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看脸拉郎

27浏览    1参与
阿安

长乐未央(一)【白毛鬼/王黎】

看脸拉郎,开坑狂魔……第一次写这种,也不知道会不会踩雷,踩的话就删掉好了……

外面雨声突然变得很大,王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习惯性的往身旁伸手一探,那个人,又走了多时了。悻悻地收回了手,放在胸前,仿佛这样就能堵住心口的那个空洞,说到底,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堂堂一国之君,就落到了这般地步呢?

那时他还很小,是王君仅剩的子嗣,王君老来终复得子,视他做上天的恩赐,将他保护的很好,从不允许他接近地宫。到底是小孩子,有着大人比不了的好奇心,小小的他,每次都躲在离地宫入口不远的灌木丛里,疑惑地看着王君带着一行人,面色沉重的进去,再面色惨白的出来。

他回去扑在奶娘身上,撒娇的询问地宫里究竟藏着什么人,为什...

看脸拉郎,开坑狂魔……第一次写这种,也不知道会不会踩雷,踩的话就删掉好了……

外面雨声突然变得很大,王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习惯性的往身旁伸手一探,那个人,又走了多时了。悻悻地收回了手,放在胸前,仿佛这样就能堵住心口的那个空洞,说到底,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堂堂一国之君,就落到了这般地步呢?

那时他还很小,是王君仅剩的子嗣,王君老来终复得子,视他做上天的恩赐,将他保护的很好,从不允许他接近地宫。到底是小孩子,有着大人比不了的好奇心,小小的他,每次都躲在离地宫入口不远的灌木丛里,疑惑地看着王君带着一行人,面色沉重的进去,再面色惨白的出来。

他回去扑在奶娘身上,撒娇的询问地宫里究竟藏着什么人,为什么像父君那样最为尊贵的人,还要像上朝那样准时,每个满月之夜,都要去那个神秘的地方。“简直像是在祭拜神衹。”奶娘的脸也瞬间煞白,“世子,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地宫里的那位,从来不是什么神衹,他,只是烙在我们王朝的阴影罢了。”奶娘摸着他圆圆的脑袋,“世子啊,等你长大了,要让光明重新照耀在我们身上呀。”

他似懂非懂地应下,躺在被窝里寻思,原来地宫里住的,是个极坏的人啊,可如果是坏人,为什么会让他住在王宫里呢?

这个问题实在是个悖论,王黎想得有些烦躁,正值盛夏,屋里奶娘备给他安眠的香料带来一种更加压抑的感觉,他便一股脑儿掀开被子溜下了床,想去外面透透风,那天晚上,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

夏夜的河边是最凉快的,说也奇怪,今夜竟然平静无风。王黎只好蹲坐在玉河边的大石头上,撩着衣摆,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自己扇风。蓦然听到一阵窸窣,不像是宫人,因为他们的步履没有那么快,王黎疑惑地抬头,往河对面望去。一个黑色影子,慢慢地清晰起来,衣袂飘飘,却带着一股说不上来的诡异。那人走得很放松,深夜出入这九五至尊之地如同市井一般,背后一枭偶然一啼,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勾唇一笑。

艳绝古今,风华绝代,王黎看着那个人,脑中突然一空,然后冒出来这八个大字。又乘了一会儿凉,王黎拍了拍蹲得酥麻的腿,回了寝殿,一夜无眠。

太好奇了,可是无论怎么缠着奶娘,奶娘都不肯再多说一句,其他宫人显然也是谨遵王君的命令,套不出一句话来,所以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王上,黎儿已经长大了,能不能把地宫的故事告诉我了?”

王君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前几日的对话又在耳畔响起,“世子年纪尚幼,所以再过一阵子……”,白毛鬼离开抬手堵了他的话,“不,我立刻就要确认一下,世子是不是君王之才,有没有做好侍奉我的心理准备?”

……

去地宫的一路很冷,王黎踉踉跄跄的跟在王君身后,一路上思绪翻飞,他望着两鬓斑白的父君已然出现弧度的背影,啊,是了,奶娘说的阴影,原来是这个意思,虽贵为一国之主,方方面面却还要受那人指挥,甚至还要每月偷偷供奉平民百姓,以供吸食。人命在那白毛鬼眼里,贱如草芥,国家在那白毛鬼手里,岌岌可危。广袖下不自觉攥紧的拳头,早前的期待已然成了忿恨。

烛火摇曳,那是地宫唯一的光亮,显得整个宫殿尤其邪魅,他挥了挥手,王君不安地看了王黎一眼,缓缓地退了出去。诺大的宫殿只剩他和高高在上的白毛鬼,王黎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最后勉强倚靠在角落,却始终不敢抬头。

很安静,只有白毛鬼手中的信笺偶尔发出的喀嚓声,末了他突然开始折信,一边开口,“给你讲个有趣的故事吧,”也不管王黎愿不愿意听,但王黎还是抬头看了看他,如初见那晚,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摄人心魄,“在一百二十年前,有个闹着要杀我的人,叫贞显世子,为了除掉我,甚至还找了秘策,还记在了备忘录里,所以,我全部都杀掉了,贞显世子没有了,秘策也没有了。但是,却又出现了一个要杀我的人。“他突然伸手指向王黎身后,“看看后面。”王黎缓缓转身,被封印在泥土之中尸体带来的恐惧显然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他不由自主发出了抽泣声,真丢人,说好的要不卑不亢硬气起来呢,“那是十五年前我杀掉的思侗世子,也就是你的哥哥,他拿走了我手中的贞显世子备忘录,打算除掉我,但他没有秘策,愚蠢至极。”

原来,我有个哥哥,而且这个哥哥,被他杀掉封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地宫。王黎瞪大了眼睛,眼尾不知是害怕还是生气,红了一片,他看着白毛鬼一步一步走来,将他轻轻抱起,放在了冰冷的水里,不由自主在心底打了个哆嗦,只听那白毛鬼继续自言自语,“但这淫乱书生倒似知道那些事情,难道你哥哥拿走的贞显世子备忘录在他手里?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淫乱书生也要像他们一样除掉才行。”

他抬起皱眉低低抽泣着的王黎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与他对视,白毛鬼笑了起来,“长得真是漂亮。”他抚上他的鬓发,那声音充满了诱惑,仿佛一不小心就会遂了他的意,“那天晚上就看到你了,躲在树荫里探头探脑,世子倒是说说,你愿不愿意帮我,来守护你这国家长乐未央、福祚绵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