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盖布

4905浏览    19参与
红兴二锅头
猎人只身前来,持枪藏于黑暗。小...

猎人只身前来,持枪藏于黑暗。小鹿被推搡着跌进猎人的陷阱,囿于猎人的枪口。


[他就在这里]

[谁?]

[想要杀我的人]

[想杀你的人是谁?]

[我自己]


猎人只身前来,持枪藏于黑暗。小鹿被推搡着跌进猎人的陷阱,囿于猎人的枪口。


[他就在这里]

[谁?]

[想要杀我的人]

[想杀你的人是谁?]

[我自己]


红兴二锅头
这个镜头真的很涩,以至于我曾跟...

这个镜头真的很涩,以至于我曾跟朋友看图说话

盖布这很明显是对boss以身色诱,准备在对方精♂神♂放♂松时干掉他,正被人按在办公桌上这样那样下一刻就要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不敢发在微博,保留我最后一点形象底线


这个镜头真的很涩,以至于我曾跟朋友看图说话

盖布这很明显是对boss以身色诱,准备在对方精♂神♂放♂松时干掉他,正被人按在办公桌上这样那样下一刻就要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不敢发在微博,保留我最后一点形象底线



心幻

【埃及神话私设OC】没品表情包系列

P1:男人带娃·JPG

P2:奥西里斯本色出演

P3:当还是小孩的赛特作死拔了爸爸脑袋上大ne的毛

【埃及神话私设OC】没品表情包系列

P1:男人带娃·JPG

P2:奥西里斯本色出演

P3:当还是小孩的赛特作死拔了爸爸脑袋上大ne的毛

凌安(原ID暮停)

九柱神系列:盖布

古埃及的大地之神,在神谱里通常是躺着的一位绿皮男神(什

头上会顶着一直巨大的肥鹅,古埃及人认为地震就是盖布在发笑。

慕停家的盖布呢,应该是系列里最阳光的男性神灵啦,头上的鹅为了美观我选择了羽毛代替。是炫妻狂魔(?但爱子民是真的,会为了子民甘愿当一个面瘫~


明天就是鹅的美女妻子:天空女神啦

九柱神系列:盖布

古埃及的大地之神,在神谱里通常是躺着的一位绿皮男神(什

头上会顶着一直巨大的肥鹅,古埃及人认为地震就是盖布在发笑。

慕停家的盖布呢,应该是系列里最阳光的男性神灵啦,头上的鹅为了美观我选择了羽毛代替。是炫妻狂魔(?但爱子民是真的,会为了子民甘愿当一个面瘫~



明天就是鹅的美女妻子:天空女神啦

是Ö云风
草草摸了一下脑洞´...

草草摸了一下脑洞´_>`


这谁受得了啊    ——盖亚

梦是一个好东西

草草摸了一下脑洞´_>`


这谁受得了啊    ——盖亚

梦是一个好东西

一只角的Amdusias

吞噬众星的牝豚与眠于地底的毒蛇所生所育的,天地的孩子——

ps.一个小小的错误……盖布这边的象形文字,鸭子和定符蛇的朝向不一致[悲伤]这里就不改了,本子成品里会修正

吞噬众星的牝豚与眠于地底的毒蛇所生所育的,天地的孩子——

ps.一个小小的错误……盖布这边的象形文字,鸭子和定符蛇的朝向不一致[悲伤]这里就不改了,本子成品里会修正

是Ö云风
!!有人提醒才发现战少了一个点...

!!有人提醒才发现战少了一个点,我添上去了…

对不起我就像个憨批(-ι_- )

!!有人提醒才发现战少了一个点,我添上去了…

对不起我就像个憨批(-ι_- )

酒醉竹迷

给朋友的生贺(盖布短篇)

#盖布短篇#

#私设ooc#

#给 @励湫 和自己的生贺(论同一天生日的好处)#

#清水车,屏蔽警告#

一、

  要说在这家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什么最耀眼,除了在台上唱歌的驻唱歌手,应该也就只有坐在吧台里看书,与之格格不入的首席调酒师了。

  这首席调酒师名叫布莱克,是一年前入职的这家酒吧,只短短一年便已坐上了首席调酒师的位置,可想而知技艺有多高超。至于外表,更是生的一副白皙的好皮囊,过腰的长发甚至让不少人误会他是个女人。只是每当有恶意的眼光靠近时,他的视线总是会从书上移开,给那人一记眼神的重击,而被视线接触的人大部分都仓皇逃走,不再去做纠缠。

  当然,虽然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这独具一格的个性再加上长得俊俏...

#盖布短篇#

#私设ooc#

#给 @励湫 和自己的生贺(论同一天生日的好处)#

#清水车,屏蔽警告#

一、

  要说在这家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什么最耀眼,除了在台上唱歌的驻唱歌手,应该也就只有坐在吧台里看书,与之格格不入的首席调酒师了。

  这首席调酒师名叫布莱克,是一年前入职的这家酒吧,只短短一年便已坐上了首席调酒师的位置,可想而知技艺有多高超。至于外表,更是生的一副白皙的好皮囊,过腰的长发甚至让不少人误会他是个女人。只是每当有恶意的眼光靠近时,他的视线总是会从书上移开,给那人一记眼神的重击,而被视线接触的人大部分都仓皇逃走,不再去做纠缠。

  当然,虽然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这独具一格的个性再加上长得俊俏,倒是为他平白无故的增加了很多的人气,天知道多少女人和男人都曾为他所着迷——要知道,这在酒吧里,是常事。

  只是,这一切都被坐在不远处的盖亚看在眼里。盖亚是前不久刚来到这家酒吧的,只刚进来的第一眼就被布莱克吸引了注意。他只是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喝着酒,再三确定了这人的身份后,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嘛,躲了这么久,终于被我找到了呢……

二、

  其实从盖亚进来的那一刻,布莱克就已经注意到了他。这并不怪他,只能说,盖亚的装束太符合他惯有的张扬且桀骜不驯的风格,使他迫不得已意识到了那人的存在:盖亚上身贴身的是一件黑色的T恤,胸前是一个骷髅的标志,T恤的外面套着一件暗红色的中款夹克,口袋处的一些朋克风装饰使他有种摇滚的气质。下身长款破洞的深蓝色牛仔裤与纯黑的帆布鞋搭配,倒也不显得突兀。更何况是他额前天生长出的,却像是染了发的红色刘海,放荡不羁的气质被完完全全的显露了出来。

  嗯,这家伙果然还是追来了。布莱克低下头,仍旧看着手里的书,没有起身的问候,也没有仓皇的逃离,只假装不曾见过的陌生,和未曾察觉的疏远。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一切的纷争,都与他无关了。

  余光瞥过吧台上的时钟,手里的书悄然翻页。

  已经是快要下班的时间了,希望不会有意想不到的相遇就是了。

三、

  当表盘上时针与分针快要指向午夜与凌晨的分界线以前,酒吧里的人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剩下的,也不过就是些酒吧的服务生在打扫着卫生。而盖亚与布莱克谁也没有先走,谁也没有说话。

  “先生,我们酒吧已经打烊了,您应该离开了。”

  服务生毕恭毕敬的请着这位来路不明的客人离开,而盖亚并不领情,视线示意了一下吧台里看书的那人,

  “我是来找他的。”

  “那真是抱歉了,先生,我们的调酒师轻易的不见外人。”

  无奈的服务生只是勾起赔笑的嘴角,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吧台里,“要不,您单独约他?”

  许是不愿让服务生为难,盖亚拿起身旁脱下的外套,利落的搭在肩膀上,拿着手里只喝了一半的酒出了酒吧的大门。

  他还真不信,还有他盖亚等不到的人……他背靠在酒吧门口的墙壁上,又是一口烈酒入喉,心却早已飘到了酒吧内那人的身上。

  他如果当真要赶自己走,自己还偏就不走了。不就是多等一会儿嘛,他盖亚等得起。

四、

  手里的书不知何时已然合上,原本那人坐过的位置此刻已经空无一人。略微庆幸又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布莱克放下手中的书本,拿起一旁的钥匙,然后利索的套上暗紫色的风衣,打算关门回家。

  他清楚盖亚的性格,他本以为盖亚会像之前一样,不留下便闹事,只是他没有想到,昔日里霸道的“战神”,此刻正靠在门口的墙上,晃了晃手里的空瓶子,确定喝完后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好一副颓废的模样。

  那人醉酒与自己无关的,不是吗?布莱克把酒吧的大门锁上,往自己家走去。只是在他进门后刚打算锁上门,右手手腕就毫无征兆的被尾随自己的人抓住,然后扯到客厅按到了沙发上。

  “喂,你……”“别说话……”盖亚把脸埋在布莱克的脖颈处,像撒娇的孩子般轻蹭,引得布莱克轻微的缩了缩脖子。另只没被压制的手用力推了推那人的胸膛,却怎么也没有推动。

  “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你怎么忍心抛下大家,自己偷偷摸摸的离开……”

  “对于威斯克,大家都没有怪过你……”

  “你知道吗,大家都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

  盖亚低声说着,声带的震动使布莱克脖子有些发痒。但他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扭开头,头发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

  说什么?怎么说?说自己是良心有愧,不得不离开?还是说自己只是怕其他人抓住他的把柄,然后威胁他?

  一切似乎不是那么重要,可确确实实又那么重要。但布莱克并不打算组织语言进行解释——解释是最无用的东西。

  醉酒的盖亚伸出手,轻抚那人微张的浅色薄情的唇,

  嗯,和记忆里一样柔软。

五、

  散落一地的没来得及褪下的外套诉说着此刻做的事情是怎样的疯狂,盖亚轻抚布莱克有些泛红的耳垂,眼眸里的清明在醉酒后的陶醉之中一闪而过,以至于布莱克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眼花了。

  怎么可能眼花呢?毕竟也是接受过同等训练的人,要知道,相比较盖亚,他这个前军师的洞察力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谁都没有戳破这微妙的情况——人活那么透彻,从来不是好事。更何况是面对曾经的爱人呢?

  湿润的蓝色眼眸之中映照出的是身上人如火般热烈的红色,微红的眼眶下意识的用左手臂遮住,却被盖亚抓起,在手背处落下一吻。而克制不住的声音则被盖亚以吻代之。

  不要担心,已经过了夏天,夜只会变得越来越长呢……看着天边泛出的鱼肚白,盖亚轻轻拨开那人沾湿了的遮住脸庞的鬓发,在那人浅色双唇落上蜻蜓点水的一吻。

  失而复得的宝物,又怎么会甘心的把他拱手让人呢?

  所以啊,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

来自于不会开车的人的强制开车,所以我为什么要接这个cp的梗啊嘤嘤嘤???


血色蓝月(ddl中)

信任(短篇,一发完结)

盖亚X布莱克

原著向

————————————————————

人们提起战神盖亚,总是带着崇高的敬意和奇妙的幻想。想着他的眼神如何冷酷,速度如何顷刻间跨越好几个星球,又如何把赫尔卡星的山夷为峡谷,他是可以毁天灭地的孤傲战神。

对于这点,和他相识多年的雷伊表示,孤傲属于他哥瑞尔斯,盖亚此人,看着像个人似的,其实不然。战神不假,也不像传得那么玄乎,然而他也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地方。他绝就绝在,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抽风,而抽起风来,是个让缪斯想一鞭子抽回去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传说,副队长大人也做出了解释:大多数人只是受到了战神联盟的帮助而从未深入了解战神们,只好凭借自...

盖亚X布莱克

原著向

————————————————————

人们提起战神盖亚,总是带着崇高的敬意和奇妙的幻想。想着他的眼神如何冷酷,速度如何顷刻间跨越好几个星球,又如何把赫尔卡星的山夷为峡谷,他是可以毁天灭地的孤傲战神。

对于这点,和他相识多年的雷伊表示,孤傲属于他哥瑞尔斯,盖亚此人,看着像个人似的,其实不然。战神不假,也不像传得那么玄乎,然而他也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地方。他绝就绝在,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抽风,而抽起风来,是个让缪斯想一鞭子抽回去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传说,副队长大人也做出了解释:大多数人只是受到了战神联盟的帮助而从未深入了解战神们,只好凭借自己了解的一角来进行想象,而人们对传说级的人物总是充满自己美好的幻想的,不允许有任何的有损形象的特点出现。就像他们不知道收买大地之神就是几包糖的事或是打败雷神只要晚上放几只鬼一样的人出去就可以了。

而此时毁天灭地的战神大人因毁坏公物被队长大人嫌弃以及以他太闲为由遣到了克洛斯星公办。而与他同行正是副队长布莱克。

对于布莱克,盖亚很嫌弃。

在宇宙的传言中,战神联盟不但个个是绝顶高手,他们之间的情谊也十分令人羡慕,团结是联盟的标志和倚仗,每个人之间的情义都比天高。

然而传言是劳苦大众无聊时臆想出来的产物,就像盖亚孤傲的形象一样,信了就有鬼。

整个战联的人都知道,盖亚和布莱克关系不好。

盖亚承认,他当初接受雷伊的请求加入联盟有看中布莱克的因素在,这是个强者,而不断变强的战神不会放过强者。只是这个布莱克的性格实在是有些让人讨厌。一副冷冰冰谁也不理的样子,盖亚甚至觉得,孤傲这个词应该用在他身上。

所以当雷伊把布莱克分给自己一起出任务的时候,盖亚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那边的布莱克正黑着脸,不,应该是他一直黑着脸,显然是对盖亚这个搭档也十分不满意。

雷伊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布莱克赶在盖亚前嘲讽般留下一句:“别拖我后腿。”便不再理他,直行而去。

克洛斯星在印象里应该是一个生机盎然的星球,繁衍着大量皮皮鸟,蕴藏大量草系珍惜道具。只是一眼望去竟有几分当初赫尔卡星的感觉。

克洛斯星的守护神波克尔解释前段日子海盗侵袭偷走了克洛斯星云之高地的核心能源,导致了克洛斯星衰败的现象。

布莱克要去克洛斯星的云之高地查看情况,盖亚么,留在皮皮家小木屋养伤。

盖亚是一路骂着一路飞奔赶来,看到布莱克站在青青草地上刚要发泄这一路的怒火,忽地发现局势有些剑拔弩张。

皮皮们都做好战斗架势,守护精灵波克尔首先发起进攻。

虽然盖亚觉得自己不喜欢布莱克以及布莱克很让人不爽,但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其他人欺负自己的伙伴,这是他多年来的处事方法以及作为战联指挥官的职责所在。

波克尔有几斤几两布莱克看得出来,他绝对不是盖亚的对手,盖亚作为战斗大师自然也知道此鸟的战斗能力有多少。所以一招一式接得十分轻松以及顺手,更是不知道躲闪为何物。

当一个人明知不敌还要自信满满地战斗的时候,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这个人是个不要命的战斗疯子,二是他有别的必胜的把握。

盖亚属于第一种,波克尔当然不属于。

所以当对方使出同生共死的时候盖亚整个人是懵的。

失策啊真是失策,坐在小木屋调息养伤的盖亚如实想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自己不能完全地了解敌方实力才导致这次失败,真是有违他战斗大师的名声。

布莱克见此情景自然也静不下去了,随即表现出自己远强于对方以及自己的速度不会被他击中,这回轮到波克尔懵了。

良久,波克尔挤出一句话:“你们是谁?”

盖亚有点崩溃,搞了半天布莱克没自报过姓名吗?难怪人家打你。

布莱克也是崩溃的,但多年养成的面不改色的习惯让他知道礼貌还是要有,还是平静地说:“我们是战神联盟的人,他是盖亚,我是布莱克。”

波克尔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像见到救星一样急忙上前赔礼,什么前段日子海盗侵袭我们怕再遇到坏人云云。

这倒也没什么不对,守卫该是严点的,可是我说我是战联的你上来就打是怎么个情况?

布莱克尽力表现出自己一点也不生气以及赶紧转移话题:“克洛斯星怎么荒废得如此了?贵星球的事情宇宙早有耳闻,我们队长也听说了此事派我们来查明真相。”不管内心多么气愤,自己平时多么不愿与人交流,作为外交人员,基本素养布莱克还是遵守的。

其实克洛斯星虽然很原生态但是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机关和阵法十分厉害,这就是皮皮们虽然弱小但是能在宇宙中安全生存的原因,想一想也知道云之高地应该是不好闯,只要克洛斯星人不愿意。

波克尔解释这是因为海盗们假扮战神联盟来进行外交,畏惧战神们的实力和威望答应他们的请求带他们前往云之高地。哪知他们竟然偷走核心能源。

这好像没什么问题。

“冒充我们?”盖亚很恼火,“什么人这么大胆,敢······”

“确实放肆,”这边是布莱克,气得牙咯吱咯吱得咬,随手一扬打碎一块大石,“我们战神联盟岂是这些人能冒充的?他们冒充的谁?”

许久,波克尔颤颤巍巍地说:“就是两位。”

盖亚一直都是懵的,不论是和波克尔的战斗,还是对布莱克的反应。

原来布莱克这么讨厌被人冒充的吗?

今天的事情信息量实在有点大,盖亚静下来好好屡了一下思路,冷静下来的他不比战联的任何一位差。

布莱克今天跟着几个白衣白袍的小子们去云之高地了,据说海盗们虽然盗走了能源却被困在里面出不来,翼族的人真的天生也好,后天也好总是和白色挂边。布莱克在那里扎堆尤其显眼。

波克尔要预防海盗突袭要留在下面,盖亚有点心累,不单单是布莱克走时刻意叮嘱他:小心。

忽地几根羽毛飞进,盖亚利落地躲开,翻身下床,话语中不再有温情,或许释放出了传说中孤傲的一面:“你为什么这么做?”

来的是波克尔。

“为什么?因为我弱啊。”波克尔的语调也不再和善,“你们这些强者怎么会懂?嗯?”

随后盖亚从他颠三倒四的话中听出了大概:简单来说就是皮皮一族包括他太弱了,他弱够了,海盗迪恩答应他只有交出克洛斯星核心能源就给他力量。之后盗取能源很顺利,只是云之高地失去了能源会本能反应般地弹出最后的机关。这古老的机关波克尔也没办法。迪恩出不来,能源在高地途中机关就会启动,扔下他凭借波克尔可以出去,只是他又舍不得扔。核心能源不在正地方整个星球生命力会慢慢消散。到时候也包括这个本能般的机关,迪恩可以等。只是等来了战神联盟。波克尔想杀人灭口怎奈不是对手。只得分散二人引布莱克去云之高地的机关。捉拿也好,借他破了机关也好反正杀不死他也总能要他半条命。

盖亚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冷冷地打断了他说话:“你知道你为什么是弱者吗?”

波克尔一下子被问愣住了。

“因为你蠢。”

迪恩正坐在机关旁悠闲地等着布莱克。

之前波克尔飞鸟传书说战神联盟突然赶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已经解决了其中一个想把另一个引过来。

迪恩不指望战神联盟能帮他破了这个古老的机关阵法,只是想着能在这里弄死一两个战神联盟成员也不错。

以及那个弱小的鸟如何解决的战联成员迪恩还真好奇。

白衣白袍的守护神来到迪恩面前,迪恩记得这是这个克洛斯星的高级精灵,穿的很热。

云顶就是风大,竟拂落了精灵的帽子,迪恩清楚的看到这个精灵有着不同于往日他见到的精灵的黑发。翼族的人毛发都是白色的。

迪恩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精灵一脚踹进了阵里。

阵由迪恩身上携带的能源引动,迪恩出不去,一时情急像上次那样扔出能源熄灭阵法再出来。如果路程短的话他可以考虑扔到高地下面去。

可是这次有个意料之外的人在守着,没错,乔装混进去的布莱克。

布莱克接住能源随手摁开了阵法的开关。

迪恩虽然气可被阵法缠住脱不了身,更气了。

本来平时有波克尔再,这些阵法不会难为迪恩,只是今天这只老鸟不知道到哪去了。

布莱克轻笑几声,拿起能源转身前往高度深处。

老鸟这边本来计划的很好,外头海盗攻进来,自己用同生共死技能拼个残血,他知道盖亚现在同他相当,要不了他的命,到时候作为一个飞行系飞上去然后让人群殴他那个战五渣就可以了。

然而他终究是想简单了。

盖亚恢复能力虽然一流,可短时间内也于事无补,战斗力与波克尔相当。

所以当波克尔被盖亚打翻在地时他是不能相信的。他呜咽着:“终究还是太弱了。”盖亚看着他叹了口气。

盖亚是战联的指挥官,同时是战斗大师,掌握多种战斗技巧,在实力相同的情况下取胜并非难事。

这点布莱克也知道,所以他放心把战斗力大减的盖亚留在高地之下对付波克尔。

这取决于他对伙伴的信任。

盖亚此人,哪怕会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荒唐事,可当他安静下来,布莱克也要承认,他很聪明。

他相信有些东西盖亚看得出来,有些人盖亚打得过。

他正疾步赶往核心能源所安置的地方。

自认的战五渣盖亚此时正在外头抵抗海盗,以他原本的能力这并非难事,只是,盖亚不得不承认,这老鸟真的很弱。

不知何时,这个岛上的花草树木重新有了生机,又不知何时,布莱克赶到了盖亚面前,随手一个邪灵击刷图般清了海盗。

岛上恢复生机,迪恩不知如何。

盖亚终是怕老鸟越弱越变态,把他打回了精元重新孵化。

布莱克上前拍拍盖亚的肩膀,难得有了笑颜:“这次我们任务完成得不错。”

在做

#带你涨姿势#
沙发巾盖布在铺的时候需要注意边角缝隙的处理,只要把多余的部分塞进缝隙里就行了,既美观又能固定哦

#带你涨姿势#
沙发巾盖布在铺的时候需要注意边角缝隙的处理,只要把多余的部分塞进缝隙里就行了,既美观又能固定哦

在做

#买家晒图#
接受定制,48h发货。

#买家晒图#
接受定制,48h发货。

丁丑🌵(阿土哥哥)

自制 大概就是一大堆最萌身高差和一大堆恩爱正在袭来。李砸好受,想推倒。。。。真的好受嗷嗷嗷。。。

自制 大概就是一大堆最萌身高差和一大堆恩爱正在袭来。李砸好受,想推倒。。。。真的好受嗷嗷嗷。。。

丁丑🌵(阿土哥哥)

我李的水仙就是好吃,咩哈哈哈哈

我李的水仙就是好吃,咩哈哈哈哈

老街散步

#李連杰角色水仙#【宅特幼兒園】[二十一]CP:羅格/古華辛

#Ku/Rogue#

#李連杰角色水仙#


【宅特幼兒園】


CP:羅格/古華辛,小孩的CP自己感受一下(喂


上一章:http://armstrongrabbit.lofter.com/post/35fcce_7cc2800

作者:易君


[二十一]


  轉眼間就來到了春遊的日子。

  對小朋友來說,春遊可是一年裡最期待的活動,畢竟以他們的年齡,可以在沒有爸爸媽媽的管束下,離開幼兒園跟好朋友們到外面去玩的機會可沒有多少。

  但對老師來說,那卻是如臨大敵的日子,畢竟帶著這群小奶狗小奶貓一樣的孩子外出,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後果可是可以很嚴重的。

  今次春遊...

#Ku/Rogue#

#李連杰角色水仙#


【宅特幼兒園】


CP:羅格/古華辛,小孩的CP自己感受一下(喂


上一章:http://armstrongrabbit.lofter.com/post/35fcce_7cc2800

作者:易君


[二十一]


  轉眼間就來到了春遊的日子。

  對小朋友來說,春遊可是一年裡最期待的活動,畢竟以他們的年齡,可以在沒有爸爸媽媽的管束下,離開幼兒園跟好朋友們到外面去玩的機會可沒有多少。

  但對老師來說,那卻是如臨大敵的日子,畢竟帶著這群小奶狗小奶貓一樣的孩子外出,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後果可是可以很嚴重的。

  今次春遊的地點是動物園。

  一大早,小朋友就陸陸續續來到了幼兒園準備出發,霍元甲跟農勁蓀是最早到的,都還沒進校門,霍元甲就一臉興奮的說著待會會見到什麼動物,又在操場上即席耍了一套猴拳,表示要跟真.猴子們較量較量云云。

  其他孩子也接著到來,一個一個都興奮得很,就連最高冷的蘇也忍不住露出了滿懷期待的表情,在瀚說起待會要去餵小鹿的時候猛點了點頭。

  等大家都到齊之後,老師們就領著自己班的小孩上了車,直駛向了動物園。

  老師們跟孩子鄭重地說著規矩和集合時間,大家似乎再也按耐不住期待的心情,在心誠校長宣佈可以自由活動的那一刻,小孩們便三三兩兩的一哄而散,各自奔去看自己心愛的動物去了。

  一馬當先奔到猛獸區的是龍帝,霍元甲拉著農勁蓀緊隨其後,三個人本來還高高興興的看著老虎,負責在猛獸區看管孩子的楊倩兒老師正跟杰森老師說著他們守規矩呢,就不知道龍帝先說了點什麼,居然就跟霍元甲打起來了。

  兩人糾纏在一起,滾地葫蘆似的在地上扭打起來,杰森老師趕緊過去分開他們,然而兩個小傢伙實在打得太激烈了,一時也聽不進老師的話,杰森老師抱住了龍帝的腰想把他拉開來,誰知道,霍元甲一腳踢來,龍帝一避,那一腳就踢中了杰森老師的臉,而避開攻擊的龍帝,小小的頭往後一仰,也磕到了杰森老師的額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缺少了頭髮的保護,杰森老師可是痛得幾乎淚都出來了,他生氣地大喊一聲,倒也算是震住了現場,兩個小朋友停下了撕打的動作,一致扭頭看住了臉上額上各一個紅印的杰森老師。

  而楊倩兒老師在一旁安撫著慌哭了的農勁蓀之餘,自然也不忘關心一下杰森老師的傷勢。

  "我沒事,楊老師別擔心,"杰森老師回頭對楊倩兒老師微笑了一下,把頭轉回來就立即變臉,用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盯著左右手各揪著的兩個小朋友:"你們兩個,給我罰站去!"

  霍元甲還想要掙扎一下,卻還是被杰森老師冒火的雙眼盯得慫了下來,乖乖的跑到告示牌旁邊罰站去了。

  龍帝也跟著走到了告示牌的另一邊,一臉不憤又不能宣洩的模樣,嘴裡還低聲自言自語著,哪天等我統一天下了就把你發配邊彊之類的話。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了對方一眼,表情和眼神所表達的雖然大部份是剛才的帳尚未跟你算完的挑釁感,但似乎一種難以名狀的革命情誼亦悠然而生。

  另一方面,在草食動物區那邊就和諧多了,大象欄旁邊,看著大象吸水高興得又跳又叫的是方世玉,洪熙官抱著他那個叫文定的小娃娃在旁邊陪著,又給他們念介紹牌上的說明,方世玉一時興奮過了頭,攀到了那一米高的圍欄上,正巧大象的長鼻子一抽,方世玉騎在木欄上逃也逃不掉,就被噴了一頭一臉的水。

  而對面的松鼠籠旁邊,則有反戴著帽子,作休閒打扮的瀚,拉著還是一身炫酷打扮的蘇,為了追蹤著在樹上到處爬來爬去的松鼠家族而繞著籠子轉了又轉。

  從松鼠籠再過去一點,便是放養小鹿的大草地,鹿爸爸鹿媽媽還有小鹿就在草地上自由地走動著,有的休息,有的吃草,有的閒逛,也有不怕的人就跟著遊人走,或用頭去蹭他們。

  動物園有售賣一些專門製作的小鹿零食,可以給遊人餵小鹿之用,幼兒園早就給每位小朋友都準備好了一份,讓他們可以感受一下餵飼動物的感覺。

  丹尼跟正陽看完了小羊,便去找老師拿了他們的那兩份鹿食,然後一起來到了草地,鹿食看起來就像是餅乾,淡黃色,薄薄的,每人有十來片,小孩的手拿起來有點多,丹尼便把大半放進了帽T的口袋裡,只留下雙手各一個,走向了鹿群。

  鹿群大概是早就習慣被餵食了,一看他手上拿著餅,最近的那隻公鹿便走向了他,丹尼把拿餅的手伸出去,公鹿便急不及待地咬掉了餅。

  公鹿幾口就把餅吃掉了,丹尼開心地看著,又用手摸了摸牠的頭。

  不一會,丹尼那些餅便已經餵完了,正陽便二話不說把自己的那些都塞了到他手上。

  "你來餵吧,我看著就好。"正陽說。

  "但是,這是你的......"

  "我要保護你,沒空餵鹿。"看到正陽特別正經的說這話,丹尼笑了笑,便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謝謝正陽!"丹尼把正陽給的鹿食放進了口袋裡,便拉著臉上泛著紅暈的正陽,繼續往草地裡走。

  不一會,他們就來到了草地的另一頭,這裡遊人較少,鹿卻比較多,丹尼開心地走到鹿群中心,給大家餵著餅,有一頭特別小的鹿在那裡,丹尼就想給他餵,沒想到每次一伸手出去,其他大鹿就會湊過來搶,讓小鹿每次也沒有吃成。

  終於,就剩下最後一塊餅了,丹尼走開兩步,避開了另一頭已經餵過的公鹿,仍然是想要給最小的那隻鹿餵呢,一頭身型特別大的母鹿就走了過來,擠開了附近的幾頭鹿,伸頭想要把餅咬掉。

  "啊,不可以......要留給小孩子的!"丹尼這次可沒再妥協了,把拿餅的手收到了口袋裡,沒讓牠吃到。

  母鹿卻沒有放棄,反而把頭拱到了丹尼的口袋前,大概是嗅到食物的氣味吧,牠就在那裡一個勁兒的蹭著,甚至還隔著綿衣口袋舔了舔。

  丹尼慌張地護著口袋,往後退了兩步。

  "丹尼小心。"正陽把他又拉開了些,然後閃身擋了在他面前,把那頭母鹿跟他隔開來。

  沒想到,發現有餵食的鹿群們已經慢慢從四周步步進逼到他們身邊,不知不覺間就包圍了這兩個小不點。

  "正陽......"丹尼看看那些越來越近的大鹿,拉了拉正陽的衣擺。

  "丹尼,把餅給我,我引開牠們然後你趕緊逃走!"正陽一手把丹尼護在身後,一手往前伸出,以防鹿群走近。

  "會不會有危險的?"

  "沒事的,快!"

  丹尼看了看開始往他們身上蹭的鹿,心裡越來越慌,便趕緊把餅給了正陽。

  正陽舉起那塊淡黃色的餅,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兩步,把鹿群都引到了他身邊,然後便大喊一聲:"丹尼快跑!"

  丹尼點了點頭,便趕緊從兩頭鹿之間的空隙跑了開去,可是又不放心正陽,跑出沒幾步就又立即停了步,回頭喊他:"正陽!"

  "丹尼!我沒事的!你快去找老師!"

  "可是...可是..."丹尼看向被鹿群圍在中心的正陽,急得幾乎哭出來。

  丹尼看看四周,草地很空曠,附近都沒有老師在,眼看著正陽的小小身影快要被密集的鹿群完全遮住,丹尼咬了咬牙,就決定還是往鹿群方向奔回去。

  他一手護著頭,從兩頭鹿之間擠過去,另一隻手則伸向前,摸索著正陽的位置,終於,他碰到了正陽身上穿的襯衫,便趕緊抓了個緊,然後轉身,彎著腰低著頭,一個勁兒的拉著正陽往外跑。

  當兩人終於再也跑不動,停下來喘氣的時候,早已離開鹿群有幾十米距離了。

  正陽回頭去看,鹿群還在剛剛那位置,似乎沒有要追過來的打算,這才鬆了一口氣。

  "丹尼,你沒事吧?"正陽緩過來的第一件事是擔心丹尼,在丹尼肯定地點點頭表示沒事之後,正陽從懷裡掏出了雖然被捏碎了小半,但尚算是完好的那最後一塊餅。

  "吶,還給你,"正陽對丹尼笑了笑,拉起丹尼的手,把餅交到他手上。

  丹尼接過了餅,眨了眨眼,隨著正陽給他指的方向,才發現那隻一直沒吃到餅的小鹿似乎放棄了爭奪,已經從鹿群裡退了出來,正獨個兒在遠處吃著草呢。

  "快去吧,我幫你監視著,要是鹿群來了你就趕緊跑。"

  "嗯!"丹尼立即就明白了,他答應了一聲,便握緊了餅,悄悄地繞過了剛才的鹿群,來到了小鹿身邊。

  這次,丹尼終於成功把餅送到了小鹿的嘴邊了,看著小鹿愉快地吃著的樣子,丹尼也笑了,他摸了摸牠的頭,小鹿好像也知道感激似的,往他手上蹭了幾下。

  丹尼牽著正陽的手離開草地的時候,笑得可燦爛了,而正陽從剛才的驚險經歷裡定下心來,感受著手裡的溫度,再次堅持了自己要保護丹尼的決心。

  遠離陸地動物區的另一邊,建著一座極地動物館,也是很受孩子歡迎的一個景點,館前放著一頭1:1大小的北極熊模型,可是小孩的拍照熱點哩。

  小蝦班的陰陽,一向是幼兒園裡少數比較成熟的孩子之一,很少需要老師操心,也不參與其他孩子的惡作劇跟爭端,除了偶爾會說著要讓家長加零用錢之類的話以外,堪稱是一個完全不用老師費心的好孩子。

  

  然而,似乎就連陰陽這樣的孩子,來到了極地館都會被吸引,露出小孩特有的興奮神情,極地動物就是充滿著這麼奇妙的吸引力。

  在湊到了白熊模型前面,讓在附近當值的琪琪老師給他拍了張合照之後,陰陽就走進了極地館裡。

  極地館的第一部份就是白熊區,一個巨大的水池上架著幾道縱橫的橋,遊人可以在橋上走過,俯視池裡游泳或者是走到冰岸上休息的白熊。

  一頭白熊從橋下穿過,大家都靠到欄柵上往下看,陰陽也不例外,看著那白熊游到了岸邊再爬到了冰上,真是特別可愛,陰陽想著。

  不知怎的,陽的腦裡居然出現了家裡那個跟自己一樣被兩位爸爸收養的哥哥。

  岡納哥哥比陰陽大十歲,今年剛上高中,除了巴尼爸爸和聖誕爸爸,世界上最疼陰陽的人就是他了,有時他也會來接陰陽放學,總是會滿足陰陽的一切要求,比如買吃的,買好玩的,或者帶他去遊樂園,而且用的都是自己的零用錢,如此不心痛地為自己花零用錢,這點可是讓陽無比敬佩的。

  陽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看到北極熊就會想到岡納哥哥,但他也沒有細想,只是繼續抱著驚嘆的態度,走完了北極熊區。

  穿過一道兩邊玻璃後都養著北極狐的走廊後,陰陽來到了企鵝區。

  企鵝區的結構跟北極熊區大同小異,都是一個巨大的水池,四周有著冰岸,但遊人所站的地方就變成了一片玻璃地板,四周有著比成人高的落地玻璃,當企鵝游水的時候,感覺就像在腳邊游過似的,可是有趣極了。

  陰陽慢慢走著,那些企鵝或是游泳,或是站著休息,每一隻都圓圓的,沒想到游起泳來卻是那麼快,而且從水裡蹦出來跳到冰面上的時候,動作卻是俐落得嚇人,跟牠們在岸上一擺一擺著身體走路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走著走著,陽顧著看玻璃下的企鵝,一時沒注意,就撞了在一個人身上,陽趕緊說了聲對不起,就抬頭去看。

  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隻熟悉的北極熊--不,他的意思是,熟悉的岡納哥哥。

  "岡納哥哥?"

  "陽?"

  他們同時驚呼了一聲,你眼瞪我眼看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穿一身便服,還戴著藍色頭巾的岡納,把小小隻的陽抱起來,轉了轉圈,開心地笑了:"原來你春遊是來動物園嗎!"

  陽點了點頭,便問道:"那岡納哥哥怎麼會在?"

  "我來當義工呢,"岡納指了指一邊的角落,那裡有一個宣傳海洋保育的攤位,還有幾個高中生模樣的人站在那裡工作著:"陽喜歡企鵝嗎?"

  "嗯!"陰陽再次點頭,指了指剛剛從水裡蹦到岸上的一只企鵝:"牠們好可愛。"

  岡納也用力地一點頭,表示了同意:"小企鵝跟陽一樣可愛!"

  岡納抱著陰陽,就在企鵝區裡走了起來,又給陰陽介紹不同品種的企鵝,還看準了時間帶陰陽去看了飼養員餵食企鵝,終於,在同學的多番催促之下,再加上陰陽也說快要到集合時間了,岡納才總算不捨地放下了陰陽,結束了這場臨時的導賞之旅。

  "陽啊,我給你買個企鵝玩偶好不好?"岡納牽著陰陽的手,走到了極地館附設的紀念品店,拿起了一隻比手掌大一點的毛絨企鵝。

  陰陽沒有接過玩偶,他思考了一下,走到貨架前,那裡擺著幾種跟剛才的企鵝差不多大小的毛絨白熊,有些沒有飾物,也有些戴著頭巾,頭巾有紅的有藍的。

  "我可以要這個嗎?"陰陽拿起一隻戴著藍頭巾的白熊,向岡納問道。

  岡納眨了眨眼,把企鵝玩偶放回去,看了看陰陽:"我以為你更喜歡企鵝呢?"

  "我想要這個。"陰陽堅定地說道,雙手抱住了白熊玩偶。

  眼看著陰陽如此堅持的態度,岡納也沒有再多問下去,便帶著陽來到了收銀檯,給陽買下了這隻帶著藍頭巾的白熊,然後便趕緊回到了攤位去工作,也沒注意到白熊玩偶的頭巾跟自己頭上的顏色一樣。

  午飯在野餐區裡進行,小孩子以班分的圍成了小圈,坐在草地上享用幼兒園提供的三文治和果汁,而老師們則在旁邊看護著,野餐區的旁邊就是澳洲生物區,在琪琪老師跟古老師的那邊是袋鼠區,而羅格跟維多利亞老師這邊則是樹熊區。

  羅格安頓好自己班的孩子,才剛來到維多利亞老師身邊,眼角瞄到大籠裡抱著樹幹吃樹葉的樹熊,不知為什麼沒由來地就感到一陣惡寒。

  他定了定神,轉頭去看看,那不過就是一隻灰色的樹熊而已,實在是沒有什麼在意的理由,然而他就硬是覺得有點不對勁,總覺得好像在什麼地方被樹熊嚇過似的。

  終於,他皺了皺眉,跟維多利亞老師交代了一聲,便離開了原位,走到了袋鼠區那邊,跟琪琪老師調換了位置,站到了古老師身邊。

  這無聲無息的調位,卻被小富跟世玉等人全看在眼裡,然後幾個人小鬼大的孩子就交換了一個"你們一定也是在想我想的事"的微笑。

 

(待續)

  

 

下一章:http://armstrongrabbit.lofter.com/post/35fcce_8998ea2

也可直接到 易君主頁  http://armstrongrabbit.lofter.com 交替章節閱讀 


迟暮时分

【盖布×刘健】龙吻无声 【中】

很快就到了和泰叔约好拿虾片的日子,刘健一早便去了泰叔店。

泰叔也才刚开门,打着哈欠端了碗粥到桌上,一抬头就看到推门而入的刘健。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虾片,刘健会意,拿了虾片放下钱就打算走,却被泰叔叫住了。

“吃了饭再走吧。”刘健闻言转过身去,看见泰叔背对着他又拿了个碗,正在给他舀粥。“这天这么冷,你又起得早,还没吃早饭吧?”

刘健还有些犹豫,下意识瞥了一眼窗外,却看见自己就进门拿包虾片的功夫,外头已然飘起了雪花。

冬日里天黑得早亮得晚,刘健今儿出门早,现在才刚过了上午九点钟,轻飘飘的雪片让风吹得一路打着旋儿散在了暗沉的天色里,俨然一副越下越大的趋势。

泰叔端着粥也顺便跟着刘健的视线往屋外...

很快就到了和泰叔约好拿虾片的日子,刘健一早便去了泰叔店。

泰叔也才刚开门,打着哈欠端了碗粥到桌上,一抬头就看到推门而入的刘健。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虾片,刘健会意,拿了虾片放下钱就打算走,却被泰叔叫住了。

“吃了饭再走吧。”刘健闻言转过身去,看见泰叔背对着他又拿了个碗,正在给他舀粥。“这天这么冷,你又起得早,还没吃早饭吧?”

刘健还有些犹豫,下意识瞥了一眼窗外,却看见自己就进门拿包虾片的功夫,外头已然飘起了雪花。

冬日里天黑得早亮得晚,刘健今儿出门早,现在才刚过了上午九点钟,轻飘飘的雪片让风吹得一路打着旋儿散在了暗沉的天色里,俨然一副越下越大的趋势。

泰叔端着粥也顺便跟着刘健的视线往屋外看了看,“快吃吧,下大雪就别急着走了。”

刘健抿了抿嘴,轻声说道,“谢谢。”

泰叔把一碟切好的咸鸭蛋朝他那里推了推,问道,“这几日过得可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刘健点了点头,“一切照常,不劳您挂念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老人摇了摇头,喝起了热粥。


盖布半睡半醒地在床上呆了一宿,起身的时候刚好碰上这场雪下到最大,他摸到厨房,发现家里的面包都吃完了。他站在玻璃窗前犹豫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拿了钱包套上大衣出门杀去了附近的面包房。

拎着一袋面包从温暖的面包房走到外头的冰天雪地,盖布被冻得打了个哆嗦,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手面包一手手机在雪地里快步行走,“喂?”

“盖布,起床了没?”打电话的是他警局的同事小吴。

盖布笑笑,“出门买面包了。”

简单一番寒暄以后,小吴道出自己的来意,他们警局盯了一年多的贩毒团伙最近有了新突破——线人在辗转多方拿到了大毒枭的照片,很快就能传到警方手上。辛苦许久的大家打算搞个内部聚会犒劳犒劳自己,盖布虽然之前没有负责这个案子,但是其余人见他终日消沉,便打算喊他出来放松一下,省得把自己越闷越糟。

“明天么?”盖布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真不好意思,我明天约了医生。”

小吴大呼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了,盖布。”

谈话间盖布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把手机放在耳边侧首用肩膀夹住,空出一只手掏出钥匙开门,说道,“没事的,改天我回去了再请你们大伙吃饭,沾沾你们喜气。”

挂掉电话以后,盖布把手机放回兜里,把大衣挂回衣帽架上,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将刚才飘到脑袋上的雪花都清理干净,才坐到了餐桌前,上头摆的是面包牛奶,还有之前医生叮嘱过三餐后必服的药片。


第二天是周一,盖布准时来到了刘健的办公室。

这次的心理辅导十分顺利,刘健看着盖布的黑眼圈顺便提议了一项针灸服务。盖布自觉同刘健一见如故,便点了点头。

刘健起身,将盖布带到了自己办公室的隔间里,那里陈设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小床和一张凳子。盖布躺了下去,刘健坐在凳子上朝他微笑,“把眼睛闭上,好好睡一觉吧。”

盖布不疑有他,闭上了眼睛。刘健撩起白大褂的袖子,从手上造型别致的手镯上掏出一根针对准盖布颈侧插了下去。盖布只觉得一点轻微的刺痛过后,呼吸就变得缓慢悠长起来——他睡着了。


时间回到昨天,昨天在泰叔店里用完早饭,刘健帮忙收拾了碗筷,便夹着虾片告辞了。

冒着大雪开车回家以后,刘健一进屋便拆开了虾片包装袋,将蓝色的虾片悉数抖落到饭桌上,中间夹杂了一张被折了好几个对折的白色打印纸,分外刺眼。

刘健将包装袋扔到一旁,打开那张纸,仔细读了起来。上头密密麻麻的小字写的都是盖布的生平,从出生到念书,从工作到结婚,从过往到如今,无一不显示盖布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好警察,唯一的遗憾就是时运不济,车祸丧妻。

他紧紧抓着那张纸,拨通了桌上那架老式手机里唯一的一个号码,“小陈,盖布的事情我看了,你们确定没有遗漏吗?”刘健尽可能保持冷静的语调开口。

“我知道你等了很久,也急着还自己一个清白。”电话那端的陈泰铭安抚刘健,“但是敌暗我明,越着急就越是会打草惊蛇。”

刘健自己也知道这通电话打了也是无用功,但刘健还是不甘心,他背井离乡独自一人飘荡在异国,如今哪怕是看到一根稻草,他也要伸手抓一抓,万一就这么刚好呢……刘健颓然靠在家中椅背上的身影和他如今坐在盖布旁边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刘健,美国洛杉矶Eastner Psychiatric Clinic的合伙人兼主治医师,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同行间享有盛誉,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业界新星。然而在美国没有人知道,就是这样一副后起之秀有为青年架势的刘健,两年前在中国是个被判刑的杀人犯。

当时的刘健出了校园,正在医院里头实习。

那天正好轮到刘健值完夜班,和前来换班的同事交接完以后,刘健感觉有些疲惫,便打算去卫生间里洗把脸。才走到楼梯转角,突如其来的一掌夹杂着凌厉的劲风朝刘健袭来。

刘健一惊,便失了先机,被这一掌拍得有些头晕眼花,但本能还在。刘健的老家民风彪悍,不论男女老少都有些拳脚功夫傍身,虽然刘健外出求学后便很少动武,但这并不代表他荒废了自己的身手。

刘健下意识抬手擒住对方双臂,将对方往自己这个方向扯过来,趁他站立不稳的时候膝盖向上一顶,正中对方腹部。

刘健听到对面这人嘴里闷哼一声便知道自己这招奏效,连忙乘胜追击想将这人脸朝下压到地上绑住他双手然后交给院方处理。

但刘健没想到这人居然顺势朝自己这边靠过来,手臂一弯便一个肘击对准刘健脑门,刘健连忙侧身避开,却不料这一避碰到了对方宽大的袖管,那袖管湿漉漉的,还有些奇怪的味道。

刘健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那袖管上只怕是沾了氯仿。刘健一惊,正想避开,对方却不给刘健这个机会,把他压到了墙角。宽大的袖管死死压在了刘健的脸上,堵住他的口鼻。刘健看清了对方的脸,同时也被他死死制住,百般挣扎之后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血泊中,手里拿着一把刀,旁边躺着的是医院里一位姓孙的药剂师,他的身上多处刀伤,致命的一处,正是在胸口。

值班的护士听到办公室里有动静便循声走了过来,谁知道开门一看,就看到这一幕景象,一时间,尖叫划破夜空。


“匕首上只有你的指纹如何解释?”

“我当时一醒来匕首就在我手上。”

“你说有人和你在医院里动手,但你所指的地点是摄像头死角。”

“可是我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

“医院提供了被害人孙某和你先后走进凶案现场的录像。”

“那是凶手刚好背影和我相像!”

“我们查到你和被害人孙某在私下有来往。”

“这不可能!”

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李察德面无表情地看着刘健,“证据确凿,你无法抵赖。”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嫁祸,没有防备的刘健毫无招架之力。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张冰冷的判决书宣告刘健的杀人罪行,他被作为一个死刑犯关押在了看守所里。

刘健浑浑噩噩的坐在墙角,牢房的门被人推开,阴暗的屋子里总算有了一丝光线。

“刘健?”来人在他面前蹲下,刘健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直到他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无辜的。”

刘健抬起头来,盯着面前的青年。

“我叫陈泰铭,那天晚上在医院对你出手的那个人,叫做刘宇,是我们追查了很久的毒枭。”

被害的孙大夫表面上是医院的药剂师,但私底下他也为刘宇工作,替贩毒团伙制毒。

刘宇是流窜于国际的毒枭,他面目神秘行踪成谜,一般人只知道有个毒枭代号叫“THE ONE”,刘宇这个名字,是以陈泰铭为首的缉毒警察同他僵持了许久才得到的线索。数月前当他们顺着孙大夫这条线一路追查到刘宇的行踪时,刘宇趁势杀掉了他,并嫁祸给和自己身高体型都差不多的刘健。

“警方没查过我的背景么?我甚至连国门都没出国,怎么可能是国际大毒枭?”刘健的眼里慢慢有了光彩,他看着侃侃而谈的陈泰铭,低声质问道。

陈泰铭神色一暗,“这,就要说到负责你这起凶杀案的李察德了。”

李察德是刘宇埋在警方内部的一颗棋子,从刘宇动手嫁祸直到警车杀到医院逮捕刘健立案取证审问判刑一系列举动都节奏飞快,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我们曾经要求要和你对话,但是李察德那个败类,一直在想方设法阻拦我们。”陈泰铭恨声说道。

“那你现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刘健直起身子。

陈泰铭并没有正面回答刘健的问题,而是直直看着刘健的眼睛,“你想复仇吗?”

刘健缓慢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在陈泰铭给出的复仇蓝图里,刘健必须“死”,这是给李察德等人的一个障眼法,让他们以为事情已经尘埃落定,让逃往美国的刘宇放松对中国的警惕,好让陈泰铭能够借机铲除他在中国的残余势力。而刘健,则会被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作为一记暗棋安置在美国等候调遣,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见过刘宇还和他交过手的人。

“你愿意吗?”陈泰铭郑重问道。

如果你从此以后不再是自己,也不再属于自己,那么你愿意放弃过往的一切,以一个全然陌生的姿态度过余生吗?

“我愿意。”刘健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这一等,就是两年。


刘健看着盖布毫不设防的睡颜,皱起了眉头。

陈泰铭说盖布这长相只是凑巧的,但是刘健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没有那么简单。

刘健想,自己当初既然能因为身量相仿平白惹一出牢狱之灾,盖布和刘宇长得这么相像……就算这只是大海捞针的几率,他也不想放弃。

思及此处,刘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细细端详着床上的盖布,然后视线定格在了盖布突起的上衣口袋。他的手悄无声息地伸了进去,如今盖布正在昏睡,刘健这点小动作惊不醒他。

这是一瓶装在玻璃瓶里的白色小药丸,刘健记下了药名和所属药物公司,又倒出一粒装在自己裤兜里,借着才把它物归原主。

他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腕表上的分针看起了时间,等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刘健才伸手拔下了插在盖布颈侧的那根针。

盖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平静的梦,梦里没有车祸没有死亡,他就像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一直照到他心里去,由内而外的温暖。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入目便是刘健微笑的眉眼。

盖布从床上坐起,拿起一旁衣帽架上的外套穿上,回头跟刘健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刘健的表情空白了瞬间,下一刻弯起了嘴角。


送走了盖布以后,也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刘健又朝助手任性了一把,大衣一穿车钥匙一拿,头也不回就翘班早退了。

他一路驾车去了泰叔店里。

泰叔刚送走几个牌友,就看见刘健风尘仆仆地杀到了他店里。

“你怎么又来了?”老人家朝门口望了一眼,就继续埋头收拾多余的桌椅,“你来洛杉矶两年了,没见你最近这么勤快来我这呢。”

刘健没接话,只是走近了帮他把桌椅都拾掇到后头库房去。泰叔也清楚刘健就是个闷嘴葫芦,只是人老了就是忍不住话多。

清理完铺面以后,刘健从裤兜里掏出了从盖布那里顺来的小药丸递给泰叔。

“麻烦您帮我拿去看看这里头都有些什么东西。”刘健说道。

泰叔接过这东西,把它妥善收好,提醒了一句,“回去看着点电话,最近可能事情多,你注意点。”他瞧着刘健面上瞧着还是个斯文内敛的,但那跃跃欲试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

刘健抿了抿嘴,点头称是。


当晚,刘健那架可以当古董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化验报告你明早去陈叔那里拿吧。”陈泰铭说道,“不过你没告诉我们,这东西是哪来的。”

“盖布那里拿来的。”刘健回答,他不等陈泰铭说什么就报出了盖布口袋里搜出的药名和所属公司,“顺便查查这个吧,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刘健下午套过盖布的话,他说这药是经医生的手给他的。刘健当时就留了个心眼,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刘宇收买了药剂师为他制药的事情刘健至今还历历在目。

“……”陈泰铭沉默了片刻,复而说道,“明早跟药检报告一起交给你。至于刘宇,洛杉矶警方已经有了线索,国际警察也已经介入。鉴于他在中国的活动也很活跃,我们的人也受到了邀请,上头下了命令,一个星期后我会带人来洛杉矶。”


第二天一早,盖布吃了早饭,穿着宽松的衣服和运动鞋打算出门晨练。才刚一打开门,就看见自己昔日的同事个个真枪实弹武装齐全站在自家门口。

盖布一愣,脸上笑容渐渐淡了下来,“发生什么了?”没有人回答他。

“小吴?叶兹?”盖布的眼神在他们脸上转了一圈,确认眼前这架势不是开玩笑搞Surprise而是来真的。 

为首的警官走上前,一出手就拷住了毫无防备的的盖布,“GABE.LAW,你涉嫌与贩毒集团有染,请和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与此同时,一大早就开车到泰叔店里的刘健带着一包蓝色虾片提前来诊所报道。这时还没早上九点,助手还没来,刘健一进办公室就把门反锁上,然后照旧把一大袋蓝色虾片悉数倒了出来。

他抬手拨拉了两下,拿出夹在里头的报告,才看了一眼,刘健就皱起了眉头。等到他把这些文字一一读完,他的眉头已经皱得能够夹死苍蝇。

盖布所服用的药片里和市面上所卖的同样包装的药片成分并不相同,这里头含有微量有害物质,长期服用影响神经系统,对精神造成损伤。

而刘健让陈泰铭调查的那家公司,它的注册资金来源于中国。陈泰铭顺着这条线顺藤摸瓜一路往下查,竟然查到了隐藏极深的李察德身上。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刘健打开碎纸机处理掉了这份报告,另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盖布的电话。不管怎么说,他得先让盖布停下服药。

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嘟嘟的忙音。

刘健心里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他转身走了出去,刚好碰上前来上班的助理。

“早上好,刘医师,这是要上哪去啊?”助理问道。

“今天暂停营业。”刘健头也不回地说道。

“……”助理目瞪口呆。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刘健想了想,又转身折返,对呆滞的助理说,“薪水照发。”

助理:“……”


等刘健火急火燎地开车赶到盖布家门口的时候,他只看到一些人三两围成一群不知在议论些什么。

刘健下车走上前去问话,一个中年男人和他说,“听说住在那家的人今天一早就被警察带走了,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

刘健顿感天旋地转,他仿佛看到两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惨剧,如今正在盖布身上重演。

——————

内什么,专业姿势比如乙醚氯仿能不能让人昏迷啦,警察立案审讯啦,什么药能伤身又伤心(……)这些的,大家就不要在意了,我是文盲我自豪【挺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