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省市人

90.3万浏览    2935参与
某霂找星星⭐️

“我也想要一个养我带我长大的人,或者是青梅竹马,最后可以互相爱着永远在一起,

但我还是太天真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初恋,

现在我还是愿意陪那个

半路杀出拉着我跑出人群的某某,

对别人都好也行,暧昧也罢,

我有就行。


当我读那个人的文字,

却意外从里面读出了和我一样的卑微


这就是两个木头的心理吧,两个笨蛋。”


——沪小妹 江晓晓。

有感而发。晚安!!


🍬 愿你爱的人永远爱你。✨

“我也想要一个养我带我长大的人,或者是青梅竹马,最后可以互相爱着永远在一起,

但我还是太天真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初恋,

现在我还是愿意陪那个

半路杀出拉着我跑出人群的某某,

对别人都好也行,暧昧也罢,

我有就行。


当我读那个人的文字,

却意外从里面读出了和我一样的卑微


这就是两个木头的心理吧,两个笨蛋。”


——沪小妹 江晓晓。

有感而发。晚安!!


🍬 愿你爱的人永远爱你。✨

D某

约来的嘉山!

雾鲤老师yyds(大声叭叭)

约来的嘉山!

雾鲤老师yyds(大声叭叭)

屑🐟

最近都没有动力更新啊...(瘫

来自湾湾的压迫感(?

[图片]


最近都没有动力更新啊...(瘫

来自湾湾的压迫感(?


自热米饭
皖好~ 介绍一下,这是我亲爹(...

皖好~


介绍一下,这是我亲爹(拇指JPG

其实上色没上完QAQ

皖好~


介绍一下,这是我亲爹(拇指JPG

其实上色没上完QAQ

乾夜
嘿嘿……阿赣……嘿嘿……阿赣…...

嘿嘿……阿赣……嘿嘿……阿赣……嘿嘿……让我摸摸……嘿嘿🤤🤤

嘿嘿……阿赣……嘿嘿……阿赣……嘿嘿……让我摸摸……嘿嘿🤤🤤

D某
最美的花,送最美的人!(bus...

最美的花,送最美的人!(bushi)

最美的花,送最美的人!(bushi)

某霂找星星⭐️

【种花家的门当户对】是京沪!!谢谢百度一搜京沪就给我出来京沪高速和京沪高铁,整不会了我。

大家请务必看看他们两个呜呜呜呜呜真的好可爱!!

而且近代史很多关联啊!!!!虽然性格有点儿冲,但是会互相包容对方的小脾气才是最甜的,不是嘛~☆


我去上学啦,回来更中俄中哦!!

【种花家的门当户对】是京沪!!谢谢百度一搜京沪就给我出来京沪高速和京沪高铁,整不会了我。

大家请务必看看他们两个呜呜呜呜呜真的好可爱!!

而且近代史很多关联啊!!!!虽然性格有点儿冲,但是会互相包容对方的小脾气才是最甜的,不是嘛~☆



我去上学啦,回来更中俄中哦!!

屑鸽子
搞了自己的老家,怀化私设,怀化...

搞了自己的老家,怀化私设,怀化不是很出名诶

搞了自己的老家,怀化私设,怀化不是很出名诶

D某
好耶!俺把嘉山画出来了!

好耶!俺把嘉山画出来了!

好耶!俺把嘉山画出来了!

重度洁癖受抚慰

没有脑子,主要避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颦刻

【京沪】山海可平

bg向,7k字,请多指教👓

打码都快打成团了,老福特你行行好成吗

—————————————————————————

Summary:我翻遍过去的相片,来谋划一场对你的告白。


[图片]

[图片]

[图片]


bg向,7k字,请多指教👓

打码都快打成团了,老福特你行行好成吗

—————————————————————————

Summary:我翻遍过去的相片,来谋划一场对你的告白。





MoonShadow
大概是恩施( 真的好难画( 真...

大概是恩施(

真的好难画(

真的尽力了(

大概是恩施(

真的好难画(

真的尽力了(

随心

当吉林变小了

(居然在清理合集时不小心删掉了……唉,只能重发了,在此为占tag致歉)

勿上升现实

粉末文笔慎入

——————————

长春看着眼前这个躺在大哥家沙发上还与自家大哥有些相似的娃儿,心情复杂思考着:我大哥啥时候有孩子了呢?

是的,今天早上长春打算叫吉林来他家尝尝哈尔滨给的红肠,打电话发现关机,于是决定给大哥送过去,到大哥家门口发现门上插着钥匙,而大哥家房门紧闭。心里还嘀咕呢‘嚯,这是啥情况啊?出门把钥匙落门上了? ’

长春就寻思,要不把红肠放屋里之后再把钥匙插回门上吧。 

说干就干,长春一拧钥匙,咔,锁开了,推门进屋,拎着红肠就往桌子的方向走,路过沙发的时候还看...

(居然在清理合集时不小心删掉了……唉,只能重发了,在此为占tag致歉)

勿上升现实

粉末文笔慎入

——————————

长春看着眼前这个躺在大哥家沙发上还与自家大哥有些相似的娃儿,心情复杂思考着:我大哥啥时候有孩子了呢?

是的,今天早上长春打算叫吉林来他家尝尝哈尔滨给的红肠,打电话发现关机,于是决定给大哥送过去,到大哥家门口发现门上插着钥匙,而大哥家房门紧闭。心里还嘀咕呢‘嚯,这是啥情况啊?出门把钥匙落门上了? ’

长春就寻思,要不把红肠放屋里之后再把钥匙插回门上吧。 

说干就干,长春一拧钥匙,咔,锁开了,推门进屋,拎着红肠就往桌子的方向走,路过沙发的时候还看见了个“玩具娃娃”躺那,身上还套着吉林的衣服。

长春还心说呢:‘呀?大哥这是从哪淘弄回来个新玩具啊?嚯,还挺爱护,瞅瞅,还给披几件衣服呢。’

到了桌子跟前,把红肠一放,刚转身走,就瞅见那“玩具娃娃”翻了个身。

长春还说呢:“现在这玩具真智能啊,还能自个翻身呢。”

刚一抬脚正要走,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了“不对啊,这玩具,咋还能自己动呢?难不成这不是玩具娃娃是真的活小孩?”

于是害怕自己大哥想当人贩子赚钱的长春为了让大哥“改邪归正”决定帮助这个小孩。

这么想着,长春走近了小孩。再看清楚小孩的样子后,长春觉得有点熟悉,不,是非常熟悉,太像自家大哥了。

接着长春想到了什么,于是就有了长春思考的那一幕。 

正当长春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辽宁和黑龙江时,那小孩揉了揉脑袋,一边起身一边嘟囔“哈欠~哎妈,昨天这酒喝的,有点上头儿。”

小孩一睁眼往旁边一瞅,正好看到长春在那思考人生” 小孩明显愣了一下,问了句:“诶,你时候来的,我门锁的你咋进来的?” 

而长春,他还没反应过来。 于是吉林就看着他,等他说话。 

等长春反应过来看他醒了吓一跳,顺口来一句:“你啥时候醒的?” 

吉林看着他,有点想笑:“刚醒没一会。咋进来的?”

长春看着吉林,郑重的问了一句:“孩子,告诉哥哥,你爸妈是谁?”

很显然,他漏掉了什么。 

吉林纳闷的看着长春,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受啥刺激了:“没大没小的,叫哥,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咱意识体根本没爸妈。咋的,时间久了你忘了啊?” 

长春听了这话,心情复杂的叫了一声哥。 

吉林听着,应了一句“咋了?” 

长春发现事情不简单,长春想到了什么。 他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家大哥不仅外貌有些相似连说话方式都像复制粘贴的小孩,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家大哥变小了。

但是为了验证这件事,长春觉得有必要再问问他,确认他的身份。 

长春小心翼翼的开口

“哥。我问你几个问题。”

“有啥事快问。”

“你多大了?”

“这个……时间太久了我也不记得了,咋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没啥,那个,哥,你能不能说几件就咱俩知道的事……” 

“哦,你小时候尿炕害怕被人发现就说被褥尿裤子了,藏猫猫上房顶下不来了那家伙吓得嗷嗷哭,上树掏鸟蛋被蝲蝲蛄吓着掉下去……唔唔唔唔唔唔(你捂我嘴干嘛)” 

“哥,你先别说了,给我留点面子还有你现在感觉咋样?” 

说罢长春放开了手,他的心中已经有答案了,眼前这个小孩是他哥,而他哥此刻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吉林缓了一口气,说道:“还行啊,就是昨天晚上好像喝酒喝多了,现在有点头疼。” 
吉林一边说着一边揉着脑袋“今天这么关心你哥啊,发生啥了?”

长春此刻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哥这个事实了,都这么久了,他哥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愣在原地的长春,吉林表示这家伙今天有些莫名其妙。 正要翻身下沙发,吉林才意识到不对劲,自己咋还能一觉把自己睡矮了呢?!

摸了摸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皮肤,短了不少的四肢,往镜子上一瞅,一个小娃娃在看着他,他走近小娃娃,小娃娃也走近他,他停下来,小娃娃也停下来,他捏了一把自己的脸,小娃娃也捏了一把自己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吉林觉得疼了,小娃娃脸也有点红了,吉林信了,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变小了。 

此时,长春走到吉林的身后:“哥,你知道你为啥变成这样吗?” 

吉林缓缓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知道不?”

“我也不知道。” 

吉林转过身,看着长春,长春也低下头,看着吉林。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世纪对望。 

正当俩人大眼瞪小眼时,吉林的电话铃响了。顿时屋子里响起了“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到来了……”

长春拿起手机一瞥来电显示有点慌了,屏幕上明晃晃的“龙江”深深地刺向他的双眼,怀着紧张的心情,长春把手机递给吉林,并开始怀疑要不要做些什么。 

只见吉林冷静地接起电话,然后把手机塞给长春……废话,人小了,声儿也变细了,一听就能听出来好不。 

长春懵登的看着吉林,吉林一努嘴,那意思是:喏,你看看,我这声也变了我咋说啊你帮我接一下顺便说一下情况吧。 

而长春看着他一努嘴,也明白了:奥,这是叫我挂电话呢。

然后长春在吉林希望得到他人帮助的眼神下,对着电话来了一句:“我哥让我挂电话。”接着把电话挂了。 

于是长春得到了自家大哥的一阵无语和批评。

最后俩人商量了一会,决定还是告诉辽黑。 

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而且长春还收到了来自哈尔滨和沈阳的问候,哈尔滨还问用不用童装。 

长春想了想觉得可行就同意了。 

过了大半天,他俩等来了辽宁和手里提着一个包的黑龙江。 

长春想着有辽哥和黑哥在应该没什么事了便告辞了。 

吉林见状说道:“大哥好,嚯,儿子来看爸爸拿啥东西啊咋这么见外呢?” 

黑龙江笑着回答道:“得了吧,孙子,这是哈尔滨让爷爷我送来的童装。” 

于是这俩人又开始了互相拌嘴。 

辽宁在一边看着无奈地笑了笑,打开包裹准备给吉林找一套合适的衣服。 

随后辽宁翻出了多条碎花小裙子粉嫩公主裙俄式洛丽塔以及汉服小裙子。

反正就是没有男童服装,只有小裙子。

此时,黑龙江已经和吉林已经停止了他们的幼儿园行为,向着辽宁的方向走去。

等他们走近后,出现了,呆愣的辽宁,懵登的吉林,表情包黑龙江。

辽宁一挑眉:“龙江你要干哈?”

吉林一眯眼:“龙江你要坑哥啊?”

黑龙江一撇嘴:“我真不知道这是啥情况。”

辽宁看了看身上挂着衣服的吉林觉得这样还真不是个事。

于是他拍拍吉林的肩膀:“吉啊,你这样也不行啊,要不你将就将就吧。”

“你咋不将就。”

“这我也穿不上啊。”

“那我就能穿上啊?”

辽宁瞅瞅衣服大小又瞅瞅吉林:“还真能。”

最终迫于无奈吉林穿上一套汉服小裙子,嚯!好家伙!

瞅瞅,大眼睛双眼皮满口乳牙红嘴唇,嗯,好一个风华绝代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世小美女……啊……小公子啊。

再瞅他那俩兄弟,一个捂嘴偷乐一个找到手机。
紧接着手机闪光灯亮了一下,然后小美女……小公子多了张挺好看一照片。

再一看这小美……小公子,皱着眉并且嘴角向下勾起,他笑得是如此开心。

后来吉林变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是就是变回来了。

另外,吉林后来去参加会议,有意识体问他啥时候多了个闺女,还有意识体看着他偷笑。

当然了,这些事是一天后的后话了。

至于吉林变小的那一天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嘛?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据说那天意识体的微信群里出现了不少可爱小朋友的照片。

——————

依然是写毁的一篇

饭碗不保(?

画了最喜欢的!好耶!

但是好屑 草


画了最喜欢的!好耶!

但是好屑 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