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舌

5464浏览    25参与
シアン

换了个封面重发力(。。

换了个封面重发力(。。

金牙·低浮上

【石头乙女】Mesmerizing

    顾心@公子煮酒 的稿


    系百舌x你 雷者慎


    ooc不可避


    “拜托了,这真的是我最后一个毕生的愿望了!”友人一身辣妹打扮,对我来了一发地爆天星式的双手合十。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幼驯染,本来挺相似的我俩,自从升上高中后却往不同的方向发展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初的乖乖女没了束缚,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联谊的话你...

    顾心@公子煮酒 的稿

   

    系百舌x你 雷者慎


    ooc不可避









    “拜托了,这真的是我最后一个毕生的愿望了!”友人一身辣妹打扮,对我来了一发地爆天星式的双手合十。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幼驯染,本来挺相似的我俩,自从升上高中后却往不同的方向发展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初的乖乖女没了束缚,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联谊的话你自己去不就好了,我相信你还是可以做到一对二的。”说完我拎起书包便打算溜之大吉,哪成想她硬生生拉住我,撂下一个重磅炸弹,“我可是听说了今天有一个黑发帅哥也会去欸,你不就喜欢这种吗?而且我已经和人家约好了你会去啊!下次我请你吃饭,今天就帮我一把嘛!”

 擅自地把你当做筹码送出去这件事姑且不提,所谓的“黑发帅哥”,这句话你可不能当作没听过。

 于是,半个小时后,你们进了一个包间并入座,对面是两个提前点好菜等你们的男性,坐在你对面的果不其然正是你的同居男友——百舌。你瞪了笑眯眯的他一眼,感觉自己一拳打到棉花上了一样郁闷。

 眼看着好友和另一个人聊得那叫一个情投意合热火朝天,就差没当场嘴对嘴了,你也往前挪了挪身子,为了保持形象而强压着内心的怒气,磨着牙齿问他:“你早就保证过不会再随便联谊了。”

 “我听说今天会来一个优等生型女高中生才过来的,这不是就遇到你了。”他撑着手,还是那副似乎有着无限耐心的表情。就像你凭直觉猜到所谓的黑发帅哥就是百舌,他也猜到了所谓的优等生型女高中生就是你。真是让人完全感觉不到浪漫的默契。

 你瞟了一眼身旁只抿了一口啤酒就好像醉得失去理智的姐妹,她已经迫不及待得粘到那人身上了。一如既往地下手很快,看来是没心思管你和百舌了,你悄悄地抬起脚,绕过桌子下方的支柱,狠狠地踩了百舌一脚。说狠狠地,其实上不过是用了点力气的程度,对他来说几乎等同于没有感觉。别看他总是表现得像个轻浮的花花公子,身体倒是结实得很。

 他假惺惺地皱起来五官,向你装可怜:“好痛、不给我施一个让疼痛都消失的魔法吗?”你快被这架势搞愣了,但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不是吧?你都这个大一个男人了还信哄小孩的话呢?”

 “到底是不是哄小孩的话,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你不愿意的话,我主动就是了呗。”看着他站起来冲你的方向走,你几乎是没想到这个人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本想说旁边还有两个大功率电灯泡,结果一转眼却发现那两个人早就跑了,留下你和一头不知廉耻的动物待在这个近似密闭的空间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在心里思量着这个人情起码得用三顿饭来弥补,殊不知当你盘算如何敲她一大笔的时候,真正的危机来临了。

 百舌一开始只是挑逗一般地轻轻咬你的上嘴唇,趁你试图推开他握住你的双手并在一起,封住你的反抗手段便有恃无恐,凭借自己高超的吻技轻而易举就撬开了你的齿关,又挑衅似的望着气不打一处来的你,公然探入了舌尖。当然,在被你咬了一口之后,百舌识相地转移了目标:首先是脸颊,接下来是泛起红潮的耳尖,在每一个部位他都只是稍作停留,或者吹一口气;百舌转而轻咬你的肩膀、喉结,他会用牙齿慢慢地来回摩擦你的皮肤,过程中伴随着舔舐,像是要缓慢地把你炖熟甚至炖化,陷入无边无际的柔软之中。

 “我一直只能从你身上感受到情欲,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想报复你。”你冷不丁蹦出一句话,扯开他的手,用手指划过他的耳廓,然后是脖子,接着停留在他的下颚。沉默了一会,你又把手指插进他发间,狠狠地拽了一把,颇为满意地看见他这次真的吃痛地求饶,不过你同时也看见他在一秒内朝你吐了一次舌头。

 “你这么说还真是让我沮丧。如果我不爱你,我的这双眼睛难道是毫无光彩的玻璃球吗?或者是说我的心不过是个不停抽取血液的泵、就连血管里流淌的都是刚榨出来的番茄汁?如果我不爱你,那我也不再是我了。”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刚刚被你蹂躏的那块头皮,不要钱的甜言蜜语瞬间就从百舌的嗓子里冲出来。

 “你也就一张嘴最能忽悠人了。”说罢,你用舌头去顶他的上颚,一边亲一边跨坐到他腿上。

 “可是你第一次主动吻我了。”就算他因为接吻只能说出含糊不清的语句,百舌也要坚持不懈地把他惹人生气的本事发扬光大,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即使这个男人再怎么在特定时刻让人心尖尖都在颤,他还是那个百舌。

 “…废话真多。”你顺便拍开了他不老实的双手,以控制犯人的姿势反锁了他,这男人却还嫌气氛不够暧昧似的去够你的手腕,把你最喜欢喷的香水味蹭到他的掌心。

 你嘶地一声,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拉了下去,被吻到剧烈喘息也无妨,你现在只想要缺氧寸前火山式爆发的情欲。场面早就失控了,该失控的不该失控的,早就啪地炸开了。你们任由分泌过多的唾液滑下来漏出来,把对方的唇瓣咬得肿起来甚至隐隐渗出鲜血。你梳得柔顺的头发被他揉乱,校服扣子也不知何时散开,脸颊憋得通红,很有些狼狈的味道。你想生吞活剥了百舌,实际却也只是抢夺主导权。潜台词是要他使出一身的本领来取悦你,否则谁是被盯上的猎物也没个定数。

 你们一直这样。你们的爱不用言语,只用掠夺回报掠夺。你们从来不会谈梦是什么样,爱情又是什么样,你们会深夜饮酒,会交换一个让人闻了就醉的吻,每一次碰杯也是每一次身体的贴合。你们就是这样地爱着彼此。

邪性甜品阁

【随便写】幻和百舌在路边喝饮料

做梦梦见的,拿来拓展了一下下。

现代pa幻和百舌,两人是损友关系,故事的主角是百舌(大概)

很多对话,应该分得清是谁在说话吧(大概)

这个背景好用,下次写百舌司就用这个了,液!


————————


他们在路边咖啡馆挑个位子坐下,点了冰咖啡和柠汁可乐外带,几分钟后饮料上桌,他们正要开始说话。

这时却有个穿着性感的浓妆美女径直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这里能坐吗?这不是百舌哥吗?!好巧!”

还问着的时候她已经直接坐下,还拿起百舌面前的咖啡吸了一大口,这副派头把幻惊到。

“你怎么还这么没礼貌,口红味又不好吃。”

而百舌从善如流地抢回咖啡又吸了一口,幻再次被惊到。

“哈哈抱歉抱...

做梦梦见的,拿来拓展了一下下。

现代pa幻和百舌,两人是损友关系,故事的主角是百舌(大概)

很多对话,应该分得清是谁在说话吧(大概)

这个背景好用,下次写百舌司就用这个了,液!


————————


他们在路边咖啡馆挑个位子坐下,点了冰咖啡和柠汁可乐外带,几分钟后饮料上桌,他们正要开始说话。

这时却有个穿着性感的浓妆美女径直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这里能坐吗?这不是百舌哥吗?!好巧!”

还问着的时候她已经直接坐下,还拿起百舌面前的咖啡吸了一大口,这副派头把幻惊到。

“你怎么还这么没礼貌,口红味又不好吃。”

而百舌从善如流地抢回咖啡又吸了一口,幻再次被惊到。

“哈哈抱歉抱歉。”

美女说这句话时是面向浅雾幻的,虽然她乱入了两人的谈话,但由于长得很可爱,声音高亢但不刺耳,行事大喇喇到诚实朴素的程度,幻对她没有升起半分厌恶,当即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随后就不再说话,等着看两人的互动了。

“咦百舌哥居然跟男孩子坐在一起,不可思议——!呐呐你们什么关系?百舌哥要泡你的同学?”

“你可闭嘴吧,看这样你不是要出钟吗?蹭了咖啡就赶紧去吧,迟到的话小心人家以后都不指名你。”

“好~咖啡我拿走了哦。”

“拿去,有事call我。”

“哼哼❤好呐。”

 

美女留下一串悦耳的笑声,就拿着百舌的外带冰咖啡,踩着高跟鞋飞快地跑了,而百舌放下摆在耳边的“打电话”手势,转手招呼侍应生再点了一杯新的咖啡。

 

“百舌酱,‘有事call我’是什么情况?”

聪明如浅雾幻,只靠短短几句对话中的关键词和美女的穿着,已经能猜出她的职业以及她之后要去做的事。百舌是行走荷尔蒙的事幻也很清楚,这两人很可能是恩客和流莺的关系,那“有事call我”这句话就显得尤其意味深长。

“你想知道?这里头确实有点故事。”

“想知道想知道~百舌酱快说。”

 

“嗯……大概是半年前吧,那家伙接了一单私活,大半夜的要去一个没有极道控制的三流小旅馆。她一进门,发现里头有三个男人。”

“……”

幻的眼睛略微眯起。

“你肯定能猜到吧。她被坑了,电话里说好的是一个人,常规服务内容。她挺聪明的,知道现在扭头离开肯定来不及,就特别热情地进了门,摆出一副多人运动赛高的痴女模样,打消那三个人的戒心。”

“反应可真快…然后呢?”

“那三个男人说一会儿还有两个兄弟会来,她借口说自己要先洗澡,把手机藏在乳沟里带进浴室了。”

“……那么,她报警了?”

“当然不是,说话会被听到。她从窗户逃跑了,用衣服包裹双手,顺着窗外的水管爬下去的。”

“太聪明了吧…”

“爬出去之后她给手机上留着联络方式的恩客逐个打电话求救。”

“啊…所以她打到了百舌酱的手机上。”

“并不?那时候我不认识她。”

“咦?那是怎么…”

“当时我在酒吧,有个男的在搭讪我,电话是他接到的。”

“……”

 

 

……

那是个颇讲究情调的轻口酒吧,顾客调笑的音量不高,四周最突出的是调酒师削冰块的声音,所以男人手机里传出的惊恐的女性声音,被坐在旁边的百舌听得一清二楚。

“谁啊…美穗?什么美…什么?…………哦…………啊?……你打错电话了。”

什么打错,明明电话对面的人已经把你名字都叫出来了。百舌搅拌着酒杯里剩下的冰块,笑容不改地翻了个白眼。

“喂,你想约我对吧?”

面对着放下手机就换回搭讪面孔的男人,百舌俯身凑了过去,锻炼过的腰肢拉伸出一道美观的弧线,“不请我喝一杯吗…?”他舔舔男人的耳朵,让男人露出很享受的表情,并连连点头表示很乐意请客。

“那这个就拜托你结账啦。”

暧昧气氛突然消失,百舌乐呵呵地弹了一下面前的空杯子,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披上就走,留下宕机的男人在原地不断发出“欸?欸?”的声音。

……

 

 

“所以百舌酱是去救她了?”

“是啊。出事了却只能打电话给以前的恩客求助,没有比她更惨的流莺了吧。”

“呜哇金句~”

 

 

……

从电话里听到的地址正好离酒吧不算远,用八百米跑的速度全力奔跑大概十分钟就到了那附近。夜深,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百舌信步走路平复着呼吸,同时也在眯着眼睛四下巡视,不出一分钟就看到了目标。具体地说,他没有看到美穗本人,而是看到了还没抵达小旅馆的另外两个男人。

“啧真麻烦,不是说好了来到就能嗨的吗,怎么还得出来帮忙找人,叫鸡也不叫个乖点的,三个都是白痴。”

其中一个人一边粗鲁地谩骂,一边还踢翻了倒在路边的空啤酒罐。

“算了算了,找到就逮回去呗,多大点事,一个女人没穿衣服的能跑多远。”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百舌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如他们所说,美穗身无分文且衣衫不整,她知道还有两个人在来的路上,为了不被碰上,肯定也无法走大路。很快百舌就放弃了思考,他找到一个疑似能藏人的小巷,突然抬高声音,像醉鬼那样大声喊起来。

“美穗~?”

这一声立刻吸引了两个男人的注意,幸运的是,百舌还看到巷子里一个大垃圾箱明显地摇晃了一下。

还真躲在这里,那就好,省得到时还要四处找她。

“美穗……你怎么不穿衣服…嗝!知道本大爷要来,所以洗白白等着吗……真乖哟~”

扮演醉鬼的百舌摇摇晃晃地走进巷子,随后压低声音,轻轻地说道:“在那待着别出来,等一下。”

……

 

 

“真帅啊百舌酱~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呢。”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而不是讽刺我了。”

“于是那两个闻声而来的家伙,被咱百舌酱狠狠地揍扁了?”

“啊,狠狠地。”

 

 

……

“说吧,你们要去的是几号房?”

百舌蹲在一个人的脑袋旁边,揪起他的头发,还恶劣地拽了好几下。

“3……是303…大哥、大哥饶了我吧……唔咕啊!!”

然而他的脸和地面来了个响亮的直击。

“懦夫软蛋凭什么跟我讨价还价,去死吧。”

然后百舌起来走到可疑的大垃圾箱旁边。附近光线非常昏暗,所以那双白花花的光裸大腿格外显眼,迷之美穗小姐确实藏在了垃圾箱后面,即使听声音让她知道自己安全了,她也没能停止战栗,明明是个流莺,眼神却像小鹿一样脆弱单纯。

“谢谢……呜哇…!”小鹿被外套兜头罩住了。

“先披上,我们一起回303。”

“欸?”

“没有你去叫门的话,他们可不会给不认识的臭男人开门,你包包不要了?”

“……要!我去!”

……

 

 

浅雾幻不是容易感动的人,但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禁被激起了一点少年热血,他比出一个拇指,在脖子前重重地横着划拉一下。

“五杀~”

“然后我和她狠狠打了几炮,打到天亮。”



(没了)

Ling15

都是摸鱼的神木妈咪的崽,最后一张私心加了皮尔斯

都是摸鱼的神木妈咪的崽,最后一张私心加了皮尔斯

星川

[推特風結果][Dr.Stone/千幻/冰百]#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整合在推特玩的風的結果

#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只是開開腦洞,不過如果真的有想看的請大聲說出來吧(wink


《好き好き好き好きだ》

千幻。

文明復興後雖然大家都各奔東西但仍有聯繫,只有幻完全消失在大家眼前。幻總會突然出現因此千空一開始不在意,後來不管到世界各地發表研究也不見他的蹤影千空開始主動尋找,發明的儀器找到忍者隱士別人失散的親人也還是找不到他想見的人,最後到了像極奇跡洞穴的蝙蝠洞,忍不住向洞穴大聲喊喜歡你(標題是回音),奇跡地把幻喊出來。
「小千空,你終於找到我了。體力還夠嗎?」
「所以我早就說不喜歡玩捉迷藏吧,幻。」


《...

整合在推特玩的風的結果

#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只是開開腦洞,不過如果真的有想看的請大聲說出來吧(wink


《好き好き好き好きだ》

千幻。

文明復興後雖然大家都各奔東西但仍有聯繫,只有幻完全消失在大家眼前。幻總會突然出現因此千空一開始不在意,後來不管到世界各地發表研究也不見他的蹤影千空開始主動尋找,發明的儀器找到忍者隱士別人失散的親人也還是找不到他想見的人,最後到了像極奇跡洞穴的蝙蝠洞,忍不住向洞穴大聲喊喜歡你(標題是回音),奇跡地把幻喊出來。
「小千空,你終於找到我了。體力還夠嗎?」
「所以我早就說不喜歡玩捉迷藏吧,幻。」



《化石》

 千幻。

Hermit x Doctor (隱士x醫生)超逆轉定位幻想paro 

(造型請參照GBF) 

(標題是動詞)

千空因為石化隱疾隱於世上。在研究期間走出村落遇到跟隨馬戲團來的幻,被幻的解除石化魔術迷住,追著幻求解法。

「破解了的話就不是魔術了喔?」

原來幻以魔術師身份掩飾真正身份:解除石化的醫生。小時候曾經因神秘大叔(荊棘)的關係意外獲得力量。第一次知道能力是在觸碰石化的鳥時。

千空的現象比之前解的還要棘手,眼見千空情況日益惡化,幻懇求千空自己,千空怕幻也會中招拒絕,幻硬上,結果真正的魔法降臨成功解除石化。



《孤世二人》

冰百冰無差。

 女王×忠犬

寶島在未來又遇到危機,危急下解除了冰月石化,跟隨自己的人和自己跟隨的人都不在了,冰月要求連百舌一起解除。二人共同作戰天下無雙,同時有種天下只有你我的落寞。冰月決定不理塵世去修行,百舌跟著他。

「モズ君,你跟著我做甚麼呢?以你的能力,現在當王該沒有人能阻止你。」

「我說過了吧?不學會你那『尾張貫流槍術』別指望甩下我。師匠。」


至於後來百舌應用了哪種槍術,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夏院桑
终于搞到了@DepreSS 太...

终于搞到了@DepreSS 太太的百舌千(o^^o)

是把司衬衫当居家服穿的人妻千空了,请问百舌只摸了一把亏了多少?

祝百舌同学下次好运

(Under the Sky,Chap3)

终于搞到了@DepreSS 太太的百舌千(o^^o)

是把司衬衫当居家服穿的人妻千空了,请问百舌只摸了一把亏了多少?

祝百舌同学下次好运

(Under the Sky,Chap3)

桃疏木

【石纪元乙女】叫三遍他的名字

内含千/幻/金/银/龙/羽/司/冰/百舌

这回应该算是真正的全人物了吧?我的肝隐隐作痛ing

老梗

人物太多所以人物tag只打了一部分


石神千空.ver


“千空!”

自顾自地在干自己手上的事情,看起来完全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一点理会你的意思也没有。


“石神千空!”

好像才发现你在叫他,却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简单到让人火大的音节:“哈?”


“笨蛋千空——!!”

露出嫌弃的表情捂紧耳朵,但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边叹着气边无奈地走到你身旁。

“真是的,别因为我纵容你就得寸进尺啊。……所以呢,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笑嘻嘻地看着他:...

内含千/幻/金/银/龙/羽/司/冰/百舌

这回应该算是真正的全人物了吧?我的肝隐隐作痛ing

老梗

人物太多所以人物tag只打了一部分


石神千空.ver


“千空!”

自顾自地在干自己手上的事情,看起来完全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一点理会你的意思也没有。


“石神千空!”

好像才发现你在叫他,却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简单到让人火大的音节:“哈?”


“笨蛋千空——!!”

露出嫌弃的表情捂紧耳朵,但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边叹着气边无奈地走到你身旁。

“真是的,别因为我纵容你就得寸进尺啊。……所以呢,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笑嘻嘻地看着他:“没什么呀,就是叫叫你嘛。”

“哦。”他的反应却很淡定。

你有点好奇:“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他略微抬起眼,掏了掏耳朵,“这种事情早就有预料了。”

“诶?那你还这么听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眼前人,“你真的是千空吗?”

脑门被不轻不重的力度敲了一下。

“笨蛋。”谁让那是你叫的呢?


浅雾幻.ver


“浅雾幻。”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有些不解地眨眨眼:“咦?”


“浅雾幻!”

“唔,虽说看起来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幻凑近你的脸,含着笑意的眼睛稍稍眯起,像是在探究什么秘密,“但是语气却很雀跃呢,莫非在打什么坏主意吗?”


“幻!”

迅速地在他逼近的脸上啾了一下,你再一次欢快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哎呀,”他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了些,右手抚上被你亲到的地方。

你嘿嘿地笑着,“心灵魔术师,有没有被我吓到?”

他张臂环住你,在看向你闪闪发光的双眼时,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嘴上却还是故弄玄虚地说:“惊吓倒是没有——”

“嗯?”

“但的确是个很不错的惊喜哦~”


金狼.ver


“金狼。”

浑身僵硬的男人像是忽然受到了刺激,面色一凛仿佛如临大敌,“怎、怎么了?!”


“金狼!”

猛然拔高的声音拉回他紧张的情绪,他的身体渐渐缓和下来,在你无奈的目光中紧抿着唇。

“抱歉。”


“金狼……”

很轻地叹息了一声,你牵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慢慢地,和他十指相扣。

“没关系的。”你认真地说。

他突然就着你牵着的手用力将你拉入怀中,嗓音颤抖,却又带着某种不容忽视的坚定。

“我会努力学习的。”

下一次,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约会。


银狼.ver


“银狼!”

安静的空间中骤然响起的女声把某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吓了一跳。

时间仿佛瞬间凝固。

银狼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转过头,扯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


“银狼。”

声音低沉下去,像是藏匿着暗潮涌动。

银狼急急忙忙地想要自我辩解:“你、你听我解释……!”


“银狼!”

清冷的月光倾洒在屋内,将里面的景象照得那样清晰。

银狼听出了话语中透着的浓浓失望,慌乱感如潮水般袭来,顾不得其他的什么,他一把放下手上的东西,扑到了你的身上。

“对对对不起!!!”他的声音像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你却难得没有心软,而是严厉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所以,前几天我的拉面,都是你偷吃的吗?!”

“是、是啦……”心虚的声音,“但谁让拉面那么好吃啊!”

“可那是我辛辛苦苦做的!”你气愤地大喊道,再也不想看到银狼这张脸,直接一个手肘顶过去,再用脚猛地一踹,然后“啪”地一下关上门。

“今晚你就别想进家门了!混蛋银狼!!”

“不不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七海龙水.ver


“……龙水。”

冬天的早晨,你这边的被窝一如既往的冰冷。你“嘶”了一口气,将自己往右滚了一下,贴住一具滚烫的身躯,小声地叮咛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刚醒来的他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龙水~”

你把没有温度的脚塞进他的腿里汲取温暖。

冷意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你,他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头发,伸手抓住你作乱的脚。

“还是我来用手给你暖吧。”他说,而后微微挑起眉,意有所指地道,“还是说,你想要……?”


“七海龙水!”

愣了几秒后迅速反应过来,你一下子红了脸,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用力推了他一下——当然没有推动,你鼓着腮帮子瞪他:“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他甚至还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其事地回答:“你啊。”

“其实本来的答案应该是‘贪婪’和‘欲望’的。”龙水继续一本正经地道,然后一个翻身将你压在身下,“但是现在……”

“你就是我全部的贪婪,是我欲望之所向。”


西园寺羽京.ver


“羽京?”

试探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羽京此时闭着眼,阳光透过窗户抖落在他的身上,帽檐投下的阴影罩住半边他那张少年气十足的脸,给人以一种岁月静好的平和。


“羽京。”

蹑手蹑脚地走近沙发,你再次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没有回应。

你静静地注视他,用目光描绘着他的面部轮廓。


“羽京……”

微不可闻的喟叹在空气中飘散,你执起他的手,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辛苦啦。”

不知道什么时候,羽京睁开了眼睛,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脸上飘着淡淡的红晕。

“我吵醒你了吗?”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没有。”他摇了摇头,“其实,在你喊我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你眨眨眼:“这样啊。”

“因为想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所以!……对、对不起……”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呀?”你觉得他慌张的样子很可爱,“没有必要说对不起哦。”

“能像这样把我的心意告诉羽京,是多么好的事情啊!”


狮子王司.ver


“司!”

“嗯?要我帮忙拿吗?”接过了你手上的购物袋,稍微掂量了一下,“嗯……对你来说的确是有点重呢。”


“司。”

他温柔地笑起来,双眸如水般粼粼发光:“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司!”

面上飞快地掠过一丝错愕,但他还是很敏捷地接住了你扑过来的身子,询问道:“怎么了?”

“你怎么能对我那么好啊!”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明明应该感到高兴的,但是看着无条件纵容你的司,又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因为我喜欢你啊。”他敛下眼睑温声道,“喜欢你,所以想把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都给你,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但、但是!”你总感觉又哪里不对,可也实在没办法反驳,只好憋出一句,“这样子,我岂不是很容易被你宠坏嘛。”

“嗯,那样似乎也不错呢。”

“诶、诶?”

“开玩笑的。”

“总、总之,虽然现在好像没办法做到和你一样的程度,但是,我会努力的!像司喜欢我一样喜欢司,然后把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都给你!”

“嗯,我很高兴哦。”


冰月.ver


“冰月。”

“嗯?”男人的回应言简意赅,嗓音略显清冷,恰如他的名字一般。


“冰月。”

第二次呼唤使他给了你一道施舍般的眼神。

“叫我做什么?”


“冰月。”

不屈不挠的第三次总算让这个男人的面部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虽然你并不能完全隔着他黑色的面罩读出他的心思,但你至少知道,你的坚持到底有了意义。

“所以才说你很麻烦。”他像是在叹气。

强大如斯的冰月也会叹气吗?

你的脑中下意识地浮现出了这个疑问。

“既没有强到足够优秀,也不至于弱到应该死亡。”他用冷淡的声音如此说。

“那你会杀我吗?”你突然问,发言大胆到连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

他定定地看了你好几分钟,低哼了一声后,转身携着那柄等人高的管枪离开了。

这算是……不会吧?

你不敢确定地想,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地上扬。

“你还要在后面站到什么时候。”

“抱歉!我马上就来!”


百舌.ver


“百舌!”

大门被强力踹开,你皱着眉扫视了一眼室内/淫/靡/的景象,虽说应该称得上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却依旧刺目得可笑。

美人怀中坐的最强战士并不在意你的到来,依旧自顾自的和周围的美女们调笑,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滴至胸膛,平添几分/涩/情。


“百舌!”

跨步走到他面前,用凌厉的眼神将隶属于首领后宫的女人们逼退,你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啊呀啊呀,”百舌笑起来,舌尖舔了一圈他的唇,“将这些小美人都遣散……你是想自己来吗?”


“百舌!”

咬牙切齿地挤出他的名字,你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

“这是你第几次了?”你强行咽下涌到口中的斥骂,眼眶红到发烫,“她们是首领的女人!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在和她们玩耍啊。”他漫不经心地道,“反正首领也不享用,那为什么不让我来接受呢?”

“你怎么知道首领不享用!”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你瞬间梗住,你立刻改口,“即便不享用,她们也不是作为属下的你能够玷污的!”

“玷污……吗。”他咀嚼着这个词,收回脸上的所有笑意,“所以呢,你现在想做什么?”

“我……!”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你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既然没有办法取代她们,那我劝你还是早点闭嘴的好。”百舌冷冷地道,“还是说,你依旧存在着‘想要嫁给首领’这种愚蠢的念头?”

你没有办法回答。

心底不断地翻滚着排山倒海般的涩意和酸气,让你忍不住想要干呕。

一直注意着你的百舌眸光彻底暗下。

“你该走了。”他毫不留情地驱客道。

你强行逼迫自己与他对视:“是。我该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你停下脚步,叫了今天第四次他的名字。

“再见,百舌。”

再也不见。


——

妈呀百舌这个越写我越爽,就很想搞成短篇你们知道吗。

这个男人写之前我觉得他简直难搞极了,但是写到中途,却又觉得那种宝岛上的青梅竹马的酸酸甜甜苦苦双箭头很刺激。

互相守护又互相伤害,在荆棘丛中极力拥抱。

【所以你们看出来他们其实是双箭头了没?】

感觉百舌这个段子都不算是段子了,害。设定有些太多了,更适合当短篇开头。

最后一句: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

tokinomiya
最强三人的那个什么你们最爱看的...

最强三人的那个什么你们最爱看的同人梗(腐向要素zero

最强三人的那个什么你们最爱看的同人梗(腐向要素zero

属性丧失
是男人就要枪♂对♂枪

是男人就要枪♂对♂枪

是男人就要枪♂对♂枪

请输入一个月亮

百舌能止小儿夜啼

百舌有一次闲来无事出去夜巡,跟雾雨再三保证这次真不是去采花,我就是单纯体谅你,雾雨妹子。雾雨勉强信了一半,转身想点几人跟着他。百舌说不用。

不用,我倒巴不得来几个能打的。百舌说。他拿着那杆对一般人来说过于长的武器,极其自然地要往外面走。雾雨再没说什么,通知那几个人说今天休息,有人自愿巡逻,我乐得清闲。

可别,我就替你一班。百舌回手撑住门框向雾雨挑了一下眉,小姑娘家家的,总是熬夜对皮肤不好,那就不漂亮了。

百舌走路没声音。他本想故意脚步踩重一些来打破这过于平静的夜晚,但虫鸣和风声逐步转移他注意力,待他再回神,自己已经又无声地走过了大半个村庄。

他低头踩死一只飞到他脚边的瓢...

百舌有一次闲来无事出去夜巡,跟雾雨再三保证这次真不是去采花,我就是单纯体谅你,雾雨妹子。雾雨勉强信了一半,转身想点几人跟着他。百舌说不用。

 

不用,我倒巴不得来几个能打的。百舌说。他拿着那杆对一般人来说过于长的武器,极其自然地要往外面走。雾雨再没说什么,通知那几个人说今天休息,有人自愿巡逻,我乐得清闲。



可别,我就替你一班。百舌回手撑住门框向雾雨挑了一下眉,小姑娘家家的,总是熬夜对皮肤不好,那就不漂亮了。

 

百舌走路没声音。他本想故意脚步踩重一些来打破这过于平静的夜晚,但虫鸣和风声逐步转移他注意力,待他再回神,自己已经又无声地走过了大半个村庄。



他低头踩死一只飞到他脚边的瓢虫,外壳破碎的声音淹没在一阵风里。风又带来一个故事,他听了听,正巧听了一耳朵的编排。



是年轻母亲哄小孩子睡觉。她蹲在哭闹的小孩子床边讲故事吓他,说首领的石化神力,讲要是小孩子不听话,首领身边的两大天王就会来抓他们,一去不复回。百舌在窗边听了想笑。他想首领变成的石头都要风化了,自己哪有那闲心来抓小孩子,更别提是小男孩,那个年轻的妈妈长相平平无奇也提不起自己的兴致。于是他只是轻轻敲了敲窗户,再捏着嗓子说对噢,我是雾雨,你再不睡我就要进来抓你了。

 

做完这一切他还沾沾自喜,心想这可是我为数不多的良心发现。他还贴心地走出脚步走远的声音,又轻轻折回来。他便听到屋内半声尖锐的抽泣,后面半声不知道是被捂回去还是自己咽下去了,总之,很有趣。

 

他心情很好,天翻鱼肚白时他回去和雾雨换班。雾雨早早地在路口等,皱着眉头说你晚了几乎半顿饭的时间,是不是在路边睡着了?

 

百舌说也许我是去找可爱的妹子一起过了一个美丽的夜晚呢?雾雨没回话,擦着他的肩走出去。百舌就想起那个故事里被描述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一脸凶相的雾雨,笑得几乎拿不稳武器。

 

但是雾雨并不会因为百舌的偶尔发疯而回头,百舌只好冲着雾雨数一数二的美人背影喊,你平时可以多去那些人面前露露脸,雾雨妹子,不要辜负你的美貌,你长得超可爱的,对不对?少谈那些打打杀杀的,都要掩盖掉你的性别了。

 

雾雨只剩一个远远的背影,但百舌就是知道她能听见。他心情愉悦,但也不太想继续听见能把自己和荆棘长相形容的一致的睡前故事,决定以后夜巡照常让雾雨去,毕竟是后宫的姑娘不香吗,还非得费一整夜的功夫无所事事。


金牙·低浮上

【石纪元乙女向】吸♡奶

  内含最强三人
   ooc预警
   如题是吸奶 有一部分孕期play 雷者慎!!
   短短的 
   之前写给顾心 现在拿来混个更新证明自己活着()不管我就是更了


  内含最强三人
   ooc预警
   如题是吸奶 有一部分孕期play 雷者慎!!
   短短的 
   之前写给顾心 现在拿来混个更新证明自己活着()不管我就是更了


洛铃薯

是百幻!
行行好别再挂我了【闭眼】

是百幻!
行行好别再挂我了【闭眼】

金牙·低浮上

【石纪元乙女】逆推&喜欢的部位

   内含冰/葱/司/幻/金/银/龙/羽/百舌

   tag似乎打不下了 非常抱歉

 喜欢的部位↓

 冰月:小腹

 千空:眼睛

 司:手

 幻:嘴唇

 金狼:背

 银狼:腰

 龙水:肩

 羽京:耳朵

 百舌:胸

 ooc不可避

 是乙女喔,避雷注意

 写了很久因为卡在幻老师()感谢海豚 @sft1217 救我

 冰月和百舌真的很好(脸和身材的意味【但是性格也喜欢!】)请看看他们TT

    我被屏蔽杀了
 

   内含冰/葱/司/幻/金/银/龙/羽/百舌

   tag似乎打不下了 非常抱歉

 喜欢的部位↓

 冰月:小腹

 千空:眼睛

 司:手

 幻:嘴唇

 金狼:背

 银狼:腰

 龙水:肩

 羽京:耳朵

 百舌:胸

 ooc不可避

 是乙女喔,避雷注意

 写了很久因为卡在幻老师()感谢海豚 @sft1217 救我

 冰月和百舌真的很好(脸和身材的意味【但是性格也喜欢!】)请看看他们TT

    我被屏蔽杀了
 

菩丫

今天拍的好糊,但是!!!今天百舌状态很好啊!

今天拍的好糊,但是!!!今天百舌状态很好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