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皇极

301浏览    5参与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五」

•久违更新!来猜猜是谁来找老婆了!

•预警一下,天神是有骨科线滴,不喜欢提前退出~



“什么?”


喻雯波好不容易才冷静一点,史森明小心翼翼去拿枪的手伸到一半,又被她快把人耳膜冲破的声音吓得抖了一抖。

“你再说遍给我听听,你刚才说谁回来了?谁把宋怡静带走了?是他妈谁?”

她每多问一句,脸色就更黑一层,原本白的能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皮肤,硬生生把自己气成了烧糊的锅底。


“是...刘志豪。”

无辜的酒店服务员用苍蝇嗡嗡大小的声音又说了一遍,还很是不怕死的忙中抽空看了一眼史森明,显然是知道皇族刊载在八卦杂志上可供人追读十年的那些狗血爱恨情仇。

史森明:“.......

•久违更新!来猜猜是谁来找老婆了!

•预警一下,天神是有骨科线滴,不喜欢提前退出~




“什么?”


喻雯波好不容易才冷静一点,史森明小心翼翼去拿枪的手伸到一半,又被她快把人耳膜冲破的声音吓得抖了一抖。

“你再说遍给我听听,你刚才说谁回来了?谁把宋怡静带走了?是他妈谁?”

她每多问一句,脸色就更黑一层,原本白的能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皮肤,硬生生把自己气成了烧糊的锅底。

 

“是...刘志豪。”

无辜的酒店服务员用苍蝇嗡嗡大小的声音又说了一遍,还很是不怕死的忙中抽空看了一眼史森明,显然是知道皇族刊载在八卦杂志上可供人追读十年的那些狗血爱恨情仇。

史森明:“......”看我一眼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亲?

 

“史森明,”喻雯波转过头来,微笑着看了一眼史森明,“这糟心玩意儿是什么时候回临平市的我他妈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咳,那什么,宝贝。”史森明摸了摸鼻子,“这一个月我都跟着你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刘志豪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知道啊?”

喻雯波看到他摸鼻子的动作,冷哼一声,“不知道是吧,行。今晚你就滚回去,这一个月你见我够多了吧?下个月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别呀!”史森明听了这话,犹豫了三秒,“好吧宝贝我告诉你,其实这趟刘志豪回来我一个月以前就知道了,但是我真不能说,他有个一级保密任务,就连我也是不小心听到了不该听的电话才知道的。”

喻雯波的脸色这才缓和一点,“你下次再跟我说次谎试试看。”

 

但不管是一级保密任务还是二级保密任务,总之都和刘志豪在乐言的订婚式上带走了宋怡静没有关系。喻雯波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看表情很想把刘志豪和赵礼杰送作堆,绑一块儿炸上天。

史森明显然也看得分明,于是拼命对喻雯俺身后的彭君捷使眼色。

彭君捷叹口气,实在是不明白今天这日子是不是撞了什么不太好的黄历。然而关于刘志豪的事,她实在是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这个人的名字简直是她们全家的炸点,幸亏小叔叔不在这里……


“波波。”

这不是巧了吗?她脑海里刚想了不到片刻的小叔叔在下一秒就阴沉着脸走进来了,“我找了你很久,你去哪里了?”

喻雯波一口气还没捋顺,看到姜成錄更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你找我干什么,小、叔、叔?今天是我订婚吗?”

听到这句话,姜成錄深深地看他一眼,竟是不再开口了。

史森明看到姜成錄出现,不知为何也沉下了眸子,一双手毫无兴趣地玩弄着最终被拿回手里的上。可惜在场除了喻雯波并没人真的了解他,否则应该能看出来,他此刻心情变得很不美妙。


他们在这儿热热闹闹地上演豪门狗血剧,倒没注意一团乱的会场里,人并没有走干净。有个人饶有兴致地在门口看了半天的戏,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满场身手不凡感知敏锐的少爷小姐一个也没看到他。


“走了,找老婆去。”

看够了热闹,他倒也不进去掺和,嘴巴里哼着不知道哪国语言的歌,转身走远了。









 


 

蓮問。

【皇极】竹马竹马(TBC)

上午9点,上天界的会议室。

阴阳使和日月行隔十秒钟看一次表,隔二十秒擦一次汗。

完了完了,老大又迟到了……虽然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习惯,可问题是今天约见的不是一般的客户,而是,而是……

阴阳使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位置上优雅地看报的男子,表情平和愉悦,似乎对会谈的被迫推迟没有任何意见。

但是……阴阳使收回视线擦了擦汗又擦了擦眼泪:面前这位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御天家族,这个在苦境的金融圈几乎可以翻云覆雨的商业世家,人人都知道,上天界股份有限公司是属于他们的。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上天界的创立者有两个人,一个是御天家族的祖辈,另一个人,来自悦神家族。...

上午9点,上天界的会议室。

阴阳使和日月行隔十秒钟看一次表,隔二十秒擦一次汗。

完了完了,老大又迟到了……虽然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习惯,可问题是今天约见的不是一般的客户,而是,而是……

阴阳使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位置上优雅地看报的男子,表情平和愉悦,似乎对会谈的被迫推迟没有任何意见。

但是……阴阳使收回视线擦了擦汗又擦了擦眼泪:面前这位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御天家族,这个在苦境的金融圈几乎可以翻云覆雨的商业世家,人人都知道,上天界股份有限公司是属于他们的。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上天界的创立者有两个人,一个是御天家族的祖辈,另一个人,来自悦神家族。

只是后来悦神家族的后代对从商没有太大兴趣,便把股份全都转赠给了御天,从此御天家族成了上天界的掌握者。

而现在坐在会议室里的这名男子,正是悦神家族这一辈的家主,在商业上据说有过人的天赋,此次前来上天界,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打了什么算盘……

日月行眼见已经到了9:15,两眼一黑,倒在阴阳使背上。

 

醉饮黄龙英姿飒爽步履生风地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时,一边还在给五弟打电话,“……不许再揪欢欢的辫子,你要是喜欢她就要好好表现知道吗?小啸听话,大哥要去工作了先挂了啊。”

醉饮黄龙把手机丢进裤兜里,抬头一看,满屋子都在看着他,他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他四顾一周,最终确认那个还在淡定地看报纸的男人是今天的主角,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是御圣主吧?我是醉饮黄龙,幸会幸会。”

被称为御圣主的男人抬头看了看他的手,没有动作,只是放下了报纸,“叫我尚风悦就好,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

醉饮黄龙讪讪地收回手,“也好也好,我们开始,开始。”

 

两个小时后,双方的会谈结束。

尚风悦拒绝了醉饮黄龙的午餐邀请,带着人离开了上天界总部。

日月行和阴阳使全都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御圣主只是想要和上天界合作,共同对抗死国的壮大,而不是想要回上天界属于悦神家族的股份,毕竟当初两家只是口头转赠,并无相关的协议证明,这点始终是御天家族的一点心结。

等他们送悦神家族的人离开了上天界,回来时发现醉饮黄龙还呆呆地站在会议室里一动不动。

“老大?”日月行试探着叫了一声。

醉饮黄龙嘘了一声,“别吵我……你们难道没有闻到么,这里有一种香味……”

日月行和阴阳使用力地嗅了嗅,面面相觑,“没有啊。”

醉饮黄龙似乎很遗憾地叹了口气,“那是你们从来没闻到过那种香味……诶,它让我想起了我纯真欢乐的童年啊,我小的时候可皮了,每天揪女孩子的辫子,掀她们的裙子,那时候,我闻到过这种味道……”

两个手下沉默了。

他们都知道,御天家族的老爷子对孩子从小严厉,当年醉饮黄龙和刀无极不过幼儿园的年纪,却被丢到乡下穷养去了,每天淌着鼻水在田野里奔跑的那种……按照老大的性格,这些事还真的足够成为他美好的回忆。

“或许……是那时的花香吧。”醉饮黄龙很遗憾地耸耸肩,“这种香味是悦神家族的人带来的,或许下次见面我可以问问他们。”

“老大,那个御圣主很嚣张啊,都不跟您握手。”阴阳使想起来这茬。

醉饮黄龙看了看自己的手,哈了一声,“是我失礼了,刚打过电话就跟人家去握手,大概是被嫌弃太脏了吧。”

 

尚风悦坐上车,吩咐司机回啸龙居。

秘书在一旁整理会谈内容,整到半路忽然想起来,“尚总,您当时没有跟御天家族的总裁握手,会不会他们心里会以为……”

尚风悦皱了皱眉,“醉饮黄龙没有洗过手。”

秘书默默地继续对付那些文件:自家老板的洁癖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