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皇家钢琴组

7624浏览    46参与
Silvia Edelstein Malfoy

今天的耀君仍旧很操心呢.吸烟

“罗德里赫!”王耀几近绝望“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吸烟!对身体不好知不知道啊?”

罗德里赫抿唇笑笑“耀君还是这么关心别人。”

王耀更加无奈“你又不是别人。”说着夺走罗德里赫手上的烟斗,俯身亲上罗德里赫

嗯,很软

舌尖试探性的扣扣对方的牙关,顺利的探进去和对方纠缠,一股烟味在唇齿间弥漫,极尽缠绵。

王耀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半,可以做一些晚上的运动了。

“罗德里赫!”王耀几近绝望“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吸烟!对身体不好知不知道啊?”

罗德里赫抿唇笑笑“耀君还是这么关心别人。”

王耀更加无奈“你又不是别人。”说着夺走罗德里赫手上的烟斗,俯身亲上罗德里赫

嗯,很软

舌尖试探性的扣扣对方的牙关,顺利的探进去和对方纠缠,一股烟味在唇齿间弥漫,极尽缠绵。

王耀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半,可以做一些晚上的运动了。

於鸠

【奥耀】千纸鹤便签

还是给  @省略号的蒾鋩 的生贺,奥耀无脑小甜饼,ooc我的√

微日记体/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著名音乐家。弹的一手好肖邦。当然不只是肖邦,什么风格他都能完美地演奏出,并且因为一场在水中的演奏会得到了“水中钢琴师”的称号,同时出名的还有那个在旁边弹古筝的白衣青年。


罗德里赫小时候就被称为音乐神童,无数音乐大师想收他为徒,但他唯独选择了“他”。


他有着黑色的长发和琥珀色的温暖眼睛。


他不仅钢琴弹的很好,其他乐器也用的出神入化。


明明这样厉害的一个人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就连罗德里赫也是跟他学了一年后才知道他的名字。


他说...

还是给  @省略号的蒾鋩 的生贺,奥耀无脑小甜饼,ooc我的√

微日记体/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著名音乐家。弹的一手好肖邦。当然不只是肖邦,什么风格他都能完美地演奏出,并且因为一场在水中的演奏会得到了“水中钢琴师”的称号,同时出名的还有那个在旁边弹古筝的白衣青年。


罗德里赫小时候就被称为音乐神童,无数音乐大师想收他为徒,但他唯独选择了“他”。


他有着黑色的长发和琥珀色的温暖眼睛。


他不仅钢琴弹的很好,其他乐器也用的出神入化。


明明这样厉害的一个人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就连罗德里赫也是跟他学了一年后才知道他的名字。


他说


“你可以叫我耀。”


这个名字真温暖。


 


 


1998年5月20日


他总是一身白衣,而且宽袍广袖,总觉得他会像我折的千纸鹤一样随时离开,至于会离开到什么地方嘛,我也不知道,但他应该会带上我的吧?/不带我我就哭给他看!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2000年5月20日


我明明都十岁了他还总把我当小孩子,明明自己也像个小孩子一样还会抱着滚滚睡觉不撒手的那种,到底谁才像小孩子啊。他答应我了不会走的,开心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说出来。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2005年5月20日


我完成了第一次全球演奏会,他全程都在我身边,然后他说我很厉害,问我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本来想让他像8年前一样再弹一次古筝给我看,但看他好像有点累,黑眼圈很重,算了吧。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2008年5月20日


今年我成年了,自从上次梦见他弹古筝醒来后发现裤子湿了后我就明白了什么。这么大人了睡觉还抱滚滚,抱我不行吗。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2010年5月20日


他最近好像有点不开心,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难道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行不管怎样正宫必须得是我,侧室也不能有!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2013年5月20日


今天我对他告白了,他好像很惊讶,但还是答应了。本来我想让他改名为耀·埃德尔斯坦的,但他说他们家不许他嫁只准他娶,那只能我改名为罗德里赫·王了。/其实我看见他偷笑了。


 


罗德里赫·王


 


2015年5月20日


我们在其他国家领了结婚证,虽然在他的国家无效,但这并不妨碍我开心。今天结婚了他终于允许我亲他了,那——


 


罗德里赫·王


 


2019年5月20日


我在他身边已经有22年了,他琥珀色的眼睛里22年都只有我。以后也请继续这样。我爱你,耀。


 


罗德里赫·王


 ——————————————————————


“诶这个旧罐子里怎么有这么多千纸鹤?”


“咳,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去弹钢琴吧。”


“??那你脸红干什么”


 


 


 


某没有文笔的沈矜:


有时间可能还会写个耀视角的,超过5个人评论我就写冒得就算了x看热度写文/什


瑟兰汀里希伯爵
“中国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

“中国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故称夏。欢迎您,远道而来的朋友,这已经是我们这两年来第三次见面了,希望您在这个古老的国家里游玩愉快。”



“您知道吗,耀,当我凝视着美泉宫里摆放的青花瓷器和金箔屏风时,便想着中国是怎样一个美丽神奇的国度。我曾想象过你的千千万万种模样,直到我亲眼见到你,才发现所幻想的一切都不及你万分之一的美。”



华夏的龙与中欧的黑鹫,褪去残破的鳞,换上崭新的羽,在新的世界里以另一种方式再次相会了。



(一带一路峰会小少爷又双叒叕来参加了!!!超级开心!!最近中奥蜜月期的即视感?小少爷来访华一次我就画一次(⁎⁍̴̛ᴗ⁍̴̛⁎))...

“中国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故称夏。欢迎您,远道而来的朋友,这已经是我们这两年来第三次见面了,希望您在这个古老的国家里游玩愉快。”




“您知道吗,耀,当我凝视着美泉宫里摆放的青花瓷器和金箔屏风时,便想着中国是怎样一个美丽神奇的国度。我曾想象过你的千千万万种模样,直到我亲眼见到你,才发现所幻想的一切都不及你万分之一的美。”


 


华夏的龙与中欧的黑鹫,褪去残破的鳞,换上崭新的羽,在新的世界里以另一种方式再次相会了。




(一带一路峰会小少爷又双叒叕来参加了!!!超级开心!!最近中奥蜜月期的即视感?小少爷来访华一次我就画一次(⁎⁍̴̛ᴗ⁍̴̛⁎))(两人衣服均有参考,来源百度图片)(注意看tag,不是cp向!)

凌霄客的海角

emmm是皇家钢琴

画渣一个给添点粮

王耀:哇这就是高清的世界吗(什么)

小少爷:咳咳

伊万:^L^

阿尔:hero也有眼镜!wang你为什么不带我的!

私心啊呸就是all耀

emmm是皇家钢琴

画渣一个给添点粮

王耀:哇这就是高清的世界吗(什么)

小少爷:咳咳

伊万:^L^

阿尔:hero也有眼镜!wang你为什么不带我的!

私心啊呸就是all耀

一颗橘子糖

【皇家钢琴/金钱】窗边的阿狄丽娜

*皇家钢琴组+金钱组

罗德里赫→王耀←阿尔弗雷德




*复建外加400fo的感谢(我觉得我写完就得掉粉了)


*咸鱼选手给大家拜年了














细密的小雨阻挡了罗德里赫回家的步伐。


难得一次自己回家没想到却遇上雨天,罗德里赫匆忙的跑到较近门店躲在屋檐下避雨。


咚——


小巷里沉闷的重物撞击声吸引了罗德里赫的注意,明明是好奇心不重的孩子这一次却难掩心中的猫抓般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探头看向幽深的巷子。


一个“人”正躺在垃圾堆旁。


小心的走近,黑色的犄角和蝙蝠的翅膀吓了罗德里赫一跳。


“你......你还好吗...

*皇家钢琴组+金钱组

罗德里赫→王耀←阿尔弗雷德




*复建外加400fo的感谢(我觉得我写完就得掉粉了)


*咸鱼选手给大家拜年了














细密的小雨阻挡了罗德里赫回家的步伐。


难得一次自己回家没想到却遇上雨天,罗德里赫匆忙的跑到较近门店躲在屋檐下避雨。


咚——


小巷里沉闷的重物撞击声吸引了罗德里赫的注意,明明是好奇心不重的孩子这一次却难掩心中的猫抓般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探头看向幽深的巷子。


一个“人”正躺在垃圾堆旁。


小心的走近,黑色的犄角和蝙蝠的翅膀吓了罗德里赫一跳。


“你......你还好吗?”鼓起勇气,罗德里赫轻轻碰了碰那人。


“......饿......”


恶魔睁开眼睛,瞳孔金色的流光照亮了整个漆黑的夜。





*****


像是刚刚萌芽的一对小犄角,摸起来手感极佳的蝙蝠翅膀,看起来软萌可欺的肉包子脸。


罗德里赫对于刚捡回家的这只恶魔保持着不置可否的态度。


毕竟面前这只对着他傻笑的是能够把自己饿死的非常规恶魔。


“非常感谢你救了我,我叫王耀!”名为王耀的恶魔扬起大大的笑容肉包子的脸染上淡淡的红晕


真是活泼过头了......


罗德里赫默默的在心里吐槽着,将伊莎摆在茶几上的下午茶递了过去:“恶魔吃人类的食物也可以吗?”


“唔,虽然比不上直接吸食人类的||欲||念来的好不过这样也可以的哦。”


王耀大口的吃着伊莎为罗德里赫精心准备的下午茶点心,大块的奶油因为他稍显粗鲁的举动而沾在嘴角处。


“沾到了......”


泛红的指尖轻轻刮掉粘在王耀嘴角的奶油,温暖的吐息打在罗德里赫的手上,两人都因为这稍显亲密的举动愣住了。


“我......”


“你......”


几分尴尬萦绕在两人四周。从未与陌生人如此亲近过的罗德里赫红着脸,僵硬的起身坐在钢琴前:“你吃吧,我,我练琴了。”


“你还会弹钢琴呀!?”


王耀放下手中的糕点擦干净手趴在钢琴旁一脸期待的看着罗德里赫。


***


优美的钢琴声从楼上传至楼下,正在楼下打扫的伊莎忍不住停下手中的工作闭眼欣赏起来。





***


夜已经很深了。


王耀踮起脚尖偷偷摸摸的返回自己的住所。


开门,轻轻掩上,动作迅速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鬼鬼祟祟的你是在怕谁呢?”


王耀一惊,一脸赔笑的对着坐在床边的“人”:“阿尔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


等了王耀一晚上的阿尔弗雷德鼓着脸湛蓝的眼睛里全是委屈:“hero等了你一个晚上,耀。”


卖萌可耻啊!阿尔弗雷德!


被阿尔弗雷德不要脸的卖萌攻击击沉的王耀抱住阿尔毛绒绒的脑袋不住的撸着手感极佳的金发。


“呜~非常抱歉阿尔,让你担心了!”


乘机揩油的阿尔弗雷德蹭着王耀软硬适中的胸脯,不忘对某只索求承诺。


“耀,不要再跑去人界了好不好?他们这样伤害你我真的不想你再对人界念念不忘。”


tbc


*不是故意结束的但是如果我现在再不发就得祝各位元宵快乐了……


瑟兰汀里希伯爵

前边乱刷某宝上偶然看到的一台钢琴,截图留念之,恐怕这是真.皇家钢琴了😂。
老王:“奥兄您瞅瞅我这琴俊不俊?”
小少爷:“真……俊。”
老王:“那奥兄您来一曲《梁祝》可好?”
小少爷:“普契尼《图兰朵》里的选段(指茉莉花)可以吗_(´ཀ`」 ∠)_?”

(所以有耀奥耀的paro么∠( ᐛ 」∠)_?国//际友谊(定情信物)啥的我jio得可以来一发啊∠( ᐛ 」∠)_)
(其实我个人感觉老王和小少爷差不多x)

前边乱刷某宝上偶然看到的一台钢琴,截图留念之,恐怕这是真.皇家钢琴了😂。
老王:“奥兄您瞅瞅我这琴俊不俊?”
小少爷:“真……俊。”
老王:“那奥兄您来一曲《梁祝》可好?”
小少爷:“普契尼《图兰朵》里的选段(指茉莉花)可以吗_(´ཀ`」 ∠)_?”




(所以有耀奥耀的paro么∠( ᐛ 」∠)_?国//际友谊(定情信物)啥的我jio得可以来一发啊∠( ᐛ 」∠)_)
(其实我个人感觉老王和小少爷差不多x)

瑟兰汀里希伯爵
“不就是panda 嘛,给你!...

“不就是panda 嘛,给你!”

“不不不……我家有小滚滚了,要怎么养啊??求助!!!”
(借着前边的鸡血摸了一个狂躁短漫。小少爷对熊猫的爱还真是……舍尔布伦宫住熊猫我觉得挺好的~话说好像前年小少爷家的滚滚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就叫福凤福伴)(隐普奥)

“不就是panda 嘛,给你!”

“不不不……我家有小滚滚了,要怎么养啊??求助!!!”
(借着前边的鸡血摸了一个狂躁短漫。小少爷对熊猫的爱还真是……舍尔布伦宫住熊猫我觉得挺好的~话说好像前年小少爷家的滚滚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就叫福凤福伴)(隐普奥)

瑟兰汀里希伯爵

开图了。刚才加了一堆字图缩成狗。
(非cp仅友情向注意,第一次画耀君见谅。喜欢小少爷已经第七年了,这次作为一个耀家人对小少爷的到来非常开心!!最近读了很多有关小少爷的书,发现这两人(国)的命运真的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样是不可一世的帝国,有光辉的历史。近代,历几劫难,好似食尽鸟投林,树倒猢狲散,落得个白茫茫大地,尔后,重新开始。)

开图了。刚才加了一堆字图缩成狗。
(非cp仅友情向注意,第一次画耀君见谅。喜欢小少爷已经第七年了,这次作为一个耀家人对小少爷的到来非常开心!!最近读了很多有关小少爷的书,发现这两人(国)的命运真的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样是不可一世的帝国,有光辉的历史。近代,历几劫难,好似食尽鸟投林,树倒猢狲散,落得个白茫茫大地,尔后,重新开始。)

Lini

【耀爷cp福利周合集】--- 福利周结束了,所以也发上Lofter吧!都是顺着你们点数最多的来画的!

共七张:

丝路
金钱
红色
好茶
极东
耀燕
皇家钢琴

【耀爷cp福利周合集】--- 福利周结束了,所以也发上Lofter吧!都是顺着你们点数最多的来画的!

共七张:

丝路
金钱
红色
好茶
极东
耀燕
皇家钢琴

谌湛_SSR中也请来我家

【奥耀】《敬爱》


四个国家这样维持着和平,又过了几年。
扑克大陆上的人民们见证了红心KJ,方块QJ、方块K与黑桃3马修·威廉姆斯的婚礼,听到梅花J和黑桃J、黑桃KQ的婚礼消息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此消息王家众人表示,大哥终于要嫁出去了我们特别不舍得。
对此消息扑克大陆论坛腐区皇家钢琴组所有人表示,有生之年啊有生之年。
梅花Q伊丽莎白表示同上并且祝福王耀能够接受罗德里赫的奇怪属性。
却说那一天黑桃王宫的后花园里——
黑桃Jack王耀直视着对面梅花Jack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罗德里赫和伊万一样拥有紫罗兰色的眼眸,只是伊万的瞳色要浅一些。他的则是深邃的紫色。
都说紫色代表高贵,黑桃国KQJ都穿着一身紫...


四个国家这样维持着和平,又过了几年。
扑克大陆上的人民们见证了红心KJ,方块QJ、方块K与黑桃3马修·威廉姆斯的婚礼,听到梅花J和黑桃J、黑桃KQ的婚礼消息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此消息王家众人表示,大哥终于要嫁出去了我们特别不舍得。
对此消息扑克大陆论坛腐区皇家钢琴组所有人表示,有生之年啊有生之年。
梅花Q伊丽莎白表示同上并且祝福王耀能够接受罗德里赫的奇怪属性。
却说那一天黑桃王宫的后花园里——
黑桃Jack王耀直视着对面梅花Jack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罗德里赫和伊万一样拥有紫罗兰色的眼眸,只是伊万的瞳色要浅一些。他的则是深邃的紫色。
都说紫色代表高贵,黑桃国KQJ都穿着一身紫。而罗德里赫更是这样。
他就像是一位贵族,弹得一手好钢琴,审美和品味都不错。虽然武器是乐谱,但是战斗力一点也不弱。鼻梁上架着的一副黑框眼镜为他平添了几分文气,岁月更是让他比刚刚出任梅花Jack时显得更加成熟。
多余的礼节早就被王耀免掉,罗德里赫右手放在胸口欠了欠身,一如当初他第一次受邀同桌喝茶时王耀邀请的动作。
终于还是要说出口了。
“黑桃Jack王耀阁下,请问您是否接受来自梅花Jack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的求婚?”
和亚瑟被阿尔求婚时的脸红心跳不同,王耀心情非常平静。他脑中不由自主地播放着与罗德里赫相识以来的一幅幅场面。
啊,如果答应了的话,以后就有两个人炸厨房了呢。经费又要翻一倍了吧……
但至少罗德里赫炸厨房还能吃,亚瑟那是生化武器,也就只有阿尔敢挑战。
接下来要准备应对随时出去找迷路的人了吧……有可能还在路上随随便便捡回来……
王耀微微颔首。
“我接受。”
原因吗?
其实真的不是罗德里赫炸了厨房做出来的东西还可以吃呢。
嘛,至少还是占一部分的。
更多的,是和他一样的心情呐。
END.

谌湛_SSR中也请来我家

【奥耀】《敬爱》


这只是个开头。
那场大战平息之后,各国的来往越来越频繁,罗德里赫和王耀见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王耀一双琥珀瞳沉淀着漫长的岁月,却无沧桑之感,衬出丰富的阅历和睿智的头脑。眼神平静淡然,面对陌生人,眼底暗藏着锋利的刀刃。
不得不感叹这人城府之深。
罗德里赫深切的意识到,他不能随便招惹。
但是一旦和他熟络起来,就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听伊丽莎白说起过,黑桃J大人在家里就是典型的好哥哥形象,对弟弟妹妹好的不得了。这让他不禁联想起方块国的J和Q。
每一次跟着King出访黑桃国,罗德里赫总能了解到不一样的他。渐渐的,两个Jack成为了好朋友。
罗德里赫惊讶于王耀的学识渊博,王耀惊讶于罗德里赫的音乐才能。
王耀一把...


这只是个开头。
那场大战平息之后,各国的来往越来越频繁,罗德里赫和王耀见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王耀一双琥珀瞳沉淀着漫长的岁月,却无沧桑之感,衬出丰富的阅历和睿智的头脑。眼神平静淡然,面对陌生人,眼底暗藏着锋利的刀刃。
不得不感叹这人城府之深。
罗德里赫深切的意识到,他不能随便招惹。
但是一旦和他熟络起来,就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听伊丽莎白说起过,黑桃J大人在家里就是典型的好哥哥形象,对弟弟妹妹好的不得了。这让他不禁联想起方块国的J和Q。
每一次跟着King出访黑桃国,罗德里赫总能了解到不一样的他。渐渐的,两个Jack成为了好朋友。
罗德里赫惊讶于王耀的学识渊博,王耀惊讶于罗德里赫的音乐才能。
王耀一把古琴,罗德里赫一架钢琴。
古典雅致的东方音乐和音色明快的西方音乐结合在一起,没有一点违和感,反倒相映成趣。
黑桃国上上下下表示,这可比他们King的歌声好听多了。
罗德里赫看着对面人的侧脸,安静的想着。
有一句话,他觉得自己永远也说不出口。
有什么心思正在浮出水面,有什么种子正在渐渐萌芽。
敬意与爱意之间,也开始了神秘的转换。
TBC.

谌湛_SSR中也请来我家

【奥耀】《敬爱》


会议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黑桃K和梅花K依旧一言不合就准备开打,Q则费尽心思从中获取一点有用的信息,两个J则帮助Q。
这样吵吵嚷嚷的,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上午。该到吃饭的时间了。
王耀悄悄的用眼神示意亚瑟,后者立马懂得了他的意思,无视了两个K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把阿尔强行拖出了会议室。
王耀表示见怪不怪,梅花KJ两脸懵逼,伊丽莎白则眼中放光。
哦哦哦哦!又有JQ了!本子素材get√休息时立马联系晓梅!脑洞来了要抓紧画!
商场如战场,但是实在是没有听说过饭局也如战场的。
这一点两国的QJ表示深有感触,王耀更是表示,自己又被KQ秀了一脸(。)
总算是到了休息时间。
两位King终于被各自的Queen拖回了休息室...


会议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黑桃K和梅花K依旧一言不合就准备开打,Q则费尽心思从中获取一点有用的信息,两个J则帮助Q。
这样吵吵嚷嚷的,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上午。该到吃饭的时间了。
王耀悄悄的用眼神示意亚瑟,后者立马懂得了他的意思,无视了两个K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把阿尔强行拖出了会议室。
王耀表示见怪不怪,梅花KJ两脸懵逼,伊丽莎白则眼中放光。
哦哦哦哦!又有JQ了!本子素材get√休息时立马联系晓梅!脑洞来了要抓紧画!
商场如战场,但是实在是没有听说过饭局也如战场的。
这一点两国的QJ表示深有感触,王耀更是表示,自己又被KQ秀了一脸(。)
总算是到了休息时间。
两位King终于被各自的Queen拖回了休息室,至于黑桃KQ会干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伊丽莎白立马双眼放光迫不及待的去找王晓梅去了。
罗德里赫心里揣度着下一步的计策,并且准备回休息室用钢琴表达肖邦。
走着走着,他发现周围的场景非常的陌生。
没错,梅花Jack的路痴属性已经被所有人马修掉了。
让我们为梅花J默哀一秒。
罗德里赫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在转过一个喜闻乐见的拐角之后,眼前赫然出现的是黑桃王宫的后花园。
一丛丛玫瑰正在盛放,显然是被精心修剪过,娇艳欲滴的花瓣点缀在绿色的叶片上,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倒相映成趣。
罗德里赫有点被惊呆了,在梅花国境内玫瑰花可是稀有物种,都是向日葵大片大片的盛开在花田里,与这玫瑰较来别有一番韵味,各有千秋。
“啊,这些玫瑰吗?都是亚瑟种的。”
身后蓦地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罗德里赫猝不及防的一转头,看见王耀坐在一个白色的小圆桌边喝着茶。
他的对面还有一把凳子。
王耀取出一个精致的玫瑰花纹茶杯,取了另一个茶壶倒进杯中。
“我习惯喝绿茶,亚瑟习惯喝红茶。”
“但是今天他似乎来不了了呢。”
王耀仿佛意有所指。
罗德里赫不知怎的联想起了伊丽莎白两眼放光的模样。
“也不知您是否喜欢喝红茶,绿茶味苦,恐怕不适合。”
面前那人以得体的礼节对他欠了欠身。
“如果梅花Jack阁下不嫌弃的话,能否坐下来和我一起喝杯茶?”
TBC.
不要在意小少爷喝咖啡到这儿喝红茶的设定x

谌湛_SSR中也请来我家

【奥耀】《敬爱》

吃完饭继续安利邪教☆

和梅花国一年四季几乎都在零下的气温不一样,这里四季分明。微风拂过脸颊,轻轻的,柔柔的,让人觉得被无限的温暖包裹住了。
罗德里赫例行听着K的“噗呼呼,真想偶尔也南下一下呢”,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
前方的景象随着脚步的接近越来越清晰,映入眼帘的是黑桃王宫纯白色的拱门,庄重又不失气派。门上面饰有有烫金的黑桃国徽与繁复华丽的哥特式花纹。
大门右边立着一抹紫色的身影,长发被一根紫色的发带束起,服服帖帖的搭在右肩。一身紫色的骑士服穿在他身上,显出无形的贵气和威严,再加上腰间佩的那把陪伴了他几千年漫长岁月的佩剑,更是相得益彰。
阳光打在他脸上,融入了他琥珀色的眼眸,给他的周身镀上一层金黄色的...

吃完饭继续安利邪教☆

和梅花国一年四季几乎都在零下的气温不一样,这里四季分明。微风拂过脸颊,轻轻的,柔柔的,让人觉得被无限的温暖包裹住了。
罗德里赫例行听着K的“噗呼呼,真想偶尔也南下一下呢”,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
前方的景象随着脚步的接近越来越清晰,映入眼帘的是黑桃王宫纯白色的拱门,庄重又不失气派。门上面饰有有烫金的黑桃国徽与繁复华丽的哥特式花纹。
大门右边立着一抹紫色的身影,长发被一根紫色的发带束起,服服帖帖的搭在右肩。一身紫色的骑士服穿在他身上,显出无形的贵气和威严,再加上腰间佩的那把陪伴了他几千年漫长岁月的佩剑,更是相得益彰。
阳光打在他脸上,融入了他琥珀色的眼眸,给他的周身镀上一层金黄色的光晕。
王耀右手放在胸口微微欠身,“是梅花国的各位吧?King和Queen已经在会议室里等候了,请大家随我来吧。”
礼节周到,不愧是黑桃Jack。
罗德里赫这时已经懵了。
活了几千年的人,怎么着也得是个慈祥的老爷爷吧?他前一天晚上甚至想出了许多话来准备应付王耀,结果居然是十四五岁少年的模样……
罗德里赫第一次如此手足无措。
伊丽莎白在进宫门之前就感受到了罗德里赫的异常。
现在呢?她偷瞄一眼罗德里赫的神情,证实了她的猜想。
身为扑克大陆论坛腐区人气第一高的大大,她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
也许我能够做一个好助攻???或许还能get到本子素材???
一举两得!
伊丽莎白顿时决定了下来。
TBC.

谌湛_SSR中也请来我家

【奥耀】《敬爱》

♡食用说明:♡
#本家扑克设定#
cp皇家钢琴组,微味音痴、冷战、伊湾、花夫妇、中立兄妹、软绵绵(天哪好多),避雷注意不喜勿喷x
吃我一记安利!

“扑克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分别是黑桃、梅花、方块和红心。而每个国家都由这个国家的King来治理,Queen与Jack辅佐……”
这是扑克大陆的史书上必有的话。
而这里不得不说的,就是黑桃J与梅花J的故事。
黑桃Jack,名叫王耀,据说来自神秘而遥远的东方。很会经商,家里有很多弟弟妹妹,是整个扑克大陆上年龄最大的人。
他直到现在仍是黑桃国第一任Jack。
如果忽略每天他一边看着黑桃KQ,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秀恩爱,一边还要处理他们两个留下的烂摊子的话,王耀的生活还算是平和。...

♡食用说明:♡
#本家扑克设定#
cp皇家钢琴组,微味音痴、冷战、伊湾、花夫妇、中立兄妹、软绵绵(天哪好多),避雷注意不喜勿喷x
吃我一记安利!

“扑克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分别是黑桃、梅花、方块和红心。而每个国家都由这个国家的King来治理,Queen与Jack辅佐……”
这是扑克大陆的史书上必有的话。
而这里不得不说的,就是黑桃J与梅花J的故事。
黑桃Jack,名叫王耀,据说来自神秘而遥远的东方。很会经商,家里有很多弟弟妹妹,是整个扑克大陆上年龄最大的人。
他直到现在仍是黑桃国第一任Jack。
如果忽略每天他一边看着黑桃KQ,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秀恩爱,一边还要处理他们两个留下的烂摊子的话,王耀的生活还算是平和。
老人家表示我的眼要瞎了。
但是他能在扑克大陆上活了几千年,而且始终坐在黑桃Jack的位子上。毫无疑问,王耀的能力很强。
至少能够挺过这一次大战,就已经很厉害了。
这次大战之后,四个国家的KQJ大多数都换了一遍,只有他还在。
身为Jack,王耀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职责就是保护自己的King和Queen,使他们不受伤害。
即使需要自己献出生命。
然而当时的黑桃国由于老国王腐朽的统治,早已无力回天。
况且黑桃国在此前发生过一次大清洗,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新的KQ也才刚刚上任。
他们面对的是梅花国。
经过到底有多么残酷已经无从知晓,但他最终还是撑了过来。黑桃国上下不由得谢天谢地。
偶尔在国事上吵起来的KQ两人,也会认认真真的听取王耀的意见。
这样的人简直是各国Jack的楷模。
罗德里赫盯着窗外出神。
刚刚伊丽莎白来通知他,King将要访问黑桃国。
从小他都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伟大人物怀有崇敬,想着自己长大之后,也要当像他那样的人。
而今他是刚刚上任的梅花Jack。
他终于有了一个和他一样的起点。
TBC.
终于搬上来了!(*^ワ^*)

阮诺Aurea★

幻象(11)罗德里赫x耀 皇家钢琴组

第十一章、游吟诗人之歌
____诺威与王耀分别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公寓里一个人也没有,丁马克在准备比赛很晚才能回来;提诺和贝瓦尔德晚上有工作;至于艾斯兰……诺威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艾斯兰发来的消息——
「我要准备出国了,别来烦我!」
____这是艾斯兰两天前发来的消息,诺威找了他很久,却实在是找不到他。诺威坐在公寓的门口,静静地等待,也许他想等丁马克回来谈谈心,也许是想着能不能把艾斯兰盼回来。其实诺威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他确实想等回来一些东西。
____恐怕是因为太累了,诺威坐在门口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从前参加过的音乐会。艾斯兰的实力明明和自己的一样,却被称为诺威的影子。艾斯...

第十一章、游吟诗人之歌
____诺威与王耀分别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公寓里一个人也没有,丁马克在准备比赛很晚才能回来;提诺和贝瓦尔德晚上有工作;至于艾斯兰……诺威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艾斯兰发来的消息——
「我要准备出国了,别来烦我!」
____这是艾斯兰两天前发来的消息,诺威找了他很久,却实在是找不到他。诺威坐在公寓的门口,静静地等待,也许他想等丁马克回来谈谈心,也许是想着能不能把艾斯兰盼回来。其实诺威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他确实想等回来一些东西。
____恐怕是因为太累了,诺威坐在门口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从前参加过的音乐会。艾斯兰的实力明明和自己的一样,却被称为诺威的影子。艾斯兰赌气跑出去,只留下一句“我不要做你的影子!我讨厌你!”
____“!!”因梦中的事情惊醒,诺威扶着自己的头向窗外看去。也许是季节的缘故,外面正下着大雨,时不时还有闪电从天空划过,震耳欲聋的雷声随之而来。丁马克没有回来,大概是因为下雨留在了训练室。屋子里没有开灯,诺威打开手机屏幕的时候不禁眯起了眼睛,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四十分。也许是对刚才的梦心有余悸,诺威决定给罗德里赫打电话,这件事情只有他能解决了,诺威抱着这样的念头,可是都这么晚了……
____“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你这个大笨蛋先生!”电话那边依旧是高傲的声音,可对于现在的诺威来说,也着实亲切。
____“真的,第一次听见你骂我我还这么高兴。”诺威无奈的笑着,他实在想不到,自己曾经那么厌恶的一个人,现在竟会变成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____“发生什么事情了?”罗德里赫听出了电话那边的人的异样,不解的问道。
____“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毫无情感的话从诺威嘴里说出,这听上去不像是提问,道像是命令。
____“这么大的雨……”罗德里赫的声音停顿,他看着窗外的雨,忍不住想阻止诺威,可诺威固执起来谁能阻止的了?罗德里赫只好叹了口气,对诺威说:“来音乐教室吧。”
____听到这句话,诺威挂断了电话,抓了一把伞就向外冲去。罗德里赫见电话挂断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去重新煮了咖啡。
____不一会儿,诺威到了。因为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虽说诺威撑了伞,但衣服还是湿透了。罗德里赫皱着眉头指责道:“怎么这么狼狈?”然后起身为诺威倒了一杯热咖啡放在桌上。
____“你有没有见到艾斯兰?”诺威呆呆的站在那里,睫毛微微颤动。他已经没有心思管其他事情了,包括罗德里赫为什么这么晚还留在音乐教室。
____“艾斯兰?我知道了。快点坐下,我去看看有没有干毛巾。”罗德里赫把诺威拽到了桌前的的皮沙发前,然后又去了靠窗的箱子里翻找。仔细翻找过之后竟然真的找到了干毛巾,当时亚瑟要在音乐教室里添置这些东西的时候,被罗德里赫回绝了,而亚瑟用“你们几个疯子不知道哪天又要干出什么事情来”的理由反驳,强行添置了物品。不得不说亚瑟有先见之明,不过是罗德里赫不愿承认罢了。
____把毛巾递给诺威后,罗德里赫坐到了他身边,看诺威大概是平复了心情,便问道:“艾斯兰,怎么了?”
____“他要出国了,而且最近一直在躲着我……”
____“是因为他的那个称号吗?”因为从前彼此还算了解,罗德里赫猜出了艾斯兰的用意“嗯…我记得萧走之前给你留了建议……”
____罗德里赫回忆着萧当时的话在教室里寻来一把小提琴,架在自己肩上。虽说自己并不精通小提琴,不过拉出几支曲子还是没有问题的。“静下心来听一曲吧?”罗德里赫简单的交代后,便拉响了一支曲子。曲子的名字叫做《游吟诗人之歌》,是诺威最擅长的曲目之一。
____一曲终了,罗德里赫抬眼看着诺威,问:“怎么样?”
____“很一般。”诺威也毫不客气“从万千相同的曲子中挑不出你的。”
____“那要是你来拉呢?”罗德里赫无奈的叹气。说实在的,罗德里赫的曲子在外人听来,也是非常出色的,可是在内行人听来就黯然失色了。
____“我?极品。”诺威对自己的评价也是毫不客气,夸起自己来也毫不收敛。
____罗德里赫没有对诺威的话评价什么,而是又拉了一曲。《狂蜂飞舞》,罗德里赫用钢琴弹奏出来才勉强合格,但是使用小提琴,手速就跟不上了。虽说拉的算快,可和原曲比起来还是慢了不少,一曲终了,罗德里赫的手都在颤抖。“这一次呢?怎么样?”
____“太慢了,连一般都算不上。”
____“那你呢?”罗德里赫重复着同样的问题“还是极品吗?”
____“达不到的…”
____“那艾斯兰呢?”罗德里赫终于道出了真正的目的。
____“哎?”诺威没想到是这个问题“嗯…他的话称得上是极品。”
____“那诺威和艾斯兰就是不一样的极品了。”罗德里赫放下小提琴,坐到了钢琴前面“这是萧临走时说的,我们几个之前因为相同造成的矛盾,就用不同解决。”
____“切,那个疯子还是这么多管闲事。”
____“而且…比起找我帮忙,你去找另一个人人会更好一些。”
____“谁?”诺威不解。
____“王耀。”罗德里赫轻叹一口气“解决内部关系还是萧的那一套好。”
____“我听不明白……”诺威皱了皱眉头“耀和萧有什么关系?”
____“你还没有听说吗?”罗德里赫笑了笑“会拉大提琴的,王耀是萧的学生。不过,耀大概是不知道萧的身份。”
____“学生?!”诺威听了这个事情后一脸震惊“不是说他……”
____“所以他才急于找了学生……”罗德里赫微微皱眉,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惋惜“不说这个了,艾斯兰要是出国的话,肯定是去找过亚瑟的,而且亚瑟肯定是想让艾斯兰做些什么才允许他出国的。如果你同意的话,你明天去找耀商量,我去要亚瑟。怎么样?”
____“!”诺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喜悦。罗德里赫微笑“看来是同意了。”
____“我回去了。”诺威没有表明自己的意思,他起身离开,到了教室门口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来对罗德里赫说“对萧的感情用在了耀身上了吗?你的性格和态度完全变了。”
____“而你却一成不变,总是口无遮拦。”罗德里赫耸了耸肩,按响了钢琴的琴键。目送诺威离开后,音乐教室又响起了悲伤的乐音。罗德里赫抬眼望着天空,自言自语着:“天气真是多变,像是人一样……说不准耀可以改变现状…这就是你的目的吧?萧。”

非常感谢大家看到了这里!
嘛,好久没更可能我要挨揍了233【果然挖的坑太多了x】
这一章主要是过剧情啊,剧情嘛,很重要的hhh
不过皇家钢琴发糖可能还要很久x嗯…别打我x
嘛嘛,以上√

阮诺Aurea★

幻象(10)罗德里赫x耀 皇家钢琴组

十、天鹅之死
____大提琴,离开花园后王耀忍不住想到了这个。那是在他失忆后一直教导他的老师——萧擅长的乐器。在中/国的时候,萧总是闲不下来,除了教王耀一些东西之外,就是在拉琴了 不得不说,萧就是一个天才,只要是他碰到的乐器,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演奏出来的曲子感情饱满。再加上萧喜欢伤感的乐曲,闻者没有不落泪的。萧总是一个人坐在大提琴前,忘我的哼着曲子,手中也都是拉琴的动作。灵感闪现的时候就会激动的握住琴,拉出一首完美的曲子。
____王耀看了看时间,正好是诺威预定的时间,他便快步走到音乐教室,诺威果真在那里。诺威看到王耀,停下手中正在拉响的曲子,转过身来问道:“耀?你怎么来了?”
____“可以,教...

十、天鹅之死
____大提琴,离开花园后王耀忍不住想到了这个。那是在他失忆后一直教导他的老师——萧擅长的乐器。在中/国的时候,萧总是闲不下来,除了教王耀一些东西之外,就是在拉琴了 不得不说,萧就是一个天才,只要是他碰到的乐器,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演奏出来的曲子感情饱满。再加上萧喜欢伤感的乐曲,闻者没有不落泪的。萧总是一个人坐在大提琴前,忘我的哼着曲子,手中也都是拉琴的动作。灵感闪现的时候就会激动的握住琴,拉出一首完美的曲子。
____王耀看了看时间,正好是诺威预定的时间,他便快步走到音乐教室,诺威果真在那里。诺威看到王耀,停下手中正在拉响的曲子,转过身来问道:“耀?你怎么来了?”
____“可以,教我拉大提琴吗阿鲁?”也许是一时冲动,王耀提出了这个请求。
____“大提琴?真是奇怪的请求…”诺威听到这句话,吃了一惊“怎么非得是大提琴…”
____“抱歉,是我太冲动了阿鲁。”王耀看着诺威的样子,感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就连忙道歉。
____“没事的,大提琴我恰好也会一些。”诺威转身去了放乐器的地方,寻来了一把大提琴,又搬来一把椅子,然后对王耀说“来吧?”
____“呃,我真的没有打扰到你吗阿鲁……”看着诺威的反应,王耀是越来越心虚,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____诺威没有回答,而是坐下来自顾自的拉起大提琴。演奏的曲子是自己正在练习的《深深的想念》。可拉着拉着总是觉得别扭,“果然我不适合大提琴啊……”诺威自言自语的吐槽着“那个疯子都拉过什么曲子来着?”王耀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走进来,站在诺威旁边。诺威仔细回忆着曲子,过了很久之后,他终于拉动琴弦,低沉的曲调流出,瞬间让气氛也沉闷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王耀想起了萧从前讲过的故事:在一个池塘里,住着许多天鹅。其中有五只天鹅尤为美丽,众人夸他们天生丽质,是这个时代的天才。天鹅也享受这个称号,尽量保持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可是,天鹅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人们并不希望他们做那些事情,天鹅,只要美丽就足够了。那五只天鹅,不堪重负,褪去了光鲜的称号,去到芦苇里生活。可其中一只天鹅不愿隐藏,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于是他飞走了,他希望去往更高的地方。他不停歇的飞着,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美景,可生命也为此耗尽了。他重重的摔了下来,死前翅膀还指向天空……
____“耀?”诺威的喊声让王耀从回忆中醒来,他笑了笑解释道:“曲子动听到入迷了阿鲁!”
____“什么啊”诺威无奈的笑了“我以前有一个朋友,拉大提琴可是非常完美的,可是他现在离开欧/洲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这曲子就是他求我学的。”
____“是个什么样的朋友啊,你们关系肯定不错吧阿鲁?”
____“关系可谈不上不错,那个人可就是个‘疯子’。”诺威说着,感觉不能继续说这个话题了,连忙改口“耀,你要不要学这首曲子?”
____“哎?啊,好……”
____王耀坐在大提琴前,不免有一丝紧张。这是他来欧/洲第一次握起大提琴。本着学过一点怎么拉大提琴的自信,王耀深吸一口气,看着诺威拿着的乐谱,就尝试着拉响了曲子。这个曲子的名字很不友好——《天鹅之死》。可以说是从头至尾是一首伤感的乐曲。而且天鹅是萧常挂在嘴边的动物,所以王耀就更加在意这个曲子了。根据诺威的介绍,《天鹅之死》是芭蕾舞曲,表现了与死亡进行搏斗的坚韧顽强精神和对生命的渴望。而内容就是在月色下的一只白天鹅忧伤地抖动着翅膀,在湖面上徘徊,天鹅身负重伤,也是到了将死的时候。但她渴望重新振翅飞向天际,她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飞离湖面,对生命的渴望使她奋力与死神拼搏,最后终于奇迹般地展开翅膀飞翔了起来。但由于精疲力竭,白天鹅倒在了地上,渐渐合上双眼。最后,她在颤抖中奋力抬起一只翅膀,翅膀指向了天空的方向。随后,慢慢地闭上了双眼,默默的死去了。
____这有一点像萧讲过的故事,王耀忍不住质疑萧讲的故事就出自这里。而且这首曲子王耀也有一点熟悉,说不定就是萧常拉的曲子。王耀拉着拉着,越拉越顺手,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差不多可以不看乐谱就可以拉出来调子了。
____“你看见没有?这个人很不错吧?”在王耀和诺威专心攻克曲子的时候,马修带着罗德里赫悄悄地躲在了门外。
____“明明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罗德里赫小声的抱怨着。说实话,他还是不觉得王耀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可听着曲子,罗德里赫还是动摇了。
____“却有一点萧的影子?”马修仿佛看出了罗德里赫的想法,笑了笑说着。
____“萧走了三年了…”罗德里赫说“只是碰巧都会拉大提琴罢了。”
____“不是哦,耀是萧的学生。”马修说出了这件事。
____“学生吗?……”罗德里赫向王耀的方向看去,仿佛找到了自己多年前的影子。萧坐在那里拉着自己喜欢的曲子,而罗德里赫就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有时也会坐在钢琴前配合着萧弹奏曲子。在罗德里赫的印象中,萧总是拽着别人,求他们学大提琴,而聚在一起的唯一不会拉大提琴的卢卡斯就是萧眼中的重点教学对象。每一次卢卡斯不情不愿的拉着大提琴的时候,埃米尔就会故意拉小提琴来刺激卢卡斯。罗德里赫笑了笑,以前的时光多美好啊,可是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
____“威廉姆斯,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过去那样?”
____“不知道,恐怕回不去了吧……”
____马修和罗德里赫在门外站了很久,最终引起了诺威的注意。王耀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曲子上,根本没有发现这两个人。而诺威打算叫这两个人的时候,马修连忙做出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这才阻止了诺威。诺威看向王耀,无奈的笑了,王耀啊,你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他们这么在意呢……
____看时间差不多到了,罗德里赫便敲了敲门,独自走到了音乐教室里。“王耀也在?时间差不多了,该把教室让给我了吧?。”罗德里赫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噗!你这是得了奥斯卡影帝奖了吧?诺威忍不住捂着嘴笑道。
____“那个…罗德里赫,之前说的公寓的事……”王耀难得看见罗德里赫,便问出了这个问题。
____“你随时都可以来。”依然是变无表情,罗德里赫走到钢琴前坐下“你们差不多该走了吧?”
____见罗德里赫不愿意有人打扰,王耀和诺威便离开了。见他们走远了,音乐教室里又响起了《天鹅之死》的旋律……

来更新表示我还没弃坑!其实这段时间里,我考虑了很多关于其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人物ooc了TvT,所以整理了很久,总之我是继续要更新了,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和我说TvT非常感谢!

单苫

加冕【迟到的,稍稍改了一下的白色情人节贺文】

【可能ooc了,注意。】

月光下穿着紫色燕尾服的青年弹奏着钢琴。
琴声里有清脆的山林,潺潺的溪流,可爱的夜莺,鲜红的玫瑰以及痴情的人。

“殿下。”那名东方骑士的到来让琴声哑然而止。
“后天,是您的加冕仪式。”骑士恭敬的说,他琥珀色的眸子看着眼前优雅守礼的王储。
“后天也是我的生日。”青年说“我想要一份生日礼物。”
“…………”
“迪兰雅克帝国第一骑士王耀你永远的忠诚。”罗德里赫的手指再次按上钢琴键。“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

“我的忠诚,一直是您的。”王耀单膝跪地,庄严宣誓。

——————————————————

为王座上的青年戴上镶着红宝石的王冠,披上洁白的,镶着毛边的冕袍,将华丽精致的权杖放...

【可能ooc了,注意。】


月光下穿着紫色燕尾服的青年弹奏着钢琴。
琴声里有清脆的山林,潺潺的溪流,可爱的夜莺,鲜红的玫瑰以及痴情的人。

“殿下。”那名东方骑士的到来让琴声哑然而止。
“后天,是您的加冕仪式。”骑士恭敬的说,他琥珀色的眸子看着眼前优雅守礼的王储。
“后天也是我的生日。”青年说“我想要一份生日礼物。”
“…………”
“迪兰雅克帝国第一骑士王耀你永远的忠诚。”罗德里赫的手指再次按上钢琴键。“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

“我的忠诚,一直是您的。”王耀单膝跪地,庄严宣誓。

——————————————————

为王座上的青年戴上镶着红宝石的王冠,披上洁白的,镶着毛边的冕袍,将华丽精致的权杖放在青年的手中。
这是一场寂静的加冕。
没有向神明祷告的声音的虔诚教皇,没有眼神中充满算计的守旧派贵族,没有侍奉在侧的卑微侍女。
这一切是多么寂静,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只剩下坐在王座上的正在加冕的迪兰雅克帝国王储和颤抖着手为他加冕的帝国第一骑士。

“殿下……如你所愿……”
骑士抱住那具华丽的尸体,泣不成声。

啪——
这是厚重的书被合上的声音。

齐肩短发的少女合上书 
“诶嘿,这就是你写的故事?”

“嗯哼”扎着马尾的少女看着不远处钢琴房的方向,随意回答道。

“明明知道你写的的是毕业会上的历史剧…………但怎么……gay gay的?”

“因为咱们帝国的历史就gaygay的啊。我能有什么办法?”马尾少女耸耸肩。“表面上优雅守礼值得信任,其实并不信任任何人的王储罗德里赫,和从敌国招降来的帝国第一骑士东方人王耀。历史书上就是这么记得不错吧。王储在其哥哥的叛乱里失去性命,第一骑士王耀不顾他人反对为王储的尸体举行加冕仪式,整个仪式就他和王储,这也是历史书上写的对吧?”

“好吧好吧……话说回来……王储和骑士的名字和咱们法学院的那两位学长一样唉!王耀学长也是东方人!”

“呐,说不定是转世呢……没有了利益和身份的隔阂,两人一定会很有幸福的生活吧……”

“……你这话怎么还是gaygay的……”

“你的错觉。”

不远处的琴房里传来了优美的琴声,听着好像在讲述那篇《夜莺与玫瑰》。

“罗德里赫。”东方人唤着弹琴的青年。

琴声哑然而止。

“王耀……你难道不可以不打断我弹这首曲子吗?”罗德里赫虽然这么说,但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只是语气中有一丝无奈。

“这首曲子太悲伤了。”王耀拍拍罗德里赫的肩膀。“我们法学院的音乐才子哟,下星期五就是毕业典礼了,也是你的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呢?”

“法学院次次成绩第二的院草王耀先生你的爱情怎么样?”罗德里赫笑着问。

“如你所愿,次次成绩第一的法学院音乐才子。”王耀单膝跪地,拿出了放在口袋里的戒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