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盾萝

5674浏览    385参与
蝎心百足堡

【苍策】标点符号使用法则

真·标点符号使用法则。

即兴照着资料的沙雕产物,语文老师见杀,千万别较真。

两小只都是自家的女鹅。

###


【问号】


1.非疑问句用逗号或句号。

“我不知道燕墨霜是谁,”秦萱说,“大抵是个傻子。”


2.选择疑问句只用一个句号。

“——我是傻子,还是秦萱是傻子?”燕墨霜冷冷一笑,“当然是后者。”


3.倒装句中问号应放在问话的末尾。

“到底去不去呀,憨批友军?”秦萱摇了摇手里的唢呐。

燕墨霜举头想了想那大红绸子天上抛的悲壮再低头看了看不嫌事大还拿唢呐的秦萱,心想我去你祖宗八代的鬼。


4.如果是连续问句,应在每一个问句的后面加问号。

“为什...

真·标点符号使用法则。

即兴照着资料的沙雕产物,语文老师见杀,千万别较真。

两小只都是自家的女鹅。

###


【问号】


1.非疑问句用逗号或句号。

“我不知道燕墨霜是谁,”秦萱说,“大抵是个傻子。”


2.选择疑问句只用一个句号。

“——我是傻子,还是秦萱是傻子?”燕墨霜冷冷一笑,“当然是后者。”


3.倒装句中问号应放在问话的末尾。

“到底去不去呀,憨批友军?”秦萱摇了摇手里的唢呐。

燕墨霜举头想了想那大红绸子天上抛的悲壮再低头看了看不嫌事大还拿唢呐的秦萱,心想我去你祖宗八代的鬼。


4.如果是连续问句,应在每一个问句的后面加问号。

“为什么我师兄那么凶残啊?为什么明明他那么凶残还娶得到媳妇啊?为什么我比他乖巧温柔那么多我娶不到媳妇啊?”

“……秦萱,你清醒一点,就你这个样子吧,一般是作为媳妇被人娶的。”


5.如果连续句在句中做主语或宾语,每句问话后都不能用问号。

燕墨霜偶尔会思考,秦萱到底是不是真傻,是不是真就那样由表及里都是那副三岁小孩的幼稚相。

不过看到天策女孩执弓射靶时眼中冷然而凛厉的光芒,她觉得至少有些时候,这姑娘装蒜还是挺能装的。


【感叹号】


1.主语、状语等成分倒置的感叹句,感叹句不能在句中,必须放在句末,句中用逗号。

“多酷啊,你精六插八的玄盾!”


2.呼唤语在感叹句中的句子,感叹号不能在句中,必须放在句末,句中用逗号。

“拉倒吧,老娘从城墙上跳下去也不会拿给你滑雪橇!”


【顿号】


1.“或”、“和”、“及”、“与”等连词与顿号不能同时使用。

秦萱的日常是挖马草、梳狼毛、跟燕墨霜一起去遛弯。

燕墨霜的日常是扭秧歌、喂狮子,以及跟秦萱一起去遛弯。


2.集合词语之间不必用顿号。

苍策将士。


3.联合词组不同层次之间顿号和逗号的使用。

“这次的援军好像有我的师兄、师姐,秦萱的七大姨,燕墨霜的八大姑。”某倒霉的前线军太对他的小伙伴盾太说。


4.相邻两个数字表示概数,中间要加顿号。

秦萱七八岁,燕墨霜七八岁,但她们两个加在一起,能把教头气成七八十岁。


5.相邻两个数字连用,不是表示概数,中间要加顿号。

秦萱属天策府飞羽营一、二连后的三连。

燕墨霜属苍云堡觅雪营十六、十七连后的十八连。


【分号】


1.复句内部各并列分句之间停顿使用顿号。

“一个秦萱,能爬上你家房梁;三个秦萱,能拆掉你家房顶;九个秦萱,好了你家已经没有了。”秦萱的师姐如此评价过。

燕墨霜的师姐微微一笑。“老实的燕墨霜,大红绸子天上抛;不老实的燕墨霜,师兄蹲坑扔鞭炮。”

.

2.如果分句比较简单,内部没有出现逗号,分句间也就用不着分号。

秦萱觉得燕墨霜是自己最铁的兄弟,燕墨霜觉得秦萱是自己最好的哥们儿。

秦萱慢慢长大学会使断魂刺了,燕墨霜渐渐成长习得用盾舞了。

但那又怎么样,她们两个还是没有奶妈。

杜王町霓虹灯
提前新年快乐鸭!!!

提前新年快乐鸭!!!

提前新年快乐鸭!!!

墨染青荷
( :3 )随手就打出一个炖萝

( :3 )随手就打出一个炖萝

( :3 )随手就打出一个炖萝

xianyuu

比一年前好点了👌

比一年前好点了👌

春树暮云

给自己画的手机锁屏√驰冥盾萝双马尾是什么宝藏啊😭

给自己画的手机锁屏√驰冥盾萝双马尾是什么宝藏啊😭

七琨
是我盾萝 外观是喵金和烟花套,...

是我盾萝

外观是喵金和烟花套,头带是商城拓印

是我盾萝

外观是喵金和烟花套,头带是商城拓印

慕夕有点甜

【苍丐】慕一世长安

•百合向,也可以当成友情向看


•be预警,我当年为什么写悲剧啊摔,明明是一篇贺文来着


•背景剑三,也可以当成架空唐朝看


安史之乱十年,天下初定,烽烟暂缓,东北雁门,狼牙肆虐,百姓哀苦,民不聊生。十一门人,武行天下,为众生平乱寻净土。

十月朔,苍云塔前,雪纷如毛。

“嗟呼,雪之纷飞也,今冬必大寒,民苦矣。”言者披甲,目炯力著,刀盾为军。

“且防困者斗,君思自保罢。”此子仅着薄衣,卧雪而饮。

“笑罢笑罢,待城破,卿速归去,报天下。”

“倘不辱命,敌首以犒。”


【一】千里随行赴王命,一眼春秋误十年

自幼生活在遍山白雪的雁门,慕夕第一次随师姐来长安时,心情是无比雀跃的。苍云总共300...

•百合向,也可以当成友情向看


•be预警,我当年为什么写悲剧啊摔,明明是一篇贺文来着


•背景剑三,也可以当成架空唐朝看


安史之乱十年,天下初定,烽烟暂缓,东北雁门,狼牙肆虐,百姓哀苦,民不聊生。十一门人,武行天下,为众生平乱寻净土。

十月朔,苍云塔前,雪纷如毛。

“嗟呼,雪之纷飞也,今冬必大寒,民苦矣。”言者披甲,目炯力著,刀盾为军。

“且防困者斗,君思自保罢。”此子仅着薄衣,卧雪而饮。

“笑罢笑罢,待城破,卿速归去,报天下。”

“倘不辱命,敌首以犒。”


【一】千里随行赴王命,一眼春秋误十年

自幼生活在遍山白雪的雁门,慕夕第一次随师姐来长安时,心情是无比雀跃的。苍云总共300余人,无一不能上阵杀敌,然而平日除了军中集训与对敌之时,极少能见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更遑论鳞次栉比的城楼和沿街的大小商贩。

“师姐,我可以去玩吗?”待在租好的民宅安定下来,九岁的女童揪住大师姐的衣袖,充满期待的看着。

“成吧。今日便算了,明日可要按时练武。亥时前务必归家。”同是自幼在雁门长大,不通俗务的大师姐丝毫未觉任总角的女童单独出门有何不对。不远处的师兄欲言又止,转念想想自家师妹早已披甲上阵,刀下亡魂未有上千也有数百,想来最多只有她闯祸的份儿,若是遇上人拐子,也断没有吃亏的道理,便只嘱咐了几句,末了强调千万不要闹出人命来。

“师兄放心,”慕夕点头笑着,“军师说了,这长安的一砖一瓦都是我们用兄弟姐妹的血护下的,断没有自己毁了自己守护之物的道理。”

师兄满意的看着小师妹蹦跳着走远,方想起军师临出发前提起的下句,若是有人得罪的狠了,打一顿便罢,不伤性命又出了气。嗯,小师妹大约不会太下狠手吧,应该是这样。

正是快到春节的时节,各地使节纷纷来朝,百姓也攥紧了攒了一年的钱袋上街采购,商户们更是绞尽脑汁,施展千般手段只求年前最后一金。第一次见到如此热闹的集市,慕夕一时间看花了眼。虽然年纪小,但早已正式编入了苍云军,平日自然积攒了不少月饷,这些黄白之物在苍云自是无处可用,此刻少女更是攥紧了荷包不知买些什么。兀自一人走在长街,听着难得的喧嚣声,此时的人流虽然杂乱,却有不少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涌去。犹豫了半晌,终究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慕夕仗着身形矮小,一路挤向了人流的最前段,窄小的缝隙间依稀可以看到人群围拢的正中间有一个小女孩,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却比自己看起来更洒脱的孩子。

彼时的她们都没有想到,就这一眼,换来了超过十年的羁绊。一眼十年,多是辛酸苦楚,难以与世人言说的痛苦,只是她们却从未在命运之前退缩一步。


【二】命途初定世相随,红袖添香巾帼情

“卖艺啦卖艺啦,乡亲们父老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ヽ(  ̄д ̄)ノ,正宗的醉拳正宗的武艺,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打不过我跟你走,打的过大伙儿给个赏钱。逢年过节图个喜庆,大伙乐呵乐呵。”人群中央的是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姑娘,小小的一团,拄着根竹棍,一边打着七零八落的醉拳一边大声吆喝着,四个角落里有几个似是族中长辈的人用相似的竹棍帮着隔离人群。虽然小姑娘口中吆喝着,但事实上并没有人真的下场比划,一方面是顾着几个大汉,另一方面也着实拉不下脸去跟这么小的孩子打斗。

慕夕挤在竹棍外看得津津有味。苍云军中自幼操练,个个都是武痴,不管是天生武痴还是为了生存被逼出的武痴。只是战场上练就的武艺素来是直来直往,少有如醉拳这般花俏好看的,虽然有些拳脚在慕夕看来漏洞百出,但仔细琢磨琢磨好像又无从下手,越是这般上心,便越觉得这套拳法可圈可点,心里越发技痒起来。

此时,那姑娘已经打完一套拳法,笑眯眯的捧着一个旧碗四处讨要赏钱,慕夕第一次见着这种卖艺,犹豫了半晌,也随着人流向碗里丢了一块碎银,姑娘愣了愣,以为是哪家不识人间愁苦的富家千金随手扔了月钱打赏,便拾了碎银又递还给了慕夕:“小姐可是扔错了赏钱?我们这些走街卖艺之人不过图个温饱,可不敢收这笔银子。”

慕夕心知荷包里并无铜子,便摇摇头,见过那姑娘固执着不肯收那碎银,才开口道:“若是姑娘觉得无功不受禄,不如与我笔画两招便是。”为了进京朝圣,师姐早为小师妹准备了几身蜀锦制的冬装,乍一看去,确确像是富豪家贪玩的小姐。也有路人闻言赶紧劝说,刀剑无眼,比武一事并非看来那般轻巧。

小姑娘定睛瞅了几眼,突然笑了:“是我眼拙,我们便在这中央比划几招,点到即止。”

慕夕早已心动,自是无不应允,翻身入了场内。姑娘抬了抬手,正是江湖人比划前的规矩,慕夕虽是不明,亦同样抬了手,二人便动起手来。江湖上的功夫讲究的是玄妙与内力,姑娘年纪小,将将练出了些许内力,至于其中玄妙更是似懂非懂,慕夕却早已在沙场御敌数年,练就了一身杀气,恰是这姑娘的克星。饶是如此,二人你来我往了百来十招才分出了胜负,正是这姑娘败了。

姑娘也是爽快人拱手朝四下拜了,朗声道:“小女子战败于此,按照卖艺的规矩,当随这位女侠十年。今日在此的父老乡亲便是见证。”

慕夕有点束手无策,方欲说些什么,又被姑娘小声的打断:“我还没有姓名呢,你为我取个吧。”

“那便……慕安吧。”


【三】一招闻君金戈声,铁马冰河唯愿安

直到人群散去,慕安还是紧紧抓着慕夕的衣袖不放。慕夕颇为无奈的随了这群人去了不远处的酒楼,待落座,便提起方才未曾开口的话:“这位姑娘,你不必跟随于我,还是早些回家,免得家人担心。”

“才不要呢,人家可不依,你都给人家起了名字,还想抛弃人家。”慕安扭股糖儿似的粘着慕夕撒娇。

“小公主。”之前一直守在慕安身侧的一个中年男子喝止住了她,又拱手向慕夕深深了鞠了一躬,“虽然未曾请教女侠的姓名,但是方才女侠与我帮小公主切磋之时,一招一式均是杀人的招式,想来女侠定是军中之人,当得我等大礼。”

慕夕劝阻未及,只得起身避了避,不敢受了全礼:“我名慕夕,自幼在苍云军中长大,此前未曾出得雁门,若有无礼之处,还望诸位见谅。”

苍云是戍边将士,自幼生长在军中的,无非是孤儿与将士之后。闻言,余下诸人纷纷前来见礼,好一番忙乱之后,又依次落座。此时众人看慕夕的目光较之前更多了几分尊重,军人虽非江湖之人,然天策与苍云多番抗击狼牙,保卫边关,故此江湖即便不亲朝堂,也对这二军心生敬意。

依旧是那个中年人开口:“我等是丐帮弟子,这位姑娘是我帮帮主的幼女,帮内人都唤她小公主。不瞒慕姑娘,我们夫人本是隐士之后,家中有不成文的规矩,因此……我们带小公主在此卖艺。”

“我卖艺之时所言都是真话,倘是比划不过便要跟随对方十年。姐姐们都是平平安安过了这三年,待到十岁回家,再由父母取了名字。今年是我第二遭出来卖艺,可不想栽在了夕姐姐手上。”慕安脆生生的接了下去。方才序了齿,慕安比慕夕年幼了数月。

“是啊,我们只想着小公主年岁小,大多人耻于与之打斗,寻常人家即便上来,也不是对手,却没有想到竟有同龄之人能打败她。想来以后小公主也不会再骄傲自满。”

“只是,”慕夕有些犹豫,“我不知小公主有父有母,擅自为她改了姓是否……”

“那有什么,规矩便是规矩,即便它是破规矩。”中年人不太在意的打断了她的话,“姑娘既然给小公主取了慕安之名,以后小公主便叫慕安了。”

慕夕不好意思的冲小公主慕安笑了笑,又道:“可我年后便要回军中,怕是有些不便。”

“帮主与薛将军颇有私交,待我回帮,禀告了帮主,写一封手书交于将军便是。”

“薛将军,已经殉国了。现今是长孙姐姐领军。”

“恕我不知之罪,姑娘节哀顺变。”

“无碍,既如此,慕安就随我回去吧。”


“慕夕慕夕,你为什么要叫我慕安呢,慕我知道,随了你的姓,那安呢?”

“因为我是在长安认识你的呀,所以你就叫慕安。”

我此生风雨飘摇,只有金戈铁马为伴,故我愿天下众生平安顺遂,喜乐安康。慕此世长安,便是你的名字,慕安。


【四】边城盛世繁花景,不见浮云常蔽日

“慕姑娘,今日来的比往常早些。”店里的伙计边招呼着,边收按着来人带来的单子开始拾掇药材。

慕安面带愁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阿姊的病近日愈发严重,我心里放心不下。郎中让我备点人参,万一…还能吊会儿性命。这几日,城中的几家药店我也跑了个七七八八,虽是挑了些,却没有见到什么能过眼的人参来。”

“姑娘可赶巧了,前天我们东家刚收了几根上好的人参。”一旁的掌柜凑了过来,“就这价格有点高,要我说啊,慕姑娘也是我们这儿的常客了,哎呦,看我这嘴,该打该打。”

“无碍的无碍的,掌柜的可能将人参给我过过眼?”慕安急切的凑了过去,恨不能立马将人参取出来。

掌柜从里屋取了一只锦盒,里面放了三四根老参,慕安仔细的辨认过后,心中暗喜,却装作为难的模样与掌柜扯了会儿皮,略略还了价便悉数买下。

“慕姑娘慢走啊。”掌柜将慕安一路送到店门口,又笑道,“过几日便是元宵节了,镇子上今年特特请了几个外地来的手艺人扎了些纸灯,听里正的意思是要悬在临街上。听说那可是长安来的手艺人,扎的灯个顶个的好。若是令姐身体稍安,慕姑娘不妨带她来镇上看看灯景。”

慕安在门口驻足向临街望去:“虽说这街面是挺宽敞,可家姊自小体虚,怕是耐不住拥挤。”

“这有什么,”掌柜摆了摆手,“元宵那天想是人来人往不错,可这花灯却是依例从十三摆到十七,姑娘挑个人少的日子来便是。”

慕安神色晦涩的点点头,却失去了搭话的兴致,埋头匆匆离去,直到离了小镇三四里路,才缓了脚步,仔细辨认了路边树上的暗号,一路寻去了一处灌木丛后。

“哎呀!”慕安与木丛后的人打过照面便轻呼了一声,“你怎么出来了?昨儿个受的伤还不够重,还不够你躺着休息几天?”

慕夕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倚着刀站了起来,此时正披着一身整整齐齐的玄甲靠在树上,无所谓的抿嘴笑着:“左右苍云上下不是下不了床的,就是守着城门的,也只有我和那群小崽子们最闲了,运送药材这种大事,自然得我亲自接应。”

“那也不能,不能就这么出来呀。”慕安抱着大大小小的药包,有些手足无措的靠近了慕夕,这一身铠甲重达数十斤,平日里自己穿着嬉闹的时候都有些吃力,更何况这人身上大大小小十几道伤痕。昨日刚添了新伤,今日就披重甲,可怎么吃得消呢!

慕夕抬手将她揽入怀中,空下的手随意拨弄起了药材:“方才诺妞儿回来时说起,镇上元宵节有灯会,不如我们挑一日一起去看看吧。”

慕安点了头,心里有些甜滋滋的,来雁门也有九年多了,这几年以假装替病姊买药的名义忙着来回雁门与镇上奔波采办药物,一年到头也不能好好休息几次,更何况是二人一同空下来,外出游玩。

这么想想,还真希望是一个美好的上元节呀。


【五】只盼烽烟无起时,且伴天涯且同醉

那一年初春,她们终究没能同行。说来也简单,狼牙兵又来了。这些强盗可不会扎几个花灯河灯来过节,对他们而言,春节上元才是最好的掠夺时机。这一仗,从初春梅绽寒霜一直打到深秋百菊凋残,只有在每天都不定时的送饭的点,慕安才能匆匆赶去与战斗在前线的慕夕见上一面,送点吃食或是换一把新刀几件新衣服。

“好累呀,我已经快两宿没有合眼了。”慕夕有时候会这样抱怨,一边吃着自己的加餐,一边继续盯着四周的动静。

偶尔也会有人打趣,还是丐帮小公主好啊,不像我们,都是些劳苦命。

立马就会有人嚷嚷着让慕安停了他那份的加餐。

慕安笑嘻嘻的答着腔,第二天还是会如数送来饭菜点心。谁都假装没有看到慕安偷偷背过身擦去的泪,谁也没有提起先送慕安去安全的地方,因为谁都知道,丐帮的小公主即使迫于丐帮的安危无法亲下战场,无法接受丐帮的援助,也不会先行一步离开。

“其实,我都记得呢。”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慕安这么跟自己的徒弟说着,“我刚到雁门的时候,年纪小,不懂事,雁门条件又不比关内,看什么都不顺眼,便经常跟慕夕闹。明明她也就比我大那么一两个月,却跟一个成年人似的安慰我。刚开始,苍云还有饷银和休沐,每到休沐这一日,慕夕就会带我去附近的镇上,买一根糖葫芦,她牵着我的手,看着我舔。若是过节了,还会多买上一只甜糕,你一口我一口的,一直逛过了晌午才往回走。”

“可是师父,为什么是晌午啊?下午你们会做什么呢?”

慕安回想了半刻,眼眶有些红润:“下午啊,下午我们都要回家啊。”

那半天,大家都在做什么呢。

爱唱戏的燕歌会拿着磨得光亮的小木偶在训练场摆上一台,给盾萝盾太们唱皮影戏;不服输的风长年、风长岁兄妹俩会接了大厨的锅勺,为晚上的伙食比拼做准备;心灵手巧的媚姐儿会收罗营里大大小小的需求,给大家赶刀穗儿、缝旧衣。还有慕夕,会领着自己在堡里给孩子们发糖葫芦,去冰室挑了铁料锻刀磨刀,上后山给苍云将士祭坟。

可是啊,不管下午在做什么,休沐的晚上,大家都会聚在映雪湖畔,吃着长年长岁的手艺,看着萝莉正太扭扭秧歌。


最后一次见到慕夕,是一个十月,雪下得有些凌乱,她坐在营帐门口的石头上,眼神迷茫的看着手。我抱着一晚上将将收起的包裹,靠坐在她身旁。她动了肩膀,似乎是想将我揽入怀中,她又忘了她刚刚失去了她大半个左臂。被抱了这么多次,这次也换我将她抱住了。她还是整整齐齐的穿着一身盔甲,硬的磕人,只是我们都知道她再也拿不起那把盾了。

“盾是没有了,可是我刀魂尚在啊。”她笑着从我怀里离开,推着我向城外走去,“你要记得啊,替我去看看阳春三月,绿柳垂堤。”

后来,我将那把刀葬在了长安,你赠我一世长安,我愿你再无干戈。待到来年正月十五,再带一盏纸灯一杯浊酒,与尔同醉。


王道

心之所向,念之所望。盾之所护,刀之所屠。此为苍云!
摄影/后期:黑皮
后勤:风眠

心之所向,念之所望。盾之所护,刀之所屠。此为苍云!
摄影/后期:黑皮
后勤:风眠

槿漓

剑网三苍云Q版
画渣,轻喷_(:з」∠)_

剑网三苍云Q版
画渣,轻喷_(:з」∠)_

春树暮云
来说说苍爹的表妹x一个比苍爹小...

来说说苍爹的表妹x一个比苍爹小7岁的盾萝
外热内冷型,表面皮断腿内心高警惕,目前只信任哥哥和两个朋友,可能还有未来的嫂子【划掉】
比哥哥先看出貂貂的感情x是个助攻
当然啦一开始担心哥哥被抢走,与貂貂进行各种友•善•的交流,在某件事之后开始了助攻之路

来说说苍爹的表妹x一个比苍爹小7岁的盾萝
外热内冷型,表面皮断腿内心高警惕,目前只信任哥哥和两个朋友,可能还有未来的嫂子【划掉】
比哥哥先看出貂貂的感情x是个助攻
当然啦一开始担心哥哥被抢走,与貂貂进行各种友•善•的交流,在某件事之后开始了助攻之路

千楼
别人画画,线稿干净,颜色艳丽,...

别人画画,线稿干净,颜色艳丽,我这是什么东西。一大坨黏在一起。(▼皿▼#)

别人画画,线稿干净,颜色艳丽,我这是什么东西。一大坨黏在一起。(▼皿▼#)

唐子濯

祝我美丽的盾萝大哥生日快乐!

我为什么想不开尝试编辑器捏图

P2感谢 @云吸车 p图

【穿模问题怎么解决我要疯了

祝我美丽的盾萝大哥生日快乐!

我为什么想不开尝试编辑器捏图

P2感谢 @云吸车 p图

【穿模问题怎么解决我要疯了

稿子到处飘
虽然画的不好看!!!但是我爱我...

虽然画的不好看!!!但是我爱我闺女,我爱盾萝

虽然画的不好看!!!但是我爱我闺女,我爱盾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