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态

600浏览    249参与
吃不饱的胖子与基尼

面具之下,谁来救赎?



那天午夜,她从睡梦中惊醒。

起床,摸索着墙沿开灯。

暗黄的灯光柔柔的打在她的脸上,细瞧,满脸泪光。

她打电话给她妈妈,刚一接通,又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诉说着刚刚过去的噩梦。

电话那头甚不耐烦,含着睡意随性敷衍了几句,便匆匆挂掉了。

堵在嘴边的话只好被她生生咽下去,她抬手拭了拭泪,盯着暗淡的手机屏幕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她又起身,穿好鞋子出了卧室。

她去敲了敲合租室友的房门。

一片死寂,无人应答。

她便转身去了客厅,开灯,这次却是刺眼的白。

她没有抬手试图挡挡那光,反而撅直了脖子,死死的盯着那处光源。

似是要盯出个什么结果来一样。


她是从冰冷的地板上醒来的。

清晨六点,闹钟准时响起。

她挣扎着爬了起...



那天午夜,她从睡梦中惊醒。

起床,摸索着墙沿开灯。

暗黄的灯光柔柔的打在她的脸上,细瞧,满脸泪光。

她打电话给她妈妈,刚一接通,又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诉说着刚刚过去的噩梦。

电话那头甚不耐烦,含着睡意随性敷衍了几句,便匆匆挂掉了。

堵在嘴边的话只好被她生生咽下去,她抬手拭了拭泪,盯着暗淡的手机屏幕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她又起身,穿好鞋子出了卧室。

她去敲了敲合租室友的房门。

一片死寂,无人应答。

她便转身去了客厅,开灯,这次却是刺眼的白。

她没有抬手试图挡挡那光,反而撅直了脖子,死死的盯着那处光源。

似是要盯出个什么结果来一样。


她是从冰冷的地板上醒来的。

清晨六点,闹钟准时响起。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顾不上浑身的酸痛。洗漱,换装,化妆…………

如机械一般重复着设定好的程序。

出门前,她换上了她的面具。


煎饼果子摊的大妈依旧是小区楼下最勤快的摊贩,七点下楼时,热腾腾的香气已经冒出来了。

扫码,付钱,接过颇有些烫手的煎饼果子,她照例甜甜的笑了笑,说:“大妈,您做的果子,一向最香!”

“小姑娘笑的真甜哈,以后常来~”


终于挤上地铁了,这个城市的早高峰依旧可怕得吓人。

一对母子就站在她的身边,那小男孩甚是顽皮,拿着一杯没盖的豆浆摇摇晃晃个不停。

下一秒,丝毫不差,一杯滚烫的豆浆,直直泼洒在她的腰身。

那妇人连忙制止了小孩玩闹,躬身道歉个不停。

她又是淡淡一笑,从包里掏出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抬头说:“我没事,不必在意。”


到了单位,她去换衣间换上了制服,出来,迎面便碰上几个穿着时髦的同事。

听着她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哪里又出了什么菜品,哪家新开的按摩院的师傅手法不错。

好不热闹。

碰上换好制服准备上岗工作的她,“哎,那个谁,早上好啊,你又来的这么早?”

她依旧淡淡一笑,“早上好!”


她被骂了。

前一辆经过收费站的小车突然熄火,单位出了两个警务人员前去帮忙。

推不动,她便又立马离了值班室,下去帮忙推。

待好不容易处理好,回到值班室,后面已经堵起长长的车队。

喧嚣刺耳的鸣笛声刺的她耳膜好疼。

一个排在后面的中年男性司机突然冲上前来,对着值班室开的玻璃窗口,张口破骂。

一双肥大的手指着她的鼻子,嘴边蹦出的尽是些不堪入目的词句。

她脸上瞧不出什么情绪,仍旧是微笑着向那男子解释情况。

迅速处理好那男子的信息,将单子从窗口递出去,她又尽力一笑,张口道:“您慢走!”

“什么狗屁收费站!垃圾玩意儿!”

那男子接过单子,骂骂咧咧的开车走远。

她仍旧微笑着,迎接接下来驶来的车主。

“您好,这是您的单子,请拿好,慢走!”


又是一个深夜,她赶着末班车回了家。

合租的室友依然未归,房间里漆黑一片。

她进了厨房,烧了壶开水。

泡了一碗方便面,晚饭,就打算这样凑合过去。


午夜,无眠。

她从床上轻轻的爬起来,又轻轻的缓步走到桌前,抽开抽屉,拿出那本暗青色的笔记本。

打开,提笔,落笔,合上。

今夜的内容是《小丑》里的她最爱的那句。

掌声在欢呼之中响起,眼泪已涌在笑容里,启幕时欢乐送到你眼前,落幕时孤独留给自己。


昨天夜里,她也提笔落下。

面具之下,无人救赎。


呢喃

看书最疯狂的时候是童年与高中

看电影最疯狂的时候是初中

兼得追剧与看书的时候是高中

醉心于电视剧与电影的是大学

看书最疯狂的时候是童年与高中

看电影最疯狂的时候是初中

兼得追剧与看书的时候是高中

醉心于电视剧与电影的是大学


暗浮生

内向的芬兰人被中国网友大赞:做人,还是需要生分一点 


摘录


最近,关于芬兰人很害羞、很内向的话题火了。据说芬兰排队的情形,是这样的:


在芬兰的公交车站,一眼可以分辨本地人和外地人。外地的游客喜欢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边聊天边等车。而当地人排队,则会自觉地与前面一个人保持差不多2米的距离,简直像丈量过一样,人与人之间的间隔非常宽。


有芬兰人在网上提醒准备来玩的游客,乘公交车时,如果还有空位,就永远不要坐在别人旁边。因为对方会觉得非常不自在,当地人都很注意维护私人空间。


曾在微博上看到一张有趣的图片...

内向的芬兰人被中国网友大赞:做人,还是需要生分一点 


摘录


最近,关于芬兰人很害羞、很内向的话题火了。据说芬兰排队的情形,是这样的:

 

 

在芬兰的公交车站,一眼可以分辨本地人和外地人。外地的游客喜欢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边聊天边等车。而当地人排队,则会自觉地与前面一个人保持差不多2米的距离,简直像丈量过一样,人与人之间的间隔非常宽。

 

有芬兰人在网上提醒准备来玩的游客,乘公交车时,如果还有空位,就永远不要坐在别人旁边。因为对方会觉得非常不自在,当地人都很注意维护私人空间。

 

曾在微博上看到一张有趣的图片:世界各国公园里的椅子,大部分都是长条的。唯独芬兰都是单人椅,而且每把椅子之间按90度旋转沿路摆放,确保坐在椅子里的人相互看不到对方。免得看到了又不说话的尴尬,也免得紧张。

 

 

在芬兰的餐厅,人们会分开坐在每桌最远的一头;在芬兰的演出场所,如果某个座位已经有人坐下了,其他人会隔着至少两个座位再入座,尽可能地不挨着别人。

 

除了极为在意私人空间,芬兰还是个内敛寡言的国家。在某个旅游论坛上,说到各国习俗和礼仪时,芬兰人民会善意地提醒大家,“在芬兰,绝对不要随便和任何人搭话”。

 

为何芬兰人这么“不热情”?网友摘录了一些芬兰人的解释:“我们不是没礼貌,只是真的不寒暄。”“两个芬兰人在电梯里偶遇,他们不会开口说话,但也不会因此而尴尬。他们彼此都明白不需要寒暄,这不是家教或学校的教育,这是在我们基因之中。”

 

有人好奇,这么不爱和人说话的芬兰人,彼此是如何交朋友的?一位芬兰人回答:“至少我很喜欢,可以在清晨7点的巴士站见到一位朋友,我们说一声‘你好’,坐在彼此身边。如果不想说话,就一起享受漫长的沉默,冷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关于芬兰人的寡言还有这样一个笑话。两个朋友相约去酒吧喝酒,一人问:“最近如何?”另一人瞪着他说:“天啊,我们到底是来说话还是来喝酒的?”他们认为,与其说些没有意义的话,那还不如一句都不说。这就是芬兰人:没事儿离我远点儿,没事儿别跟我说话。

 

恕我直言。相对于中国人见面就东扯西拉寒暄一大堆相比,我简直爱死了芬兰人。如此尊重私人空间,不需要寒暄也不感到尴尬,别人从不会随便打扰自己。真好!

 

不少网友留言:“芬兰真是天堂般的存在”、“可能我更适合生活在芬兰”、“好想移民芬兰,我是精芬无疑了”。


什么是“精芬”?是指像芬兰人一样话很少,不爱社交,极度注重个人空间的一类人。


我们号称是礼仪之邦,热情好客。常常认为的礼貌,就是要热情地问好,主动帮别人做点什么,不要随便拒绝他人,不要冷场让人尴尬。这可以算是一种积极的礼貌。也许吧。这确实是一种礼貌。但这只属于积极礼貌的这类人。

 

当然还有一种消极的礼貌。打扰别人,冒犯对方的个人空间,进行各种不必要的聊天和寒暄,这样的礼貌并不好。甚至可能让双方感到不自在,有负担。

 

要尊重对方的私人空间,不勉强他人的意愿,不打听别人隐私,不说废话。这也是一种礼貌,可能是更好的礼貌。最好的礼貌,是让别人舒服,也让自己舒服。


来自https://www.flipboard.cn/articles/https%3A%2F%2Fmp.weixin.qq.com%2Fs%3F__biz%3DMzAwNjgyMjA1MA%253D%253D%26chksm%3D830558c0b472d1d680113155ef885c51898e283d4c87652381f70b0ea878754b07c516e61849%26idx%3D5%26mid%3D2650175757%26scene%3D0%26sn%3Dd524080e1a697772e28c9252c42be10a%23rd?section_id=flipboard%2Fcurator%252Fmagazine%252F7N0nPRjnRQGXbuau-fzztA%253Am%253A2068367663

银河系坍塌日志

惊鸿

#一时兴起的产物,所以并没有扩写成一个系列的打算
#写着玩,有些地方就不要深究了毕竟我真的不会长篇动作描写......

江远收紧手中的缰绳勒住马,胯下的畜牲打了个响鼻,马掌不紧不慢地叩着地面,随后便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背上的包袱因着动作被抛起,在下一瞬朝着江远的后背撞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青年回身拍了拍马背,示意它在原地好好待着,后者抖着耳朵埋头将草卷进嘴里,甩起尾巴开始进食,算是做出了回应。

江边的风很大。江远走至岸边,衣袍被刮得猎猎作响。水面有波涛在不断翻涌,大量白色的泡沫破开浑黄的江水从底层跃出,被风呼啸着卷起,随即往下狠砸,在震耳欲聋的拍打声中粉身碎骨。江远抹了把被水沫溅湿的脸,...

#一时兴起的产物,所以并没有扩写成一个系列的打算
#写着玩,有些地方就不要深究了毕竟我真的不会长篇动作描写......

江远收紧手中的缰绳勒住马,胯下的畜牲打了个响鼻,马掌不紧不慢地叩着地面,随后便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背上的包袱因着动作被抛起,在下一瞬朝着江远的后背撞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青年回身拍了拍马背,示意它在原地好好待着,后者抖着耳朵埋头将草卷进嘴里,甩起尾巴开始进食,算是做出了回应。

江边的风很大。江远走至岸边,衣袍被刮得猎猎作响。水面有波涛在不断翻涌,大量白色的泡沫破开浑黄的江水从底层跃出,被风呼啸着卷起,随即往下狠砸,在震耳欲聋的拍打声中粉身碎骨。江远抹了把被水沫溅湿的脸,卸下腰间挂着的佩刀,带着一身湿气席地而坐。他单手解开肩上的褡裢,包袱滑向地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江远反手将其摸过来,拨开后里面赫然是四个大小一样的骨灰罐,以及一小坛酒。

四个月前江远仅凭手下三千士兵死守边城,与外敌五万大军殊死搏杀,浴血奋战了五天五夜,弹尽粮绝之际终于等来了援兵,站在城墙上的江远望着远处升腾起来的滚滚尘烟握着早已卷刃的刀一言不发,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去,血液混合着汗水脏污干涸在他脸上,将他皮肤刺得生疼,他的左臂麻木,毫无知觉,经脉在之前与敌军的砍杀之中被震断,且在左臂与肩膀的关节连接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泛白的皮肉自潦草肮脏的包扎布料边向外翻卷,整个胳膊看上去摇摇欲坠。正当一旁的军医无比焦灼但又不敢伸手去碰他的时候,江远动了,他茫然地转过头,像是置身之外的看客,江远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他看着夕阳下的城墙,金黄将眼前的暗红尽数笼罩,那些尸体,断箭,燃烧的木头,哀嚎的伤兵,沉默地搬运着阵亡同袍的士兵们,都包裹在这片光芒里,江远离他们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

他舔了舔裂开的嘴唇,看向同样一身血污的军医:

“城守住了?”

后者的情绪瞬间决了堤:“守住了!将军!守住了啊!”

疲惫和痛楚挤开骨缝肌肉,从四肢百骸汹涌而至,江远闭了闭眼,在对方的嚎啕大哭声中直挺挺地栽倒下去。

江远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他试着动了动左边的胳膊,尖锐的疼痛咬住肩膀迟迟不肯往下,于是他偏过头去,左边肩膀被纱布包扎得严严实实,而再往下便是空空荡荡――那里什么也没有。但他感觉自己的左臂还在,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的眼睛告诉了你事实,但是你的脑袋拒绝接受它,并且固执如常。

这是江远从军第十个年头,他用自己的左臂,四个亲信以及两千多名兄弟,换来了敌国军队将领首级,和两国之间长达五年的休战协议。

三个月后,在一次朝会上,仅剩一只手臂的将军在拒绝了皇帝的封赏之后又主动请辞,在百官之中掀起轩然大波,年轻的皇帝沉默许久,终是准了奏。

御书房里,皇帝捏着江远递上来的兵符,视线扫过对方一边空荡荡的袖口,“你打算多久回来。”

江远恭敬地低着头,“臣不知。”

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皇帝不开口,江远就这么一直站着。

良久。

“罢了,你退下吧。”皇帝摆了摆手,有些疲惫。

“臣告退。”江远依旧躬着身低头往后退出,在他将要退至门口的时候,皇帝再一次把他叫住,

“江远,是我欠你的。”

“臣惶恐。”江远躬得更深,直至他在皇帝视线里完全消失,江远至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再一个月后,江远只身来到了这条江边。

他将骨灰罐的盖子打开,依次把里面的粉末倒入江中,英灵融进江水奔腾的血液,与之成为一体,永生不息。

“我敬你们一杯。”

酒坛的布盖被揭开,江远拎起坛子仰头猛灌了一口,辛辣感从喉一直灼烧到心窝处,江远抬手,将剩下的酒液尽数倒入江中。

风刮得更猛了,如万千呼号。

江远握住刀把,手腕一翻刀身自鞘中破出,随即他缓缓站起来。

“将军再送你们最后一程。”

下一秒迎面而来的江风被猛然劈开,刀锋泛着银光破空而去似要将一切尽数撕裂,与气流碰撞铮铮作响,江远单手执刀,神情冷冽浑身肃杀,空荡的袖管随着他的动作不断上下翻飞,江涛翻涌与之共武,狂风在江面哭嚎,刀面上的水雾被再一次震开后,江远身体一沉单膝坠地骤然翻腕将刀狠狠插入脚下的土地里,直至没入大半。

虎口撕裂,鲜血顺着刀把缓缓流淌过刀身,最终渗入土里。

江远浑身湿透,他起身打了个呼哨。

“惊鸿,走了。”

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呢喃
年纪大了一点,就容易动泪~越坚...

年纪大了一点,就容易动泪~越坚强越脆弱~

年纪大了一点,就容易动泪~越坚强越脆弱~

呢喃

转专业,想了很久,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决心,还是敌不过对未知的恐惧,这到底是一条什么路,懵懂得如孩童,有坚定的理想,却没有坚定的信念,这并不符合人生的正反合吧,得也是意愿,不得也是意志,想来还是求自己多学多感悟,世界薄情,但还要面对啊!努力吧!

转专业,想了很久,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决心,还是敌不过对未知的恐惧,这到底是一条什么路,懵懂得如孩童,有坚定的理想,却没有坚定的信念,这并不符合人生的正反合吧,得也是意愿,不得也是意志,想来还是求自己多学多感悟,世界薄情,但还要面对啊!努力吧!

呢喃
剁了三百多东西,肉痛!

剁了三百多东西,肉痛!

剁了三百多东西,肉痛!

芜芙荒,白露霜

火车

什么是火车?

便是人生百态

酸甜苦辣咸

贫穷与富有

温情和小人嘴脸

你便与这些周旋
              
                             ...

什么是火车?

便是人生百态

酸甜苦辣咸

贫穷与富有

温情和小人嘴脸

你便与这些周旋
              
                                ------芜霜 2018.3.25

呢喃

求别说话好吗,天天耸人听闻真的很可怕(๑ó﹏ò๑)

求别说话好吗,天天耸人听闻真的很可怕(๑ó﹏ò๑)

呢喃

噩梦惊醒,无法平静。

噩梦惊醒,无法平静。

呢喃
外头夜空繁星点点,熠熠生辉,数...

外头夜空繁星点点,熠熠生辉,数不尽的岁月无忧,奈何人生十苦,叹不尽个中多愁~
学习的时光难熬啊!

外头夜空繁星点点,熠熠生辉,数不尽的岁月无忧,奈何人生十苦,叹不尽个中多愁~
学习的时光难熬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