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84417浏览    1013参与
好饿好饿好饿
一些破图就要发 给我屏了,你们...

一些破图就要发

给我屏了,你们只能看见这张了

一些破图就要发

给我屏了,你们只能看见这张了

漁網〈熣

皖皖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的🤔


皖皖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的🤔



茶叶盒cyh
@幽琦 嘿嘿用的老师的设 咱家...

@幽琦 嘿嘿用的老师的设

咱家乡是真的没啥存在感啊靠,大家用宣纸徽墨的时候要想起来啊!

@幽琦 嘿嘿用的老师的设

咱家乡是真的没啥存在感啊靠,大家用宣纸徽墨的时候要想起来啊!

天才yz
是我家皖系和@竹子 妈咪家的皖...

是我家皖系和@竹子 妈咪家的皖系!

试图寻找共同话题但是欲言又止的两位

是我家皖系和@竹子 妈咪家的皖系!

试图寻找共同话题但是欲言又止的两位

竹子

我家皖不是娘炮阿nmD什么极品朋友!

友尽了焯

[图片]


我家皖不是娘炮阿nmD什么极品朋友!

友尽了焯


归陌

山鬼

这个设定中所有人都为男,除了闽是女的


故事起于两个小道士的争吵。

“艹!王苏你干嘛?!”

“wtmd我还想问你呢!”

“打一场啊!”

“打就打呗,谁怕谁呀?!”

王渝在下面鼓掌:“老师来了。”

两个人立马安分下来,拂尘一甩又是个翩翩公子。

王耀拿着把折扇快步走来,人们自发为他让出条路来。他走到两个打架未遂的学生面前,见他们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你们,加上王渝,去一趟北山,听说近日北山上鬼闹得厉害,抓两个回来给我看看。”

王渝:WTF?!

三个人就这么被丢到了山门外。


“都怪你,王苏!真不敢想象,我们真的要去抓鬼!”王浙前前后后甩着拂尘,不...

这个设定中所有人都为男,除了闽是女的



故事起于两个小道士的争吵。

“艹!王苏你干嘛?!”

“wtmd我还想问你呢!”

“打一场啊!”

“打就打呗,谁怕谁呀?!”

王渝在下面鼓掌:“老师来了。”

两个人立马安分下来,拂尘一甩又是个翩翩公子。

王耀拿着把折扇快步走来,人们自发为他让出条路来。他走到两个打架未遂的学生面前,见他们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你们,加上王渝,去一趟北山,听说近日北山上鬼闹得厉害,抓两个回来给我看看。”

王渝:WTF?!

三个人就这么被丢到了山门外。



“都怪你,王苏!真不敢想象,我们真的要去抓鬼!”王浙前前后后甩着拂尘,不耐地抱怨。王苏阴着脸,不作回复。“哦,天哪!我敢肯定,这次又是风吹树叶之类的东西,压根没有鬼!哦!”王渝眉头皱成一座山,一拂尘甩到王浙背上。

“闭嘴!”

王浙心虚地瞥一眼他,不作声了。

三个人从正午爬到天擦黑,还没有爬到山顶。眼看着黑了,几个人也就找了块空地,打算露营。王浙找了一堆干柴,又掏出几块燧石,叮叮当当敲了半天也没打着火。王渝头上的青筋从他掏出来火石的时候就开始冒,现在那青筋一跳一跳,简直快爆炸。

“你,不会,用,厉火符,吗。”

王浙执着的继续打火石。

“不!我决不用!我一定要自力更生!!”

“哇,那里有火光,好像起山火了呢。”王苏踮着脚,远远望着树林那边耀眼的火光。“哟,还挺大呢。”

“准备跑吧。”王渝泪奔,今儿个怎么这么倒霉呢?!

“迟了。”王苏闲闲的看着火势,道:“已经过来了。”

看着瞬间席卷到眼前的大火,王渝心里有一万个MMP想讲。

热浪扑面而来。三个人本能地抬袖遮脸,却觉滚滚热流消失不见。小心翼翼放下手,却见黑暗的树林中,翩翩然飞舞着一只闪着光的小鸟。说不上来是甚么品种,只让人觉得温暖。它飞近了,泛着柔光的翅膀轻轻擦过王苏面颊,又侧翅飞入林中去,停在一支鹿角上。

林子里不知何时站了只鹿。它偏过泛着银光的头颅,看着三个人站立的地方。鸟儿一声泛着暖流的低鸣,振翅掠向深林,鹿轻快地跟在鸟儿身后,四蹄无声地踏在地上,跃向更深的黑暗。

最后一点光隐在林中,鸟和鹿都消失了。

黑暗重新降临,恐惧在喑中酝酿。

“咦,我看错了?那林子里好像有点光!”王浙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地低呼。

“你没错,我也看到了。”王渝捏着一把黄符,盯着林中若有若无的火光。“走,去看看。”

三个小道士充分发挥了大无畏精神,深一脚浅一脚向光源摸去。



离光源很近了!转过几个弯,面前豁然开朗,竟是一片林中空地。而所谓的火光,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屏障,静静的泛着光华。

它好像有什么魔力。很快,他们就不再想思考,为什么它的光那么远都能看到,到了面前却如此黯淡。事实上,他们快睡过去了。

唰唰唰!

什么东西掠过草地的声音。

王苏猛地清醒,指间甩出一张照明符,直射向墨色的天空。符咒炸开来,一瞬间亮如白昼,三个人都清晰的看到,一只巨大的,闪着光的动物敏捷地在树木间奔跑。王浙也已回过神来,自袖中飞出一道锁腿符,却被它躲开了。见几人已查觉它在窥伺,便甩了甩毛茸茸的长尾,一跃融入泛着明亮光晕的屏障里。

王渝向来是个行动派,见它进了屏障,一咬牙跟了上去。像是穿过了一层凉水做的薄膜,一片湖呈现在他眼前。王苏王浙对视一眼,赶紧跟上。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天空中浮着许多巨岛,皆以飞桥相连,这里好像也是众岛中的一个。岛中心像是一个大湖,绿茵茵的柔软小草在湖岸上铺展开来,风一吹便泛起绿潮。湖边栽着柳树,翠绿的柳丝温驯地向湖水低下头去。碧蓝的湖水中生长出几株枝叶盘结的老树,树上托着几间木屋,一间木屋的烟囱居然还飘出了一缕缕五颜六色的炊烟。树上滕蔓被编成了绳梯,一直垂落到湖面。长着透明双翅的蓝鱼在天空中缓缓飞翔,穿梭在老树的枝叶间。凡是被它们掠过的树枝,全都生长出粉色花朵,极快盛放又极快凋谢,花瓣便追在蓝鱼身后飞舞,一路洒下纷扬的花雨。细细看,还有乳白的云雾缭绕在树间,几艘小船空空的游弋湖上。饶是常年居于武当山的几人,也不由感叹此处景色之美。

“别忘了我们来干嘛的。”王浙总算是还记得抓鬼的目的,带头向湖边走去。湖边柳树长的极茂盛,王浙不耐烦的伸手去拂,柳条却被另一只手抢先拂开了。一个蓝衣少女笑盈盈地探头出来,正对上王浙。王浙惊讶地睁大眼睛。少女长的白净,挽着低低的丸子头,系着青发带,臂上挎着一只竹篮,露出来的半截皓腕上扎着一段湛蓝的细绳,还系着个金色铃铛。似乎没想到外面有人,她愣了一下,尖叫着跑回去。

“川哥!皖哥!有人!!有道士!!!”

柳条再次被拂开了。

“阿闽莫要大惊小怪啦!”一个少年从树间钻出来。他身着红衣,长发随意披散,只在两鬓边各挽一缕发到脑后。似嫌光线过强,他眯着一双桃花眼,转头去看身后刚走出来的一个青衣少年,笑道:“阿皖你说呢?”被称作阿皖的少年一身青衣,身形修长,乌发扎成一个略歪的马尾,左手腕系着红绳。他抬手去拂红衣少年飘到他脸上的头发,愠道:“王川,头发到我脸上来了。”王川让了几步,把黑色护腕上系着的青绳给他看,忸怩作态似要嘤嘤嘤。

王皖翻他个白眼,凌厉凤目便扫向三个小道士。他伸出粉舌舔舔下唇,笑起来。

“看,这里有三个小道士呢,不如————”

王川把手搭在他肩上,嘎嘎笑着。

“烤了吃掉!”






王闽:我的两个哥哥好像有大病!!




归宿汀洲

【皖苏】凤冠霞帔

gb,有引用诗作、碑文


黄昏,皖手里捻着一支蜡烛,百无聊赖地把玩,她的长发被盘成发髻,头戴点翠凤冠,金凤凤首朝下,口衔珠滴,这副打扮气势不够的人压不住,亏得她也算是刀山火海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她嫌盖头拘束,早掀开扔到一边,翻开被褥床铺,看见满床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双手合拢捧起送到桌上。这一身衣裳行动不便,皖暗暗叹气,一回头眸光扫见合卺酒,眼睛一亮,可惜另一方尚未到来,她一人怎好先饮?

皖凑近观察酒色,不错不错,先放着吧。不由想起今日缘由,愤愤不平:当真荒唐!这天下是我打下来的,差点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这一念生起,她眸中便难以自抑地流露出心绪,胸口也有些闷堵,转念一想...

gb,有引用诗作、碑文


黄昏,皖手里捻着一支蜡烛,百无聊赖地把玩,她的长发被盘成发髻,头戴点翠凤冠,金凤凤首朝下,口衔珠滴,这副打扮气势不够的人压不住,亏得她也算是刀山火海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她嫌盖头拘束,早掀开扔到一边,翻开被褥床铺,看见满床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双手合拢捧起送到桌上。这一身衣裳行动不便,皖暗暗叹气,一回头眸光扫见合卺酒,眼睛一亮,可惜另一方尚未到来,她一人怎好先饮?

皖凑近观察酒色,不错不错,先放着吧。不由想起今日缘由,愤愤不平:当真荒唐!这天下是我打下来的,差点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这一念生起,她眸中便难以自抑地流露出心绪,胸口也有些闷堵,转念一想,又恨怒全消,笑颜温柔。

等到蜡烛只剩半截,那人来了,身上是和皖几乎一样的婚服,只是绣了龙而非凤,见到她把盖头丢在一旁,也不意外,道:“阿皖,今日,我知你心有不甘,你我名分上又有兄妹之义,若你不愿,我也不会强求。”

皖饶有兴味:“如此说来,兄长是属意我了?”

他沉默着,一反往日能说会道的作风,昏黄的烛光映在他面容上,光影交错,模糊了轮廓,让人感受到些许温柔的错觉。

她似笑非笑,伸手举起酒杯,说:“我先喝了这合卺酒,明日便走。”

苏艰难地开口:“非也,只是你我一直兄妹相待,我心有挂怀,再者,你向来乖巧懂事,知书达礼,为人恬淡,近来性情大变,我一时无法接受。”

皖冷笑一声,说:“孤身弱女,为时势所迫。你身为夫君,身为手足,不说敬重,也该体谅……”

苏并不想和她辩经,坐到她身边,举起酒杯,和她交换着喝完了酒。她身姿曼妙,身穿大红喜服,在灯火下熠熠生辉,风姿远胜昔年,朱唇轻启:"夫君,妾身敬你。"

说罢,她仰头把杯中酒尽数吞咽。

苏怔怔地看着她,一时竟忘记了举杯,她抬头看着他,目光温柔而缱绻。

良久,苏才举起杯,与她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皖心中疲惫,道:“妇德女戒,我并非不知,然而我出生入死,烽烟四起中开拓疆土。”

“我何作为,百无所长,依亲自辱,仰天茫茫,既非可倚,侣影相将,朝突炊烟而急进,暮投古寺以趍跄,仰穷崖崔嵬而倚碧,听猿啼夜月而凄凉,魂悠悠而觅父母无有,志落魄而佒佯。西风鹤唳,俄淅沥以飞霜,身如飘蓬逐风而不止,心滚滚乎沸汤……”

他们都知晓接下来的结局。

倚金陵而定鼎,托虎踞而仪凤凰,天堑星高而月辉沧海,钟山镇岳而峦接乎银潢。

苏正想劝慰她,忽然,皖借着苏的手扯掉了她头上的凤冠,如墨青丝倾泻而下。

花成子结因花盛,春满乾坤始凤台。






幽琦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介意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介意

(›´ω`‹ )想吃冷锅鱼🇷🇺🇨🇳   🇺🇸

左边是山西|◑ω◐`)

来了山西第一次发现包子也能蘸醋…


回礼里是p2的原图,可以加喜欢的文字做成表情包(?)

左边是山西|◑ω◐`)

来了山西第一次发现包子也能蘸醋…


回礼里是p2的原图,可以加喜欢的文字做成表情包(?)

less瞳

王春申不可能没有弱点!

刚刚回到家里的王景越,才把一小撮西湖龙井放进茶杯,还来不及把水温刚刚好的泉水倒进去,门外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不得已,王景越只得先去开门。并没有料到来人身份的王景越,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王知卿那有些黢黑的脸色。“卿卿,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娘唧唧的昵称,王知卿一贯有些微词,但他知道这种微词对于王景越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这般想着,他也不和王景越客气,直接就跟着进了屋内。按住了对方试图泡茶待客的动作,王知卿开门见山就道,“阿浙,你应该是最了解王春申的人之一,对不对?!”听他这么问,王景越就猜测,八成是王春申这个又皮又熊的小坏蛋把人给惹了。虽然也不是不想看这小坏蛋吃瘪,但是转念...

刚刚回到家里的王景越,才把一小撮西湖龙井放进茶杯,还来不及把水温刚刚好的泉水倒进去,门外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不得已,王景越只得先去开门。并没有料到来人身份的王景越,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王知卿那有些黢黑的脸色。“卿卿,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娘唧唧的昵称,王知卿一贯有些微词,但他知道这种微词对于王景越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这般想着,他也不和王景越客气,直接就跟着进了屋内。按住了对方试图泡茶待客的动作,王知卿开门见山就道,“阿浙,你应该是最了解王春申的人之一,对不对?!”听他这么问,王景越就猜测,八成是王春申这个又皮又熊的小坏蛋把人给惹了。虽然也不是不想看这小坏蛋吃瘪,但是转念想到王丽尧,他又不得不认命地压下了这个念头,正想开口安抚王知卿,却听他又道,“王春申他不可能一点弱点都没有!?”

听着王知卿气呼呼的话,王景越回想起年幼时期的王春申却有些忍不住想笑。王春申的出身虽然算不上天之骄子,但年幼时也不曾吃过苦。招猫逗狗,上树掏鸟蛋,下水摸鱼虾,调皮捣蛋的事一样也没少做。奈何,他偏偏长了一张乖巧可人的脸,认错时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是真叫人下不去狠手。要不是自己碰巧发现了王春申臭美的德行,丽尧托自己照顾这小坏蛋的日子怕是也不会好过。

注意到王知卿明显压抑愤怒的神色,王景越起身为自己那杯龙井冲上水,顺手也为王知卿泡了一杯递到他手中,而后语重心长地道,“我虽然也算是王春申半个长辈,但你我兄弟多年,我不会包庇这小坏蛋的。”闻言,王知卿随即底气十足地道,“他欺负湾湾!”义愤填膺的王知卿根本没有看到,端起茶杯的王景越嘴角那一抹奇妙的笑容。

嘬了一口龙井茶的王景越缓缓放下茶杯,“其实,要说王春申的弱点,那大概就是欠缺几分拳脚功夫。”话音未落,身旁的王知卿愤然起身,正要冲出门去,却被王景越一声“站住”给喝住了。“王景越,你要阻止我?!”看着王知卿一副要和自己翻脸的样子,王景越只是挑了挑眉头,反问“难道老粤就没有纠正过你动手先于动脑的坏习惯吗?!”这话一出,王知卿先是一懵,然后脸色更难看了,活像是出海打了半个月的鱼一样。可还没等他想好反驳的话,就听到王景越再度开口,“难道你觉得丽尧会放任你欺负自己的宝贝弟弟?!”闻言,王知卿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开始转白。可,王景越依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当然,我知道你实力也不容小觑。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有挑战苏皖联合双打的想法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王景越此刻的表情,王知卿觉得但凡他稍稍有点头的意向,眼前这个“黑心浙”说不定就会伙同某赌场老板黑莲花澳开个局。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眼前的擂台,和周遭人群呐喊起哄的声音。艰难咽下一口唾沫的王知卿,哏着一口气掘强地道,“湾湾是任性,是不听话,但这一切不能全怪她!”

王景越当然知道某位晓梅姑娘如今的处境不乏多种原因,可是人心易凉更遑论面对这样一个不分是非黑白,对外人敌人言听计从,笑脸相迎;对家人趾高气昂颐气指使的傻姑娘呢!?尽管王景越心里门清,却并不打算接王知卿的话茬转而又道,“以我对sensen的了解,他呀,八成是又阴阳怪气指桑骂槐了。不过,你说如果他的正牌师傅那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齐鲁汉子知道了会怎么样?!”说话间,王景越双手抱胸地起身,笑眯眯地缓步走近王知卿,“卿卿啊,你说这师徒俩一击掌,会搞出什么旷世著作来?!”说罢,在王知卿青白交加的脸色中继续道,“你觉得是叫忘恩书好,还是叫背义论好?!”

几个月之后,王景越和王潮鋆意外在珠海偶遇,闲聊时提及此事的王潮鋆随即不客气地嗤笑道,“这蠢虫,还是这样直白单纯!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华东满打满算,你是不是少数了一个?!”“老粤,你是说阿赣吗?”“啊——对!是他!”“我想,他可能更乐意,吃橙,看戏!?”

归宿汀洲

皖北、皖中、皖南的相性五十问(1—15)

1 请问您的名字?

皖北:涂怀铮。

皖中:钟离瑾,钟离是姓。

皖南:胡月漪。

2 年龄是?

皖中:两千岁往上……更替的时候会失去一些记忆。

皖北:三四千?哈哈。

皖南:如果按繁昌人算的话我就是年纪最大的。

3 性别是?

皖北:(对其他两个人)这孩子应该没瞎。

皖中:我挺好奇在她眼里咱们是什么样的。

皖南:(笑)不要告诉她。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皖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比较温和吧,相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更善于和人打交道?

皖中:公正廉明,有包容力,敢为人先……(被捂嘴)

皖北:(刚打算列举一下自己家的名人,又怕吓到孩子)豪爽正直...

1 请问您的名字?

皖北:涂怀铮。

皖中:钟离瑾,钟离是姓。

皖南:胡月漪。

2 年龄是?

皖中:两千岁往上……更替的时候会失去一些记忆。

皖北:三四千?哈哈。

皖南:如果按繁昌人算的话我就是年纪最大的。

3 性别是?

皖北:(对其他两个人)这孩子应该没瞎。

皖中:我挺好奇在她眼里咱们是什么样的。

皖南:(笑)不要告诉她。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皖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比较温和吧,相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更善于和人打交道?

皖中:公正廉明,有包容力,敢为人先……(被捂嘴)

皖北:(刚打算列举一下自己家的名人,又怕吓到孩子)豪爽正直。

5 对方的性格?

皖中:说过了,跳过,问下一题。

6 三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皖北:以前从来没怎么注意过月漪,因为我俩隔的远,三国时看见她和阿瑾在一起,那个,虽然我不会说话,但她实在好看哪!当时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就非常遗憾,阿瑾还不让我和月漪好,一靠近就打我,我不是打不过,但他……对就是那个借东风,杜牧还写了一首诗,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

皖中、皖南:(忍无可忍)够了!/停下!

皖中:(调息)其实是我和他们关系熟,他俩永远绕不开我,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思,下一题。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皖南:感觉皖北比较外向,武力值高。记得很久之前见过涂山氏,灵动明亮的少女,和后来的地灵风格有很大不同,皖北应该不记得当时的事了。皖中比较儒雅。

皖中:皖南是行走在山水中的隐士,皖北是市井间的侠客游子或者高居朝堂的……

皖北:(打断)别说了,我都不信我有这么好。第一印象是兄弟姐妹,两个都沉默寡言不爱说话。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皖中:这两糟心、不,皖南可以搞宣传,皖北可以当苦力,大伙都是打工人,哪有喜欢不喜欢。

皖北、皖南:好像也很有道理。

皖中:当然我是开玩笑的。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皖中:他俩都是受伤了也不说,硬挺着,就说洪灾,皖北承受了很多,可是我们甚至不能让网上不再嘲讽。(面向皖北数落)你看看你,这个时候就别看微博了,还和人吵架,本来就有风湿,头痛病复发,亳州都治不好你!

皖北:(沉默)

皖北:我相信我们都会越来越好,这只不过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皖南:我们省内有时候也会互斗,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安徽。

10 您觉得自己与他们相性好么?

众人: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皖中:怀铮、月漪。

皖北:阿瑾,月漪。

皖南:怀铮,阿瑾。

12 您希望怎样被他们称呼?

皖北:叫哥!

皖中:……一样。

皖南:喊我姐姐。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皖南:皖北是狼,皖中是熊?

皖北:(皱眉)我可不喜欢贪狼或者家犬,皖中应该是獾,忠诚可靠,皖南是鹤。

皖中:我觉得,算了,人都喜欢听好听话,我没有特别喜欢的动物。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他们,您会送?

皖北:送点特产,吃的。或者药材。

皖中:电子产品,茶叶。

皖南:笔墨纸砚,茶叶,一些别致的小礼物。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皖北:等一下,我是不是忘了送酒?

皖中:我们都有酒,不需要特意送。

皖南:对,下次来宣城记得找我喝白酒。







归陌

浮生(二)

就,浙苏皖带娃(沪)的大致小段子

彩蛋是沪的小作文,非常短,很生草

私心苏皖tag


王苏真是莫名其妙被大哥丢了个娃在手里的。

"是叫王沪吧?”王苏不大确定地问王皖和王浙。王皖愣了一下,鼓掌道:“这名字好!”王浙老神在在:“……”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反正从那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带娃生涯。


(一)药

半夜,一阵嘹亮的哭声,王苏屋里灯火手忙脚乱的亮了。王苏从床上弹起来,扑到婴儿床前。只见王沪脸色通红,张着嘴大哭,显然又发烧了。王苏把大氅一披,就冲出门去直奔王皖住处。

天凉了,该召唤王皖了.jpg

王皖王苏是住的很近的,出了院门左拐就是。王苏把她的门拍得震天响,...



就,浙苏皖带娃(沪)的大致小段子

彩蛋是沪的小作文,非常短,很生草

私心苏皖tag



王苏真是莫名其妙被大哥丢了个娃在手里的。

"是叫王沪吧?”王苏不大确定地问王皖和王浙。王皖愣了一下,鼓掌道:“这名字好!”王浙老神在在:“……”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反正从那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带娃生涯。


(一)药

半夜,一阵嘹亮的哭声,王苏屋里灯火手忙脚乱的亮了。王苏从床上弹起来,扑到婴儿床前。只见王沪脸色通红,张着嘴大哭,显然又发烧了。王苏把大氅一披,就冲出门去直奔王皖住处。

天凉了,该召唤王皖了.jpg

王皖王苏是住的很近的,出了院门左拐就是。王苏把她的门拍得震天响,终于听到王皖困顿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又怎么了?”听距离显然她还赖在床上,妄想有奇迹发生。王苏则无情的击碎了她睡个好觉的白日梦。

“王沪发烧了!”

王皖衣服都没披,夺门而出。

“把王浙叫上,再把王沪带到药寮!快点!”

药寮内。

已经第N次被王苏从床上拖起来,而且衣服都没披的王皖一边恨恨地扇火煎药,一边发狠道:“你信不信我哪天半夜爬起来煎服毒药给王沪灌下去毒死他!该死的王苏!混球王浙!”王浙是打着哈欠给王沪丸药的,听到自己的名字,又听到她骂自己,便忍不住怼她:“关我啥事啊,我也是受害者好吧!”王皖哼了一声,道:“那我说我煎服毒药毒死你你信不信?”王浙翻了个白眼:“你敢吗?”王皖把药壶的瓦盖揭开,勺子伸进去搅着那一锅乌黑发亮的汤汁,语气淡淡。“活蝎子五只,竹叶青一条,王云友情提供蘑菇十只,中午开始煎,半夜毒药熬好,翻窗进去把下巴卸了……”王浙立刻叫停:“好好好,我信,姑奶奶你可消停点吧!”王苏抱着发烧嚎啕的王沪从药寮外踱进来,催道:“快点,他快哭晕过去了!”王皖呵呵:“哭晕了好,哭晕了妙,晕了就没啥事儿了。”但她嘴上说着,手上却还是还是把几丸药拿过来,温水化开,慢慢喂进王沪嘴里。

被王沪全吐出来了。

王皖愣了一下,用手指蘸了一点药汁尝着,脸色不好。她回头怒道:“王浙你不是用糖汁丸的药吗?!”王浙才从枯燥乏味的丸药过程中拔出自己的元神来,一脸无辜:“啊?!”他手指正在半凉的糖汁里戳着。“这糖不是给我吃的吗?”王皖暴怒:“你吃个***(优美的中国话)!!!”她一步跨过熬着药的红泥火炉,撸起袖子就掐住了王浙的脖子。“那是丸药用的!你也不看看王沪才多大,一天天的把他当什么看呢,就妄想症发作,觉着你都咽不下去的药他能吃???”王浙垂死挣扎:“不是,我觉得我也应该享受特殊待遇啊,大人小孩都平等嘛,你这么区别对待只能说明你不照,你很逊诶。”

“我很逊是吗?”王皖温柔的笑了,满面慈祥的抚摸着王浙的脸,“我家里成天跑山的几个小朋友最近有了新发现呢,比如一种碰了会让人起泡的树,你那里好像有呢~水里有水猴子,你那里好像到处都是呢————”

王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苏:………………

最后还是王苏把药给王沪喂下去的。


(二)学

王苏院门口栽的那株不是一般的大的茉莉树下。

“我寄愁心与明月——”王苏执着一卷书,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小底迪。

答出来!答出来!答出来!!

不负他的期望,王沪秒接:“奈何明月照沟渠!”

“……给我抄!”王苏气不打一处来,把书摔了。

王皖端着一壶茶和一盘茶点,脚步轻快地踏着满地落英走过来。见王苏不顾形象的摔了书,反倒有心思调笑。“怎么了,王苏哥哥?竟气的将书都摔了。不过,自你学堂摔书以来也有了千余年罢,如今还能见到你摔书之胜景,可见精神不减当年。再睹此景,倒实是阿皖之荣幸了。”旁边斜倚在一根树杈子上的王浙表情夸张的yue了一声。王皖瞪他一眼,弯腰将盘子放在小几上,拈了一块点心放在王沪手里,笑语晏晏:“试试。”王苏闻言伸手从小瓷盘里摆的整齐的点心里拿了一个,浅浅咬了一口,夸赞道:“阿皖手艺又精进了。这块儿点心,味道新奇的很,可是阿皖新做的?”王皖把乌发撩到耳后,正跕着脚尖去折树上的一枝茉莉,笑道:“可不是,我新研究的配方,加了白芷,薏米,红豆,糖渍过的山楂山药,正儿八经的药膳。我试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便端来了。”她把茉莉折下别在鬓边,一掀裙摆坐在王苏旁边,微眯着眼,撑着下巴打盹。王苏斟杯茶品着,低垂着眼睫。王浙拿块茶点吃了,展开扇子遮在脸上,靠着树小憩。阳光透过枝叶间缝隙,打下细碎揺曳的光点投在他们身上,端的是佳人绝色,公子无双,一颦一笑皆入画。

王沪抄完了书,就盯着他们看,越看越觉得此情此景应该画下来。说干就干,他重展宣纸,再点狼毫,在细腻的白纸上描摹。不得不说,他画画的功夫还是极好的,廖廖几笔三个人便跃然纸上。王沪看了半天,仍觉不满,干脆又给王苏王浙添了两笔大胡子。这么一来他越看越觉顺眼,又给王皖来了两笔胡子。王沪为自己的绝世佳作感到骄傲,心想还应该让阅者惊艳于自己的绝美容颜,便又加了一个自己的大头。他独自个乐得打嗝儿,浑然不觉王苏已把茶盏停了,正和蔼可亲的注视着画中自己脸上的那撇大胡子。乐够了,王沪便要把它折起藏进衣袖里。藏好了,亲亲热热拍两下,再抬起头来,就看到本应睡着的三个人皆幽幽看着自己,面色各异,青白不一。

简直就是五彩斑斓的调色板。

王沪:我药丸。

开玩笑的吗!王苏不会拿我怎样??王皖很温柔???王浙公子翩翩????

呵呵了。

王皖直接皖北脾气上头,拿我试药!

王苏?按着我。按着我嘎哈?试药啊,不然嘞?我不带跑的?

王浙……约莫也就写个万把字骂我吧。

我,王沪,决定了!我要立个无字碑,棺材要梓木谢谢。别把我埋在江南,我怕他们哪天兴趣上来了给我来个鞭尸。

我的遗言就这么多,谢谢大家。


“阿沪,画得挺好的嘛。”


→TO BE CONTINUED





幽琦


深夜干饭(偏在半夜发bushi)

互动让我再拖会儿,我的触屏笔马上就要到了!!耶!





深夜干饭(偏在半夜发bushi)

互动让我再拖会儿,我的触屏笔马上就要到了!!耶!

凤墨卿

经历了三天的,终于搞定了!!

(明明是磨蹭磨蹭了三天)

有空白表情包,大家可以自己填字哦

感谢呱爹和口子酒给的技术性指导(点头

陳離妈咪捞了闽做头像,好荣幸(´▽`)ノ♪

————————————————

勉强算是新年礼物吧(?

才考完期末,所以失踪到现在

大家新年快乐!!!🎉🎉🎉

经历了三天的,终于搞定了!!

(明明是磨蹭磨蹭了三天)

有空白表情包,大家可以自己填字哦

感谢呱爹和口子酒给的技术性指导(点头

陳離妈咪捞了闽做头像,好荣幸(´▽`)ノ♪

————————————————

勉强算是新年礼物吧(?

才考完期末,所以失踪到现在

大家新年快乐!!!🎉🎉🎉

漁網〈熣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