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看见

7178浏览    3378参与
Taka たか
赶在雨季前,又去拍金丝桃了。想...

赶在雨季前,又去拍金丝桃了。想把这组照片取名为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先上预告图。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赶在雨季前,又去拍金丝桃了。想把这组照片取名为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先上预告图。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Taka たか

被疫情耽搁的春花拍摄企划,到了夏天又开始了。

今年的的夏花,从紫阳花开始。第二个种花卉是:金丝桃

使用镜头:美能达 MD 50mm F1.7

被疫情耽搁的春花拍摄企划,到了夏天又开始了。

今年的的夏花,从紫阳花开始。第二个种花卉是:金丝桃

使用镜头:美能达 MD 50mm F1.7

Taka たか

站在这一片紫阳花面前,被它的美丽震慑住了。然后拿起长焦,好好观察一会儿。再按下快门~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站在这一片紫阳花面前,被它的美丽震慑住了。然后拿起长焦,好好观察一会儿。再按下快门~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Taka たか

下雨之前,去拍一下紫阳花吧~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下雨之前,去拍一下紫阳花吧~

使用镜头:Mamiya 135mm f2.8

Eillia

【hp】救世主的改造计划(?篇)

我是谁?


我是哈利。


我是哈利 里德尔。


那谁是哈利波特?


JXU1NEM4JXU1MjI5JXU2Q0UyJXU3Mjc5JXU1NzI4JXU4OUMyJXU1QkRGJXU3NzQwJXU0RjYw


哈利站起来,看向四周,这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红桃皇后的宫殿了。


他很奇怪,为什么那个神秘声音还不跟自己说话。


突然,一阵强烈的窥探感穿透了身体,直逼大脑,是摄魂取念?不,一般的摄魂取念怎么可能不被我这么一位摄魂取念大师提前发觉……


他抬起头,望向天空,发觉了窥探的来源,冷笑一声——


『WARNING』

『Abnormal...

我是谁?


我是哈利。


我是哈利 里德尔。


那谁是哈利波特?


JXU1NEM4JXU1MjI5JXU2Q0UyJXU3Mjc5JXU1NzI4JXU4OUMyJXU1QkRGJXU3NzQwJXU0RjYw



哈利站起来,看向四周,这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红桃皇后的宫殿了。


他很奇怪,为什么那个神秘声音还不跟自己说话。


突然,一阵强烈的窥探感穿透了身体,直逼大脑,是摄魂取念?不,一般的摄魂取念怎么可能不被我这么一位摄魂取念大师提前发觉……


他抬起头,望向天空,发觉了窥探的来源,冷笑一声——



『WARNING』

『Abnormal fluctuations of personality were detected』


已恢复正常,魔法波动已消除,请放心改造治疗。

————————————


黑发绿眼的男子担心地看着一旁的同伴,他不确定这样做是否妥当。


红发身着日常格子衫的男子拍了拍黑发男子的肩膀,鼓励似的点点头,将另一打稿子递给了他。


黑发男子思绪复杂地观察着那个长得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叹了口气。



Riesling顾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读《看见》

《看见》是记者柴静所撰写的长篇自传集。《看见》记录了十年间重大的公共事件,如非典、汶川地震、北京奥运、药家鑫事件等的记录,更有柴静个人的精神成长历程。柴静首次将十年央视经历、个人成长心路与中国大事件糅合在一起,传达了对人的“同情之理解”和对“众口一词”的质疑。《看见》既是柴静个人的成长告白书,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

“他们是流淌的,从我心腹深处的石坝上漫溢出来,坚硬的成见和模式被一遍遍冲刷,摇摇欲坠,土崩瓦解。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柴静在序言中如此写道。《看见》这本书所带来的心灵震撼与动摇是无可比拟的。分明是平实质朴的文字,分明是了无修饰的叙述,分明...

《看见》是记者柴静所撰写的长篇自传集。《看见》记录了十年间重大的公共事件,如非典、汶川地震、北京奥运、药家鑫事件等的记录,更有柴静个人的精神成长历程。柴静首次将十年央视经历、个人成长心路与中国大事件糅合在一起,传达了对人的“同情之理解”和对“众口一词”的质疑。《看见》既是柴静个人的成长告白书,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

“他们是流淌的,从我心腹深处的石坝上漫溢出来,坚硬的成见和模式被一遍遍冲刷,摇摇欲坠,土崩瓦解。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柴静在序言中如此写道。《看见》这本书所带来的心灵震撼与动摇是无可比拟的。分明是平实质朴的文字,分明是了无修饰的叙述,分明是经历对话同感受的交杂,如此这般,那些黑色的方块字依旧如潮水般冲撞着心脏的坎,在冰冷的事件分析,案件讨论,庭审审判书背后的鲜血淋漓和柔暖阳光。它如锥子一般敲碎了美好的隔膜打破了幸存者偏差让读者看到,这个世界的背面。通过《看见》,读者了解到重要的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看法,这个对事实的看法,就是所谓的了解真相。从哲学意义上来讲,有多少个认识主体,就有多少个真相。

“让意见与意见较量,用理性去唤起理性。”“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不断重建,为了知识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或者说,煽动各种偏见的互殴,从而取得平衡,这是我所理解的‘探寻’。”《看见》整本书实际上用“探寻”二字将这些分散的时间片段串连而起。对于事件真相事件背后原因的探寻,对于自己心灵的探寻,对于中国社会的探寻,对于恶,善,美,丑的探寻与讨论。对于一切问题的本源,柴静都会进行探寻。比如,“虐猫事件”。2006年,网上热传一个女人用高跟鞋踩死猫的视频。这个女人和拍摄视频的李姓男子被网民“人肉搜索”。柴静在采访中发现,事件暴露的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和暴戾浮躁的社会心态——李对虐猫根本没有兴趣,这么做只是为钱,拍下来卖给网站,一次2000元,比他一个月工资还高。同时,这只是一个利益链的环节……而“高跟鞋女人”,只是因为离异导致心理抑郁需要发泄。在这里,柴静发现,“虐猫事件”的罪魁其实是一些无良网站。在《看见》里,柴静并没有为“虐猫事件”翻案,只是呈现事实而已。因为她所“看见”的事实,是《看见》的核心。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客观,是《看见》的首要特点。在当下这个全世界都关注中国的时代,中国的新闻往往比小说更有可读性。所不同的是,小说可以编,新闻是真的,而且往往其中的好坏没那么简单。所以,电视上45分钟的新闻节目,背后隐藏着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故事延展。

从“非典”开始,到虐猫事件、真假华南虎、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药家鑫死刑……这些关键词在中国过去的十年中,都曾陆续位居社会关注度的榜首。“虐猫没人性”、“周正龙说谎”、“药家鑫该死”……这些简单粗暴的判断,大概是很多人认识事件后的第一反应。但是在柴静的笔下,事情远没那么简单。

“眼见背后有思考”,是 《看见》的特点。柴静说,新闻要客观公正,所以记者是旁观者,不能感情用事。但真干了这一行,却发现一不小心,原本端着的“客观冷静”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因为事件本身的复杂性,也因为人性的复杂性。柴静说自己“关心新闻当中的人”。因为记者也是人,在交流中难免动情。

比如,柴静采访被药家鑫杀害的张妙的父亲时,隔壁房间传来张妙母亲的哭喊。柴静在哭声中坐不住了,于是对摄像师说:“我去看看。”然后她坐在张妙母亲的身旁,用手在她肩臂上轻轻抚摸。接下来她采访了药家鑫的父亲,她发现药家鑫的母亲天天躺在儿子的床上睡觉,抱着他平时爱抱的玩具——在“看见”背后,这两对父母的反应让她难以忘怀。

事实上,对这起事件的最简单描述大概是:“药家鑫开车撞倒张妙,下车后连刺6刀致其死亡”。怎么听都十恶不赦。然而,柴静却花了大量篇幅去倒叙药家鑫的成长过程——过分严苛的家庭教育让他的心理严重扭曲。听完这些故事,再去判断,也许会有另外一个结论——对药家鑫施以死刑没错,但他其实也是一个教育的受害者。

柴静在她进入央视十年后说:“十年已至,如他所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柴静在非典时说:“我摸着血管,这就是最原始的东西。活着就是活着。在所有的灾难中,这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

柴静说:“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就像水溶于水中。”

Taka たか

周日的早晨,面包配汤圆~

周日的早晨,面包配汤圆~

Neutral

人不可能孤立而成,人由无数他人的部分组成。


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长空正滚滚过云,左边不远处是湖,风从湖上来,带着暗绿色的潮气,摇得树如痴如醉。更远处可见青山,两叠,浅蓝青蓝,好看得像个重影,当下此刻,避人默坐,以处忧患。


湖在脚下,......

人不可能孤立而成,人由无数他人的部分组成。


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长空正滚滚过云,左边不远处是湖,风从湖上来,带着暗绿色的潮气,摇得树如痴如醉。更远处可见青山,两叠,浅蓝青蓝,好看得像个重影,当下此刻,避人默坐,以处忧患。


湖在脚下,乳白色清凉的雾里全是青草的味儿。没有人,听很久,茂密的草丛深处才听到水声。水无所起止,只知流淌,但总得流淌。山高月小,它要滴落,乱石穿空,它要拍岸,遇上高山峡谷,自成江河潮海。此刻这水正在平原之上,促急的劲儿全消,自顾自地缓下来,一个温柔的转弯推动另一个温柔的转弯, 无穷无尽,连石头都被打磨得全是圆润结实,就这么不知所终,顺流而去。


——柴静《看见》

Neutral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进步就是幸福。我的起点太低,所以用不着发愁别的,接下来几十年要做的,只是让自己从蒙昧中一点点解缚出来,这是一个穷尽一生也完成不了的工作,想到这点就踏实了。


——柴静《看见》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进步就是幸福。我的起点太低,所以用不着发愁别的,接下来几十年要做的,只是让自己从蒙昧中一点点解缚出来,这是一个穷尽一生也完成不了的工作,想到这点就踏实了。


——柴静《看见》

Neutral

我知道了他为什么要写信给我,在离开之前他要交托于人,留下样东西来替代他:“创作可以成为他们的权威,可以给他们归属。”

当年我们采访的六年级学生,现在一半上了初三,一半去了外地打工,打工的孩子往往会加入帮派,卢安克说这是一种归属的需要。他在信中提到一个在非洲塞拉利昂参加内战的十二岁小孩,杀了很多人,为了避免受不了的感觉,他天天吸毒。后来这个孩子在联合国的会议上解释:“我们加入部队的原因是,我们找不到可以吃的,失去了自己的家,但同时盼望着安全,盼望着自己属于什么,在这个所有归属都垮下来的时代。”

他说这跟留守儿童的情况是相似的,只不过极端得多,夸张得多,“中国的社会没有那样的背景情况,但中国的...

我知道了他为什么要写信给我,在离开之前他要交托于人,留下样东西来替代他:“创作可以成为他们的权威,可以给他们归属。”

当年我们采访的六年级学生,现在一半上了初三,一半去了外地打工,打工的孩子往往会加入帮派,卢安克说这是一种归属的需要。他在信中提到一个在非洲塞拉利昂参加内战的十二岁小孩,杀了很多人,为了避免受不了的感觉,他天天吸毒。后来这个孩子在联合国的会议上解释:“我们加入部队的原因是,我们找不到可以吃的,失去了自己的家,但同时盼望着安全,盼望着自己属于什么,在这个所有归属都垮下来的时代。”

他说这跟留守儿童的情况是相似的,只不过极端得多,夸张得多,“中国的社会没有那样的背景情况,但中国的留守儿童将来也会成为一个失去控制的因素, 除非我们能给他们带来归属感。”

这也是当下的中国人最强烈的感受。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期,传统的家族、集体断了,新的又没有建立起来,空虚只会导致消费和破坏,只有当人们能感到创建自己世界的满足,不会与别人去比较,不会因为钱,因为外界的压力感到被抛弃,这才是真正的归属。

在通信中,我们曾谈到,“创作” 这个词现在常常被当成是一种“手段”一用来吸引孩子学习更多的手段, 或者一种学习之外的调节。好像生活中总有一一个伟大庄严的目的, 一切都为这个 目的服务。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为了服务于一种意志吧, 当这个意志让你去改造世界时,你要具有改造需要的知识。而创作在卢安克不是手段,就是归属本身。因为青春期的孩子是通过行动得到感受,从感受中才慢慢反思,反思又再指导行动的,所以他说,说话是没有用的,让他们一起进人共同完成那个“强大的人不是征服什么,而是能承受什么”的故事,感受会像淋雨一样浸透他们, 在未来的人生里缓缓滋养。

纪律可以带来秩序,但却是被动的,只有一个人归属于一件事,一群人,一个社会,才会有认同和发自内心去照顾它的愿望。


——柴静《看见》

Neutral

卢安克说:“我的学生要找到自己生活的路, 可是什么是他们的路,我不可能知道。我想给他们的是走这条路所需要的才能和力量。”

他很难被效仿,也根本不鼓励别人来做志愿者。

节目播出后那个暑假,有三所大学和几十个志愿者去板烈小学给学生补课,搞晚会,来来去去。卢安克说,学生“被忘记”的状态改变了,成为“被关注后又被忘记”。他在博客上写:“请你先弄清楚:你是不是只因为我才想来?是不是期待着看到什么?如果是,你面对学生就不是真实的,对学生不可能是纯粹的,所以你也就会被他们否认。如果你仅仅是为了学生,你也不一定需要选择一个已经有志愿者的学校。”


——《看见》

卢安克说:“我的学生要找到自己生活的路, 可是什么是他们的路,我不可能知道。我想给他们的是走这条路所需要的才能和力量。”

他很难被效仿,也根本不鼓励别人来做志愿者。

节目播出后那个暑假,有三所大学和几十个志愿者去板烈小学给学生补课,搞晚会,来来去去。卢安克说,学生“被忘记”的状态改变了,成为“被关注后又被忘记”。他在博客上写:“请你先弄清楚:你是不是只因为我才想来?是不是期待着看到什么?如果是,你面对学生就不是真实的,对学生不可能是纯粹的,所以你也就会被他们否认。如果你仅仅是为了学生,你也不一定需要选择一个已经有志愿者的学校。”


——《看见》

Neutral

“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当时一惊,担心他坠入虚无:“如果不是为了改变, 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不是压在我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我喃喃自语。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己发生。”


——《看见·无能的力量》

“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当时一惊,担心他坠入虚无:“如果不是为了改变, 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不是压在我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我喃喃自语。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己发生。”


——《看见·无能的力量》

Taka たか

上海进入全域静态管理第36天,徐师傅又开始烧红烧大排了。

居家生活的日子,除了工作,都在烧菜。

上海进入全域静态管理第36天,徐师傅又开始烧红烧大排了。

居家生活的日子,除了工作,都在烧菜。

Neutral

人类只是个概念,一代一代人都是相似的生活,这辈子决定你悲欢的就是你身边的几个人。


——《看见》

人类只是个概念,一代一代人都是相似的生活,这辈子决定你悲欢的就是你身边的几个人。


——《看见》

Taka たか

上海进入全域静态管理第31天了…… 😒

渐渐地喜欢上了空气炸锅,既章鱼🐙小丸子成功后,今天的多春鱼也烤的不错!👌

来壶小酒,过五一劳动节。😋

上海进入全域静态管理第31天了…… 😒

渐渐地喜欢上了空气炸锅,既章鱼🐙小丸子成功后,今天的多春鱼也烤的不错!👌

来壶小酒,过五一劳动节。😋

Neutral

知道死,和经历它,是不一样的。

死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忍受。


——柴静《看见》

知道死,和经历它,是不一样的。

死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忍受。


——柴静《看见》

Neutral

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柴静《看见》

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柴静《看见》

Neutral

真相往往就在于毫末之间,把一杯水从桌上端到嘴边并不吃力,把它准确地移动一毫米却要花更长时间和更多气力,精确是一件笨重的事。


——柴静《看见》

真相往往就在于毫末之间,把一杯水从桌上端到嘴边并不吃力,把它准确地移动一毫米却要花更长时间和更多气力,精确是一件笨重的事。


——柴静《看见》

Neutral

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看见》

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看见》

Neutral

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善当然存在,但恶也可能一直存在。歉意不一定能弥补,伤害却有可能被原谅,忏悔也许存在,也许永远没有,都无法强制,强制出来也没有意义。一个片子里的人,心里有什么,记者只要别拿石头拦着,他自己会流淌出来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斯宾诺莎还说过一句:“希望和失望也绝不能是善。因为恐惧是一种痛苦,希望不能脱离恐惧而存在,所以希望和失望都表示知识的缺乏,和心灵的软弱无力。”


这话太硬了,我消化了好久。


他界定“观察”的实质是:“不赞美,不责难,甚至也不惋惜,但求了解认识而已。”


——柴静《看见》

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善当然存在,但恶也可能一直存在。歉意不一定能弥补,伤害却有可能被原谅,忏悔也许存在,也许永远没有,都无法强制,强制出来也没有意义。一个片子里的人,心里有什么,记者只要别拿石头拦着,他自己会流淌出来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斯宾诺莎还说过一句:“希望和失望也绝不能是善。因为恐惧是一种痛苦,希望不能脱离恐惧而存在,所以希望和失望都表示知识的缺乏,和心灵的软弱无力。”


这话太硬了,我消化了好久。


他界定“观察”的实质是:“不赞美,不责难,甚至也不惋惜,但求了解认识而已。”


——柴静《看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