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年歌自苦

37浏览    59参与
谜·宫

我爸真的十分坏,或者说是天真的残忍。他不是故意,却又太知道怎么杀人诛心,在所有的对立中,他就算不占领制高点,也一定是要重伤你的心的。

而我随他,这一点竟似本能。

悲哀。

好在我还在试图改变。

我爸真的十分坏,或者说是天真的残忍。他不是故意,却又太知道怎么杀人诛心,在所有的对立中,他就算不占领制高点,也一定是要重伤你的心的。

而我随他,这一点竟似本能。

悲哀。

好在我还在试图改变。

谜·宫

我觉得人没有极限,但有一个值。一部分人到达这个值无法接受现实就会崩裂,一部分人到达这个值迅速接受现实然后去另找排解方法。

明显我属于后者,只要我放弃的够快,沮丧就追不上我。[拳头]

我觉得人没有极限,但有一个值。一部分人到达这个值无法接受现实就会崩裂,一部分人到达这个值迅速接受现实然后去另找排解方法。

明显我属于后者,只要我放弃的够快,沮丧就追不上我。[拳头]

谜·宫

又测了一次,已经变成绝对中立了。

许是这些天来回反转的新闻让人手足无措吧。

瞧瞧这世道把人逼成什么样。苦笑。

又测了一次,已经变成绝对中立了。

许是这些天来回反转的新闻让人手足无措吧。

瞧瞧这世道把人逼成什么样。苦笑。

谜·宫

爱是什么?

爱是占有,爱是奉献,爱是快乐,爱是疼痛,爱是瞬间,爱是永恒,爱是绝不放弃,爱是不敢触碰。

但我想那些描述都是爱的方式。
爱是什么?
爱只是爱本身而已。

爱是什么?

爱是占有,爱是奉献,爱是快乐,爱是疼痛,爱是瞬间,爱是永恒,爱是绝不放弃,爱是不敢触碰。

但我想那些描述都是爱的方式。
爱是什么?
爱只是爱本身而已。

谜·宫

有些人读书越读越可爱,有些人读书越读越古怪。

有些人读书越读越可爱,有些人读书越读越古怪。

谜·宫

突然明白为什么最近没法写了——因为太想“写”了。

之前写短篇,不知道要写什么,起个开头浑浑噩噩的往下憋,为了逻辑大脑自动在补句子,一旦逻辑通,一切都顺了起来,很快就完整通顺了起来。

而现在有想要写的剧情了,不得不耐着性子去描述,去铺垫,去营造那个场景。于是越写越长,而能力和耐性又跟不上,也就无法完成一个故事了。

加油呀。

突然明白为什么最近没法写了——因为太想“写”了。

之前写短篇,不知道要写什么,起个开头浑浑噩噩的往下憋,为了逻辑大脑自动在补句子,一旦逻辑通,一切都顺了起来,很快就完整通顺了起来。

而现在有想要写的剧情了,不得不耐着性子去描述,去铺垫,去营造那个场景。于是越写越长,而能力和耐性又跟不上,也就无法完成一个故事了。

加油呀。

谜·宫

委屈是隔着远距离大声呼唤的爱

回家了。
害,真的没出息。
我爸说这个家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付出,和努力。
我永远向爱屈服。

回家的路上看一群跳广场舞的阿姨,莫名觉得被抚慰了。这个世界上情感不是相通的,湮灭我的情感,在他人看来不值一提,不,他人根本看不到那些黑的红的,张牙舞爪的东西。
真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在我这里把他们消化,如果我可以把他们控制,那么是不是世界可以更加明亮一些呢?

回家了。
害,真的没出息。
我爸说这个家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付出,和努力。
我永远向爱屈服。

回家的路上看一群跳广场舞的阿姨,莫名觉得被抚慰了。这个世界上情感不是相通的,湮灭我的情感,在他人看来不值一提,不,他人根本看不到那些黑的红的,张牙舞爪的东西。
真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在我这里把他们消化,如果我可以把他们控制,那么是不是世界可以更加明亮一些呢?

谜·宫

我因为不想嫁人而被叫寄生虫

事情起因是因为手机,不敢置信在我这个年纪还被禁止玩手机。我的父亲不愧做过大学讲师,从起因说开,就说到一把年纪还赖在家里。这番言瞬间把我论镇住了,要知道我在工资卡有收款的第一天就找到伙伴、租了房子、接通了网线,兴致勃勃回去整理行装时被他拦了下来。闹过一场之后,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说到底也是要我给一个合理的离家理由,否则抹不开面。我虽不能理解工作后搬出家独立有哪里不合理,但还是耐着性子试探标准答案,然后我知道了,唯一能合理离开家的理由是嫁人成家,从一个“家”,转去另一个“家”。

先不谈我们对“家”的定义是否相同,暂且同意他,于是我一捋——我不想被叫寄生虫那么就得离开家,想要离开家只能通过嫁人—...


事情起因是因为手机,不敢置信在我这个年纪还被禁止玩手机。我的父亲不愧做过大学讲师,从起因说开,就说到一把年纪还赖在家里。这番言瞬间把我论镇住了,要知道我在工资卡有收款的第一天就找到伙伴、租了房子、接通了网线,兴致勃勃回去整理行装时被他拦了下来。闹过一场之后,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说到底也是要我给一个合理的离家理由,否则抹不开面。我虽不能理解工作后搬出家独立有哪里不合理,但还是耐着性子试探标准答案,然后我知道了,唯一能合理离开家的理由是嫁人成家,从一个“家”,转去另一个“家”。

先不谈我们对“家”的定义是否相同,暂且同意他,于是我一捋——我不想被叫寄生虫那么就得离开家,想要离开家只能通过嫁人——害,因为我不想嫁人,只能做个寄生虫。

我好难啊。

 

说起我本身确实过于敏感,常常深觉自己矫情,可我也确确实实在疼。我自认不是个坚强的人,却总是想要努力更加坚强一点。我努力控制情绪,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拼命自我修复。我时常问自己,与他人相比分明已经得到这么多,那么富足,为何还不能好好感恩戴德,为何还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可更多时候,我真的无法控制,那些负面情绪那么庞大,那么汹涌,一瞬间就将我淹没,我拼命挣扎寻找方向,拼命想要抓住什么不被冲走,然后就被岸上的人不经意间推的更深更远。

下班绕了一大圈,快到家时又调转车头回了办公室。委屈难过的情绪太过庞大,我控制不好,怕回去哭出来又惹他们担心。只好躲去办公室吃外卖,哭哭啼啼写下一大堆矫情的话。

害,这把年纪有家不能回。

生活不易,虫虫叹气。

谜·宫

下雨快乐

今天是快乐的原始人。
接近一个月的失眠,完全没有睡意,也不困乏,只是能明显感到精神焕散,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下降甚至出现断层。
昨晚睡前吸了一大口猫,今早第一次睡到闹钟响起,出门惊觉下雨了。赶到公司发现大面积停电,办公室里乌漆麻黑,电脑打不开,电话也再不会响起。打开一扇窗,坐在堆砌的纸箱子上看雨,有雨溅在小腿上,凉凉的,单纯的快乐。

有事觉得成年人真的好难快乐噢,有时又觉得,成年人的快乐真是简单呀。

今天是快乐的原始人。
接近一个月的失眠,完全没有睡意,也不困乏,只是能明显感到精神焕散,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下降甚至出现断层。
昨晚睡前吸了一大口猫,今早第一次睡到闹钟响起,出门惊觉下雨了。赶到公司发现大面积停电,办公室里乌漆麻黑,电脑打不开,电话也再不会响起。打开一扇窗,坐在堆砌的纸箱子上看雨,有雨溅在小腿上,凉凉的,单纯的快乐。

有事觉得成年人真的好难快乐噢,有时又觉得,成年人的快乐真是简单呀。

谜·宫

很多时候我是可以接受be的。但一种情况下不行,那就是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像是我本可以接受复联四的结局,可看了太太写的大团圆,所有人快乐的在大楼里生活打屁,那么原本我接受的结局便无法接受了。
我在风雨里夜行,一旦给我光亮,再让我回去黑暗里,我是要崩溃的。

很多时候我是可以接受be的。但一种情况下不行,那就是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像是我本可以接受复联四的结局,可看了太太写的大团圆,所有人快乐的在大楼里生活打屁,那么原本我接受的结局便无法接受了。
我在风雨里夜行,一旦给我光亮,再让我回去黑暗里,我是要崩溃的。

谜·宫

对自己的精分感到绝望。
午夜十二时,起床上厕所。不知是不是睡姿问题左边背部一片麻,坐在马桶上和自己聊天。
我:知道为什么背部麻吗?
我:为什么?
我:因为你背上背着个脏东西。
我:?????
顿时一激灵,匆匆忙忙往被窝里跑根本不敢看镜子。
玛德。

对自己的精分感到绝望。
午夜十二时,起床上厕所。不知是不是睡姿问题左边背部一片麻,坐在马桶上和自己聊天。
我:知道为什么背部麻吗?
我:为什么?
我:因为你背上背着个脏东西。
我:?????
顿时一激灵,匆匆忙忙往被窝里跑根本不敢看镜子。
玛德。

谜·宫

说句大话,我不甘心做个网文作者。
我痴心妄想,想要以小博大,想要一字千金。

说句大话,我不甘心做个网文作者。
我痴心妄想,想要以小博大,想要一字千金。

谜·宫

我的前半生都在思考以后如何让我以后喜欢的人也能喜欢我。
谁知这半生过去真正的问题是我竟然遇不到一个喜欢的人。

我的前半生都在思考以后如何让我以后喜欢的人也能喜欢我。
谁知这半生过去真正的问题是我竟然遇不到一个喜欢的人。

谜·宫

越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获得幸福了。

生活本就无法捉摸清楚透彻,人性本就纷繁复杂过于善变,而固执的探求稳定与联系的我,只能苦苦思索卑微追寻。

学不会原谅别人,也无法放过自己。

如果活不明白才能幸福,那我大概,已经无法获得幸福了。

越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获得幸福了。

生活本就无法捉摸清楚透彻,人性本就纷繁复杂过于善变,而固执的探求稳定与联系的我,只能苦苦思索卑微追寻。

学不会原谅别人,也无法放过自己。

如果活不明白才能幸福,那我大概,已经无法获得幸福了。

谜·宫

我觉得输入与输出是同等重要的。
持续只入不出极易消化不良,身体精神膨胀自大,说出来的话都酸臭不可闻。而只输出不输入则极易空虚无趣,如同强弩之末,不再有生命力。

我觉得输入与输出是同等重要的。
持续只入不出极易消化不良,身体精神膨胀自大,说出来的话都酸臭不可闻。而只输出不输入则极易空虚无趣,如同强弩之末,不再有生命力。

谜·宫

我们活着,每时每刻的动作经历、遇到的人、见到的事,都会创造出不同的情感,每个情感都像是电流或脉冲,一些庞大汹涌,一些转瞬即逝,后者察觉已是不易,只有那些敏感细腻的人才能在电光火石间抓住它,更少有人能够区分清楚,并完完整整的表述出那些微妙的信号。所以那些打动人心的文字,那些让人感同身受的语句,那些摄人心魄的文章,大抵真的是神仙写文了。赞叹。

我们活着,每时每刻的动作经历、遇到的人、见到的事,都会创造出不同的情感,每个情感都像是电流或脉冲,一些庞大汹涌,一些转瞬即逝,后者察觉已是不易,只有那些敏感细腻的人才能在电光火石间抓住它,更少有人能够区分清楚,并完完整整的表述出那些微妙的信号。所以那些打动人心的文字,那些让人感同身受的语句,那些摄人心魄的文章,大抵真的是神仙写文了。赞叹。

谜·宫

我会看后传的缘由,是因为可以在闲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他们的名字。

听那些无关的后人,用或许欣羡、或许不屑、或许好奇、或许仰慕的语气,提起他们,提起我和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疯狂的、浪漫的年岁。

我无法看后传的缘由也在于此。

听到,就会怀念。

回不去,就会痛。

像是做了个几十年漫长的梦,梦醒了,却偏生一种抽离的错觉。

既无法回去梦里,也无法活在当下。

庄周梦蝶,无助踌躇。

我会看后传的缘由,是因为可以在闲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他们的名字。

听那些无关的后人,用或许欣羡、或许不屑、或许好奇、或许仰慕的语气,提起他们,提起我和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疯狂的、浪漫的年岁。

我无法看后传的缘由也在于此。

听到,就会怀念。

回不去,就会痛。

像是做了个几十年漫长的梦,梦醒了,却偏生一种抽离的错觉。

既无法回去梦里,也无法活在当下。

庄周梦蝶,无助踌躇。

谜·宫

我在思考,既然我如此不擅长写现在时和代入感,那么能不能找到一种行文方式避开这两点呢?|・ω・`)
偏向于抽离感的自述那种。

我在思考,既然我如此不擅长写现在时和代入感,那么能不能找到一种行文方式避开这两点呢?|・ω・`)
偏向于抽离感的自述那种。

谜·宫

再说一次,你可以说角色与作者分开,毕竟角色大义凛然作者不一定会,角色作奸犯科作者不一定会。
可你不能说作品与作者无关!别说你吃了一个蛋感觉很好不想认识鸡了,那只把其他鸡下的蛋占为己有的鸡,你逢人就说这只鸡下得蛋好,就会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主人就会更关照爱护这只鸡,其他鸡见了就会效仿,原来不用自己痛苦努力就可以得到更多啊,于是再也没有鸡会自己下蛋了。
为我身边有这样麻木冷漠的亲友感到痛心。

再说一次,你可以说角色与作者分开,毕竟角色大义凛然作者不一定会,角色作奸犯科作者不一定会。
可你不能说作品与作者无关!别说你吃了一个蛋感觉很好不想认识鸡了,那只把其他鸡下的蛋占为己有的鸡,你逢人就说这只鸡下得蛋好,就会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主人就会更关照爱护这只鸡,其他鸡见了就会效仿,原来不用自己痛苦努力就可以得到更多啊,于是再也没有鸡会自己下蛋了。
为我身边有这样麻木冷漠的亲友感到痛心。

谜·宫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无辜

人类是无法做到完全的公平的,只要真情实感的投入过,就会无法控的制双标。
人的情感是无法共享的,自己不经历就永远无法理解对方的立场。毕竟站着说话真的不腰疼。

今天和朋友争论是否抄袭的问题,发现她们对融梗与抄袭的包容度异常高,并声称需要把作品与作者分离开。听得一阵恐惧,居然没人发现当一个融梗抄袭的人成功后,会给资本什么结论,会给创作者什么结论,会让整个风气导向哪里。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成功似乎成了唯一需要追求的东西,当一个走捷径的人成功以后,又会有多少人追随他的脚步。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未来投票,你的每个抉择都决定了你可以得到的未来啊。而当我承认我的恐慌时,她们又会盲目自信的说要相信他人。
只能...

人类是无法做到完全的公平的,只要真情实感的投入过,就会无法控的制双标。
人的情感是无法共享的,自己不经历就永远无法理解对方的立场。毕竟站着说话真的不腰疼。

今天和朋友争论是否抄袭的问题,发现她们对融梗与抄袭的包容度异常高,并声称需要把作品与作者分离开。听得一阵恐惧,居然没人发现当一个融梗抄袭的人成功后,会给资本什么结论,会给创作者什么结论,会让整个风气导向哪里。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成功似乎成了唯一需要追求的东西,当一个走捷径的人成功以后,又会有多少人追随他的脚步。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未来投票,你的每个抉择都决定了你可以得到的未来啊。而当我承认我的恐慌时,她们又会盲目自信的说要相信他人。
只能感到一阵无力。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那些麻木与盲目呢?我想是懒惰与傲慢使她们放弃改变,固步自封坚持己见不再接收其他任何与自己已知相悖的东西。颠覆确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可不能因为痛苦就不去接受了呀。出现问题,收集信息,比较判断,然后才是做出决定。不能因为害怕决定于是选择放弃认知,那样的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

说个题外话,今天根据和她的争论发现自己容易于她发生争论的原因,就是别人都就事论事,而她会上升人身攻击。而且她和我自己共有的一个缺点,喜欢挑对方话中的漏洞。

等对方开始解释补充,再来一句万能的“我知道,但是……”,emmmm如果知道,那么为什么还要曲解对方的话呢?为什么还要在语言里藏起刀,伤害对方呢?是为了赢得争论的胜利吗?是傲慢,是自尊,是控制欲,是愤怒蒙蔽了双眼,让人失去情感控制,还是什么我没有想到的原因控制着我呢?

语言明明是帮助人沟通而诞生的,可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了相互伤害的武器呢?

即使想到这些,却仍然无法给出一个答案。

果然人总是要通过争论来不断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