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皖北

342浏览    15参与
遇见美食姐
此军阀反复无常,割据皖北杀害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终作茧自缚
此军阀反复无常,割据皖北杀害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终作茧自缚
小何在18F💦

《“旧”春》

拍摄时间:2022.4.4

皖北小城的点点风光,加上滤镜出了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仿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无异......


《“旧”春》

拍摄时间:2022.4.4

皖北小城的点点风光,加上滤镜出了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仿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无异......


小何在18F💦

《高糊》

拍摄时间:2022.4.3

突发奇想更新一下!

《高糊》

拍摄时间:2022.4.3

突发奇想更新一下!

美食传递(教做菜)
薄荷有清热解火功能,也是皖北地区人们爱吃的一道菜可以凉拌
薄荷有清热解火功能,也是皖北地区人们爱吃的一道菜可以凉拌
千瑶初诺

【壹】皖北的聚会

       “······吕长明牛肉,炒土豆片,要不再来点咸鸭蛋——您看呢?”


      “你看着办就是了阿界,也不是第一次了。”阜颍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得了令的解首便拿着菜单退出了包厢,还贴心地关上了门。包厢内便只剩了六个人。


      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一次普通人的聚餐。而实际上这正是皖北的六位当家由阜...

       “······吕长明牛肉,炒土豆片,要不再来点咸鸭蛋——您看呢?”


      “你看着办就是了阿界,也不是第一次了。”阜颍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得了令的解首便拿着菜单退出了包厢,还贴心地关上了门。包厢内便只剩了六个人。


      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一次普通人的聚餐。而实际上这正是皖北的六位当家由阜颍作东,请到一处相聚来了。


     坐在阜颍正对面的龙子珠抬起头,面上带着些笑意,清冷的目光却正正落到阜颍脸上。这次皖北聚会本是她提议的,却是让阜颍抢了先把人都请了来——虽然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与阜颍争皖北老大的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注①),难免不把对方往坏了处去想上几分。


      穿件马褂、膀大腰圆的汉子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但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反而敲了敲桌子,示意对方注意桌上水果:“这樱桃是小太留到现在的,不算多,特意给你们匀了些来。阿珠、宿妹,你们女孩子家先尝尝,还水灵着呢。”


      龙子珠瞥了一眼盘内鲜润欲滴、仿佛刚从枝头摘下来的太和樱桃,伸手取了一颗。宿云也跟着取了颗尝尝,眉眼弯弯地夸赞:“小太可真厉害,能把樱桃保鲜这么久!”


      “宿妹(注②)这话说的,水果这块块,皖北哪个比的过你手底下的萧砀呢?”话虽这么说,阜颍显然还是挺受用,看着宿云也觉得可爱不少。其实他真的挺想跟龙子珠说说的——这一屋子里就她跟宿云两个女娃,又放着宿云这么个伶俐丫头搁她边上,就显得她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了(他很是思考了一下形容词)。当然不是说龙子珠不好看——皖村的风水养人,十六当家就没有难看的——但她这么双冰冷冷的眼睛盯着他,再配上那么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由得他欣赏不了她原本的美貌。


      但他当然不会真讲出来。反正也早习惯了。


      “你们也吃,都别跟我客气哈!”他转而关照了下另三位兄弟。淮家两兄弟——淮寿南淮相北也都吃了点水果,夸赞了两句;嵇方亳倒是没怎么动,但他一手带出来的小亳跟他比亲兄弟还亲(注③),这点当然是不用质疑的。


       客套完了,菜也开始上桌了。“咱们今天来是有正事商议的,就不喝酒了。老阜,你说对吧?”见嵇方亳起身打算开酒,龙子珠像是理所应当般出声阻止了。“阿珠说的是,今个儿咱就不喝了,”阜颍很快反应了过来并赞同道,同时给了嵇方亳一个有暗示意味的眼神。


       嵇方亳略有些郁闷地坐了回去,另三人则都眸色一暗,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阜哥哥、阿珠姐姐,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呢?”宿云甜甜地问。


      “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龙子珠故意停顿了一下,缓缓扫过其他人一眼,“下一届村长,司马芜也要出来选。”眉稍微挑,她的目光再次落到阜颍身上:“你们怎么看?”


     “不愧是阿珠,论消息灵通,皖北没有比的过你的。”阜颍已经提前从她口中知了这消息,反应便没刚得知此事时那么激烈。倒是嵇方亳瞪大了眼:“芜哥?要争村长?”连别在头巾里的亳菊都跟着颤了颤。


      “那,肥哥会怎么应对?”淮寿南小声问。


      “姑且不论阿庐会如何,你们说,宜姐难道会善罢甘休吗?”龙子珠似笑非笑。


      “想必不会,宜姐不满肥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当过皖村两百多年村长的安宜,光凭包括现任村长卢淝在内的所有当家都得称一声“宜姐”的这份资历,她就够格去争一争了。


       “有些话,我也就直说了,”龙子珠沉声道,“一直以来,村里就对我们皖北就不如南边那么重视。我们的平原面积与人口这些基本的东西本不逊于他们,但若再这样下去,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因此,”放在桌面上的右手微微握拳,“这次选村长,皖北也要参选!”


       “确实如此,皖北不能再沉默下去了。”龙子珠话音未落,阜颍便表示了赞同。两位皖北带头的大哥大姐都发言了,剩下几位自然只有附和的份,何况这本是对皖北有利的大好事。但是——淮寿南与弟弟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这么简单。“皖北也要参选”,可到底是皖北的谁参选?龙子珠与阜颍一唱一和,看不出他俩是已有主意还是各自为政,现在还不是他们表态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就有一个拖了挺久的问题必须得解决了,”龙子珠对上阜颍的眼,露出了一个看似和善的笑:“究竟谁,才是皖北的老大?”


      果然吧,淮寿南想。


     “珠姐,这和咱今天聊的这事没关系吧?”阜颍还没开口,嵇方亳先亮开了嗓门。


     “怎么无关?咱皖北要想一致对外,就必须得先抱起团来。那选出一个老大来不是很理所应当的吗?”


     “阿珠的意思呢?”阜颍倒还算沉的住气。他向后一靠,两手往桌上一放,一下子气场全开。


      龙子珠则直接站了起来。高挑的女子一身明黄色的衣衫,裙摆上盛开着大片艳丽的月季,珍珠项链萦于颈间。而她本人也如月季花一般明丽夺目,是那般的骄傲而耀眼,从大禹会九州诸侯起就是不愿蒙尘的淮上明珠。


      “不管是选皖北老大,还是争下一任村长——我龙子珠,都不会退让半分。”


本章涉及人物:

★阜颍(阜哥,老阜):阜阳市,古称颍州。

★解首:界首市,阜阳代管县级市。

★龙子珠(阿珠,珠姐):蚌埠市,市内有龙子湖,号称珠城。相传为大禹会诸侯之地。

★小太:太和县,阜阳所辖县。

★宿云(宿妹):宿州市,别称云都。

★淮寿南:淮南市,古称寿春。

★淮相北:淮北市,别称相城。

★嵇方亳(小亳):亳州市,古称嵇方。

★司马芜(芜哥):芜湖市,有“芜湖大司马”之梗。

★卢淝(阿庐,肥哥):合肥市,简称庐,古称合淝。

★安宜(宜姐):安庆市,又称宜城。


注解:

★①关于皖北老大是谁,蚌埠与阜阳各不相让。客观说法是阜阳人口更多、面积更大、GDP更高;蚌埠人均GDP更高、位置关键且曾任过安徽省会。两者都不具压倒性优势,因此在本文设定中皖北同时以阜颍与龙子珠两位当家为尊。

★②宿州市于1992年从宿县地区拆分,1998年立为地级市,是安徽十六地级市中作为市名出现的最晚的一个。本文设定中宿云是古宿州及原宿县的二次意识体,即宿县地区被撤销、宿县意识体消散时部分意识重组成为了宿云,因此她算起来比各位当家小上半辈,是十六当家中最小的

★③亳州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下辖三县同属于阜阳地区,2000年才成立地级市,三县由阜阳地区划归亳州市。本文设定中嵇方亳本为阜颍的小弟并由他一手教导,两人亲如兄弟,即便嵇方亳后来已经与阜颍平级也是如此亲近。


下回预告:

那个男人真的要来争村长之位嘛?对,我说的就是司马芜。


第一次写这种文,文笔不好见谅(=^▽^=)

欢迎留言互动提意见!


May玖玖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次把皖双子也加上了!

(左皖北右皖南)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次把皖双子也加上了!

(左皖北右皖南)

小何在18F💦

《落日余晖》

日期:2021.9.21

不加滤镜的傍晚🌆


《落日余晖》

日期:2021.9.21

不加滤镜的傍晚🌆


美食传递(教做菜)
煎绘蚕豆余,蚕豆嫩的时候带壳吃,皖北地道家常菜,你吃过没。
煎绘蚕豆余,蚕豆嫩的时候带壳吃,皖北地道家常菜,你吃过没。
Jone

风和日丽

风和日丽的日子

风和日丽的日子

独自到北极
这张图拍摄于饷午十分的一点一刻...

这张图拍摄于饷午十分的一点一刻,天空正好处于阴转晴的状态,再加之山里的空气与气流的上升,真是沁人心脾。

这张图拍摄于饷午十分的一点一刻,天空正好处于阴转晴的状态,再加之山里的空气与气流的上升,真是沁人心脾。

无解锁。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眠

【杂七杂八的人设】皖双子(下)

异色版

此文慎入,看异色可能会毁三观!!!

皖北篇
殷雅南(皖/北,私设简称为“淮”)
字正则,呢称阿则,
性别:男
身高:172cm
         发色不变,瞳色是黑红色的。肤色为古铜色右手手腕上有刀伤,据说是他自己割的。长年穿着一身军装和正装出现在大家面前。
         患有严重的厌世倾向,曾几次自杀,但都被阎王爷踢了回来。
        多疑,不相信任何人,甚...

异色版

此文慎入,看异色可能会毁三观!!!

皖北篇
殷雅南(皖/北,私设简称为“淮”)
字正则,呢称阿则,
性别:男
身高:172cm
         发色不变,瞳色是黑红色的。肤色为古铜色右手手腕上有刀伤,据说是他自己割的。长年穿着一身军装和正装出现在大家面前。
         患有严重的厌世倾向,曾几次自杀,但都被阎王爷踢了回来。
        多疑,不相信任何人,甚至连自己都不相信。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因为害怕自己的记忆会出错。
         对政治和军事极其敏感,可以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
         擅长医术,是医学院的高材生,武器是把手术刀。(华佗梗)
         无视人命,麻木不仁。只对在乎的人和自己的人民有感情,虽然不至于为他们肝脑涂地,但对他们也算很好了。至于其他人,完全看心情,心情好,搭把手,心情差,踩一脚。
         控制欲极强,把身边人当做私有物,不容许他们有逃离自己的想法。经常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身上,尤其是弟弟殷雅歌(皖/南)身上,经常以哥哥的身份强迫殷雅歌(皖/南)听自己的话。
         和弟弟殷雅歌(皖/南)的关系十分微妙,殷雅南向来看不惯殷雅歌(皖/南)那种话里有话、拐弯抹角的样子,而殷雅歌(皖/南)也十分厌恶殷雅南那种以兄长身份强迫他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
         没什么耐心,最讨厌别人拐弯抹角,有话不说的德性,只要有人摆出这种姿态,就能磨光他所有的耐心,让他烦躁的只想揍人。(PS:谁也不知道殷雅南究竟是因为讨厌这种人所以讨厌弟弟殷雅歌(皖/南),还是因为讨厌弟弟殷雅歌(皖/南)所以讨厌这种人。)
         睚眦必报。得罪了他,那么在他报复回来之前,让他帮忙什么的想都不用想了,好吗?翻旧账什么的干的简直不要太熟练,一点点小事情他都能记下十几、二十年的。当然如果你正好是他为数不多在乎的那几个人之一,那么,请随意。
         完全不会去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我行我素的,但是诋毁他的人大多都去见了上帝……
         没什么朋友,唯一关系不错的事苏穆清(苏/北,私设简称为“江”),大概是因为经历相似,并且曾经共生死、共患难过吧。
         对生活质量没啥要求,能保证活得下去就行。厨艺不咋样,只能说勉强到了吃不死人的地步吧。
         意外的擅长剪纸,据说最开始只是为了哄家里的那些小兔崽子们开心才学的。(阜/阳剪纸)
         貌似对毁灭世界这种中二病想法抱有很大兴趣的样子。
·
       “呐,为什么要反抗我呢?不听话的家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呢!”
         古老的皖/北大地赐于他无上的力量与勇气,在一次次战争中淬炼成材。

皖南篇
殷雅歌(皖/南)
字灵均,呢称阿均
性别:男
身高:175cm
         长相清秀,面若好女,幼时常被误认为是女孩子。黑色短发有些泛紫,瞳色为深棕色,身着唐装。
         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一张嘴能话的说成是死的,白的说成是黑的。超级会讨人欢心,很少有人能抵抗的了他的花言巧语。
         一直扮演着老好人的形象,很少会和人当面发生冲突。就算再恨一个人,他也能挂着堪称完美的微笑,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好似一个圣母一般的为对方服务,直到自己难备的万无一矢了才会对对方下手。
         对敌人像疾风暴雨一般残酷,会把敌人的血抽出来来代替朱砂作画。
        会给敌人安排一个走向死亡的“剧本”,任何扰乱他“剧本”的剧情的人都会被他视为敌人。杀人后一定会把自己洗的一干二净,仿佛对方的死亡只是天灾人祸、流年不利罢了。
         讨厌被任何人约束,讨厌别人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的。不相信爱情,觉得那只是荷尔蒙在作祟罢了。
         像只刺猬一样防备着所有人,有随身带匕首的习惯,就算是洗澡睡觉,也绝对不会离身。
         和哥哥殷雅南(皖/北)的关系极差,满脑子都想着怎样和哥哥殷雅南(皖/北)分家,打心底厌恶殷雅南(皖/北)那种把自己想法强加在他身上的做法,从小就想着逃离哥哥殷雅南(皖/北)的掌控。
         看似朋友很多,但实际上他所认同的、所相信的朋友也就只有苏幼清(苏/南)一个罢了。
         意外的擅长做扇子,他做的折扇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九华/青阳折扇)。
·
       “呐呐,这可是我特地为你安排的剧本哦!唔,“溺水而亡”这个死法你一定会喜欢的吧!”
         幕后黑手往往是最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那个人。

PS:皖/北是有原型的,原型是皖/北本地名人曹操和朱元璋

另:几位大大对异色的看法如下(已授权)
ps:请自动将“国家”替换成“省份”

天祭晓月楼主:那种脑残不用管,他们根本不懂异色存在的意义。异色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背面,他们不是恶人,只是善良被掩埋在疯狂下面罢了,他们更加感性,万事随着心走,他们看着无情的言行,其实是他们心里最直接的想法。他们说着“利益”,其实不过是他们想这么做罢了。2017-04-03

天祭晓月楼主:常色的正面形象,因为他们是“国家”,万事要完美,要考虑很多,要做的滴水不漏。而异色是“人”,缺点多反而更印证了他们作为“人”而活的证据。异色有张扬的资本,常色没有。2017-04-03

揣度志忑:借用《奥术神座》的一个设定(没看过也不要紧,只是举个参考例子)。依靠信仰成神的人,信众的情绪与信仰集中成为其力量源泉,其中负面部分多到独自承受必然崩溃的地步,需要有另一个客体承载负面情绪。我的理解中,国家也是因为人民的信仰而得以存在的想象共同体,有神性,漫长的历史中历经战争2017-04-05

揣度志忑:如果没有负面情绪的承载体,恐怕连人格具现化都不能成功,需要异色承担国家的原罪。常色顾忌国家更谨慎力求完美,正面的那些美好品质使其更接近正常人的状态。异色作为常色的负面承载体,处在黑化状态,更容易情绪化,欲望接近极端的人性之恶,显得冷漠已经是其克制的结果。异色是常色的影子。2017-04-05

天祭晓月楼主:回复揣度忐忑:很棒的理解(*AJ^*)2017-04-05

揣度忐忑:回复天祭晓月:异色在和平时期进行兴趣爱好自我封闭,就算其爱好孤僻特异偏激,甚至让人觉得变态毛骨悚然,比如说施虐欲,受虐欲,解剖等等,那也是异色们自我克制的状态。其实异色们是人来疯啊,战争时就能见识到异色疯起来是什么样子了,对比一下绝对就能理解异色和平时期是在克制了。2017-04-05

不要把异色当作某一群体的代表,他们终究不是单纯的某一种人,他们复杂的性格不是某一个职业可以概括的,他们诞生自人民的负面,诞生自国家那些不能为他人知的部分。他们更接近于“人民”的心,而非“国家”的心。“人”在经历了那些人间地狱之后,不是所有的都能理智而正常的笑,“善”太稀少,而异色拥有的是个人的“善”,而非大爱,所以他们才残忍,才疯狂,才嗜血,才会有常人无法忍受的性格,因为他们从阿鼻地狱中活下来,已化身魔鬼。

戳我看常色版(◦˙▽˙◦)

眠

【杂七杂八的人设】皖双子篇(上)

只有常色版的……
有木有皖家的小天使给我介绍一下皖双子……

皖北篇
殷墨宣『皖北,私设简称为“淮”』
字少儒,呢称小白、阿淮,外号痴汉宣
性别:男
身高:172cm
        墨色短发,中分,瞳色为深棕色。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曹操古运兵道』,左耳戴有耳钉『寿/县古城』。肤色为小麦色,左腰(?)处有个箭(?)伤『淮/海战役』,右边大腿上有个弹痕『淮南万人坑』。
        平日里大多时候都穿军装,只有在家里和假期的时候才会穿便服。穿便服时一般都是上身着白色t恤...

只有常色版的……
有木有皖家的小天使给我介绍一下皖双子……

皖北篇
殷墨宣『皖北,私设简称为“淮”』
字少儒,呢称小白、阿淮,外号痴汉宣
性别:男
身高:172cm
        墨色短发,中分,瞳色为深棕色。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曹操古运兵道』,左耳戴有耳钉『寿/县古城』。肤色为小麦色,左腰(?)处有个箭(?)伤『淮/海战役』,右边大腿上有个弹痕『淮南万人坑』。
        平日里大多时候都穿军装,只有在家里和假期的时候才会穿便服。穿便服时一般都是上身着白色t恤,下身穿黑色牛仔裤,外面再套一件风衣。
        在军事上很有天赋,每一次发生战争都会冲在最前面,所以经常受伤,受伤的次数多了,就养成了随身带绷带和药品的习惯。
         讨厌战争,但从不畏惧战争。极其讨厌内战,尤其是南北双方开战,因为几乎每次南北内战,他和苏归夏『苏北,私设简称为“江”』家都会沦为战场。
        不过,时不时发生的战争也让殷墨宣练出了一身好武艺。他的武器是把名为“折云”的长戟。
        是个乐天派,无论遇到什么,都保持乐观向上的态度。意外的是个好脾气,就算把他惹怒了也没关系,因为他过会儿就会把自己为什么生气的原因给忘掉。
          极为耿直,脑子一根筋,不通晓人情故。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从来都是实话实说,想到啥说啥,但往往能直插要害。末了,他还一脸诚恳的看着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啥。
        念旧,家里有很多保存完好的古建筑。每次都会因为舍不得丢掉旧物品来坑空间,而放弃买新物品的想法。每次大扫除的时候都会纠结要丢什么东西,结果最后还是一股脑的都留了下来。
         弟弟痴汉,认为自家弟弟殷墨徽『皖南』是世界上最棒的,觉得大家都羡慕嫉妒恨自己有这样一个聪明伶俐,乖巧听话……(此处省略一万字)的弟弟。无条件支持着弟弟的一切行动,认为弟弟说的话都对弟弟说的都是真理。总把殷墨徽『皖南』当小孩,觉得弟弟一直都是当年那个人畜无害,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下意思的忘记了殷墨徽『皖南』早就长成了一个芝麻馅的汤圆,早就可以反过来保护他,哪里还需要他的保护。【个人喜好设定】
         会酿酒也会喝酒,但酒量一般。时常拉着殷墨徽『皖南』一边喝酒一边谈人生,谈理想,谈诗歌赋词……。喝醉了就会拉着人讲自己的丰功伟绩和自家宝贝弟弟。
         大概是因为小时候被水淹过的缘故,殷墨宣极度怕水,是个十足十的旱鸭子。王耀几次让林晋安等人教殷墨宣游泳,但最后都没能成功,这实在不能怪林晋安他们教的不尽心,实在是因为殷墨宣的自身原因。这货一到水里就浑身僵硬的跟木头似的,直直的往下沉,连挣扎都不带挣扎。
·
刀枪在他身上留下斑斑伤痕,却无法令他后退半步。
“如果我倒下了,阿徽就会被他们给欺负的。所以我不会倒下,也不能倒下。”

皖南篇
殷墨徽(皖南)
字少皖,呢称小灰灰,阿皖等
性别:男
身高:175cm
        暖棕色的短发,中分,发质柔软,微卷。瞳色为琥珀色,患有轻微近视,所以鼻梁下架了一架金丝眼镜『西递宏村』。
         长得和双生哥哥殷墨宣有七分像,但肤色比哥哥白的多。常年穿着一件竹色的直裾深衣,腰上系着蹀躞带。腰两侧的佩玉都挂在蹀躞带上『左边佩玉代表黄山,右边佩玉代表天柱山』,蹀躞带上还挂着两把笔,一把是写字用的毛笔,一把是暗器——判官笔。
         表面上看来是个阳光开朗、朝气蓬勃的孩子,但实际上心思缜密,有些小腹黑。如果有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的走。不过不管怎样,在哥哥殷墨宣面前,他永远都是乖巧懂事,开朗活泼的二十四孝好弟弟。
        有些小透明属性,讨厌麻烦事,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私事,也不想管别人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不会刻意去追求第一名什么的,抱着一种“和大家差不多就可以”的心态。
         擅长丹青,以前没有照相机的时候,殷墨徽时常充当画师给家人画画像,因此家里的相册(与其说是相册,不如说是画册)已经储存了满满一个屋子。殷墨徽还写的一手好字,家里的春联基本都是他写的。
         小时候身体不怎么好,一直被哥哥保护的严严实实的,直到长大了些,身体好了些,才被哥哥殷墨宣允许出门游玩,结果意外的发现自己有几份经商的天赋,于是殷墨徽遍开始了走南闯北做生意的生活。大概是因为运动量的增加,殷墨徽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
         医术不错。因为幼年的时候时常生病的缘故,殷墨徽曾跟着哥哥家的华佗先生学过一段时间的医术,后来跟是久病成良医,对付一般的疾病是没有问题的,家里也种了很多中草药呢!
         十分喜欢读书。即使是在走南闯北的那段时间里,也不曾放下过书籍,因而有了“儒商”的美称。
         会唱戏,不过从来不会轻易开口,一般情况下只有喝醉了和在某些人面前,才会开口来上那么一、两段。
         酒量一般,喝醉了会盯着人看,听话的不得了,叫他干啥就干啥,但第二天醒来却完全没有印象。
         比起酒,殷墨徽更喜欢喝茶。一般情况下,每天下午都会空出一个品茶的时间,自己家里也种了很多好茶。
        虽说烟雨江南,但殷墨徽一点儿也不喜欢下雨天,他不喜欢那种压抑的气氛。他喜欢晴天,喜欢金灿灿的阳光。
·
悠闲自在,怡然自得,宛若水墨画里走出的公子。轻轻一笑,便温暖了整个世间。
“阳光下的江南是什么样的呢?温暖的阳光静静的洒在黑瓦白墙,美得让人只能感慨一声,岁月静好。”

田园与牧歌

皖北乡间的果实

       从皖北乡间带回一些果子,苹果和梨是果园里的猕猴桃是长在农家院落里的,柿子是乡村土路旁的。
       皖北最北的地方也算北方,这季节路旁的柿子树,不论家生的还是野生的枝头都挂了橙黄色的柿子,北方的柿树和南方的橘树是对应的,它们在秋天的原野上呈现出相同的颜色。北方与南方还是不同的,此地比较江南来说是北方,大风起兮云飞扬,其实是沙土飞扬。


 这次领教了黄口镇的飞扬的沙土。一阵风吹来,或一辆车开过,风沙弥漫。慌忙地翻找口罩。不做这个物联...

       从皖北乡间带回一些果子,苹果和梨是果园里的猕猴桃是长在农家院落里的,柿子是乡村土路旁的。
       皖北最北的地方也算北方,这季节路旁的柿子树,不论家生的还是野生的枝头都挂了橙黄色的柿子,北方的柿树和南方的橘树是对应的,它们在秋天的原野上呈现出相同的颜色。北方与南方还是不同的,此地比较江南来说是北方,大风起兮云飞扬,其实是沙土飞扬。


 这次领教了黄口镇的飞扬的沙土。一阵风吹来,或一辆车开过,风沙弥漫。慌忙地翻找口罩。不做这个物联模型,再也不会到这里来。时钟倒拨四十年这皖北最北的地方会是啥样?时间真是可怕。再过一个月就是当年下乡的季节,那时十八岁。去的是条件比较好的离南京一江之隔的江浦乡下,但是没有此刻眼前的皖北最北的乡下好,但是当年看到的是曾经富裕过的乡村痕迹,而此刻眼前看到的是曾经贫穷的痕迹,沿途未见有皖南徽派建筑的村庄。

站在一个乡村小超市门口等李先生的车。从宿州市到黄口镇三十几元车费。县级公路大巴车车费很便宜,三十几元钱开了两个多小时。这里已离城市很远。大约等了四十分钟李先生夫妇的车才到。这是一个灰沙中眼前景物显得不整的乡镇,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等车的时间里我感到强烈的孤独,但是有一个信念支持我:必须亲眼看到应用终端的实际情况(全部数据),这才是应用端的真正可靠的信息。李先生是朋友的朋友的战友。


上了李先生夫妇的车,车开向离城市更远的乡村腹地,渐渐看到了果园,道路的两旁都是村民们的果园。在没有汽车的年代,赶着毛驴车或牛车到集镇赶集。从车站交通地图上看:最近的城市是徐州。第二天早上我乘坐县级公路大巴到徐州行程三个半小时。没有当地人的带领,没有详细的卫星导航地图,一个外地人徒步进入这个地区,没有县级公路的大巴车,回到城市是有难度的。


车到李先生家已是傍晚,李先生问我:到果园去吗?我说:去。因为之前我在微信上对李先生说,我的时间有限,拍了照片就回。原来准备当天来回。李先生说,回不去。确实是这样的情况:一天来回是不可能的。


李先生开农用电瓶三轮小卡车带我进入果园。这才是真正的乡间土路,地上有很深的车辙印,站在车上眼前是望不到边的果园。路边有柿树,在果园里柿树是另类,但它奉献的果实在秋天的原野上十分耀眼夺目。梨树上的砀山梨已不多了,苹果在枝头还未红透,善义果园的苹果是不用催红素的自然红,要等到下霜之后才能采摘。果园里的小气候是湿润的,果树间的土壤是柔软的,绿草茵茵,还有菌类生长。李先生说:在皖北最北适合果树生长的也就这片区域生长汁甜汁多肉细核小的梨和苹果。(圖文/王心麗)



吕德生
  1. 《船屋》(4K纸,2010年)涡河是我家乡的母亲河,从对江南水乡的向往,到“发现”涡河里的渔民生活,宁静,家,未来,纠葛,矛盾······
  2. 《断墙青藤》(4K纸,2010年)这是我爷爷奶奶住过的土房子,拆下后只剩一堵败墙,经过风吹雨淋,墙面上有很多的肌理,像山川、像河流、像醉汉,像诗人月下,像无数诡奇有趣的象,像不知所云,像万象,是自然、岁月留下的沧桑痕迹。墙头墙身爬了几根青藤,是瓜榴,不多,这翠翠的青色缠绕在斑驳的老墙上······
  3. 《芳草萋萋》(4K纸,2010年)
  4. 《房屋》(4K纸,2010年)
  5. 《芦苇》(4K纸,2009年)
  6. 《暮船》(4K纸,2010年)
  7. 《红砖绿藤》(4K纸,2010年)
  8. 《秋渡》4K纸,2010年)
  9. 《秋田》(4K纸,2010年)深秋的田野有些荒凉,烧焦的庄稼,几根电线杆,灰蒙蒙的小树木,但是幸好还有一些绿色的小麦田。
  10. 《雪村》(4K纸,2009年)那年雪下得很大,刚巧是大年初一,村子里的风俗是到每家每户跑去拜年。途中雪飘个不停,快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水塘,岸上白茫茫一片,平时这水塘的水很浅,现在冰面就就很小,冰面呈深灰颜色,上面还露出几个树枝,顿时感觉广阔无边的白色就抱着一块小灰色。而且冰的形状就像大写意的一笔挥毫,当时就回家拿了速写本,再回家用水粉画了这记忆,很快,画面没有深入,但是我挺喜欢这张小稿。

在家乡写生的水粉风景

在家乡写生的水粉风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