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鬼

3148浏览    226参与
六隐

-“把我的拨子拿来~”

-“好的,主人!”

-“把我的拨子拿来~”

-“好的,主人!”

六隐

魄微入魂牝牡结,阳呴阴滋神鬼灭。

魄微入魂牝牡结,阳呴阴滋神鬼灭。

六隐

啼蛄吊月钩阑下,屈膝铜铺锁阿甄。

啼蛄吊月钩阑下,屈膝铜铺锁阿甄。

六隐

...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起名废

魇鬼

地下室的空气混着一股难闻的水腥味,蜘蛛在灰黑斑驳的墙壁上蛰伏,织好的网静悄悄的等待猎物。



有蚊子在他耳边飞着,男人皱着眉,挥了挥手试图把它赶走,受潮的木质床板在男人身下吱呀作响,他翻过身,抱着那堆沾染了斑斑血迹的金首饰继续沉沉睡去。



男人像是梦到了什么,也许是今天大展身手夺了几家首饰店的丰厚财富,也许是嘲笑被他砍在地上的人的不自量力,又或者是刀上滴落的血迹吓晕了的旁人,他笑了几声,嘟囔着什么,抓了抓肚子。



漏了的水管滴答滴答响着,腥臭味愈发难闻,布满青苔的管道,被粘稠的液体染红了。



男人惊醒了,他发现,以自己为中心...

地下室的空气混着一股难闻的水腥味,蜘蛛在灰黑斑驳的墙壁上蛰伏,织好的网静悄悄的等待猎物。





有蚊子在他耳边飞着,男人皱着眉,挥了挥手试图把它赶走,受潮的木质床板在男人身下吱呀作响,他翻过身,抱着那堆沾染了斑斑血迹的金首饰继续沉沉睡去。





男人像是梦到了什么,也许是今天大展身手夺了几家首饰店的丰厚财富,也许是嘲笑被他砍在地上的人的不自量力,又或者是刀上滴落的血迹吓晕了的旁人,他笑了几声,嘟囔着什么,抓了抓肚子。





漏了的水管滴答滴答响着,腥臭味愈发难闻,布满青苔的管道,被粘稠的液体染红了。







男人惊醒了,他发现,以自己为中心的四周,全是一片黑暗,他抬头,上方是漫无边际的亮光,有些刺眼。人们普遍的认为光明代表着希望,代表着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此时男人却不这样想。


他盯着亮光,他感到恐惧。






他的瞳孔在光的照射下颤抖着,他的眼睛感到刺痛,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地上,明明是平静的地面,却翻滚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泥潭中出来。






周围一片死寂,只留下男人重重的心跳声与喘息,他没有发现,他脚下的黑暗在蔓延;他没有发现光明与黑暗交汇的地方,描摹出了几个人型;他没有发现,他们慢慢向他爬来…




 



男人想到了什么,他闭上眼睛,嘴唇微微张着,似乎在安慰自己,他好像松了一口气,但是紧闭的双眼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决定睁开眼睛,但下一刻,那双眼睛里是满满的惊恐,男人慌张的低头向下看去,一只漆黑手抓住了他的腿,他们慢慢攀上他的身躯,男人瞪大了眼睛,肥硕的脸庞不停抽搐着,他的腿像是被腐蚀了一般,只剩骨架,摇摇欲坠好像承载不住重量,男人摔在了地上,白骨变成了粉末被黑暗吞噬,他无助的挣扎着。






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床板再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好像电路问题一样,灯开了,惨白的光照在了男人的肚子上,那里似乎有着已经干涸了的暗红色血迹,金首饰在光下闪耀着,那上面分明带着鲜红的血。





蚊子嗡嗡飞着,一不小心落入了织好的网,蜘蛛感受到了震动,它慢慢的爬过来,享受着它的美食。



漏了的水管依旧滴答着,只是附着着的青苔有些干瘪。

起名废

山鬼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湖面,水汽氤氲缭绕在半山腰,策划师抹了把脸上的水,抬头望见了不远处的亭子,他跑了过去。



亭子很旧,破碎的石砖蔓延着灰绿青苔,亭身檐柱上的朱漆早已脱落,剩下晦涩的缺口昭示着它的衰落。



他脱下淋湿的衣服挂在栏杆上,适当休息后,从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


那是收购这座山改造成工厂的计划书。



这片区域贫瘠荒芜,青年都去往其他城市,这片地方仅存的一些人,是老人与孩子,有些孩子尚不足三月,便要离开父母。



望着远处升起的炊烟,策划师默默划去三千元,将补偿费改成了五千元。



身前洒下...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湖面,水汽氤氲缭绕在半山腰,策划师抹了把脸上的水,抬头望见了不远处的亭子,他跑了过去。






亭子很旧,破碎的石砖蔓延着灰绿青苔,亭身檐柱上的朱漆早已脱落,剩下晦涩的缺口昭示着它的衰落。






他脱下淋湿的衣服挂在栏杆上,适当休息后,从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


那是收购这座山改造成工厂的计划书。






这片区域贫瘠荒芜,青年都去往其他城市,这片地方仅存的一些人,是老人与孩子,有些孩子尚不足三月,便要离开父母。






望着远处升起的炊烟,策划师默默划去三千元,将补偿费改成了五千元。






身前洒下一片阴影,他抬头,望见了一位女子。


女子容貌清秀灵动,但眸中却带着几分忧愁。






他一愣,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说话,他抬起头,入目的是女子坐在扶栏的侧颜,若隐若现却看不太清。






女子的手轻轻抚过檐柱,轻轻触碰还没有掉落的朱漆。她没有开口,但策划师却听到了一段话。




 “曾经这里人很多,幼童在林间玩耍,青年耕田,老人会群聚在树下,或下棋,或与众人分享山中的故事。”






声音有些空灵,像是从山的每一个地方发出来的声响。




       


他细细听着,想分辨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声响。回过神,却发现女子的眼眶中似乎有泪。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不太敢相信。


策划师后退了几步,他看见女子盯着他,眼神淡淡的没有丝毫波澜。






 “这座山带给了他们那么多,帮他们躲避土匪,护住他们不被洪涝波及,甚至我拿出了自己一半功德换取百姓安康……”






 “但到了最后…”




 “我还是被遗忘了。”




 “我该走了,是我太执着了。” 




  “……”




他看到她的嘴角有笑容,他也看到,女子的周围逐渐变得朦胧,他应该是看不清的,可是他就是看到了,有一滴泪,滴落在了破碎的石砖上,






策划师恍惚的下了山,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翻开那几张文件,发现背面多了一句话。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起名废

小儿鬼

夜晚的婴儿房,寂静的有些悚然,窗帘遮住了窗外的景象,只余几根树枝映在帘上,狰狞的交叉着。

屋子里黑黢黢的,黑暗中似乎蛰伏着什么,朦胧的暗色,模糊的让人看不太清。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离床一两米处凝起了一团黑影,它盯着床,一动不动。


熟睡中的婴孩像是感觉到了,他开始嚎啕大哭,哭声中透露着不安。

年轻的父母被吵醒。匆忙地穿衣服赶来,啪嗒一声,房间充满了光亮。


女人心疼的抱起哭泣不已的孩子,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也是他们唯一想要的儿子。

男人从卧室里拿出个拨浪鼓,一摇一摇逗着的怀中人开心,即使男人脸上倦意重重,也依旧哄着孩子入睡。


恍惚间,男人感到有些...

夜晚的婴儿房,寂静的有些悚然,窗帘遮住了窗外的景象,只余几根树枝映在帘上,狰狞的交叉着。

屋子里黑黢黢的,黑暗中似乎蛰伏着什么,朦胧的暗色,模糊的让人看不太清。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离床一两米处凝起了一团黑影,它盯着床,一动不动。



熟睡中的婴孩像是感觉到了,他开始嚎啕大哭,哭声中透露着不安。

年轻的父母被吵醒。匆忙地穿衣服赶来,啪嗒一声,房间充满了光亮。



女人心疼的抱起哭泣不已的孩子,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也是他们唯一想要的儿子。

男人从卧室里拿出个拨浪鼓,一摇一摇逗着的怀中人开心,即使男人脸上倦意重重,也依旧哄着孩子入睡。



恍惚间,男人感到有些怪异,环视了一圈房间,没有什么异样,或许是自己太累了,男人安慰自己。



哄着婴孩睡了,男人微笑着注视着宝宝,却见躺在床上的人儿突然睁大了眼睛,木木地瞪着自己。男人被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依旧是孩子乖巧的睡颜。



男人皱起了眉,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和走到了自己的屋子。


刚刚那个眼神,莫名的让他想起了那个被他们流掉的孩子,一个已经成型的女胎。



女人关上了婴儿房的门,在关上的门的最后一刻,她感觉有什么在凝视着她,她哆嗦了一下,慌张关上了门。




婴儿房重归宁静,一团黑影从角落慢慢爬上小床,帘子被风吹开,淡淡的月光洒进屋内,照亮了房间——

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蹦蹦跳跳地在床上玩耍,嘴中不住地发出尖锐的嬉笑声。



它歪着头回首,露出了黑洞洞的双眼,以及…和婴儿几分相似的脸。

起名废

疫鬼

屋顶挂着一排排的红灯笼,蜡烛幽幽地燃着,烛火透过红色的薄纱微微摇晃。



雨滴顺着木檐向下落去,在青石板的凹陷处聚起一洼积水,来来往往的仆人端着水盆踩过积水,溅起的小水珠弄湿了裤脚。 



桌上的红烛发出微弱的光线,令床上青年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愈发死气沉沉。



窗外有什么东西扬起,好像是一只红色的灯笼。



青年悠悠转醒,床边是哭的厉害的众人。他艰难的偏了偏头,想看清每一个人,半垂的锦帘挡住了他的视线。



青年闭上了眼,他的头很晕。 



一阵风吹过头顶,他睁开了眼,看到黑色的床顶,又是一番天旋地...

屋顶挂着一排排的红灯笼,蜡烛幽幽地燃着,烛火透过红色的薄纱微微摇晃。




雨滴顺着木檐向下落去,在青石板的凹陷处聚起一洼积水,来来往往的仆人端着水盆踩过积水,溅起的小水珠弄湿了裤脚。 






桌上的红烛发出微弱的光线,令床上青年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愈发死气沉沉。




窗外有什么东西扬起,好像是一只红色的灯笼。






青年悠悠转醒,床边是哭的厉害的众人。他艰难的偏了偏头,想看清每一个人,半垂的锦帘挡住了他的视线。




青年闭上了眼,他的头很晕。 



一阵风吹过头顶,他睁开了眼,看到黑色的床顶,又是一番天旋地转,青年趴在床沿干呕起来。




 


屋里的人顿时乱成一团,帮青年抚背,帮他拭擦,混乱之中,他抬起头,泪眼模糊间,好像看到了什么。






是她,她来了...


青年慌张的向后缩,却没有力气挪动半分。


 


青年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像喘不过气的人,在拼命掠夺着氧气。


他颤颤巍巍举起了手,指向了角落。




众人朝角落里望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风吹过院子,晃了晃灯笼,熄灭了烛火。




青年呜咽了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床上,没了呼吸。






意识消失前有个女孩的明朗笑容闪过,青年眼中浮起痛色。




不该为牟利而暗中换了药材,不该因此而害了她...




悲痛的众人没有发现,在青年有些放大的瞳孔中,倒映着一个精致的,红色灯笼。




 


仆人将院里的的大红灯笼都取了下来,锁到了库房里。




他们低声交谈着离开了。






院里挂起了白色绢花与灯笼。




 


无人注意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姑娘,径直走到了屋里,小心翼翼拿起了一只红灯笼,缓缓的走了。






店铺里,掌柜有些纳闷的看着对门紧闭着门的酒楼,没有什么变化,看着却不太对劲。


 




酒楼内静悄悄的,四五人围绕在酒缸前,向里边倒着粉末,这药能上瘾......




酒楼挂着的红灯笼微微晃动。




旁边的小巷传来一阵笑声,面目苍白的青年痴痴地看着灯笼。






还没来得及盖上盖的酒,泛起了涟漪。


 






 

起名废

画皮鬼

云雾缭绕,绿树松柏时现,时而不现。溪流汩汩而下,卵石经过冲刷在光照下熠熠生辉。


这里很美,男人想拍下这幅美景。


举起相机,他愣住了。



镜头里是一位误入的佳人。



白璧无瑕,他突然理解了这个词。


女孩像一块玉,完美到了极点。



鬼使神差,男人取下了戴上两年的婚戒,塞到了口袋里,没有丝毫停顿。



他缓步走近,连呼吸也变得小心起来。



风拂过她的长发,带着清香,扑面吹来。香甜似乎沁到了心里,他感觉自己有些醉了。



很美,他痴痴的望着女孩。



男...

云雾缭绕,绿树松柏时现,时而不现。溪流汩汩而下,卵石经过冲刷在光照下熠熠生辉。


这里很美,男人想拍下这幅美景。


举起相机,他愣住了。




镜头里是一位误入的佳人。



白璧无瑕,他突然理解了这个词。


女孩像一块玉,完美到了极点。



鬼使神差,男人取下了戴上两年的婚戒,塞到了口袋里,没有丝毫停顿。




他缓步走近,连呼吸也变得小心起来。




        

风拂过她的长发,带着清香,扑面吹来。香甜似乎沁到了心里,他感觉自己有些醉了。



很美,他痴痴的望着女孩。



男人伸手想抚摸她的脸,却只触到了飘起来的发丝。

女孩转身跑了,他慌忙追了上去。




鼻尖的香味弥漫着,越发浓郁。



男人追到了林子里,他身侧是道裂谷,谷底很深。揉了揉眼睛,他隐约觉得看到了很多红白色的花,在黑色的崖壁上很是触目。




手触到有些鼓的口袋,男人犹豫了一下,他把戒指丢了下去。




薄雾朦胧间,他看到了一间木屋。


推门而入,是两个木柜子,女孩正坐在镜子前。




屋中略有些发闷,昏黄的光线让女孩姣好的面容,显得不太真实。




她抬起纤纤玉指摁了摁眼角。


镜中佳人,倾国倾城。




        


男人注视着女孩,他看到女孩站了起来,径直走到自己身前。



女孩伸手抱住了他。




香味笼罩着自己,男人有些昏沉。


       


        


喜欢吗?


男人耳侧传来呢喃,如同恋人的私语。



他胡乱点点头,双手抚上女孩的脸,眼镜直直的盯着她,不眨一下。




他感到女孩冰冷的手指,一寸一寸划过皮肤,停在了胸口。



恍惚间,男人觉得有些疼。


他低头看见,长长的指甲陷入皮肤深处。


他看见猩红的液体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在外围贱起了小小的血珠。


         


温热的鲜血滑过白皙的皮肤,留下淡红色的痕迹,女孩甜甜的笑着。




她真美,男人痴迷地看着。


他摔在了地上,再也没醒来。


  


男人被扔到了裂谷里,远处的杂草上勾着一枚戒指。


         


鲜血滴在满地的白骨上,像朵朵娇艳的花。






女孩打开柜子,里面挂着一件件的人皮,风一吹,哗啦啦的抖着。



又有新衣服穿了,它笑了。


        










 



过期食物南鲛殊寒

起因是列表一位令牌想看我临摹杉泽老师的九尾狐,图1是杉泽老师的原画。
今天勾线,并摸了个脑袋的上色。
练笔打卡,目前进度80%。

起因是列表一位令牌想看我临摹杉泽老师的九尾狐,图1是杉泽老师的原画。
今天勾线,并摸了个脑袋的上色。
练笔打卡,目前进度80%。

起名废

溺鬼

半山腰上的湖泊,隐匿在丛林最深处,很少有旅客会来



树枝纵横交错着,在湖面上投映下斑驳的倒影。



一颗石子不慎掉入湖中,惊醒了一只松鼠。它转溜转溜眼睛,抱着食物继续啃咬着。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它丢下果子窜走了。


湖泊边,有一团阴影重新隐入了水底,浊绿色的湖水泛起了波澜,搅乱了那一晃而过的红色痕迹。



男人走在寂静的小道上,山上的空气略有些潮湿,树下的泥土坑坑洼洼,路的尽头是一洼的湖水,在朦胧的天色下有些发灰。



村庄里流传着不成文的秘密,山腰湖泊的周围经常会出现宝贝,有昂...

半山腰上的湖泊,隐匿在丛林最深处,很少有旅客会来


   



树枝纵横交错着,在湖面上投映下斑驳的倒影。






一颗石子不慎掉入湖中,惊醒了一只松鼠。它转溜转溜眼睛,抱着食物继续啃咬着。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它丢下果子窜走了。





湖泊边,有一团阴影重新隐入了水底,浊绿色的湖水泛起了波澜,搅乱了那一晃而过的红色痕迹。







男人走在寂静的小道上,山上的空气略有些潮湿,树下的泥土坑坑洼洼,路的尽头是一洼的湖水,在朦胧的天色下有些发灰。






村庄里流传着不成文的秘密,山腰湖泊的周围经常会出现宝贝,有昂贵的首饰也有电子产品,离湖泊越近,数量就越多。





但不能下水。




 


  

男人已经连续十天在这附近转悠,第一天他在石头缝里捡到了一只手机,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发现过任何东西。




       


男人有些烦躁,望了望几步外的湖泊,似下定决心般。他解开了崭新的手表小心的放在石头上,那是他卖了手机买下来的,十分宝贝。




       


他慢慢走向湖泊,水漫过他的膝盖,他用手摸索着。




       


湖泊里有许多水藻,很黏腻。




       


又往前走了几步,男人突然觉得有些冷,他打了个哆嗦,目光一瞥,嘴巴咧了开来,他看到了一串手链,金灿灿的。




       


男人淌着水冲了过去,他没有站稳,往水里摔了下去,他想起身,却骇然的发现有东西缠上了他的身体。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以及苍白青灰的脸。






       


男人沉入了湖里,嘴里咕嘟冒着气泡。




       

他的身躯逐渐瘫软,眸子涨满了水。




       

湖泊平静了。






       

水面上起了雾,逐渐向远处蔓延,有脚步声传来,由远到近。




      

林里回荡着男孩喜悦的声音:


      


       

“二叔,石头上有块表!”




   


       

湖泊泛起了涟漪,一团阴影隐入了水底。




       




     

起名废

蓬头鬼

树林里有很多树,在晚上,这些树显得格外高大,树枝交叉着,几片叶子孤零零的挂在树梢上,似乎一碰就会掉落。薄雾里飞过几只鸟,停在地面上。



女孩追着鸟儿来到这里,手里篡着几块石头。前天刚捉的鸟儿死了,她要把这只鸟打下来,带回家。



这只鸟儿也要那么玩,女孩想。



几片落叶被踢开,摇摇晃晃露出了红褐色的背面,鸟儿啄起一只虫子,有几滴液体沿着喙慢慢滴落,染红了落叶。



林子里太潮湿了。



鸟转转脑袋,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



女孩也跟着鸟儿跑了起来,慢慢的她停下了,她看到了...

树林里有很多树,在晚上,这些树显得格外高大,树枝交叉着,几片叶子孤零零的挂在树梢上,似乎一碰就会掉落。薄雾里飞过几只鸟,停在地面上。


     


女孩追着鸟儿来到这里,手里篡着几块石头。前天刚捉的鸟儿死了,她要把这只鸟打下来,带回家。




这只鸟儿也要那么玩,女孩想。




几片落叶被踢开,摇摇晃晃露出了红褐色的背面,鸟儿啄起一只虫子,有几滴液体沿着喙慢慢滴落,染红了落叶。


  


林子里太潮湿了。



鸟转转脑袋,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




女孩也跟着鸟儿跑了起来,慢慢的她停下了,她看到了一个背对着她的奇怪的人。



那个人的头发像针一般直立着,穿着很鲜艳的衣服。




女孩有些害怕,鸟儿飞的越远了些,她想绕开那个怪人追上去。



但是



她动不了。



女孩瞪大了眼睛,她惊愕的发现自己无法闭上眼睛,眼眶酸涩得厉害,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径直落到了嘴角。



咸咸的,带着铁锈的味道。




       


女孩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视线早已模糊不清,脸上血和泪混在一起,衬着她的脸愈加狰狞,看着有些恐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眼里的光消散了,那个很奇怪的人拖着她离开了,留下几条长长的血痕。


 

谁都没有发现,一户人家匆匆忙忙举行完丧事后,搬走了。




医院的护士忽然发现新来的病人总会念叨一句话。



晚上,病房里与女孩有几分相似的妇人呆坐在窗边,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一样的…怎么会一样……”


      

“人和鸟的死法怎么会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