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盛朝

13浏览    2参与
三千古

【千古】46

    是夜。


    千古拨动着血念珠,“喀嗒”作响。


    门外一人,久久驻足,终于踏进来。


    不用感知,千古也知道这人是谁。


    『你来了。』


    来人未入座,只站立着仿佛在等什么。


    『来了便坐下吧。玄奘。』...


    是夜。


    千古拨动着血念珠,“喀嗒”作响。


    门外一人,久久驻足,终于踏进来。


    不用感知,千古也知道这人是谁。


    『你来了。』


    来人未入座,只站立着仿佛在等什么。


    『来了便坐下吧。玄奘。』


    『既来,便是给我答案。』


    “……还有回答的必要么?”虽然口中如此说,但却是上前一步落座。


    千古不论,接着开口,『时间已经到了。五加也已回复,差你了。』


    “你觉得你如何?”


    一贯温和的人转变一丝语气都是如此明显。『我从不觉得披上一身僧衣,我便有佛心。』


    “那又为何披上这一层僧衣?”


    『……』


    『……还差最后一个。』


    玄奘神色陡然剧变,杀气四起。想到接到佛国的那封信。


    『妄动杀念,可是不利修行。』千古淡淡道,『时日未至。』


    玄奘起身欲去,身后传来声音,令他脚步一顿。


    『你要走么。』


    “杀人者,人也,非兵也。”这是答案,也是态度,“昔有祖师以身饲魔。贫僧又如何不可。”


    待门关后,独身一人的千古轻笑了一声,『佛国……』


    『……总是这么的——难以言喻。』


    这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么,一如佛祖割肉饲鹰,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

    一束阳光穿透细密的树林,投下阴影,带来暖意。


    清晨的空气带着丝露水的微凉,让人精神一振。


    三人又赶至下一处村庄。


    “风寒所致,待我开个方子。去取药包。三碗煎成一碗,一日两次,七天便可痊愈。”五加麻利地写下方子递给病患家属。


    “多谢大夫。”妇人抱着幼童,感激地接过方子。


    “下一位。”一方简易的小桌,一条长凳,一些纸张,便只剩下笔墨纸砚四物。


    千古与玄奘帮忙打下手,玄奘负责安置病患,安抚人群,千古便负责分发药物,有时遇到特殊的,他也会进行简单的称量打包。


    三人准备的皆是些寻常疾病所用的上的普通药材。每至一城便会采购填补。更会尽量寻药童打包齐全。


    千古分发药物,不喜多言,接过药方,核对药方,便递过适宜药物。


    不知不觉间,已日高三丈。


    这段时间,三人已配合默契熟练。


    一般所到村庄,有二十人之少,亦有上千人之多。因而战乱甫熄,大多在一二百人数之间。而病患多则可占三分之一,少则不足十分之一。无论是土地或是百姓都玆待休养生息。


    这个村落坐落在山脚,因而人数并不多,当然病患也不多,十数人而已。

———————————

    背着行囊,走往下一处。


    “此处多山脉呐。”五加感慨了一声,“景色都很好,壮阔秀美,各有不同。”


    五加看赶路无聊,开口问:“第二个答案是什么?”


    心内吐槽,好歹我也是跟着你们一路同行了很久的,你俩闹得不愉快当我不知道啊。


    『还好。』千古下意识回道。


    五加抱怨:“什么还好?千古呐,你有没有听我讲话哦!”


    千古恍然,『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五加耐心重复一遍。


    『一个人做什么永远比说什么更重要。大师认为不可。我是会做。』一句话阐明两种结果。


    『我们算朋友吗?大师。』千古对玄奘询问。


    “……算。”玄奘开口。


    “好的,玄奘。”千古对这一事实还是挺喜闻乐见的。喜的是关系,乐的是以后。在明知故问的情况下,玄奘仍然愿意给出答复。


    两人之间的氛围终于缓和不少。


    五加略略放心,今早三人一聚,千古躲着玄奘走。一开始他觉得是经文的缘故,但玄奘法师却也不经意间疏离千古,不是距离的远离,而是态度上的细微变化。这就不对劲了,五加很了解两人,玄奘一贯很是宽容,必然是出了什么问题。


    好在,貌似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能缓和,五加便不将其放在心上了。人与人相处,总会有矛盾嘛。他乐观的想到。

三千古

【千古】42

    五加从没听过千古如此冰冷的声音,如同腊月寒风刺骨,冷彻心扉。


    看着茫然向别处走去的千古。这一次,他停下了脚步。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五加心想。他四处张望,坍塌的房屋碎块中,竟然还有一个完整的木柜,回忆起初次进入小屋中的无意一瞥,竟连位置都纹丝未动。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开密封的抽屉,里头是罐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五加谨慎嗅嗅,不出所料,果然是解酒丹。...


    五加从没听过千古如此冰冷的声音,如同腊月寒风刺骨,冷彻心扉。


    看着茫然向别处走去的千古。这一次,他停下了脚步。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五加心想。他四处张望,坍塌的房屋碎块中,竟然还有一个完整的木柜,回忆起初次进入小屋中的无意一瞥,竟连位置都纹丝未动。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开密封的抽屉,里头是罐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五加谨慎嗅嗅,不出所料,果然是解酒丹。


    若不是以往的千古从未酒醉失控过,他必然会随身携带解酒丹。好在,这个很贵的酒家包厢里有配备。


    几步赶到千古身边,五加麻利地掏出银针,往穴位扎了几针,随即强行喂下解酒丹,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好了,五加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他在帐中。”霸气外露的声音传来,此人如火焰般的红发,头生两角,一身黑红铠甲,站在军帐前,只随意一站,仍是气势磅礴。


    千古急匆匆赶来的脚步,到帐前,反而变得迟疑。


    帐前人也不催促,留出了几分耐心。


    『殒道主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他掀开帷帐,走入其中。



    骤然清空的大脑,仿佛大梦初醒。千古倏然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白布,感知迅速回归身体。他强行揉了揉眉心,『多谢。』


    “你我之间还谈的上谢字?!”五加不满说道,“脑壳醉糊涂喽!”


    千古打着哈哈,应付过去。醉光阴,醉光阴,醉尽光阴忆前尘。只有千古自己知道,那颗及时的解酒丹,如同一场及时雨,让他没有触碰自己最不愿意触及的记忆。


    “对了。也不知道我带的钱够不够,这里一看就充斥着‘贵’这个字!”


    “恨不得把‘我要钱’写在脸上了都。”五加絮叨着,“我把你房间藏的钱全拿来了。”


    『……』这确实,『那应该够。』这些年,他攒了挺多钱,很久没遇到过缺钱的时候了。


    说到钱,这就不得不吐槽了,每界都有各自流通的货币,甚至不同国家发行的货币都不相同。界界没有封闭,可以通商往来的时候,还可以兑换。现在妖魔两界封闭,其他界也基本处于半封闭状态,除了接壤的中苗两界,还有艰难的通商。其他界早没了交流。出行九界,钱币这一方面尤为繁琐困难。现下盛朝甫立,也是发行过新的钱币。


    不过好在,除了个别界,金子基本是硬通货。

——————————

    出了小院,小二欢喜迎上,至柜台前。


    掌柜的一通算盘拨打,噼里啪啦,眼花缭乱。笑呵呵一伸手,竖起两根指头晃了晃,“客官,一共是两贯钱。”


    “……两贯钱?”五加心算,一贯等于1000文铜钱。两贯是两千枚。“什么钱?”


    掌柜脸色仍是笑呵呵的,“这位客官说笑了,当然是开元通宝钱。”


    又补了一句,“莫非两位是别处来的?去年圣上才铸造了新钱币,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呀!”


    千古上前一步,『我二人与一僧人隐居山林已久,听闻圣人平天下,才敢出山入世。』


    『实是避祸,不得已。莫怪。』千古掏出足量金子搁在柜台上。


    掌柜的打眼一瞧,原是个瞎子,倒是放下心来,“哪敢,哪敢。”笑呵呵收下金子,“客官慢走。”


    出了酒家,估摸着距离不近,五加才压低声音,确保只有千古能听清,“钱?”


    千古一路上凑得极近,扯着五加袖子走路。


    「回客栈再说。」


    五加机警,不再发言,甚至照顾着千古,仿佛真的在为一位盲人引路。

——————————

    客房内,关紧门窗,五加试探问道:“有人跟着?”


    千古施施然倒了两杯茶,递给五加一杯,『嗯。』


    『如今局势,虽盛王朝强势,去年扫平敌方,窦建德、王世充、朱粲等相继灭亡。但建德余党刘黑闼反,自称东汉王。』


    “啊,”五加一敲手心,“怪不得掌柜的起疑心。”


    “可我没见你有兑换多少开元通宝钱啊。”


    千古饮茶的手一顿,『我觉得没必要。』


    五加不解,“为啥?”


    『一是我们要去妖界,在中原待不了多久。二是……』


    “二是……?”


    『从妖界出来,圣人或许就换一个了,用不用开元通宝钱,还是两说。』


    “嗯?”五加又非出身中原,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只要不打仗,谁坐无所谓。不过这也太快了,“盛朝开始没几年啊。”


    『也不过是猜测。』李世民势头太强,民间呼声太高,功绩已是到了封无可封的地步。功高盖主的事千古已经屡见不鲜。


    “不对,”喝酒这个举动,五加已经解析了,但是,“为什么选那一家喝酒?”


    酒家,掌柜的,跟踪,行踪。


    “你是故意暴露行踪。”五加肯定说道。


    『我们一行人如同凭空出现,入世太短。得有个合理的由头过过明路。便宜行事。』千古为五加添上茶水,解释道。


    因为三人行村救人,逐渐有了名气。


    僧人,盲人,医生,再无害不过的组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