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盛望江添

2580浏览    60参与
时澜

某某

[人间四季又转了好几回,他们还是在一起。]

某某

[人间四季又转了好几回,他们还是在一起。]

辰

某某

江舟添盛望,白马弄清堂

某某

江舟添盛望,白马弄清堂

不想敲代码55

【某某】虎头虎脑的望仔!!

还有豆豆眼正在施工🚧  呜呜豆豆眼真的好可爱!! ​

【某某】虎头虎脑的望仔!!

还有豆豆眼正在施工🚧  呜呜豆豆眼真的好可爱!! ​

小范吃饱饭

《突如其来的联动》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天扬同志升职加薪了,这当然要庆祝一番。

“盛哥,今晚出来吃饭啊,带上添哥。”

“没空,我正被资本主义剥削呢”

“不是吧,连个吃饭时间都没有?我升官了,请客欸!”

“吃饭?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盛望依然拒绝。

“盛哥~~~”

“欸,不说了啊,忙着呢,挂了。”

高天杨盯着被挂了的电话愣了一会儿,又拿起电话“添哥~~~”

经过高天扬同志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了一次四人聚餐。

“盛哥你最近也太忙了吧,请客吃饭都不来,要搁平常你肯定第一个答应。”

“你问问他最近知道吃饭是什么东西吗。”江添在一边冷言冷语。

“最近和合作公司的合同上出了点问题,不努力点望仔都没...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天扬同志升职加薪了,这当然要庆祝一番。

“盛哥,今晚出来吃饭啊,带上添哥。”

“没空,我正被资本主义剥削呢”

“不是吧,连个吃饭时间都没有?我升官了,请客欸!”

“吃饭?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盛望依然拒绝。

“盛哥~~~”

“欸,不说了啊,忙着呢,挂了。”

高天杨盯着被挂了的电话愣了一会儿,又拿起电话“添哥~~~”

经过高天扬同志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了一次四人聚餐。

“盛哥你最近也太忙了吧,请客吃饭都不来,要搁平常你肯定第一个答应。”

“你问问他最近知道吃饭是什么东西吗。”江添在一边冷言冷语。

“最近和合作公司的合同上出了点问题,不努力点望仔都没猫粮吃了。”盛望端起刚刚江添给他倒的热水。

“合同问题不应该找法务吗,盛哥你怎么还亲自上啊。”高天扬有些疑惑。

说到这儿盛望气都不顺了,“我当初不是修过法学学位,张哥直接信任我,呵呵,我真谢谢他。”盛望突然想起小辣椒在的那家律所“小辣椒,帮帮我呗,你们律所有没有在这方面比较拿手的律师啊。”

“还真有一个,姓蒋,他在这方面的法律问题上最拿手,好像他最近刚结束个案子,我帮你联系你下。”小辣椒想到那人“还是我们律所的‘所草’呢,特别帅。”

“帅!?有你刚升职加薪的老公帅吗。”高天扬有些不满。

小辣椒认真地观察一下,“嗯,比你帅很多。”

“哟,这空气中怎么这么酸啊,哥你闻到了吗。”盛望看向江添。

“哪桌的醋翻了吧。”江添还向四周环视。

“你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辣椒的效率很快,第二天盛望就和这名蒋律师见上了面,两人约在律所楼下的咖啡厅,盛望多年来见客户的习惯,提前半个小时到,点单之后就静静的开始等人。

没多久,咖啡厅里进来一个男人,盛望只一眼,就知道他是到等的蒋律师。那人也刚好看过来,直径的走过来了。

盛望看向来人,年龄和自己差不太多,很帅。确实比高天扬帅不少,想到这儿盛望被自己逗乐了。

“你好蒋律师,我是盛望,小辣椒,咳,黎佳的朋友。”

“你好,蒋丞。”两人握了一下手,随即坐下。

蒋丞先开口“合同里的大致问题黎佳已经跟我说了,现在需要知道一些细节方面,咱们就开始吧。”

“好。”两人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两个小时后,蒋律师说道“目前大致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了,但最好要和对方公司见一下,问题解决起来会更高效。”

“行,那我回去联系一下,今天麻烦你了蒋律师,和对方约好时间后我立刻告诉你。”

“好,那今天就先到......”这时蒋丞的手机屏幕亮了,顾飞和他的大脸照就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视线里,是顾飞的微信,问蒋丞几点回家。

见盛望盯着那张照片看,蒋丞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咳,我男朋友,你,介意吗?”

“啊?不不不不,我不介意,我只是没想到。我也有男朋友的,很帅的”盛望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人家的手机看,等反应过来才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空气中突然飘过一丝尴尬。

“噗,那你们很配啊。”

“啊?”

“你很帅,你男朋友也很帅,绝配。”

盛望有点不好意思“你和你男朋友也很配。”

两个人顿时乐了半天。

盛望说“今天麻烦你了,下次见面请你吃饭。”

“行。”



和合作公司约好时间后,盛望这次直接定了个饭店包间,俗话说的好——生意都是一起吃饭吃出来的。

盛望依然先到了包间,没一会儿合作公司的代表人来了,但这次来的人和之前见面的不是同一个。

“你好,盛总是吗,我是贺朝,之前负责这个案子的丽娜回家休产假了,往后都是我负责,这次丽娜走的急所以没来得及通知你,先给你道个歉。”

“没关系,都是小事。”盛望伸出手与贺朝握了一下“坐吧贺总,蒋律师今天有个会,没想到结束的有些迟,回来得晚一些。”

“小事小事,我回个微信不介意吧。”

“请便。”

对话结束后盛望看着这个低头回微信的少年,啊,应该是男人,手腕上有一根红绳,和一身笔挺的西装略微有一点不搭,帅,这是对他的第一印象,三十多岁的年纪但给人的感觉少年感十足,假如今天他们穿的不是西装革履,而是蓝白相间的校服的话,他混到放学的人群里毫无违和感。

两个人没等一会儿蒋丞就过来了。

“抱歉,来晚了。”蒋丞一进门就说道。

盛望向两人介绍“没事,我们也没来多久,这位是贺总,这位是蒋律师。”

“你好,贺朝。”

“你好,蒋丞。”

三个人坐下后,就开始谈工作了。



不到一个小时后,之前遗留的各种问题就得到了完美地解决方案。

“来,要开车我以水代酒,敬两位的鼎力相助。”工作问题解决了,盛望的心也算踏实了。

“以水代酒,你怎么不以冰块代酒呢,别人还以茶代酒,没诚意了啊,来,我以可乐代酒,敬你们。”蒋丞笑着说。

“就是,而且不要来什么开车这种用烂了的理由好不好。”经过一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三个人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来,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们。”

盛望突然很想把杯子里的冰块泼出去“你们俩还不如我呢,可乐算什么,果汁算什么,还开车不算理由,让我听听你们的理由。”

“我待会儿要去医院接我们家小朋友下班~”“我待会儿要去接男朋友回家~”两个人同时说道。突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突然三个人对视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既然话都到这里了,时间还早,要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家小朋友?”也不等那两个人反应,贺朝就接着往下说“我们家小朋友啊......”


三十岁的朝哥依然是那个背影帅气,把家里三十岁的小朋友挂在嘴边的朝哥,三十岁的丞哥依然是那个闪闪发光,喜欢和男朋友去吃大五花的丞哥,而三十岁的望仔呢,依然是因为喝冰水而胃痛回到家和哥哥撒娇让他不要生气的望仔。

时澜

某某

[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一个江添。]

某某

[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一个江添。]

木川

止不住的宠溺[盛望X江添]

●避雷通知:0OC警告!只更一篇!心情好会  继续更,如有想追下去的请做好变老的准  备!!!

好的拉线

“事情就是这样的,盛望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嗯。”江添拿着盛望的手机坐在床头,他低着头  用另一只手拨弄着盛望前额的头发。

“好的我知道了,麻烦您了。”张朝的声音从电  话那头传来,说罢江添便挂掉了电话,将手机  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家伙昨天凌晨两点半回  来,洗澡的时候直接睡在了浴缸里,要不是江  添一直等,今天早上看到的可...

●避雷通知:0OC警告!只更一篇!心情好会  继续更,如有想追下去的请做好变老的准  备!!!

好的拉线

“事情就是这样的,盛望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嗯。”江添拿着盛望的手机坐在床头,他低着头  用另一只手拨弄着盛望前额的头发。

“好的我知道了,麻烦您了。”张朝的声音从电  话那头传来,说罢江添便挂掉了电话,将手机  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家伙昨天凌晨两点半回  来,洗澡的时候直接睡在了浴缸里,要不是江  添一直等,今天早上看到的可能是一具备冻死  的死尸了。

江添叹了口气。

“望仔。”江添轻轻的摇了摇盛望。只见盛望皱  起了眉捂着被子,翻了个身,但随即有马上弹  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盛望嗓子哑的厉害,他不舒服  的摸了摸脖子。

“我帮你请好假了,今天不去公司。"江添起身  用手量了他的一下体温。

“哦。”盛望还有些发懵,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  道,因为感冒他的脸看起来红扑扑的。“望仔。”江添轻轻的摇了摇盛望。只见盛望皱  起了眉捂着被子,翻了个身,但随即有马上弹  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盛望嗓子哑的厉害,他不舒服  的摸了摸脖子。

“我帮你请好假了,今天不去公司。”江添起身  用手量了他的一下体温。

“哦。”盛望还有些发懵,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  道,因为感冒他的脸看起来红扑扑的。

还好没那么烧了。江添内心呼出了一口气。  “来,喝点水,然后把药吃了。”江添将桌上的  水和药递给了盛望。

盛望低着头看着江添手里的药和水半天没有动  静。

就这样不知持续了多久,“望仔?“江添蹲下身  子看向盛望,只见盛望动了动自言自语道"你怎  么才叫我啊。”随后接过江添手上的药和水,  “起来洗漱一下,待会吃早餐。"江添起身拍了  拍他的头,

“嗯。”刚喝了点水嗓子是不哑了,但毕竟是发  烧还是会带些鼻音,江添有些忍不住的揉了揉  他的头发,“呜,别乱动。”盛望甩了甩脑袋。  好软。

咔嚓一声,盛望抬眉看了看他哥不解“哥,还带  拍照的啊。天天看现成的还带全身的不喜欢吗?"

“咳,额,我去洗漱了。"盛望说完就后悔怎么  有点不对劲呢?他着急忙慌的把药吃了,将水  放在一旁拿起手机就跑了。

“喜欢。”江添看着他忙碌笨拙的背影浅笑道。  ..好的这下盛望的脸更红了。啊啊啊啊丢死人  了。盛望捂着脸就进了卫生间将门锁了起来。  他怀疑他哥在撩他还有证据,但这不是自己做  的么?

盛望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嘴角还破  了块,他用手碰了一下“嘶~”暧昧之余他斜眼  一瞟还发现脖子上还有个红点。

“望仔。”一想到昨天晚上他哥在他耳边用低哑  的声音一遍遍的叫着他的名字,他就有些不对劲了“唔,艹。”

他掏出手机飞快的在微信的联系人上找到"。”  这只手我不要了:都怪你。

。:?

这只手我不要了:臭流氓,闷骚鬼。

。:哦。

盛望一怒之下愤狠的甩了十几张张表情包便关  上了手机。

洗漱好,盛望便来到了桌前,只见那个“闷骚鬼  "静静的坐在桌旁,等着他。

“一会吃完测一下体温吧。”江添一抬头就见盛望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他挑眉道:“怎么了?" 

 “没事。"盛望嘟囔道但语气明显带着不满。  “望仔?"

“嗯?"

“喵~”

一人一猫同时开口。

噗”

“笑屁啊。”盛望一记眼刀飞去。

“咳。儿子,虽然你和我同名同姓,如亲不对,  不同物种,但你爸爸在叫我哦。”旺仔趴在盛望  腿边歪着头看着他,盛望将他抱了起来“算了,  不说了,反正你也听不懂..你说你这样不聪明  的样子娶得到媳妇吗?”盛望一脸老父亲操心儿  子娶不到老婆的样子,眼里写满了愁。

“旺仔绝过育了。”江添淡淡道。

“..."你礼貌吗?

“不是,你是和旺仔这个名字过不去了是吧?"  江添起身擦了擦嘴,来到盛望旁边居高临下的  看着他。

“干,干嘛?”盛望被他看的心发毛,语气有些  软了下来。“啪!“一瓶旺仔牛奶出现在了盛望  眼前。盛望看着旺仔牛奶上的眼睛发愣,那个  大大的眼睛看着盛望。

...”他承认了他哥不是直男而是个彻彻底底的  大SB!

“艹!"

“不喝吗?

“可能吗?"于是望仔一不休的把旺仔喝了。  “你给我等着。"望仔一喝完就把剩下的早餐给  扒完了。他鼓着腮帮子猛抄他哥扑了过去,撞  了他哥一个满怀。

江添毫无防备的被撞了一下,他稳了一下身  形,手附上盛望的腰“小心点。”

“哼。”

就这样江添抱着盛望来到了沙发上,在旁边拿  了个毯子盖在盛望身上。

“我们看之前没看的电影吧。

“嗯。”

盛望转了个身,面对着电视机,“要不换个电视  剧看吧投屏,是一个朋友发的感觉还挺有趣  的。”

“好。”

“这个电视剧叫上&瘾。青春校园剧。"其实盛望  对电视剧根本不感兴趣,但江添也没有指穿,  只是默默的看着盛望用手机投屏。

随着电视剧即将到尾声,越来越不对劲。盛望  看的脸红一片白一片,反观江添反而没有太大  的情绪波动,只是垂着眉看着盛望,那个令他,感到色彩的少年。

“我那大把大把的爱砸你.."电视机放出的声音,  在他耳里好像如空气般,感受不到,他搂紧了眼前的人“望仔..”我爱你以至于满眼都是你。

 “我不信砸不动你。”电视机还响着,但彼时间  好似只有这两人,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这一年的蝉鸣鸟叫也抵不过对方每一次的心  动。我爱你所以我的世界只有你。

拉线

一共1922个字,其他就暂时不更了,快肝废  了,我一个同人文的已经尽力了www,燃晚我  就暂时不更了,第一次写甜的不喜勿喷,中间  带入的上&瘾不要介意,好的散伙,有缘再见


赤子

望仔,告诉我你在便利店还买了什么?😏

望仔,告诉我你在便利店还买了什么?😏

时澜

某某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很想你,每天都是。]

某某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很想你,每天都是。]

时澜

某某

[那是他错失的那些年。]

某某

[那是他错失的那些年。]

时澜

1204盛望生日快乐

十六、七岁是一个最美好的年纪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望仔生日快乐!!!

1204盛望生日快乐

十六、七岁是一个最美好的年纪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望仔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