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相错组

25098浏览    231参与
与千川

好家伙,这cp短打器没人工操作我是不信的

怎么这么契合啊呜呜呜呜呜呜

好家伙,这cp短打器没人工操作我是不信的

怎么这么契合啊呜呜呜呜呜呜

星之彩彩彩彩彩

【NMC】我们从不讨论爱

人类的爱情是基于荷尔蒙以及其他激素作用所产生的,那怪物呢?难道是基于所谓灵魂的悸动吗?


我流cross,是NMC,有X-Frisk/Cross提及

叙事混乱,短时间内写出来的很杂乱的文章,神志不清.jpg

如果之后还有灵感的话可能会把Nightmare视角的写了吧

别杠,你杠就是你对

Ok的话,→


夏日的天空广阔无际,湛蓝至极的天空中漂浮着模样复杂的云朵。这本来是在雪镇不可能看见的景色——当然,这个au的人类和怪物们把整个雪镇搬上了地表,这可真是神奇的想法。或许,以后也可以这么试试。

Cross站在远处的树底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人类的爱情是基于荷尔蒙以及其他激素作用所产生的,那怪物呢?难道是基于所谓灵魂的悸动吗?

 

我流cross,是NMC,有X-Frisk/Cross提及

叙事混乱,短时间内写出来的很杂乱的文章,神志不清.jpg

如果之后还有灵感的话可能会把Nightmare视角的写了吧

别杠,你杠就是你对

Ok的话,→

 

 

夏日的天空广阔无际,湛蓝至极的天空中漂浮着模样复杂的云朵。这本来是在雪镇不可能看见的景色——当然,这个au的人类和怪物们把整个雪镇搬上了地表,这可真是神奇的想法。或许,以后也可以这么试试。

Cross站在远处的树底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喔,我没看错吧,那是一朵长得像taco的云吗?好吧,那都不重要,现在是工作时间。

猩红色的刀锋划过,伴随着红色数据的消逝,刚刚还处于一片安宁祥和的人,或者怪物,都陷入了惊慌和恐惧。

这是当然,想必他们也从未见过这般的景色。Cross漫不经心地想着,掏出了他的两把刀面向来人。

因为家园被破坏,和平被打破,“地底”的守护者终于现身来制裁他了。

“好吧,看来我还有很多活需要干。”

 

 

安黛因当然打不过他,毕竟这是一个很和平的au,而Cross,现如今已经对这份工作开始得心应手起来。他很清楚怎么样才能在不把怪物杀死的前提下带来更多的恐惧,更多的负面情绪。他的能力很好用,这恐怕也是Nightmare选择留下他而不是将他像别的存在一样杀死的原因。

但是Cross并没有想到,艾菲斯出来搅局了,她挡在了那条奄奄一息的鱼面前,颤颤巍巍地大声说着。

“怪……怪物!你……你你你你不是我们的Sans!离开我……我们的世界!”

连带着一同出现的还有他的同位体——这个au的Sans——的GasterBlaster。

快速地瞬移闪过了这一击,Cross的表情依旧没有多少变化,他落到了地上,冲着审判者举起他的刀。

“好吧,我猜午饭前是赶不回去了。”

 

 

通常Cross并不会自称自己是sans之一。

X-tale的sans或许早就和其他的皇家守卫一起死在了那一天,活下来的,拥有一半Chara决心的那个不能被称作sans,只有Frisk之前给他赋予的名字——Cross,才适合如今的他吧。

“前辈,我这边完事了,很快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Cross的思绪再度开始漂浮,最近他变得不那么像他自己了,本来一直在脑内吵来吵去的Chara被Nightmare用不知道什么办法给封印了——当然他怀疑这有可能是Chara更聪明,更不可控的原因。

他想到了很多事情,很多荒谬的事情,想到了他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但是他想到的最多的,还是Nightmare。

Cross在和Nightmare交往,或许用其他人的视角来理解,就是这样吧。但是事实上,他们从不讨论爱(love)。

爱是毋需质疑的正面情感,这重情感真的有可能出现在Nightmare身上吗?至少Cross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哪怕是床弟之间,他也从来没有听过Nightmare说出过那个词。

也许他们的性事根本就不能叫做性,那也许该被称作单方面的折磨。Nightmare会用他的触手缠绕上Cross的骨头,尺骨桡骨或许是别的什么。他会被触手填满,字面意思上的填满。他的胸腔本空无一物,Nightmare的触手如今霸占了此处。

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那些触手,当他接触到他们的时候,汹涌而来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将他淹没。他回想起了那些愤怒,悲伤,空虚,他想起了他和Frisk。

可能是某一条被抹消掉的时间线上的事情吧,Frisk用他的花言巧语和手上不停的动作,最终诱导当时不经世事的Cross露出了他的耻骨,打开了他的灵魂。骷髅怪物的全身当然都是坚硬的骨头,但那柔软的灵魂却截然不同。白色的,黏腻的液体,两相交叠的手,对抗不过力量而被压到草地上的身体。喔,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人类的力气原来这么大。

当然也可能只是Cross脑内不切实际的幻想吧,专注于当下,Nightmare也注意到了被触手缠住的怪物的分心,触手自他的肋骨之间穿透出来,包裹住了柔软的灵魂。似乎还是有些不满的样子,一根触手探了出来,直直地朝着Cross的左眼窝过来了。

他几乎要被这一切搞到崩溃了,但也只是几乎而已。或许他应该庆幸Chara早就被封印起来了吧,这样的事情,Cross也不想让他看见。

停下,别再想了。

当然,Nightmare可不会满足于这种折磨,他们的性往往没有什么快感——或许强烈的性快感也属于一种正面情绪吧。他们间有的,是恐惧,折磨,但是唯独没有爱,至少Nightmare是不会有爱的。

或许只有Level Of ViolEnce适合Nightmare吧。

 

 

在知道Killer离开了他们后,Cross是很惊讶的,他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还算同僚的Sans。当时他在外出任务,也因此幸运地避开了Nightmare的怒火。

Cross想,或许是时间了。

 

 

被狠狠地摔到了建筑上,Cross低下头咳出了一口紫色的血。不远处是愤怒的Nightmare,四条触手在空中挥舞着。

“Cross!!!为什么!!!我明明那么的爱着你!”

——如果Nightmare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很像一条黑漆漆的大章鱼的话,他恐怕会被打死吧。Cross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一边抹去了嘴角的血,然后握紧自己的两把刀。

“咳咳……Nightmare,你不用这么欺骗我了。连接我们的是恐惧而不是爱情,我们都清楚这一点。”将刀横在自己的身前,稳住颤抖地双腿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我不会继续让你控制我了,Nightmare。”

 

 

 

 

 

不知道多久以后 Omega时间线

一个像往日一样美好的一天,年幼的骷髅和人类在一起打闹玩耍,Dream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不远处那两把插在地上的刀。他温柔地笑着转过头,示意不远处的孩子们声音小一点。但是,小孩子的好奇心可是非常旺盛的。

“Dream先生,那是谁的刀呀。”

“嗯……这是属于我一个朋友的两把刀喔,最好不要碰呢。”

“那……他是死去了吗?”

“……”

“不,他只是自由了而已。”

 

 

又名,【Librity In Death】


朝暮-失踪人口
狐之窗的梗,大概是用了之后能够...

狐之窗的梗,大概是用了之后能够见到想念的亡灵……?

时间大概就是屠了位面被ink教导那会儿【等等,没记错吧?】

ooc算我的,提前跪地大喊对不起>人<

狐之窗的梗,大概是用了之后能够见到想念的亡灵……?

时间大概就是屠了位面被ink教导那会儿【等等,没记错吧?】

ooc算我的,提前跪地大喊对不起>人<

大海与山川

[xtale]cross和frisk同居日常

 相错组慎入,sf慎入,沙雕向

ooc有,文笔渣

字数2k左右


距离多元宇宙的战争已经很久了 

自从结束后,cross已经彻底放弃自己的面子了 

1.“你干啥?” 

    “我可以住你家吗……” 

    frisk沉默了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一转 

“行吧.” 

xfrisk诚恳的对cross说到 

“你还是搬回去吧。” 

“为什么” 

我特么怎么知...

 相错组慎入,sf慎入,沙雕向

ooc有,文笔渣

字数2k左右




距离多元宇宙的战争已经很久了 

自从结束后,cross已经彻底放弃自己的面子了 

1.“你干啥?” 

    “我可以住你家吗……” 

    frisk沉默了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一转 

“行吧.” 

xfrisk诚恳的对cross说到 

“你还是搬回去吧。” 

“为什么” 

我特么怎么知道你有这么多行李 

真搬进来家里就没什么空了 

………… 

………… 

………………………… 

再新买个衣柜放哪比较好呢 

3

cross喜欢白色 

xfrisk也是 

有一天早上起床迷糊噔噔看见白色杯子就拿来漱口了 

cross已经在门口僵住了 

“你……你!”声音颤抖的不成音调

“咋,我连我杯子都不能用吗,cross你真管的太多了” 

“不是……你拿的是!”我的杯子啊 

xfrisk才没空管他的小心思 

洗脸清醒了一把 

感觉手感有点不对 

哦豁,完蛋 

frisk手抖了一下

于是白色杯子成了碎片

后来frisk把自己的赔给了cross

cross抱着杯子傻乐

4

frisk坐在沙发上,cross也是,但他一动都不敢动 

原因无他 

frisk突如其来呼在cross面骨两侧的手弄得他现在还有点发懵,一时僵着身子不知所措 

frisk恨铁不成钢:“我当初怎么就喜欢上你这种木头啊,还敢给我补刀,还扔我的项链!nainai的当初我就算喜欢我的兄弟也不该喜欢你的!!!”那条项链的画可是他一笔一划认真画上去的,对每条时间的人都有重要意义,他就那么扔了,扔了!他真敢啊 

想到这又试图扯骷髅的脸,发现扯不动 

frisk觉得那天自己简直脑抽了 

扯不动,试图找别的地方对cross进行二次攻击 

怎么还……越看越舍不得打了呢 

还是有点帅的 

突然想亲一口 

想是这么想,frisk也这样做了 

末了还不忘狠狠咬一口骷髅的魔法舌头 

cross:!!! 

出门的时候chara都愣住了,语气中第一次带了点关切的意味 

cros一脸傻样的站在街上,想骂他憨都无从下口 

小叔子关切的问到:你还好吧(用不用去医院) 

cross:嘿嘿 

chara:??? 

据知情人士描述骷髅怪物那几天周围似有小花花环绕 

 

5

cross决定以相同方式报复回来 

他对沙发上正在打游戏的frisk发动了突然袭击 

frisk:——唔?! 

门外带着asriel来探亲的chara愤怒甩门 

对着身旁的asriel说到:不看也罢! 

由于甩门太快什么都没看清的asriel:??? 

 

frisk:刚刚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cross:没吧 

frisk:老鼠? 

cross:可能是 

 

6

人类一生之敌——————蟑螂和蚊子 

cross当然不怕这种东西,他可是骷髅! 

他怕的是———— 

frisk战斗力极其低下,但只要看见蟑螂,手握大拖鞋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以上是cross的感受 

有一天房子里出现一只蟑螂,不仅大,还会飞 

cross:我本来站在厨房享受巧克力牛奶dude 

cross:然后辣么大一只蟑螂就飞到了我脸上 

epic:你竟然怕蟑螂bruh,胆子太小了 

cross:不是这样的dude!然后飞来一个东西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晕过去了!!! 

昏迷前最后一秒cross迷茫的想:难道gaster又闲的没事对我们做实验了 

决定了,明天就去揍一顿gaster 

xgaster:泻药,不背这锅 

实际上飞来的是frisk的拖鞋,frisk大抵也没想到自己力道这么大直接给人拍晕了 

回头一看蟑螂半截身子仍在扭动 

frisk:!!! 

瞬间对着cross一顿招呼 

被砸晕的cross醒了后再度安详的躺在地上,如果忽略脸上鞋印的话 

第二天醒来的cross 

cross:你对我做了什么 

frisk:不关我事(心虚的移开目光) 

frisk也没想到名为蟑螂的麻烦还能梅开二度卷土重来 

眼看蟑螂又要往cross身上飞,frisk的杀气拖鞋袭来 

cross大呼不妙转身就跑 

最前面的是上蹿下跳cross,后面跟着一只蟑螂,蟑螂后面跟着杀气腾腾的frisk 

frisk:你的龙骨炮呢!你的蛋糕刀呢!拿出来啊!!! 

cross:没门!你想让咱房子毁掉吗!!! 

frisk:你给我站住! 

cross:把你手中的拖鞋放下! 

最后cross的鬼哭狼嚎成功引来了chara 

chara:我就住他们隔壁,该死的骷髅嚎那么大声当我聋吗?! 

chara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刀子刺了过去 

蟑螂:猝 

chara在cross心里的形象瞬间高大上了一个档次 

chara:老弟你用魔法抓住不就得了 

frisk:不好意思,我 不 会(理直气壮) 

chara:那个大傻叉总该会吧! 

cross:不好意思我没有这种魔法谢谢 

当然有魔法也拦不住蚊子 

又被叮醒的frisk想了一个招 

他拿来了许多蚊香,点燃后迅速跑了出去 

还觉得不够,拿出花露水和风油精往房间一撒 

快速关上了门 

我真他妈是个小天才 

睡得迷糊的frisk完全忘了他亲爱的室友还在里面 

cross当场昏迷 

frisk:你竟然会被熏晕,你不是骷髅吗?太拉跨了你,真丢你们种族的脸 

cross:你怎么不干脆说我别吃东西了反正我我是骷髅不需要进食dude 

frisk大喜:那感情好啊你的巧克力和巧克力牛奶都归我了 

cross:你走开啊你! 

所以 

cross怕了 

来自chara的友情提示:当你看到了一只蟑螂,不用担心,你家会有一窝蟑螂

cross:危

 

7

cross很擅长做家务,但做饭不行 

所以家里是frisk做饭 

当初刚搬进来的cross在思考怎么让frisk消气 

pap不行 ps 

chara不出损招不错了 

于是他求助了undye 

undye:亲自下厨肯定没错 

cross:我懂了! 

于是frisk回家看到宛如爆炸现场的厨房沉默了 

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又看看小心翼翼的cross 

frisk突然不生气了 

于是感动的吃了一口卖相还不错的饭菜 

这份感动持续到饭菜入口前一秒 

frisk:cross……听我……的,以后……让我来给你做饭(不省人事) 

 

8

frisk心血来潮 

“sans!” 

正在拖地的cross愣住了 

他不敢置信:“你叫我什么” 

“sans啊。” 

cross不敢置信的看着日历 

“我惹什么麻烦了吗?” 

“没有啊。” 

cross再次不敢置信的看着日历 

“呃,今天是某个纪念日吗” 

“nope”frisk笑嘻嘻的回答 

没料到这个反应的cross吓得当场回了房间给所有联系人call了一遍电话,连pap和chara也没放过 

说实话,这就和管(a+b)2叫a2+2ab+b2一样离谱 

经过大家严肃讨论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 

asriel:说实话,我不知知道你惹他哪了 

mtt:但是 

undye:就冲你当场回房间而不是去哄他的那一刻你就完蛋了混球 

paparus:等死吧sans 

之后cross睡了好几天沙发,这件事以cross冬天太冷为由强行蹭回frisk被窝结束 

 

 

9

frisk夏天一直很嫌弃cross,毛领子和高领毛衣看着就热得要死 

直到cross睡得迷糊把frisk当抱枕 

frisk连忙挣扎,但在骷髅身上袭来的冷气之下屈服了 

第二天早上 

frisk:给我把衣服脱了 

cross:?! 

frisk:脱下! 

cross死死的捂住衣服,一脸委屈,像极了被欺负的小媳妇 

不过cross尝到甜头了,因为frisk会因为太热抱住他不撒手 

成功得到自家老婆的怀抱×1 

冬天……frisk会在外面蹭着他的毛领子不放,毛茸茸的东西看着就很暖和 

回家打游戏还会缩在他怀里 

成功得到自家老婆的怀抱×2 

总结,cross赢了 

cross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是骷髅以及感谢这身制服 

 

10

其实chara一开始是和frisk住一块的 

但他受不了他们撒狗粮行为 

如 

frisk:帮我打游戏 

cross:我有什么好处吗 

frisk往骷髅脸上吧唧了一口 

cross:!!!放着别动,让我来! 

站在沙发后面围观全程的chara:呵 

如 

frisk剥开橘子,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然后面不改色的递给了cross,corss塞了一瓣又递给chara 

chara心想:算这个骷髅有良心知道讨好大舅子呸呸呸我才不是他大舅子

于是把剩下的橘子一口闷 

看到chara的面容瞬间扭曲的frisk和cross终于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吐了出来 

是的,frisk手气很背的拿到了酸橘子 

于是强撑着递给cross,cross再递给chara 

计划通  

再如 

frisk一拍脑袋 

遭了,忘记多备一副餐具了 

怎么办呢 

 

 

后来据说chara在晚饭点走了出来去餐馆吃饭 

热心的怪物问到:怎么了,你兄弟没在家做饭吗 

chara回以一个诡异的微笑:) 

有了男朋友就不要兄弟了,长能耐了老弟 

 

所以chara受不住了,所以他搬走了————住在隔壁房子 

美名其曰——监督对他老弟图谋不轨的人,说的就是你cross 

 

 

 

 

 

11

两人吵架了,在互相对对方世界观进行不下十次道德谴责以及相互辱骂后 

frisk悲愤的跑去兄弟家 

一小时后,cross还在生气中 

两小时后,cross开始慌了 

三小时后,cross开始着急上火 

四小时后,cross拿起了电话 

“干嘛!”frisk没好气的回应 

“dude,我游戏打不过” 

“所以呢!”frisk不想搭理cross 

“我游戏技术太差了,我过不去,你帮我打吧dude,求你了?” 

frisk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承认他被逗笑了 

明明平时他才是更菜的那个,就连连coss放水了也打不过 

最后悲伤的哀嚎到cross受不了来帮他打 

求他回家都不会说好话的骷髅估计这辈子都找不到像自己一样能容忍他的人了 

做饭还难吃,还不会看人脸色 

也就自己受得了了 

为了防止骷髅嚯嚯其他人,frisk决定牺牲自己 

“你等着!”frisk回道 

“嘿兄弟我走了” 

chara:已经第十次了,没有前九次的话我他妈就信了你的邪 

于是chara在门口挂了牌子 

情侣与屑g不得入内

与千川

相错组慎入,sf慎入

ooc有,画风潦草注意

cross有理由认为frisk是蓄意报复

再次相遇2(没想到吧这条漫还有后续,前篇在合集里)

p3是drawing线稿(孩子已经放弃上色了)


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拿去练习上个色啥的(喂你)

相错组慎入,sf慎入

ooc有,画风潦草注意

cross有理由认为frisk是蓄意报复

再次相遇2(没想到吧这条漫还有后续,前篇在合集里)

p3是drawing线稿(孩子已经放弃上色了)





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拿去练习上个色啥的(喂你)

与千川

sf向慎入,相错组慎入

是狼cross和小婴儿frisk

偏亲情向

恶福咆哮:嗷呜———

sf向慎入,相错组慎入

是狼cross和小婴儿frisk

偏亲情向

恶福咆哮:嗷呜———

大海与山川

再做一场梦吧

ooc有,相错组有,慎入

起名废没救了

写完发现可能撞梗了,不管

本文没有任何暗示,最多亲亲,别的没了!请不要想歪


frisk奔跑在一片金色花海里,虽然很不合时宜,但cross觉得花应该是白色的,而且花海里的也不是他,而是chara和asriel 

脸上也不应该挂着眼泪,他应该笑着,大声的笑,把一切忧愁都甩开,把周围的蝴蝶惊走 

frisk该……该是什么样的呢 

像其他平行世界走和平或屠杀吗,不,不对,这里可是xtale,他可不是那些平淡无奇的人,他是十条时间线的奇迹,并且对自己也是唯一的……特别的…… 

cross愣住了...

ooc有,相错组有,慎入

起名废没救了

写完发现可能撞梗了,不管

本文没有任何暗示,最多亲亲,别的没了!请不要想歪





frisk奔跑在一片金色花海里,虽然很不合时宜,但cross觉得花应该是白色的,而且花海里的也不是他,而是chara和asriel 

脸上也不应该挂着眼泪,他应该笑着,大声的笑,把一切忧愁都甩开,把周围的蝴蝶惊走 

frisk该……该是什么样的呢 

像其他平行世界走和平或屠杀吗,不,不对,这里可是xtale,他可不是那些平淡无奇的人,他是十条时间线的奇迹,并且对自己也是唯一的……特别的…… 

cross愣住了 

他想,如果frisk没有那些记忆的话,他本该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活着,那些与年龄不符的烦恼根本就扯不上联系 

他想象不出来 

这里很奇怪,对吧 

明明知道这里是梦境,cross还是追了上去,就像那些狗血爱情小说一样,伸出的手理所当然的穿了过去,frisk却停下了,转过头,然后甩了cross一头的花,小孩都喜欢恶作剧。frisk又笑了,cross有充分的理由相信frisk是在暗戳戳的进行报复 

人类小孩伸手指了指自己,随后又指指骷髅,最后比划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眼眶突然有些难受,但骷髅并没有眼睛,更没有眼皮,只有骨头构成的眼窝 

温凉的液体从骷髅的脸颊落到地上 

frisk只是平静的看着,神情有些无奈 

随后转向夕阳,走到cross都快看不清了,极其幼稚的向骷髅吐舌扮鬼脸 

颇有一种“反正我是幽灵体不管做什么你都拿我没办法略略略”的感觉 

夕阳落下 

两人的距离莫名越来越远 

cross想说很多,但梦里他控制不住自己 

嘴巴开开合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那轮夕阳越来越大,散发着惨淡的光,笼罩着frisk 

滴嗒 

什么东西落下的声音 

咔哒 

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frisk凝视cross胸前有裂痕的心型吊坠许久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掏出了一张纸 

纸上的内容令骨熟悉,废话,这就是他自己画的,认不出来就有鬼了 

cross又想起自己曾经嫌弃过frisk的画技 

说实话,他和frisk半斤八两,谁也没好到哪里去 

frisk上前一步,递过那张纸 

cross只是沉默着 

“还能……回来吗……”他听见自己生涩的声音

 

frisk对上cross的眼睛,那双没被overwrite污染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他看到双人份的好棒冰,看到两人坐着休息,哦,还有骨兄弟扛着他疯跑的样子,真的很好玩,不是吗。还有早在很久以前他就丢掉的东西,勇气与信念,frisk在sans身上看到了希望,哪怕这个骷髅曾兵刃相向,甚至在最后时刻还插了一把刀 

“要珍惜呀……”frisk微微笑着 

我会等着你 

就算失败也没关系,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也是如此,大家都尽力了 

我相信你,一直如此

 

人类小孩微凉的皮肤贴到骷髅的脸上 

cross被吻得迷迷糊糊,脑海里乱糟糟的 

不公平,凭什么frisk能碰到他,他却不能碰到frisk 

“会的……我会的,我不会忘记你,我……不会放弃的” 

frisk得到了答案,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轻轻把cross向后一推 

随后头也不回的跑向太阳,一跃而上,消失在最后一抹晚霞中 

 

很久以后 

人类和骷髅在某个au里欣赏着景色 

骷髅递过来一半好棒冰 

心照不宣的坐着 

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或者是动的心 

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直到最后一抹夕阳落下 

 

 

“我遵守我的承诺,做到了,frisk” 

“嗯,我知道,因为是你,所以我知道”人类开怀大笑,就像第一条时间线的自己,没有烦恼,只需考虑当下,享受幸福就好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是近期的摸鱼

内含莓福和相错⚠️


ps:由于某种不知名原因删了两个,抱歉大家(瘫软)


是近期的摸鱼

内含莓福和相错⚠️


ps:由于某种不知名原因删了两个,抱歉大家(瘫软)

朝暮-失踪人口
表格偷的,感觉很合适就用了

表格偷的,感觉很合适就用了

表格偷的,感觉很合适就用了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请不要随意把黑莓代入蓝莓,谢谢配合.jpg

即使这个黑莓以前确实是蓝莓样子.jpg

他会死的.jpg


自家非常规黑莓注意⚠️

隐莓福注意⚠️

最后一p相错组注意⚠️

请不要随意把黑莓代入蓝莓,谢谢配合.jpg

即使这个黑莓以前确实是蓝莓样子.jpg

他会死的.jpg


自家非常规黑莓注意⚠️

隐莓福注意⚠️

最后一p相错组注意⚠️

朝暮-失踪人口

复健摸

哇塞是谁复健摸梗图,哦原来是我自己啊

x猹出没注意


复健摸

哇塞是谁复健摸梗图,哦原来是我自己啊

x猹出没注意


松野阿颂
六周年快乐啊—— 很水的画完了...

六周年快乐啊——

很水的画完了((

六周年快乐啊——

很水的画完了((

大海与山川

谁不喜欢毛茸茸的怀抱

相错组注意,sf注意

设定有改动

ooc有


x事件后,frisk总是感觉莫名的冷

不是因为温度低,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

从心口上蔓延到全身

太冷了


“嗨,frisk,你干嘛呢?”cross看着床上隆起的球形物体一阵疑惑


人类小孩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我没事……就是有点冷,你让我窝会儿。”

cross无语

“你又不是骷髅,这样会闷死的。”

“要你管!”

cross:?!很好,小逼崽子看我不收拾你


人类的手劲怎么可能敌得过怪物,特别是经过皇家护卫队训练的怪物

cross一下掀开被子,把自闭的frisk从床上薅起来

“嘿!你干什…唔诶?...

相错组注意,sf注意

设定有改动

ooc有




x事件后,frisk总是感觉莫名的冷

不是因为温度低,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

从心口上蔓延到全身

太冷了



“嗨,frisk,你干嘛呢?”cross看着床上隆起的球形物体一阵疑惑


人类小孩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我没事……就是有点冷,你让我窝会儿。”

cross无语

“你又不是骷髅,这样会闷死的。”

“要你管!”

cross:?!很好,小逼崽子看我不收拾你


人类的手劲怎么可能敌得过怪物,特别是经过皇家护卫队训练的怪物

cross一下掀开被子,把自闭的frisk从床上薅起来

“嘿!你干什…唔诶?!”


frisk直接撞进cross怀里,和脸接触的是衣服上的毛领子,松松软软,还有一丝丝巧克力的甜味

“我这样抱你,还冷吗?”cross略带戏谑的问到

“……一般般。”人类小孩哼哼唧唧的回答,唔,好像…也没那么冷了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你想喝牛奶吗?你一天没吃饭了伙计。”

“都行……想吃你说的塔克。”frisk任由自己摊在毛茸茸的怀抱中,一动不动

“哦那你放开我dude,我去做饭”

“你哪来的奇怪口癖,我不松”frisk仗着自己现在年龄小开始耍起了无赖,尽管在场两位深知自己的实际年龄,十条时间线都算上,frisk才是那个名副其实的老爷爷,cross嘛,是怪物,姑且算是刚成年

难得见frisk发小孩子脾气的cross很新奇


有被自家恋人可爱到


“哦dude那你换个姿势,我还会bruh你信不信,你待会饿到可别怪我。”

“啊,原来是epic把你带坏了,那个老骨头!”frisk迷迷糊糊的想到,再也忍不住困意慢慢合上了眼睛,在毛茸茸的怀抱中睡了过去




今天有被别人气到

本来想发刀子报复社会的,想想还是算了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一些脑洞


p1是我流的身份互换,即cross位x福和x福位cross


p2—3是朝暮妈咪的【假设cross加入了福福他们计划】的脑洞

@朝暮-失踪人口 

一些脑洞


p1是我流的身份互换,即cross位x福和x福位cross


p2—3是朝暮妈咪的【假设cross加入了福福他们计划】的脑洞

@朝暮-失踪人口 

与千川

sf相错组慎入


我们之间有什么东西

我的话无法传与你

你也无法传与我

靠着我们的默契

明白对方所想

但我们终究不是彼此

所以我不理解你

你也不理解我

或者说

我真的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是你如我所想

还是你不如我所愿

sf相错组慎入



我们之间有什么东西

我的话无法传与你

你也无法传与我

靠着我们的默契

明白对方所想

但我们终究不是彼此

所以我不理解你

你也不理解我

或者说

我真的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是你如我所想

还是你不如我所愿

坠落的星之海(自家au养老人)
看到了j妈以前设计的cross...

看到了j妈以前设计的cross的fell和swap版本

迅速的摸了swap版x

因为目前好像只有cross的fell和swap版,没有福福的,所以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画了x

看到了j妈以前设计的cross的fell和swap版本

迅速的摸了swap版x

因为目前好像只有cross的fell和swap版,没有福福的,所以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画了x

酷鴿

相错组

一些👶车,古早产物,拿出来报复社会的属于是(不)

SF不拆不逆,XP混乱,雷者勿入

这次再没就再也不补了


搜wb:泽人e梧


一些👶车,古早产物,拿出来报复社会的属于是(不)

SF不拆不逆,XP混乱,雷者勿入

这次再没就再也不补了


搜wb:泽人e梧

XIAの周边主页
是相错组a5镭射银星幻色纸的大...

是相错组a5镭射银星幻色纸的大货!

因为星幻工艺影响实物其实整体偏灰,例图是滤镜做法,细节控不太满意所以价格下调到20了!!

已购入的会发两张

tb:零零柒的杂货铺


是相错组a5镭射银星幻色纸的大货!

因为星幻工艺影响实物其实整体偏灰,例图是滤镜做法,细节控不太满意所以价格下调到20了!!

已购入的会发两张

tb:零零柒的杂货铺


知洲

【XTALE】SF-Sweet Dream

 *cross  x  xtalefrisk

*ooc有

*有些意识流(大概)


cross近来学会了做梦。


不是说以前没有过,只是没那么让他……印象深刻。他总会梦见frisk。整晚整晚地怀念他们曾经还是兄弟的日子。他曾经确信那就是他选择的生活,上班,下班,逃班和frisk一起出去玩儿。他梦见frisk和他一起去游乐园,让他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frisk很怕小丑,cross曾为此嘲笑了他好一阵子。在摩天轮顶端,frisk问他有什么愿望,他想要一个华丽的场景,最好永远不会忘记的那种。frisk探身吻...

 *cross  x  xtalefrisk

*ooc有

*有些意识流(大概)




 

cross近来学会了做梦。

 

不是说以前没有过,只是没那么让他……印象深刻。他总会梦见frisk。整晚整晚地怀念他们曾经还是兄弟的日子。他曾经确信那就是他选择的生活,上班,下班,逃班和frisk一起出去玩儿。他梦见frisk和他一起去游乐园,让他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frisk很怕小丑,cross曾为此嘲笑了他好一阵子。在摩天轮顶端,frisk问他有什么愿望,他想要一个华丽的场景,最好永远不会忘记的那种。frisk探身吻他的颧骨,笑嘻嘻地问这个怎么样。他更加频繁地做和frisk躺在草地上盯着蓝天的梦,两个人什么也不说就可以待上一整天。他清楚这是假的,即使身边frisk的呼吸声听起来很真,即使他的右手还能感受到身边人类的体温,即使转脸就可以看到老朋友的脸——他知道frisk放松时候都表情,他很想再看一眼。但他不敢动哪怕一下,因为仅仅一个转头就会把包裹着他的甜蜜泡沫打碎。

 

他还没学会记住梦。cross不停地做梦,但记得的梦很少,有frisk存在的就更少。可他对这片天空记得很清楚。太清楚了。

 

真奇怪,他之前恨他恨到想要亲手杀了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如今他放任过去的幽灵侵扰他的思想,甚至期盼他来到他的梦境。有时候,cross想要问问chara,他会不会做梦,他的兄弟,frisk有没有去他的梦境里做客。他最终放弃了。因为他也并不清楚死去的灵魂还可不可以以睡觉。

 

但是他会。于是cross骨独地享受frisk存在的梦境。梦里他们可以是好友,可以是同事,甚至是情侣……cross并没有对这样的梦感到奇怪。一边,是因为他做了梦之后就会忘记。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幻想过frisk——的对象会是谁。怪物们的王子,亲善大使,gaster的学生……这些头衔足以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但是不包括cross。曾经的cross认为自己与frisk是同等的,或者说,frisk与他的相处方式,让他觉得自己与frisk是对等的……

 

是的,他们的关系曾经确实令人嫉妒的好。而这些梦境,这些让人窒息般真实的梦境,狠狠地告诉cross:他想念frisk到骨子里了。

 

他开始回忆。他开始思考。他开始懊悔。

如果那天没有掷出他的刀,如果那天之前好好和frisk聊聊,如果他可以知道frisk在想什么……frisk会不会还活着?

 

令他痛苦的是,他从来不知道frisk的心思。

 

于是cross的梦里不再有蓝天,不再有游乐场。再也没有了。只有苍白,鲜红,金黄。他开始梦见那天——红色的那天。他第一次知道人类可以留出这样多的血,太多了。它们在黑与白的世界太过刺眼,刺到他神经痛。

 

红色的血,苍白的frisk,金色的吊坠。

 

那时候,他抱着frisk,他想这就是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场景。frisk确实满足了他的愿望。

 

 

 

cross梦见frisk在他手里冰冷。在梦里与frisk相见不再是他期待的事。他几乎是挣扎着醒来,摸到自己一脸的泪水——如果骷髅也能流泪的话。他说不清现在自己的心情。痛苦?愧疚?怀念?

 

……释然?

 

cross几乎立刻感受到一种突然置身深海的恐慌。就算是被噩梦折磨也好,分不清美梦和现实也罢,他只想见到frisk。不管在哪里,他是不是还活着。

 

可惜,他不再做梦了。

 

再也没有了。人类小王子与他约会的梦,在他怀里死去的梦。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因果报应总会来的。他在心里为frisk举办了一场小小的葬礼。在内心深处,他的灵魂悄悄破碎了一阵子。

 

直到,他来到core的世界。

 

过往的幽灵冲进他的梦里,侵扰他的思绪。

 

而cross非常欢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