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盖恩

5820浏览    97参与
乌龙茶泡酒

摸了,,,来源设定集(p2)

从来没摸得这么爽过,,

刺青图案有参考

摸了,,,来源设定集(p2)

从来没摸得这么爽过,,

刺青图案有参考

正面追捕

,,竟然画了,而且是SWau

简略通俗版文案:星际au,有前文↓

前言见那个 …比较古早,昨天突然翻到觉得很有意思遂画之,正好我在补tcw顺便改改之前的设定……be like:西不会是绝地jpg

P1:古利斯坦猛咖将军从议会出来的路上遇到自称是自己弟弟的诡异绝地

34:居然是盖恩

👉👈看到之前和朋友讨论的!其实黄金之剑是不是光剑感觉都可以,毕竟感觉更多是一个权力(或者家族)的象征而不是与原力相连接的东西……🤔

,,竟然画了,而且是SWau

简略通俗版文案:星际au,有前文↓

前言见那个 …比较古早,昨天突然翻到觉得很有意思遂画之,正好我在补tcw顺便改改之前的设定……be like:西不会是绝地jpg

P1:古利斯坦猛咖将军从议会出来的路上遇到自称是自己弟弟的诡异绝地

34:居然是盖恩

👉👈看到之前和朋友讨论的!其实黄金之剑是不是光剑感觉都可以,毕竟感觉更多是一个权力(或者家族)的象征而不是与原力相连接的东西……🤔

起泡酒
咳咳咳看了设定集后对伊菈小姐一...

咳咳咳看了设定集后对伊菈小姐一见钟情。

咳咳咳看了设定集后对伊菈小姐一见钟情。

起泡酒
许多次他摘下这朵玫瑰

许多次他摘下这朵玫瑰

许多次他摘下这朵玫瑰

行不行不是我说了就能算的

【春节西塔十二时|22:00】

哎呀,


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回来了啊……………


上一棒:


—————————————————————


侍卫长才是勇气国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这是勇气国所有居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不,或许是整个拉贝尔大陆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唯一不知道的可能就是侍卫长他自己。


“这或许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几乎不敢相信它会发生。”科某侍卫队队员在叶子报社的记者面前,默默捂脸。“你敢相信吗,我们的国王陛下,和拉贝尔大陆的大魔王——也就是我们的二王子殿下,站在那里,跟个犯错的小孩一样,被我们的队长教训……”


…………………...


哎呀,


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回来了啊……………


上一棒:


—————————————————————


侍卫长才是勇气国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这是勇气国所有居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不,或许是整个拉贝尔大陆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唯一不知道的可能就是侍卫长他自己。


“这或许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几乎不敢相信它会发生。”科某侍卫队队员在叶子报社的记者面前,默默捂脸。“你敢相信吗,我们的国王陛下,和拉贝尔大陆的大魔王——也就是我们的二王子殿下,站在那里,跟个犯错的小孩一样,被我们的队长教训……”


…………………


…………………


盖恩冷着脸在两人面前走来走去。


“塔巴斯殿下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跑进厨房!”


“我——”


“当厨子是摆在那儿好看的是吗?大过年的非得让勇气古堡面目全非一次才满意是吗!”


西蒙擦了擦冷汗,尴尬地笑着说:“盖恩你也别生气了,塔巴斯……”


“陛下您也是!”盖恩矛头一转怼着西蒙,“王子殿下什么厨艺您心里没点儿数?您不帮着阻止还鼓励他!?当初那个神取走你俩诅咒的时候顺便还把智商取走了吗!”


西蒙:“……………”


西蒙无助地看向一旁,用眼神无声地向科本求救。


“陛下请直视我!我说话的时候请您看着我!不要看科本科本救不了您!”盖恩扭头对科本说,“在这儿晃悠什么呢你们,巡逻去!”


“是!”


科本留下一个“陛下自求多福天佑勇气国”的眼神然后灰溜溜地跑了。


………………


………………


“不止这些。”凯奇被话筒怼脸的时候,十分艰难地补充。他看着科本,“你还记得吗,就是上次,勇气国第一场雪,陛下和二王子殿下跑到外面去看雪……”


科本恍然大悟:“哦,对,后来两人都感冒了来着……”


………………


………………


“duang”的一声,两碗药摆在国王陛下和二王子殿下面前。


塔巴斯从小怕苦,当即皱起眉头。


“皱什么眉头,这会儿知道皱眉头了早干嘛去了?”盖恩冷漠地说。


西蒙端起碗闻了闻,对塔巴斯说:“要不,我先去做一碗沙漠之泉给你混着喝?”


“做什么沙漠之泉?陛下您坐下。”盖恩说,“这药是我从魔法仙屋安德鲁先生那儿要来的,就这么喝下去,半个小时不能吃任何东西,不能喝水。”


塔巴斯五官拧在一起。


“良药苦口,赶紧的,趁热。不然凉了更苦。”


于是,兄弟俩在侍卫长的眼神杀之下,喝完了满满一碗安德鲁特制药,晚上运动过后出了一身汗,第二天一早感冒就消了。


………………


………………


“你们说的那个其实都不算什么。”安迪被拽过来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太OK。“我知道一个,就是那次队长被两位气得直接写了封辞职信……”


“啊,你说那个啊………”


…………………


…………………


搞完事回来的塔巴斯心情倍儿爽。帮搞完事的弟弟收拾完烂摊子的国民好哥哥西蒙也是乐在其中。等他们踩着清凉皎洁的月光有说有笑地回到勇气古堡的时候,看见那个站在古堡大门的身影,笑颜僵硬在脸上。


“那个……盖恩,我们回来了……”西蒙有点小心虚地说。


塔巴斯对西蒙说:“我猜他肯定会说‘还知道回来’。”


“我怎么敢,勇气古堡永远是两位殿下的家,我只是个小小的成天穷操心的侍卫罢了。”盖恩冷笑道。


两位殿下走到他面前的时候,盖恩向他们行了个标准的侍卫队礼仪。“勇气古堡侍卫长盖恩,在此恭候西蒙陛下和塔巴斯殿下多时,请二位赶紧进入大殿。”


“盖恩,你辛苦了……”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陛下不必多言。”


第二天一大早,西蒙发现本来应该在训练士兵们的盖恩不见了。


“凯奇,你知道盖恩去哪儿了吗?”西蒙问。


“队长吗?我们也没见着。”凯奇挠了挠头,“可能……还没起?”


路过的塔巴斯端着一碗沙漠之泉闻言,随口嘲讽:“呵呵,侍卫长也有睡过头的时候?”


“大事不好!陛下!塔巴斯殿下!”安迪拿着一封信一脸惊恐地跑过来,“这是队长刚刚给我的,让我给陛下过目!”


“什么?”西蒙打开扫了两眼,脸色大变,“不至于吧!?”


没错,这是一封辞呈。一封来自侍卫长盖恩的辞呈。


“他现在在哪儿!”塔巴斯也懵了。


“应该还在房间收拾东西……”


兄弟俩交换一个眼神,冲进盖恩的房间。


“盖恩!”


刚刚收拾完东西的盖恩吓了一跳。他已经退下了盔甲,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陛下?”他定了定神,“哦,还有二王子殿下。”


“盖恩,你真的要走吗?”西蒙问。


盖恩笑了笑——他很少这样笑,笑得温柔,和蔼。没有了头盔的遮挡,西蒙和塔巴斯才发现了侍卫长眼底的那一圈乌黑。他叹了口气,说:“是的,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走了之后,安迪替我的位置,具体的接下来的训练计划我已经写好了,等会儿就去交给他。”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塔巴斯放下沙漠之泉张嘴正要说话,被盖恩抢过话头:“塔巴斯殿下。不管怎么说您都是勇气古堡的主人,之一。您可以随时离开,也可以随时回来,一切都取决于你。但是我希望您在做什么事之前先考虑考虑你哥哥,你知道,他为了你这些年并不好过。当然我们也知道,您也不好过。”


塔巴斯闭上嘴,半晌,点点头。


盖恩又看向西蒙:“陛下,您是一国之君,是最不容易的。除了要处理国家的大大小小的事务,还得看好王子殿下,我走了之后您更要照顾好自己。你们兄弟俩已经团聚了,诅咒也没有了,您也别再拿那些繁重的政事不断工作来给自己缓解压力了。你们可以出去散散心,吹吹风,但是注意不要在外面逗留得太晚,不要把自己弄生病了,知道吗?”


西蒙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应下了。


塔巴斯:“都要走了还话这么多,烦不烦啊。”


盖恩笑笑,说:“两位殿下,其实啊,这么多年你们俩的感情我呢是看在眼里的。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们高兴我也高兴,是吧。所以啊。”他左手抓起塔巴斯的手,右手握住西蒙的手,将两只手叠放在一起。“答应我,要好好的,别再分开了。”


…………………


…………………


“所以盖恩队长最后走了吗?”


科本微微一笑:“怎么可能让他走呢。当然没有啦。”


“说起来,盖恩队长为什么会突然说要走了啊?”


安迪叹了口气,说:“其实,队长那天去了琳恩那儿一趟,查出来自己风湿比以往严重许多,他担心自己今后工作难免力不从心,不能很好的侍奉两位殿下,更不能为勇气国效力,所以才决定离开。”


科本奇怪的说:“可是他告诉我他只是暂时离开去治病啊。”


“哦对,他似乎是说了等养好了再回来的。”


“那你们没让他去养病?”


“没有。我们找来了雪莲精灵王吉祥和藏红花药王大人琥珀。”安迪说着,笑了起来,“怎么能让队长离开呢,毕竟咱们勇国一家亲嘛,少一个都不行。”


“你们几个。”盖恩的声音从三位士兵背后传来,“还有闲心在这儿聊天?给我跑圈去!”


“是………”


“没吃饭?大声点!”


“是!!”


………………………


………………………


所以,综上所述,侍卫队队长盖恩才是勇气国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奎若!我的好wifu

还有这个我也要发 淘米你们能不能给士兵画点新鲜表情凯奇板着脸说好心情效果就如P1

还有这个我也要发 淘米你们能不能给士兵画点新鲜表情凯奇板着脸说好心情效果就如P1

正面追捕

你们关系是不是很差.jpg

p2原meme

你们关系是不是很差.jpg

p2原meme

瑛

搞一波怪图(原图已授权

页游和动画都有

大概都是无差 就不打cp tag了(跪


(由于页游剧情一直没补所以很多角色都没做就是说 欢迎补充!


搞一波怪图(原图已授权

页游和动画都有

大概都是无差 就不打cp tag了(跪


(由于页游剧情一直没补所以很多角色都没做就是说 欢迎补充!


风摇枫

【海沙风云/恩佐all】在公司勤勤恳恳杀人的Beta盖恩

*ABO/恩佐all/微量盖恩x柯罗莎

*这什么东西啊


你是德里克·盖恩,一个普通的B,在你们公司勤勤恳恳地杀人,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们公司所有的B和O甚至A都对你那个A上司恩佐·肯特有意思,你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你觉得那个A上司也没有到那么万人迷的程度吧,但每个人都跟你说他太漂亮了太好闻了太会说话了反正就是恩佐大人万岁卡勒瓦万岁,很快大家都沉迷工作不可自拔了,每天就是在单位007,看谁能交报告的时候第一个遇到那个A上司在发情期。你觉得这个公司的人都疯了,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但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你可能一步小心掉...

*ABO/恩佐all/微量盖恩x柯罗莎

*这什么东西啊

 

 

你是德里克·盖恩,一个普通的B,在你们公司勤勤恳恳地杀人,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们公司所有的B和O甚至A都对你那个A上司恩佐·肯特有意思,你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你觉得那个A上司也没有到那么万人迷的程度吧,但每个人都跟你说他太漂亮了太好闻了太会说话了反正就是恩佐大人万岁卡勒瓦万岁,很快大家都沉迷工作不可自拔了,每天就是在单位007,看谁能交报告的时候第一个遇到那个A上司在发情期。你觉得这个公司的人都疯了,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但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你可能一步小心掉进了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世界,而那个A上司是Big Brother的化身。

你有一个O同事,是公司新招的同事,年纪很小,但其实是市委委员的儿子和A上司同父异母的弟弟,有海外留学经历的警校科班生,也就是弟弟富二代业务精英一体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一点,因为这人是你领回来的,但显然你公司的其他人都不会干这事,因为他们都在疯抢那个A上司,为此埋头苦读《贝让人可以说不》并忙着开读书交流会,即便那压根就是肥佬以为恩佐会喜欢买回来但是恩佐从来没看过的。O同事第一天进来的时候看到大家都在疯抢A上司,对此心有戚戚,还去跟A上司吵了一架,甚至在所有人讨论怎么窃取其他公司商业机密的时候当众早退,你寻思还不错,你觉得自己终于遇上了一个正常人,可以一起在这个公司拼搏奋斗杀出新纪录书写求生意志概论了。结果第二天你来上班,看到O魂不守舍地说:为什么哥哥会这样?你知道了,这个公司的正常人压根就你一个。

你还有一个O同事,是公司新招的同事,年纪很小,但其实是力量90的前码头工服务员美少女,自带存读档器和主角光环,也就是男性向女性向主角一体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一点,因为这人也是你领回来的,但显然你公司的其他人都不会干这事,因为他们都在疯抢那个A上司,为此争先恐后给他挡子弹,死了一茬又一茬,但不知道为什么仍然能刷新出非常多。O同事第一天进来的时候看到大家都在疯抢A上司,对此敬而远之,在完成任务的边缘疯狂摸鱼甚至打算开你一枪,你还挺喜欢她的,你觉得自己终于遇上了一个有求生意志的人,可以一起辞职跳槽拼搏奋斗杀出新纪录书写求生意志概论了。结果第二个月你来上班,看到O魂不守舍地说:我没有亲人了,我觉得我只能效忠恩佐大人了。你把她杀了。

这天你留下来杀人,因为公司的人都没有求生意志,只有你在认真杀人,所以很多人只好你杀。A上司在这时走了进来,你感到很惊讶,不是别的,主要是惊讶他居然来找你谈杀人的事而不是别的什么狗屁贝让复兴话题。没想到刚谈了第二句他就原形毕露:我说,B君,我给你念首诗可以吗?

头脑风暴在这一刻螺旋升起,你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一个勤勤恳恳杀人的B,对A上司表现得毫无兴趣,在人群中特立独行的独一份,你,才是Big Brother最爱洗的脑!现在!最严峻的问题终于摆到了你的面前!你要怎么做,才能不被Big Brother洗脑?才能不变成A上司的炮灰?さあ,开始吧,你真正的求生之旅!

 

 

 

盖恩:这个卡勒瓦信息发展有限公司我实在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拜拜了您呐

 

*原梗(其实我觉得把O上司改成A上司以后谐度下降了至少一半,但我不想当受抚慰啊!):




青疯

没想到第一次打就打了盖恩线。

我狂嗑盖恩柯罗莎嗑疯了。

楼梯,cp开始的地方。谢谢你,楼梯。

P1使用特效掩盖很拉的画技。p2无特效纯拉版。

没想到第一次打就打了盖恩线。

我狂嗑盖恩柯罗莎嗑疯了。

楼梯,cp开始的地方。谢谢你,楼梯。

P1使用特效掩盖很拉的画技。p2无特效纯拉版。

龙舌兰日落

【海沙风云】饮酒误事

*盖恩x柯罗莎cp向

*私设如山


在“狐朋狗友”,廉价的烟酒随时供应。它们被源源不绝的人卝渣、赌徒和嫖卝客消耗干净,就像普通人被黑卝帮、警卝察与市政厅吸干一样。


在这个道德沦丧之地,偶尔会出现一些不太一样的人——无力还债的工人、被烧了店铺的小商贩、大着肚子被窑子踢出来的姑娘。他们拖着身子走到那扇油腻的木门前,在这里燃尽最后一线希望,死去,或者加入前一种人的阵营。


不管哪一种,对他们来说,烟和酒都是好东西。


昏黄的灯光下,一只蛾子在布满枪痕弹孔的柜台边舞动。

柯罗莎紧紧盯着那对上下翻飞的翅膀,数着它拍翅的次数。

三百一十三。有人朝地上吐痰。鞋跟在木地板上发出...

*盖恩x柯罗莎cp向

*私设如山



在“狐朋狗友”,廉价的烟酒随时供应。它们被源源不绝的人卝渣、赌徒和嫖卝客消耗干净,就像普通人被黑卝帮、警卝察与市政厅吸干一样。


在这个道德沦丧之地,偶尔会出现一些不太一样的人——无力还债的工人、被烧了店铺的小商贩、大着肚子被窑子踢出来的姑娘。他们拖着身子走到那扇油腻的木门前,在这里燃尽最后一线希望,死去,或者加入前一种人的阵营。


不管哪一种,对他们来说,烟和酒都是好东西。



昏黄的灯光下,一只蛾子在布满枪痕弹孔的柜台边舞动。

柯罗莎紧紧盯着那对上下翻飞的翅膀,数着它拍翅的次数。

三百一十三。有人朝地上吐痰。鞋跟在木地板上发出摩擦声。木门砰地被关上。她屏住呼吸。只是一点点烟味,不要紧,继续数数。三百一十四。侍应生把酒瓶的碎片扫到角落里。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女人压抑不住的哭声。三百一十五,三百一十六。不要管那些,柯罗莎。

三百一十七。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是年迈的酒馆老板。

她竭力露出一个微笑:“喝多了,让我再醒醒酒吧。”

老人微微点头,浑浊发黄的眼珠里闪过一丝同情。“早点回家。”

如果可以的话。她听着老人迟缓的脚步声,在心底暗暗补充。

她一般在八卝九点就会离开酒馆回家——这也是恩佐的指令,明面上算是规定了她的下班时间,也让她这个菜鸟不至于打草惊蛇。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酒吧呆到这么晚,但现在不是恩佐·肯特说了算的。

她用手臂支撑着自己,摇晃着上半身坐了起来。她瞥了一样墙上的钟表:十二点刚过一刻。

老板已经走了,现在只剩她一个人在店里。眼前是一排排的酒瓶。她的胃还是火烧火燎的痛。她沉重地叹气,把头重新靠在臂弯里,试图忽视一波波涌上来的疲惫感。


她想起码头工人有时候会组织酒会,附近纺织厂的女工也会来。其实也没有什么酒可喝,有几瓶格拉斯就不错了,但是大家都很开心。年轻男女随着手风琴的歌声成对地跳起舞,一曲终了就是一叠声的叫好与鼓掌。那些日子里,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苦中作乐,却竟然也活得有滋有味。

如果布莱恩在,他是绝对不会让她沾酒的。然而她不能回去。布莱恩、珍妮和艾米,还有卝码头上其他的朋友,她越疏远他们,他们越安全。

她终于站了起来,脚步虚浮。希望厨房里还能剩下点什么。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胃里只有之前灌下的半瓶酒。


酒。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喝酒?

是了,是因为——



时间回转到上午。她到酒吧的时候,盖恩一如既往地坐在吧台喝热咖啡。天气炎热,盖恩反而比平日多打了条黑色领带,柯罗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今天去海沙饭店。”或许是感到她的视线,盖恩也斜睨了她一眼,“柯罗莎,你最好换件衣服。”

她唯一贵一点的衣服——那件白色的衬衫还没干透,她只能穿着白色背心出门。她知道去海沙饭店应该穿的正式一点,但她就是讨厌盖恩的说话方式:“要你管。”

盖恩嗤笑一声,放下杯子就出了门。她咬牙跟上。

就这样,直到他们抵达海沙饭店的四楼,都没人再说一句话。



两个守卫替他们打开刻有浮雕的厚重大门。红色的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大厅深处,一排长桌上摆着不少糕点冷盘,还有些柯罗莎叫不出名字的水果。大厅内可以看见不少冷着脸的彪形大汉把卝玩着枪,或站或坐。她下意识地跟紧了盖恩,不料男人突然停步,她一下撞在他的后背上。

男人没有回头:“我去开会,你机灵一点,别给我找事。”

她这时才意识到,陆陆续续进场的人群里,大多是像盖恩一样穿了西服的人,身后跟着一个助理,或是几个保卝镖。经常出现在恩佐身边的胖子,正在大厅的另一侧发出大笑声,手里还抓着一只酒杯。

很显然,这是海沙饭店高层的会议,她这种无名小卒是没资格进场的。

“……我知道了。”她低声说,目送男人走进另一扇装饰华美的大门。大门开启的一瞬间,恩佐的视线从她身上一闪而过。柯罗莎赶紧走到角落里,打算尽可能不引人注目地熬过这段时间。

然而天不遂人意。从盖恩进场开始,有几个男人的视线就黏了过来,露骨地扫视着她的胸口和脸。因为总是被盖恩嘲弄起得晚,她今天一大早没吃饭就到了酒吧,却还是比他晚了一步。她本来对长桌上的食物很有兴趣,现在却被这些视线搞得没了胃口。

柯罗莎朝门口看去。楼下是赌场和夜卝总卝会,恐怕还不如呆在这里来得清净。她考虑一下,还是走向了长桌,朝她看中的苹果伸出手——

那个圆卝润可爱的苹果,却被另一只手截胡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把手横在她的手上,正在朝她笑。


她突然就觉得盖恩的笑还是挺顺眼的。


她忍着恶心,把手抽卝出来,只想赶快走远。男人却不打算遂了她的意,用肥硕的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红毛,你来帮里这么久了,也没给自己找个伴儿?”

“不需要。”她一字一顿地说,扭头就走,结果却被男人钳住了手臂。

“小娘们,性子还挺烈。”男人贱兮兮地笑道,话里却透出一股冷意来。“还没开过苞吧?来跟我玩一晚上,保你快活。”

“我都说了不需要了!”她用力地挣脱开来,回头瞪视着男人。她天黑回家时碰见的码头小混混,一般这种时候都会退却了。然而男人没有任何顾忌,那张油腻的胖脸继续朝她凑近。


她的行动快于思考。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大厅里。


男人愣了两秒,表情扭曲了起来,“好啊,好!真是朵带刺儿的玫瑰花儿。算了算了。”他摇摇头,朝远处走去。

她放松了警惕的一瞬间,男人立刻回头,一脚踹在了她的腹部。柯罗莎闪躲不及,捂着肚子倒地后,男人又补上一脚,这次直接踩在了她的后背上。沉重的压力让她的脊柱发出悲鸣。

她竭力翻过身,想要站起来,右肩膀上又挨了一脚。“是哪只漂亮的手这么不安分啊?我来治一治,你说好不好啊,小红毛?”

她抬起头。男人的脸因恶意与恼怒变得加倍的扭曲。


有谁来——有谁能来帮帮我吗?


大厅中还有很多人。有人抱臂看戏,有人在给自己斟酒。几个算得上漂亮的女人抖开扇子,带着点怜悯地交头接耳,却避开了她求救的视线。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孩低下头去。就连侍应生也只是匆匆路过,不做停留。

这里只是在上演一出蹩脚的喜剧。

她的心冷了下来。



盖恩的脸突然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

你想不想活下去?他问。

我想。

我想活下去。

我想要活下去!



下一刻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因愤怒和干渴变得嘶哑:“你他卝妈卝的敢再碰我一下,就可以跟你的家伙事儿说再见了。”她的左手攥着一把左轮,枪口正抵在男人的胯下。


男人登时变了脸色,右手伸进自己的裤兜。说时迟那时快,柯罗莎用枪管朝男人的下卝体狠命捅了下去,对方发出一声惨叫。

“想试试谁的手快吗?”她冷笑着,“输了的话,你可要一辈子都跟女人无缘了。”

“天杀的小贱卝人……”男人的嘴里传来咯吱咯吱的磨牙声,右手却不敢再动。


“行了,都住手。”另一只手伸过来,把踩着柯罗莎的男人一把拉开,又把柯罗莎拽了起来。来人是个魁梧高大的男性,面色黝卝黑,气质冷厉。“这里是卡勒瓦的海沙饭店,要闹去外面闹。”他的黑色西服上绣有一朵红色玫瑰,柯罗莎隐约记起这是恩佐私人保卝镖的制卝服。他看向她捂着的右肩膀,“脱臼了吗?”

保卝镖的声音不带感情,却很好地让她冷静了下来。她尝试着活动了下肩膀,顿时一阵剧痛传来。她倒抽一口冷气,感到通体冰冷,伤口却火卝辣辣地作痛。对方略微皱了皱眉,转向惹事的男人。

“奉劝你一句,这丫头在盖恩手下,不是你招惹得起的。”

“哼,贱卝人跟贱种,倒是绝配。”男人狠狠地朝柯罗莎的方向呸了一口唾沫。

大厅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正当男人想要扭头打量情况的时候——他的颈椎发出了断裂的声音。


柯罗莎愕然地抬起头。盖恩站在她身前,不偏不倚地挡住了地上的尸体。


“会议还没结束吧,盖恩。”

“少多嘴,伯纳德。你什么时候染上了这种毛病?”他背对着柯罗莎,但她依然少见地感受到了盖恩的烦躁。

“维持秩序是我的工作。”大汉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你还是老样子,又给我增添多余的工作。”

“那就做好你的工作。”盖恩冷哼一声。

“……跟我来。”

“走了。”盖恩看了一眼柯罗莎,拉起她没有受伤的手臂,快步把她带离了会场。


这是一间狭小但很整洁的房间,似乎是单人宿舍。名叫伯纳德的保卝镖正在柜子里翻找东西,而柯罗莎低着头坐在椅子上。肩膀的疼痛没有丝毫减轻的迹象,她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盖恩盯着她看了半晌。他突然三两下拽下了自己的领带,随后走到她身后。

“你要干什么——啊!”柯罗莎发出一声惨叫。盖恩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把她的手臂下拉,用膝盖固定住她的手,然后开始用领带缠绕起来。缠了两圈,领带显然就不够长了。他砸了咂舌。

“这样不行。”伯纳德走过来。他的手里拿着绷带。“她会把自己舌头都咬断的。”

“那怎么办?”盖恩看向伯纳德,后者摇头:“我这儿可没有那种东西,只有几瓶酒。”

“凑合吧。”盖恩从她身上起来,走向柜子。“柯罗莎,你喜欢白葡萄酒,还是红葡萄酒?”

“……啊?”她还没从疼痛中缓过来,恍惚中凭着本能回答了。“我喜欢格拉斯……”

回答她的是盖恩放肆的大笑声,就连伯纳德也露出一丝笑意来。

“笨啊,问你的是酒。”

“呃,我没喝过。”

“哼。张嘴。”

她警觉地盯着他。被盯的人一脸无所谓地耸肩:“那就这样吧。”

她急忙伸手拉住瓶子。盖恩看了看她:“别让我重复我说过的话。”


柯罗莎认命地闭上眼,张开嘴。黑暗袭来,肩膀的痛感变得愈发明显。伴随着一声砰响,空气中弥散开一股奇异的香味。冰凉的液体倒灌进她的喉咙。


她下意识地睁开双眼,盖恩缺德的笑容填满了她的视线。

我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会觉得这家伙笑起来顺眼?柯罗莎在心底痛斥十分钟前的自己。

男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捏上了她的下巴,大有要把整瓶酒都灌给她的架势。她眼前发黑,拼命用手推着对方的胸口,却因为缺氧而四肢乏力。

这个男人真的会杀死我。

再度意识到这点的一瞬间,盖恩突然卸了手上的力气。她毫无准备,差点从椅子滑跪到地上。

好一阵天旋地转。柯罗莎大口喘气,“你,你个变卝态!”险些被憋死的恐惧让她手脚发冷。

不知道为什么,盖恩一句话都没说,反而是另一个人插了话:“小姑娘,你还是把那东西收起来为妙。”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手上又掏出了枪。至于枪指的位置……嗯,跟刚才差不多。


她是不是还捅了捅来着?


空气中多了一丝沉默、尴尬和羞愤难当。


盖恩黑着脸接过伯纳德手里的绷带,把柯罗莎的上肢固定好。伯纳德敲了敲她的肩膀,她痛得一激灵。

“看来效果一般。还等吗?”

“没时间了,动手吧。”盖恩挽起袖子。柯罗莎能看见他的小臂上布满伤痕。

她眨眨眼睛。

盖恩似乎正在等着她。她犹豫着张口,咬在他的手臂上。

以此为信号,伯纳德猛地将她的手臂向上一抬。一阵剧痛让她下意识咬紧了嘴里的东西。肩膀上传来咔哒的响声,昭示着骨骼恢复原本卡位。痛倒还是痛的,但已经能稍稍抬起手臂。她站起来朝伯纳德致谢,保卝镖还是没什么表情,不过略微点头做了回应。

“我只做我分内的事。”他这样说,示意她坐下,重新把脱臼处用绷带缠好。末了塞给她一瓶药,叫她回去记得吃。


原来就算恩佐派,也还是有这样的人。


她看向盖恩。男人已经把袖口放下,脸上的表情也回归不咸不淡的冷漠。

她张了张嘴,那句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盖恩又算什么人呢?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啊。


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卝咬着嘴唇,跟上了男人黑色瘦削的背影。


回程依然一路无话。她看着盖恩的侧脸,盖恩又转头看她,她低头躲开,如此反复。

酒精在她的血管里无声地沸腾。她的动作和反应都越来越迟缓,盖恩把她叫醒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马车上睡了过去。盖恩脸色很差地说了句什么,她无法听清,只觉得他离自己很近。

她充满困惑地伸手触碰他的脸,却扑了个空。她不依不饶地抓卝住了他桃红色衬衫的下摆。

盖恩的脸色更差了,他一根根把她的手指掰开,然后把她拦腰扛了起来。

男人身上是劣质烟草的味道,带着一种呛人的亲切感。

于是她说,你闻起来像家。像海水和码头。像工厂烟囱的飘带。像我拥有过又失去的一切。

她问:“我可以哭吗?”

男人没有回答,于是她就这样哭了。黑色的西服在她的蹂躏下满是褶皱与泪水痕迹。

她边哭边说:“盖恩,是有家不能回更难过,还是没有家更难过?”

“盖恩,你不是变卝态杀人狂吗,你为什么要帮我?”

“盖恩,想活下去是错的吗?”

最后她想起一句忘说的话。她说谢谢你啊。


中午的酒吧空无一人,男人把她按趴在吧台上,语气糟糕得像她开卝枪打了他一样:“闭嘴。”


她听到皮鞋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

于是她的意识再一次沉入黑暗中。




晚上十二点一刻,柯罗莎走进了酒吧的后厨。

在一片氤氲的白色水汽中,她看见了一个漆黑的背影。

围着围裙的男人回过头来,邪魅一笑。


“柯罗莎,晚饭吃马铃薯。”


请问我能不能现在就去见科尔赛斯?

挺急的,在线等。


柯罗莎到底还是没有等到科尔赛斯大神降临。她硬着头皮走过去,往锅里瞄了一眼。

土豆浓汤在锅里冒着泡。案板上没有什么人手或者人腿,只有一点切碎的罗勒叶。

她长出一口气,同时稍微有点惊讶。“你怎么还没走?”

盖恩朝锅里扔进去一块奶酪:“动动脑子,柯罗莎。我可不像你那么闲,可以爆睡睡到酒吧打烊。”

她磨牙:“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盖恩:“嗯。知道反省是好事。”

她继续磨牙:“你下午都干什么去了?”

盖恩:“你可以去问会长。”

她心底咯噔一声。“你跟他说了什么?”

他摆手:“拿碗去,吃饭了。”


柯罗莎差点把自己的牙咬碎。


餐桌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盖恩总是坐在看得见门口的位置,而柯罗莎会挑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她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吃完了自己那份。盖恩还在慢条斯理地嚼面包。

“我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她说。

“我也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这份工作。”盖恩挑眉。“你偷卝窥我有什么收获吗?”

她翻了个白眼。不过,他们已经在一起吃了一段时间的饭,她却从没想过做饭的人可能是盖恩,毕竟这些天的晚餐都太正常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药品的交易太多了点,几乎顿顿都有马铃薯。

她还记得,上次在米尔纳餐厅点餐时,他一口也没动过。她本以为是他挑剔。那时候他还没有告诉她他的出身。

没父母的小孩是不会挑食的。这一点柯罗莎再清楚不过。


“你从不吃别人做的东西。”她给出了结论。

盖恩狞笑起来,他的牙在灯下闪着白森森的光。“这是个好习惯,柯罗莎。你最好也这样做。”

“少废话。”她扯下一块面包。“我才不需要瘦的像麻秆一样的家伙告诉我吃什么。”

“你还是少吃点。有料的女人会被送去夜卝总卝会的。”盖恩点燃一支烟,把腿翘到了桌子上,就着昏黄的灯光看起报纸来。袖口自然滑落,露出一部分还未消去的淤青。

他没有提起她趴在他背上嚎啕大哭的部分,这让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还暂时没办法面对一些事情。

有些事,可能她一辈子也做不到轻松看待。


“晚饭挺好吃的。”

“嗯?”

“谢谢你,盖恩。”

男人闭上左眼,是她熟悉的姿势。

“不用谢,柯罗莎。”


NADPH
继续清稿,没想到画着画着吃下了...

继续清稿,没想到画着画着吃下了安利

先买个《海沙风云》的票后面再玩———

继续清稿,没想到画着画着吃下了安利

先买个《海沙风云》的票后面再玩———

萧澜

论变态疯批和上了贼船的少女的适配性

打完海沙磕口cp,我是真没想到这对是香的……虽然柯罗莎的可cp对象从侦探到警察,甚至还有甜美可人的莉卡大小姐,但丧心病狂如我……

反而觉得德里克·盖恩是个非常、非常有趣的搞cp对象。

有剧透*


盖恩这个人物的身世,直到最后也跟“国际刑警组织”一样笼罩在迷雾中。能得知的情报大概只有几点:

他出生在贝让的中央监狱,母亲是无期徒刑的囚犯,在监狱生下他后试图杀掉他,结果被狱警发现并救下。此后在贝让的旧码头区打出一片天,被安德鲁赏识后,抱着玩玩的心态加入了卡勒瓦黑帮。之后在一次任务中率领的分队损失惨重,自己濒死,大概从此正式走上了疯批之路。按沃尔夫的对话来看,最早期的时候他还没...

打完海沙磕口cp,我是真没想到这对是香的……虽然柯罗莎的可cp对象从侦探到警察,甚至还有甜美可人的莉卡大小姐,但丧心病狂如我……

反而觉得德里克·盖恩是个非常、非常有趣的搞cp对象。

有剧透*


盖恩这个人物的身世,直到最后也跟“国际刑警组织”一样笼罩在迷雾中。能得知的情报大概只有几点:

他出生在贝让的中央监狱,母亲是无期徒刑的囚犯,在监狱生下他后试图杀掉他,结果被狱警发现并救下。此后在贝让的旧码头区打出一片天,被安德鲁赏识后,抱着玩玩的心态加入了卡勒瓦黑帮。之后在一次任务中率领的分队损失惨重,自己濒死,大概从此正式走上了疯批之路。按沃尔夫的对话来看,最早期的时候他还没有背叛安德鲁,但在感到不得不选边站的压力后,选择了更能满足自己杀戮欲望的恩佐派,自此在恩佐手下干脏活。虽然一路做到仅次于恩佐的位置,但在帮内是人人厌恶却不敢得罪的存在。

面对盖恩,柯罗莎的表现不可谓不亮眼。窃取文件后吞掉一页反过来威胁盖恩以求一线生机;在察觉斧头的杀意后偷换弹夹,最终击毙对方;在盖恩的枪口下反过来与他对峙……柯罗莎的“求生意志”无比鲜明,想来也是他青眼相加的一大理由。

另一方面,柯罗莎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有一些盖恩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比如她的坚守,“如果你要杀我,或者我关心的人,我会先杀了你。”

比如她的耿直,真心实意到当着他的面说“变态杀人狂,离我远点。”

又比如,她始终拒绝伤害她认知中的好人。在一个没有丝毫底线可言的黑帮里,她依旧拒绝任何会脏了自己良心的事情,即便枪口就顶在头上。

又比如,她多嘴问的一句“不去探监吗”。


盖恩是不可拯救的。他不同于泰特,或是米勒。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杀人狂。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但是奇妙的是,他对柯罗莎的态度却堪称包庇。当然,是以杀人狂的标准。

知道柯罗莎不打算杀人,准许她去放哨。

开着不好笑的笑话,把自己的过去讲给她听,即使她不可能理解。

在柯罗莎做出决断却无法下手的时刻,接过她手里的枪,然后用一句轻描淡写的“我是杀人狂嘛”,让这个他讽刺过的小姑娘不用再一次沾上血腥。

明明一边说着“跟同事关系很差”,结果还是把人带来了,下一秒钟从前同事变成新同事。


更奇妙的是,柯罗莎失去所有亲人朋友,被复仇与愤怒燃尽后,她心如死灰地臣服于恩佐,成为了红色玫瑰——几年后,在她已经全无活下去的动力的时刻,这个自顾自约定要让她体会真正的死的家伙真的来到了她的面前,用一颗子弹结束了她的生命……让她获得了真正的解脱。


“始终守候之人受苦较多,还是从未等待过任何人的人?”

盖恩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恩佐在暗指什么。

这个从未等待过任何人的人,就是盖恩自己。

然而他这样对她说:“我会看着你的,柯罗莎。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

而他的确见证了这一刻。


这并不能证明他们中产生了任何接近爱的关系。变态是没有这种感情的。

但这足以证明,柯罗莎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德里克·盖恩——正如他改变了她一样。


以下是cp粉头兼盖恩研究员吐槽:


最开始走台阶那里,柯罗莎是整个人被盖恩拎了起来,这是何等的身高差……!


用能酸倒牙的说话方式谈生意的盖恩和李·贝尔,旁边戳着一个大吃特吃,吃到盘子干干净净的柯罗莎……这个场面真的很奇妙……


恩佐会长在当事人面前亲自点明“私生女”,转头对胖子就是一本正经“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

嗯……所以盖恩对柯罗莎的容忍度已经是让人可以质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有点啥的程度……

但是,私生女……私生女……是因为柯罗莎太平了吗(被打死


处理完假药,盖恩:“今晚要不要吃土豆?”所以你们两个真的每天在一起吃饭?

没过几天,柯罗莎:自己在家做了一锅炖土豆。

你们到底收了多少土豆啊,真就卖土豆?

还有你们这种日常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恩佐派吗,这种毫无紧张感的发言不应该是沃尔夫派的专属吗!?


小队从沙漠回来,所有人热得要死,盖恩居然在其他人都在喝冰水冷饮的时候喝热咖啡。热、咖、啡。你赢了。



贺初er
好喜欢盖恩。。。画个黑白的爽一...

好喜欢盖恩。。。画个黑白的爽一爽。有没有同好哇扩个列吧!!!!

好喜欢盖恩。。。画个黑白的爽一爽。有没有同好哇扩个列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