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百老汇

3513浏览    351参与
EvolLove812

上週,一聽看到新聞就馬上去訂票了

看到這消息真的很傷心,這部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看了不下十次以上,在Broadway 看過, London 看過, Sydney 看過,從小看到大,滿滿的回憶。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部會在Broadway 停演了

Majestic theatre 也是充滿了時代的回憶,真的很不捨~

公演到二月份,如果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生一定要看一次的歌劇~🥲🥲

上週,一聽看到新聞就馬上去訂票了

看到這消息真的很傷心,這部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看了不下十次以上,在Broadway 看過, London 看過, Sydney 看過,從小看到大,滿滿的回憶。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部會在Broadway 停演了

Majestic theatre 也是充滿了時代的回憶,真的很不捨~

公演到二月份,如果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生一定要看一次的歌劇~🥲🥲

Aosaina
真的好喜欢Julia的小c,尤...

真的好喜欢Julia的小c,尤其是上次去看的是我听到她唱的最饱满的一次!美女姐姐人太好了!

  

真的好喜欢Julia的小c,尤其是上次去看的是我听到她唱的最饱满的一次!美女姐姐人太好了!

  

玄学k2

  本来没打算发这个的,不过想到百老汇魅影看一场少一场了还是发一下。

  当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去的,再加上散场到回村火车之间还有一小时,就去堵门吧。中雨,堵门的人不多,二三十个,包括一群演员的亲友。(比起新剧真的太冷清了)

  最先出来的是可爱的胖胖皮安吉(Carlton Moe)一出门就热情的问我要签名吗!并且自带了银色签字笔。我一开始还没认出来😂有点懵。poto的妆真的太浓了!很难认啊!

  然后陆续出来几位乐队/Swing的成员,完全不认识,也走的很急。

  接着出来一位抱着可爱修狗的女士,虽然并没有从脸认出来,但这个气质太卡拉塔了哈哈哈!Raquel Suarez...

  本来没打算发这个的,不过想到百老汇魅影看一场少一场了还是发一下。

  当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去的,再加上散场到回村火车之间还有一小时,就去堵门吧。中雨,堵门的人不多,二三十个,包括一群演员的亲友。(比起新剧真的太冷清了)

  最先出来的是可爱的胖胖皮安吉(Carlton Moe)一出门就热情的问我要签名吗!并且自带了银色签字笔。我一开始还没认出来😂有点懵。poto的妆真的太浓了!很难认啊!

  然后陆续出来几位乐队/Swing的成员,完全不认识,也走的很急。

  接着出来一位抱着可爱修狗的女士,虽然并没有从脸认出来,但这个气质太卡拉塔了哈哈哈!Raquel Suarez Groen,虽然是主卡但是前两个月都不在,那天应该是刚刚回归剧组。全场最佳!我和朋友都好喜欢她!她一出来先和亲友聊天😂也没带笔,我们问别的观众借的一支中性笔哈哈。

  接着是Maree Johnson,先认出来是主要演员,但一直没想到是谁😂反正先要签名吧,同样是那只借来的中性笔。后来想起来是百老汇铁打的吉莉夫人(因为我去的8场7场都是她)非常有气质和威严的女士,非常贴角色。

  之后等了许久都没有演员出来,有位工作的老太太说里面人都走完了。顺便一提庄严剧院后门是一个杂物和垃圾间,晚上工人进进出出运送杂物车,堵门条件挺恶劣的。我和朋友想着三人组都没出来,火车时间也还早,就再等等吧。

  大概10分钟后终于等到了主桶Ben Crawford。(沉默的签名机器)在百老汇看久了还挺喜欢他的,虽然一直吐槽他疫情之间胖了太多,声音偏扁,但是表演还是很到位很有感情。可惜没机会见到他瘦身成功的魅影了。遗憾的是当天唱的很崩,全场状态都不好,很明显的纯嗓子发音,唉。

  桶都出来了想着其他人估计是从别的通道离开了。补充一下当场小c Julia Udine 正常的中规中矩发挥,老二替补Pual A.Schaefer 长得帅但是唱功一般,吵架歌重唱一直在被带偏……

  唉……总的来说是崩得无语的一场(以至于接下来半个月都没想再去)(三人组表现真的很重要啊)……dbq

fssg

作品和现实已经足够有力量

Tom Sturridge在国内稍微有点名气后,很高兴看到有人愿意研究他的话剧。不过看到了一些关于1984的流言,想澄清一下。尤其作品和现实已经足够有力量了,没有必要靠噱头吸引关注,甚至噱头会折损它们的力量。


英国人Robert Icke和Duncan Macmillan改编并导演的这部1984首演于2013年。在搬到百老汇之前,也来过美国演出,但并没有引起这么多的争议和事件。当然因为百老汇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肯定更大,更主要的可能是因为百老汇特定的“合家欢”观众群。在这种主流气氛下,自然显得1984出位。


其实演员们没受什么伤,报道有的只是标题耸动,但如果点进...

Tom Sturridge在国内稍微有点名气后,很高兴看到有人愿意研究他的话剧。不过看到了一些关于1984的流言,想澄清一下。尤其作品和现实已经足够有力量了,没有必要靠噱头吸引关注,甚至噱头会折损它们的力量。

 

英国人Robert Icke和Duncan Macmillan改编并导演的这部1984首演于2013年。在搬到百老汇之前,也来过美国演出,但并没有引起这么多的争议和事件。当然因为百老汇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肯定更大,更主要的可能是因为百老汇特定的“合家欢”观众群。在这种主流气氛下,自然显得1984出位。

 

其实演员们没受什么伤,报道有的只是标题耸动,但如果点进去看,基本还是平实陈述。或者也不算耸动,只是观众们刚从戏的震撼中走出来难免脑补误读。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也会以讹传讹。

 

1.Tom被担架抬走是因为一天演两场强度很大,天又热,脱水了…但抬走时没擦掉身上的假血,加上剧某种程度介入了观众的现实,剧场还询问现场有没有医生,观众看到这幕可能就更分不清戏剧与现实了,以为伤得很严重…

 

2.他和Oliva Wilde说在当时的背景下,角色是不会爱的,他们只能通过暴力表达、找到爱。他们本来找了动作指导编排动作,但发现这样会非常假,所以他们就自己发挥进行肢体接触,难免会伤到对方,但没什么大碍,没影响演出

 

3.Jennifer Lawrence应该是肠道有点问题(好像是吃坏了东西),而不是看吐的…

 

主创团队说观众看到一半觉得不适离场很正常,但如果这就是一天中最让你不安的事,或者你觉得这是噱头式表演,那你根本没看新闻。

 

说实话,我觉得直接让小于10岁的孩子看1984原著都不合适,家长可以给孩子讲解大概的概念,或者引导孩子读其中某部分。结果当时居然有家长带不到10岁的孩子来看戏。主创团队感到非常不安,开始禁止13岁以下的人入场观看,之前只有家长陪同警告。主创团队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百老汇的现状:人们觉得剧场永远安全舒适,只是来剧场寻找欢笑和掌声,这种艺术形式已经孱弱到不会出现真正令人不安的场景。

 

当然英国人自己又觉得相比于欧洲大陆,英国的剧场又不够有挑战性。Simon Stephens有的剧甚至先在德国演,之后才找到英国剧场演。在演Punk Rock时,Tom也无不讽刺地说人们在剧场里只想寻求安全,看不到真正的暴力。


我听到这种讨论时,又不免觉得有点可悲。咱们连这种讨论的前提都不存在,在题材方面受到了太大管制…


虽然话剧不比电影,但还是有一些相关采访的,大家有兴趣可以搜搜~

all I ask of Hugh

Hugh的告别。


(p8是之前没见过的图,右边的桶是Ted Keegan

另外Hugh的配文里还有一句:“感谢摄影师Joan Marcus为我们捕捉这些精彩绝伦的瞬间!尤其是当我和Soot在一块儿的时候。”)

Hugh的告别。


(p8是之前没见过的图,右边的桶是Ted Keegan

另外Hugh的配文里还有一句:“感谢摄影师Joan Marcus为我们捕捉这些精彩绝伦的瞬间!尤其是当我和Soot在一块儿的时候。”)

all I ask of Hugh

休·帕纳罗:坚持健身的冉阿让与没见过幽灵的委屈魅影(?)——古早访谈一则

*按理来说,是无授权翻译,原文及网址信息列在下方,请亲爱的读者不要随意转载~

*渣翻 渣翻 渣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需要改进或错译的地方欢迎评论区指出,不胜感激!

*最后,祝您阅读愉快:)


An Interview with Hugh Panaro

作者:Pati Buehler 

2008年6月18日发表于Broadway World.com


一直以来,百老汇明星休·帕纳罗都在用他好莱坞式的英俊外表和超众才华惊艳着观众,但真正使他如此具有吸引力的,...

*按理来说,是无授权翻译,原文及网址信息列在下方,请亲爱的读者不要随意转载~

*渣翻 渣翻 渣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需要改进或错译的地方欢迎评论区指出,不胜感激!

*最后,祝您阅读愉快:)


An Interview with Hugh Panaro

作者:Pati Buehler 

2008年6月18日发表于Broadway World.com


一直以来,百老汇明星休·帕纳罗都在用他好莱坞式的英俊外表和超众才华惊艳着观众,但真正使他如此具有吸引力的,恐怕还要数那平易近人的魅力与真诚朴实的性格。

1964年2月19日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出于对小动物的喜爱,年幼的休对兽医这一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在看过人生中第一场百老汇演出后(注:《安妮》Annie 原卡演出),休便深深爱上了剧院。他的第一个角色——于地方剧院出演《音乐之声》(Sound of Music)中的弗里德里希——在他12岁时便到来了。在高中时期,休还是圣赫勒拿罗马天主教堂(Saint Helena's Roman Catholic Church)的管风琴手,有时也会在婚礼上用钢琴或管风琴为母亲伴奏;他最终进入了天普大学就读(Temple University),并于1985年以声乐专业学士学位毕业。

20多年后,休·帕纳罗再次站在了我们面前,于胡桃街剧院(Walnut Street Theater)为各位带来《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收官演出,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每周五是休前往健身房进行例行锻炼的时候,他靠此维持自己的最佳身材,而笔者赶在其出发前一个小时找到了他。“毕竟现在我可知道,一周花好几个晚上半拖半扛一个160磅的男人在背上是什么感觉了。”休开玩笑说。


Pati Buehler:恭喜你拿到了一个如此抢手的角色。你是位相当出色的冉阿让。

Hugh Panaro:非常感谢!能出演这个角色我很兴奋。

PB:休,这部剧的很多粉丝都将冉阿让视作一名果敢的英雄,但你的演绎为这个角色赋予了层次分明的情感。你究竟是怎么理解和处理的呢?

HP:我、保罗·斯科弗勒尔(Paul Schoeffler 沙威饰演者)以及各位导演曾坐在一块儿讨论剧中的角色,大概算是一种“冉沙会晤”吧,总之我们一起谈论了这些角色身上的人性因素。坦白讲,我想我的理解大概来源于我那已经过世的表演老师弗雷迪·卡尔曼(Freddie Kareman)。人类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一直以来,我都不怎么赞成把沙威当做大坏蛋、而把冉阿让当做慈祥圣诞老爷爷的想法。在最后一幕,有关赎罪的那部分,我想,如果你老是急着来到这一段、向观众们展现角色最光辉动人的一面,忽略了前面挣扎而曲折的过程,那你演这场戏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向来执着于寻找角色的阴暗面,希望能告诉各位观众:冉阿让和沙威一样,都不过是活生生的人;他们选择的道路不同,信奉的真理也不同,仅此而已。

    不过,尽管我个人的诠释是如此,我有时也会担心“老天,万一观众们不喜欢这样怎么办?”比方说,当冉阿让接到艾潘妮帮忙送给珂赛特的信时,书中写到他表现得十分嫉妒。不知打哪儿来了一个臭小子,竟然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姑娘,而他显然没准备好接受这个。我对我们的导演马克·克莱门特(Mark Clements)说:“我可以狠狠揉皱这封信,把它扔到地板上再捡起来吗?”他回答说可能时间不够。所以,我们最终达成一致的做法是:我先揉皱那封信,然后再决定把它弄平展开,并且收好。我也不清楚观众们是否接受角色这种做法,但我自己很喜欢这种处理;在那一时刻,邪恶是个触手可及的选项,冉阿让完全可以随便怎么做,但他仍然选择了烛台上的光明。

PB:这确实是展现冉阿让人格另一面的一种非常巧妙的做法。另外,面对珂赛特想要知道你过去经历的请求,你的反应也很精彩,张力满满。

HP:反正她最后都知道了嘛!(大笑)我很高兴你捕捉到了这一点。

PB:这儿有一条来自我们官网读者的提问:魅影和冉阿让都是在声音和身体上要求极高的角色,就你为角色做准备、并且保持最佳演出状态的方式而言,两者有什么不同呢?

HP:答案张口就来!唱魅影可比冉阿让要轻松,没有对角色不尊重的意思但,魅影的最高音是个A flat, 而冉阿让要求真声上到high B. 所以从声音上讲,唱好冉阿让比唱好魅影更具难度。不过有意思的是,魅影是身体上要求更高的那一个,而这是因为上妆;一整晚半张脸困在乳胶贴下面,说真的,有点点幽闭恐惧症的感觉。

演魅影的时候,我的热身活动和普通演出没什么区别,但至于演冉阿让,我得提早一个小时起床,跑到健身房慢慢地热身,然后在自己的化妆间试着唱一两个high B或high C出来。我最喜欢的名人名言中,有一句是来自伟大的帕瓦罗蒂先生的,他说:“上帝给你的high C也就那一些,别在化妆间里把它们都用光了。”(大笑)所以,我就确保我能将它们唱出来,但更重要的是能够在舞台上将它们唱出来。

PB:好主意。现在我们换个话题:跟我们讲讲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的巡演吧。(译注:2007年,Hugh参加了Barbra Streisand的欧洲巡回演出,油管上有视频

HP:那刚好就是去年的这时候——实在是太美妙了!!我以前从没去过欧洲(译注:应该是指去欧洲各国家一路走下来),所以巡演是个去那儿玩的大好机会,而我本人又刚好是史翠珊的狂热粉丝——尤其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得知她也来自百老汇的感觉很好。这世界上再找不出第二个像她那样的人了。我都不知道和这样一位大明星同行还有什么别的可期待。她为人热情慷慨,而且——虽然这么说感觉有点小怪——她真的很可爱。她的绝对音感也根本没的说。有一次,她从某段长笛伴奏里听到了点什么,就说“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实际上那是段后来加上去的东西,她却在第一次听的时候就发现了。

巡演途径某座城市的时候,史翠珊得了很重的感冒,但她的歌声仍然是如此完美,很巧妙地隐去了感冒的痕迹。我想:“这就是专业啊。”她已经65岁了,依旧惊艳如初。还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那就是有时候报纸上印的东西未必是事实——她的声音一点没走样,每个音都在原调上。

PB:接下来是另一条读者提问:我想知道,既然总有传言说,老剧院里通常有各种灵魂飘来飘去,而你又确实演过歌剧院幽灵——你有见到过它们吗?

HP:猜猜怎么着——没有!而且我对这件事非常不爽。我其实很信这种东西,可偏偏啥也没体验过。身为魅影本影居然连个幽灵或者外星人都没见到……我真的很失望。(大笑

PB:说到魅影,我们有一位官网读者想知道你是怎么拿到这个角色的。

HP:一开始,我在伦敦参与哈尔·普林斯(Hal Prince)执导的《演绎船》(Show Boat),饰演拉维内尔。等我回到纽约,他们告诉我原本演魅影的人嗓音出了点问题,问我是否有兴趣过来暂时接替他一阵。多年以前,当我还是劳尔的时候,我也是魅影的替补,但我猜自己属于少数对这位主角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之一。我从没感觉到非常非常想演他什么的,原因大概就是那一整套上妆。话又说回来,如果只是暂时出演,我心想那也算一个好机会。刚演几个月,哈尔·普林斯就来到我的化妆间跟我说:“原来那位演员大概不会回来了。”我于是被要求留下来。然而不久后,我又拿到了《马丁·盖尔》(Martin Guerre)这部剧,所以就离开了。三四年过去,卡司重新开放选人,他们再一次叫我回来,而这一次,我是真真正正地乐在其中。

PB:我知道你演子爵时是和凯文·格雷(Kevin Gray)的魅影搭档。能看到你们俩同时站在舞台上当真是一种享受。

HP:凯文超级棒!是他为年轻的演员们打开了饰演魅影这个角色的大门。我想我们合作得很好,因为我们的年龄差也正好合适(译注:1990年Kevin 32岁,Hugh 26岁。按当时的标准来说,Kevin是一名相当年轻的饭桶,所以Hugh说他为年轻演员演这个角色打开了大门)。有时候,当劳尔扮演者看起来明显比魅影扮演者年纪大,而魅影又大骂对方“傲慢的小子”(insolent boy)…我总感觉怪怪的。

PB:有个问题我经常喜欢问别人:在你的演绎事业中,是否存在一个或者一些人,是你钦佩的榜样、并且时刻激励着你呢?

HP:嗯,我知道我的回答听上去会相当老套但我还是要说:是我的父亲。在我整个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未听我父亲说过别人一句坏话。面对生活中的事,他也总是处理得十分恰当,游刃有余;对我来说,他全然是鼓舞人心的存在,从来不会逼迫我做什么。一名出色的人,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榜样。每晚,在心里,我都让他陪着我走上舞台。

而若要在演员之中寻找榜样——还是得先说一句,我知道这听上去就像陈词滥调——他们对我来说只是一时的学习榜样,并不代表我一定想成为他们。芭芭拉·史翠珊就是这些榜样之一,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和托尼·班奈特(Tony Bennett)也是。我听的第一张音乐剧唱片是埃塞尔·默尔曼(Ethel Merman)女士的,我尊重和钦佩他们的成就,也感谢他们的指引,但我想最重要的仍然是成为自己。

PB:你对近几年来的百老汇演出又有哪些看法呢?

HP:老天,这就有点尴尬了,毕竟我真的不很了解…我近来的标准只有一条:如果有朋友在演出里,我就去看。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喜欢《魔法坏女巫》(WICKED)。真希望我能拿到其中一个角色(大笑)。(译注:这题我会!Hugh大概想演Glinda(不是)因为他在访谈里唱过一句Glida标志性的“popuuuuular”,用以吐槽Soot在百老汇比他还受欢迎:D)除此之外,我还注意到一件事——老实讲我个人对此并不是很上头——现在有很多演出喜欢请一些《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一档综艺选秀节目)式的人物,极具天分,但仍缺少真正的训练和实打实的技巧;在我看来,观众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有时能看出来一些演出不如从前那样高质量了。大概在百老汇的舞台上,也有什么东西在悄悄进化发展吧。我们只能把这一切交由时间判断了。

PB:你知道,你有着一群非常忠诚的粉丝群体,你认为这是因为什么呢?

HP:aww谢谢你这样告诉我。我不敢肯定自己的表现最终看起来如何,但我确实有在努力做到最好。第一是为了我自己,第二是为了演出本身和各位导演,第三是为了我的父母和所有其他人。我想要确保:每个花了整整一百美元来观看演出的人心满意足,票有所值,所以我必须全力以赴。

PB:而你确实做到了。休,我猜你是很喜欢演魅影的,那么还有没有其他什么角色是你喜欢出演的呢?

HP:我喜欢《基督耶稣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中的耶稣。我是说,没有比演上帝很棒的事了好吗!(大笑)真的没有!我第一次拿到这个角色时才21岁,过于年轻而完全不懂得享受。如果能再度回归,那将会像是做梦一样。有三个角色一直是我的心头好:冉阿让、魅影和耶稣。噢,其实还有另一个角色我也挺喜欢的,那就是《星期天与乔治在公园》中(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的乔治。在我还很年轻、还在演《西区故事》(West Side Story)中的托尼(译注:b站有Hugh唱的“Maria”,听着那叫一个此情婉转不可绝,以及网易有Hugh唱的“Tonight”,也是一个年轻又热情、温柔而真诚的Tony)或是《丕平正传》(Pippin)的时候,他们就是我的梦中情角了。

PB:我相信,在未来你仍有无穷多的才能有待展现,而这一点,你也已在目前的演出中展现给我们看了——你对冉阿让精彩绝伦的刻画便是证明。希望在演出季彻底结束之前,我还有机会去看一场。

HP:我很享受这场谈话。再次感谢!以及等你下次来看演出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哦。


感谢阅读❤️

Big Ocean
边听OBC边画的,Hadest...

边听OBC边画的,Hadestown我可以吹一年——


边听OBC边画的,Hadestown我可以吹一年——


Big Ocean
nobody cares但这是...

nobody cares但这是我这暑假看的所有音乐剧的排名!

nobody cares但这是我这暑假看的所有音乐剧的排名!

all I ask of Hugh

休·帕纳罗的角色名单(Role Call)

*无授权翻译,原文及网站信息列在下方,请各位亲爱的读者不要随意转载 (◦˙▽˙◦)

*渣翻 渣翻 渣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有错译或需要的改进的地方欢迎指出!感谢——

*本文分原注和译注,两种注解分开标记。最后,祝您阅读愉快!


Hugh Panaro on His Amazing Run in Phantom, a Double Dose of Les Miz and More

作者:Kathy...

*无授权翻译,原文及网站信息列在下方,请各位亲爱的读者不要随意转载 (◦˙▽˙◦)

*渣翻 渣翻 渣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有错译或需要的改进的地方欢迎指出!感谢——

*本文分原注和译注,两种注解分开标记。最后,祝您阅读愉快!


Hugh Panaro on His Amazing Run in Phantom, a Double Dose of Les Miz and More

作者:Kathy Henderson

2012年9月12日发表于Broadway.com


提到音乐剧中的经典角色,恐怕没有人比休·帕纳罗驾驭得更好了。尽管他本人一直将自己看作角色演员(译注:character actor, 常扮演特点鲜明、与众不同、甚至可能有些举止怪异的配角),但不可否认的是,帕纳罗拥有高超的男高音演唱技巧及丰富的舞台演出经验,这些足以保证他拿下一系列音乐剧男主:从《伙伴们》(Company)中的波比到《演艺船》(Show Boat)中的拉维纳尔,再到《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中的拉乌尔与埃里克——后者他两年前刚回归演绎,给剧目再添惊人的一笔。为完成这份百老汇官网的“角色名单”,帕纳罗主要提到了五部经典剧作,其中有两部见证了他由年轻的英雄成长为真正的主角。


粉丝们问得最多的角色

“我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演过多少场《歌剧魅影》了(注:截止到文章发表,饰演魅影已有三次共1800场,饰演拉乌尔则有900场)。不过每当有人仅用‘华丽’来形容它,我就会有些恼怒,因为这部剧触碰到了我内心非常真实的一层东西:被欺凌。埃里克这个角色,基本上从出生开始就因其外表而被回避拒绝。我曾是个胖小子,因为自己的体重饱受欺负和折磨,所以我能将这个角色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我意识到很多青少年能和魅影产生共情是由于,他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这是该剧想要传达的东西中极为重要的一方面,很多观众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我感觉自己终于到了适合演这个角色的年龄了。年轻时,我总是想:‘不,还没到时候’。如今,我已懂得年岁增长带来的意义,而这个角色看上去与我完美契合——简直就像是为我而作的一样。”


我看上去外观最完美的角色

                               Lestat

“我觉得自己身材最好的时候是在2006年,出演《吸血鬼莱斯特》(Lestat)的主角。那时我体脂率才5%!作为一名吸血鬼,你肯定想着越性感越好,而莱斯特也的确是我自我感觉演过的最性感的角色了。我还得以重新变回金发。当我还是个婴儿时,我可是有着一头金发的,只不过我妈把我头发给剪了,从那以后,就一直是这样的深颜色。关于这部剧有许多美妙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亲自为我写了一首歌:‘Right Before My Eyes’. 他观看了我的表演,觉得再给我、给这部剧添首曲子是个绝佳的主意。世界上有多少人能说‘艾尔顿·约翰为我写了一首歌’呢?”


既有收获又有遗憾的角色

“我为《星期天与乔治在公园》(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献出了全身心(注:2009年,于西雅图的第五大街剧院 5th Avenue Theatre, 饰演乔治·修拉与其曾孙小乔治),但它的确是一段让人感到失望与遗憾的经历,因为很多人似乎就是对这部剧欣赏不来。头一两个月,通常是桑德海姆迷们走进了我们的剧场,但自那之后,你就会发现,来的观众们似乎不大能理解演出了。我们当时的表演与2008年的百老汇版一模一样,都是山姆·邦特洛克(Sam Buntrock)执导的,所以我们也有绿屏特效——整整八个我在舞台上边走边唱。有了山姆的帮助,我感到自己是在塑造一些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既不是曼迪·帕丁根(Mandy Patinkin 译注:原卡乔治·修拉的饰演者)也不是任何其他人。这很具有挑战性。我们站在台上,为角色注入鲜血,心满意足,台下的人看起来却像是:‘这到底什么玩意儿?’ ”


对我来说属于重大突破的角色

“大悲第一次全国巡演的时候,我作为马吕斯,属于原卡;巡演结束之后又接着踏上百老汇的舞台,继续饰演这一角色。那时有很多事情,我和马吕斯之间并没有区别:我只有23岁,天真而少不经事。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大型演出,也是我的百老汇首演。马吕斯是个超棒的角色——他让我得以在舞台上成长。在剧中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时,他还是个孩子;但等到演出临近尾声,他已然成长为一个男人。对于当时的我而言,这就是完美的人生写照。”


有着特殊个人意义的角色

“我有许多情感上的原因选择冉阿让(注:2008年,费城胡桃街剧院 Walnut Street Theatre)作为答案。费城是我的家乡,我的父母就在那儿看了我的演出,同时,冉阿让也是马吕斯——我人生中第一个重要角色成长的终点。除此之外,这个角色本身也有其特殊的意义。在我演艺生涯早期,我与很多出色的冉阿让共事过,其中一位名叫J.C.希特(J.C. Sheets)——正是他在一个又一个百老汇之夜扛着我走过了巴黎的下水道。多年过去,他不幸失去了曾经的嗓音,在《歌剧魅影》剧组中成为了我的服装师。2007年,J.C.去世了。我怀着一种纪念的心情为他歌唱,几个月后,我便第二次被选作冉阿让,参演核桃街剧院和加利福尼亚的演唱会版本。在冉阿让这个角色上,J.C.是我学习的榜样。每晚站上舞台,我都感觉他仍在我身边。”


最好玩的角色

                               Fagin

  (这个角色的上妆也是Hugh亲自参与的)


“我总是感觉自己有个角色演员的灵魂困在男主角的身体里,所以饰演《雾都孤儿》(Oliver!)中的费金(注:2009年,费城胡桃街剧院),毫无疑问就是最有意思的经历。我用不着再‘歌喉动人’,这真的很爽。我可以在演出结束后和朋友们一起出去嗨、开派对,如果这导致了我第二天嗓子变坏,甚至会更有利于角色的演绎。我还有了整整四十个小孩子——两个卡司,每个卡司二十个——我们一块儿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我感觉他们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首演夜,我的GPS导航仪被偷了,一周之后,那些孩子们送了我一台新的,附赠一首他们亲自为我创作的诗歌。这整一段经历都无比美妙。”


感谢阅读❤️

all I ask of Hugh

发一些不需要语言描述的图😌

发一些不需要语言描述的图😌

all I ask of Hugh

A Heart Full of Love 选自《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


Jacquelyn Piro Donovan as "Cosette"

Hugh Panaro as "Marius"

Natalie Toro as "Eponine"


1987年的演出现场音频。那一年也是Hugh的百老汇首秀,音频展现的是非常年轻、天真,......

A Heart Full of Love 选自《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


Jacquelyn Piro Donovan as "Cosette"

Hugh Panaro as "Marius"

Natalie Toro as "Eponine"


1987年的演出现场音频。那一年也是Hugh的百老汇首秀,音频展现的是非常年轻、天真,又满心欢喜的声音:)

麻辣成都
成都酒吧的天花板,还有百老汇演出!
成都酒吧的天花板,还有百老汇演出!
天天吃成都
成都酒吧的天花板,酒水超多,现场气氛超嗨,还有百老汇演出
成都酒吧的天花板,酒水超多,现场气氛超嗨,还有百老汇演出
all I ask of Hugh

《余兴秀》Side Show 1997

在这部音乐剧的百老汇纪录片"SIDE SHOW" Broadway Musical Documentary With Original Stars and Creators 里有这么几个故事:

1.导演完成选角后曾对着所有主演说:你们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你们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怪胎”(freak)。这部音乐剧就是关于“怪胎”的,讲的是一对连体婴儿在马戏团里的freak show, 因此需要演...

《余兴秀》Side Show 1997

在这部音乐剧的百老汇纪录片"SIDE SHOW" Broadway Musical Documentary With Original Stars and Creators 里有这么几个故事:

1.导演完成选角后曾对着所有主演说:你们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你们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怪胎”(freak)。这部音乐剧就是关于“怪胎”的,讲的是一对连体婴儿在马戏团里的freak show, 因此需要演员们把自己内心受伤的、不完美的、畸形的部分暴露给观众。“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因为曾经的冷眼和指责,因为某个人,因为自己身上的某个部分,这就是这部剧里的人物所感受到的心情——实际上,这份情绪广泛存在,”Hugh在另一个有关《余兴秀》的采访里说道,“那是我们一直以来都背负着的包袱,‘老天爷我以前可是个胖小孩…我还很胖吗?大家会因此讨厌我吗?’(注:这句和Hugh自己小时候因为体重被霸凌的经历有关,事实上这个时期的Hugh瘦得甚至有些过头,可仍然时不时感到身材焦虑)…类似这样的心情。因此这部音乐剧归根结底不是在讲连体婴什么的,它讲的是‘谁会爱真正的我,我又怎么爱真正的自己’。”

2.Hugh接这部剧的时候刚刚离婚,整个人处于非常颓废和茫然的状态,几乎有点自暴自弃,胡子没刮澡也没洗就被拖去试镜了,本来也没抱着被选上的想法。不过结合上一条,也许正是这样的状态使得选角导演相中了他。在某次排练过程中,有一幕讲的是Hugh饰演的角色Buddy告诉他心爱的女孩(同时也是连体姐妹花之一):“很抱歉我不够强大,没法继续爱你。” 唱到这一句时Hugh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排练不得不紧急暂停,他冲到盥洗室,把脸埋进洗手池,拧开水龙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使自己冷静下来。好在整个卡司的氛围非常有爱,没有谁害怕在这里展现自己的脆弱之处,而一部剧演完过后,Hugh也慢慢地被治愈了:)

3.Hugh经常跟这部剧的两名女主演:Alice Ripley和Emily Skinner比音高。是的,就在每晚表演过程中,舞台上其实都有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在 Tunnel of Love 一歌里,有一段是Emily先唱一个乐句,Hugh再跟一个重复乐句。Emily飙到一定高度,Hugh会紧咬着跟上那个音高,Emily于是再提高,Hugh再跟上去……

直到有一天作曲者Henry过来对他说:“Hugh, 悠着点吧,别比了别比了´_>`”

(这首歌网易有,Hugh的高音的确很有张力)

4.由于宣传工作没做足,没啥人来看剧,卡司成员不得不亲自上街去发传单。

有一回,他们遇到了一名女士,对方很抱歉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买了《猫》的票了。”

“您以前从没看过《猫》吗?”

“噢不是那样的!我看了差不多十次了,事实上我每年都来纽约,就为了看《猫》呢。”

“那……也许……您今晚可以看点别的……”他们悄悄地把传单递了过去。

那名女士的眼神突然冰冷了起来,严肃地瞪着他们。

我·爱·《猫》。

Hugh:这件事我可以记一辈子……

all I ask of Hugh

就这样,用极其粗暴的剪辑技术弄了个Hugh近期音乐会营业的视频合集()

一共由5个时长1分钟的ins短视频组成,我习惯将它们按p来称呼了。以下是每一p同样粗暴的介绍( •́ω•̀ ):


p1 0:00 - 1:00 Willkommen, Bienvenue, Welcome 选自音乐剧《歌厅》(Cabaret)

以前搬过Hugh唱的音频,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能看到视频…!这首歌是《歌厅》的第一幕第一首,“willkommen”和“bienvenue”分别是德语和法语“欢迎”的意思。在一家柏林的基......

就这样,用极其粗暴的剪辑技术弄了个Hugh近期音乐会营业的视频合集()

一共由5个时长1分钟的ins短视频组成,我习惯将它们按p来称呼了。以下是每一p同样粗暴的介绍( •́ω•̀ ):


p1 0:00 - 1:00 Willkommen, Bienvenue, Welcome 选自音乐剧《歌厅》(Cabaret)

以前搬过Hugh唱的音频,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能看到视频…!这首歌是《歌厅》的第一幕第一首,“willkommen”和“bienvenue”分别是德语和法语“欢迎”的意思。在一家柏林的基佬小酒馆,老板热情又妩媚地唱起这首歌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当然,Hugh唱起来就变成可爱成分溢出×

亮点指路:0:11 的位置Hugh说了一句捷克语(观众反应极其热烈hhh)

0:42整活百老汇经典大腿舞:D 


p2 1:01 - 2:00 Proud Mary

好听的老歌,1969年由CreedenceClearwaterRevival演唱。CCR 是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最受喜爱的一支超级摇滚乐队,其音乐植根于美国南方的民间音乐。

亮点,全程都是吧× Hugh的“rolling, rolling, rolling down the river”小动作真的很可爱哼啊啊啊 他的肢体律动完美契合整首歌的音乐节奏,给人一种在舞台上玩嗨了的感觉(。>∀<。)


p3 2:01-3:00 Mamma Mia 选自音乐剧《妈妈咪呀》(Mamma Mia!)

Hugh的“Why, why?”和“Bye, bye”做得好俏皮hhhhh 以及这部音乐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Hugh还经常唱Dancing Queen🥰


p4 3:01-4:00 Aquarius 选自音乐剧《长发》(Hair)

60年代的百老汇音乐剧,嬉皮士友谊与情怀。


p5 4:01-4:59 Don't Stop Believing 选自音乐剧《摇滚年代》(Rock of Ages)

2009年登上百老汇的重金属音乐剧。

亮点指路:4:38的位置看Hugh扭屁股和身旁的白衣小姐姐超超超——可爱的互动!


真的很喜欢看站在舞台上的Hugh,肢体语言丰富得一刻停不下来,活力四射,充满感染力。他的热情从不是独属于自己一人的享受,而是分享给台上台下的大家的:D 让人感觉这不仅仅是在欣赏技艺高超者的演出,而更像是人人都能参与的热闹的聚会,只要热爱音乐,你就能收到最真诚的邀请——你不需要非常精通一件事才能去喜欢它、参与它、享受它:)

以及再次感叹百老汇文化传播之远——捷克、纽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摇滚、重金属、学习古典音乐出身的半意大利歌手、2022……我愿称之为一场文化与时空交错的大杂烩/盛宴。

Crab_J
画想画的画—我可真是太爱百老汇...

画想画的画—我可真是太爱百老汇了😍🤤❤️

画想画的画—我可真是太爱百老汇了😍🤤❤️

Ava碎碎念

【音乐剧初入坑指南】

🔸什么是音乐剧?

🔹如何入坑?

🔸音乐剧体验

🔹入坑剧

🔸歌剧魅影故事/背景

🔹歌剧魅影相关梗

一时兴起写了这篇,希望这期指南对犹豫要不要入坑的朋友有所帮助,也希望有更多的小伙伴入坑音乐剧!

(微博同名,非常糊欢迎来戳hhh!)

【音乐剧初入坑指南】

🔸什么是音乐剧?

🔹如何入坑?

🔸音乐剧体验

🔹入坑剧

🔸歌剧魅影故事/背景

🔹歌剧魅影相关梗

一时兴起写了这篇,希望这期指南对犹豫要不要入坑的朋友有所帮助,也希望有更多的小伙伴入坑音乐剧!

(微博同名,非常糊欢迎来戳hhh!)

Kawaharazaki 箖柒Aina
跪求百老汇争点气🙏🙏🙏?...

跪求百老汇争点气🙏🙏🙏🙏


梦中情卡怎么可以没有官摄! ! ! !

跪求百老汇争点气🙏🙏🙏🙏


梦中情卡怎么可以没有官摄! ! ! !

☀️太阳太阳

暗流

 *纸醉金迷的世界太容易让人沉沦其中,我不愿做这残破社会的牺牲品,只贪恋那与你短暂交汇下涌动的暗流……


 *年龄私设

 *全员向,主线祺鑫,副线文轩、翔霖,少部分源轩


 *敬请期待……

 *纸醉金迷的世界太容易让人沉沦其中,我不愿做这残破社会的牺牲品,只贪恋那与你短暂交汇下涌动的暗流……


 *年龄私设

 *全员向,主线祺鑫,副线文轩、翔霖,少部分源轩


 *敬请期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