事情,我相信这也是魏绍旭老先生希望做的事情。”他顿了顿,  


“我无意冒犯,但我认为,您在共党身上,寄予了太多美好的,失真的幻想。”


他说这话时有意靠近了门扉,刻意要让房里的人听到。屋内乒乒乓乓收拾物什的声音骤然一顿,接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来,而后沉闷的乒乒乓乓继续,却没有来地显示出一种粘滞。鹿兆海站在门口,等到响动完全停止后,他握住门把手。在这一瞬间白灵的影子又闪出来,她穿着稍显花哨的旗袍,从东厢房里走出,腹部隆起一条优美的曲线。他心中再次抽痛起来,不得不用推门打断了这一段悲哀的回忆。


东厢房和他第二次来到罗嗦巷时一样,靠墙的楠木四脚床,灰格棉布床罩,两个荷叶边的枕头,两只雕花床头柜,其中一个上孤单地立着一只花瓶,没有插花,另一只床头柜却空无一物。顶灯未开,只书桌上的一盏台灯亮着,灯光弥散,在昏黄的光线的边缘,他看到一个着深色长衫的身影正跪在床边,正在收拾碎裂的花瓶。在开门的瞬间,鹿兆海敏锐地捕捉到了他那一瞬间的颤抖。


兆海倚门而立,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动作,他匆匆将碎瓷片扫入床头柜底,而后抓住床柱,缓缓支起身子,又匆匆拍打几下长衫,把袖子从手肘处捋下。他终于侧过脸来,一张与四年前相差无几的俊秀面容出露在灯光里,却又在与兆海蜻蜓点水般地对视一眼后匆匆转回去。他侧身走向书桌,边走边说起话来,语调里带有一种刻意的轻快与亲昵:


“你来也不先说一声,哥正收东西呢,给你吓了一跳,把花瓶都打碎了,哈哈——”他搓着手,余光瞥见鹿兆海皱起眉头,抽了抽鼻子,又急促地背过身转向窗户:“这屋子里烟味有点熏了,我开窗透透气——”


“鹿兆鹏,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


一声脆响,窗利落地张开,冷风灌进来,他看见鹿兆鹏的身形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冷风还是他的话语。


“我有事问你,你看着我说话。”


“行,“鹿兆鹏应声转回,却又很快地垂下头,在长衫衣袋里摸索着什么,半响,他掏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将它紧紧夹在指尖,他开口:


“你想问什么?”


鹿兆海深吸一口气,问道:“白灵呢?”


“在根/据地。”


“哪一个?“


“都有可能。“


“她在做什么?”


“文艺工作。”


鹿兆海嗤笑一声:“贵党的保密工作真是滴水不漏啊。”


鹿兆鹏似乎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平复下来,他忽略掉兆海话语里的嘲讽意味,平静地回答:“我和根据/地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也弄不清她的具体工作。”


“你弄不清?她和你好了,怀上你的娃了,你拍拍手就把她一个人丢根据/地去了?她出事了怎么办?”


“我认为白灵有能力照顾自己,何况……”鹿兆鹏停顿了一下,“根据/地不会有事。”


他擦亮一小根火柴,点燃手指间的烟,送到嘴边,灰白的烟雾从唇边涌出来,四下弥散。他躲在烟雾后面观察兆海,兆海已抽出圆桌边的一只雕花凳坐定,伸手打开了桌上的煤油灯,一言不发,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过来,那眼睛像两潭幽深的黑色池水,笼着他不曾在自家兄弟眼里读到过的冷气。他努力让自己抽烟的动作显得镇定自然。


“好,”鹿兆海站起来,雕花凳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他一步一步逼近窗边,灯光照射下,他的脸因为愤怒显得有些扭曲,一种嘲弄的神色慢慢在脸上浮现。


“鹿政/委说得这么笃定,倒像是我多虑了。”他靠在书桌侧,又伸出一只胳膊抓住窗沿,将鹿兆鹏圈在书桌与窗台的狭小夹角里,“只是我军最近接收了一小撮贵党的逃兵,他们为了脱罪,咬出了一些事情……”


“南梁根据地,发生了内斗,清洗的目标是西安来的党员。这事你知晓吗?”


“我没从他们那儿收到消……”


“扯谎。”


“我没……”


“你刚刚还说你和根据地没有直接联系。”


鹿兆鹏垂下眼睛,他别过脸去不作回答,灯光直射他的半边脸颊,削出他的轮廓,他嘴唇紧抿,宛如一尊石像。半响,他再次抬起手臂把烟送向嘴角,鹿兆海勃然大怒,他劈手夺下兆鹏指间的烟狠狠地砸向窗外。


“你看着我说话!” 他扳过鹿兆鹏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他盯住那双鹿家人共有的深眼睛,一字一顿,问:


“她死了,是不是?”


鹿兆鹏张了张口,却仍然没有说话。在兆海的瞪视下他缓缓地合上眼睛,细密的睫毛之下,两行眼泪滚落。鹿兆海的脑子“嗡”了一下,心本如烈火焚烧,霎时间一阵冰凉。他松开对方的下巴,踉跄两步,扶住桌沿,捂住自己的嘴想痛哭一场,却只觉眼眶发热,一滴泪也流不出。他缓慢地躬下身去捂住自己的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消化着这一事实。


白灵死了,死了,不在了。


一声悲鸣从他的喉咙深处涌出,他终于抱头痛哭起来,那哭声喑哑低沉宛如困兽嘶鸣。



快乐冷圈婆娘

对白鹿原中关键人物的分析

  

本人只是一枚不谙世事的学生党,分析可能不是很全面,也不够透彻,欢迎大佬在评论区补充讨论。

田小娥:她是一个在男权旧社会压迫下迫不得已淫荡的女子,她最初嫁给一个武举人充当小妾,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厌倦了这一切,在结识了黑娃之后,大胆热辣地与黑娃暧昧,追求自己的爱情,却因为自己曾当过小妾而被白鹿村人当做烂女人,荡妇,她却不管不顾村人的眼光,走自己的道路,在黑娃因革命而被悬赏之后,被迫与鹿子霖发生关系,并在鹿子霖的指挥下勾引白孝文,最终被黑娃的父亲杀害,镇于塔下。

田小娥是在男权社会下千千万万命不由己的少女之一,她追求爱情,却被人们骂做荡妇,她在男人的挟持下身不由己地做了坏事,人们却觉得......

  

本人只是一枚不谙世事的学生党,分析可能不是很全面,也不够透彻,欢迎大佬在评论区补充讨论。

田小娥:她是一个在男权旧社会压迫下迫不得已淫荡的女子,她最初嫁给一个武举人充当小妾,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厌倦了这一切,在结识了黑娃之后,大胆热辣地与黑娃暧昧,追求自己的爱情,却因为自己曾当过小妾而被白鹿村人当做烂女人,荡妇,她却不管不顾村人的眼光,走自己的道路,在黑娃因革命而被悬赏之后,被迫与鹿子霖发生关系,并在鹿子霖的指挥下勾引白孝文,最终被黑娃的父亲杀害,镇于塔下。

田小娥是在男权社会下千千万万命不由己的少女之一,她追求爱情,却被人们骂做荡妇,她在男人的挟持下身不由己地做了坏事,人们却觉得是她导致男人变坏,她是苏妲己一般的“妖妃”角色,也留下了“妖妃”般的骂名,但昏庸的是男人,却为何要他身后的女人来背锅呢?她只是追求着平等的爱和自由。仅仅是因为逃脱了男性的控制,追求平等的权利,就认为是毒妇妖妇,生活凄惨,她是一个身不由己,向往自由却无力反抗的女性。

再比如说在她死后,她因为自己冤屈而报复众人,这时众人屈服于她的力量,纵使这时候她真正的做得不对,却让众人跪拜,这就是强大的力量使得她可以追求平等和清白。

黑娃:幼时是敦实淳朴的庄稼人,长大后出去谋生结识了婀娜多姿的田小娥,坠入爱河,不顾父亲的阻拦与田小娥在了一起,这“离经叛道”的事使他和众人脱了关系,后来奋起和鹿兆鹏闹革命,走投无路之时入了匪帮,被国民党招安之后,共产党攻陷国民党,他起义解放当地还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人民,功劳却被白孝文抢去,还被白孝文陷害惨死。

黑娃没有后台,没有财富,只凭借一双手挣得体面,是一代朴实农民的代表,一些“黑娃“并不理解高深的理念,而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发起革命,最终理解了革命高尚的理想,例如说黑娃就是为了使田小娥不受欺压,自己的干粮不被夺走才加入起义,最终也成为了理想崇高的革命先烈,一些“黑娃”在乱世迫不得已烧杀抢掠以谋求生路,最终在共党的陶薰下找回了自己的农民品质,学为好人。这正对应着黑娃加入匪帮之后弃暗投明。

黑娃充满了反叛精神和朴实品质,尤其在后期几乎成了一个完美的角色,却被自己的“好兄弟”白孝文害死,更让人叹息。

PS:我认为黑娃对白嘉轩说,你的腰太直了,意味太过无私冷血,不通人情,所以他从小到大一直厌恶着,所以最后他儒雅博学时,想起自己曾今的言语才觉得荒谬。

白灵:白灵是白家的独女,自幼颇受父亲宠爱,甚至由着她在“无才便是德”的年代里上了几年学,不裹足,在书院里,她显示出了非凡的才华,却在读书后被迫锁在家里待字闺中,白灵便逃出家门继续求学,正值国共两党合作,她接受到了新的思潮,与私定终身的爱人鹿兆海通过抛硬币的方式决定了两人入党派系,在国共合作破裂后,她看不惯国民党的草菅人命毅然加入共党,因为和爱人的分歧关系破裂,在和鹿兆鹏的“假扮夫妻”任务中假戏真做,摩擦出爱火,在诞下一子后,继续为革命奋斗,却被冤枉成特务,活埋。

白灵是千年难见的才女,敢于只身反抗不平等权利的烈女子,她有儿女柔情,但胸中也奔腾着千军万马,她从不屈服于命运,是在压迫中难得的灵动女子,敢爱敢恨,敢想敢拼,她在困苦的日子里潇潇洒洒,是令人尊重的革命先烈。

鹿兆海在读书之后加入共产党,后退共入国,在与白灵分手后依然爱慕白灵,表示非她不娶,却最终娶了一个模样像白灵的人,他在抗日之中立下功劳,却在撤回剿共中被共产党击杀。(或在抗日中战死)

鹿兆海是一个充斥着理想的热血青年,国民党中真正的军人,一个痴情好男人,但最终非她不娶的食言,多半暗示着理想主义者的泯灭,也代表着白鹿原的故事绝非童话,而是赤裸裸的现实,那些年少时的豪言壮语,多多少少总会抛在脑后,这就是生活。

鹿兆鹏在被包办婚姻时浑身抗拒,却被迫与新娘同房,新婚夜之后远走他乡,无论父亲百般要求都再也不回,因此,父亲恼羞成怒与他断绝关系,他是首个在白鹿原诞生的共党,成熟老练,是白灵的思想导师,再后来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最后是恩爱的夫妻,参与共党之后,他一直奋斗在前线,从未回来,最后也不知死活。

他和鹿兆海一样,都是一个真正的军人,爱国者,满怀抱负的新青年。但他可以说是为了革命,家都不要的那种,更加极端,更加无情。

白孝文在成年后成为年轻的族长,黄赌毒丁点不沾,是村中的模范人物,在被田小娥勾引之后,愧于颜面和心虚,在房事中次次不举,在被父亲发现自己与田小娥偷情后,被当众处罚,逐出家门,撤销族长一职,这时却心安理得地和田小娥相处起来,在饥荒时期,田小娥诱引他抽鸦片,他变卖家产抽鸦片,最后一文不剩,他的妻子被活生生饿死,他沦落到要饭的地步,在抢食中被鹿子霖看到,扶持了一把,从此平步青云,在最后国民党打败仗后,黑娃组织起义,他加入起义军,但在共产党统治之后,他隐藏黑娃的功劳,宣扬是自己起义,且暗地里关押黑娃,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了他。

从一开始到故事结束,他都是彻头彻脑的伪君子,他是靠人们的风评存活的人物,父亲告诉他,好的族长要谦卑温和,于是他就去做,人们都觉得他谦卑温和,于是他做得更加起劲,而田小娥和他的故事撕破了他的伪装,人们说他是一个烂人,伪君子,于是他自轻自贱,就觉得自己是个烂人,伪君子,于是他就成了烂人,伪君子。

一开始,他还没有接触到男女之情,他甚至洞房花烛夜都在秉烛夜读,而在初试云雨之后,他就染上了色瘾,这证明他骨子里就存在着后天家教也就不回来的卑劣性,或者说,他的性,本就恶。家教就是一层白雪,掩盖了乌黑的土壤,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一层土壤,但只要有心人轻轻抹开那层雪,乌黑的本性就暴露出来。

白嘉轩

白嘉轩和鹿子霖的故事太长,就不赘述了,否则篇幅可以另

白嘉轩是典型的封建家长,“儒学”君子,他决定了他儿子们的命运——他让儿子们不再读书,指着“耕读传家”让他们安分守己,这使儿子们失去了接受新思想的机会,只能像他一样,念着三纲五常,乖乖地当一个族长,至于国事只高高挂起。

他作为族长,威严果断,却在政治和思想方面迂腐,目光短浅,秉持着封建古代的人生观念过日子,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子无才便是德”,“男尊女卑”伤害了女儿白灵,黑娃和田小娥。他视脸面比生命还重要,任何辱其脸面的事都让他恼怒万分,因此他赶走白孝文,他对人宽容大度,像营救浪子回头的黑娃,把鹿子霖努力从监狱捞出来。

鹿子霖

鹿子霖不能单单说他好,或者坏。

一方面,他好色,老奸巨猾,趋炎附势,是妥妥的反派角色,一方面,他对孩子关照有加,给每一个私生子一个家(?),但无论如何,最终落得的下场,对他来讲,刚刚合适。

  最后,白灵😭没有你我该怎么活😭白灵我的白灵😭

  鹿兆海😭我的纯爱战神😭我的大帅哥😭

娘子讲电影
19岁单亲妈妈为了救孩子的命,把自己典当给了暴发户,伟大的母
19岁单亲妈妈为了救孩子的命,把自己典当给了暴发户,伟大的母
陈苏苏在此

  得知妈妈去世之后的小哭包孝武🥺妈妈没了孝武就成小哭包了🥺

  得知妈妈去世之后的小哭包孝武🥺妈妈没了孝武就成小哭包了🥺

镜湖
白嘉轩院里的荷花

白嘉轩院里的荷花

白嘉轩院里的荷花

唯穷流变
【约稿】 白灵朗声笑了:“你想...

【约稿】

白灵朗声笑了:“你想证明你是个君子啊!其实卑鄙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有一点卑鄙也可以原谅,只是不要太多。”

【约稿】

白灵朗声笑了:“你想证明你是个君子啊!其实卑鄙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有一点卑鄙也可以原谅,只是不要太多。”

明星爆料客
白鹿原来也有可爱的一面
白鹿原来也有可爱的一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