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盛典与慧业

2888浏览    307参与
筇枝碎玉

【原神】孤遗碎梦27

*好久没更新了……


出乎意料的是,两位评论员保持着良好的工作态度,竟然接着说下去了。


比赛时间过去得很快,屏幕中的环境不知不觉进入了日暮。


派蒙看着屏幕上的漫漫黄沙和将落的太阳,困惑道:“明明我们才看了一会吧?感觉已经过去一天了?”


“梦境与现实的流速不同,或许也体现在这里吧。”纳西妲为她解答,“有人小小地打一个盹也可以梦见一个完整的故事呢。”


【“夜晚的沙漠比白天更危险,比赛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目前只剩珐露珊、莱依拉和卡维还在坚持。”艾尔海森端着脸说完目前的情况。


派蒙表示疑惑:“只剩下三个人了吗……对了,阿帽呢?”


艾尔海森:“...

*好久没更新了……







出乎意料的是,两位评论员保持着良好的工作态度,竟然接着说下去了。


比赛时间过去得很快,屏幕中的环境不知不觉进入了日暮。


派蒙看着屏幕上的漫漫黄沙和将落的太阳,困惑道:“明明我们才看了一会吧?感觉已经过去一天了?”


“梦境与现实的流速不同,或许也体现在这里吧。”纳西妲为她解答,“有人小小地打一个盹也可以梦见一个完整的故事呢。”


【“夜晚的沙漠比白天更危险,比赛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目前只剩珐露珊、莱依拉和卡维还在坚持。”艾尔海森端着脸说完目前的情况。


派蒙表示疑惑:“只剩下三个人了吗……对了,阿帽呢?”


艾尔海森:“不久前也弃赛了。”


派蒙显然还没有适应流浪者的行径,不过她只吐槽了一句,就拉着旅行者去找还没有完成比赛的三个人。


夜里的沙漠起风,旅行者和派蒙在锚点附近发现了正在观察的莱依拉。


“又见面了。我突然想到,你们也跑了这么远的路,会不会很辛苦?”


旅行者摇了摇头:“还好。”


莱依拉低下头:“是吗?感觉你们好厉害……”


会面的两个人简单地交流了一番,得知了现在的情况之后,莱依拉放松地同他们交流着。


“其实我想了想,这已经不是我「必须做的事」,而是我「想要做的事」了。”莱依拉为自己打气,“这么想着,就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了呢。”】


“不错不错,看起来参加争霸赛对你来说收获颇丰啊。”前辈珐露珊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脑瓜子转得快并且懂得开导自己的后辈表示了赞许。


莱依拉连忙摇头:“是,是因为有前辈们的帮忙啦……”


“不要太谦虚嘛,你明明很聪明的。”


【“然后,因为终于放松下来,不自觉地就会很困……”


这样说着,莱依拉的脑袋一点一点,配上她眼下的黑眼圈,竟真让人觉得她困得快要栽下去了。“我稍微打个盹,就一会……”


莱依拉就那样站着,眼睛闭上,倒是真的打起盹来。旅行者没有打扰她,但仅仅过去不到十秒,她又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她的眼神清明了很多:“嗯?比赛还没有结束啊,这孩子,未免也太过紧张了些。”


“你是!”


“另一个莱依拉!”】


“……咦?”


“………………咦???”


当场宕机的人不是谁,正是莱依拉。


这个语气……为什么那么沉稳……为什么那么奇怪……


这是谁,这是她吗???


“等等,莱依拉好像一直不知道自己会梦游这件事吧?”派蒙小声和空耳语,空点点头,有些担心会不会被莱依拉造成什么影响。


她本人已经宕机,愣愣地盯着屏幕,脑袋上似乎隐约有要冒烟了的痕迹。


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啊……


她的星空祝福……是这样的吗?那些论文,难道是……难道是“她”写的???


【另一个莱依拉和旅行者攀谈起来,他们似乎早就认识一样。“莱依拉”整理了莱依拉的资料,行动力超级强地完成收尾工作。


沉稳又迅速,派蒙忍不住感叹道:“好厉害!”


“莱依拉”笑了笑:“我说了,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负责收尾而已。”】


“好厉害……”和屏幕上的派蒙几乎同一时间出声的是莱依拉,她看着屏幕上的人,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在比赛现场逛了好久,一直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莱依拉”刚来就找到地脉干扰器,完全就不是所谓的“收尾”吧?


那些在她打瞌睡的时候写成的论文,那些师弟师妹的崇拜,其实都不是无厘头的吧?她的星空祝福……真的很厉害。


“喂,后辈。”珐露珊喊住她,莱依拉方才回神,扭过头来看她,“我说怎么之前总是在大半夜遇见你。”


“这个……我也不知道。”莱依拉讪讪地挠了挠脸,“每次完成课业都会很困,可我完全不知道我会梦游啊。”


更不知道会,会有这样“她”。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珐露珊本身就坐在她附近,抱着臂,眉宇间洋溢着欣赏之色,“按照你之前的探索来说,她确实只是收尾工作。别觉得自己没做好嘛,那本身也是【你】。”


【“莱依拉”和旅行者谈论着,话题偏向了卡维。或许就如珐露珊曾经评价过的那样,天才总有些怪癖。


“珐露珊”有些困惑:“他明明没有第二人格,却无法和自己和解。”


卡维的事像一颗种子,派蒙点头应下,去做他们评论员应该做的收尾工作。


剩下的两个人在同一处地脉干扰器边相遇。最晚的原因也是让人眼前一黑,运气不好掉进遗迹的珐露珊和送沙狐差点把自己送走的卡维。


剩下最后一台地脉干扰器,两个人商量着用抽签决定积分的归有者之后,就回到了阿如村。


这次抽签卡维终于运气好了一回,赢下珐露珊拿到本轮的积分。艾尔海森的目光落在卡维身上,半晌不动声色地移开。


赛诺和莱依拉并列第一,阿帽最少,可他本人完全不在意。第二轮比赛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怎么说呢……好像是意料之中。”卡维头痛地揉了揉额角,只能说幸好没有倒数吗?虽然垫在他下面的那位是摆烂式参加法……


不过,至于“莱依拉”的说法,他本人并非没有察觉。只是性格这种东西顽固不化,天才也不是一定能做到管理好自己的。


“该说因为有人弃权两轮才没有让你垫底。”艾尔海森面无表情道,“原来你对你自己的成绩感到意料之中吗?很有自知之明。”


“喂,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难听。再说了这也算意外!”



“好像从刚才到现在遗漏了什么……”几位贤者看着屏幕。


“哦对,最开始那位旅行者看见的幻象。”素论派的贤者说道,“如果只是一次普通的争霸赛,我觉得它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


比赛已经过了两轮,最初出现的幻象却无影无踪。


屏幕仍然在继续播放着——


【旅行者先行离开,并且在街边遇见了最开始去逛街的两位女性。


一直沉寂着的幻象一事仿佛泡沫一样一点点浮上水面。迪希雅说,她在这附近发现了许多假扮成普通人的雇佣兵。


坎蒂丝补充道:“我们听了一会,他们的目标好像是一个叫「萨齐因」的人。”


萨齐因,那个资助了学院庆典的人。听说是有钱人,迪希雅就觉得不奇怪了,毕竟镀金旅团的人为了生路,偶尔会接一下私活。


这件事非同小可,旅行者和派蒙决定回到教令院寻找赛诺解决。


他们找到阿道夫了解了「萨齐因」这个人,由于赛诺还在休假,于是阿道夫接下了这个任务,并且让他们可以去找艾尔海森了解一下关于萨齐因的事情。


不过不出所料的是,艾尔海森并不在比赛现场。】


贤者们已经确认过,最初旅行者看见的那个幻象就是萨齐因,既然如此,那么萨齐因就应该不在须弥城内。


“旅行者,你从来没有见过萨齐因吗?”


“我确信我没有。”空答道。


提纳里:“幻觉至少是以记忆作为基底,如果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不可能是幻觉。”


那为什么……旅行者的视线里会出现「萨齐因」呢?






tbc.

4.0都来多久了,我这活动剧情都还没写完……在想后续要不要把枫丹的人拉进来(思索)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七)】

  [【纳西妲:旅行者、派蒙,原来你们已经到了。

  派蒙:纳西妲,还有…阿帽!难道说,委托阿帽参加学院争霸赛的其实是纳西妲?

  纳西妲:没错,是我。会不会有点惊讶?

  ——“倒也没有…”

  派蒙:莫非纳西妲早就知道冠冕有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换掉冠冕呢?

  ……

  纳西妲:有的人只看到了蕈猪背上的蘑菇,于是说「蕈猪就是蘑菇」。有的人只看到了蕈猪的身体,于是说「蕈猪就是野猪」。也有的人,自认为看透了本质,宣布「蕈猪就是兽肉」。这些结论或许都有其正确的一面,但都没有客观描述蕈猪的本身。

  ……】

  “盲、盲人摸猪!在吃货的眼里,蕈猪就是猪肉炖蘑菇!”...

  [【纳西妲:旅行者、派蒙,原来你们已经到了。

  派蒙:纳西妲,还有…阿帽!难道说,委托阿帽参加学院争霸赛的其实是纳西妲?

  纳西妲:没错,是我。会不会有点惊讶?

  ——“倒也没有…”

  派蒙:莫非纳西妲早就知道冠冕有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换掉冠冕呢?

  ……

  纳西妲:有的人只看到了蕈猪背上的蘑菇,于是说「蕈猪就是蘑菇」。有的人只看到了蕈猪的身体,于是说「蕈猪就是野猪」。也有的人,自认为看透了本质,宣布「蕈猪就是兽肉」。这些结论或许都有其正确的一面,但都没有客观描述蕈猪的本身。

  ……】

  “盲、盲人摸猪!在吃货的眼里,蕈猪就是猪肉炖蘑菇!”黎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有点饿了啊……”

  你是懂得描述的……”安安无语了。

  “猪肉炖蘑菇……呃,这样说的话我也感觉有点饿了,嗯,让我看看……”被馋到了的观众开始在菜单上寻找自己想吃的食物。

  “这个看起来不错啊……”有人翻到了一些提瓦特没有但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愉快的决定点一份尝尝。

  [【纳西妲:期待你在因论派进修之后,能够妥善处理好自己的因果,学会如何偿还历史中的旧账。最终你呈交的「论文」会由我亲自审核,希望你能用心完成哦,阿帽先生。

  流浪者(老公):…嘁。】

  “活动结束前的阿帽:有人要倒霉了。

  活动结束后:莱依拉获得了同学们的认同,珐露珊收获了学生,赛诺得到了想要的卡牌,提纳里宣传了讲座,卡维弥补了二十年前的遗憾。猜猜倒霉的是谁呢?”

  “肯定不是阿帽同学吧!”安安附和。

  “纳西妲:论文写好了之后我会用世界树查重的哦~”

  “你是魔鬼吗?你绝对是魔鬼吧?”

  “别人的一生:先学习,再工作,最后生活。

  阿帽同学的一生:先生活,再工作,最后学习。五百年了,孩子终于有学上了!(擦眼泪.JPG)”

  “世界树查重什么的……”一位须弥学者表示这绝对不能接受。

  “阿帽先生进入教令院要好好学习哦~”

  “……”

  [【卡维:二十年前,教令院刚刚拿到萨齐因的资产。像是为了庆祝那笔数额很大的投资,那一届学院庆典办得格外隆重。那是我还小,走在城里看见到处都是学院争霸赛的海报,忍不住向老爹提了这件事。我还说那个冠冕很特别,很漂亮。老爹问我:「要不要我拿下冠军,把冠冕送你玩几天?」

  ……

  过去很多年里我一直不太能面对这件事。假如当初不是我多嘴,所有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

  ——(隐瞒自己之前做过的调查。)

  卡维:抱歉,我还在想学院争霸赛的事情,一不小心就自言自语起来了。

  派蒙:你看起来很难过…真的不要紧吗?

  卡维:没关系。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嘛。】

  “我听说这里有三种不同的结局。”

  “?”安安疑惑。

  “一种是没做完支线「二十年前的事」,那样的话会是艾尔海森直接告诉卡维真相,这里卡维的情绪是稳定的;还有两种是做完支线,旅行者去找卡维对话,如果选择自己告诉卡维真相,就没有艾尔海森那一段了,这个结局的话卡维会很难过;第三种结局是在第二种的基础上,选择不告诉,然后艾尔海森会来解释。”

  “所以……?”

  “所以我选择第三种,俗称既要又要——既要和卡维对话,又要让艾尔海森去调节卡维的情绪。呃,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有种把小猫咪rua哭了之后,把猫猫还给猫妈妈去哄的渣女感……”

  “确实很渣好吗?”

  “这怎么能怪我呢?”黎有点心虚地左瞟右瞟,“明明是因为米忽悠不让我哄嘛,总不能让人一直emo吧……”

  “小猫咪和猫妈妈?不确定,再看看。”

  “是有一点点离谱的。”

  [【卡维:聚餐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

  艾尔海森:我怎么不记得我有义务向你汇报这些。

  ……

  艾尔海森:据我所知,你口中让人不舒服的萨齐因,很可能在二十年前与你父亲见过面。

  卡维:…你说什么?…难道…不,原来是这样…哈,所以萨齐因看到我才觉得眼熟。老爹去沙漠,竟然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

  艾尔海森:无所谓。我们为这些事争论了很多年,不指望你能想明白,对错也早就不是话题的核心了。

  卡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艾尔海森:什么?

  卡维:我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喂!别装作没听到的样子!你故意的吧!

  艾尔海森:道谢应该拿出平时三倍的诚意吧,再说一遍。】]

  

  

  

 ——————————————————

  彩蛋是剩下的一点支线。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六)】

  [【???:终于等到了…能够继承我财产的人…能够继承我研究的人。来,卡维。好孩子,到我这来…

  ……

  萨齐因:二十八年前,我来到沙漠,在那里定居了整整八年。你觉得我在那里看到了什么?争乱、厮杀,无穷无尽。

  ……

  卡维:你…确定要将所有的东西送给我,交由我来处置?

  萨齐因:我相信我的眼光。戴上冠冕,替我走完这条路吧。

  卡维晃晃悠悠地走到冠冕旁,拿起冠冕。

  将冠冕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说够了吧。我的人生已经很倒霉了,不想再招惹更多痛苦的事情。你的钱我不会要。你不是说,你观察了许多正在遭受苦难的人吗?那就用你留下的产业去帮助那些人吧。”】

  “感...

  [【???:终于等到了…能够继承我财产的人…能够继承我研究的人。来,卡维。好孩子,到我这来…

  ……

  萨齐因:二十八年前,我来到沙漠,在那里定居了整整八年。你觉得我在那里看到了什么?争乱、厮杀,无穷无尽。

  ……

  卡维:你…确定要将所有的东西送给我,交由我来处置?

  萨齐因:我相信我的眼光。戴上冠冕,替我走完这条路吧。

  卡维晃晃悠悠地走到冠冕旁,拿起冠冕。

  将冠冕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说够了吧。我的人生已经很倒霉了,不想再招惹更多痛苦的事情。你的钱我不会要。你不是说,你观察了许多正在遭受苦难的人吗?那就用你留下的产业去帮助那些人吧。”】

  “感觉萨齐因消失之前好像笑了一下……是错觉吗?”]

  “干的好!这个烦人的冠冕终于没了!”有人高兴地鼓掌。

  “那么多财产都被捐出去了?谢邀,已经羡慕坏了。”有人羡慕地咬手绢。

  “萨齐因这个实验已经违规了吧……?”

  [【卡维:这样就结束了吧。

  派蒙:卡维…

  提纳里:你没事吧?身体感觉怎么样?

  卡维:我…没事…唔…谢谢你提纳里,别担心。

  ……

  妮露:恭喜你,卡维先生!也请您准备一下出席颁奖仪式…

  ……

  卡莉娜:虽然这次颁奖仪式少了许多内容,但还是有奖品在的。这枚限量版七圣召唤卡牌,请卡维选手收下。

  ……

  卡维:欸?可是我本来还想休息一会儿的…哎哎别拽我头发!】

  “哈哈哈,本来挺心疼卡维的但是看到派蒙一伸手就拽着他的头发把他拖走的样子我还是没忍住。”

  “虽然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发量让人羡慕。”]

  “同样是妙论派看我这为了工图而日渐稀疏的头发,好羡慕卡维前辈啊……”妙论派学生抚摸着自己没有多少的头发,一脸羡慕。

  “呵呵,别说了,谁不是呢。”

  [【卡维:喏,限定版七圣召唤卡牌,我想你比我更需要这个。

  ……

  赛诺:…这样吧,我用上一期豪华限量版卡牌的价格从你这里买下它,怎么样?

  卡维:得了吧,一张卡牌能有多值钱?

  赛诺:少说一百万摩拉。

  ……

  好吧,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呼…这样就能顺利度过这个月的还款日。应该还能再剩点儿?稍后我请你们吃饭吧,叫上提纳里和柯莱。】

  “一百万摩拉只能还一个月的欠款——卡维这是欠了多莉多少钱啊……说起来,我卡维还没抽出来,不知道能不能用一千万摩拉换他来我池子里逛逛……”

  “你有一千万摩拉?”

  “嗯……角色都养的差不多了,最近懒得刷圣遗物,都刷地脉花了,现在还有一千多万。”

  “就算你有一千万摩拉也没用,毕竟米忽悠只要原石。”]

  “一千万摩拉换去池子里逛逛……慕了慕了,我怎么没有这样的机会啊!”咬手绢哭.jpg

  “你是比人家卡维好看还是比人家天才?想的真不错啊。”

  ……

  “呃,只是去池子里逛逛,倒也不用一千万摩拉吧……”卡·迷茫猫猫头·维。

  [【与其他参赛者进行了对话。】

  【提纳里:你的钱够花吗?还是节约一点比较好。

  ……

  派蒙:珐露珊招到学生了,莱依拉也回应了同学的期待,不过我们没找到阿帽,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

  派蒙:还有其他好吃的店吗?别忘了叫我们呀!我们最喜欢到处找美食啦!】

  “这两个版本的冷笑话含量有点超标……”

  “大概是因为赛诺一直在休假吧。”

  “两个版本的假期了欸,这假期挺长的,慕了慕了。”]

  “我刚刚又想到了一个笑话……”赛诺非常认真地看着提纳里他们说。

  “啊哈哈,还是先看剧情吧,哈哈。”提纳里有些僵硬地转移话题。“不过,讲座能够举行的这么成功,还真是让人高兴。”

  “艾尔海森,你又跑到哪里去了?连聚餐都不来。”

  “或许你可以去问问以后的我。”

  [【艾尔海森: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碰面。

  派蒙:艾尔海森!你怎么也来了!还有,你在看的该不会就是——

  艾尔海森:萨齐因的研究资料。整理档案的时候见到了萨齐因的生平,于是对他的研究产生了一些兴趣。若非如此,我一开始就不会同意做评论员。见识过萨齐因的意识碎片后我产生了一些猜测,果然在这里找到了他的研究。

  ……】

  “作为旅行者,我们为了调查跑了大半个须弥,艾尔海森就猜测了一下?谢谢,已经开始生气了。”]

  “我就说你真的很让人生气。”

  “能够知道这些只是因为我更善于思考罢了。”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五)】

  [【派蒙:刚刚我听说风纪官好像抓捕了一批混进城中的镀金旅团…会不会就是之前策划绑架萨齐因的那些人?

  ……

  阿拉夫:问题是审完之后才知道,雇他们来的人,好像就是萨齐因自己的孩子。

  ……

  麦扎尔:有个飞在天上的小鬼,不由分说把我们打了一顿。之后没多久,又来了一个穿绿衣服的男人,找我们问话。

  ……

  派蒙: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就回主会场,把这件事告诉卡莉娜吧!】

  “天上飞的小鬼?阿帽是吧?500岁的小鬼……呃。还有那个穿绿衣服的男人是艾尔海森吧?阿帽这个人喊你天上飞的小鬼,要不要再来打一顿?”]

  “什么叫天上飞的小鬼?嘁。”

  “我说的有错吗?!那...

  [【派蒙:刚刚我听说风纪官好像抓捕了一批混进城中的镀金旅团…会不会就是之前策划绑架萨齐因的那些人?

  ……

  阿拉夫:问题是审完之后才知道,雇他们来的人,好像就是萨齐因自己的孩子。

  ……

  麦扎尔:有个飞在天上的小鬼,不由分说把我们打了一顿。之后没多久,又来了一个穿绿衣服的男人,找我们问话。

  ……

  派蒙: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就回主会场,把这件事告诉卡莉娜吧!】

  “天上飞的小鬼?阿帽是吧?500岁的小鬼……呃。还有那个穿绿衣服的男人是艾尔海森吧?阿帽这个人喊你天上飞的小鬼,要不要再来打一顿?”]

  “什么叫天上飞的小鬼?嘁。”

  “我说的有错吗?!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他为什么不给我?”西瓦尼愤怒地吼道。

  他身旁的人嫌他吵闹,便一起把他控制住,一个手刀把他打晕了。

  [【派蒙:卡莉娜!

  ……

  派蒙:等下,这里好像是空的!难道说冠冕已经被人取走了?旅行者,不如我们去终点那里等!

  “看来莱依拉选手率先拿到了冠冕…”莱依拉抱着冠冕,迅速朝终点跑来,“不过想抵达终点并不容易。”

  珐露珊向莱依拉发起了攻击,但被莱依拉的盾挡住了。而流浪者突然从远处飞了过来,抢走了冠冕。

  “阿帽选手也到了。”

  珐露珊的机械装置朝流浪者追去,却被打落在地上,摔坏掉了。】

  “呃……风、风队内讧?我亲爱的流浪者小宝贝,你把珐露珊的机械装置弄坏了,谁给你打辅助啊?”]

  “谁是你的小宝贝?!我也不需要辅助!”忽略掉小宝贝通红的耳垂,我们的流浪者先生看起来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

  “不可以反驳女朋友对你的称呼哦,不然对方会不开心的。”嗯,应该是这样吧?纳西妲看着在世界树中找到的知识,不确定地想。

  “哈?她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

  [【流浪者抓着冠冕朝终点飞去,中途顺便躲过了提纳里射出的箭。

  远处,赛诺手中的赤沙之杖向着流浪者飞来,被流浪者一把拍飞了。

  “珐露珊选手的机械装置好像失控了…”

  “比赛逐渐白热化。哦?卡维选手终于姗姗来迟。”

  经过一段激烈的打斗,冠冕从流浪者手中脱落。

  “是卡维选手的工具箱,它将冠冕抛到了卡维手上…咦?”】

  “说起来——我的流浪者怎么飞不了这么久?他演我是不是!”]

  “突然感觉莱依拉好可怜哦,辛辛苦苦拿着冠冕跑完全程,结果前辈们都在终点蹲她……”

  “真正的流浪者,空居力∞;黎手中的流浪者,空居力一丢丢。”

  [【“对,就是这样,把王冠放上去…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你谁啊,不要在我脑袋里说话…!”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会让我失望。”

  “莫名其妙…”

  “不太对劲…”

  卡维将冠冕放到了台子上。一道白光闪过,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这不是萨齐因吗?说实话他长的和前任大贤者真的很像,呃,套的一个建模吧。”]

  “这建模……挺敷衍的。”

  “所以萨齐因一直在那个冠冕里面?这正常吗?!”

  

  

  ————————————————

  最近有点忙,先更一点。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四)】

  [【妮露:我们已经核实完毕。赛诺先生,恭喜你最先完成比赛。

  ……

  赛诺:感想吗?我的朋友倒在了比赛的路上,所以我绝不能输。「过往的牵绊将开辟新的未来,友情之证连接着我们,此刻的我不会输给任何人。」…这是我很喜欢的作品「召唤王」中的台词,也是我现在的感想。

  派蒙:我觉得幸亏提纳里不在,不然应该会敲他的脑袋…

  ——“很有赛诺的风格。”】

  “看到第一句,刚想说赛诺的感想竟然挺正常的,结果就出现了下一句……我觉得赛诺和菲谢尔可能会很有话说。”]

  “超有意思的。”赛诺认真地说,“「召唤王」里面的台词,我很喜欢。”

  “唉。”提纳里禁不住扶额。

  明明身处于...

  [【妮露:我们已经核实完毕。赛诺先生,恭喜你最先完成比赛。

  ……

  赛诺:感想吗?我的朋友倒在了比赛的路上,所以我绝不能输。「过往的牵绊将开辟新的未来,友情之证连接着我们,此刻的我不会输给任何人。」…这是我很喜欢的作品「召唤王」中的台词,也是我现在的感想。

  派蒙:我觉得幸亏提纳里不在,不然应该会敲他的脑袋…

  ——“很有赛诺的风格。”】

  “看到第一句,刚想说赛诺的感想竟然挺正常的,结果就出现了下一句……我觉得赛诺和菲谢尔可能会很有话说。”]

  “超有意思的。”赛诺认真地说,“「召唤王」里面的台词,我很喜欢。”

  “唉。”提纳里禁不住扶额。

  明明身处于温度适宜的观影空间之中,但提纳里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好像前往了蒙德的雪山或至冬的雪原。

  [【妮露:不知不觉已经快到晚上了,想必选手们的水与食物已经耗尽,比赛将变得越来越艰难。

  赛诺:类似的场面在「召唤王」里也出现过,非常经典。

  ……

  派蒙:欸?只剩下三个人了吗?提纳里弃权,赛诺完成比赛…对了,阿帽呢?

  艾尔海森:不久前也弃赛了。

  派蒙: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就像艾尔海森说的,比赛应该接近尾声啦。我们去看看其他参赛者在做什么吧!】

  “表面上剧情里的阿帽已经弃赛了,实际上在我的队伍里阿帽已经跑完了全程,参与到比赛的每个过程中了呢。”

  “谁让某人离开流浪者和夜兰他们就不会跑图了呢。”]

  “嘁,就非我不可?”流浪者把头转到一边,遮住了发红的耳垂。

  “看来黎真的很喜欢你呢。咦?你的耳朵红了吗?”纳西妲好奇地问。

  “没有!”

  另一边,璃月。

  “哦,带我跑图?虽然不太想上班,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会保护好你的。”

  “难得你不旷工。”凝光放下了手中精美的茶杯。

  [【莱依拉:又见面了。我突然想到,你们也跑了这么远的路,会不会很辛苦?

  ——“还好。”

  莱依拉:是吗?感觉你们好厉害…

  ……

  莱依拉:明论派的同学们确实是出于不同的理由,才把我推选为学院代表的。也许很多人只是想看我的笑话而已。但是,我觉得一定也有很多人,是真心对我抱有期待的。

  ……

  莱依拉:我稍微打个盹…就一小会儿…

  莱依拉:嗯?比赛还没结束啊,这孩子,也有点太紧张了吧?

  派蒙:你是!

  ——“「另一个莱依拉」?”

  莱依拉:“好久不见,我也好久没出来透透气了。”

  ……

  派蒙:好吧,那我们先走了!你说的事我们也记得了!】

  “拜、拜托了,另一个我?”

  “原来是这样解决的吗……”]

  “欸?原来,原来是这样吗?我还有另一个人格的吗?”莱依拉迷茫起来。

  [【珐露珊:按理来说就在这边…

  ……

  卡维:至于积分…等会儿去再抽一次签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派蒙:好,那我们就先回阿如村吧。感觉你们两个都需要先喝口水,休息一下。】

  【阿如村】

  【妮露:看来第二轮比赛。不知道珐露珊小姐和卡维先生谁更快一些呢?…嗯?珐露珊小姐呢?

  ……

  卡维:我中签了!你们看到了吗?这次是我抽中了!

  ……】

  “就算这次卡维中签了,但我还是要说——卡维他真的又菜又爱玩!”]

  “欸,欸?我真的又菜又爱玩吗?这不可能吧。”卡维迷茫的抓了抓头发。

  “我觉得她说的没错。”艾尔海森的表情明晃晃地透露出一句话——你就是。

  [【派蒙:旅行者,总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听到的密谈…)”

  坎蒂丝:旅行者、派蒙,总算找到你们了。

  ……

  坎蒂丝:我们听了一会儿,他们的目标好像是一个叫「萨齐因」的人。

  ……

  派蒙:刚刚我总觉得你有什么心事,难道也是在思考学院庆典的问题?听迪希雅和坎蒂丝说完之后,我也感觉这背后好像藏着一些秘密。嗯…这么干想下去也不是办法。走,我们去教令院找风纪官吧!】]

  “谁会选择绑架萨齐因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没什么人知道萨齐因长什么样子了吧?”

  “不过不得不承认,萨齐因的确挺有钱。”

  “唉,那些佣兵们……就不能消停点吗?学院庆典都不休息一下。”

  [【派蒙:咦…那个人,好像是之前和我们一起调查西拉杰的风纪官?是叫阿拉夫吧?我们去找他聊聊!】

  “米忽悠这算不算逮着一个人薅——因为不想再建模,所以选着在赛诺不在的时候让同一个风纪官来负责旅行者的问题。”]

  “呃,一时之间不知道应不应该同情一下阿拉夫。”

  [【阿拉夫:两位,好久不见了。你们有事找我吗?

  将情况告诉了阿拉夫。

  ……

  派蒙:有道理。那我们先回主会场,去找艾尔海森!

  派蒙:呼…妮露,你见到艾尔海森了吗?

  ……

  派蒙:我记得艾尔海森的住宅好像离这边不远,我们去他家看看吧!】

  “众所周知,你永远不能在下班后找到艾尔海森。”]

  “萨齐因的行踪果然是个谜,所以那些佣兵究竟准备怎么绑架萨齐因?他们连他在哪儿可能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能真正知道萨齐因的行踪,须弥人对于佣兵们的选择十分不解。

  “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择绑架萨齐因,明明须弥的有钱人也不少,不都比萨齐因好找吗……”

  [【派蒙:总之我们先敲门试试…

  ——“(敲门。)”

  派蒙:好像没什么反应…是没人在吗?

  ——“(敲门。)”

  派蒙:艾尔海森,听得到吗?你在家里吗?我们有事想请你帮忙!

  卡维:是你们两个?

  ……

  派蒙:是呀,希望他早点抓住那些坏蛋。在那之前…嗯…我们先去别处逛逛吧。】

  “果然还得是卡维才能把我们放进艾尔海森家里。据说卡维邀约任务可以进艾尔海森家里,众所周知邀约可以反复做,也就是说——到时候就可以随便进他家了。”]

  “……”艾尔海森久违地合上了手中的书,“我希望你能正确的认识到那是我家。”

  “给旅行者开个门怎么了?何况能随便进你家的只是游戏里。”

  “平时你就不会开了吗?”

  “如果是黎小姐的话,我觉得我不能拒绝。”

  

  

灰天x
自从去了须弥再也不看提米的鸽子...

自从去了须弥再也不看提米的鸽子了

自从去了须弥再也不看提米的鸽子了

灰天x
流行逐渐变成了保底的形状

流行逐渐变成了保底的形状

流行逐渐变成了保底的形状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三)】

  [【卡维:我说…你的黑眼圈看起来比上一轮更严重啊。没事吗?

  莱依拉:多谢卡维前辈关心。我这几天有点失眠…就算不停催促自己入睡,脑袋里也总是想着比赛的事,不知不觉就熬到天亮了。

  卡维:唉…能理解,我被设计图折磨的时候也这样。

  ……

  艾尔海森:看来人已经到齐了。接下来我将宣布第二轮比赛内容。阿如村附近的这片区域中,现在埋藏着三台地脉干扰器。这种机器能模拟地脉絮乱的效果,时刻干预着区域内的环境,你们的目标是将它们关停。最先完成比赛的三个人,按照关停机器的顺序依次获得4点、3点、2点积分。需要强调的是,每个人只能携带定量的水和食物,另外离开比赛区域会视作本轮弃权。

  …...

  [【卡维:我说…你的黑眼圈看起来比上一轮更严重啊。没事吗?

  莱依拉:多谢卡维前辈关心。我这几天有点失眠…就算不停催促自己入睡,脑袋里也总是想着比赛的事,不知不觉就熬到天亮了。

  卡维:唉…能理解,我被设计图折磨的时候也这样。

  ……

  艾尔海森:看来人已经到齐了。接下来我将宣布第二轮比赛内容。阿如村附近的这片区域中,现在埋藏着三台地脉干扰器。这种机器能模拟地脉絮乱的效果,时刻干预着区域内的环境,你们的目标是将它们关停。最先完成比赛的三个人,按照关停机器的顺序依次获得4点、3点、2点积分。需要强调的是,每个人只能携带定量的水和食物,另外离开比赛区域会视作本轮弃权。

  ……

  赛诺:…你还好吗?

  提纳里:现在还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

  派蒙:对了!珐露珊不是说,提纳里是这次的夺冠热门吗?我们就先去找他吧!】

  “唔,提纳里好像不太能在沙漠活动啊……虽然为了给艾尔海森和珐露珊找突破材料我经常带着他进沙漠……”

  “提纳里:我谢谢你啊。”

  “唉嘿。”]

  “提纳里前辈原来不能适应在沙漠里活动吗?”

  “提纳里不能在沙漠活动……嗯,那我就勉强原谅你拥有柯莱那么好的徒弟了!”珐露珊叉着腰说。

  “第二轮竟然在沙漠……算了,反正宣传讲座也已经完成了,第二轮的积分也不是那么重要。”

  [【派蒙:提纳里!提纳里——奇怪,提示器指引的位置就在这附近才对呀。提纳里——听得到吗——

  ——“在那边。”

  派蒙:真的欸,提纳里怎么晕倒了…我们快去帮忙!提纳里,你没事吧?

  提纳里:好…好热…

  派蒙:原来是热的!难道说提纳里不习惯在沙漠中行动?

  提纳里:没错…以前每次来沙漠,我都会准备很多水,来避免这种情况。这次水很快喝完了,再加上地脉絮乱的影响,脑袋就开始晕晕的。说起来,我祖先中的巴螺迦修那其实来自沙漠。然而物种迁徙…往往就不能适应原先的环境…】

  “巴、巴螺迦修那是什么?”黎两眼冒圈,“让我查查……哦,沙漠的大狗啊,耳廓狐?……所以为什么会有怎么绕口的名字啊!以及……这种情况不应该先给提纳里喝水吗?”]

  “巴螺迦修那……确实有些绕口,这应该是须弥那边的语言?”

  “这种时候还是先喝些水再说比较好吧……”大部分人还是比较关心缺水的问题。

  [【派蒙: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得快点去找水——

  流浪者(老公):人类真是脆弱。血肉之躯,连应对外界环境剧烈变化都做不到。

  ——“你怎么会在这?”

  流浪者(老公):拿着。给他喝。

  派蒙:真的吗?这水是普通的水吧…喂!你这就走了?

  ——“看起来真的是普通的水。”

  派蒙:真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不过还是先把水给提纳里比较重要…】

  “虽然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我那么大一个背包,连一杯水都找不到吗?”

  “你背包里可能有水,但剧情中的旅行者背包里估计没有水吧——或者米忽悠不让你有。”安安说。

  “呵呵,可恶的米忽悠。我背包里甚至还有苹果酿。”]

  “虽然对方好像有点毒舌……”

  “但好像还不错?”

  “不是有点毒舌好吧,明明非常毒舌了吧……”

  [【提纳里:多谢你们,我感觉好一些了。

  ……

  提纳里:尾巴上的毛都烤干了,我觉得没必要硬撑下去。看来我不太适合这一轮比赛,既然这样,不如早点回阿如村休息。

  ……

  派蒙:好啦!不用跟我们客气——走,我们出发,回阿如村!】

  “尾巴毛烤干了?那——老婆让我来帮你涂植物精油!”]

  “小姐这么喜欢尾巴吗?这可真是让人不爽啊。”远在至冬的达达鸭叹气。

  [【派蒙:提纳里,你身体还是不舒服吗?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

  提纳里:等回去我一定要多做几种防晒精油。下次来沙漠之前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

  提纳里:首先,投射在你身上的期待未必都是善意的。真正愿意为你考虑的人,不会希望你勉强自己。然后…我们是学者,学者的本职工作是跟知识打交道,而不是回应他人的期待。就像我来参加比赛,是为了宣传下个月在化城郭举办的科普讲座。我当然会在比赛中尽我所能,但不会背上额外的压力。我觉得你也可以找一个更明确的目标,这样应该会好一些。

  ……

  派蒙:好,那我们先去找珐露珊!】

  “这一段剧情好有哲理啊……不管怎么说,让我们恭喜莱依拉……应该是解开了心结?”]

  “原来应该这样吗……我好像懂了……”一只莱依拉陷入了沉思。

  “提纳里前辈说的那几句话真的很有哲理了。”

  [【派蒙:珐露珊,你这边有什么进展吗?

  珐露珊:你们来得正好,我正准备从这里往下挖。

  ……

  珐露珊:我这边已经没什么悬念了,你们到他那里去看看吧。

  ……

  卡维:都说了别跟着我!我身上就只有这么点吃的,全给你们了。

  沙狐:呜——

  ……

  派蒙:对呀,会是谁呢?我们去找艾尔海森问问吧!】]

  

  

  ————————————————

  彩蛋是「萨齐因留下的文字」的剧情,没写完,剩下的下次发。

  

  

  

黎梦

原神乙女(all你)_【盛典与慧业(二)】

  [【派蒙:赛诺,可算找到你啦——等等,难道那就是迅捷飞蝶?

  赛诺:呆在那里别动…

  派蒙:抓、抓到了!嗯?赛诺你怎么了?

  赛诺:这不是要找的蝴蝶。这是——

  卡维:呼…总算爬上来了。赛诺,听说你抓到迅捷飞蝶了,拜托让我看下长什么样子…

  ……

  珐露珊:快看,已经有机械诱饵飞回来了——不对,诱饵后面怎么是空的?是我开始眼花了吗?

  派蒙:就是什么也没有啦!你们的方法好像失灵了!

  赛诺:看来比赛还要继续下去了。我再去别处找找。

  珐露珊:奇怪…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引开了蝴蝶的注意力…走,后辈!顺着诱饵飞回来的方向找一找!

  派蒙:我们也跟上去看看!】...

  [【派蒙:赛诺,可算找到你啦——等等,难道那就是迅捷飞蝶?

  赛诺:呆在那里别动…

  派蒙:抓、抓到了!嗯?赛诺你怎么了?

  赛诺:这不是要找的蝴蝶。这是——

  卡维:呼…总算爬上来了。赛诺,听说你抓到迅捷飞蝶了,拜托让我看下长什么样子…

  ……

  珐露珊:快看,已经有机械诱饵飞回来了——不对,诱饵后面怎么是空的?是我开始眼花了吗?

  派蒙:就是什么也没有啦!你们的方法好像失灵了!

  赛诺:看来比赛还要继续下去了。我再去别处找找。

  珐露珊:奇怪…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引开了蝴蝶的注意力…走,后辈!顺着诱饵飞回来的方向找一找!

  派蒙:我们也跟上去看看!】

  “别的不说,这个机械蝴蝶还挺漂亮的,能不能弄壶里去啊……”

  “你现在看见什么都想装壶里是吧……”]

  “看来某人的方法也不一定管用。”

  “艾尔海森你等着瞧好了!”

  ……

  众人看着屏幕中的机械蝴蝶纷纷表示,的确很漂亮,放在家里用作装饰一定很不错。

  “卡维学长的机械蝴蝶真的好逼真啊!”

  “真羡慕啊……”

  [【派蒙:珐露珊、卡维,你们怎么停下来了?

  珐露珊:原来是阿弥利多的小子…

  派蒙:是提纳里!

  提纳里:很神奇吧?蝴蝶驻足在这里,是因为我用了一种特别的熏香。我在熏香中添加了三种不同的花蜜,蝴蝶顺着香味找来,就会环绕在我的周围。

  ……

  提纳里:好了,看得出来大家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我正在参加学院争霸赛,没有时间一一解答。这样吧,下个月在化城郭会有一场生物科普讲座,到时候我会讲一些有趣的生物知识。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过来听。如果有什么想问的问题,也可以提前准备好,我会在讲座后逐个回答。

  胡瓦:好欸!我也要去!

  提纳里:当然,希望大家问点正常的问题。比如长鬓虎能不能养…主要取决于你能不能打得过它。

  ……

  派蒙:感觉比赛逐渐激烈起来了…旅行者,我们再去看看其他参赛者在做什么吧!】

  “长鬓虎能不能养,主要取决于米忽悠让不让我养。哪怕旅行者能打过它,米忽悠不让我抓,我还不是不能养……”

  “你想养的多了去了。”

  “那是,其实我一直觉得沙漠里的那只圣骸赤鹫长的就很不错,和我的壶很搭。当然,如果它不进深渊就更好了。”]

  “圣骸……赤鹫?比养长鬓虎更可怕好吧?!”

  “其实如果是旅行者的话……应该也不是不行吧。”

  “不过很明显,游戏制作者并不同意呢。”

  须弥区域,卡维拍了拍提纳里的肩膀:“看来你的讲座宣传的很成功呢!”

  “唔,希望这次的讲座能够成功,至少不要再随便吃毒蘑菇了。”

  [【派蒙:莱依拉!你这边有什么进展吗?

  莱依拉:我已经找了很久了,暂时并没有看到迅捷飞蝶。反而在屋顶上抓到了几只长得很像蝴蝶的机械机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

  派蒙:这个是…

  ——“是迅捷飞蝶?”

  莱依拉:居然在这里碰到了。接下来…抓到它就好了吧?请等一下…啊,飞走了——

  派蒙:好快的速度!艾尔海森那家伙,还说什么「飞行速度快了一点」,明明快了好多!

  莱依拉:等等!

  派蒙:我们也跟上去!

  ……

  迪希雅:哎,我突然想到,得给你也买一个化妆盒。

  坎蒂丝:算了吧,感觉用不上。

  迪希雅:平时或许用不上,但是准备一个也没坏处不是吗?好啦,听我的准没错…

  ……

  派蒙:我们也先和莱依拉一起把迅捷飞蝶带回去吧!】

  “迅捷飞蝶也很好看啊!它周围还有亮晶晶的拖尾!这个能不能进壶?欸,我好像看到迪希雅头上戴了一朵花,不确定,再看看。”

  “你看到什么都想塞壶里是吧……确实有一朵花。”]

  “看来小姐确实很喜欢在尘歌壶里养各种各样的动物啊……”凯亚笑笑。

  “但是有些就有点危险了。”迪卢克不赞同地说。

  “这样看来,学院争霸赛第一轮的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

  [【艾尔海森:看来已经有第三位参赛者带回了迅捷飞蝶。第一轮比赛到此结束,希望各位第二轮再接再厉。好了,解散。

  妮露:呃、呃啊,艾尔海森先生的结束语还是那么果断…

  ……

  妮露:第一名是提纳里先生。第二名…还在商量。

  ——“还在商量?”

  卡维:喂,艾尔海森,刚刚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第二名不是可以获得两点积分吗?我和珐露珊前辈平分不就好了?

  艾尔海森:佩服你的想象力,争霸赛手册从头到尾都没有这条规则。

  卡维:那就现在加一条。

  艾尔海森:你觉得我可能这样做吗?

  卡维:你总不会阻挠我夺冠吧?

  艾尔海森:你可以将你天真的想法落实成书面申请交给赛事委员会,他们三个工作日内就会给出答复。

  ……

  妮露:那我来制作抽签要用的纸团吧,请稍等。

  在大家的见证下,卡维在抽签中光荣落败。

  卡维:唉…这真是…

  珐露珊:抱歉了,后辈,看来运气还是站在我这边呢。

  卡维:这是前辈应得的…我只是在感慨自己的运气不好…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生活中才会有很多烦恼吧。

  艾尔海森:确实很少见到运气不好还愿意用抽签定胜负的人。

  ……

  多莉:嘘…我这里可以买到一些「碰碰锵锵超级提分丸」,吃了这个可以短时间内眼明手快、力大无穷,不管是什么挑战都不在话下!

  ……

  多莉:我不知道你们刚刚看到的是谁,不过我手上确实有一些关于学院庆典的独家情报。两位感兴趣的话,等下可以来找我谈生意哦。】

  “碰碰锵锵超级提分丸……这东西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吧?!”

  “别的不说,这名字……还挺长的。”]

  “第一名果然是提纳里前辈!”

  “第二名竟然是用抽签来决定的吗……原来是用这种方法来解决的吗……”

  “莱依拉也很厉害哦~”

  

  —————————————————

  彩蛋是「二十年前的事」的任务剧情。

灰天x
终于复刻了(精神错乱)

终于复刻了(精神错乱)

终于复刻了(精神错乱)

君兮

山高狐狸野,八重是我姐

山高狐狸野,八重是我姐

鸳鸯眼

  好早拍的,真的很喜欢这次活动,我爱卡维

  名片也好看,可惜买不起

  好早拍的,真的很喜欢这次活动,我爱卡维

  名片也好看,可惜买不起

申炀SAR
  只有我感觉这个版本活动名称...

  只有我感觉这个版本活动名称《盛典与慧业》是一种浪漫吗

  只有我感觉这个版本活动名称《盛典与慧业》是一种浪漫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