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6245浏览    1252参与
盛林是个鸽子

哎呀呀~

好几天没更新了

不过无所谓,反正没掉粉

我现在就希望自己破200

我就等着

除了联文你们可能也很少看见我

可以去各大评论区下面逮我

比如,柚玟,阿楚,徐哥,寻海

所以看不见我别着急

评论区里溜一圈

我不定时不定点的回来更论坛

就这样,我是盛林(小韩也行)

拜了个拜~

哎呀呀~

好几天没更新了

不过无所谓,反正没掉粉

我现在就希望自己破200

我就等着

除了联文你们可能也很少看见我

可以去各大评论区下面逮我

比如,柚玟,阿楚,徐哥,寻海

所以看不见我别着急

评论区里溜一圈

我不定时不定点的回来更论坛

就这样,我是盛林(小韩也行)

拜了个拜~

莫打徐行

感谢神仙姐妹帮我抽卡!!

这什么!!这什么欧皇!!!!!我激情落泪

我四发十连全是良 尚  ……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有差距的🥀我现在看姐妹都感觉她在发光

感谢神仙姐妹帮我抽卡!!

这什么!!这什么欧皇!!!!!我激情落泪

我四发十连全是良 尚  ……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有差距的🥀我现在看姐妹都感觉她在发光

过气画手梦糖

怎么回事,我已经是过气画手了吗(悲伤)

怎么回事,我已经是过气画手了吗(悲伤)

邱玮邱玮
承蒙厚爱 感恩陪伴 邱玮邱玮会...

承蒙厚爱  感恩陪伴


邱玮邱玮会越来越好的!!!


承蒙厚爱  感恩陪伴



邱玮邱玮会越来越好的!!!


89号『最色搓澡师』[置顶印调中]

秀恩爱的开始

老子脱单了,我老婆世界第一好,其它的姑娘往后捎一捎,崽崽全删了拜拜,我永远一心只为我老婆了,终于追到你了操

女朋友@无症状患者 ,我爱你❤️。

老子脱单了,我老婆世界第一好,其它的姑娘往后捎一捎,崽崽全删了拜拜,我永远一心只为我老婆了,终于追到你了操

女朋友@无症状患者 ,我爱你❤️。

来自异次元的灵光一闪

再见。


祝你来生不必苟且,有信任你和可以信任的人。


愿你能无所顾虑地哭和笑,


都发自真心。


祝你找到家和归属。


祝你好好生活。

再见。


祝你来生不必苟且,有信任你和可以信任的人。


愿你能无所顾虑地哭和笑,


都发自真心。


祝你找到家和归属。


祝你好好生活。

泪洒大洋淹天都。
看着不像枪匠但我画的的确是枪匠...

看着不像枪匠但我画的的确是枪匠的画

想画狼又想画狗,结果出来个四不像,气死我了()

看着不像枪匠但我画的的确是枪匠的画

想画狼又想画狗,结果出来个四不像,气死我了()

专业解决potato安装登陆等问题
德云粉丝相亲bot

[图片]致@富貴冷灰 

轉自@破防_ 

大陸和台灣同胞的心在一起

真的給我感動到了

@富貴冷灰 

轉自@破防_ 

大陸和台灣同胞的心在一起

真的給我感動到了

抱琴看鹤去

【言白】死性不改。

 

【言白】死性不改。

*《亲爱的热爱的》书版原著。

* sp预警,BD5M预警。

* 攻是站着的,受是跪着的,他们是自愿的,作者是变态的。

* cp向,韩商言x吴白,吴白单箭头韩商言。


>>bgm:不知死活 <<

却又恭贺你埋在这黑暗角落。

俗世沉疴相拥着坠入了沼泽。


A


“你谈恋爱了。”


吴白随口一问,问得韩商言怔了怔。


也不能算是询问。陈述的语气,很平静。和韩商言设想过的沮丧、质疑、抗议,都不太一样。


男人愉悦地笑起来...

 

【言白】死性不改。

*《亲爱的热爱的》书版原著。

* sp预警,BD5M预警。

* 攻是站着的,受是跪着的,他们是自愿的,作者是变态的。

* cp向,韩商言x吴白,吴白单箭头韩商言。

 

>>bgm:不知死活 <<

却又恭贺你埋在这黑暗角落。

俗世沉疴相拥着坠入了沼泽。




A

 

“你谈恋爱了。”

 

吴白随口一问,问得韩商言怔了怔。

 

也不能算是询问。陈述的语气,很平静。和韩商言设想过的沮丧、质疑、抗议,都不太一样。


男人愉悦地笑起来,对吴白抛出的话头饶有兴致,像是初来乍到探访世界的稚子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是的,我恋爱了。”

 

吴白在收拾桌面。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回头看他一眼,旋即若无其事的继续进行。

 

“对方是一个小姑娘。”

 

韩商言懒懒散散的把自己放进布袋沙发里,熨烫妥帖的深色裤子衬得在身前交叠的两条腿修长笔直,笑意更深几分,“对,一个小姑娘。”

 

没有反驳,也没有延伸。吴白想了想,补充道:“像一只猫。”

 

没有几个人知道韩商言喜欢猫。或者说,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对一切毛茸茸而脆弱的生命感兴趣。

 

他顺着吴白的话继续往下补充,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口吻轻松:“对,像一只猫。”

 

 

吴白终于把桌面收拾干净,一尘不染。他把耳机挂回屏幕前,又将键盘线捋顺,哗啦一声推进桌子里。

 

“她不是一个sub。”

 

“她的确不是。”

 

韩商言笑得更开心了,看着吴白不可思议的目光,拍了拍自己的腿侧,“这算什么,同类间本能的感应?”

 

拍腿侧是一个基础指令。男人的嘴角甚少有弧度,绝大多数时候,吴白都是见不到他笑的。

 

他沉默着放下手中用来擦拭屏幕的软布,定定地与韩商言对视。

 

大约过了十来秒,双膝一弯,直直冲着男人的方向杵向地面,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吴白的手负在腰的位置,他很高,即便是跪下了,也能看到坐着的男人的胸口处。

 

他慢慢把目光往下压,最后定格在男人的脚踝。沉默地膝行到韩商言腿侧位置,面颊蹭了蹭他衣摆上精致柔软的布料,温顺得像只猫。

 

韩商言的手在吴白的脸上拍了拍。戒指粗砾,棱角划过他的眼尾。

 

 

“乖狗。”

 

他听见韩商言夸奖他,呼吸温热。



a



B

 

“队长,我好久没看到你去接老大了。特别是嫂子来了以后,都不要你开车了。”

 

Grunt和97在拳皇,技术不到位,棋差好多著,距离翻车大概只剩一丝平A的血线。正在冥思苦想该如何脱身去抵掉一顿夜宵的赌注,就看见吴白咬着一盒牛奶走进来,满脸无辜。

 

“关我什么事?”

 

97放着残局也不打了,眼睛一亮,背身直接从沙发上翻过来,凑热闹的速度比平时训练里反反复复纠正的开镜还要快,伸手勾上Grunt的肩膀以表谴责,顺带就掰断了他嘴边剩下的半根pocky棒,跟着起哄:“老大好歹是你哥,你哥给你找了个嫂子,你都不打招呼搞好关系统一战线的吗?”

 

吴白终于舍得分给两个人一个冰冰冷冷的目光,看得起哄的小孩头皮发麻,你一言我一语的岔开话题,求生欲极强。说什么一定好好训练不听墙角,就差保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两人踩雷的精准程度高到令人匪夷所思,吴白听着头疼,果断一句话把天聊死:“他谈恋爱,又关你们什么事。”

 

 

队长威严仍在,97一边赔笑,一边背着吴白给Grunt一脚,迅速拉着明显没吃够瓜的副队长遁走:“……不关我事,不关我事。队长我们去训练了,再见。”

 

吴白叹口气,吸空了牛奶盒,晃了晃,然后走进训练室。身边的两个机位理所当然空空荡荡,而《密室风暴》启动的时间又偏长。长到足够让他胡思乱想,是不是掩饰得太刻意,是不是暴露得太明显。

 

掩饰什么?暴露什么?为什么不叫嫂子?

 

因为他喜欢韩商言。

 

 

吴白是一个认真的人。从小时候韩商言出去疯玩,他一个人认真写作业。到大一点被拉出去看比赛,晚上住酒店,躺在韩商言旁边,认真听他讲那些从未和家人讲过的豪情壮言。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属于韩商言的世界,那么真切,那么直接。大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从十二岁的初见到现在,他喜欢上了韩商言,一直认真的喜欢了好多年。

 

他还记得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的那个夜晚,队友是怎么拖着韩商言一起疯。素来不苟言笑的男人半是无奈半是纵容,又是喝酒又是扔骰子。真心话大冒险,韩商言垫底,Grunt出题。带着眼镜的大男孩在酒精的作用下反而多了几分吴白身上从没有过的少年气,像是考完试被班主任请客冲出校门上网的高中生,一手一个地抱着带来的妹子笑得不怀好意,还能抽空把demo手里的酒杯抽走。

 

男人四处张望,最后朝着蹲在热闹边缘翻手机的少年招了招手让他过去,还帮他选好了真心话。

 

 

吴白一脸茫然的被召唤过去,看着Grunt哑了火,支支吾吾了一半天,才在one飞速领悟捂耳朵的动作和起哄声里问出了口。

 

他问,队长,我看你一天天清心寡欲的,手冲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喜欢的人?

 

demo从one手下挣脱,听到了问题的结尾,看看吴白,又看看韩商言,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吴白哑口无言许久,他不会骗人,最后只好躲开韩商言意味深长的目光,狼狈的逃走,只扔下一句生人勿进的有。

 

现在想起来,这大概算不得真心话,毕竟喜欢上韩商言只是开始的第一步。他似乎从来都是一个稳妥的人,但像是平稳行驶的列车一样,终点都是注定的。

 

他注定会参与这场大冒险。

 

死性不改,万劫不复。



b



C

 

“当当当!”

 

小姑娘捧着咖啡来邀功,一蹦一跳又小心翼翼,好像手里端着的是什么稀奇的宝物。

 

她在笑,韩商言也在笑。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吴白安安静静坐在盆栽旁边当背景板,倒也没有人发现他格格不入。

 

“韩商言你看!”一颗歪歪扭扭的爱心,上面是歪歪扭扭的两团,连蒙带猜勉强可以分辨出写的是什么字母——是韩商言、是Gun神成名的项目。

 

“哇嫂子你真厉害!”不留余力的赞美中总是夹杂着那么几声刺耳的称呼。还好韩商言没夸,吴白阖眸,面无表情的想。

 

只要不去看韩商言在笑,就不用承认自己在羡慕。

 

 

不用承认自己羡慕得发了疯。

 

 

一群人喝了咖啡又出去吃饭,瓶瓶罐罐的喝了不少,正是闲不住的年龄,米邵飞带头,去续杯午夜场。韩商言拉着醉醺醺的小姑娘留下了,他也喝了不少,面上裹了一层潮红。

 

桌上杯盘狼藉,吴白是唯一清醒的那个。

 

冷眼看着华筵终散场,就像他说过的那样。

 

分明是上海的市中心,韩商言叫代驾,江风吹到头疼,还是没人接单,诡异到不行。

 

吴白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他身边,也吹够了风,清醒了。想走,又被看到、被喊住。

 

韩商言把车钥匙往他手里一扔,语气里已然挂上了吴白从未听过的恳求。他听见江潮拍打船舷,听见人群穿过车流。他听见韩商言喊他小白,这个昵称已经许久未曾使用过。

 

他听见韩商言说,小白,你没喝酒,开车把我们送回去吧。

 

我们,我和她。

 

吴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接过车钥匙,牧马人想要钻出饭店外密不透风的停车场,需要打两把方向盘。他把车开出来,在两人的面前鸣笛,笛声消融在上海夜晚霓虹灯下的车水马龙里。

韩商言把小姑娘送上了后座,而后自己又跟着坐了上去,坐在她边上,动作温柔。吴白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他有一点后悔,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今天晚上那么固执的不肯碰酒。

 

如果自己喝醉了,是不是眼睛就能看到光污染下的满天繁星,不用再去看景色这般荒唐。

 

“我们”这个词,可以咀嚼出来的意味太过旖旎。吴白从来没有见到韩商言用过,在他的记忆中,他的世界里,向来泾渭分明。

 

后座的小姑娘真的喝醉了,酒量不够好,酒品也堪忧。枕着韩商言的手,一路上软绵绵的撒着娇,比韩商言还不把他当外人。

 

 

吴白怕他尴尬,等信号灯的间隙,抽空打开了车载音乐。一路莫名其妙很堵,大概就是代驾不接单的缘故。随机循环的歌一首一首的放,韩商言时不时的哄哄,吴白就跟着一首一首的哼,一点不出声。

 

大多都不算特别久远,但是整体风格偏旧。耳熟,但不熟,他都还挺喜欢。吴白能哼出对应的调调,但想不起来歌词。

 

想不起来长野飘荡的歌,唇齿间干涸沉默,下一句究竟是不是姿态故作洒脱。

 

 

吴白熄火前特地留了个心看了看,方才后知后觉恍然,不是自己随手存的日推、也不是什么曾经喜欢,又被遗忘在记忆角落的歌单。都是韩商言平时听的东西,难怪他也沉默的跟着听了一路。

 

他扶着小姑娘往房间的方向走。小姑娘一头软绵绵的短发,步子也软绵绵的往他怀里栽。她踮起脚、亲吻韩商言的脸和唇,或是给予,或是索要。韩商言耐心的给她回应,一直到吴白听不清。

 

车库的灯暗下来,完全密闭的空间中落针可闻,呼吸声都是令人烦闷的刺耳。感知时间流逝的能力无限趋近于零,吴白下车的脚步有些踉跄,不得不伸手扶一把车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待久了缺氧,上楼梯的时候,还有些头昏。

 

俱乐部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他的确有那么一瞬间,想念训练时的吵闹。输赢都在所难免,偶尔上头了,一样把锅甩得满天飞。他也不恼,就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争。然后看着韩商言被惊动,下来,厉声制止,再挨着拎起来让他们一个个站好。

 

最后瞪他一眼,像是在责怪,跟你没关系就不管了是吧。他就无辜的被连坐,点头或是摇头,虽然不管哪种反应都会被骂得很惨。

 

吴白倚着一号房的门板,先是站着,然后蹲下了,抱住自己的膝盖,最后慢慢地坐了下来。

 

俱乐部的设计很炫酷的样子,其实隔音很烂。隔壁房间经常在熄灯后联机,水直播的时常。或者ps4,玩桌游什么的。动静一大,不仅他能听到,还能把隔了两间的韩商言也引出来。

 

他能听到身后少女小声的惊呼,偶尔夹着一点哭腔,也能听到韩商言耐着性子哄,一点点教,一点点劝。很陌生,大约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嗓子还有点哑。吴白把脑袋埋进手臂里。但是能分辨出来,那就是韩商言。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另外一面。

 

没有光线,闭上眼睛就能够陷入黑暗。而身后那个一墙之隔的世界,再与他无关。



c



尾声一。

 

韩商言被甩的事很快传遍了俱乐部。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吴白还在训练。手一抖,送了个人头。面不改色的重开一局,轻描淡写:“正常。”

 

习惯了强势的人不知道如何柔软,很正常。

 

 

他在练习绳索攀登建筑。薄如纸片的建模,甩起角色,落地受身的同时开镜瞄准,操作不算难,但枪压不准。准星上下跳,在角色翻滚的过程中容易飘,得把后坐力纠正成前后移。不复杂,但很精细,需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容不得分心。

 

吴白听见几个小孩扎堆在碎碎念,Grunt不务正业,冒充感情博主,微博除了官方号和私人号,还有个挂黄V的小号。吴白无意间看到过几次,大多都是些天很蓝云很白的句子。

 

他听见沈哲说得煞有介事:

 

每一个结局都是好的,如果不是好的,那就说明一定还没到结局。

 

他想,那自己和韩商言算什么。

 

 

他一边想着,一边叩了叩桌子:“训练了。”

 

扎堆聊八卦的小孩们作鸟兽散,八卦的中心带着低气压推开门,来者不善:“聊什么聊什么,一天天的不训练都在想什么呢。”

 

聊你失恋了,很惨。吴白从角落的屏幕后抬起一截视线,扫他一眼,又落回被NPC包围再一次被迫GG的游戏角色上。

 

想我为什么不会为你难过,是不是还喜欢你,死性不改。

 

 

吴白不会骗人,也没有骗自己的习惯。韩商言刚开始教他的时候有要求晨昏定省,他本身不是很适应,把一分真心二两假意赤裸裸血淋淋的对着自己剖开,总能看见不想看到的东西,有点抵触。

 

然后韩商言就拎着板子教他,不强迫自己面对就是在逃避。他觉得韩商言这套逻辑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一定要拧着跟自己过不去。

 

直到半年一年眨眼就过去,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其实已经适应。效果差不多,只不过心路历程稍微有点偏颇——韩商言是狠心,他是薄情。

 

剖开了,有点什么藏着的东西,看的都一清二楚,挑出来扔了就行。扔了就不会存在顾虑,电子竞技心无杂念还是挺重要的。

 

他被锻造成了一定会赢的Dt,只可惜当局者迷。血脉里流淌着韩商言的名字,吴白用了十多年才看清。

 

就像凝视深渊的人一头栽了下去,他看清楚了,也出不来了。

 

 

尾声二。

 

韩商言做事是真的快,上一句话宣布了复合,下一句话就是婚讯的公开。

 

还是那个小姑娘,牵着韩商言的手,和他十指相扣。吴白脸盲,也懒得认人。但是他记得她,就像她记得他一样。她蹦了两下,对着吴白的方向挥了挥手,对着他笑。吴白抬头,同样在笑,笑着说恭喜。笑容挑不出瑕疵也不觉敷衍,标志得能上电竞周刊的封面。

 

他长了一张好看的、适合应付媒体或者出现在娱乐圈的脸,但偏偏不喜欢抛头露面。坚决贯彻沉默原则,即便是赛后采访,也是能躲就躲,绝不出现。

 

韩商言有时候也会吐槽他不负责任,像是忘了自己还在打比赛的那些年。

 

小姑娘喊他吴白,他也就称呼她的名字,连名带姓,或者一个TA,指代不清的含糊过去。他固执的守着那点可笑的秘密,心安理得的不愿启齿,反正韩商言不会发现。如果说,一个人的世界就是一本书,那他从来不是韩商言笔下无可取代的主角。

 

反观吴白,韩商言的名字,密密麻麻占据了他生命的每一页。

 

组成诗经,组成童话,组成九十年代末期的中国,街头小巷租书店里被小朋友悄悄拿走的色情片。

 

就好像每一场大冒险,他愿意光明正大抬手拥抱的对象,从来都是韩商言。

 

婚礼上,吴白穿着伴郎的装束,扶着外公。听老人笑眯眯的说,小白,这件事情上,你要学习你哥。

 

他嗯嗯啊啊的敷衍,末了目光去找婚礼的女主角。这是一场中式的婚礼,小姑娘盖着红盖头,穿着红色的夹袄,挽着父亲的手,走在花路上,花路的终点是韩商言。

 

他在台下抬起头,看着她,好像自己也跟着走了一遍。

 

吴白作为弟弟,要在婚礼上代表发言。台词背得很熟,事先筹备的,反复修改过很多遍。他在挪威长大,对拗口的词汇不是很熟。

 

他站在麦克风前,身边是韩商言。

 

他对着光,对着花,对着小姑娘。他平铺直叙,第一次那么坦然,讲的内容都可以关于他。吴白突然就放弃了稿子,改为用自己的话讲故事。讲光,讲花,讲韩商言。

 

台下的人都在鼓掌,伴郎团一群大小伙子,吹着口哨,站在旁边跟着起哄。喧闹的环境能够满足每一个长辈对婚礼的最高要求,吴白身处欢呼浪潮的中心,只觉得自己死性不改,还想再扭头去看韩商言。

 

那是他从未言说的过往,热烈又荒唐。

 


FIN




/诈尸补档,提高主页言白含量。

密室困游鱼第二季赶快来吧,再不来我真跑路了。

一千多粉了,感谢最初因为他们与我相遇的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