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皇权

20566浏览    124参与
阿亮影视厅
宫锁沉香:纵有皇权压迫,我也要遵从内心的指引,带你远走高飞
宫锁沉香:纵有皇权压迫,我也要遵从内心的指引,带你远走高飞
文坛说客
明代三大势力:皇权、阁权与宦权
明代三大势力:皇权、阁权与宦权
浅谈历史
为什么清朝的皇权都比较稳固,没有出现长期落在权臣手中的情况?
为什么清朝的皇权都比较稳固,没有出现长期落在权臣手中的情况?
历史小鱼
历史上推崇皇权嫡长子继承制度,那皇十子刘彻是如何登上帝位的?
历史上推崇皇权嫡长子继承制度,那皇十子刘彻是如何登上帝位的?
醉奶的Justin

求文

有没有关于皇权富贵的文章呀,推荐推荐吗

爱富贵

哦baby

么么么

有没有关于皇权富贵的文章呀,推荐推荐吗

爱富贵

哦baby

么么么

小蜜说历史
唐朝末年藩镇割据长期存在,皇权不断遭到分散削弱导致灭亡
唐朝末年藩镇割据长期存在,皇权不断遭到分散削弱导致灭亡
Amireux_sxh

篇(三)为什么皇帝都多疑?

正文前的赘述同篇(一)

以下为正文:


首先作为皇帝,作为封建专制时代至高无上君权的代言人,有疑心是这正常的,但如果超过了正常范围,就会变成多疑。疑心是中性词,而多疑可以算是一个偏贬义的词语。一个皇帝,尤其越到晚年,就会变得越来越多疑,整天怀疑这个会谋反,那个会谋逆,究其本质,是对手中权力的驾驭越来越力不从心的结果。相必《琅琊榜》中的梁帝年轻时必然也是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只可惜对皇位的欲望已经逐渐腐蚀掉了一位本身就具有野心的皇子。如果自身的本领不是那么的亮眼,而同龄人中或是年龄相差不大的晚辈中恰好有那么一小撮人文武双全,深得民心,那么在这群忠臣(以观众的第三视角来看很显然他们一点...

正文前的赘述同篇(一)

以下为正文:


首先作为皇帝,作为封建专制时代至高无上君权的代言人,有疑心是这正常的,但如果超过了正常范围,就会变成多疑。疑心是中性词,而多疑可以算是一个偏贬义的词语。一个皇帝,尤其越到晚年,就会变得越来越多疑,整天怀疑这个会谋反,那个会谋逆,究其本质,是对手中权力的驾驭越来越力不从心的结果。相必《琅琊榜》中的梁帝年轻时必然也是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只可惜对皇位的欲望已经逐渐腐蚀掉了一位本身就具有野心的皇子。如果自身的本领不是那么的亮眼,而同龄人中或是年龄相差不大的晚辈中恰好有那么一小撮人文武双全,深得民心,那么在这群忠臣(以观众的第三视角来看很显然他们一点反心都没有)帮助未来的皇上登上皇位后,很容易就被一点莫须有的罪名搞的家破人亡。那么为什么每一朝每一代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这样的冤假错案呢?是一个人嫉妒心。


试想一下,当自己有雄心壮志想要去完成一件大事,能力又差那么一点意思,不得不借助更有能力的一批外人来帮自己实现计划。事成之后,你站在了权力的巅峰,心态也随之发生变化。渐渐地你发现帮你打天下的一帮人在老百姓(军队)中的威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高,这个时候你会怀疑百姓(军队)到底是认你这个皇帝还是认别的什么人。其实还是那句话,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皇帝不在乎,他只关心你有没有能力去做成你想做的事情而不在乎你是否真的去想过。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死循环,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敢说真话、办真事了,人人都怕自己展露的才能会遭到皇帝的忌惮以至招致杀身之祸甚至牵连家族。当然,这一点在高官阶层和皇子中是尤为危险的。


那么这种死循环有解吗?答案当然是有,不过很难实现。没有一个皇帝愿意将自己的权力分给他人来制约自己,但这确实是最有效果的方法。制衡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但作为一个皇帝,自身应当拥有的品行才是更为关键的一点。谁能够为百姓谋幸福,百姓自然就更拥戴谁,这不是杀一两个为百姓做事的皇子(高官)就能解决他们“觊觎”皇位的问题。民心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继任者能够拥有一大批追随者并且成功上位的原因之一。


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那会吃人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西米说历史
被迫当了太上皇,李隆基为夺回皇权,对李亨做了哪些反制措施
被迫当了太上皇,李隆基为夺回皇权,对李亨做了哪些反制措施
吹哨者

番外(现代篇)

钱非对他突然的直白弄得脸红了,而且话说前飞觉得很诡异的事,自己竟然不反对他的触碰,反而还让人觉得有些熟悉……

就这样,钱非在这里已经住了将近一周了,不是他不想逃,一是自己任务失败了,回去还不知道有什么惩罚,二是钱非发现这位别墅内外都布满了杀手,不知道的还以为参幽是山大王呢

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就这样关着他,还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他是什么意思?养猪吗?猪肉都降价了

机灵钱非想到了这一招,没错,就是勾引

咱就是说凭他的智商,也就只能想到勾引这一招了,不过我很喜欢

参幽竟然贪恋自己的身体,那不妨豁出去这一次,反正自己也不亏,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浅啡在心里想着。

晚上前飞穿着浴袍,拿着酒,敲...

钱非对他突然的直白弄得脸红了,而且话说前飞觉得很诡异的事,自己竟然不反对他的触碰,反而还让人觉得有些熟悉……

就这样,钱非在这里已经住了将近一周了,不是他不想逃,一是自己任务失败了,回去还不知道有什么惩罚,二是钱非发现这位别墅内外都布满了杀手,不知道的还以为参幽是山大王呢

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就这样关着他,还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他是什么意思?养猪吗?猪肉都降价了

机灵钱非想到了这一招,没错,就是勾引

咱就是说凭他的智商,也就只能想到勾引这一招了,不过我很喜欢

参幽竟然贪恋自己的身体,那不妨豁出去这一次,反正自己也不亏,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浅啡在心里想着。

晚上前飞穿着浴袍,拿着酒,敲开了参幽的房门,“聊聊?”

参幽看着他,眉头微皱,但还是让他进来了。

钱非递给他一杯酒,两人喝了几杯,钱非心想这都第几杯了,他怎么还没醉?甚至连气息都没变。

钱非只得换计,他起身向参幽身上倒去,装作喝醉的样子。

可他却不知,他一碰到参幽时,那人耳朵就红了,心中从钱非进门起便升起的欲望再也压制不住,参幽把身上人打横抱起,向床边走去,把人轻轻放在床上压了上去,还未钱非反映,绵长而温柔的吻便压制而来,那吻像那天晚上的星星一样密集的撒在钱非身上。


钱非本来的计划是想等参幽睡着之后再找机会逃跑的,可还没等南宫又停下,他便早已累晕了过去。

他竟忘了参幽的体力这一茬,钱飞只的心里叫苦,嘴里叫停。

第二天钱非醒来时,参幽早已起身,钱非身上虽然难受,但十分清爽。

他拿了参幽的浴袍,穿着下楼了,未曾想让他惊奇的一幕出现了,楼下客厅沙发上南宫呦正和一黄色长发男子谈笑风生,不过南宫幽始终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样。

别人不认识那黄发男子,可钱非认识,那是他组织的老大啊。

而等黄发男子从参幽手里接过黑钻石时,钱非突然明白了什么,感情老子被卖了,你们玩我呢?

钱非脸一下子冷了下来,很不好气的看着那两个人说“解释解释?”

黄发男子看着钱非下来了,一脸看热闹加上八卦的表情问参幽“你还没告诉她呢?”

参幽没有理他,又用他那张冰冷的脸说“管家送客”

黄发男子见他不愿意解释,也不再追问,反正自己东西拿到了,也就离开了

钱飞没有阻拦他,自己打不过他啊!

黄发男子走后,两人相对无言,参幽瞥了一眼,站在那里的钱非,他的喉结不禁滚动了一下。

钱非此时正穿着南宫幽的浴袍,脖颈和锁骨上的吻痕很清晰,还有下面大腿也露在外面,香烟勾人。

“过来”

钱非也没多想就走了过去。

等钱飞一靠近,那人便把他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还没等钱飞反应过来,两唇已是相近。

钱非去拍打他,可是没用,直到他无力地靠在深幽的肩膀上,脸色微红,大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时,参幽才向他解释。

“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你之前的那次任务?皇家酒店801号房间……那个人……是我……”






书香谈历史
皇权至高无上,李世民为何敢逼开国之君李渊下台?背后逻辑是什么
皇权至高无上,李世民为何敢逼开国之君李渊下台?背后逻辑是什么
吹哨者

番外(现代篇)

是夜,月明星稀,城市里遍布灯火,此处却少有人声。

钱非一身黑色夜行衣,一双马丁靴,耳朵上的耳钉闪着淡光,那是联络器,他把长发扎成了一个高马尾,便于行动。

耳钉闪了几下,是总部发来的通知“top,one,听到请回答

“听到了~”钱飞很不耐烦,对于总部的命令与安排,钱非向来是爱搭不理,但是这次例外,因为这次不仅是他经历的任务中最难成功的一次,也是钱非的最后一次任务完成,这次任务后,前飞就可以从组织中离开,过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组织建议你此次密切行动,从二楼东窗进入潜入书房,拿取黑钻”

“嗯~”听完后,钱非就把通讯关了,烦死了

钱非活动了手脚,二楼是个木窗,相对容易进入,而其他地方,都......

是夜,月明星稀,城市里遍布灯火,此处却少有人声。

钱非一身黑色夜行衣,一双马丁靴,耳朵上的耳钉闪着淡光,那是联络器,他把长发扎成了一个高马尾,便于行动。

耳钉闪了几下,是总部发来的通知“top,one,听到请回答

“听到了~”钱飞很不耐烦,对于总部的命令与安排,钱非向来是爱搭不理,但是这次例外,因为这次不仅是他经历的任务中最难成功的一次,也是钱非的最后一次任务完成,这次任务后,前飞就可以从组织中离开,过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组织建议你此次密切行动,从二楼东窗进入潜入书房,拿取黑钻”

“嗯~”听完后,钱非就把通讯关了,烦死了

钱非活动了手脚,二楼是个木窗,相对容易进入,而其他地方,都是铁铜的,组织这次还是挺靠谱的嘛,钱非一边感叹,一边跳入窗户,却不想脚踩到的不是地板,而是某人的怀里。

钱非懵了,他被那人一把抱在怀里,随即便被压在身下,双手被钳制在头上,耳钉联络器也被摘下来扔了。

他心里十分无语,并且用毕生的精力在心里骂着组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里有床,床上还有个人啊?

钱非抬腿踢那人,可腿却被弄住搭在了那人的肩膀上,他想挣脱,可那人的力气却大得出奇。

月光明亮洒在二人身上,钱非看到了那人的眼神,像黑豹般幽亮,又带有血腥

那人像盯着猎物一般,让人有些透不过气,可却又有些熟悉

 一时间,钱非陷入了思考,丝毫未在意那人的吻已悉数撒在了自己的脖颈上,直到那人霸道而绵长的吻在她的唇上,他才反应过来

那人的吻像烈性春药减肥被他带入了节奏中,经开始慢慢的回应他……一夜春光旖旎

不就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恍惚间,钱飞感觉那人把自己清理干净,换上了衣服。

我去,那是什么衣服?他的衬衫吗?前非仅存的一些意识使他半睁开眼睛看着那人。

钱非也不管那么多了,因为经过一系列摸爬滚打之后的他,实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参幽看着自己怀里吻痕遍布的人,眼里的笑意愈发深了,他吻了吻钱非的额头“终于等到你了”

第二天,钱非醒来时,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尤其是下身,她撑起身子,想下床,却毫无力气,这是做了多久啊?

等等,他可是来偷东西的吧,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他这是在卧室里吗?

我自己的衣服呢,他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衬衫。

不过现在的事是赶紧跑啊,钱非心里气死了,东西没偷着,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真是服了。

可钱非一下床,两条腿软绵无力还发抖,一下子便倒在了地板上,春光乍泄,他想起来,一抬头就看见参幽证已在门口王位的看着自己,眼里还含有笑意。

妈的,还不是他害的,我堂堂一个雇佣兵,竟然沦落到这种程度,钱非在心里骂他。

却不想参幽径直向她走过来,将他打横抱起,抱上了床,蹲下来,捧起她的脚给他按摩,轻柔地摸着她的腿

钱飞很诧异地问道:“你们对小偷都这样吗?”

参幽笑着说“不是,只对你”



上揽月,下捉鳖(/ω\)

来点集训时的摸鱼↑

是长发瓷和短发英

顺便看看英瓷的预告

《痴//疯//疾》三部曲😘 其中片段啦

来点集训时的摸鱼↑

是长发瓷和短发英

顺便看看英瓷的预告

《痴//疯//疾》三部曲😘 其中片段啦

吹哨者

“来人……”

钱非吓了一大跳“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将这位前公子带下去,好~生~招~待~”参幽话里有话,嘴角带笑

“你这人说话不算话,你个土匪……”钱飞

非一边嚷着一边被暗卫拉了下去。

钱非本以为是要被拉到暗牢里,可却真的是好生招待,房间很大,装饰也很奢华,吃的穿的一应俱全,山大王还不错嘛!

对于钱非这种乐天派吃饱喝足便呼呼大睡了,暗卫都有些无话可说,这真的是江洋大盗吗?

钱非被拉下去后,大厅里,参陌还在喋喋不休“哥,你难道真要放他走吗?他的话明明就漏洞百出”

“不然呢,他又不值钱,难道还要养着他?”

“也对,可是哥,你不觉得蹊跷吗?沈凌渝要一个破盒子干嘛?”

“这用不...

“来人……”

钱非吓了一大跳“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将这位前公子带下去,好~生~招~待~”参幽话里有话,嘴角带笑

“你这人说话不算话,你个土匪……”钱飞

非一边嚷着一边被暗卫拉了下去。

钱非本以为是要被拉到暗牢里,可却真的是好生招待,房间很大,装饰也很奢华,吃的穿的一应俱全,山大王还不错嘛!

对于钱非这种乐天派吃饱喝足便呼呼大睡了,暗卫都有些无话可说,这真的是江洋大盗吗?

钱非被拉下去后,大厅里,参陌还在喋喋不休“哥,你难道真要放他走吗?他的话明明就漏洞百出”

“不然呢,他又不值钱,难道还要养着他?”

“也对,可是哥,你不觉得蹊跷吗?沈凌渝要一个破盒子干嘛?”

“这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是先练好你的武功吧,不然还得浪费时间让暗卫保护你”

什么一听到练武就头疼,“那啥歌天气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说完拔腿就要跑

“那最近那江洋大盗花费的开支就从你的零花钱扣了”

“什么,哥,不要啊?”



 山上的夜里格外的寂静,几只小虫子飞来飞去的焦伟,在烛光下也看得十分清晰。

参幽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浴室里钱非的样子,心口也燥得慌,不知为何,他竟来到了钱非所在的房间,烛火早已熄灭,周围安静的能听到虫鸣。

他站在钱非的床边,借着月光看到床上呼呼大睡的人,那人的头发散着,腿胡乱的放着手,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另一只手放在枕头边上,有些可爱。

又过了一个时辰,参幽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脸颊通红,他觉得他自己大概是疯了,幸好那人没醒,不过接下来参幽倒是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钱非醒来时,嘴角肿肿的,还有些痛,不过他到底没乱想,只觉得是被蚊子给咬了,他洗漱好,一身青衣,腰间挂了几个小囊包和一块碧玉,用发冠束着高高的马尾,清爽又少年。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侍卫把昨晚的包袱送来了,告诉他可以离开了,东西一样也没少,七宝盒也在。

这山大王转性了?

管他呢,先走再说。

可她却没想到,刚出寨门,便见参幽站在那里,他仍旧一身黑衣,腰间有一把剑,头发又发光,半束着,好一位如玉少年郎。

钱非也没管它,径直走过去,他却一直跟着钱非,可是钱非却没注意到那人的耳夹,一路上都是红的。

参幽自从看到钱非出来,看到他那微肿的嘴唇时,又想到了昨晚上的情景,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几分。

“你为何跟着我?”钱非到底是有些不满,都放了自己了,还跟着他一路干什么?

“顺路”参幽直直的落下两个字。

钱非也不再管他,大不了到时再把他甩开

两人站在山头上,早上的太阳把两人的身影长长的拖了出去。

钱非两手叉腰,望着远山的景色,太阳刚升起不久,参幽就在后面看着她,两人一前一后,意气风发,正所谓鲜衣驽马少年郎,赤子丹心映朝阳。



吹哨者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言不惭,厚颜无耻之人

钱非也十分不屑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咳!”参幽镇住了场子“你说你是江洋大盗,为何会在那所轿子上”参幽说的十分有气场,有一种身为山大王的威严感。

“我……这……好吧,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与这做人家的女儿有一面之缘,她不愿所嫁非人,便由我代替他蒙混过关,我向来重情重义,便答应了他,谁知却遇上了你们这们,这一群抢亲的山匪,钱非说的楚楚可怜,十分动情,好似真有此事一般。

“噢~,是吗?”参幽微微眯了眯眼,脸上带着些许笑意,“那这所人家姓什么?女儿的名字又叫什么?”

这可把钱非难住了,我怎么知道它们叫啥呀?

“那个,我虽是江洋大盗,但也是文明人,初次......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言不惭,厚颜无耻之人

钱非也十分不屑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咳!”参幽镇住了场子“你说你是江洋大盗,为何会在那所轿子上”参幽说的十分有气场,有一种身为山大王的威严感。

“我……这……好吧,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与这做人家的女儿有一面之缘,她不愿所嫁非人,便由我代替他蒙混过关,我向来重情重义,便答应了他,谁知却遇上了你们这们,这一群抢亲的山匪,钱非说的楚楚可怜,十分动情,好似真有此事一般。

“噢~,是吗?”参幽微微眯了眯眼,脸上带着些许笑意,“那这所人家姓什么?女儿的名字又叫什么?”

这可把钱非难住了,我怎么知道它们叫啥呀?

“那个,我虽是江洋大盗,但也是文明人,初次见面怎能问人家闺名呢?”

“也是”参幽装作沉思的样子,又一脸正常的说,“那你伤口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呢?”

“我……”

“你可能在此之前刚与别人抢了一个宝盒,还受伤了……对吗?”

“这……我……”你都猜到了,你还问屁呀,钱非在心里想道

“却还在自己中毒和失血的情况下,答应这位姑娘的请求?”

“没……没错,就是这样……嘿嘿”钱非笑的有些尴尬,这人有毒吧!

“切,这么垃圾的理由谁信呀?”参陌抱着胳膊,一脸鄙夷

“我信……”参幽意味深长的说

“什么,哥,你信!”什么声音都调高了几个度

不仅是参陌被惊到了,钱飞也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那你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呢?”

“走,你偷了我清风寨的东西,还想走?”参幽的眼睛很深邃,像豹子一般盯着钱非,好似要将她拆吃入腹一般

“我何时……”钱非刚想否认,却想起了那包裹里好像全是原来那屋子里罗列的物品,遇见啊,这可怎么办?物证都摆在这儿了呀

“哼,晚了,我清风寨的规矩,管你是什么江洋大盗还是武林盟主都得按规矩办事”声优的气场变了,周围都降下了几度

“喂,我这不是还没偷出去就……就被你们抓回来了吗?”

“呵,参陌,把他带去暗牢”

“好嘞”说着便要动手

钱非一下子跑到声优座位旁,一屁股坐下,便抱住他的大腿,十分没有出息的说“别呀别呀,你看我这么可怜的份上,放我一马吧,我必百般偿还,而且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钱非演技十分精湛,眼角都多出了几滴泪水,眼睛里也水蒙蒙的

他是真的怕了吗?参幽见他这副样子,倒有些可爱,跟个小狐狸一样,让人想摸一摸他的头,知为何参幽有一种想吃了它的冲动

“放你一马倒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从哪儿来的?”

“这……”钱非有些犹豫

“不想说也可以,参陌……”

“唉,别别别,我说我说,这盒子里是我受人之托,从一个墓里挖出来的”

“哦~受何人之托,是哪个墓,所谓何事呢?”

“我……唉……别别别”眼见声优又要下令拉他去按劳钱飞,赶紧回答“据说武林盟主沈凌渝之托”对不起了,沈大哥,先借你名字一用,毕竟我不能透露四顾山庄呀

“ 沈凌渝?有意思……”


露露尼安

太傅辞官后,皇帝急了

本文为半衍生短篇小说,情节纯属虚构,请勿考究

第三人称,微BL

以下:

太傅致仕了。


今早南朝的朝堂发生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事,小皇帝亲自颁的圣旨。


虽一口一个小皇帝叫着,其实他们这皇帝倒也不小了,实在是习惯了,叫了这么多年,加上保皇党刚把实权收到皇帝手里,皇权积威不深,印象里小皇帝还是那个小皇帝,一时倒还真改不过来。


据说是太傅向小皇帝递了请辞的折子,洋洋洒洒十几页写的什么垂垂老矣、旧伤难愈、恐难胜任、望圣上选贤任能......


哎呦呦,老矣?


玩笑罢了,那人堪堪而立之年,精力充沛得很呢。


近几年这朝堂翻腾地可是够厉害的,外戚......

本文为半衍生短篇小说,情节纯属虚构,请勿考究

第三人称,微BL

以下:

太傅致仕了。


今早南朝的朝堂发生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事,小皇帝亲自颁的圣旨。


虽一口一个小皇帝叫着,其实他们这皇帝倒也不小了,实在是习惯了,叫了这么多年,加上保皇党刚把实权收到皇帝手里,皇权积威不深,印象里小皇帝还是那个小皇帝,一时倒还真改不过来。

 

据说是太傅向小皇帝递了请辞的折子,洋洋洒洒十几页写的什么垂垂老矣、旧伤难愈、恐难胜任、望圣上选贤任能......

 

哎呦呦,老矣?


玩笑罢了,那人堪堪而立之年,精力充沛得很呢。


近几年这朝堂翻腾地可是够厉害的,外戚党倒台、王爷党夭折、保皇党的势力那是一日千里蓬勃发展。


啧,瞧瞧,这桩桩件件有哪件小事?这背后哪个少得了那人。


眼下小皇帝一党收官起势,正是他们大发神威的好时候,那人怎的抛下大好前程溜了,难不成在憋什么坏?


嗯......想不通,想不通......


说来似是有些时日不曾见到那个人出现在朝堂上了。


穿着朝服的官员站在朝臣中间,大着胆子偷偷溜号,他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笏板,丝毫不为朝堂上众臣火热的讨论所动,随后,目光又落在了那人之前一直站着的位置。


哦,还是空的,新的太傅还没来得及任命,这人已经溜了。瞧瞧这轻慢的态度,哈。


他抬头瞄了一眼上首,呦,他们这小皇帝脸色可真够难看的,怕也是被这人气到了。

 

 

小皇帝气吗?


当然,他恨那人抛下自己独自逍遥,他恨自己饶是如此也狠不下心拒绝,他当时就应该把人拘在宫里!


。 

那人是太傅,最初只是太后随便找来做做样子糊弄大臣们的玩意儿。


太后她可压根不在乎自己这个话都还说不囫囵的便宜儿子,要不是贪这一口权力的滋味,谁管这小孩儿死活。


那群老不死的朝臣天天在背地里骂她牝鸡司晨,流言蜚语直戳她的脊梁骨,那个劳什子王爷天天煽风点火,在背后暗戳戳搞什么兄终弟及的流言,对皇位虎视眈眈。


实在没办法了,她才把自己那便宜儿子拾掇拾掇塞上了皇位,整出个傀儡堵住那群老匹夫的嘴。


后来,她想着,做戏得做全套啊,就从世家里挑挑拣拣选出这么个没权没势又刚刚死爹死娘的小年轻儿,越看越满意。觉得这人文不成武不就估计也教不出个什么,还家破人亡,眼下正绝望着,自己要是给他个官做指不定多感恩戴德呢。


于是在懿旨上大笔一挥,闭着眼睛一番吹捧推他出来做了太傅。未曾想,因为这么一道懿旨,太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那人出自世家,没落的世家,家风淳朴倒也称得上世代忠良,算来也是辉煌过的,只是近百年来没进过权力核心圈子,加之子嗣凋零,剩了可怜的一脉,自然没落了。


这代家主也是个在朝中说不上话的,倒不是官职太低,好歹也是正四品,但这人一身硬骨头,倔得很,不肯站太后也不肯为王爷所用,扎扎实实的保皇立场,被两党势力挤在朝堂角逐中间,弱小可怜、风雨飘摇的。

 

太傅家原是三口的,这一代家主和家主夫人育有一独子,这孩子天资聪颖但性格太过轻佻。少年时还是个端正知礼活泼聪慧的,越长大反而跟变了个人似的整天不着调。


两夫妻又是老来得子宠得厉害,由着他考了科举混个小官就整日和那些不入流的江湖朋友混在一起,想着也不求他多有出息,平平安安就行了。


岂料,年初那家主对朝势一番批驳不知传进了谁的耳朵,被王爷党参了一本,被迫停职时又对王爷的招揽嗤之以鼻,这下捅了马蜂窝了,那王爷心眼堪比针尖,这便记恨上了。


小心眼王爷逮着个机会寻了贼人趁着夜黑风高拎着刀枪棍棒就进了这家院子,一番烧杀抢掠......


等官府循着动静慢悠悠赶到的时候,府里早没了人,也没了生气儿。


因醉酒夜宿友人家的那人得了消息飞奔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已经凉透的双亲尸首。


那人将不相干的人都赶出府去,自己独自在血迹斑驳的院子里圈着。


院外的人守了三天,院门终于开了。那人一身干涸的血污捧着老家主的乌纱帽走了出来,他低着头鬓发散乱,瞧不清什么神情,只是让人觉得压抑,似是失了生志。


众人看了又看兴冲冲又满怀恶意地揣测,这门世家怕是当真要覆灭。


突如其来的一道懿旨下的众人一惊,又暗地里啐那人好命。


说来奇怪,那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德不配位,得了懿旨第二日便走马上任了,拜了太后又见了皇帝,顺顺利利成了太傅,似乎还挺得小皇帝喜欢。


小皇帝是那人一手教出来的,性子压抑得久了,学不来那般不羁做派,却愣是将那人骨子里的赤诚学了个十成十。


小皇帝的生母是贵妃,生他的时候难产薨了,先皇妃子不多,小皇帝就被抱去给了原皇后也就是当今太后。


今太后是个冷心冷肺的,整日不图财不图宠,暗地里伸手摸向先皇冠冕,她只喜欢这个,滔天的权势。


太后对小皇帝不管不顾,一心琢磨着怎么搞死皇帝自己上。


如此算来,小皇帝也算是泰半孤儿了。

 

一个太傅,一个皇帝,这两人的身份地位、长相出身说是天差地别也不为过,偏生经历还有两分相似。


两个丧父丧母的人也不知怎么磨合的,也不见争执、不见吵闹,反而刚见面时对着沉默盯了几个时辰,末了说了几句话,就这么成了师生,还是关系顶亲密的师生。


这皇宫里多得是趋炎附势踩地捧高的小人,作为一个不受重视的傀儡。


小皇帝也算见识过了人性的丑恶,也因此养成了沉默寡言、喜怒不行于色的性子。偏生人又早慧得很,这多年也不见得跟谁交心,怎么反倒见识了这吊儿郎当的新任太傅就转了性子?


许是因得那几个时辰的试探?又或许是仅小皇帝和那人知道的那一番话?不得知......

 

朝堂局势瞬息万变,那人成了波诡云谲中无形的掌舵人,许是那人藏拙藏得太深,两党初初都只觉得这是个小人物,翻不出什么波浪,无人知这是个有雷霆手段的,引得两党斗得你死我活,那人反倒捧着小皇帝做了获利的渔翁。


那人可是一点都不骄傲,早前的朝臣一点都没看错,这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圆了已故老父亲的梦之后什么都不想干。


还不等小皇帝赏赐,给他加官进爵,就一把请辞的折子堵住了小皇帝的嘴,还怕小皇帝不同意,溜进御书房,趁着人刚收到折子震惊的热度还在疯狂打铁。


“皇上莫怕,我南朝不乏能人异士,我南朝儿女心怀家国。”

“皇上,草民在的。草民是万万子民之一,万里山河之一。”

“贩夫走卒是草民,一行一伍是草民,一草一木、一峰一溪亦是草民。”

“前路是坦途,前路是坎坷,陛下且放手大展宏图。”

“今后,南朝......是您的南朝。”


小皇帝想着那人最后在自己面前难得正经的一番陈词,越想越觉得牙痒痒,漂亮话说的义正言辞,就是想撂挑子! 


那个人一脸诚挚,语气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唬得原本就被折子搞得头懵的小皇帝一愣一愣的,硬生生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太傅珍重。”


然后呢?


然后那人得了圣谕就麻溜出宫了,刚开始还矜持一点一步一步慢慢走,末了不忘回头看看小皇帝在的御书房,出了宫门就开始撒丫子狂奔,整个像一只撒欢的兔子,哪里还有半点伤心不舍!


当夜就收拾家当不知去向了。


小皇帝收到消息的时候才清醒过来,认识到自己被那人耍了,那叫一个恨啊!


 。

耍皇帝?

那人不以为然。


他可没有,他说的都是实话,半点不虚,说了做贩夫走卒,就做贩夫走卒。


前脚逃了京城,后脚立马买了背篓扁担和杂七杂八的玩意儿,拎着崭新的货箱优哉游哉地走街串巷做了游走的货郎,四处拜访自己的老朋友。


货郎......


货郎才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呢,他近来向临乡老师傅学了骷髅戏法,正玩在兴头上,想起这边巷子里还住了两家有了孩子的老朋友就拎着家当过来逗孩子了。


这可真是顶有趣的,瞧瞧,小家伙都想爬过来碰上一碰。


被吸引的小家伙嘻嘻哈哈往前爬想要伸手摸,身后吓坏了的母亲赶忙将他抱起来,看看就好,可别扰了大人的兴致。


货郎身后站着个妇人,做了这么久的邻里自然清楚对面那位母亲在想什么,这么久了,“太傅大人”的威名倒是一点不减当年。


妇人抬手拍了拍怀里吃奶的婴孩,看了看在母亲怀里挣扎的小儿,她又把目光投到那人身上,这人还是那作风丝毫不改,整天玩着扮货郎的稚儿游戏,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


嗤,乌纱帽细绸衣,亏得那些人装聋作哑面上还当他是个普通货郎,陪着他闹。


这乌纱帽还是当年那人从已故老家主的院子里拿出来的那顶,看着略旧却也干净整洁,当是这多年都悉心养着。


这人......终是走不出来。


自老家主和夫人死于非命,这人就把老家主的遗志扛在了肩上,早早弄丢了自己,事成之后更是没了斗志,活成了一具游戏人间的骷髅,造物弄人......


呵,倒也应景。


大骷髅戏小骷髅,骷髅戏,戏骷髅。

骷髅戏人间,

人间戏骷髅。


把酒临风映剪辑
妖猫传:你所引以为豪的爱情,不过是他维护皇权的工具
妖猫传:你所引以为豪的爱情,不过是他维护皇权的工具
创意影视君
妖猫传:你没看懂的黑暗故事,在皇权面前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妖猫传:你没看懂的黑暗故事,在皇权面前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吹哨者

第二天,钱非醒来时,参幽早已离开,他身上很清爽,伤口也已不大疼。可是七宝盒却不见了,她思来想去,一定是被昨晚那个山大王拿走了。


钱飞现在唯一的事情便是拿回七宝盒,逃出这里。


他在寨中装作闲来无事便转悠的样子,眼睛却一刻也不停地观察着寨中的布局与结构。


只不过这寨子也太大了吧!


寨外有许多精兵把守,寨后还有一个屯兵练兵之地,寨内布局宏大精美,到处都透露着有钱的样子,简直就是占山为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分封土地的诸侯呢。


不过他可以捞一笔再走,钱非心中的小算盘开始谋划,正在他一门心思的想着发家致富时,参陌突然出现了。


“嫂嫂好”参陌笑得灿烂,一袭青色衣衫,有点...

第二天,钱非醒来时,参幽早已离开,他身上很清爽,伤口也已不大疼。可是七宝盒却不见了,她思来想去,一定是被昨晚那个山大王拿走了。


钱飞现在唯一的事情便是拿回七宝盒,逃出这里。


他在寨中装作闲来无事便转悠的样子,眼睛却一刻也不停地观察着寨中的布局与结构。


只不过这寨子也太大了吧!


寨外有许多精兵把守,寨后还有一个屯兵练兵之地,寨内布局宏大精美,到处都透露着有钱的样子,简直就是占山为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分封土地的诸侯呢。


不过他可以捞一笔再走,钱非心中的小算盘开始谋划,正在他一门心思的想着发家致富时,参陌突然出现了。


“嫂嫂好”参陌笑得灿烂,一袭青色衣衫,有点文人气息,倒看不出是个山匪,有点像世家的小公子


钱非被他吓了一跳,急忙故作镇定的说“你是?”


“我叫参陌,青风寨二当家,参幽的弟弟,嫂嫂可以唤我的字,昭慕”


钱非宛而一笑,行礼道,“原来是二当家,有礼了”


“客气了,嫂嫂,今后你我便是一家人”参陌突然变得狡猾的样子,“我哥昨日没轻重,没弄疼疼嫂嫂吧?


“没有”钱飞一想起昨晚的事就气愤,你哥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趁他昏迷后却偷走了自己的七宝盒。


“那就好,不过嫂嫂你好高啊,竟然比我还要高一点”


“我是……我是从小便吃的多,这才长的高”钱非笑得有些尴尬


他妈的,老子是男的,当然高,钱飞在心里想着。


“原来是这样啊,那……嫂嫂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不如我带嫂嫂转转吧!”


“不用不用,二当家还是去忙自己的事务吧!


“那好吧,我哥还有事找我,我先走了”说完,便飞快的走了,好像真的很急


见他离开,前钱非也松了一口气,自己又接着逛



书房里,参幽正在看一封密报。


“哥~嫂嫂是个男的”参陌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大喊道。


对于这个缺心眼的弟弟,参幽无奈极了“你是想让全寨子的人都知道吗?”


“哥,你知道啦!”,参陌抱着头一脸担心的样子说“哥,这可怎么办呀?我们家可怎么传宗接代呀?”


造梦者影视
绣春刀II:为皇权效命的鹰犬,何时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绣春刀II:为皇权效命的鹰犬,何时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米卡历史说
皇帝可以废掉太后吗?可以,皇权之争就是胜王败寇,没啥母子情深
皇帝可以废掉太后吗?可以,皇权之争就是胜王败寇,没啥母子情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