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盖西

6617浏览    43参与
雀又
来点ooc我推 有npc们的官...

来点ooc我推


有npc们的官方身高数据吗?望好心人告知!ᐕ)⁾⁾

来点ooc我推


有npc们的官方身高数据吗?望好心人告知!ᐕ)⁾⁾

双黄蛋
找到了老图(ooc老图) 都不...

找到了老图(ooc老图)

都不记得有没有发过在哪里发过了

找到了老图(ooc老图)

都不记得有没有发过在哪里发过了

雀又
是学趴 结伴回家的竹马竹马 我...

是学趴

结伴回家的竹马竹马


我又来丢人了(。

是学趴

结伴回家的竹马竹马


我又来丢人了(。

雀又
讨伐风沙之王前 王子鼓舞士气的...

讨伐风沙之王前

王子鼓舞士气的宣誓

与侍卫不详的预感

讨伐风沙之王前

王子鼓舞士气的宣誓

与侍卫不详的预感

雀又
—《我是怎样的爱你》勃朗宁夫人...

—《我是怎样的爱你》勃朗宁夫人


没有触角翅膀注意以及关于衣服的不合理猜想

是某个傍晚的少年们(看不出来

在读老师留的鉴赏作业


—《我是怎样的爱你》勃朗宁夫人


没有触角翅膀注意以及关于衣服的不合理猜想

是某个傍晚的少年们(看不出来

在读老师留的鉴赏作业


Безкислородное дыхание

多年回顾



人物极度崩坏



各种ooc



有塔西。盖西 以及门卫组(凯奇/安迪无差)



性取向混乱邪恶



p1我流士兵组 人物出入巨大

多年回顾




人物极度崩坏




各种ooc




有塔西。盖西 以及门卫组(凯奇/安迪无差)




性取向混乱邪恶




p1我流士兵组 人物出入巨大

冬雪白梅

  大家好,没错我又有脑洞了。ヾ(@^▽^@)ノ
  主要还是勇气国大三角△△△
  夹杂白安,梅安。
  大家最喜欢哪对cp呢?O(≧▽≦)O 我最喜欢塔西了~

  大家好,没错我又有脑洞了。ヾ(@^▽^@)ノ
  主要还是勇气国大三角△△△
  夹杂白安,梅安。
  大家最喜欢哪对cp呢?O(≧▽≦)O 我最喜欢塔西了~

星芒ALEXTIN
是个很有病的脑洞233 儿童画...

是个很有病的脑洞233

儿童画注意 极其潦草 勇国大三角

大致内容就是熬夜加班的西蒙犯困然后盖恩和塔巴斯就【西蒙要靠在谁的肩膀上睡觉】这个世界难题展开了手脚上的斗智斗勇,然后醒来的西蒙:???


西蒙:??你们在搞什么


是个很有病的脑洞233

儿童画注意 极其潦草 勇国大三角

大致内容就是熬夜加班的西蒙犯困然后盖恩和塔巴斯就【西蒙要靠在谁的肩膀上睡觉】这个世界难题展开了手脚上的斗智斗勇,然后醒来的西蒙:???


西蒙:??你们在搞什么



冬雪白梅

~今日脑洞~
是关于勇气国三角的脑洞,不喜勿喷。

~今日脑洞~
是关于勇气国三角的脑洞,不喜勿喷。

星芒ALEXTIN

游戏人生【盖西】

阅读前请先读预警!!


♛作者只是最近中了RPG游戏的毒而已,如有见解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各位指教。


♛是小花仙的盖恩×西蒙


♛非原作向,算是架空。


都OK的话……


上午上班时开小差的盖恩百无聊赖的在RPG游戏页面翻找着,无意中找到一款很冷门的RPG游戏。


身为为数不多的资深RPG游戏爱好者兼(业余)开发人,盖恩先生表示非常的可以,刚好明天周末,一下班就将公文包狠狠甩在床上的盖恩伸了个懒腰,做好了放飞自我的准备。


盖恩迫不及待地打开laptop,通过RPG游戏界面顺利的找到了上午的那款游戏。没想到游戏的热度如此之低,低到甚至可以不用购买,从别...

阅读前请先读预警!!


♛作者只是最近中了RPG游戏的毒而已,如有见解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各位指教。


♛是小花仙的盖恩×西蒙


♛非原作向,算是架空。


都OK的话……


上午上班时开小差的盖恩百无聊赖的在RPG游戏页面翻找着,无意中找到一款很冷门的RPG游戏。


身为为数不多的资深RPG游戏爱好者兼(业余)开发人,盖恩先生表示非常的可以,刚好明天周末,一下班就将公文包狠狠甩在床上的盖恩伸了个懒腰,做好了放飞自我的准备。


盖恩迫不及待地打开laptop,通过RPG游戏界面顺利的找到了上午的那款游戏。没想到游戏的热度如此之低,低到甚至可以不用购买,从别的渠道直接可以获取免费版。


虽说盖恩也想直接下载,但是他身为一个(业余)RPG游戏开发人,能够深切体会RPG游戏制造者的不易,何况这又是一款看起来极为小众的游戏,价格也不贵,顶多抵上几瓶可乐的要价,所以盖恩决定购买。


就这样,我们的盖恩先生带着【我是业界良心】的微笑开始了他的游戏体验。


游戏名称展示:

【光与暗的交界处】


单击『 start  启 』


首先是取名页面。『请输入勇者的姓名:_____』


盖恩不假思索地填上自己的大名。


『那么,欢迎   盖恩   进入游戏』


——加载页面   正在载入100% / 100%


然后游戏正式开始了,首先是一张黑屏。


盖恩面不改色地盯着屏幕。


“小小的我于黑暗中醒来。”【睁眼特效】


“四周是不熟悉的光景。”【出现了一张村庄的cg】


“『好可怜的孩子……』『这做父母的可真狠心呐,把孩子抛至这里就不知去向了。』” 【群众议论声效】


“我听到有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如此说着。”


“……”


“但那些声音都是友善的,亲切的。”


……一个转场。


“旁白:二十三年后”


【神圣的bgm响起】“今天是我二十三岁的生日。”


“按照这个村庄的规定,年满二十三岁的成年男性将举行一次勇者加冕仪式。”


“为的是让新晋勇者们去战胜困扰村庄多年的魔物。”


“看来是老生常谈的剧情。”盖恩一只手往嘴里送着薯片另一只手握着鼠标,两只眼盯着电脑屏幕,做出如此判断。


“今天我将踏上讨伐魔物的路程,看着村庄里一直以来对我悉心照料的各位,回应着大家脸上期待的笑容,我的心中泛起丝丝温暖。”


“过去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里依旧那么清晰,二十多年来他们一直伴我左右,护我周全。希望这次,我也能为他们尽一份力!”


“……这主角内心戏还蛮多。”盖恩抿了一口咖啡。

薯片配咖啡,这就是我们盖总的独特品味。


黑屏白字状态解除,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主角的像素小人,置身在一片森林之中。出生点不远处有一颗小星星,看起来像个存档点。游戏目前的操作是简单的WASD键盘制,盖恩先是操控主角去存了个档。


毕竟在RPG游戏里,及时存档可是个好习惯呀。面临选项存个档,刷怪之前存个档,陷阱和坑多的地方存个档,打最终boss之前莫忘存个档……心情舒畅。


存过档之后,〔盖恩〕沿着出生点往下唯一的小路前进。前面有一块路牌:  按K键查看背包  按C键换装备   按Q键触发剧情。


盖恩点开背包换上了  入门武器:勇者木剑

前行没一段路就遇到了怪物。 于是崭新的路牌便出现了,上面是攻击按键和调查按键的介绍。


一切都像传统的RPG游戏那样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触发剧情,打怪 ,再触发剧情,打怪,捡东西。怪的血量都很薄,反应也很迟钝,对新手很友好。


LEVEL UP !

恭喜  盖恩  晋升为  初级  勇者 !

晋升装备:勇者之剑  已装入背包 (按 K 键随时查看)


“……我终于不是那个耍木剑的熊孩子了。”盖恩对这倍感亲切的剧情没什么积极性,一只手撑着脸,单手操控着键盘如此感叹道。他想他大概明白这款游戏热度不高的原因了。


远处又有一个星星存档点,盖恩存了个档,没想到在森林里已经转了十分钟了,盖恩索性换了个手托脸。


前面树丛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NPC,虽然是像素小人,盖恩仍然能看见这个NPC是以一种匍匐的姿势趴在地上的,这使他又有了一点兴致,于是他操控着〔盖恩〕走上去调查。


游戏给了这个趴着的NPC一张cg,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白发少年,身上全是伤口和血迹,看样子是受了重伤。


盖恩直起了身子。


游戏出现了一个选项


救助他吗?(需消耗 1 绷带)

①不救      ☜

②救


虽说游戏对新人比较友好,但目前的〔盖恩〕背包里也就只有一个绷带,前路漫漫,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受伤的情况下去救助一个NPC有些冒险。


但盖恩总觉得不救不行,感觉昧良心,所以:


救助他吗?(需消耗 1 绷带)

①不救     

②救            ☜


……

救助成功。


立绘出现了,是一个米白色发银瞳的少年,他拥有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制作组很细心的将他身上的伤口用绷带包扎好了,没错,就是〔盖恩〕给的那个绷带。


〔少年〕:……

〔少年〕【迷惑脸】:请问……是你救了我吗?


盖恩开始认真起来。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是啊,你浑身是伤的倒在这里,多危险啊。


〔少年〕【微笑】:……十分感谢。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少年〕【平静】:………我记得,我本来也是讨伐魔物的勇者。但那魔物太过强大,我稍有不慎就被打的浑身是伤。

至于为什么在这里……我也忘记了。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是这样啊。我正好要去讨伐那个魔物,我会为你报仇的!你就直接回家去养伤好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屏幕前的盖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可真够自信的。这勇者一定是重度中二病晚期。


[少年]【惊讶】:你要去讨伐魔物是吗?……我有一个请求。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嗯?什么请求?


〔少年〕【看不清楚表情】:请问……我能随你一同去吗?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啊?可你这么重的伤……


[少年]:【笑颜】……是你救了我,我得报答你。若让我随你同去,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的伤不要紧的,路上稍作休整就好了,请你……让我随你一同前去吧!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这……好吧。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诶,对了,我叫作盖恩,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疑惑脸】我的名字……我也记不清楚了……


[少年]:【笑颜】要不……请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诶?这样可以吗……?


〔少年〕:【苦笑】没关系的,反正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你给我取个名字是为了方便称呼。


(系统自动进行对话)〔盖恩〕:好吧。


【请为少年取名:_____】


“这个游戏……就像是……鲁滨逊和星期五?”原本安静的看剧情发展的盖恩终于按捺不住,吐槽了起来。


盖恩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最终他选择了“西蒙”这个名字。因为他想到从前的一部堪称经典的游戏,游戏的主人公就叫西蒙。


【系统提示:[西蒙]已入队】


然后[盖恩]的身后就多出来一个小尾巴。


是名为[西蒙]的像素小人。


盖恩突然有一种“自己不再孤单奋斗”的感觉。


……


向前走了没一段路,两人就到达了一个巨大的城堡门前。


[西蒙]:【严肃脸】这里就是魔物的栖息地。


忽然,盖恩那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离开平板电脑去摸手机,原来是一份上司发来的加急文件,这就意味着他必须赶工了。


盖恩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游戏固然有趣,但是他在游戏和工作之间还是拎得清的。但他还是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屏幕,游戏才刚到精彩的部分,那份加急文件的分量他看过了,如果全部处理的话,恐怕今晚就玩不成游戏了。


盖恩存了一个档后,对着屏幕上的两个像素小人说了句“再见”就退出了游戏。


……


一直奋战至午夜。


终于提交了文件的盖恩感到发自内心的疲惫,他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缓了会儿神后,活动了一下全身嘎嘣作响的关节,去卫生间进行简单的洗漱后就躺上了床。


……很快入梦。


就是这梦的场景有点奇怪,梦境中的盖恩打量着四周,总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


……

……!!


这不是他傍晚时玩的那款游戏中的场景吗??


盖恩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仔细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


茂密的树林,随处可见的树桩和灌木丛,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声鸟鸣,甚至连那个星星存档点都在。


没有错。那自己这是……穿越了??!


正当盖恩在风中凌乱之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盖恩?”


他诧异地转头,对上〔西蒙〕一张疑惑的脸。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___ To be continued.







星芒ALEXTIN

极其草注意!!!
是临近考试的时候摸的鱼【☜还有脸说

都是盖西
后三P是妄想..夏天的少年盖西

盖恩比西蒙大两岁左右。。

后两批是连着的,讲的是   水性极差  的西蒙被邻家哥哥【?盖恩从及腰的水中捞起,裹上面包糠并油炸【呸  并晾干的故事。

极其草注意!!!
是临近考试的时候摸的鱼【☜还有脸说

都是盖西
后三P是妄想..夏天的少年盖西

盖恩比西蒙大两岁左右。。

后两批是连着的,讲的是   水性极差  的西蒙被邻家哥哥【?盖恩从及腰的水中捞起,裹上面包糠并油炸【呸  并晾干的故事。

雪碧透心凉

【盖西】年少无知

短小意识流,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喜欢这一对很久,有意见可以评论区留,不接受ky。

年少无知

雪碧/文

“王子,先生今天教了什么?”

身上的人儿抖了抖身子,忽然凑到他耳边:“盖恩为什么要问这个?”

他感觉耳朵痒痒的,没想到一偏头便对上了那双仿佛含着万点春光的茶褐色眼睛。他有些尴尬地转过头,温柔地笑道:“咳咳,我猜王子一定又跑去玩了,对不对?”

“我没有!”

西蒙挣扎着想从盖恩的身上逃下来,却被盖恩紧紧地扣住脚腕。

“王子不要闹了,您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要……”盖恩话音还未落便被西蒙打断了。

“我知道我知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盖恩你天天都这么说,你不烦我...

短小意识流,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喜欢这一对很久,有意见可以评论区留,不接受ky。

年少无知

雪碧/文

“王子,先生今天教了什么?”


身上的人儿抖了抖身子,忽然凑到他耳边:“盖恩为什么要问这个?”


他感觉耳朵痒痒的,没想到一偏头便对上了那双仿佛含着万点春光的茶褐色眼睛。他有些尴尬地转过头,温柔地笑道:“咳咳,我猜王子一定又跑去玩了,对不对?”


“我没有!”


西蒙挣扎着想从盖恩的身上逃下来,却被盖恩紧紧地扣住脚腕。


“王子不要闹了,您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要……”盖恩话音还未落便被西蒙打断了。


“我知道我知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盖恩你天天都这么说,你不烦我都烦了。”


盖恩只觉得肩头一紧,那不听话的小孩又压着他的肩膀。西蒙歪头看着盖恩,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终于忍不住说道:“盖恩你快放我下来,这样不合规矩!”


在西蒙搬出这一套后,盖恩将他放了下来,轻轻用手戳了戳西蒙的额头说:“您还知道这样不合规矩吗?那以后还敢不敢偷溜出去玩了?”


西蒙撅起嘴把头撇了过去,说道:“这不是还有你吗。”


盖恩看着面前比他矮半个头的小王子,迟疑了一会,随后揉了揉他的灰白色头发。


“王子,终有一天我会离开您的,到时候您又该怎么办呢?”


盖恩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忧伤,那是西蒙所不能体会的。


因为年少无知,所以可以许下海誓山盟的承诺。


“不会的盖恩。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我们拉勾勾,你可不能反悔哦!”


西蒙举起手,盖恩愣了愣,还是环住了那只小小的手,紧紧地环住。


“嗯。”


那年他五岁,他三岁。


还很年少。


西蒙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他出了一身冷汗,攥着床单的指尖也已经泛白。


“怎么梦见了以前的事……”他扶额苦笑着。


都说人做完梦就会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为什么他却将一个苦涩的梦记了很久。


他还记得是他和父王谈话的那天。


“你要走了?”


他躲在门后,听见是父王的声音。


“嗯,是啊。家中出了点事需要回去一趟。”


那是盖恩的声音。他觉得此情此景很是熟悉,是了,他以前曾不止一次幻想过盖恩走的场景。


“不回来了吗?”


“嗯,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啊,可是他一直以为盖恩是不会离开的,永远不会。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盖恩一直都在他身边,他想象不到没有盖恩的日子会是怎么样。


是自己太依赖他了吗?明明只是一个侍卫,为什么他离开自己会这么难过?为什么要违背诺言呢?


西蒙在心里不断地质问着,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时盖恩忧伤的笑容,他在刹那时明白了,明白他们之间,仅仅只是年少无知。


那年他十七岁,他十五岁。


西蒙清醒了过来,他终于明白那时,为什么他会有一种熟悉感。


上帝让你得到一些东西,同时也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


比如——塔巴斯,比如——父亲。


他失去了他们,却得到了这个国家。从来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个道理,只是这个失去的代价,真的好大。


母亲是这样,塔巴斯是这样,连盖恩也这样,你们一个一个都离开了……


太阳从云端跃起,将它的金辉撒向了这座巍峨的古堡,古堡被它染上了迷人的金色。西蒙顺着光线倚靠在意境原野的一棵大树上,寂静和黑暗像是被一条令他毫无察觉的绳索绑住了他的身体,一点点将他层层包裹,拖进深渊的沼泽。


他半眯着双眼,抬手轻触那层朦胧美丽的阳光,却都是幻象。落叶的飘零提醒着他夏季已经到达了尾声,离盖恩的离开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


他神色黯淡,在阳光下却显得极其温柔,脸上浮起冰凉的湿意,在红得如火焰般的围巾上一路蔓延,留下痕迹。


恍惚中,他竟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是塔巴斯。


“我亲爱的哥哥,你一定很孤单吧,这是留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西蒙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出不了声,空气中留下的是气流穿过嘶哑的喉咙发出的呜咽声。


“啊哥哥,还真是狼狈呢,只是一个侍卫就把你弄成这副模样,你还配当国王么?”


“我亲爱的哥哥,我就是要这样折磨你,当你杀死父亲的那一刻,我们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他拼命地摇着头,脑海中不断涌现出自己和塔巴斯,盖恩在一起的时光,那是最快乐的,同时也是最飘渺虚妄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


世界什么也不剩,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一座空空如也的古堡。他也会孤单,也会难过,也会生气,却从来不肯向别人表达,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逃课的小皇子了。


“王子,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那人笑得那么温柔,那么不真切,泪水在一瞬间喷涌而出,他踉跄着站了起来,颤抖着手茫然地向前抓去——


“塔巴斯快来,合影啦!”少年笑着朝后面敷着眼罩的少年挥挥手。


“哥哥等等我!”


盖恩对着两个笑容灿烂少年将相机摆好:“开始了哦……”


“一”


“二”


“三”


“茄子!”


阳光下,三个少年站在花丛中对着镜头微笑,中间稍大的少年抚摸着旁边一高一矮两个少年的头发,笑容可掬。


没有预想中的温暖,他扑了个空,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又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个狗吃屎。他趴在地上,一点也没有作为一国之君的形象。他哭了,哭得很大声,却没有一个人会听到——


他说:“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啊——”


那时年少无知,所以别太轻易许下诺言。


因为当他离开,你会太难过。


-END-

小Q
勇气国三角【小花仙】是幼年一起...

勇气国三角【小花仙】
是幼年一起玩耍的场景ww主仆和骨科都很有爱啊w小瞎眼睛不好要盖恩背着才行2333

记得游戏里有个梗是 盖恩年纪轻轻就得了风湿。。。熏疼,小时候照顾两位殿下辛苦了2333(bu)

勇气国三角【小花仙】
是幼年一起玩耍的场景ww主仆和骨科都很有爱啊w小瞎眼睛不好要盖恩背着才行2333

记得游戏里有个梗是 盖恩年纪轻轻就得了风湿。。。熏疼,小时候照顾两位殿下辛苦了2333(bu)

克洛茶
本来预设四张结果变成一张还踩点...

本来预设四张结果变成一张还踩点

情人节快乐!

[本来想画盖撩西变成西撩盖[......
-
网卡了变成215日发布了…!!!

本来预设四张结果变成一张还踩点

情人节快乐!

[本来想画盖撩西变成西撩盖[......
-
网卡了变成215日发布了…!!!

星芒ALEXTIN

P1~P4盖西【微塔西就不打tag了】
其余是欧欧西的妄想

各位,暂时淡圈,六月末见。

P1~P4盖西【微塔西就不打tag了】
其余是欧欧西的妄想

各位,暂时淡圈,六月末见。

星芒ALEXTIN

意识流【盖西】

“请杀死他吧。”


高傲的梦魇抬高下颚,暗红色的双眸流露出不屑。


“请您,杀死他吧。”


侍卫长以往高昂的头如今低垂着,从不放下的身段如今却以一种半跪的姿势向恶魔卑躬屈膝,喑哑的声线微微发颤。


“呵。”梦魇轻笑着偏过头去,纤细的手指勾上侍卫长怀中人的下巴。


那一瞬间,梦魇感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刺向自己。


“请您,让他没有痛苦的死去。”


一个不容选择的肯定句。


“我可没见过与恶魔讲条件的。”这似乎勾起了梦魇的兴趣,它的语气掺了些许笑意。


梦魇俯下身,直视脸上充满坚定的侍卫长。


“我不明白,”梦魇嘴角的弧度牵得更大,“你明明很爱他吧。”


看...

“请杀死他吧。”


高傲的梦魇抬高下颚,暗红色的双眸流露出不屑。


“请您,杀死他吧。”


侍卫长以往高昂的头如今低垂着,从不放下的身段如今却以一种半跪的姿势向恶魔卑躬屈膝,喑哑的声线微微发颤。


“呵。”梦魇轻笑着偏过头去,纤细的手指勾上侍卫长怀中人的下巴。


那一瞬间,梦魇感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刺向自己。


“请您,让他没有痛苦的死去。”


一个不容选择的肯定句。


“我可没见过与恶魔讲条件的。”这似乎勾起了梦魇的兴趣,它的语气掺了些许笑意。


梦魇俯下身,直视脸上充满坚定的侍卫长。


“我不明白,”梦魇嘴角的弧度牵得更大,“你明明很爱他吧。”


看侍卫长沉默不语,梦魇再次发问:“那你为何还要我杀死他呢?”


它又向那昏睡不醒的人伸出手去,就在即将碰触到那人脸庞时,侍卫长忽然腾出一只手来护住怀中人的面颊,他猛得抬起头,用冰冷的语气对着面前的梦魇道:


“您如果不愿照盖恩说的做,盖恩就先走一步了。”


说罢,盖恩起身,抱着西蒙的手臂紧了紧,他向梦魇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即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幻境。


“不是我不帮你,”梦魇遥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已经死了的人,无法再杀第二次。”






星芒ALEXTIN

盖西【深夜放毒】

他还是走了。

当我端着他最爱的茶走进他的卧房时,发现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双手合十放在胸膛,神情安详得好像只是睡熟了。

那时的我悄悄走近至他的身侧,远远地端详着他的睡颜,我慢慢地说:

“西蒙先生,西蒙先生。”

他没有应声,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缓缓睁开他黑曜石般的眼睛。

我将盘子轻轻搁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和他那本发黄的日记并排放着。

我俯身,在他的耳边唤他:

“西蒙先生,西蒙先生。”

他依旧很安静的躺着,似乎还遨游在梦境中一时脱不开身。

他的睡颜还是那样的恬静,午后的阳光穿过透明色的窗帘洒在他温柔的面容上。

那时的我不知想到了什么,竟伸出手去探他的鼻息。

他连一丝微弱的气息都没留给我...

他还是走了。


当我端着他最爱的茶走进他的卧房时,发现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双手合十放在胸膛,神情安详得好像只是睡熟了。

那时的我悄悄走近至他的身侧,远远地端详着他的睡颜,我慢慢地说:

“西蒙先生,西蒙先生。”

他没有应声,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缓缓睁开他黑曜石般的眼睛。

我将盘子轻轻搁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和他那本发黄的日记并排放着。

我俯身,在他的耳边唤他:

“西蒙先生,西蒙先生。”

他依旧很安静的躺着,似乎还遨游在梦境中一时脱不开身。

他的睡颜还是那样的恬静,午后的阳光穿过透明色的窗帘洒在他温柔的面容上。

那时的我不知想到了什么,竟伸出手去探他的鼻息。

他连一丝微弱的气息都没留给我。

葬礼上是一如既往的哭泣声。

我一直低着头,我的黑皮鞋被擦的锃亮,亮得有些耀眼。

我的余光瞟到旁边的人,那个身着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我却从他细长的眼睛里看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大概是悲伤过度了吧,我默默移回视线。

可是我没有掉一滴眼泪。

傍晚十分,我走到西蒙先生的墓前。

西蒙先生的墓立在一个草坡上,刚好可以看到星星。

新坟四周弥漫着淡淡的泥土芳香,我索性坐在刻有西蒙先生名字的石碑旁。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记得当天空终于出现星星的时候,一只萤火虫飞来,轻轻停在我的肩上。

是我先开口打破沉寂的,我问:“您还记得这里吗?”

西蒙先生不说话,显然是他忘了这里。

几天前,西蒙先生和我在这里席地而坐,具体谈了什么我已记不清楚了,现在想来唯一能记起的,是他久久望着星空时嘴里的呢喃。

他说:“盖恩,这里不属于我。”

然后他转过头来看我,我注意到他眸中有细碎的流光,就像是破碎了的星辰。

“如今西蒙先生都记不得的事,记性一向不好的我竟记得。”

我微笑着调侃。

“但您连半句遗嘱都没给我留,您这不是叫我难堪吗。”

我苦笑着摇头。

“您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不告诉盖恩呢。”

我的声音有些嘶哑。

“……盖恩不明白……盖恩……真的不明白啊 ! ”

我似是哭了,有什么东西滚落眼角。


往后这一段时间里,不管我怎么质问怎么痛哭怎么歇斯底里,西蒙先生都一言不发,沉寂又漠然,跟他离去时安静的样子一般无二。

直到我累得喘不过气来,才发现他心中所想其实我都明白。

他的心痛,他的苦楚,他的无奈,我都历历在目。

他说的没错,他不属于这里,哪怕是这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他太干净了,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干净得与这浊世格格不入。

是我,是固执的我,将这样一个人自私地留在身边。


恍惚间,我回到了西蒙先生的卧房。

当我端着他最爱的茶走进他的卧房时,发现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双手合十放在胸膛,神情安详得好像只是睡熟了。

我悄悄走近至他的身侧,远远地端详着他的睡颜,我慢慢地说:

“西蒙,西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