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皓衣行

75256浏览    441参与
惟我
(・ิϖ・ิ)っ等待4月里的皓...

(・ิϖ・ิ)っ等待4月里的皓衣行。看样子4.10官微会动一动了。也许是4.9哟……

(・ิϖ・ิ)っ等待4月里的皓衣行。看样子4.10官微会动一动了。也许是4.9哟……

啥时候能不掉头发

【飞云系】我辞演个鬼

【飞云系】我辞演个鬼! 

* 小短片 纪实

*小学生文笔 ooc归我


1. 

      终于是3月31号了… 陈飞宇盯着手机里的日历,要不是还在家里,他真想大声嚎出来:“还有十天! 十天!我陈飞宇!就能进组了! 我能和罗老师天天在一起了!” 

       关掉日历,陈飞宇照例打开微博,熟练地登上小号,飞速搜索自己的名字。本来以为依旧是自己的彩虹屁或...

【飞云系】我辞演个鬼! 

* 小短片 纪实

*小学生文笔 ooc归我

 

1. 

      终于是3月31号了… 陈飞宇盯着手机里的日历,要不是还在家里,他真想大声嚎出来:“还有十天! 十天!我陈飞宇!就能进组了! 我能和罗老师天天在一起了!” 

       关掉日历,陈飞宇照例打开微博,熟练地登上小号,飞速搜索自己的名字。本来以为依旧是自己的彩虹屁或者和罗老师的双人图片。嗯? 但是…这是什么!? 

        嗯… 明明是中文,怎么连在一起就看不太懂了呢? 小陈迷惑的抓抓脑袋,看着各大营销号的文案,慢慢一字一句嘟囔出来:“陈飞宇辞演皓衣行…”

        “你们胡说!”二十一岁的小陈还是没忍住摔了手机,“我辞演个鬼! ”

 

 

2.

      陈飞宇有点委屈,明明很喜欢皓衣行,很期待和罗老师见面,这群人真是什么都不懂! 气死小陈了!

      对了! 罗老师! 万一被罗老师误会怎么办!

      不到30秒,刚刚被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又重新被如视珍宝般捧在手里。

       “罗老师~罗老师~ 在干嘛呢”陈飞宇有点紧张敲下这行字,心里默默做法,但愿罗老师忙着打游戏没有看微博。

        ……一分钟过去了…陈飞宇有点崩溃。罗老师是不是看到微博了,是不是以为自己不去演了,是不是讨厌自己了。都怪该死的营销号!

        滴滴!回了!

        “打游戏呢 什么事啊”嘁…就知道。

        果然又是游戏!但是小陈只敢那么心理嘟囔一句,手上还是非常没有骨气的打字…

        “没事!罗老师加油! ”

 

 

3.

      很好!要在罗老师看见之前完美地解决事情!

      还是先找经纪人问问有没有办法比较靠谱。

      黄斌! 

      黄斌!

      黄斌! 

      在吗!

      在吗!

      在吗!

      …

      “陈飞宇!” 经纪人果然受不了他逐条的微信轰炸, 一个电话打过来, “干什么,怎么了!叫魂啊!”

      “大事不好了!营销号造谣我说我要辞演!你快点澄清一下啊,这要是被罗老师看见了可怎么办啊!”

      黄斌突然觉得陈飞宇其实可以改行做rap,这个语速快的让他觉得自己幻听了…但是作为专业的经纪人,好歹还是捕捉到了信息。造谣。辞演。

      “切…多大点事”黄斌翻了一个白眼,“让他们说呗,反正都官宣了,你也马上进组了。怕什么?”

        “不行!让罗老师误会了怎么办!”陈飞宇是真的急了!多大的事啊,自己的经纪人怎么一点反应能力都没有呢,急死他了!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黄斌一边看着微博,被陈飞宇吼的差点没把手机丢出去,“你这是被买营销和热搜了,就一阵,马上就没了。”

      叮咚!陈飞宇觉得脑门上的智慧灯泡被瞬间点亮。“对吼,黄斌。我们也买一个呗。找个权威的号,想个热搜话题澄清一下,这不就得了!”

      黄斌觉得这个少爷脑子应该是坏掉了,他是不是以为买营销号不用钱啊。

     “你花这个钱干嘛!还买话题!那你说话题写什么啊!这个皓衣行你出演已经是这板上钉钉的事,你花这个冤枉钱干嘛!”败家玩意…

       陈飞宇觉得自己的确欠考虑了…话题也没想好,也不能给工作室那么大压力买权威号发声明…

      “话题…话题…对了!话题我想好了,就写…陈飞宇罗云熙即将见面!不错吧!诶,你是不是没有钱啊?没关系我有钱! 你尽管去买,我这压岁钱都没用呢! ”

       …

       …

       …

       安静…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

       黄斌在这一瞬间,想辞职,非常想…深深地猛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千万遍——不要生气。想到陈飞宇还是个孩子,黄斌决定还是跟他讲讲道理。

      “飞宇啊…没必要,真没必要。今天31号,明天四月一号你和罗老师工作室就要出行程图了。这行程图一对!这谣言不就没了吗!你花这功夫干什么!!!”

        叮咚!陈飞宇觉得脑门上的智慧灯泡又被瞬间点亮了!工作室,对啊!自己的经纪人还是有点用处的,工作室的行程图!这可是官方啊!

       “工作室行程图做完没?”黄斌被陈飞宇没头没脑的这一句整懵了…

         “明天就要发了,今天肯定做完了啊。唉其实真不用…”

      “那还等什么! 今天就把行程图发出来啊!这样…你先联系着权威号,我去让工作室放行程图!就这样啊!我们分头行动,肯定效率贼快!”陈.rap.飞宇上线,眼看着就要挂电话!

       “陈飞宇! 你别…”急…

       “黄斌,我没开玩笑。这个事情真的很严重,你要是不找,我就用自己的号把行程图放出来!哼!”

       二十一岁的陈飞宇,超级严肃的放下狠话,就把电话挂了…黄斌听着手机里穿出的嘟嘟声, 陷入了沉思…自己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可是,如果不帮陈飞宇去搞定这件事, 这个小兔崽子是真的会说到做到啊!!

 

 

4.

      从来没有造谣那么快被打脸的历史…营销号懵逼了…吃瓜群众懵逼了…系主任也懵逼了…

      只有陈飞宇,看着工作室发的行程图和新浪电视的微博满意的笑了。虽然吧,这个话题不太满意但是还是算中规中矩吧…就这样也行吧。陈飞宇小小的妥协了一下,给黄斌发了一个红包表示了感谢。本来还想给更多的,谁让黄斌改话题,哼。

      危机终于圆满解决了!啊…好想罗老师啊…但是罗老师在打游戏,又不能打扰他。可是…

      滴滴滴…亲爱的罗老师请求视频通话

      !!!

      陈飞宇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努力控制了一下面部表情,按下了接受。

      罗云熙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屏幕里的陈飞宇为什么咧着嘴笑得那么开心。额…不是普通的开心,打个比方吧,如果陈飞宇是一条有尾巴的小狗的话,现在尾巴都快被他晃断了的那种开心。

      “飞宇?刚刚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不放心你所以打过来看看。”

       呜呜,罗老师好好,他好关心我。我们两个一定是有心电感应,他知道我想他, 呜呜…

     “飞宇?”罗云熙看着陈飞宇的表情,额…变得更奇怪了!怎么感觉要哭出来了?

      “没事!罗老师…我…我就是想你了。你马上就要是晚宁了,我就是墨燃!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对不对!”陈飞宇又开始无意识的撒娇。

      “对对对…你这是怎么了?”罗云熙觉得不正常,很不正常。小朋友突然变的那么依赖自己了,像是急于在自己这听到想要的答案。真是太奇怪了…

      “没事啊,就是开心。罗老师快去吃晚饭吧,要多吃一点哦!”陈飞宇看着心上人一边应着自己,一边承诺晚上再打电话。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最幸福的人。

 

 

5.

        吃完饭,罗云熙无聊刷着微博,看着营销号打脸式的文案,看到陈飞宇工作室的行程图。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自己的小朋友是什么惊天绝世的大笨蛋啊!

       怪不得下午紧张兮兮的问他在干嘛,之后又一脸求表演的笑。唉…果然还是小朋友。沉不住气哦…

        提早打个视频吧!

       “小朋友,在干嘛呢?”罗云熙看着屏幕里的陈飞宇,感觉在看一只笨狗,“怎么又在看剧本,我们今天早上不是已经对过一遍了嘛? ”

       “我就提前看看明天我们要对的那场呗。罗老师怎么那么早打电话给我啦?”陈飞宇放下封面被精心包装过的剧本,歪着头看着屏幕。

       罗云熙不知道怎么跟小朋友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今天这个事情,但是觉得还是要教育一下。“陈飞宇,你是不是笨蛋啊,被营销号钓着走…明天就放行程图了你急什么啊?”

       忽的一下,罗云熙仿佛看见陈飞宇的尾巴也不晃了,头顶的耳朵也耷拉下来了…完了! 是不是自己话说太重了,小朋友不会要哭吧!

      “我…我就是…不想他们这么说。”陈飞宇看着屏幕里的脸,“罗老师,我是真的很期待和你一起演戏,我…也想和你在一起…额…在一起…”演戏

      “我也很期待。还有,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罗云熙被少年灼热而又真挚的目光烫的心里发热。自己的小朋友就是这样横冲直撞大方而又直白的表示着对他的爱。自己有什么权利去责怪他呢?

      “嗯!最喜欢你了!”突的一下,陈飞宇感觉自己就是天上的烟花,整个人都被名叫罗云熙的火焰点燃了。

       罗云熙觉得自己的眼睛又出现问题了,陈飞宇的狗尾巴,怎么又开始晃啊晃!看的他头都要晕了!

 

6.

       今晚上跟罗老师打完视频互道晚安后,陈飞宇躺在床上。 想着:今天又是有惊无险的一天啊!好在二十一岁的陈飞宇反应快。嘿嘿,希望睡觉能梦到罗老师。

       罗云熙也在挂了电话之后,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小朋友真是可爱呢,就是有点太急性子了,得控制一点。

      黄斌看着微博的热搜,和微信的红包,陷入沉思:辞职大概是辞不了了…陈飞宇,就是个虎逼!

      营销号是那么想的:嘿嘿,陈飞宇的钱,真好赚。

 

罗老师,四月到了,我们见面吧。



 




 

 

 



 

 

 


歇歇

陀飞轮(十一)

第二天,陈飞宇刚下戏,就见陈瑶只带了一个助理来到片场,他开心迎上去,“瑶师妹,你怎么又瘦了?”


“太久没吃你做的小蛋糕啦,可不就瘦了吗?”陈瑶笑道。


“我现在都不做了,太麻烦了。”


“那时候可不这么说的,我还记得你统计了大家的口味,爱抹茶的,爱巧克力的,爱草莓的,结果最后搞了个四不像出来。”陈瑶笑他。


“哎,那些傻事儿别提了。大家都嫌弃。”


“只有熙哥给你面子,吃了不少啊,他跟我说呼出的气儿都是奶油味的,哈哈哈!”陈瑶提到以前的趣事,很是开怀,得见皓衣行剧组的人相处很是愉快。


陈飞宇低头苦涩的笑笑,别人嘴里的糗事,都是他们爱过的痕迹。


陈瑶并未察觉...


第二天,陈飞宇刚下戏,就见陈瑶只带了一个助理来到片场,他开心迎上去,“瑶师妹,你怎么又瘦了?”


“太久没吃你做的小蛋糕啦,可不就瘦了吗?”陈瑶笑道。


“我现在都不做了,太麻烦了。”


“那时候可不这么说的,我还记得你统计了大家的口味,爱抹茶的,爱巧克力的,爱草莓的,结果最后搞了个四不像出来。”陈瑶笑他。


“哎,那些傻事儿别提了。大家都嫌弃。”


“只有熙哥给你面子,吃了不少啊,他跟我说呼出的气儿都是奶油味的,哈哈哈!”陈瑶提到以前的趣事,很是开怀,得见皓衣行剧组的人相处很是愉快。


陈飞宇低头苦涩的笑笑,别人嘴里的糗事,都是他们爱过的痕迹。


陈瑶并未察觉,她是局外人,所以对这俩师徒现在不往来总是有点疑惑的,“刚制片人跟我说,想让我来这出戏里串个场呢!”


“是吗?记得跟他要出场费。”


“他还想让熙哥也来,其实我也挺想,这部戏里,你是开山立派的新一代武侠宗师,要是宗师的师傅也现身,惊鸿一面,多有意思。你觉得呢,我们师徒三人,还能时隔‘几千年’重聚。”


陈飞宇一听,便明白是他人借她的口来游说他的。站在她的立场来看,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客串,在那个2020年,皓衣行不仅仅只有楚晚宁和墨燃,那些有血有肉的配角呈现的精彩也毫不逊色。


他不想做那个“阻挠”的恶人,他只是很了解他,“楚晚宁在皓衣行里已经离我们而去,我们做徒弟不如就在心里缅怀。”


陈瑶听他婉转的拒绝,抄起手,“你和熙哥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在这圈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陈飞宇温和的笑笑,“该见时自然会见到。”


陈瑶见他神色,似乎墨燃又回到他身上,眉间连愁绪都显得很怅然,她不知该心疼墨燃还是陈飞宇。


犹豫了会,她又道:“你还记得5年前在横店偷拍你上厕所的那个记者吗?”


“那个姓张的?”


“对,现在他混得人模狗样,成微博大V了,他手底下还有个记者,最近到处吹嘘约到了熙哥的专访,关于你和熙哥的一些事,就那些不好的传闻。其实我今天过来也是你经纪人和制片人安排的。一是想促成你和熙哥再合作,二呢,我就是想提醒你,可能接下来会有人继续搞事。”


陈飞宇早就猜到了前者,娱乐圈里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没有人会特地专程来探班,以红斌和制片人为代表的一类人,总是会用各种或激烈,或温和的方法达到他们的目的。


哪怕他是大导演儿子也免不了面对这些熙攘。不过他并没有很生气,资本利益最大化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但5年前结下的梁子,他没想到现在还会继续玩出新花样。


“知道了,多谢瑶师妹你通风报信。”陈飞宇抱拳。


陈瑶被他逗笑了,有些感慨,“不必了,谁叫我爱过踏仙君呢,哈。”


是了,皓衣行里瑶师妹恋上了墨燃,墨燃恨上了楚晚宁,瑶师妹亦仇根深种,与楚晚宁对峙到最后,而最终楚晚宁也死在她的手中。


这情节,对众多书粉来说始料未及,可以说是惊天霹雳,播出当天晚上热搜瞬间登顶,书粉和观众都大呼“混账式虐心”!!要杀了编剧!


陈飞宇记得,那一晚罗云熙和他一起追剧,“楚晚宁之死”引爆话题后,罗起身倒了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他,自己晃了晃酒杯,平静的喝了一口。


陈飞宇凑近他,像小狗似的巴巴的望着他。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罗云熙问。


“楚晚宁死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其他情节你都眼湿过。”


“他不是死了,只是功成身退了。”

罗云熙侧过头对上他的眼,“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不知渡己,何以渡人。这是他给墨燃上的最后一堂课。”


6个月的拍摄,杀青到播出的等待,此间种种汇集成一条涓流的小溪,而罗云熙这句话,像是溪水尽头那片豁然开阔的大海。


陈飞宇如醍醐灌顶,他终于参透这部戏,这两个主要角色想要传达的真正宗旨。


他对耽改剧毫无惧色,因为他爱墨燃这个角色,也想挑战自己。


他对耽改剧坦然接纳,因为他明白无论是楚晚宁还是墨燃,都是两个有血有肉的好角色,皓衣行是一个好故事。值得去看的好故事。


他的师尊思想比他的外貌更醉人心脾。


戏里戏外,陈飞宇都受益匪浅,能和这样美好的人亲昵依偎在一起,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红斌拍了陈飞宇一把,“想什么呢?陈瑶跟你说什么了?”


陈飞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5年前,那个姓张的记者我们不是把他告了吗?怎么现在他倒还成了一众狗仔的狗头军师了?”


红斌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们这行,可以缺才,缺艺,缺德,就是不能缺名气。是把他告了,可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大罪,赔了点钱,假惺惺道个歉,法律上就没责任了呗,可名气出去了呀,哪怕是臭的。可不就围拢了臭鱼烂虾了嘛。”


“我听说他手底下有个记者约到了他的采访,真的吗?"


“我也听说了。”红斌道,他心里是最清楚不过他们俩的事了,他是有私心的,要是罗云熙再借此机会频繁露面,5年前那些“绯闻”又会卷土重来,“你别想太多,好好把这部戏拍完。其他的事我会盯着。”


陈飞宇知道红斌会维护他,就像5年前那些一次次的风波。


皓衣行拍摄接近尾声时,大家都有了疲态,横店的娱乐措施也很少,只有一家电影院,罗云熙是个憋得住的,只要给他台电脑可以打游戏就行。


陈飞宇想着总不能只在床上“玩耍”吧,他和他之间总得有些其他的经历。一天早收工后,有的演员开始组队打羽毛球,有的在拍vlog,罗云熙又想回房打游戏,陈飞宇不干了。


“我们去看电影吧?”


“万一又被拍到了呢?”


“记者蹲不到料都回去了,代拍的也被赶走了。”


“算了吧。”


“我票都买了。”


罗云熙拗不过他,两人没化妆,都戴了鸭舌帽,一前一后来到电影院,陈飞宇还买了爆米花,两人等灯全部灭了,开场后才溜了进去,人不是特别多,他们选在了一个角落。


陈飞宇心里兴奋,黑黢黢的公共场合让他想寻些刺激,用手指轻轻划过罗云熙的手背。


罗狠狠拍了他一下,他暗呼,“嘶,痛。”


“你怕不知道电影院里有红外视线,任何一个观众,干了什么事,工作人员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


陈飞宇正襟危坐,想了一会,又道:“你怎么这么清楚?是不是和别人在电影院试过?”


“谁还没年少轻狂过。”罗云熙直接承认。


陈飞宇气得像个河豚,欲站起身来,罗云熙问道:“干什么去?”


“厕所。”

“批准,去吧。”


这家伙,明明晚上在他身下连连求饶,白天就恢复老大哥模样,他起身的同时迅速的朝他的“黑森林”偷了一把“桃”,随即跑得飞快,留罗云熙在黑暗中痛得龇牙咧嘴。


真是两颗好大的“桃”,陈飞宇在厕所偷笑,他解决完正欲提上裤子,收到罗的微信,“你先别出来,有记者。”


——未完待续——

Mr.Yang阿

之前看到八苦宁的脑洞

啥也别说了就,打一架吧

雨夜缺✘天帝玉

之前看到八苦宁的脑洞

啥也别说了就,打一架吧

雨夜缺✘天帝玉

PRODIGYMe

转型画动漫脸失败😂这么一看🐟好适合踏娇娇啊 procreate涂抹法太方便了叭 为啥导出颜色辣么诡异 飞🚗不给发 送2.0一个亲亲吧 继续努力练习 画他个一年说不定我也能成半个太太了呢 

转型画动漫脸失败😂这么一看🐟好适合踏娇娇啊 procreate涂抹法太方便了叭 为啥导出颜色辣么诡异 飞🚗不给发 送2.0一个亲亲吧 继续努力练习 画他个一年说不定我也能成半个太太了呢 

歇歇

陀飞轮(十)

2025年,陈飞宇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旁边是几个酒瓶子,酒把地毯沁湿了,他就在这样的污渍上睡了一晚。


茶几上搁着从片场带回的护具,让他想起红斌对他说的话,‘陈飞宇,是你先放弃的,你别矫情了。’


他再追悔莫及又有何用,几杯黄汤下肚,在梦中回味了过往,一腔甜蜜,也满腔苦涩,醒来还是要面对他们早就陌路的事实。


眉间的思念还未苏醒,手机吵闹的铃声又响起了,陈飞宇一瞥,还是他兢兢业业的经纪人红斌。


“飞宇,你起来没,下午有记者来探班。”


“哦,晓得了,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陈飞宇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头痛欲裂,他强撑着去卫生间冲了个澡。25岁的他,清楚知道自己...


2025年,陈飞宇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旁边是几个酒瓶子,酒把地毯沁湿了,他就在这样的污渍上睡了一晚。


茶几上搁着从片场带回的护具,让他想起红斌对他说的话,‘陈飞宇,是你先放弃的,你别矫情了。’


他再追悔莫及又有何用,几杯黄汤下肚,在梦中回味了过往,一腔甜蜜,也满腔苦涩,醒来还是要面对他们早就陌路的事实。


眉间的思念还未苏醒,手机吵闹的铃声又响起了,陈飞宇一瞥,还是他兢兢业业的经纪人红斌。


“飞宇,你起来没,下午有记者来探班。”


“哦,晓得了,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陈飞宇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头痛欲裂,他强撑着去卫生间冲了个澡。25岁的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个人情绪应该排在工作之后。


他准时到了片场,有几个记者先到,他在人群中发现一个老熟人,那个老熟人也看见了他,上前跟他打招呼,“飞宇,你越来越帅了。”


“你也变瘦了,变漂亮了。”陈飞宇笑着看她,罗云熙的小胖助理如今也成了圈内的一个小经纪人了。


“欸,这部戏你们还缺角色不,我这有个新人条件不错。随便给个角色演演?”


“这我拿不了主意。得去问选角导演。”陈飞宇公事公办的回复。


“你跟熙哥是不是商量好的,拒绝的说辞都一样。”


“职责分工明确比较好。”他笑,应对人情世故他已不再生涩。


小胖助理也笑笑,心里有些抱怨他打官腔,也许5年的前的陈飞宇会一口答应,但现在他也分得了轻重了。


“我听编剧说,你们有意向请熙哥来客串吗?”小胖助理又试探道。


陈飞宇不想再和她兜圈子,5年前,她作为他的贴身助理,早就间接的“见证”了他们的关系,“你觉得他会来吗?”


“也是,以我对熙哥的了解,他是不会再和你同框了。要不你再考虑下我们的新人,资质真的不差。”


陈飞宇心底冷笑,那个小破公司压榨了罗整整十年青春,还想着再他身上蹭点光,连他这个前合作伙伴都还惦记着。


“回头再聊。”陈飞宇朝她露出一个职业性微笑,转身走开。


小胖助理早混成了人精,暗自嘀咕,“你们俩的事,要不是看在熙哥的面子上,我早就爆料了。还跟我这儿耍大牌,哼。”


“欸,解姐,你也在这儿呢!”一个娱记凑上前,“刚我看你好像和陈飞宇挺熟的,怎么,漏点边角料呗。”


“谁敢爆他陈飞宇的料啊,我还要不要在这圈子混下去了?”


“哟,那就真是有啊?!”


“你别乱猜,得罪人,我带我们公司的新人过来试镜,就隔壁那剧组,操不完的心呐。”


娱记满脸失望,只得打趣道:“你再带个罗云熙出来呗,摇钱树一颗,就不用操心了。”


“我哪有那能耐,我当时只是他助理,哎,当他助理时不时还能收红包,现在当经纪人了,还得到处发红包。我是越混越回去了。”


“你怎么不继续跟着他了?”娱记摸出女士香烟,递了一根过去。


解姐其实不大爱抽烟,但在这圈子,有时候抽烟递烟也是种交际方式,她接过,夹在手指上,视线放到远处,“我也挺想继续跟他,可我就是一打工的,2022年他合约一到,就和公司解约了,8个月后,公司就结业了,我也失业了,要不是之前跟在他身边,他人缘好,我也跟着混了个脸熟,这经纪人我也当不上。”


“不能吧,说垮就垮了?”


“全公司就他一个能赚大钱,他一走,自然就不行。”解姐把烟叼嘴上,娱记适时的点上火,“解姐,你也算他熟人了吧,能替我约个他的专访吗,我跑这行一两年了,一个有分量的明星都没挨着。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忘了您!”


“专访?”


“是啊,他本来挺火的,突然好像就消声灭迹了,圈里说递本子的,邀请他拍戏不少,可他就不出来。我想肯定是有什么隐情,要是借这个专访说明一下,不就顺势回到大众视线了吗?您放心,我列出的所有问题都会给他过目,出稿时他点头我再出。我还不信了,身在名利场,还装避世是要干嘛。”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你试试呗,他不同意你又没损失,就动动嘴皮子,要是他同意了,那这事可就好办了!”娱记怂恿着。


“也不是不行,你先别到处张扬啊,我先探探他口风。”


“没问题,都听您的,姐!”


陈飞宇正拍完一场哭戏,累得筋疲力尽,比他在健身房操练还累,演员就是这样,一次次把自己掏空,呕心沥血去塑造角色。


和他对戏的演员上前夸赞他,他谢过,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平复情绪,又看见红斌的身影,他还是把那支摄制组带了进来,“剧组小乾坤”这个微综艺,他不做是不会罢休了。


摄像机接近他,问他上一场的戏感受,“飞宇,刚刚导演喊了停,你怎么还继续在哭呢?”


“在缓冲。”


“缓冲?你把未出戏形容成缓冲呀?那入戏时,你会怎么形容呢?”


“。。。。。。”


“说说嘛!”


“leave me alone,ok?”


“让你静静呀,亏你想得出来呢!”对方自以为是道。


陈飞宇忍住翻白眼的欲望,站起身来,走回化妆间,把门给关上了,不一会,红斌进来了,上前拍拍他肩头,“你不喜欢那个摄像我换一个,可以吧?”


“也别再问那些无聊的问题了好吗?”


“好好好好,你退一步,我退一步。对了,明天陈瑶来探班哦!”


“瑶师妹?”陈飞宇脱口而出她在戏中的角色,有一丝惊喜。


“是啊,她刚好在横店附近做活动,可以顺道来一趟。你们这师弟师姐的可以好好聊聊,我看得出来,你现在需要和活人互动。”红斌笑道。


“你不是活人吗?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不是活人?”


“你这颗心还落在2020年,眼里也只能看到和他相关的人才能透出点生气。”红斌犀利道。


“你很烦。”


“欸,我为你扑心扑命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陈飞宇用眼角看了看他,虽然红斌是很唯利是图的一个人,可对待他是尽心尽力的,他道:“你为我工作这么多年,辛苦了。”


“这话错了,我只为自己工作,你是个好苗子,我自愿栽培你呀!”


陈飞宇笑了笑,红斌仔细看了看他,又道:“你,想去那个颁奖典礼吗?”


“哪个颁奖典礼?”


“影业协会牵头的,数百家媒体和网友投票选出来,近十年十大经典荧幕角色颁奖礼。”红斌语气有点探寻的味道,“你有入围的。”,顿了顿,“他也有入围。”


陈飞宇一下子侧过身正面对着红斌,“他愿意出席这类活动了?”


“我也比较吃惊,是别人透露的,这次他去的可能性很大。”


“我不去!”


红斌诧异,他以为他一定会去,去见他。

“他能出来露面就好。我去了媒体指不定又开始扯东扯西,混淆重点。”


“可你入围了,这个奖在业内很有分量,不是分猪肉那种。”红斌心里有一番打算。


“有他在,就算入围,我也没资格拿奖。”陈飞宇不但爱他,也敬他。这是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最大的肯定。


红斌若有所思,没再言语。


——未完待续——

说说笑笑

哈哈哈哈哈学男粉的样子太逗了

哈哈哈哈哈学男粉的样子太逗了

画染千丘
师尊闭关五年 墨燃外出闯荡时的...

师尊闭关五年

墨燃外出闯荡时的一场大雨


师尊闭关五年

墨燃外出闯荡时的一场大雨


云飞

假如是楚晚宁中了八苦长恨花……

假如是楚晚宁中了八苦长恨花……

漠城宿

我开始了哈哈哈哈有我的地方就有沙雕快乐

今天看熙哥发那个视频的时候我就满脑子想他们要去了剧组可不得两个人一起土嗨快乐视频吗

然后就…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喜勿喷仅供娱乐
*第一次做沙雕GIF还不是很会有点掉帧,下次我就会了

我开始了哈哈哈哈有我的地方就有沙雕快乐

今天看熙哥发那个视频的时候我就满脑子想他们要去了剧组可不得两个人一起土嗨快乐视频吗

然后就…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喜勿喷仅供娱乐
*第一次做沙雕GIF还不是很会有点掉帧,下次我就会了

耶耶
我今天没有鸽!摸了个阿踏! 理...

我今天没有鸽!摸了个阿踏!

理直气壮!

明天再摸别人吧!

我今天没有鸽!摸了个阿踏!

理直气壮!

明天再摸别人吧!

歇歇

陀飞轮(九)

这招四两拨千斤,不仅回应了,也用剧中角色道出两个主演的态度,既没有太过官方义正言辞的指责警告任何人,也很~官方的替这件事下了定论,只是剧组演员关系好,聊以此事,供作娱宾,切勿当真,也呼吁不要再来“探班”了。


陈飞宇看着手机刷刷刷滚动的评论,虽然恶评还是很多,但调侃和吃瓜的评论却更多。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可还是满脑子都是他,他从床上跃起,又想去隔壁找他,可手碰触到门把手,犹豫了,免不了考虑到如果再被拍到,岂不让事情越发失控。


横冲直撞的陈飞宇,天不怕地不怕的陈飞宇,怕了。有了在乎的人,胆子也变小了。


敲门声陡然响起,他一愣,拉开门,罗云熙居然站在门外,朝他笑笑,径直进...


这招四两拨千斤,不仅回应了,也用剧中角色道出两个主演的态度,既没有太过官方义正言辞的指责警告任何人,也很~官方的替这件事下了定论,只是剧组演员关系好,聊以此事,供作娱宾,切勿当真,也呼吁不要再来“探班”了。


陈飞宇看着手机刷刷刷滚动的评论,虽然恶评还是很多,但调侃和吃瓜的评论却更多。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可还是满脑子都是他,他从床上跃起,又想去隔壁找他,可手碰触到门把手,犹豫了,免不了考虑到如果再被拍到,岂不让事情越发失控。


横冲直撞的陈飞宇,天不怕地不怕的陈飞宇,怕了。有了在乎的人,胆子也变小了。


敲门声陡然响起,他一愣,拉开门,罗云熙居然站在门外,朝他笑笑,径直进来,“和我打盘游戏呗。”


陈飞宇长腿一迈,从后抱住他,头搁在他锁骨间,“我错了。”


罗云熙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看着他眼睛,“哪错了?”


“很多事我想得太简单。”陈飞宇自我检讨。

罗云熙摇头,“你只是太年轻了。”


“还是你这个80后老哥哥厉害。”


认错还不忘揶揄他一番,罗云熙抬手往他脑门又狠狠弹了一下,“叫熙哥。”


陈飞宇细细打量他,连每一根眉毛都不愿落下,他附在他耳边,轻轻叫了声,“宝贝。”


随即把他用力嵌入怀中,恨不得融入一体。

188的个子全然的罩住罗云熙,他闻到他的气息,那种气息钻入他的鼻腔,钻到他心房,变成一根毛茸茸的逗猫棒,把他的心逗得痒痒,不知不觉间,他也认同自己白猫师尊的模样。


眼前的大个子陈飞宇可不就是只二哈吗,现在这只二哈还朝他流口水,呼热气,不老实的爪子又从衣摆伸了进来。


陈飞宇把他推到墙角,床头的台灯让他们陷入昏暗灯光中,罗云熙闭着眼睛感受他的亲吻,他嘴巴啃噬着他,手也不闲着,指尖刮动他胸前的敏感点,果然他忍不住抬了抬胸口,似乎想要得更多,陈飞宇见自己能把他取悦得如此动人,心潮澎湃,爱到深处,忍不住道:“不如我们公开吧。”


这句话像一支冷却剂,罗云熙头脑立刻恢复清明,“不行。”


“为什么?!”


“你以为我们在好莱坞吗?”罗云熙面色冷了下来,又补充:“就算在好莱坞,也没几个人敢这么做。”


“那我们就做中国第一对。”陈飞宇用手去捧他的脸,“墨燃只能对楚晚宁尊师重道,我陈飞宇却敢为天下先,我想告诉每个人,你属于我,我拥有你。”


罗云熙推开他,走到床边坐下,然后把手腕上的陀飞轮取了下来,打开抽屉拿出盒子,把表装入,又把盒子放到抽屉深处。这个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陈飞宇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怕了?”


“陈飞宇你不要天真了!”罗云熙猛地抬头对他大声说道,“之前那点小风波你都心烦意乱,你知道公开意味着什么吗,我们俩只会前途尽毁,没有人会再找我们拍戏,不仅你我,我们的父母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说来说去你就是怕了。”


“我是怕了,只有我自己清楚我走的每一步有多难,我很珍惜现在有戏拍的状态。”罗云熙站起来,他深吸口气,平静了下来,“也许会有更宽容的那一天到来,但我等不到了。”说完,罗云熙走向了门边。


他的冷静让陈飞宇慌乱,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他并不是在抱怨他,他只有冲上去紧紧抱住他,不让他走。


“不要像个小孩一样耍赖。”罗云熙道。


陈飞宇仍死死抱着他,不松手,罗云熙挣了两下,感慨这小子力气是真大,过了会,他感到颈部有点冰冷,是陈飞宇的眼泪,他哭了。


罗云熙哭笑不得,道:“怎么还哭鼻子了?”


“眼泪流出来了,我没忍住,我怕你不理我了,又气你不理我了,又气你权衡利弊,又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觉得自己替自己争取没有错,但让你为难,那我还是错了。对错我分不清了,是非我断不了,我不服气,又想让你消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陈飞宇已经语无伦次。


罗云熙的心被扎得又酸又痛,傻小子不懂,他都懂。


他一边犯浑还不忘爱他,他很珍惜那颗滚烫单纯的心,“以后别再说这些糊涂话了,好吗?”


“好。都听你的。”陈飞宇答。

“那放开,我回房了。”

“不打游戏了吗?”

“不打了,免得又被你气死。放开。”

“等一下。”陈飞宇吸吸鼻子,“那,我想给你唱首歌。”

“男女之间情歌不适合我们。”

“你听嘛~”

“好好,你唱。”

陈飞宇把嘴贴近他的耳边,哼唱了一首英文歌,


“I've been up all night thinking bout you 

You've been running round in my head

I can give it to you

We can start right here in my bed

Start by closing your eyes, baby it's easy

I'll kiss your back, just breathe

I wanna drive you crazy

When you feel my hand, just breathe

On the small of your back, come with me

Let me touch you baby”


他轻轻在他耳边呢喃,说起英文的陈飞宇魅力值增长10个点,似乎变得更有男人味,而不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傻狗子。


他捧着罗的脸,重复了最后一句歌词,“Let me touch you baby.”话落,封住了他的唇。

所有的隔阂,消弭在耳鬓厮磨中。


——未完待续——

与以折木

求师昧不要做变性手术!还有木烟离!

求师昧不要做变性手术!还有木烟离!

真情实感

秋水为神,玉为骨。

(图片来自vb:再爱不加刑)

秋水为神,玉为骨。

(图片来自vb:再爱不加刑)

说说笑笑
鱼宝你是看到什么了这么兴奋

鱼宝你是看到什么了这么兴奋

鱼宝你是看到什么了这么兴奋

云飞
【云飞】一个黑帮大佬 晚上十点...

【云飞】一个黑帮大佬

晚上十点,新四路这条街卖烧烤的,卖麻辣烫煮串的店依然热闹不减。三五成群的人坐在店铺外搭的遮雨棚下面甩开腮帮子吃烧烤拼啤酒。

这其中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店早早的挂上了打烊的字样。

灯火通明的店内却站了不少人。店中央一张圆桌旁坐着四个老家伙,分别是吸着雪茄戴着五个金戒指的张俊涛和穿着剪裁得体昂贵唐装的陆兴尹,秃头微胖一身名牌西装的方世强以及一身佛珠子盘着两个巨大核桃的赵玉江。

四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相互使着眼色,是笑非笑,一看心里都打着鬼主意。

一个黑衣小弟快步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说:“香主到了。”

话音刚落,一双高档皮鞋的踏步声传了进来,罗云熙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英...

【云飞】一个黑帮大佬

晚上十点,新四路这条街卖烧烤的,卖麻辣烫煮串的店依然热闹不减。三五成群的人坐在店铺外搭的遮雨棚下面甩开腮帮子吃烧烤拼啤酒。

这其中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店早早的挂上了打烊的字样。

灯火通明的店内却站了不少人。店中央一张圆桌旁坐着四个老家伙,分别是吸着雪茄戴着五个金戒指的张俊涛和穿着剪裁得体昂贵唐装的陆兴尹,秃头微胖一身名牌西装的方世强以及一身佛珠子盘着两个巨大核桃的赵玉江。

四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相互使着眼色,是笑非笑,一看心里都打着鬼主意。

一个黑衣小弟快步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说:“香主到了。”

话音刚落,一双高档皮鞋的踏步声传了进来,罗云熙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英俊帅气,但眉宇间却有一股淡淡的杀气。他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早年间被他救了一命的职业杀手黑银和中等身材擅长搏击的冯壮。

坐在主位的陆兴尹向罗云熙招着手,笑着说:“小罗来得可真是时候,快坐。”

一张圆桌只摆了五个座位,留了一个背门的位置给罗云熙。

罗云熙笑笑也不说话,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行十三那家店,听说陆叔把它给捐了。”

“香主也知道,现在生意多难做,留一个地方给兄弟们玩,消遣,还能缓解一下大家的焦虑情绪。”陆兴尹嘴上叫着香主,但肢体语言却对罗云熙毫无敬意,“况且我在龙帮跟着你爸爸刀尖上舔血混了这么多年,捐一个小小的地盘还是能做得了主的。”

罗云熙没有说话,寒冰般的气氛持续了三分钟。四个元老带来的一帮子小弟额角都冒汗了。

眼前这三个人看起来单枪匹马孤立无援,实则砍起人来个个心狠手辣。据说三年前因别的帮派嫉妒龙帮生意越做越大挡了财路,买了罗云熙的行踪,派了三百人把罗云熙的车围了。这三个人如何冲出重围并不知晓,只知道那个帮派的香主断胳膊断腿被扔进养老院里孤独终老了。那个帮派的所有地盘自然归了龙帮。

“行十三的店原本是做正经生意的,为了你方便贩毒卖淫,听说你把他一家三口埋郊山了?”

“放踏马了屁!”陆兴尹戴着金戒指的手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拍出来的巨响吓得身后小弟一哆嗦,“这是谁说的?我可没有埋人,我陆兴尹堂堂正正怎么可能对自家兄弟下手?姓罗的,你可别血口喷人!”

罗云熙往后靠在椅子里,双手指尖顶在一起,脸色冰寒如铁。

“我说过,不管是作奸犯科,还是抢劫越货,犯了错受了罚,依然是龙帮兄弟。但是,”罗云熙满面杀气的盯着陆兴尹,“砍自家兄弟就不是龙帮的人了。”

陆兴尹恼羞成怒,气的将一个杯子摔了出去,指着罗云熙的鼻子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年纪轻轻的就想在老子头上拉屎,你尿炕的时候老子可是领着三十个兄弟当红棍跟其他帮派火拼抢地盘。龙帮能有今天还不是老子拼命挣回来的,你小子仗着爹上位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人!”

陆兴尹喊了一通,喘着粗气看着罗云熙的脸色,如同寒冰般,冷得陆兴尹不自觉打了一个哆嗦。他突然非常希望罗云熙今天来只是不满自己将他地盘下的店据为己有而已。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砍了这小子自己当香主。

陆兴尹向四周使了眼神,手扶着桌子,一声大喝,将桌子猛得掀翻向罗云熙砸去。

黑银和冯壮同时出脚将桌子踹飞。屋里四元老带来的人纷纷亮出砍刀,一声呐喊,一起向罗云熙三人劈去。

罗云熙三两下抢下一个小弟的砍刀,猛扫猛砍猛劈,连着用刀背砍晕四五个小弟。

这些人都是砍打砍杀惯了的人,闻到血腥味就疯逼。然而罗云熙三人不给他们见血的机会,三两下将场子镇了下来。

罗云熙抬脚踩在一把椅子上,手里把玩着刚刚抢下来的砍刀,他声音不大,但却寒冷彻骨的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喊打喊杀,贩毒卖淫能保你们快活几年?”罗云熙用砍刀指了指陆兴尹,“你以为你把行十三一家三口埋了,无人报案,你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吗?行十三的女儿在学校有个小男朋友早就报案了。”

陆兴尹一下子脸色煞白。

“警察很快就会查出是你干的。”罗云熙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龙帮三年内都要低调的喝西北风了。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陆兴尹。三年内低调的喝西北风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现在龙帮势头正盛,跟着罗云熙大把大把的在捞钱。陆兴尹眼见着大半的钱进了罗云熙的金库眼红得不行,搞今天这一出就是想踩着罗云熙的尸体上位。但他忽略了,龙帮已经不是十年前的龙帮了,警察的刑侦技术风一般的在进步,对扫黑行动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我……”陆兴尹看着兄弟们的目光,他从四九开始跟着龙帮混了一辈子,临了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贪心犯糊涂背着毁了龙帮的罪名,“我错了,我去自首,绝不牵连龙帮众兄弟。只求香主保证我老婆儿子的生活,只要他们高枕无忧,我在监狱里蹲多少年都行。”

“可以。”罗云熙答应了。他看着手里那把砍刀,心想这刀真不错,连砍带砸刀刃都没断,爱惜的将刀在自己两万块西装袖子上擦了擦。

“这么热闹?在拍戏吗?”

突然店门口了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身材很高的男孩和一个中等身材的女生。

JACKSONE

《解冻》

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有些人,有些事,是想去了解的……


《解冻》

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有些人,有些事,是想去了解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