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百夜米迦尔

59.8万浏览    5358参与
一团球子

  嘤嘤嘤,除了好看,我找不出任何共同点(伤心)

      

  嘤嘤嘤,除了好看,我找不出任何共同点(伤心)

啡琳

【费米】下班后的新花样

*短打,淡网时期所以不会写太多

*费里德和米迦尔是情人关系

*现代世界观

——————正文——————

临近下班,米迦尔收到了费里德的消息:

【今天换个位置吧,想玩儿点新的。】

【下班后到咖啡店来,我等你。】

米迦尔打字回复:

『嗯,好的。』

到了下班的时间,米迦尔戴上围巾,不慌不忙地走到咖啡店里,扫视了一圈,发现费里德正坐在角落的单人座位。费里德也看到了他,朝他招了招手向他的方向走来。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费里德自然地揽过米迦尔的肩膀向外走去。视线经过米迦尔的围巾时,他在心里笑了笑,仿佛已经透过围巾看到自己前些天在米迦尔脖子上留下的印记。

两人七弯八绕,最后走进一处......

*短打,淡网时期所以不会写太多

*费里德和米迦尔是情人关系

*现代世界观

——————正文——————

临近下班,米迦尔收到了费里德的消息:

【今天换个位置吧,想玩儿点新的。】

【下班后到咖啡店来,我等你。】

米迦尔打字回复:

『嗯,好的。』

到了下班的时间,米迦尔戴上围巾,不慌不忙地走到咖啡店里,扫视了一圈,发现费里德正坐在角落的单人座位。费里德也看到了他,朝他招了招手向他的方向走来。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费里德自然地揽过米迦尔的肩膀向外走去。视线经过米迦尔的围巾时,他在心里笑了笑,仿佛已经透过围巾看到自己前些天在米迦尔脖子上留下的印记。

两人七弯八绕,最后走进一处巷子内的饭馆。撩开布帘,招待员将他们领进二楼的包间,并表示预订的餐食很快就能呈上。

等到招待员把包间的门关上,费里德便摘下米迦尔的围巾。他先蹭了蹭米迦尔的耳朵,又把头埋入对方的颈窝,加深了自己前些天留下的印记。

他拍了拍米迦尔的臀部:“把外套脱了,这里开了暖气。”

米迦尔顺从地照做,等他转过身将外套挂在墙壁的钩子上时,费里德便从身后两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拉入自己的怀中,又顺势亲了亲米迦尔的脸颊。

米迦尔被这一连串动作撩拨得心神荡漾,他喘了喘气,嗓音低哑:“你今天兴致似乎不错。”

“可不是。”费里德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掌隔着毛衣抚摸米迦尔的小腹,“这家店是我最近才发现的,隔音很棒,而且每个包间都有浴室……我们还从来没在外面试过呢。”

这时,招待员敲响了包间的门:“先生,我来为您上菜。”

米迦尔轻轻挣开费里德的怀抱。费里德也不去逗他,等招待员将全部的菜摆上桌后,费里德便将包间上锁。

“好了米迦……把衣服脱掉然后躺下来吧。”费里德端起桌上的沙拉,从里面拿了一颗小番茄,“我会用这些食物来布置你的身体——”

他坏心眼地笑了笑:“今天我们有很多时间来享受前戏。”

米迦尔霎时红透了脸,随后解开了扣子。  

熵嫣

我的『拯救者』啊 章1

是一个特别脏的连载cece,双不洁慎入,以及有剧情,就是挺隐晦的(?

是有部分道具的应用啦

/

米迦尔第一次见到优一郎的时候,他带着光踩入他肮脏的世界。

或许也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优一郎的脸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

优一郎靠近他,居高临下睨着他满是青//紫shou印wen//痕的伤痕累累的躯体,皱眉,然后为他覆盖上了一层灰白色的亚麻布披风。

“你现在归我了。”

后续进群426681269

只在群里有w就是目前麻烦一下各位啦

我一般不管私信所以到时候一定弄一个停车场

是一个特别脏的连载cece,双不洁慎入,以及有剧情,就是挺隐晦的(?

是有部分道具的应用啦

/

米迦尔第一次见到优一郎的时候,他带着光踩入他肮脏的世界。

或许也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优一郎的脸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

优一郎靠近他,居高临下睨着他满是青//紫shou印wen//痕的伤痕累累的躯体,皱眉,然后为他覆盖上了一层灰白色的亚麻布披风。

“你现在归我了。”

后续进群426681269

只在群里有w就是目前麻烦一下各位啦

我一般不管私信所以到时候一定弄一个停车场

昆.AA

米伽中心向 堕落的天使

 对米伽的内心倾诉,不管多少次刷到你的视频,还是可以回到当初那个内心的悸动,米伽真的令人心疼,他只不过是想要一个陪伴罢了…

  

   都说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之一,但我一定是你的第一……

百夜米迦尔,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少年?


金色的有些凌乱的头发,宝石蓝一般的眼睛,不过后来变成的深红色,多么俊美的一个少年啊,16岁,他承担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一切…


幼时被自己无知的父母虐待,直接被父母亲手从高速上扔下…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在他面前出了车祸,这个男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一直生活在囚牢中…


后来啊,他被送到了孤儿院,他认为自己有了家人,有了生活的希望,他对齐藤的印象很是不错......

 对米伽的内心倾诉,不管多少次刷到你的视频,还是可以回到当初那个内心的悸动,米伽真的令人心疼,他只不过是想要一个陪伴罢了…

  

   都说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之一,但我一定是你的第一……

百夜米迦尔,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少年?


金色的有些凌乱的头发,宝石蓝一般的眼睛,不过后来变成的深红色,多么俊美的一个少年啊,16岁,他承担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一切…


幼时被自己无知的父母虐待,直接被父母亲手从高速上扔下…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在他面前出了车祸,这个男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一直生活在囚牢中…


后来啊,他被送到了孤儿院,他认为自己有了家人,有了生活的希望,他对齐藤的印象很是不错,他还会带自己去买吃的…殊不知他们只是别人可怜的实验体,或许,从一出生就是…


他年龄最大,承担起了保护家人的角色,他一直很坚强,默默地照顾着他的家人,后来,他遇见了优,这个一直羁绊着他后半生的人…


一切都被那场病毒打破…


但是幸运的是,他的家人依旧在他身边,他认为这样也很幸福,他会主动去被费里德吸食鲜血,来换取食物,为了他的家人…


当尖锐的牙齿刺入自己的脖子里时,他疼的想哭,不过他没有,为了他的家人,他都忍了下来…


为了小优的一句,想和家人出去看看,他不顾生命危险偷来了手枪和地图,但他终究是个孩子啊,怎么斗得过那些吸血鬼…


他激动地带着他的家人逃跑,没想到等待他的是他这辈子最无法忘记的痛…


一个,一个,血泊,哭喊,吸食,血液…呈现在这少年面前,他茫然,错愕,痛苦…


在最后只剩下他和优的时候,他毅然夺下优的枪,奔向费里德,手臂被生生地砍下,那是什么样的剧痛啊…


他哭喊着向优,让他逃跑,看着优逃跑的背影,他松了一口气,他在等待,等待死亡的到来…


但是,克鲁鲁救了他,从此,他开始了煎熬的时光,对于吸血的渴望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加浓烈…


那种不吸血的痛苦更是令人折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为了优,这个他唯一的家人,每当他眺望远方,那无尽的黑暗,他总是想起优,他的信仰,他的光……


终于,他看见了他牵挂的男孩,没想到的是,他刺了他一剑,还是那种熟悉的痛,不过巨大的喜悦使他忘记了那种感觉,他只是看着那个男孩…


当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带他走…”


不过优并没有,看起来优有了自己的同伴,他心里有些怅然,自己,这四年来,一直想的都是优,他没有个任何一个吸血鬼有过太亲密的交集…


即使有示好的,他都会不理不睬,哦,除了克鲁鲁,他对她还是有些崇敬的。


后来,他为了不让变异的优感到自责,替那个女孩挡了一剑,已经两剑了啊,即使是吸血鬼也是撑不住的,最后他被带走…


醒来后,留下了眼泪…


他想起优对他说过的话,是啊,他只是一个,丑陋的鬼…


从那以后,他更加地想,想有机会去找到优…


名古屋时,他终于和优团聚,却也吸食了优的血,成为真正的吸血鬼,宝石蓝的眼睛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那深邃的红…


渐渐地,随着优的开导,他开始接受了优的那些朋友,他又重新感受到那种家人的感觉,不过令他提防的就是红莲…


果然,红莲被鬼附身,他和优被追击,但是他们能有多强大呢,在最后一刻,他腰斩了自己,企图打到红莲,这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


他撑不住了,看着优泪流满面,他心里也很是难受,他想说话,却说不出,看来,自己在优的心里还是很高的,自己熬过了16年,终于见到了他,而且为他牺牲,值得…


他花光自己所有的力气,笑着对优说,“优,我最喜欢你了”英文“I  love you~”这算是最后的表白吗,他不懂……


已经极限了,自己可能就这样了吧,再见,优…


都说你是我的唯一,我只是你的之一,但我一定是你的第一…


百夜米迦尔,这16年,一半心里都是住这优的…


坠落的天使吗?


他是午夜晨昏的微光,他是泥沼中深陷的天使,但愿有一天,那个温暖的少年可以灿烂地笑着,一如既往……




待ってろよ、俺の白兎
单行本29封面,是东京塔约会的...

单行本29封面,是东京塔约会的小情侣!

单行本29封面,是东京塔约会的小情侣!

璃陌千惑
啊啊啊啊!不愧是小天使,好可爱...

啊啊啊啊!不愧是小天使,好可爱

呜呜呜呜π_π

我没画好,好伤心

啊啊啊啊!不愧是小天使,好可爱

呜呜呜呜π_π

我没画好,好伤心

土豆棒棒泥
  十个位子怎么可能够啊🤤?...

  十个位子怎么可能够啊🤤🤤🤤

  十个位子怎么可能够啊🤤🤤🤤

chuuya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

日常发疯

                           太宰,中也,善宝,月读,...



                           太宰,中也,善宝,月读,

                           雨总,快斗,卡尔,米迦,

━━━━━┒   巴卫没有你们 我怎么活

┓┏┓┏┓|    啊!!!

┛┗┛┗┛┃\😭/     

┓┏┓┏┓┃ /  

┛┗┛┗┛┃ノ)  

┓┏┓┏┓┃  

┛┗┛┗┛┃   

┓┏┓┏┓┃   

┛┗┛┗┛┃   

┓┏┓┏┓┃   

┛┗┛┗┛┃   

┓┏┓┏┓┃   

┃┃┃┃┃┃   

┻┻┻┻┻┻

HR_

米优没有好文章

米优没有好看的文,不服来辩


米优没有好看的文,不服来辩

熵嫣

臆想

「You never go away.」

/

“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百夜米迦尔。”

米迦尔身穿白大褂,温柔的嗓音如同昆山陈玉撞进优一郎的心底。

“滚。”

百夜优一郎,全院最难搞的病人,各种奇葩症状在他身上得到了大汇总,所以说——没几个医生敢接优一郎这个神奇的病人。

米迦尔翻开档案资料,轻轻念出症状:“百夜优一郎,男,重度臆想症及轻度抑/郁,性格稍狂躁……

“嗯……资料里写你有轻微的幻觉,你会看见什么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吗?优?”

“不要叫我这么亲密。”

“嘛,那就小优吧。”

“喂!”

“那么小优,你会看见么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吗?”......

「You never go away.」

/

“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百夜米迦尔。”

米迦尔身穿白大褂,温柔的嗓音如同昆山陈玉撞进优一郎的心底。

“滚。”

百夜优一郎,全院最难搞的病人,各种奇葩症状在他身上得到了大汇总,所以说——没几个医生敢接优一郎这个神奇的病人。

米迦尔翻开档案资料,轻轻念出症状:“百夜优一郎,男,重度臆想症及轻度抑/郁,性格稍狂躁……

“嗯……资料里写你有轻微的幻觉,你会看见什么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吗?优?”

“不要叫我这么亲密。”

“嘛,那就小优吧。”

“喂!”

“那么小优,你会看见么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吗?”

“……会,但是看不清楚……”

优一郎会看见很多奇怪的东西。

每次看到这些东西他的心情都会莫名烦躁、不安,甚至会用疼痛来解决这种烦躁不安的感觉。

他看见的有“金色的号角”“全身猩红的怪物”“奇形怪状的人类身体”“全部是钢管玻璃管的实验室”……

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他自己搂着一个金发的少年,那个少年半个身体都割裂开来,从腰腹部一刀斜切过去,伤口狰狞可怖。

他会不安,不会烦躁。

那个场景不会让他烦躁,但是迎面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悲伤与不安,他在难过。

“你能详细描述一下这个场景吗?小优。”

“我记不清。”

“为什么?资料写你虽然失忆了到现在还未恢复,但是你的记忆力很好,且令人羡慕。”

“我记不清……!

“我想不起来!我记不清!!滚啊!!!离我远点!!”

米迦尔叹气,轻轻松松环住了患者的肩,温柔的嗓音叹息着抚慰激动的病人,柔软的雪白的指尖轻轻抚摸过后背,温声劝着:“不要暴躁啊,小优。这样对治疗不好的……”

“……嗯。”

优一郎感受着身后的触感,很轻很轻,像是幻觉一样,冰冷而又虚幻。

很奇怪的,米迦尔靠近优一郎的时候,优一郎会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性格,尽可能不那么带有敌意地看着米迦尔为他的身体状况忙前忙后,然后和平日一样问他身体症状的问题。

他很温柔地笑着和他说话。

那种温柔让优一郎一点都不会难受,他觉得是温暖的,宁静的。

“米迦……”

“嗯?怎么了小优?”

“没什么,就是叫叫你。”

他会去确认这一抹温柔的存在。

米迦尔让优一郎有一股熟悉感。

丢失的记忆唯剩下一些零星碎片,在将近二十年的人生中显得格外空荡。

偶然,优一郎会想起几句模糊的话语。

那是一个面容已经模糊,连声音都听得不太真切的孩子的话。

“我叫……孤儿院的孩子……是一家人……

“呐,……不要……忘……我们是一家人……

“走啊——!”

什么都听不清,记不起,唯独这一句撕心裂肺的嘶喊跨越的不知道多久的时光依旧响彻他的耳畔。

他听见的声音很模糊,和记忆长河中那个模糊的稚嫩童音不同,这是一个少年,像是长大后的那个孩子。

“跟我一起……吧。

“后面……都……

“难道……让我因为你……变成……吗?!

“我现在……

“我会保护小优的。”

很清晰的,是个少年清脆悦耳的声音,坚定的话语依旧让优一郎记得清清楚楚,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任何事情。

那个少年,那个孩子的面容模糊,仅有的记忆只有如此模糊的一个影子。

米迦尔让优一郎想起了以前的人生,尽管只有一点零星的碎片,仍然是安静的、毫无波澜的记忆,但是却有了一个理由。

为什么要治疗的理由。

优一郎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旁边的点滴瓶里晃动着清水,这是其它医师进来换的挂瓶,米迦尔当时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眼眸微微闭上,长长的睫羽颤动着,呼吸清浅,声音小小的,像是害怕打扰到优一郎休息。

“小优?”

刚睡醒的少年揉揉眼睛,看着从病床上坐起的优一郎,然后翻开下一页医院检查资料。

“啊小优,你的轻度抑/郁已经好了呢,最近你真的变得更好玩了嘛。”

米迦尔轻松地笑道。

优一郎瞬间脸红了起来。

“不要开玩笑了米迦。”

“嗯嗯~”

那个身穿白大褂的少年看着很是年轻,很多时候会让优一郎忘记他是一个医师。

“米迦,你治疗过几个病人啊?”

“其实小优是我的第一个病人哦,我也只会治疗小优一个人啊。”

“为什么?明明你很会治疗人啊。”

“因为小优比较蠢呀。”

“米迦!”

“开玩笑的啦小优。”

医师温柔地看着夕阳,然后拉过一旁的优一郎,在耳边轻轻地对他说:“因为我很喜欢小优啊。”

“欸?”

“因为——我——很喜欢小优——”

米迦尔拖着长音喊道,安静的天边回荡着这句话,然后毫无保留传进优一郎的双耳,让他的脸宛如被火烧了一样,全都是通红的。

“小优听见了吗?”

“嗯……”

突然又和零碎记忆中某些片段重合在一起,他看见那个面容模糊但是一身鲜血的少年流着泪对他说:“因为我,最喜欢小优了。”

语气温柔,和现在米迦尔的语气如出一辙。

然后那个少年再也发不出声音,如烟火一般炸裂四散。

“米迦……”

“嗯。我在。”

“我们以前有见过面吗?”

“……没有啊。”

米迦尔愣了一下,随后回答。

“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见了好多。

“米迦,我看见这个世界毁灭成为废墟,我看见不知道谁在哭泣,我看见……

“我看见好多人在废墟里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不要看,小优。

“不要看这些东西啊,都是假的,别认真想……”

“米迦……”

米迦尔跨坐在他腿上,捂住他眼睛笑着说,然后安静地看着日落。

……

是夜。

优一郎做了一个梦。

“……

“米迦?”

少年唇边血迹斑驳,红宝石色的眸渐渐失焦,腰部以下的身体不知到了何处,连手臂也整齐地断了一截。

金发凌乱地贴在脸颊两侧,鲜血染上了金色的发丝。

“你……你怎么了?”

少年嗓音沙哑,张口却是嘶哑的呻/吟:“唔、啊呃……

“小……唔……优……”

少年一句话仅仅只有两个字,沙哑的,断断续续。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这句话才落下句号。

优一郎愣愣的,双手不住颤抖着搂紧怀里的米迦尔。

手臂在消散,一点一点,从半透明到完全消失。

“不、不要……为什么……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明明已经……”

散成了光点。

“米迦!!!”

优一郎猛的从梦中惊醒,看着旁边空无一人,莫名的恐惧漫上心头。

他摁下旁边的按钮,清脆的铃声响起,不一会儿,一名少女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进来。

“你是谁?!”

优一郎猛然发现面前这个人并不是米迦尔,他掀开身上的被褥下床一把揪住了少女的领子。

“我叫柊筱娅,是一名医师。”

“米迦在哪里?!”

“……”少女微微瞪大眸,而后张口道,“目前不在,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在此之前,先由我代替他。”

“……”

“我知道你很不愿意,但是我也没什么办法。”

……

“米迦?你回来了?”

凌晨,优一郎看着窗外安静吹着海风的米迦尔问道。

“啊……小优,我回来了。”

一阵刺痛,回忆如雨水涌来,淅淅沥沥,缝补着记忆的大海。

是肩膀的刺痛和温热的泪滴落在肩膀的声音。

“欢迎回家……。”

不知道在对哪个人说话,语气温柔到了极致。

“小优?”

“米迦……我好想你……

“能不能不走……?我想你陪着我……。”

“小优不要这么任性啊。”

“可是我就是想要你吗……”

“可是,如果我真的走了,你该怎么办?”

感受到了怀中的人冰冷的肌肤,苍白的有些透明的皮肤上泛着青灰,米迦尔放开了他的手。

“我已经死了啊。”

“怎么可能!!!”

无力的怒吼在震动,声带好像振动得快要断掉——

“别哭啊,小优。

“我说过的,如果是小优的话,一个人……也是可以的啊。

“一定可以的。还有,我最喜欢小优了。”

晨曦光芒里,米迦尔的身体逐渐透明,最后全部消失不见。而此时,黎明破晓,潮水上涨,带走了优一郎的少年,冲回了他丢弃了很久的回忆。

……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

“呐,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一家人。”

……

“我现在是一个怪物了,因为你变成了怪物。”

“不过你还是我的家人。”

……

“我最喜欢小优了。”

……

最后一句话在落日余晖下炸裂成焰火,他满身伤痕,冰冷的液体顺着面庞流下。

“米迦!!!”

……

他终于想起了那个面容模糊的,但是在回忆里却如此难以忘记的真实的少年。

“我会保护好小优的。”

这一句承诺,最终用一生守护了他。

“我也最喜欢米迦了啊。”

你还没有听我说完这句话。

……

几天后。

优一郎已经不吃不喝三四天了。

柊筱娅安静地推开门,走进去面对着优一郎坐下。

“你应该想起来了。优同学。

“所以你应该明白,米迦君为了什么而离去。

“他会愿意看见你这样吗?”

“……”

“他会难过的,优。”

“……我知道了。”

优一郎离开了病房,来到屋顶上看着大海轰鸣。

“我最喜欢小优了。”

“我也是,米迦。”

他喃喃说道。

落日余晖里,米迦尔的身影出现在大海尽头,回眸一笑,便是优一郎的全部。

在血光四溅一片后,眼睛再次清澈见底,优一郎奔跑着走入大海,与那一抹身影十指交扣。

那是他臆想出来的幻影,也是真正的,早已离去的米迦尔。

他从未离去。

/

搬块改了一点点的砖(?

我很喜欢的一篇旧文嘿嘿,搬过来发发

去年的清明节贺文来的

璃陌千惑

上色vs线稿

这大概就是上色毁全部?

画技不好,见谅

用了模板,模板来源于网络

tag是私心


我知道米迦是吸血鬼,但以人类的身份出现或许是他的心愿吧。

上色vs线稿

这大概就是上色毁全部?

画技不好,见谅

用了模板,模板来源于网络

tag是私心


我知道米迦是吸血鬼,但以人类的身份出现或许是他的心愿吧。

🦋

拉姐 : 这辣条你放心吃,我是不会告诉老师的


拉姐 : 这辣条你放心吃,我是不会告诉老师的




好多的叶子

  怪东西,侵删

  米迦你不要怎么残忍😭

  怪东西,侵删

  米迦你不要怎么残忍😭

林诗

[米优]你需要我的血

*记一次吸血

*我不管 就是米迦左

*疑似小甜饼


百夜米迦尔和百夜优一郎成为了恋人。还是在百夜米迦尔成为吸血鬼之后。


吸血鬼总是需要血的,之前都是喝女王的血,可如今脱离了那里之后,就没有地方给这位吸血鬼供血液了。虽说百夜优一郎也提出过用自己的血,像当时在那所超市里一样,但百夜米迦尔终究还是不忍,拒绝了他的邀请。

“没关系的,小优。”

他总是这么说。


他的蓝色瞳孔已经从吸过百夜优一郎的血之后变得鲜红,这确实是吸血鬼的象征。表情和相貌从未变过,可每每注视米迦的红色瞳孔之时,都会猛地一震,强烈感受到了米迦早已是吸血鬼的事实、与之前不同了。


可不喝血的忍耐总是......

*记一次吸血

*我不管 就是米迦左

*疑似小甜饼


百夜米迦尔和百夜优一郎成为了恋人。还是在百夜米迦尔成为吸血鬼之后。


吸血鬼总是需要血的,之前都是喝女王的血,可如今脱离了那里之后,就没有地方给这位吸血鬼供血液了。虽说百夜优一郎也提出过用自己的血,像当时在那所超市里一样,但百夜米迦尔终究还是不忍,拒绝了他的邀请。

“没关系的,小优。”

他总是这么说。


他的蓝色瞳孔已经从吸过百夜优一郎的血之后变得鲜红,这确实是吸血鬼的象征。表情和相貌从未变过,可每每注视米迦的红色瞳孔之时,都会猛地一震,强烈感受到了米迦早已是吸血鬼的事实、与之前不同了。


可不喝血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作为一个吸血鬼,不喝血是绝对不行的。这是从那时候,从小时候成为吸血鬼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定下来了。

但贸然去喝路人的血终究不行,也会发生恐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杀人去满足自己的欲求,这也是不行的。至少米迦他自己不会这么允许自己。种种可能都排除。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但——他不想。他不想让小优受到伤害、也不想吸他的血。


这是终于忍耐不住的那时,百夜优一郎刚好在他旁边。二人自从成为恋人之后就住在一个房间里,同床共枕。

终究还是忍不住了,百夜米迦尔整个身子开始颤抖,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被冷汗打湿,他脸都苍白无比。

“血...我需要血...”

嘴唇在发干,他用舌头舔了舔他那干燥的嘴唇,咽了口口水,嗓子里充斥的血腥味让他无比渴望鲜血,看见百夜优一郎的那一刻甚至都有扑上去的冲动,可不行、这终究是不行的。

他按捺住那种冲动,将视线转过去。


“米迦...”

百夜优一郎看着米迦的样子,肉眼可见,对方十分痛苦。记忆回到那时,米迦也是那一副样子。他了然了,双手扶住米迦的肩膀,让对方跟自己对视。


“你需要血吧。你需要血。”

百夜优一郎笑了笑,双眼一直跟米迦对视,米迦眼中被压制的渴望一收眼底。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和被冷汗打湿的白衬衫,知道了对方最需要的是什么。

就是血啊。


他可以体会到米迦这段时间忍耐的有多痛苦,拍了拍米迦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的衬衫,已经接近于湿透了。在此刻衬得米迦整个人都有些虚弱、不,或许确实很虚弱。


“不...小优...我,”米迦此刻都说不出话来,「想要血」这三个字在此刻仿佛刻在了他的脑子中,不断地反复,可看清楚面前人是小优之后,又在拼尽全力忍着自己的欲望。

“我不能...”

不能吸你的血。


脑海中两种声音仿佛在打仗,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了,看见面前百夜优一郎的身子,张开了嘴,不断喘着气,面色有些发红。眼睛中的渴望在此刻终于要溢出。


忍不住,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你需要我的血,米迦。”

百夜优一郎在此刻说出的话就是在容忍米迦的动作,也更像是让米迦吸自己的血。毕竟他可是自己的幼驯染、就算他变成了吸血鬼...


百夜米迦尔咬住了百夜优一郎的脖颈,鲜血流出,米迦也毫不迟疑的吸着百夜优一郎的鲜血,就如上次一般。鲜血就是他此刻的救命稻草,他终于喝到了鲜血。


百夜优一郎忽略了短暂的刺痛,只是看着米迦如今的样子,舒了口气。


感受着自己和他心脏的剧烈跳动,他闭上了双眼。感受到米迦的双手环绕自己的身体,他一时间愣了神,如鲜血般红的颜色蔓延了百夜优一郎的整张脸和耳尖,着急忙慌想要把米迦给推开,可换来的是更深的拥抱。

刺痛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脖颈里,看不见神色,只能感受到对方强烈的心跳声和紧紧地拥抱自己。


“没关系的,米迦。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百夜优一郎这么说着,轻轻地抱住了米迦的身子,安慰性地拍了拍。


米迦将抱着小优的手松开,接着,在脖子上留下吻痕。


“抱歉,小优。”

米迦将视线移到别处,不自在地还咳了咳,这么说道。


end.

秋日柿语qrisy

[优米]花落花开(下)

双少爷,alpha优&omega米(新手小🚗)

主优米(带一点费米和筱三玩)

非典型花吐症,私设双方喜欢也会得(碰到双方感情的有关事情太过伤心之类?)

情节可能不太好,可能烂尾,文笔差,ooc

全文1w+,分成上下两部分,去🚗6k+

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谢谢观看!

  

  

  

  

  

  

      “米迦?进来吧你把我媳妇拦在门口做什么。”优一郎把他带进书房时回头冲柊筱雅使了个眼神:全都收拾好了。“这位是三宫公司的二小姐,三宫叶。”

  

  ......


双少爷,alpha优&omega米(新手小🚗)

主优米(带一点费米和筱三玩)

非典型花吐症,私设双方喜欢也会得(碰到双方感情的有关事情太过伤心之类?)

情节可能不太好,可能烂尾,文笔差,ooc

全文1w+,分成上下两部分,去🚗6k+

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谢谢观看!

  

  

  

  

  

  

      “米迦?进来吧你把我媳妇拦在门口做什么。”优一郎把他带进书房时回头冲柊筱雅使了个眼神:全都收拾好了。“这位是三宫公司的二小姐,三宫叶。”

  

  

      “嫂子好!”听出来了,这是在门口听到的另一道女声。米迦尔应过,依然神色淡然,放下餐盘随便说一两句便离开了令他压抑的房间。米迦尔回到卧室关上门,靠在门后缓缓滑坐在地上,回忆起刚刚那幕,身材完美的女孩分别在优一郎身边,男俊女俏,看得刺眼,看得心痛。原来优一郎其实始终喜欢这样的吗?

  

  

        难为他当初对自己的承诺是永远的家人,也只是家人了吗,那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自己,“我会义无反顾地进入你温柔的陷阱里啊……”米迦尔攥紧胸口的衣物,因为是夏天衣服很单薄,天气很炎热,而他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再也不会热了,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无声坠落地毯。

  

  

        忽然,一种难耐的瘙痒感在喉间肆意穿梭,并伴随着灼热感,米迦尔猛烈地咳嗽起来,咳了好几下发现并无好转,反而越咳越大声,像是要把胃里的东西都咳出来一样。米迦尔拼命捂住嘴巴,不想让优一郎听到自己的动静,但没办法,还是被他听到了。“喂米迦,你怎么了?”优一郎站在门外问候。

  

  

       “没什么……你去忙吧,我想休息了。”米迦尔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又被喉间的异物感夺走,他转而站在洗漱台前,咳出了一朵美丽的小花,它安安静静地躺在米迦尔手里,仿佛刚刚卡在喉咙里令米迦尔剧烈咳嗽的不是它。居然是花吐症吗。

  

  

       米迦尔怔在镜子前,看着虚弱的自己,这些天忙忙碌碌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还碰上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脸苍白得跟纸一样,一点不像女孩们的脸蛋红扑扑,身材也不是前凸后翘的,只是一个工作狂。

  

  

       是不是我给予小优的关系太少了,是不是我不够让小优喜欢,是不是我还不够优秀不够配他,是不是我还不够满足他,他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带其他女孩回家,是不是……我怎么这么没用。米迦尔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他勒令自己不准再想优一郎,可是他的心早就给了他,怎么可能不想呢。一夜无眠。

  

  

        没过几天,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米迦尔还是不想接受现实,装作没事人一样,和优一郎说起这件事。他想,小优才不是这样的人,这次我来给他准备惊喜,如果他还有点良心,那就原谅他,如果没有……米迦尔不愿再想。

  

  

      “啊对,你想做什么?”优一郎说话的时候始终盯着电脑屏幕,一眼也没有分给米迦尔,他们之间的重要日子,简单的一句话而过就算了。“没什么,你早点回来就成。”米迦尔低头不看他,长长的睫毛小扇似扑扑地打着,优一郎转头一望就看到一个委屈的omega低着头不说话。

  

  

     米迦尔起身准备离开,一刹那,又有一只手抓住自己,像要挽留,可米迦尔并不回头,只是任凭他牵着。“晚上六点,我在那家花店等你。”

  

  

      傍晚,夏天的街头还残留着最后的夕阳。晚风吹过米迦尔的脸庞,带着点暖意。他还是做不到不在乎优一郎,因为那句话,今天工作都有些许走心,但还是勉强把工作加急处理,因为他想早些去赴约。

  

  

       花店不远处有一把长椅,米迦尔坐在哪儿等,从这里刚好可以望见花店内部,各种各样的花齐放着,却不能找到米迦尔的那朵花。仔细一看,里面的人好像在忙些什么,不时打闹一下。米迦尔想去看看,万一需要帮忙。

  

  

        他刚走几步,就看见那些熟悉的身影,优一郎和那两个女孩,还有其他一些人,米迦尔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认不认识。再一次,不巧的事又被米迦尔看见。他看到自己的alpha单膝下跪在两个女孩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所有人都红了脸。是求婚吧,米迦尔心想。

  

  

       这就是所谓的惊喜,让他清楚自己早就是被蒙在鼓里的人吗,还真是委婉的方式啊,小优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米迦尔不敢看,他落荒而逃。

  

  

       轰隆隆,这样好的天居然下雨了。米迦尔漫无目的地走,他不想回家,那已经不属于自己,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但回家的路烂熟于心,怎么走都是回家的那条路。他不再抵抗,坐在长椅上,感受雨的洗淋。米迦尔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冰冷的,心口一阵一阵的痛,让他不禁想起优一郎温暖的怀抱。可花店的那一幕,让米迦尔的心变得稀碎,最后变成利刃在身上扎数百个伤口。自己早上还傻傻地赖着他,真是可笑。

  

  

       多么波折的一个星期啊。

  

  

      与此同时,花店内部早已是焦急一片,“别着急,说不定米迦还在路上呢?雨下这么大,难免……”优一郎不想听她说。正是这样他才担心,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费里德突然抓住优一郎,冲他吼道:“你还是男人吗!你知道前两天我看见米迦成什么样了吗,你做的这些事可能……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别想好过。”

  

  

       九点,不能再等了。优一郎让其他人去其他地方找米迦尔,自己和费里德则往回家的路去找。雨下得十分大,仿佛是一个伤心的人在倾诉自己的悲伤,伞已经没有用了,优一郎满心都是米迦尔。果不其然,他看到地上那个人把自己蜷缩起来,似乎在颤抖着。

  

  

      “米迦!”优一郎把他抱在怀里,用下巴蹭蹭米迦尔的额头,这么烫,怎么在这淋雨啊。现在米迦尔烧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地说胡话,“你个负心汉,不要你了!你对别人求婚我都看见了,你还找我做什么!”米迦尔在怀里挣脱,可抵不过优一郎的力气,被死死抱着。

  

  

       什么求婚,难不成他都看见了吗。“好好好,我是我是,米迦先回家好不好?”优一郎不行,费里德就接过米迦尔连哄带骗的安慰,好不容易回到家,才发现米迦尔借着下雨,把眼睛哭得红肿。

  

  

      到半夜,烧退了下来。优一郎在米迦尔手心看到了一朵花。费里德站在床边,撇了眼优一郎,说:“你小子,真有本事。”我放在心尖疼的人你能这样折腾。“我没想会有这样的误会。”优一郎回应。

  

  

      “你好好照顾他,别让再让他伤心,否则我不能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费里德最后摸摸米迦尔的头,转身离开。

  

  

         又是新的一天啊。米迦尔转身看见优一郎把头靠在自己手边,又是梦吗?米迦尔悄悄起床,把毯子盖在优一郎身上,自己下楼去了。其实优一郎早就醒了,他想看看米迦尔会做什么。

  

  

      “米迦,你过来。”米迦被这声是定在门口。优一郎将人带回床上,“我们谈谈吧。”要说到分开的事了吗,米迦尔淡淡嗯了声。

  

  

       突然,优一郎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里面躺着一对精致的戒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米迦尔愣住了,这是做什么。

  

  

      “米迦,我再次认真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家人之间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爱人之间的喜欢。可能之前对你说‘永远的家人’让你误解了我的感情,因为我怕你还不接受,就……这对戒指是我自己做的,很粗糙对吧,但我想表示真诚的爱,前两年一直偷偷地学,才做出来,让你久等了。哈哈总之,你要相信我,我一直爱着你。”一长串话总算当着对的人面前说出来了口,虽然排练过一遍,但还是激动得红了脸,谁让这个人是米迦尔呢。

  

  

“哦对了,之前我和筱雅她们是在准备咱俩结婚纪念日的安排工作,不料差点被你发现了,她们两个都是很活泼的女孩子,打打闹闹的很正常,话说有一次她们俩扮演我们两个在做那样的事情可能也被你听到了,可你别多想啊,真的!我们在花店正好在排练流程,谁知道被你发现了……”优一郎越说越小声。

  

  

       原来真是自己吓唬自己,弄了一场无聊的喜剧。优一郎拦腰抱住米迦尔,整张脸都陷在他的怀里,闷闷的说话:“你知道不知道我昨晚都被你吓坏了。”米迦尔低头摸着那头黑发,想到前不久还在傻乎乎急忙向自己接受的模样,不禁笑出声来,“我也爱你。”

  

  

        优一郎不动了,米迦尔正疑惑,他突然把自己压在床上,只有淡淡血色的嘴唇被覆上一片温热,温柔地一点点把握主权。“米迦才是笨蛋吧,生病也不告诉我,我不想失去你啊……”米迦尔感到脸上有几滴凉凉的液体。小优又哭了吗,明明自己是那个爱哭鬼才对。

  

  

        米迦尔抱住优一郎,温柔地说:“结婚两周年快乐。”

  

  

         “嗯!”

  

  

        此刻,优一郎放在盆栽上的那朵花,悄悄融化入泥中,催生了一颗嫩芽。大概是爱的隔阂消除了,也该变成爱的代表物,花开花落,都躲不过爱的情感。

  

  

  (此处省略1.6k+🚗)

  

  

end.

  

  

(番外小剧场之小采访)

  

1Q:为什么新婚之夜被下药?

米迦尔:“不知道。”

优一郎:“可能是我爸整的。”

双方父母:“为了他们我们付出太多呜呜。”

  

  

2Q:如果没有被下药你们还会做吗?

米迦尔:“应该。”

优一郎:“必须。”

  

  

3Q:你觉得OOC了吗?

米迦尔:“绝对。”

优一郎:“是啊,米迦在床上的样子可更可……唔唔!”(被羞红的米迦捂嘴)

作者:“抱歉!文笔真的不好,但没有粮了,真的很抱歉!”(虽然但是下次继续bushi)

  

  

(如果喜欢可以连载)

梦泽_M

俺xp是x冷淡,虽然有一个凸出来了,我磕冷战组所以米米也是寡妇!(指伊利亚

俺xp是x冷淡,虽然有一个凸出来了,我磕冷战组所以米米也是寡妇!(指伊利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