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百里屠苏

15.2万浏览    5501参与
棃棃原
🥺要先吃那颗小汤圆好呢…💭...

🥺要先吃那颗小汤圆好呢…💭


🥺要先吃那颗小汤圆好呢…💭



天海无涯

明月松间雪23

虽然隔了好久不过还是要回来更一下,证明我还没弃坑,嗯嗯。虽然没什么实际进度呵呵

*********


23 生死痛悟


“师弟他……被师尊……责罚去思过崖面壁了?”醒来后的陵越从芙蕖嘴中听到这个事,愣在了当场。

芙蕖点了点头道:“那天你们比试之后,执剑长老便责罚屠苏师兄去思过崖面壁百日……”

思过崖,面壁百日——

陵越听后心中一动,便要起身。

“大师兄你别起来啊,伤还没好呢——”

“我的伤……不要紧,我要去见师尊,不能……”

“不可以的大师兄!”芙蕖强行压住了要起身的陵越,果然稍稍用力,全身的疼痛便如泉水一般涌上来,芙蕖坚持道:“大师兄,你现在不......

虽然隔了好久不过还是要回来更一下,证明我还没弃坑,嗯嗯。虽然没什么实际进度呵呵

*********



23 生死痛悟

 

“师弟他……被师尊……责罚去思过崖面壁了?”醒来后的陵越从芙蕖嘴中听到这个事,愣在了当场。

芙蕖点了点头道:“那天你们比试之后,执剑长老便责罚屠苏师兄去思过崖面壁百日……”

思过崖,面壁百日——

陵越听后心中一动,便要起身。

“大师兄你别起来啊,伤还没好呢——”

“我的伤……不要紧,我要去见师尊,不能……”

“不可以的大师兄!”芙蕖强行压住了要起身的陵越,果然稍稍用力,全身的疼痛便如泉水一般涌上来,芙蕖坚持道:“大师兄,你现在不能起身,凝丹长老说了,你这个伤至少还要躺个十天半月呢!”

“可是师弟……”陵越有些痛惜道:“师弟是受了我的鼓动才和我比武,就算伤我再重,那也是我咎由自取,怎能由他替我受罚……”

何况面壁百日,思过崖那是什么地方,屠苏不知道,可他却一清二楚。

陵越记得屠苏自来天墉城以后,从来安分守己不惹是生非,师尊也怜惜师弟身世孤苦,从来都带在身边对师弟爱护有加,没有这么重的责罚过师弟。

何况这一次,明明错的是自己,明明是自己挑衅在先,不知天高地厚自大在先,怎能……眼睁睁看师弟代自己受过!

 

“可是……”芙蕖还想说什么,但看陵越眼中坚持的表情,又似是说不出口。

陵越又要想起身,却被另一个声音阻止了。

“不得胡闹,你躺下!”

两个人同时怔住,芙蕖转过头,执剑长老已然站在身后,芙蕖刚要行礼却被执剑长老按下示意不必。

“师尊!”见到了师尊前来,陵越更是着急试图起身喊道:“此事是陵越的错,师弟是受我百般挑衅出言相激,请师尊不要责罚他,陵越愿受处罚。”

“够了!”紫胤真人厉声一句,陵越立刻住了嘴,也不再试图起身。

师尊对他和师弟从来都很好,但论及严厉,天墉城纵然是严厉闻名的戒律长老,也不及不上执剑长老的威严。

“陵越,你可知错?”紫胤一脸严肃厉声道。

“陵越知错!”

“那你回答我,你错在何处?”

“我……”陵越收拾了心神,低声道:“陵越……违抗师尊的命令,私自怂恿师弟比剑,而后……败于师弟之手……”

紫胤摇了摇头,一声喟叹,眼神中清晰可见无言的失望。

陵越记忆中,师尊从未对他露出过如此神情,虽不是责骂与严厉的训斥,却比陵越记忆中任何一次训斥,都更令心中难过。

“陵越,自你入为师门下,为师和众位长老,都对你期许很大,可你是否明白,背负他人期许,这意味着什么?”

“师尊,我……”

“你被天墉城众弟子称作大师兄,这也意味着你将要比大家负起更多的责任。背负众人期许,更意味着要背负起大家生死攸关的责任,你明白吗?”

“……”

“陵越你可有想过,此次比试,你若真有不幸,你的师弟会怎么样?”

“我……”

“天墉城门规你应该倒背如流,伤及同门者若论处置,你师弟轻则武功被废逐出师门,重则可能会被众长老惩罚为你抵命!”

紫胤缓缓吐了一口气继续道:“到时候,你要怎样维护你师弟,又要令他受怎样的折磨和痛楚,这些在你比剑之前,难道想不到吗?”

 

“我!”陵越忽然抬头大声喊出了声,却又忽然停住,素来坚强的少年眼角忽然有了一丝泪水。

陵越从来是同门人的榜样,不怕辛劳,刻苦努力,更是坚强的流血不流泪。

但此刻,眼中的泪,却忽然有些收不住。

“陵越,私自怂恿屠苏比剑,自然是有错,为师同样要罚你。但你可明白,你此刻并无立场替屠苏说情。”

陵越低下了头。

少年眼中的愧疚清晰可见,紫胤负手而立,心中也似乎有痛,缓缓道:“有时候人生做出一个决定,代价未必是你轻易能可承受。为师知道你心性执著,不惧生死,但很多事,不是用自己的性命就可以换来安然。”

“不是自己的性命,可以……换来安然……”

躺在床上的少年细细品味着这句话的分量,无言相对。

执剑长老亦是闭上双目,心思流转间,却不知是恍然隔世记忆涌上心头,或是未来的命运引导那不知名的方向。

 

“这世上,有很多人愿意轻掷生死,换所爱所关心之人平安,然而天意难测,亦并不眷顾所有人……”

“……”

“为师不会撤去对屠苏的责罚,他必须在思过崖面壁百日方可终结,而你,谨记今次教训,为师授你剑艺,并非教你与人争胜,而是给予你能力,阻止这天意难测之事发生。”

“师尊,我……”

“如你们任何一人有个闪失……”紫胤闭目缓缓道:“若可选择,为师又何尝不愿付出一切代价,换你们两人都能平安无事。”

这一句剖白,令昔日高傲的少年,终究是悔恨的低下了头。

“师尊……陵越知错……”

这一句痛悟,来得太迟,却也来得及时。

少年的成长,有时仅在一夜之间。

 

这世间最残酷的惩罚,未必是肉体上的痛苦。

那是陵越第一次体会到这其中滋味,也是他终生不能忘怀的过往记忆。

但那一日,陵越第一次看到,从来冷然如雪的师尊面容上,有了他从未见过的神情,那神情中,充满了怜惜和心痛,也充满了他从未见过的无奈与伤神。

是对他,也是对屠苏。

那一刻陵越忽然明白,这个世间最伤最苦,不是肉体上的伤痛和思过崖上的寒风,而是承受着失去关爱之人的折磨与煎熬。

他一时的任性,屠苏一时的不明,然而真正替他们承受了苦痛的,却是养育他们长大的师尊。

只是此时的陵越,尚不能完全明白紫胤话中另一层意思。

多年以后,当得知屠苏身负的残忍命运,和注定魂飞魄散的人生结局时,陵越忽然想起了师尊当年的话。

屠苏曾说,手中执剑,就能守护想要守护的人。

可陵越终究明白了,纵然如师尊一般问道剑术鼎峰,纵然如师尊一般早已成仙得道,却也有着倾尽全力也无法逆转的命运。

手中纵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那份悔悟的痛,从此漫过终生。

 

“这么说,果然如紫胤所料,此事是陵越一时意气用事,鼓动百里屠苏比试在先,又因霄河剑折断的缘故,百里屠苏才会取出焚寂剑比试,因此造成陵越重伤之果。”

临天阁内,掌门听完紫胤的描述,有些无奈叹道。

“根据陵越和屠苏两人所言,确实如此。”

“哎,少年人总是难免血气方刚,紫胤亦无需太过苛责两人了。此次两人相斗之事,责罚便由紫胤做主便罢,想来众长老,亦不会再多言。”

“多谢掌教通融。”

“小事而已,真要说来,令人忧心者倒并非这私斗的小事。”

“紫胤明白,焚寂之剑和屠苏身上的煞气,总归是异数。”

“紫胤,虽然这么说有些冒昧,但你与百里屠苏相处日久,你对他的心性,可有把握?此次虽是陵越先行挑起事端,但百里屠苏如此轻易便取出焚寂并解除其封印,足以见得大巫祝的血脉,仍旧含着不可预估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如今掌握在百里屠苏手中,一旦他日屠苏难以掌控自身情绪,焚寂的力量为他所得,只怕……”

紫胤轻轻闭上了眼睛,沉默片刻后道:

“其实掌教所言,在收屠苏入门之日起,紫胤便已有预见。”

“那今后,紫胤打算如何……”

“我会暂时将焚寂的力量再次封印,经此回事件,陵越当会心性更加成熟,想来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至于屠苏,未来必不会轻易再动用焚寂之剑。”

“陵越之事我自是放心的下,可是……”

 

“掌门,百里屠苏,终究与众不同。”

“哎……我明白,可是紫胤你是否想过,百里屠苏这般命数,如此保他,是否真的是最好的办法?”

掌门顿了顿继续道:“虽然这话有违一个修道者本心,但于百里屠苏而言,仅仅一次受不得挑衅,就有如此后果,可一个人,又怎能做到真的心无仇怨?特别还是有过如此过去的孩子?”

“……”

“紫胤,我知道屠苏这个孩子是你一手带大的,你也为之花费了很多心力,但你可有想过,如果当初死在乌蒙灵谷,或许对他而言,反而是……”

未等掌门说完,紫胤便摇了摇头。

“掌门要说的,紫胤明白。但紫胤的答案,仍是不会。”

“紫胤……”

“乌蒙灵谷之时,我见到那孩子濒临死亡时的眼神,那绝不是一个有心想死的孩子,会有的眼神。”

纵然家园焚为焦土,身负重伤,饱受失去亲人族人的悲痛,又经受煞气的折磨摧残,可百里屠苏,从未真的失去想要活下去的希望。

纵然是天边最黯淡的星辰,也会在下一个轮回迎来重生的光芒,为何百里屠苏,已然注定没有轮回的命运,却不能有一次重生的机会?

 

“好吧,既然你作保了,我自然也不再说什么。”看着面容神色丝毫没有妥协之意的执剑长老,掌门无奈道。

“我知晓掌门仍有顾虑,紫胤提议不如借妄境试炼之机会,试他们一回。”

“妄境试炼……”涵素真人捋了捋长长的胡须,道:“紫胤的意思是,你认为百里屠苏,能可参加妄境试炼了?”

“自然可!”紫胤点头道:“待陵越恢复,令他掠阵,择两名弟子和屠苏一起参加试炼,到时候掌门可观他们的表现,再论定是非。”

“既然如此,就依紫胤的意思吧。”涵素真人想了想之后道:“说起来,和屠苏同一时间入门的芙蕖丫头,如今也已小有成就,我就让芙蕖也一道参加吧。”

 

十日之后,陵越终于可以下床缓缓走动,天墉城不少弟子便接连来探望。

“大师兄,你一定要快快好起来。”说此话的,是师弟陵阳,他比陵越入门晚了1年,但论修为,却差了陵越许多。平日里陵越对待师弟们很是严格,大部分师弟都有些怕他,不过此次陵越受伤,操练之事有多日不曾出现在大家眼前,平时觉得他很严肃的师弟们,此刻却都争先恐后来看他,盼他尽快好起来。

没有陵越的展剑坛,实在不像是展剑坛。

频频偷懒的陵端一伙人,无知无畏自大的新弟子们,搅得大家心神不宁。此刻方知陵越平日的严格,是真切为大家好。

“劳大家挂心了,陵越感激不尽。”

“大师兄千万别这么说,我们知道大师兄平日对我们的严格都是为我们好,没有大师兄在的这些日子,我们的进步都比平时慢了不知多少倍,实在惭愧。”

“这个百里屠苏,到底是使了什么妖法,能把大师兄伤成这样!”一旁的陵隐师弟忍不住道,却被陵越摇头阻止了。

“莫如此说,此次受伤,责任在陵越,并非师弟过错,大家莫要随意测度于他。”

“哎,知道了。”

嘴上这么说,但观众人表情仍是嗤之以鼻,一旁的芙蕖看着几分难过,自大师兄受伤以后,不少同门开始流传百里屠苏会妖法这一说,如今这个事实似乎已在天墉城众弟子心目中扎根,难以化解了。

 

“大师兄,你怎么了?”

陵阳等人已然离去,却见陵越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芙蕖害怕打扰了他的沉思,只能试探小心翼翼问道。

“芙蕖,师弟如今在思过崖,如何了……”

“大师兄你醒来后,执剑长老就把你平安的事告诉了屠苏师兄,想来屠苏师兄也很为你高兴。前两日我去看屠苏师兄的时候,他似乎已不像之前那么难过了。”

“他,不怨我吗?”

“大师兄说哪里的傻话,你无法醒来的这些日子,屠苏师兄担心你都担心的不得了。如今你能好过来,他又怎么还会埋怨你呢?”

“可是,终究是我……害他被师尊责罚……”

芙蕖摇了摇头。

“大师兄,屠苏师兄不会因此怨你的。屠苏师兄向来,都比我们这些同样年纪的师兄弟师姐妹们,要宽容大度得多。而且……”

“而且什么?”好奇看着芙蕖没有说完的话,陵越不禁追问道。

芙蕖有些伤感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起了屠苏师兄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唯有手中执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

“手中执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

那个年纪小小总是不爱说话的师弟,陵越却无法体会说出这样的话时,屠苏心中究竟如何想的呢?

这朝夕相处的师弟,似乎总让自己无法看透。

 

“芙蕖,你怎么了,今日好像心神不宁。”

几日来受伤沉重,芙蕖一直照顾在旁,陵越忽然察觉到平时爱笑的芙蕖,今日似乎比较难得有些不安和紧张情绪,不禁问道。

“没,没事啦。”芙蕖有些难为情别过脸去,然后小小声道:“大师兄,我今日听掌门师父说,等妄境试炼开启之后,入门弟子之中芙蕖要第一批去参加,有些紧张……”

“哈!”陵越听罢,心道原来如此,难怪芙蕖今日情绪与平日有些不同,安慰道:“芙蕖师妹不必担心,虽说是针对新弟子所设的试炼,但试炼之时为保你们安然,也会派一个已通过妄境试炼的师兄师姐相随,即便没能通过试炼,也不会有大危险。”

“大师兄,这是真的吗?”

陵越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妄境试炼虽比起入门试炼难度较大,但如能得一位经验丰富的师兄师姐相随,大多弟子俱可安然通过,还会得到不少平时难以得到的经验指点。如果陵越到时候伤好了,会向掌门自请,陪同你参加试炼。”

“大师兄可别心急了。”芙蕖笑着摆摆手道:“大师兄眼下最重要的是养好伤,试炼什么的,就别替芙蕖操心了。”

终了,芙蕖双手交叠于胸口,闭上眼又缓缓睁开道:“其实芙蕖,并不求能修成大道,或是成仙成神,只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平安的。大师兄也好,屠苏师兄也好,还有天墉城所有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大家都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今后的每一天,芙蕖就觉得很满足了。”

“芙蕖……”

那一日,芙蕖的眼中,忽然闪现了陵越从未见过的纯真与光芒,只是那时的陵越,并未尝遍离别的苦痛,也只当芙蕖仍有些稚嫩的孩子气。然而直到多年以后,已然执掌天墉城的陵越忆起往昔,才懂得芙蕖这看似卑微的愿望,竟是离他们如此遥远。

人之一生,不过卑微祈求,远离纷乱悲苦,安得日月以渡,平安顺遂,然而天意,从来难成全。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特辑 李易峰》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风不识松

借tag致歉,宣宣百里屠苏20cm棉花娃娃

属性:百里屠苏(古剑奇谭游戏)

尺寸:20cm正常体

头发工艺:新兔毛拼接小搓高温丝可以自行编麻花辫!

产房:西瓜

数量:最少30只成团

目前进度:已送样,暂未出样,年后出样

神秘数字:🐧719✨489✨185

入群答案:百里屠苏


欢迎来蹲蹲来玩!!(叼玫瑰


借tag致歉,宣宣百里屠苏20cm棉花娃娃

属性:百里屠苏(古剑奇谭游戏)

尺寸:20cm正常体

头发工艺:新兔毛拼接小搓高温丝可以自行编麻花辫!

产房:西瓜

数量:最少30只成团

目前进度:已送样,暂未出样,年后出样

神秘数字:🐧719✨489✨185

入群答案:百里屠苏


欢迎来蹲蹲来玩!!(叼玫瑰


胤长柳

  “他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所以我会为之尽心竭力。” ​​​

  “他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所以我会为之尽心竭力。” ​​​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图峥

【苏雪】星河转舞

*上次cp时光沙漏的细化

*现代paro

*ooc怪我,对不起

————————————————

   白露过后,暑热势头渐渐下去,江淮地区一连三天都在泡在水里,虽说雨水不大,但下得时间久了,多处都是湿哒哒的。论是m市的排水系统设计得再好,也免不了路上都是水泱泱。

  风晴雪早上出门发现百里屠苏仍然穿着三天前的外套,“苏苏,你怎么还穿着这件外套?”

  百里屠苏摆摆手很是无奈,“只剩下这一件了,湿气太重了,等下班我去把另外几件送去洗衣店吧。”

  “也好。”

  

  下午雨渐渐停了,但天还是灰蒙蒙一片,不时稍有寒风起势,不似夏日雨后天空一碧如洗。南方没有春秋两季是...

*上次cp时光沙漏的细化

*现代paro

*ooc怪我,对不起

————————————————

   白露过后,暑热势头渐渐下去,江淮地区一连三天都在泡在水里,虽说雨水不大,但下得时间久了,多处都是湿哒哒的。论是m市的排水系统设计得再好,也免不了路上都是水泱泱。

  风晴雪早上出门发现百里屠苏仍然穿着三天前的外套,“苏苏,你怎么还穿着这件外套?”

  百里屠苏摆摆手很是无奈,“只剩下这一件了,湿气太重了,等下班我去把另外几件送去洗衣店吧。”

  “也好。”

  

  下午雨渐渐停了,但天还是灰蒙蒙一片,不时稍有寒风起势,不似夏日雨后天空一碧如洗。南方没有春秋两季是不错的。

  

  风晴雪出了写字楼后就看见百里屠苏在门口等他,看见她过来,笑意盈盈望着,

  “苏苏衣服送好了吗?”风晴雪稍加快了脚步往百里屠苏走去,“苏苏怎么不在车里等,起风了,外边开始转凉了。”

  百里屠苏把扑过来的风晴雪抱在怀里,后又牵住她的手往车里去,“等你一起去。”

  “好。”

  

  百里屠苏一般开车不怎么会说话,他从前身体不是很好,体检的时候说不适合开车,可自从遇见风晴雪他身体没有再发作那种病,也才开始拿了驾照。惜字如金的他开车是不说话的,按他的说法是要凝神,所以方兰生几乎不会单独坐他的车。

  

  但风晴雪不一样,即便百里屠苏不说话,她也能从百里屠苏脸上捕捉到他的情绪变化,从而继续在车上喋喋不休,所以慢慢地百里屠苏也会说上一两句

  “晴雪,今明两天会有流星,要去露营吗?”

  “可是苏苏天气变冷了诶,而且天气不怎么好,能看到吗?”风晴雪一开始听到很兴奋,但渐渐颓丧下去。

  “明天多云转晴。”

  “真的吗?!”风晴雪飞快地把脸转向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轻轻点头,“嗯。”

  “那好,我们今天就去准备东西。”

  “好。”

  

  “苏苏,我看了天气预报,晚上会很凉,带几件毛衣,卫衣吧?”

  “好。”

  “苏苏啊,我们明天晚上吃什么啊?”

  “吃的,药品和防蚊虫的,都在这”

  “苏苏真好!”

  “苏苏,我们的车油加满了吗?”

  “明天去加。”

  “苏苏啊,我们的帐篷位定好了吗,会不会人很多啊?”

  “跟老板说好了。”

  “苏苏,要不要叫上兰生他们?”

  “不要,太吵。”

  “苏苏,望远镜和相机也带着吧。”

  “好。”

  “苏苏……”

  “……”

  

  等风晴雪下了班走到楼下,就瞧见了百里屠苏在车头旁等她,还是那件外套,衣摆略略长正好,颜色也衬得他恰如其分,百里屠苏从来便是沉稳,一丝不苟的,所以即便这件外套穿了多日,也依然洁净。

  车随着山路蜿蜒而上,窗外天空逐渐清亮起来,风晴雪将车窗按下来,风呼啸而过又进来,风晴雪眯起眼,饬弄头发,耸肩深吸了一口,

  “风大,小心一点,晴雪”

  “那好吧。”风晴雪瞥瞥嘴角,关上了车窗。

  随着夕阳渐渐没入山峦之下,天际的余晖渐渐消散,天空的亮度也渐渐暗淡下来,夜幕垂下,百里屠苏和风晴雪也安顿好一切,等着流星雨的降临。

  其实天体运行都有常理,流星也是这样,从宇宙中某一个角落受到地球的引力作用,穿越大气层落下来。只是从前人们隔着几千米的高空,无法触及到那是什么,所以冠上各式的故事传奇。

  

  秋季夜晚宁静安然,所有动物都屏息敛声了,不时有凉风袭来,吹动草叶沙沙作响,混着润湿泥土的味道,不同于市里的嘈杂,这里的空气清晰明快。难怪晴雪在车里就迫不及待了,百里屠苏如是想着。

  除去人为修出来的水泥道路,其余地方雨水深深浅浅的透过草堆和泥土显露出来,在月光下疏疏落落发出月白的光。

  雨后露营的人不算多,帐篷三三两两地搭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选好了位置,撑起帐篷。

  白天日光较好,云层散去后夜幕星河点点,隔远望去,市里万家灯火通明,和夜色星光交相辉映。

  

  “小时候婆婆说,天上的星星就好像人的命运,有些星星可能永远都不会接近,有些星星接近了反而会离得越来越远,就好像我们……”

  “晴雪最近,是不是太累了……”百里屠苏转头打断了晴雪未说完的话。

  风晴雪摇摇头,“只是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婆婆说的话,突然伤春悲秋起来,”

  “不过,看着满天繁星,烦闷好像都消散了,就像大哥说的,看星星的时候,心情真的会变好。”

  “看来晴雪还是太累了,”百里屠苏在风晴雪身侧坐下,“以往人们不懂天象规律,遂将吉凶祸福都与异象纠集起来。万物有常,行则有法,天体运行都有其规律。”

  “那我们呢?苏苏,”风晴雪拍拍脸,转头望向对着自己的百里屠苏。

  “我们,还没发生的事情,不要多想。但这一回总归是不同的。”

  “苏苏后面说的什么?什么不同?”

  “我也不知道,顺口就说了出来。”百里屠苏轻轻摇头。

  风晴雪笑了起来,“莫非真的像小说,是有前世今生之说?”

  “莫要胡说。”百里屠苏虽是斥责,却也带点嗔怪,“也许是。”

  

  “哇!”

  “啊!流星来了!!”

  “……”

  一阵欢呼之声雀跃入耳,二人皆望向天幕。

  夜色正浓,有无数的星光凭空而降,划出余迹后发出光晕,变成夏夜里莹莹发光的颖火虫一般的光圈,后边的点点星光只成为了背景。

  “晴雪,许愿。”

  “好。”

  百里屠苏没有转过头来,风晴雪转头看他,而后闭上眼睛轻轻默念。她刚才借着远处灯光瞧见了百里屠苏明暗交错,带着期许和笑意的轮廓,她知道,有一颗颗星星正在落入爱人的眼眸。

  “我想我是流星,受到你的引力,是注定会相遇相伴的。”

—————————

算是新年贺文吧,那么

愿年年岁岁长,新年快乐!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玉色色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分享阅读《古剑奇谭》时喜欢的草儿/百里屠苏

漫漫多采

之前忘记在lof发的两张,混个更

不确定今年有没有时间画春节贺图,先提前祝新年快乐啦

之前忘记在lof发的两张,混个更

不确定今年有没有时间画春节贺图,先提前祝新年快乐啦

崔成墨

  所以为什么古剑奇谭系列,会乐器的都死了😂😂😂

  西陵笛翁巫炤…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弹弦鼗的冬梅…

  弹箜篌的华月姐姐,吹巴乌的阿阮妹妹,弹钢琴(不是)的高天孤月沈多芬??

  百里少侠吹树叶,欧阳老板弹古琴…

  要不在忘川蒿里组个乐队??(但是好像还是有人会缺席…)

  大祭司表示:然而我tm也不会弹钢琴啊…

  屠苏表示:吹树叶也算??

  虽然挺悲伤,但真的会笑死😂😂😂

  所以为什么古剑奇谭系列,会乐器的都死了😂😂😂

  西陵笛翁巫炤…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弹弦鼗的冬梅…

  弹箜篌的华月姐姐,吹巴乌的阿阮妹妹,弹钢琴(不是)的高天孤月沈多芬??

  百里少侠吹树叶,欧阳老板弹古琴…

  要不在忘川蒿里组个乐队??(但是好像还是有人会缺席…)

  大祭司表示:然而我tm也不会弹钢琴啊…

  屠苏表示:吹树叶也算??

  虽然挺悲伤,但真的会笑死😂😂😂

棃棃原
一则小“条漫”~ ㊗️鱼鱼宝贝...

一则小“条漫”~

㊗️鱼鱼宝贝生日快乐~ 

一则小“条漫”~

㊗️鱼鱼宝贝生日快乐~ 

天海无涯

整理游戏正剧中关于天墉城的剧情线索(十八)(完结)

十九、解开封印、师徒之战(续)


先题外话一下:师徒之战的玩家操控部分设计其实也挺有趣,我玩到这里的时候屠苏大概是52级,似乎在这个等级基础上屠苏这一战通过洗星蕴设计敏高敏低都不太影响行动序列,也就是说师尊敏其实很高但还是保持和屠苏一招来一招往,而且师尊永远都会先让屠苏先出手2次(也就是因为这样据说早期版本推荐攻略一血大法,说到底这也算作弊过关了)。

一周目感觉师尊这战几乎把我收集了大半部的帝女玄霜都用上了,师尊剩下半血以后会反伤无法再用物理攻击,而且会使出一招秒的空明幻虚剑,我只能不断加敏加血熬到最后。不过师尊的空明幻虚剑我个人觉得是古一中效果最漂亮的招...


 

十九、解开封印、师徒之战(续)

 

先题外话一下:师徒之战的玩家操控部分设计其实也挺有趣,我玩到这里的时候屠苏大概是52级,似乎在这个等级基础上屠苏这一战通过洗星蕴设计敏高敏低都不太影响行动序列,也就是说师尊敏其实很高但还是保持和屠苏一招来一招往,而且师尊永远都会先让屠苏先出手2次(也就是因为这样据说早期版本推荐攻略一血大法,说到底这也算作弊过关了)。

一周目感觉师尊这战几乎把我收集了大半部的帝女玄霜都用上了,师尊剩下半血以后会反伤无法再用物理攻击,而且会使出一招秒的空明幻虚剑,我只能不断加敏加血熬到最后。不过师尊的空明幻虚剑我个人觉得是古一中效果最漂亮的招数,即便后来屠苏也会用同样的一招但美观效果不知道为啥还是差一些。另外据说打败师尊能得到冰心,不过我试了N次都没拿到,不知道有什么样条件能完全打败师尊。

 

玩家打败紫胤后进入剧情:

紫胤真人:这,便是你之全力?

百里屠苏:……

紫胤真人:如此轻率,将我所言当为儿戏?

百里屠苏:……师尊剑术通神,弟子已然——

紫胤真人:满口荒唐胡言!

紫胤真人:还不取剑?!

百里屠苏:……弟子不明……

紫胤真人:你身后的,焚寂之剑。

紫胤真人:昔日你以焚寂将陵越重伤,此剑即封而不用。

紫胤真人:如今你身中封印既解,得剑灵之力,想必已能随心驾驭。

紫胤真人:我,亦愿有幸见识一番上古凶剑之神威!

百里屠苏:……弟子惶恐。

 

之前我分析过,紫胤亲自摆下这一战最重要的目的是试炼屠苏的能为。而能否驾驭焚寂之剑,便是屠苏人生一个大考,对屠苏而言,此剑曾带给了乌蒙灵谷灭族之灾,也曾在屠苏年幼时令他重伤陵越,焚寂是带给屠苏一生悲剧的凶器,即便此刻屠苏即便解封,在紫胤要他拔剑之时屠苏仍会说“弟子惶恐”,对焚寂带来的厄运,屠苏心中仍存几分犹豫与惶恐,而紫胤的目的,恰是要屠苏能够打破这样的畏惧。

 

紫胤真人:满心顾虑,一腔杂念。

紫胤真人:今日之局,凭你手握凡铁,全然无望战胜于我,莫非甘愿就此留在昆仑?

百里屠苏:……

紫胤真人:心之所向,无惧无悔,也不过是半途而废之言?!

百里屠苏:师尊……

【百里屠苏取出焚寂,后退两步】

百里屠苏:望师尊……恕罪。

紫胤真人:就此,一战而决!

百里屠苏:屠苏恳请师尊赐教!

 

尽管焚寂曾经令屠苏过得无比艰难,但到了此刻,焚寂却也同样是屠苏可以以此对抗欧阳少恭最佳利器,这里其实多少也隐含着“你人生吃过的苦,受过的挫折最终都会化作你最坚实的力量”这样的人生道理。屠苏唯有将曾经年少时的悲愤与命运多舛都化作挥剑的力量,才能在与欧阳少恭一战之中有打败对方的希望,屠苏说“心之所向,无惧无悔”,虽然这样一句话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绝对没那么容易。屠苏终究太过年少,他曾对欧阳少恭深信不疑,也曾有过乌蒙灵谷伤心绝望时的杀念暴起差点失去自我,然而时光没有给屠苏更多时间去成长,要打破这心中的畏惧,首先就必须让屠苏对拔出焚寂不再有犹豫,这里紫胤要求屠苏拔剑,也是紫胤以师长的身份,亲自完成屠苏剑道与人生之道的最后一次教授。

 

接下来紫胤与百里屠苏二次对决,各自腾空而起使出空明幻虚剑,双招冲撞后屠苏跪地喘气,紫胤上前打算扶起屠苏,却见屠苏忽然一掌拍向紫胤,将煞气吸出。当然这场二次对决是游戏CG动画,一周目的时候看到动画狠狠松了口气(因为终于不用跟师尊再打一遍了,喂==!)。

从这里紫榕林相赠剑谱的后续终于在此刻体现了出来,这是屠苏第一次使出空明幻虚剑,力量足以和紫胤极招相对,也证明屠苏有了和少恭一战的能力,而后屠苏更是借机替紫胤除去了因当初对战魇魅而滞留体内的煞气。

紫胤真人:……吸煞……

紫胤真人:一开始你便作此打算?

百里屠苏:……

紫胤真人:却又何苦?我并不须你……

百里屠苏:当日师尊于梦境之中,为救弟子,遭魇魅凶煞缠身,一直未得真正化解。

百里屠苏:如今……弟子因解封后焚寂力量之故,已可自如吸纳煞气,遂斗胆一试,助师尊除煞……

百里屠苏:养育深恩,难以回报……

百里屠苏:或许,这是弟子能够为师尊所做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件事情。

 

不得不说屠苏这最后的吸煞,也令素来表现得淡漠与冷静自持得紫胤难得展现了温情神色。

对于屠苏而言,紫胤对他恩重如山,曾经在灭族之时出手相救让他免于灭顶之灾,曾经在天墉城养育他八年春秋岁月,授他剑道术法,引导他的人生与眼界,更有当初为解魇魅之灾不惜冒险相救,一直到了今天让屠苏有了可以与欧阳少恭抗衡之力,然而屠苏所能回报的也仅仅只是替师尊除去煞气,这样的报答比起多年师恩深重根本微不足道,但仅剩最后三日性命的他,这已是他认为自己唯一能为师尊所做的事。

但对于紫胤而言,屠苏这一招除煞,其实意义远比屠苏认为的报答师恩更为重大。

一来,屠苏已经很好向紫胤证明了自己可以自如控制煞气。试想屠苏自受煞气缠身开始,便被师尊带到了天墉城独自与紫胤居于剑塔远离人群,屠苏曾经如何深受煞气之苦,除了屠苏自己恐怕没有人比紫胤更为清楚。虽然说紫胤作为一个几百岁的仙人或许早已看惯人世悲欢离合,但屠苏这个孩子的命运仍是很能够触动人的心弦,作为一个八年来陪伴屠苏长大的师长,曾目睹屠苏从当初被煞气侵蚀而痛苦无奈,到今日屠苏可以自如控制煞气,更为紫胤解除魇魅凶煞之气,这样的成长恐怕没有人能比紫胤更为欣慰。

二来屠苏命运多舛,心性却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屠苏从当初对煞气的惶恐与逃避,到如今运用煞气为天下苍生一战欧阳少恭,这八年来的惨痛命运和人生并没有消磨掉屠苏心性中美好的一面,屠苏仍旧保持着最坚定的善良,他离开天墉城也好,上蓬莱一战欧阳少恭也好,都不是只为了他自己,甚至不是为了报当年灭族之仇,而是为了更多的人求生。尽管屠苏曾说他不喜欢天墉城,然而八年来在天墉城修行的日子,早已将道家天道承负、除恶扬善、护卫苍生这样的理念深深刻进了脑海之中。作为一个师父,能有一个如此弟子也不失内心自豪。

 

因此紫胤有了接下来说的:

紫胤真人:说错了,我已不再是你师尊。

紫胤真人: ……那招空明幻虚剑……使得极好,本以为凭你资质亦须一年半载方可参悟,却不料如此出人意表……

紫胤真人:以往,你虽企求变得强大,心下却依然迷惘未明,手中持剑,然则心中无剑。

紫胤真人:如今,你已寻到自己心之所往,即便是对着昔日师尊挥剑相向,因心念之强大,持剑之手亦是坚定无比,确实令我不胜欣慰。

百里屠苏:师尊……

紫胤真人: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于剑术之道,你已悟得,我再没有什么可教你的。

 

紫胤在这里对屠苏说“我已不再是你师尊”,其实他也并非第一次对屠苏说类似的话,紫榕林时将屠苏逐出师门后相赠剑谱时就对屠苏说过“你我已非师徒”,但两次说着类似的话,心境和意义却有着很大的不同。第一次的时候在紫榕林,屠苏决意自主把握剩下的人生,紫胤也将屠苏逐出师门,所以说的时候是比较单纯阐述两人不必再拘泥于师徒情分或是礼节,但那个时候紫胤并没有真正对屠苏放下心。第二次的时候在这解封之战的终局所说,此时的屠苏已经足够强大到不再需要依赖师门对他的保护,甚至可以为避免江南数城遭殃,避免天墉城举派犯险而独自挑起了大梁,而无论是能够参悟空明幻虚剑这样高深的剑法,还是面对与紫胤一战时心性坚定和吸煞还恩,都足以证明了屠苏纵然年轻,但已然成长为一个足以和紫胤并肩的绝世剑者。

对于爱才惜才的紫胤来说,看到弟子年少有为,甚至可以成长为一个超越自己的剑者,内心应该是无比欣喜的。

紫胤最后总结道: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于剑术之道,你已悟得,我再没有什么可教你的。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这句话语出道德经,原文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而游戏中出现的本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意思是“天下最柔软的东西,可以在天下最坚硬的东西之间自由驰骋”,这里大致用于形容水,柔软易散,却可以劈山开路,跨越重重险阻一路东奔至海,而剑术之道亦是同理,并非以强可凌弱,而是至柔之力只要运用得当亦可排山倒海,力可撑天。这句话是形容剑者之道,同时放在这里暗示屠苏纵然要面对欧阳少恭这样上古神仙的强大对手,却依然可以发挥至极剑术之道打败对方,换得天下苍生一夕太平。

走到了这一步,紫胤自然也没什么可再教屠苏的了,也可放心将这最后的重任交给屠苏。

 

紫胤真人:此一战,紫胤真人阻不了百里屠苏,自行下山去吧。

百里屠苏:……多谢师尊!

紫胤真人:沿海之灾,陵越已向掌门自请,带一些弟子前往各处城镇相协防患,不日即会启程。

百里屠苏:师兄他……

最后紫胤对屠苏说了陵越自请协助防患沿海之灾一事,虽然在屠苏面前不曾多言,但陵越仍尽自己的力量相助屠苏,也护守苍生百姓。尽管这对师兄弟曾经也有误会种种,两人也并非亲密无间,但此刻终是成为了彼此的知己,只可惜彼此没有更多的时间再为知交挚友,最终只能陵越空悬着执剑长老之位等待着一个明知回不来的人。

 

【百里屠苏下跪拜别紫胤,转身离开天墉城】

涵素真人:生平有幸观此一战,再不敢轻言知晓剑术为何。

涵究真人:以前颇为不解,执剑长老何以不许百里屠苏与其他弟子试剑,如今方才明白……

涵究真人:他……若能假以时日,更不知会变为如何强大……

涵究真人:这般利剑锋芒一样的少年人,定然不屑行阴暗之事……老朽曾于他误解甚多,委实惭愧……

 

屠苏离开后天墉城这边涵素真人和涵究真人的对话,为曾经对屠苏的误会注解了最后的解答,屠苏曾经背负的所有冤屈,终是得到了真正的化解。可以想象当年屠苏这一跪,催了多少人的眼泪,这一场拜别,是对师尊,也是对陵越芙蕖、对天墉城永远的诀别,而后屠苏缓步走下昆仑山的青石台阶,见到相候的红玉彼此会意顿首,对于玩家来说,伴随着这一诀别后的,是焚寂与空明幻虚剑两大终极神器的入手,为最后的蓬莱一战揭开了序幕。

 

自此屠苏与天墉城的故事,就此彻底画上了句号,我的该系列也走向了句点,后续开始的故事已不再牵涉天墉城部分的剧情,因此也不再多加分析,另外外传部分天墉旧事和千古剑灵的剧情,我大多已镶入正剧部分,所以后续有想到遗漏的再专门补遗吧,不再进行通篇阐述了。

回头看了下自己全部分析居然突破了10万字,有点小惊喜。在此感谢一路追着该系列的各位同道,你们当中很多精彩的讨论和分析也给了我很多思路,陪伴我坚持完了这个系列。

图峥
 别管了,这就是重生后的婚后生...

 别管了,这就是重生后的婚后生活,等我过几天把它细化一下。 

 别管了,这就是重生后的婚后生活,等我过几天把它细化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