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省份拟人

13775浏览    185参与
锦瑟灬荥阳
是正常比例的粤姐。 上一张是四...

是正常比例的粤姐。

上一张是四头身比例的。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天/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是正常比例的粤姐。

上一张是四头身比例的。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天/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I am gentlemen-giraffe~x

忽然想到省份拟人

安徽出现的次数感觉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安徽就是总受

人格分裂型总受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为什么

hhhhhhhhh欲哭无泪又很开心


忽然想到省份拟人

安徽出现的次数感觉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安徽就是总受

人格分裂型总受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为什么

hhhhhhhhh欲哭无泪又很开心


果子糖阿莫

〔转载〕文艺青年日记 3.28 阴

文艺青年日记  3.28 阴

你以为北京熙熙攘攘,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北平。

坐拥万千繁华。

你以为西安人声鼎沸,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长安。

谁把诺言许下。

你以为杭州人多错杂,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临安。

南宋的诗篇在流传。

你以为南京是非之地,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金陵。

十二钗落花流水。

你以为苏州老旧无新,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姑苏。

月光园林唐伯虎。

你以为沈阳步履匆匆,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盛京。

行宫没在雪中。

你以为开封烟尘扑面,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汴京。

古巷忧郁,一帘秋...

文艺青年日记  3.28 阴

你以为北京熙熙攘攘,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北平。

坐拥万千繁华。

你以为西安人声鼎沸,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长安。

谁把诺言许下。

你以为杭州人多错杂,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临安。

南宋的诗篇在流传。

你以为南京是非之地,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金陵。

十二钗落花流水。

你以为苏州老旧无新,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姑苏。

月光园林唐伯虎。

你以为沈阳步履匆匆,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盛京。

行宫没在雪中。

你以为开封烟尘扑面,

你可知道,多少年前,它叫汴京。

古巷忧郁,一帘秋雨。

(上)

同学写的真的nb,我想拜她为师

焦糖斗士

P1自设江苏

和皖是姊妹,但是近代两人关系微妙

P2苏皖骨科

P1自设江苏

和皖是姊妹,但是近代两人关系微妙

P2苏皖骨科

锦瑟灬荥阳
广东拟人。 本来是想画粤哥的结...

广东拟人。

本来是想画粤哥的结果画着画着成粤姐了。

我太菜了。

请问有老乡吗?。

来画粤哥啊!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用的是四头身。

如果有说错的请别打我。(抱头保命)

广东拟人。

本来是想画粤哥的结果画着画着成粤姐了。

我太菜了。

请问有老乡吗?。

来画粤哥啊!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用的是四头身。

如果有说错的请别打我。(抱头保命)

焦糖斗士

还是皖(好冷

P1对某些事意外固执

P2特殊时期被迫成长

P3男体,怎么就画得腹黑起来了x

古时热爱黑色宽衣大袍,现在热爱黑色高领毛衣(江苏:哥,有时可以不那么低调)

和女体一样喜欢头上插花艺术(?)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长得偏中性,黄梅戏好手

低调做生意

坑蒙拐骗大老爷:日嘚那么毒还来逛街太辛苦,买一个犒劳下?

偶然路过的皖皖:?这话听着有点耳熟

还是皖(好冷

P1对某些事意外固执

P2特殊时期被迫成长

P3男体,怎么就画得腹黑起来了x

古时热爱黑色宽衣大袍,现在热爱黑色高领毛衣(江苏:哥,有时可以不那么低调)

和女体一样喜欢头上插花艺术(?)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长得偏中性,黄梅戏好手

低调做生意

坑蒙拐骗大老爷:日嘚那么毒还来逛街太辛苦,买一个犒劳下?

偶然路过的皖皖:?这话听着有点耳熟

焦糖斗士

我流皖皖

*长得很温顺,但性子深究还蛮烈的,有着南方的温婉和北方的狂放(?)

*成型之后的两个揪揪在清朝覆灭后散下来,变成了后面的两股麻花

*缠在脑后的麻花辫有茶花装饰

*看上去年轻但是已经是个做姐姐的省了(?)

*作为旁观者目睹了很多事

*不会轻易搞事,养老美少女,但惹毛了会骂街

*克制本性使自己成熟

我流皖皖

*长得很温顺,但性子深究还蛮烈的,有着南方的温婉和北方的狂放(?)

*成型之后的两个揪揪在清朝覆灭后散下来,变成了后面的两股麻花

*缠在脑后的麻花辫有茶花装饰

*看上去年轻但是已经是个做姐姐的省了(?)

*作为旁观者目睹了很多事

*不会轻易搞事,养老美少女,但惹毛了会骂街

*克制本性使自己成熟

果子糖阿莫
蚌埠,真的是男孩子。。。。 就...

蚌埠,真的是男孩子。。。。

就先这样吧。。。。

指绘太难了

蚌埠,真的是男孩子。。。。

就先这样吧。。。。

指绘太难了

lalala

京叫燕谕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不过鲜少人知道津叫张唯焉。

津总是要人叫他天/津或是津,这个名字应当的被埋在了他人和津自己的脑海。

“您原先不叫这个吧?”京瞧了津一眼调笑之意显然,手指着文档上“张唯焉”几个大字笑着。

津也瞧了眼燕谕棠,送给他一脸同情智障般的微笑作为嘉奖以示证明。赠品是一句“我可一直是您的天/津/卫”。

语气轻松到京想发笑。

到底是谁谁捧哏?

“您怕不是改了几个字儿?”燕谕棠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充当了一次逗哏打了个趣儿。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心安理得的应了,说:“可不嘛,您不介声调 一直叫着就对了。”

“焉了。”

“好好活着别欠得行?”


•张是跟冀姓...

京叫燕谕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不过鲜少人知道津叫张唯焉。

津总是要人叫他天/津或是津,这个名字应当的被埋在了他人和津自己的脑海。

“您原先不叫这个吧?”京瞧了津一眼调笑之意显然,手指着文档上“张唯焉”几个大字笑着。

津也瞧了眼燕谕棠,送给他一脸同情智障般的微笑作为嘉奖以示证明。赠品是一句“我可一直是您的天/津/卫”。

语气轻松到京想发笑。

到底是谁谁捧哏?

“您怕不是改了几个字儿?”燕谕棠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充当了一次逗哏打了个趣儿。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心安理得的应了,说:“可不嘛,您不介声调 一直叫着就对了。”

“焉了。”

“好好活着别欠得行?”


•张是跟冀姓的。名字变过字,音基本一样声调不同罢了

•维or卫?燕or烟?或是别的?

•京也改过名儿

“到底是为你还是为了烟,谁知道。自会维你,你好好活着别连累我就行。不过现在也只能唯焉了。”

雁过吴江

【粤桂】山海谣 贰

省份拟人


“百川沸腾,山冢碎甭。高谷为岸,深谷为陵。"








  「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天,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临走前我告诉桂,我是一位来自江南的行商,家底颇为殷实,若是想和我一起到京师*去生活也是可以的。桂不置可否,粤的眼睛却蓦地亮起来,随后又黯淡下去;我那时以为他纯粹是为我向他们描绘的繁华景象所惊异,然而假如我知道此后发生的事,我就决不会发出这个邀请了。」


  “到了。”

  青年熟练地摸出钥匙开门,我抬起头打量着这座突兀地耸立在山间的小楼。小楼是仿古的制式,奈何我才疏学浅,...

省份拟人


“百川沸腾,山冢碎甭。高谷为岸,深谷为陵。"








  「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天,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临走前我告诉桂,我是一位来自江南的行商,家底颇为殷实,若是想和我一起到京师*去生活也是可以的。桂不置可否,粤的眼睛却蓦地亮起来,随后又黯淡下去;我那时以为他纯粹是为我向他们描绘的繁华景象所惊异,然而假如我知道此后发生的事,我就决不会发出这个邀请了。」




  “到了。”

  青年熟练地摸出钥匙开门,我抬起头打量着这座突兀地耸立在山间的小楼。小楼是仿古的制式,奈何我才疏学浅,竟看不出它属于哪个朝代的建筑风格,只看得出中式风格浓郁;屋檐下却悬挂着一串和式风铃,看起来不伦不类。

   屋子里是出人意料的现代化装潢,青年打开灯,这时我才看清他的模样。他的样貌是和声音不相符的年轻,留了一头以现代人的眼光看起来长度有些不可思议的黑发。他径直走进厨房,出来时端了两个盛满茶水的茶杯。他随手把茶杯搁在桌子上,将其中一个推向我。

  “您就是桂先生?”我试探着问道。




   「我离开的那一天,粤送我到山脚下的小镇,桂没有跟来;那时我就该发现他料到了什么。粤忽然拉住我,用恳切的语调请求我带他离开。

   “先生,拜托您带我走吧!”

   “你应该去征得你兄长的同意。”我摇摇头,背过身去不看他。

   “阿哥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我真的很想到外边去看看,我不想在这里待一辈子了!”他不肯放开我。

    我皱起眉,正要狠下心拒绝他;这时,在山脚氤氲的水雾里,我看见他的眼睛。颜色是特别的墨蓝色,这让我想起夜晚群星遍布的天空、星光下幽暗的深海。这也使我坚信,这样一双眼睛,无论如何都不该埋没在岭南的深山里,他应当属于海水撞击的礁石、深海里沉浮的气泡、月光里逡巡的游鱼;那时我决没想到,多年以后,我的后人会在下西洋的船只上见到他。但他属于大海,他的兄长属于深山——这是毋庸置疑的。桂的眼睛里只有层层叠叠的十万大山,一眼望过去,简直不知道他磐石般的瞳孔里藏匿着什么;但又能确信,那双瞳孔的主人是坚毅而沉稳的。

   那天到底是什么打动了我,让我带他离开了岭南的深山,这时我也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当粤离开了他的兄长后,我看见了他眼底不再加以掩饰的野心。这孩子以后会成为一个商人,我对自己说。」

   





   “你比你父亲聪明多了。”青年——现在我应该称他为桂,脸上带着回忆的神情摇摇头,“他当时看到我的时候,询问我‘这里可曾有一位名叫「桂」的先生’?”

    “我的父亲?”我从茶杯口上浮的水汽中愕然的抬起头来。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和你差不多大。”桂脸上回忆的神情仍未褪去,指尖摩挲着杯沿。“他是和他们研究所的考古队一起来的,那时他在这片山岭上迷路了,我就把他带回了这里。”

    我抿紧嘴唇,尽力不让自己问出“您今年高寿”这种愚蠢的问题。我确信我会得到一个令我无比惊奇的答案。

   “你没想到吧?”桂说,“我确实是你祖先笔记里的‘桂’。”

      我抬起眼打量他。正常人的话,活这么久,确实是不可能的吧?!

    “我是你脚下的这片土地。”他看出了我的疑惑,笑了笑,“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您能怎么证明?”我拼命遏制住自己即将表露在脸上的震惊。

     





  「我和粤在京师的城楼下分道扬镳。我说我有些家底,倒也不是谎话;只是这些年来世事动荡,剩的也不多了。我还是咬咬牙,掏出压箱底的家当,分了一部分给粤。

   离别时他在马上向我挥手,于是我看见他意气风发的年轻面庞。他那双别于常人的眼瞳里盛满深蓝色的大海,溢出对冒险的渴望。他果然是属于大海的,而桂属于深山;那一瞬间我仿佛又看到岭南的山水。我想起大海天生代表了所有不稳定的因素,而深山象征着坚定、稳固。那时我不由疑问:为什么这样不同的两个人会是兄弟呢?」

   


    听完桂的解释,我没说话,事实上也说不出话。我几乎可以听见十几年来我接受的马列主义教育在脑海里一点点崩塌的声音。你在开玩笑吗!我在心底呐喊着,马哲可是我这个专业的必修课啊!

   桂冲我挑挑眉:“我以为你很快就能接受的,你的父亲就是这样。”

  “这不一样......”我无力地替崩坏的三观辩解。

  “你这次前来,恐怕不只是为了找我吧?”桂看出了我的窘迫,体贴的换了个话题。

   “啊!是的,我想听您和粤先生的......故事。”

   “又是这样。”他笑了笑,“你的父亲、你的祖父, 都是因同样的理由前来,我曾经经问过他们为什么感兴趣,你的父亲回答:‘不知道啊,但就是无可避免的受到这个久远的故事的吸引,所以就来了’,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TBC

*南京在明朝早期被称为京师。

说实话,这个故事和我本来想写的已经不一样了。

雁过吴江

【粤桂】山海谣 壹

省份拟人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这个故事是我多年前旅居华南时发生的,听起来颇为不可思议。不过,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将它讲出来。

  那时的岭南,还有风姿秀美的山水;我沿着河流跋涉而来,一路饱览湖光山色,直到在那条溪流边迷路前,我都丝毫不觉疲惫。然而此处虽是溪水淙淙、云遮雾绕,在一派美景的环绕下,我竟已无法寻到来时之路。眼见天边夕日欲颓,我心下慌乱,正迷茫之际,忽听得有人呼唤我。

  “哎,那边的先生!”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清秀的少年倚着树,笑眯眯地看着我。我还未开口...

省份拟人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这个故事是我多年前旅居华南时发生的,听起来颇为不可思议。不过,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将它讲出来。

  那时的岭南,还有风姿秀美的山水;我沿着河流跋涉而来,一路饱览湖光山色,直到在那条溪流边迷路前,我都丝毫不觉疲惫。然而此处虽是溪水淙淙、云遮雾绕,在一派美景的环绕下,我竟已无法寻到来时之路。眼见天边夕日欲颓,我心下慌乱,正迷茫之际,忽听得有人呼唤我。

  “哎,那边的先生!”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清秀的少年倚着树,笑眯眯地看着我。我还未开口作答,他已经熟练地拨开身前的矮灌木,走到我面前。

   “您可是迷路了?不如先到我家的客栈借宿一晚?”少年继续发出邀请。我一时有些尴尬,倒不是出于对他的怀疑。

   “啊,真是抱歉,我并没有带钱......”

   “没关系,我家的客栈,就是接待在山中迷路的客人的。”他不由分说地牵起我的手。说也奇怪,他的相貌明明异常年轻,手心的热度却给我一种长者的安心感;我那时并未深究,任他拉着往前走去。」

     ……




   我将手中的本子塞回包里,抬起头看向车窗外。汽车在山脚停下,我推开车门,仰望着这片令我魂牵梦萦的山岭。司机摇下车窗与我告别,我亦微笑着回应他;待到车身绕过来时的转角,我才扣紧鸭舌帽,拨开山脚的灌木丛钻了进去。




  少年似乎对这片地形极为熟悉,一路上除了带路还能分心和我闲聊。我一时好奇,便询问他的名字;他告诉我他叫“粤”,却不告诉我具体是哪个字;我问他可曾上过学,他答道自记事起就与兄长生活在这山间,却也识得几个字。我不由好奇他的兄长是何许人也。

   “我的哥哥?”他忽然笑了,夜幕遮掩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清越的嗓音一字一顿地说,“哥哥为了让我们活下去,吃了不少苦头。我就想,有朝一日,等我发迹了,一定要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原来还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点点头,在心里叹息了几声,正准备说些鼓励的话,他却松开了我的手,向前颔首:“到啦,这就是我家的客栈!”」




   我谎称来这里写生,实际上是来探险的。就在一周前,我还是PKU一名五讲四美的优秀学生——当然现在也是,但这种类似于恐怖小说里主角组团探险的事情,本该不会在自小就沐浴在社会主义的光辉的我的身上发生——然而无论如何,它还是发生了。我将其归根于人类对未知的好奇。



  



  顺着山间被青苔覆盖的小路前行,我很快就失去了耐心,脚下一步一滑,一个踩空,就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时运不济啊时运不济,我在心里哀叹着,所幸一棵树挂住了我的后领,我才没一路滚到山脚。




    「....... 难以想象,在这片人迹罕至的丘陵地带,竟然还能看见这样精巧的建筑。在我的面前,耸立着一座古朴的小楼,屋檐上悬挂着一个灯笼,在夜风中摇晃。」





  如你所见,在我包里装着的本子凝聚了我们家族千百年来的文化精华。当然,这不过是我搪塞室友的贯用语言;事实上,这里面装的是一些类似于怪谈的、从我曾曾曾曾曾爷爷那辈留下来的故事。我废寝忘食地工作了三天三夜,赌上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的尊严才将它们的大致意思翻译出来,期间翘了无数节课,若不是室友自告奋勇地帮我逃过了无数次点名,我恐怕就要被最高学府扫地出门了。

   ——现在说回到我的处境吧。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众所周知,每个中二少年在受到羞耻心的蹂躏前都有一个拯救世界的伟大梦想。而我显然比他们正常的多。我只不过是从那些故事里找到了现实存在的地点,然后从北京千里迢迢飞到岭南,再坐上条件简陋的汽车开到这一片偏远的山区罢了。

   ......不对。当然不是这个原因。单纯出于好奇心的话,完全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我又不是热爱为旅游业做贡献的有钱人。我总是觉得,这片土地上有什么在吸引着我、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再到我的父亲。我不会忘记,我那在考古队里工作的父亲,至今还长眠在岭南的十万大山里。

  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延续了几百年的故事吗?或许是我没有讲清楚——“粤”和“桂”,他们的故事很漫长喔。我翻阅了我们家所有遗留的手稿,发现几乎在每一代人的笔记里,都提到了他们的名字。正常人的话,没办法活这么久吧?莫非是对什么东西的隐喻?以两广的简称为名,难道是土地神一类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家里人都从事考古工作的原因?既然这样,我就负责续写他们的故事咯?




    「......他的兄长出来迎接我,我总觉得他们两兄弟对我的来访分毫不惊。他告诉我他叫“桂”,桂花的桂。我称赞这是一个具有香气的名字。他已经长成青年模样,留着长及腰部的黑发,妥帖地束在脑后。不同于粤的活泼灵动,桂相当沉稳冷静,我想这或许就是为人兄长所要担起的责任。」




  被突然冒出来的中二心填满,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妙的处境。天色已经黑了,附近有寒鸦拍着翅膀飞过,扔下一串串粗粝嘶哑的叫声。即使是五讲四美的好青年、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在这种仿佛鬼片片头一样的环境中,也会不可避免地感到害怕,这是人之常情吧?但愿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恩泽能照耀到这里。我摸索着试图解开缠住后领的树枝。

  “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终于有人来了吗?莫非真的是主席听到了我的呼唤?真是那样的话,我恐怕就不是无神论者了。我心头一喜,赶紧叫道:“救命啊!”

  他走到我身旁,把我从树枝的魔爪里解救出来。我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差点想问他要不要锦旗。不对,见义勇为的当代雷锋怎么会拘泥于表面的物质奖励,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获得精神的升华吗?既然如此,那我该立即对他表达感谢才是。我刚要开口道谢,他的目光先在我的身上逡巡了一圈,随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啊,是你啊。”


  TBC

关于本文的题目来历:

是泠影哦
交党费啦~ 顺便宣个群:511...

交党费啦~

顺便宣个群:511054739(APH的哦,当然可以有省拟啦)

我是那里面唯一的王皖(还有一个子体的啦,那个不是我)

交党费啦~

顺便宣个群:511054739(APH的哦,当然可以有省拟啦)

我是那里面唯一的王皖(还有一个子体的啦,那个不是我)

萧華

你来东北为了什么?

就为了看雪。

没别的?

没有。

那我还想带你去看看覆着雪的土地。


你走了,也就是走了

我悲痛,也就是悲痛

我活着,也就是活着

可往后的欣喜

我还是要欣喜的。


这才是人。


黑土地和旧工厂给他带来了多少荣耀

就带了了多少屈辱

长白山巍峨而沉默

松花江喧腾而蜿蜒

他扯开嘴角

给你来了个玩笑。

放下身段凝视你的眼睛

好像看着你是人间喜剧

又好像越过了你

瞄着飘落平原的雪。


【人设和文案是一个太太和一个神仙评论】


超级意识流……


最后分享一个可爱的室友_(´ཀ`」 ∠)_


没有板子,指绘...

你来东北为了什么?

就为了看雪。

没别的?

没有。

那我还想带你去看看覆着雪的土地。


你走了,也就是走了

我悲痛,也就是悲痛

我活着,也就是活着

可往后的欣喜

我还是要欣喜的。


这才是人。


黑土地和旧工厂给他带来了多少荣耀

就带了了多少屈辱

长白山巍峨而沉默

松花江喧腾而蜿蜒

他扯开嘴角

给你来了个玩笑。

放下身段凝视你的眼睛

好像看着你是人间喜剧

又好像越过了你

瞄着飘落平原的雪。


【人设和文案是一个太太和一个神仙评论】


超级意识流……


最后分享一个可爱的室友_(´ཀ`」 ∠)_


没有板子,指绘加速度模拟压感。。我画的太渣了,【画太久,都忘了最初带着什么感情画的了,甚至后期心态崩掉,画风大乱改】.._:(´_`」 ∠):_ …如果不喜欢求轻【对这个人就是画不好,还要厚脸皮求不被骂】


其实我想把东三省都画了的,但是真的崩了【小声bb】



喷……

白荟荟www
很早之前社团活动画的自己省份的...

很早之前社团活动画的自己省份的拟人,因为想到的是苗家姑娘。(˶˚  ᗨ ˚˶)

很早之前社团活动画的自己省份的拟人,因为想到的是苗家姑娘。(˶˚  ᗨ ˚˶)

果子糖阿莫
是我我又来了 亳州不医三连:...

是我我又来了

亳州不医三连:

此人已 无药可救 

病入膏盲 

无力回天

是我我又来了

亳州不医三连:

此人已 无药可救 

病入膏盲 

无力回天

果子糖阿莫
长沙 我真的是越来越渣了怎么办

长沙

我真的是越来越渣了怎么办

长沙

我真的是越来越渣了怎么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