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盗墓笔记万山极夜

1296浏览    6参与
提莫mo.

  很好,又看了一遍万山极夜,小花还是这么杀我🙈🙈🙈

  很好,又看了一遍万山极夜,小花还是这么杀我🙈🙈🙈

请输入昵称

2202年了我还在发解雨臣的疯!

最近从花夜前行开始补这两年的更新,又开始发十年前的疯。

是万山极夜里跳舞娱神的小花,衣着私心参考了婚服霞帔,只是私心私心私心想要婚服

  

2202年了我还在发解雨臣的疯!

最近从花夜前行开始补这两年的更新,又开始发十年前的疯。

是万山极夜里跳舞娱神的小花,衣着私心参考了婚服霞帔,只是私心私心私心想要婚服

  

琯陶小娘

盗墓笔记万山极夜 第八十三章 循环

我一脚踏过门槛,下意识回头看,原本该是奋力追赶我的人却停留在之前休整的大石头上,他们的表情没有一丝经历过重重危险之后的慌乱、茫然。

“怎么多了几个人?”我细数了一遍,确实多了,而且多出来那些人还是我分出去带胖子原路返回的,这些人我信得过,不可能半路扔下胖子不管,过去的时间也不足以回到草原上再赶回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座古楼有问题,我望着古楼里的黑暗,仿佛要将我吞噬。

再次踏入古楼就会逆转时间,这里的一切都回到起点,我走到胖子在的地方,如我设想的一样,那块木板又翘了起来。我等外面的人进来,拿过铁块塞进胖子手里,同样的那些东西从胖子身上撤开,我看了一眼胖子的脖子,那个伤口不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我一脚踏过门槛,下意识回头看,原本该是奋力追赶我的人却停留在之前休整的大石头上,他们的表情没有一丝经历过重重危险之后的慌乱、茫然。

“怎么多了几个人?”我细数了一遍,确实多了,而且多出来那些人还是我分出去带胖子原路返回的,这些人我信得过,不可能半路扔下胖子不管,过去的时间也不足以回到草原上再赶回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座古楼有问题,我望着古楼里的黑暗,仿佛要将我吞噬。

再次踏入古楼就会逆转时间,这里的一切都回到起点,我走到胖子在的地方,如我设想的一样,那块木板又翘了起来。我等外面的人进来,拿过铁块塞进胖子手里,同样的那些东西从胖子身上撤开,我看了一眼胖子的脖子,那个伤口不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我让秀秀喊醒胖子,自己则拿着绳子上了二楼,迅速跑到另一个角落,避免了棒槌神在我身后出现。我等秀秀上来,她探出头后迅速下落,紧接着喊出那句话。

这是我改变不了的地方,无论我怎么变换位置棒槌神依旧会在我身后出现,经过相同的摔打之后,卫星电话传出念经声,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再次以相同的姿势清醒,我拒绝看录像,让所有人马不停蹄跟着我,这一次不走原路,我们从窗户滑下去,直奔悬崖,这会使我们省去大部分时间,避免了伤亡。

悬崖下的平台升了起来,连成一座桥,棒槌神已经到了桥上,它的速度因为我们计划的改变而加快。

一行人还没弄清楚那巨大的椭圆是什么就见我猛地冲到桥上,胖子紧接着跟了上来,走到桥的中间我听见了螳螂人的声音。

那些家伙还在犹豫,我怒其不争,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机关下去了都得死!”

我刚说完,这机关像声控的一样开始下降,他们冲上石桥,我们也在不停的往前跑,螳螂人的速度比人类强上两倍,转眼间就追上石桥,负责断后的文丙回还要分心抵御螳螂人的攻击。我之前带的那只狗它已经跑到我的脚边却还是折返回去撕咬螳螂人,我眼睁睁看着它被两只大镰刀切断了脖子扔下悬崖。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天真,部长是条好狗。”

螳螂人越逼越近,机关下降速度也在加快,我和胖子奋力一跳冲进裂缝中,不停地催促他们,他们一个接一个冲了进来,轮到文丙回的时候机关已经下降到蜂巢之下,胖子扔了绳子将他拉上来,我极力去够他的手,就在我碰到他手的那一刻,一只螳螂人扑身上来钳住他的右手,他吃痛的大喊了一声重重摔在平台上。

他给螳螂人吃了几颗枪子,螳螂人死了,他的手也废了,扒开镰刀是一根没有皮肉的白骨,我拿着手电的手抖了几下。

“小三爷,给我把刀。”

我抽出大白狗腿扔了下去,他稳稳接住毫不犹豫朝自己的右臂砍了下去,底下传出撕裂黑暗的惨叫声。

我们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姑娘们害怕地捂上眼睛。

“小三爷,拉我上去吧。”他拉了拉绳子,几人将他拉了上来,他平静地走到我的身旁朝我笑了一下,那是一种看淡生死的笑。“小三爷,做这一行迟早要面对的。”

“我知道,只是觉得可惜。”我回答道,肖医生给他包扎他就不再同我讲话,我点了根烟望着缝隙深处,心里五味杂陈。

为了尽量减少伤亡,我强制就地休整,等天亮再深入,我看了一眼手表,还剩不到三个小时。

文丙回提出守夜,他说疼痛让他时刻保持清醒,我答应了他,并陪他一起守夜。

“小三爷,可惜什么?”他突然转头看我。

我迟钝了一会才想起他在延续突然结束的话题,“我只是在可惜你本可以保下那只手的。”

他冷笑了几声,问我要烟,我替他点着后往嘴里也塞了一根。他冲我吐了一口烟,“我在花爷手下做事很多年了,听花爷说过你,他说小三爷你别名天真,人跟名字一样天真,说你总会陷入局里,孜孜不倦,会觉得每个人的结局都是善终,会认为每个人每件事都如你想的那样发展。”

我回敬了一口烟,“看来小花并不信得过你。”

“为什么这么说?”

我故意要吊他的胃口,抽完手里这根才开口:“他没告诉你我的天真早就不在了,死在十年前。”

“花爷说过,但他并不希望我们记住。”

他说完这句就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我们的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拿出烟塞到嘴里,想了想又放回去。

三个小时不长,但被无尽的黑暗包围着总归是枯燥无味的,我略微有些后悔参与守夜,文丙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也只有他才敢放心让我一个人守夜。

我又看了一眼时间,还剩半个小时,我抬头看了看这片区域顶部的缝隙,已经有微光下来,就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养精蓄锐,依着岩壁眯起了觉。在这种环境下我都是浅睡眠,很容易被一点风吹草动惊醒,我刚睡了一会就听见拉拉链声,睁开眼看见肖医生鬼鬼祟祟往裂缝深处走。

我站起来轻手轻脚跟上去,肖医生带着照明设备,可以看清里面是一条笔直的通道,宽度只能容下一人进入,周围没有可供躲藏的地方,我只能等她深入一些再跟上去。

我感觉到肖医生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不像是第一次到访,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我跟进了十几米,一不留神踢到一块石头,声音在通道里形成了回声。她回头看了我一会,我有些尴尬,刚想开口,她一拐弯跑进另一条通道里,我忘了照明,只凭着记忆去追,另一条通道的终点出现了光亮。

我走近一看是一根荧光棒,准备弯腰去捡,身后打来一束光,那人先开了口:“天真,你在这里干什么?”

“胖子,你什么时候跟进来的。”我走过去,脚底接二连三发出断裂声,我看了一眼脚边,觉得十分熟悉。

“天真,你快开手电,我们是不是回到了古楼里。”胖子突然喊道。

我立即打开手电,原本狭窄的通道变成了宽阔的建筑,周围的一切变得熟悉,我们进入了另一座古楼里,不,我摇了摇头,是回到了古楼里,因为我看见古楼外面是我们从温泉过来时的路。

“胖子,你跟过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这里有

什么变化。”我问他,他半响不说话,我又问:“你什么时候发现这里产生了变化。”

“就刚刚看见你的时候,周围突然变得宽敞。”他立马回答。

我沉思了片刻,肖医生进来的时候这里绝对没有发生变化,使这里产生变化的是因为我的进入。

胖子坐到我的身边,他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小本子,嘟囔着写下“鬼打墙”三个字,这一幕似曾相识,记忆在我脑海里翻涌而起。我坐下来道:“胖子,你这个……”

胖子给我看本子,“天真,你刚才想到啥了,写下来咱一一试试,就跟在藏宝阁一样。”

“我觉得是因为我的原因,我一进来这里就发生了变化。”

他点点头在本子上写了“吴邪”,他看了一眼又添了几笔,拿到我面前笑道:“吴邪更邪。”

“死胖子。”我推了他一下,“先验证鬼打墙吧,你那还有犀角吗?”

“摸金符哎,保命的玩意我还能再买个假的?天真我跟你说啊,从长白山回去后胖爷我就花大价钱找人买了个真的,真真的护金符!”他抽出他脖子里的护金符,我摸了几下,虽然不是真的但也不是犀角,这东西在这里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对上胖子的眼神,露出笑容:“嗯,是真的。”

胖子得意的笑,我把两只手电亮度开到顶峰,在周围走了一圈,“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犀角香在古代用于与鬼神相通,一直是科学误区,没有现实依据。我在云顶藏宝阁绝望到昏了头才信有鬼的存在,只是因为当时的设备不足以发现屋顶上的婴尸。

我回到胖子身边,“天快了亮了,我们先回到悬崖边,看看他们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天真,咱们就坐这等他们过来,只要他们进了缝隙就一定会出现在这,到时候咱一队的人大眼瞪小眼,别提多有意思了。”

我一想也是,蜂巢里只有一条通道贯穿整个蜂巢内部,只要他们继续往里走就会被鬼打墙影响重新回到古楼。

我靠着胖子,我一静下来就会给自己甩出无数个问题,自问自答,在等闷油瓶从青铜门出来那十年里养成的习惯一直影响我至今。我发愣的时候胖子一直在我耳边嘀咕,我过于专注自己的事没理睬他,胖子用后背撞了我几下,我才回过神来看他。

“怎么了?”我问。

“天真,我问你我们要不要上二楼看看。”他道。

我拒绝了,我不知道棒槌神有没有回到这里,我不想贸然上去再挨一顿打,又跳起奇怪的舞蹈,我是下来救闷油瓶他们的,不是来参加舞蹈速成班的,而且我学那点东西打肿脸充胖子也只敢在胖子闷油瓶面前舞两下。

我想起胖子之前看录像在憋笑,指不定会被他当做私房笑话,老闷那副样子应该会一脚把我踢进墙里。

胖子难得闭嘴,我又陷入自问自答之中,古楼里安静地十分诡异。

“天真。”

“胖子。”

又过了一会,我们同时开了口,我让胖子先说,他道:“他们是不是来的有些迟了,现在天已经亮了,他们醒来不见我们就会继续深入才对。”

胖子说的也是我想问的,我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抄起东西跑了回去,同时我也在想,是不是只有我在才会出现鬼打墙,而他们已经进入了蜂巢真正的内部。

琯陶小娘

盗墓笔记万山极夜第八十二章 蜂巢

我深呼了一口气,不管经历多少次困境,我还是无法坦然面对,但至少紧张没有支配我的大脑,我端枪的手比以往都要稳。

我听见胖子骂了一句“他奶奶”,枪声就在我耳边炸开,那些东西源源不断探出头,在树干的阴影下看不清它们的样子,我们端着枪就是一顿乱射,周围掉落许多躯干,发出阵阵腥臭。

文丙回问我:“吴总,这些东西怎么越打越多,子弹快不够用了。”

我估算着这场恶战已经持续了半小时,子弹确实不多了,我让他们赶紧想办法,不然都得死在这里。

胖子道:“天真,我有个馊主意,这些东西肯定都聚在外面,我们一个手榴弹扔出去抄了它们全家。”

“那快啊!”馊主意也是主意,胖子拉开手栓奋力扔了上去,好死不死打中一根树...

我深呼了一口气,不管经历多少次困境,我还是无法坦然面对,但至少紧张没有支配我的大脑,我端枪的手比以往都要稳。

我听见胖子骂了一句“他奶奶”,枪声就在我耳边炸开,那些东西源源不断探出头,在树干的阴影下看不清它们的样子,我们端着枪就是一顿乱射,周围掉落许多躯干,发出阵阵腥臭。

文丙回问我:“吴总,这些东西怎么越打越多,子弹快不够用了。”

我估算着这场恶战已经持续了半小时,子弹确实不多了,我让他们赶紧想办法,不然都得死在这里。

胖子道:“天真,我有个馊主意,这些东西肯定都聚在外面,我们一个手榴弹扔出去抄了它们全家。”

“那快啊!”馊主意也是主意,胖子拉开手栓奋力扔了上去,好死不死打中一根树干弹了回来。

真他妈馊主意!我们全都扔了东西扑倒在地,爆炸将一地的躯干飞溅到我们身上,一根锋利的骨头穿过我的小腿扎进地里,我忍着剧痛咬破了手腕。巨大的爆炸声吓退了那些东西,同时木墙上炸开了一个洞,胖子催促他们快些跑出去,而后才来查看我的伤势,骨头死死钉在土里,如果贸然拔出必定迁动伤口,胖子拿刀小心刨开周围的泥土。

这个过程很漫长,胖子的汗出的比我还多,在他看来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可能影响到我未来的行走,我尽量转移注意力去研究地上七零八落的躯干,这些躯干拼凑起来非常形同1962年昆仑山考察队在溶洞看到的生物,他们看到的生物既像螳螂又像人,并且可以直立行走,身材高大威猛,前肢是螳螂一样的两把大镰刀,攻击力十分惊人。他们将此称为“螳螂人”,那时考察队大部分人都遭受到袭击,后面国家付出了巨大代价才化解危机。

可见当时的考察队遇见的“螳螂人”只是这昆仑山的九牛一毛,真正的危机还潜藏在昆仑山之底。胖子说他在认识我之前就来过昆仑山,当时只是听村民说过,并未亲眼见过,幸亏他运气好没有深入,不能我们现在才能遇见。

“什么叫现在才遇见?”我回头看他,骨头已经能看见底了。

他将我扶了起来,“害,要是胖爷我真见到那什么“牛郎”了,你看见我的骨头可不就是遇见了。”

“上天想让你遇见我,就饶了你小命。”我笑道,用手电打向洞口的方向。

胖子见我的笑容瞬间凝固,连忙看过去,那地方那还有什么洞,全都被堵得死死。这些树一定是偷偷替补上去,所以我们才察觉不到任何动静。

胖子拿出手榴弹作势要炸第二次,我拉住他,又指了指我的腿,不言而喻,现在谁也说不准这地上的东西会插在哪。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让胖子找一个缺口用绳子爬出去,他熟练地缠上一根树干,拉了拉绳子过来扶我,我让他先走,他不肯听,就将我绑在他背上,踩着树干艰难地爬了出来。

刚一落地肖医生就冲了上来,她看见我的脚要立马给我处理伤口,先是给我打了针麻醉,她带下来的装备十分齐全,之前我还嫌弃她带那么多东西影响进程,而后胖子捂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骨头被抽出来了之后留下一个窟窿,肖医生不停往里灌药水,她拿出针来胖子“啧”了一声又捂住我的眼睛。

我不由的觉得好笑,之前那么多都过来了,现在反倒被人护着,真是越活越回去,像个小屁孩一样。

“好了,你这个情况暂时不能走动,接下来的路你需要一个人背着。”

这个重担无疑落在胖子身上,我们找了一处缝隙做休整,大家都补充了体力,我预测暂时没有危险便让他们稍作休息。秀秀坐到我身边问:“哥,那些东西是什么?看着像人又像螳螂,会不会是寄生?”

我喝了一口水:“那些东西叫螳螂人,1962年就出现过,那时候体型还没有这么大,它们在这昆仑山里没有天敌,经过几十年的生长繁衍才形成如此庞大的群体,身上的两只大镰刀攻击力十分骇人。秀秀你快去休息,我们还有恶战要打。”

秀秀摇摇头:“哥,我睡不着,没找到小花我心定不下来。”

秀秀有自己的决定我不好干扰,我看了一眼守夜的胖子,找了舒服的地方准备躺下,那麻药劲过的极快,我整个人瞬间清醒,一股一股的疼痛从腿部蔓延开,我疼得呲牙咧嘴,恨不得把自己撞晕。

我挪到胖子身边陪他守夜,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道:“胖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想啥呢天真,咱可是约定好情报共享的,哪能瞒着你”说完他看了一眼我的腿,“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我让他放心,这路再怎么样我也要走下去。之后我们没再说过话,我靠着岩壁闭目养神,过了许久,我听到活物在地上爬行的声音,我以为是螳螂人追上来,立马回神,却看见胖子伏在地上,两只手在岩壁上磨擦。我不敢惊动其余人,抱着胖子摔出缝隙外,他已经神志不清,两眼翻白,挣扎着要脱离我的禁锢。

我掀开他的衣领,脖子处有个很深的伤口,毒素已经渗入他的体内,我意识到他已经被什么东西控制了神经,大叫着把所有人吵醒,肖医生看见胖子这副模样立即给他注射了镇定剂。

“吴总,他这是怎么了?”文丙回看着胖子,一脸不安。

肖医生给胖子做检查,她看见胖子的伤口时不由的手抖,只是简单给伤口消毒然后包扎。她语重心长道:“吴先生,毒已经攻心了,必须送到医疗水平高超的医院接受治疗。”

“后果会怎么样?”我问道。

“最坏的结果是全身血管爆裂而死。他体内的毒素让血管活跃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血管会逐渐膨胀。”

“好。”我下定决心将队伍分成两批,一批带着胖子原路返回,回到草原上,我则带着另一批继续深入。我让肖医生给我注射了止痛针,带着人从悬崖壁上爬过去,每个人都带着一只狗,我身上这只胆子太怂,竟尿了我一身,我给他顺了顺毛,它才安顺一些。

落地时险些摔倒,文丙回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我把狗放到地上,给它闻了闻赶山哥的狗牌,它“呜咽”一声钻进树林里,过了一会传出两声不同的狗吠,我们紧接着跟了上去,穿过树林是断崖,深不见底,探路的狗对着悬崖另一处狂叫。

手电打过去,所有人无一不叹为观止,在悬崖上方的顶层上竟然悬挂着一个巨大的椭圆体,更好的形容就是一个巨大的蜂巢。我又想起金星伞,这地方难不成也是蜂人的巢穴?

秀秀道:“哥,那边好像也有狗叫声。”

我做了个手势让部长停下,那边果真有声音传来,我拿出望远镜看过去,蜂巢有一道裂缝,因为距离,手电光照不清楚。我开启望远镜自带的夜间模式对准那道缝隙,赶山哥正对着我们狂吠。

“他妈的!赶山哥是怎么过去的,这里诡异到狗能飞?”我试探性踩了一脚悬崖,立马毙掉有玻璃的想法。

要么赶山哥真的能飞,要么有机关能在悬崖之间搭一座桥。

我道:“你们分头去寻找机关。”

我在悬崖边寻找机关移动的痕迹,悬崖边上的石头结构极其不稳定,这里的空间并不封闭,稍有温度变化都会使机关的运作受到影响。我朝不同角度扔石头,每块石头撞击物体发出的声音时间各有长短,我基本能断定悬崖下隐藏着平台。

派出去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个个毫无收获,不过文丙回告诉我,穿过身后那片林子再往前走就是古楼所在,这也是一个收获,古楼一定和蜂巢有什么联系。

我把大家聚在一起,从头梳理一遍,看是不是落掉了什么关键,我们起初是看见古楼,然后古楼着火灭火,接着胖子进入古楼被黑暗里的人缠身,之后我看见了棒槌神,在罗曾经的影响下跳了一段祭祀用的舞蹈。

我停了下来问道:“祭祀献身的苯教仪式已经完成了,然而我并没有被神吃掉。”

文丙回看了看我道:“这谁也不知道,或许神根本不想吃你。”

“不,有另一个问题所在。”我摇了摇头,“在温泉的时候明二那曲就被蛊惑过,是因为她触碰过神,但仪式被我打断了。在古楼时我接触了神,所以才会被罗曾经影响,选为神的祭品。”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似乎听不懂我在讲什么,我解释道:“在苯教中并不是谁都可以被神选中的,所以神选中我们只是想让我们帮它完成一件事,无论是谁。”

“吴总,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不是神,揣测不了神的想法。”

“你说的对,我确实揣测不了神的想法,因为那个想法是人的。我们必须回古楼里去。”我起身往回跑,所有人皆被我抛在身后,他们可能理解不了我的话,但只要回到古楼,就有答案。

琯陶小娘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八十一章 闷油瓶的记号

★三遍警告:续写!续写!续写!

★达不到三叔水平,原著至上!

★三叔更文后我就停更

★不定时更

★每章3000+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出,我立即扑到在地,古楼炸裂的碎片飞溅出来,一些碎片划破了脸,那火焰肉眼可见小了下来,过了一会火势完全熄灭,空气充斥着浓郁的烧炭味。胖子跑上来,我们对视了一眼,拿着枪冲了进去,胖子冲在前头,他先我进入古楼里,随后我听见几声枪响,胖子咒骂了几声就没了动静。

我心想这黑山老妖也不过如此,再厉害的怪物也斗不过热武器,我加快脚步冲了进去,里面被大火烧的厉害,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我抽出手电寻找胖子,发现他竟然消失了,角落里有座疑似被烧焦的人像,上面了多...

★三遍警告:续写!续写!续写!

★达不到三叔水平,原著至上!

★三叔更文后我就停更

★不定时更

★每章3000+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出,我立即扑到在地,古楼炸裂的碎片飞溅出来,一些碎片划破了脸,那火焰肉眼可见小了下来,过了一会火势完全熄灭,空气充斥着浓郁的烧炭味。胖子跑上来,我们对视了一眼,拿着枪冲了进去,胖子冲在前头,他先我进入古楼里,随后我听见几声枪响,胖子咒骂了几声就没了动静。

我心想这黑山老妖也不过如此,再厉害的怪物也斗不过热武器,我加快脚步冲了进去,里面被大火烧的厉害,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我抽出手电寻找胖子,发现他竟然消失了,角落里有座疑似被烧焦的人像,上面了多了几个弹孔。我们对这古楼里的东西一无所知,胖子在没有光亮的情况下猛的冲进来,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自然而然把黑暗里一些怪异的东西臆想成心里那个怪物,在那种情况下开枪也符合人的防卫心理。

我用手电观察每一处黑暗,如果胖子看见的东西是这座石像,那胖子呢?

这里的每个角落我都有仔细看过,在光亮的照射下不可能遁藏,而且胖子也不可能跟我看这种玩笑,在未知的环境里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人首先会将自己置于安全的地带。

我走到楼梯前,刚一踩上去木板迅速裂开,我往上看了一眼,那些木板都是完好无损的,但经受不住人的重量,一踩就碎。我身上没带任何攀爬工具不敢贸然上去,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楼的区域,我绕墙巡了一遍,墙上应该有机关,胖子在慌乱中不小心启动摔了进去,才造成他突然消失。

可惜刚才那场大火对古楼造成了不可复原的损害,即使有机关也难以查觉,我揉捏了一下手里的木炭,发现有些粘稠度,闻到火油的味道。这座古楼不知何时被浇灌了火油,只要一点火星就足以在短时间内火光冲天。

不过这点发现似乎对我起不到什么作用,我继续找胖子留下的踪迹,这里的地板一步一响,尽管我再三小心却还是被绊倒在地,我回头看地板,有块木板的一头是翘起来的,就像有东西站在墙边踩着木板的另一头。

这个想法一在我脑子里浮现我就不禁后背发凉,我进到这里就忽略了一件事,这里什么东西最多?

是黑暗。

我们这一路过来遇到最多的东西就藏在黑暗里,我踩了一下木板翘起来那头,可知压着木板的重量在我的重量之上,我想到了胖子。

我握紧手里的枪,用旁光看向墙,如我所想的那样,胖子就站在墙边,但他的身体被黑暗中的东西包围着,那些东西有四五个之多,紧紧禁锢着胖子。

秀秀带着人进来,我没有时间去审问他们在外面磨蹭什么,我从伙计包里拿出两块铁块塞到胖子身上,秀秀过来问我干嘛要往墙里塞东西,他们看不见我也不想多做解释,那些东西迅速从胖子身上退去,我把胖子搬到空地上摸了一下他的脉搏,只是缺氧昏迷过去。

那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从墙里把胖子变出来,只有肖医生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面墙,我摸了胖子全身,发现这丫的根本就没带铁块,怪不得会被那些东西东西缠身。我泄愤似的晃了他几下,他闷哼一声坐起来给自己来了几巴掌,我觉得好笑,又不想再说什么。

我重新走到楼梯前,“那黑山老妖应该在上面,但这些木板经受不住人的重量,我们必须得借助工具上去。”

不得不说小花的人就是靠谱,我刚说完伙计就递来一捆绳子,胖子拿着手电给我找支点,我熟练往上一抛绳子就缠绕上一根柱子,拉了拉还算结实。

我咬着枪率先上去,二楼的地板经过特殊加固,我踩上去只听见一声响,没有碎裂的迹象,秀秀看我平安落地也准备上来,借着底下的光亮我大致看了周围的装饰,比一楼多了几张桌子椅子,没什么可研究的。

我看秀秀快上来了伸手拉了她一把,她刚探出个头突然瞳孔放大,松开我的手滑了下去,我还没来得及问情况,下面就大叫一声“吴邪你身后!”

听到秀秀的话我整个人顿时凉了半截,同时我身上也多出了不属于我的东西,这种时候不回头是最好的,我拼命往前冲,那东西也快速跟了上来猛地撞了我一下,我扑倒在地滑出了两三米,木板上凸出来的木刺刺进手里,又痛又痒。我扑腾起身,那东西就是我们在温泉里看见的棒槌神,它又一个飞身上来砸中我的手臂,顿时失去了感觉。

我掏出抢对着它来了一枪,子弹穿过透明的躯壳打在墙上,我大吃一惊,做足准备应对它下一次攻击,它却突然定住。

胖子听到我在上面的动静爬了上来,我接过手电,棒槌神身体里的凤冠衣服清晰可见,很明确是小花带过来的,我和胖子面面相觑。

秀秀经过刚才那一吓很快就恢复过来,她拿出卫星电话装上电池,电话里又传出循环播放的念经声,声音在靠近棒槌神之后变得大声,声音在我脑海里打转,我眼前突然一片模糊。

等我清醒过来,棒槌神已经不见了,我面对着胖子一行人站立着,姿势让我有些别扭,像是在跳舞。

我感觉头顶增加了一些重量,拿下来一看是小花的凤冠,这东西应该在箱子里,怎么会在我头上?

我看着他们,脸上藏不住的尴尬,这种情况在温泉有发生过,那时我阻止了祭祀的发展,现在看来我把祭祀进行了下去,但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才没有被棒槌神吃掉。

我把凤冠放回箱子里,胖子过来问我:“天真,你刚刚有意识吗?”

我摇了摇头,这感觉就像被天授一样,胖子拿出手机录像给我看,擅用手机记录一些怪异的事情是我们约定好的,我看了一眼时间,从我意识模糊到清醒之间有十分钟的流逝,在录像里我看似清醒地拿出了凤冠戴在头上,随后跳了一段祭祀用的舞蹈,我的肢体过于僵硬,加上凤冠的重量,舞姿惨不忍睹,像丧尸进城,如果是小花来跳,一定称得上优美。

录像的最后我跪在棒槌神面前,等待它把我吃掉,不知道什么原因棒槌神突然蠕动着离开镜头,我又重新站立摆出清醒后看见的姿势。

胖子和我都摸不着头脑,按理说祭祀完成之后神就会吃掉祭品,难不成我不合它老人家胃口?

秀秀的卫星电话陆陆续续传出白噪音,那东西正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加快脚步追了出去。

胖子边跑边喘着粗气道:“天真,你跳舞那段时间我看见那个棒槌体内有块石头,刻着小哥的记号,你说小哥不会被吃了吧?”

“放屁!你少癔症,小哥他是想告诉我们跟着棒槌就能找到他。”这种情况下谁想动乱军心都不好使,但我还是不由的替闷油瓶捏了把汗,这里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不然张家人不可能只是监控这里。

那东西的行动很慢,只靠没有四肢的躯干蠕动着,我和胖子没有赶超,只是跟着它慢慢往前挪动,但它的速度实在让我气得想骂娘,我做了个手势让赶山哥跟着它,我们则是停住脚步检查身上的装备。

文丙回过来问我:“吴总,你那时候为什么会突然以神献神?”

我看他的眼神中带着飘忽不定的心思,很显然他并不知道我当时被控制了,胖子的录像里的我完完全全就是吴邪本人在做事,只有胖子这种长期相处的人才能发现我的异常。我随便说了句应付过去,天授这种事情短的说不清楚,长的没有时间,如果能再活着出去,我一定拉着他喝两小酒说个明白。

赶山哥轻吠一声,它们已经进入树林深处,胖子冲我点头,我们率先追了上去。之前有提过这里的树会动,我们一逼近这些树就像人一样聚集,形成一堵七八米高的木墙拦住去路,那头的赶山哥见人类许久没有出现开始狂吠,我们身后的狗也跟着狂吠,嘈杂的狗吠声遮盖了这座林子里本来存在的声音。

“真该死!”我怒骂着。

胖子贴上我的后背道:“天真,你有没有发现周围的树木都走了过来?”

我看向四周,不得不佩服胖子一个“走”字用的精妙,这里的树木完全成了活物,它们的速度之快,再过不久我们就会被困死在它们之中。有人在慌乱之中开了枪,我踹了他几脚,这些树根本打不死,还不如留着做光荣弹。

赶山哥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停止了狂吠,过了一会声音停止了,一行人松了口气,但很快另一种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

那是种活物四肢摩擦发出的声音,数量难以统计,它们正贴着木墙向上攀爬,与此同时那些树木彻底将我们包围起来。

一行人围起来,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胖子举着枪做好探头就秒杀的准备。

肖声
文案:万山极夜 是盗笔的新篇章...

文案:万山极夜


是盗笔的新篇章《万山极夜》呢

文案:万山极夜


是盗笔的新篇章《万山极夜》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