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三国无双

78.1万浏览    1137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3 20:41
老酒鬼

最近画吐了没产出把手书里最长的两段故事拼一拼混混
p1.2曹总的凄惨人生(偏曹袁)
p3.4刘邦的凄惨人生(偏邦信)

词是徐佳莹的大雨将至两端高潮
“大雨将至满地潮湿记忆眼看在流失,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原来结尾都相似”

最近画吐了没产出把手书里最长的两段故事拼一拼混混
p1.2曹总的凄惨人生(偏曹袁)
p3.4刘邦的凄惨人生(偏邦信)

词是徐佳莹的大雨将至两端高潮
“大雨将至满地潮湿记忆眼看在流失,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原来结尾都相似”

梨祜子
在下周瑜,字公瑾,如图所示,我...

在下周瑜,字公瑾,如图所示,我一直承受着这个年纪所不该有的厚爱(×

在下周瑜,字公瑾,如图所示,我一直承受着这个年纪所不该有的厚爱(×

幸歌

什么?沙雕PO主又双叒叕来了?

表情包系列之:才艺展示大会。

多CP,无双向。P1-9依次为:孙权/周瑜/陆逊/赵云/曹丕/郭嘉/吕布/钟二病/以及该来的总会来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可直接通过下方的合集目录查看↓❤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什么?沙雕PO主又双叒叕来了?

表情包系列之:才艺展示大会。

多CP,无双向。P1-9依次为:孙权/周瑜/陆逊/赵云/曹丕/郭嘉/吕布/钟二病/以及该来的总会来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可直接通过下方的合集目录查看↓❤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幸歌

表情包系列之:我悄悄跟你港……!

多cp,无双向。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表情包系列之:我悄悄跟你港……!

多cp,无双向。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霂云兮
嘉嘉:文若若别看书啦,今天下雪...

嘉嘉:文若若别看书啦,今天下雪我们出去玩吧(ฅ>ω<*ฅ)

文若:昨日奉孝说河川冰结出去玩;前日奉孝说寒梅已绽出去玩……彧每日每日都被奉孝叫出去玩,再过些时日怕是连字都要不认得了

嘉嘉:哼哼,但是每日每日~文若还是会同嘉出去玩的╮(╯▽╰)╭

文若:ε-(´∀`; )真是拿你没办法

嘉嘉:哎,真是拿文若没办法,既然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在家喝酒吧~\(≧▽≦)/~这可是嘉窖了一年的梅花酒,今天特意开封给文若驱寒的。

文若:饮酒伤身,奉孝还是少饮为好。

嘉嘉:噫!Σ( ° △ °|||)︴可是,这是嘉藏了一年都舍不得喝,每次馋了只敢摸一摸瓶子...

嘉嘉:文若若别看书啦,今天下雪我们出去玩吧(ฅ>ω<*ฅ)

文若:昨日奉孝说河川冰结出去玩;前日奉孝说寒梅已绽出去玩……彧每日每日都被奉孝叫出去玩,再过些时日怕是连字都要不认得了

嘉嘉:哼哼,但是每日每日~文若还是会同嘉出去玩的╮(╯▽╰)╭

文若:ε-(´∀`; )真是拿你没办法

嘉嘉:哎,真是拿文若没办法,既然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在家喝酒吧~\(≧▽≦)/~这可是嘉窖了一年的梅花酒,今天特意开封给文若驱寒的。

文若:饮酒伤身,奉孝还是少饮为好。

嘉嘉:噫!Σ( ° △ °|||)︴可是,这是嘉藏了一年都舍不得喝,每次馋了只敢摸一摸瓶子过瘾的……嘉保证,今日喝完三日之内不再饮酒!

文若:三日?

嘉嘉:四,四日?

文若: →_→

嘉嘉:七日!不能再多了!(`^´)

文若:哦?

嘉嘉:其……其实半月不喝也没关系╭(°A°`)╮

文若:那便说定了

嘉嘉:嘤(´;︵;`)

文若:手给我……(〃◡〃)一路过来冷不冷?

嘉嘉:冷死了(*/ω\*)所以嘉想了个好主意——嘉搬来和文若一起住,就不用每天跑来跑去了

文若:如果奉孝受得了不让你喝酒的话,也不是不行

嘉嘉:当然受得了,毕竟文若若比酒好喝嘛(づ ̄3 ̄)づ╭❤木嘛

文若:(〃◡〃)

——————————

12月28日开工的图,本来想贺元旦用,结果后来沉迷腌腊肉,磨磨蹭蹭今天才搞完_(´□`」 ∠)_

服装设定是用了真三8的设定,我把两人的小披肩都改成了毛边大披风,其他地方也做了些微调(。◝ᴗ◜。)

话说之前搞的100粉点梗因为没人参加所以我偷偷摸摸删掉了,不过话说连50粉的画都还在我未完成文件夹里存着✧(≖ ◡ ≖✿)我一定会画的,嗯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说什么,干脆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狗年大吉吧(ಡωಡ)

最后,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啊_(•̀ω•́ 」∠)_

幸歌

快跑啊沙雕博主又双叒叕来了!

表情包系列之:我哥敢吃SHI!

多CP,无双向。P1-P9依次为:孙家/权然/马赵/关家/昭充/夏侯家/荀家/以及你们熟悉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走:可把我牛B坏了!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微博: @幸哥儿er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快跑啊沙雕博主又双叒叕来了!

表情包系列之:我哥敢吃SHI!

多CP,无双向。P1-P9依次为:孙家/权然/马赵/关家/昭充/夏侯家/荀家/以及你们熟悉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走:可把我牛B坏了!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微博: @幸哥儿er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兔琉

20170923
看到真三8有常服的造型就忍不住心猿意马(?)
趁官方图没放出来先乱搞一番
初见是金玉公子,掀了外套扯了裙子随时跑路…的造型
求您二位赶紧去结婚

20170923
看到真三8有常服的造型就忍不住心猿意马(?)
趁官方图没放出来先乱搞一番
初见是金玉公子,掀了外套扯了裙子随时跑路…的造型
求您二位赶紧去结婚

幸歌

表情包系列之:可把我牛B坏了!

多CP,无双向。

P1-P9依次为:孙权/鲁肃/曹丕/曹操/司马懿/袁绍/贾充/孙权/没错,还是熟悉的画风,熟悉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走:搞事三连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评论送板写】活动请翻看六月份的文章❤


微博:@-幸歌-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表情包系列之:可把我牛B坏了!

多CP,无双向。

P1-P9依次为:孙权/鲁肃/曹丕/曹操/司马懿/袁绍/贾充/孙权/没错,还是熟悉的画风,熟悉的甘凌!

 

前几个系列走:搞事三连

 更多系列敬请期待:)

 

【评论送板写】活动请翻看六月份的文章❤

 

微博:@-幸歌-

连载子博:@幸哥儿的奇妙境

 

爐上老九
各版本你瑜哥大赏(?)再嗑瑜哥...

各版本你瑜哥大赏(?)
再嗑瑜哥一百年!!

从左到右:
王者荣耀 周瑜
三国志11 周瑜
真三国无双7 周瑜
三国杀 周瑜
萌三国(漫画) 周瑜
九九八十一(漫画) 冷漠(周瑜)
策马天下 周瑜

各版本你瑜哥大赏(?)
再嗑瑜哥一百年!!

从左到右:
王者荣耀 周瑜
三国志11 周瑜
真三国无双7 周瑜
三国杀 周瑜
萌三国(漫画) 周瑜
九九八十一(漫画) 冷漠(周瑜)
策马天下 周瑜

幸歌

表情包系列之:我不是!我没有!

多cp,无双向。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表情包系列之:我不是!我没有!

多cp,无双向。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梨祜子
就如何三秒惹怒荀令君这一议题,...

就如何三秒惹怒荀令君这一议题,曹老板与郭祭酒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就如何三秒惹怒荀令君这一议题,曹老板与郭祭酒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辛夷枝上猫头鹰

【三国无双】【策瑜】五次孙策被逼去相亲,一次他答应了

 @阿格妮斯和桥舾 的点文,抱歉拖了这么久……

从法扎回来就像被格盘一样忘光了大纲,一个大型奋力瞎编现场。

真三,策瑜,其实我觉得是个无差,没所谓了。

大学AU,非常OOC,希望不要打脸。


以上都接受的话……?


五次孙策被逼去相亲,一次他答应了

BGM:Mama Mia-Lay All Your Love On Me


1.

吴夫人问:“儿啊,你不忙吧?”

吴夫人自问自答:“不忙。那你下午去跟小乔见个面吧。”

孙策好想扭头就走。

但首先孙策有偶像包袱,其次就算他没有,他也不能在吴夫人面前扭头就走:在你老妈面前这么干你会...

 @阿格妮斯和桥舾 的点文,抱歉拖了这么久……

从法扎回来就像被格盘一样忘光了大纲,一个大型奋力瞎编现场。

真三,策瑜,其实我觉得是个无差,没所谓了。

大学AU,非常OOC,希望不要打脸。


以上都接受的话……?








五次孙策被逼去相亲,一次他答应了

BGM:Mama Mia-Lay All Your Love On Me


1.

吴夫人问:“儿啊,你不忙吧?”

吴夫人自问自答:“不忙。那你下午去跟小乔见个面吧。”

孙策好想扭头就走。

但首先孙策有偶像包袱,其次就算他没有,他也不能在吴夫人面前扭头就走:在你老妈面前这么干你会死得很惨,这是一条全世界通用的公理。

孙策痛苦地说:“妈……”

吴夫人笑颜如花,不动如山:“就这么定了。”

孙策垂死挣扎:“其实我……”

吴夫人继续笑颜如花,笑容逐渐充满杀意:“你怎么?”

孙策说:“……没怎么。”

 

孙策回房间就给周瑜打电话,拨号音刚响又按掉,打给太史慈:“子义,下午忙吗?不忙吧?能帮个忙吗?”

太史慈习以为常,不紧不慢:“不忙,可以,什么事?”

“是这样的。”孙策说,“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你能给我打个电话吗?”

“可以啊,打过来说啥?”

“不说啥……”孙策充满沉痛,“就打过来就行了,给我个偷跑的理由……”

太史慈十分同情:“你亲戚又来串门了?这还没过年吧?”

“比那还糟……”孙策痛不欲生,“我妈逼我去相亲……”

太史慈说:“……哦。”

“‘哦’是几个意思???”

“是‘我搞不懂你们有家长帮忙挑了温柔可爱聪明大方的女孩子自己只要负责见面就够了到底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意思。”

“……子义你是不是在工科院校呆傻了。”

“我觉得是你不太正常。”太史慈诚恳地回答,“工科读三年,那啥赛貂蝉,你怎么回事。”

孙策:“……”

孙策决定不讲道理:“别管我怎么回事,反正你记得到点了打电话救我出来就行了好吧?”

“好。”太史慈沉稳可靠地说,停了停又补充,“伯符。”

“啥?”

“还有个事。”

“你说?”

“妹子好看的话,能介绍给我吗?”

“……”

 

孙策同志扪心自问,其实也知道小伙伴说得没错,对大部分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直男工科青年来说,那是恨不得天天蹲到隔壁艺术学院门口把眼睛都贴到人家姑娘身上的。何况吴夫人大家闺秀眼光颇高,她老人家经手预选过一道的女孩子不说国色天香吧,反正综合指数不会低于70分,满分十分制的那种;要是换个人在这里——随便举个例子,比如孙权——此刻可能已经恨不得三十米跪滑扑住亲妈的大腿喜极而泣。

然而在本次案例中,有一个根本上的定义问题,那就是孙策他并不是大部分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直男工科青年——首先,他并不是直男。没有然后了。

哦不对。孙策想了想,又自我纠正:他也不是弯的。他就是……

他还没就是出个所以然,对面人影一闪,扎单边侧马尾的年轻姑娘拎着一甩一甩的小手包,轻快地蹦跶进椅子里。

“你好!”她欢快地说,“你就是孙策吧!我是乔倩,你叫我小乔就好啦!”

孙策说:“……你好,我是孙策。”

气氛很好,妹子很可爱,甚至有点像孙尚香,换个时间地点孙策说不定就要被唤起点妹控之心。无奈眼下场合实在不对,孙策顶着坚强的微笑顶过了第一轮的例行查户口,终于熬到了太史慈的电话。

“不好意思啊,小乔。”孙策拿出从他五岁那年打碎老爹的玉玺摆件之后就没用过的诚挚表情道歉,“实验室有急事……那什么,实在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

小乔表情也很诚挚,隐约仿佛松了一口气:“没事没事,你有事就去吧,有空改天再聊!”

 

孙策付了账就赶紧逃回学校,前脚刚进宿舍楼后脚电话就响,显然且必须只能是神通广大的吴夫人。孙策一万个不想接,但吴夫人打定了主意非要他接不可,电话铃声不屈不挠,响个没完。爬上二楼的时候孙策终于投降了,把手机摸出来:“……妈?”

吴夫人温柔如水:“儿啊,怎么回事?”

孙策说:“……实验室有急事。”

吴夫人重复了一遍:“实验室有急事。”

“……对。”

吴夫人在电话那头做了个深呼吸。

“好吧。”吴夫人温柔如水地问,“那你感觉怎么样呀?下次什么时候再和她见一面呀?”

孙策说:“……这这这这这个就不用了吧?”

“为什么呀?”吴夫人继续温柔如水地问,“小乔哪里不好吗?我看那孩子挺可爱的呀?你们合不来吗?”

孙策说:“这个吧……”

吴夫人不说话。

孙策敏锐地感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杀意。

孙策求生本能大盛,句子出口的一瞬间及时转弯:“吧……可爱是可爱就是天真活泼了一点感觉跟尚香比较合得来……”

吴夫人说:“这样呀。”

吴夫人说:“妈妈知道了。”

吴夫人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孙策:“……”

孙策心想这还没完了。

他一不出声电话里就幽幽冒出一缕杀意,孙策脊背一凉,不假思索:“温、温柔成熟有主见的吧!”

吴夫人满意了,重新温柔如水地说:“这样呀,妈妈知道了。伯符你先忙你实验室的事吧,妈妈不打扰你了。”

 

孙策挂了电话,好想仰天长叹,心想我堂堂有才有貌能打能撩一代江东小霸王,怎么在我妈眼里就成了需要尽快处理掉的滞销商品呢……

他感叹到一半,寝室门幽幽地开了,门缝里露出太史慈的半张脸;视觉效果十分惊悚,吓得孙策往后一窜:“子、子义你闹什么妖呢?!”

太史慈幽幽道:“公瑾等你半天了……”

孙策:“……”

孙策推门进去,周瑜靠窗边拿着本书在看,长身玉立颜如舜华,端的十分美貌。孙策同志先本着对美的纯粹欣赏盯着人家看了二十秒,又本着不那么纯粹的意图盯着人家看了二十秒,再本着一些不可告人的思索盯着人家看了二十秒,终于把周瑜看毛了。

周瑜把书一合,孙策立马开始心虚,当即蹿到周瑜面前,把不存在的尾巴摇成了电风扇:“公瑾啊,公瑾早上好,公瑾你怎么过来啦,公瑾你今天不是没课吗出什么事了吗?”

周瑜不说话,幽幽地盯着他看,看到孙策脊背发毛才幽幽地回答:“这话该我问你吧。”

孙策说:“……啥?”

周瑜说:“你今天中午给我打电话,打过来又挂掉。”

孙策:“……”

周瑜:“我给你打过去还打不通。”

孙策干笑。

周瑜:“打通了又没人接。”

孙策:“……哈哈哈对不起我手滑了。”

周瑜对您使用了沼跃鱼已经看穿了一切.jpg。

周瑜说:“好吧。”

周瑜说:“那我去吃晚饭了,你俩来吗?”

孙策和太史慈一起疯狂摇头。

周瑜温柔如水笑颜如花地出去了,孙策终于敢喘气了。

孙策一把逮住太史慈奋力摇晃。

孙策呐喊:“你为啥放他进来啊?!”

太史慈奋力挣扎:“你神经病啊?!公瑾本来也住这儿啊?!”

孙策没话了,悲凉地蹲进墙角。太史慈同学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颠儿颠儿跟上去:“你惹他了?”

孙策说:“……没有。”

太史慈问:“那公瑾怎么这么凶残。”

孙策说:“……我怎么知道。”

太史慈说:“……你果然还是惹他了对吧。”

孙策呐喊:“我不是!我没有!咱能别提这事了吗!”

“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脾气这么暴躁。”太史慈宽容以待,“行吧那提点儿别的。”

孙策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太史慈问:“妹子好看吗?”

“……”

“能介绍给我吗?”

“你走开……”

 

2.

周瑜问:“晚上出去吃饭吗?”

孙策插着耳机,根本没听到,靠脑电波猜出问题,疯狂点头:“后门撸串吧!”

周瑜顿时嫌弃:“你堂堂一个南方人,不要搞得跟被诸葛亮他们传染了似的……”

“什么话!撸串是男人的浪漫!”

“没听说过。”

他俩拌嘴到一半,太史慈推门进来:“都在啊?伯符,楼下妹子找你。”

“妹子?谁啊?”

太史慈说:“……我怎么知道。小姑娘楼下等半天了你去不去啊。”

孙策实在想不出这个点能有什么太史慈不认识的妹子过来找他,换成平常他也就去了,这两天在吴夫人淫威下瑟瑟发抖,生怕被绑回去做哪位的压寨相公。周瑜看他转得眼晕,赶他:“你快点,快去快回我们去吃饭。”

孙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刚出了楼门就感觉到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直男工科青年们火一样炽热的视线,全奔着漂亮妹子去的。这妹子他还真认识,前两天才见过:乔倩。她旁边还站一姑娘,双马尾小礼帽,顾盼生姿温柔可人,长相和她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气质南辕北辙。

孙策第一感觉就没什么好事,很想转头回去,然而小乔已经看到了他,蹦蹦跳跳朝他挥手:“孙策!这边这边!”

“……”

孙策在镭射激光般的视线中镇定地走过去:“你们好。什么事。”

小乔撅起嘴:“干什么呀这么冷淡!”

“好了啦。”另一个姑娘拽她手腕,温柔地提醒,“不要给人家添麻烦。”

“我才没有啦——哪,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乔玮,是我姐姐,就是大小乔里的大乔啦!你想的话叫她大乔也可以!”

“……”孙策说,“你好。”

大乔的脸蹭一下红起来:“你、你好……对不起打扰你了,小乔这孩子被宠得有点任性,请别介意……”

孙策对漂亮姑娘还是不太凶的,客客气气回答:“……呃,还好啦。有什么事吗?”

大乔的脸又红了一层:“没、没什么事,就是、那个……”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直视孙策,一口气说了下去,“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之前伯母介绍小乔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是你所以她过来了然后我们才知道请问你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请你吃个晚饭吗?”

孙策:“……”

宿舍楼下等人的遛弯的闲着没事干的装作闲着没事干其实在偷看妹子的一干单身直男顿时轰然叫好:“学妹有勇气!”

“孙伯符你小子艳福不浅!”

“答应她答应她!!”

“妹子你看看我啊我长得也不差啊!”

“……”

孙策心想我这两天可别是水逆吧。

孙策端出营业用标准微笑,客气礼貌温和体贴:“谢谢你啊,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已经有约了。”

“诶……?”大乔显然没料到,漂亮大眼睛眨巴了一下,锲而不舍,“那好吧……没关系的,那个,你哪一天有空?我、我可以来找你!”

孙策回答的速度快过大脑思考,不假思索一秒即答:“都没空。”

大乔又眨巴一下眼睛,脸红消下去了,漂亮大眼睛里眼看着雾气慢慢泛上来,还是坚持着没哭:“真的都没空吗……之前伯母说你是单身,我觉得、我觉得我们还是很合适的!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就只要试一下就好了!拜托你!”

孙策十分感动,然而郎心如铁,坚定拒绝:“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我妈怎么说的,不过就,那什么,我最近真没打算找女朋友。”

大乔眼泪真的快要掉下来了,仍然不肯放弃:“那、以后可能就打算找了……”

小乔也在旁边帮腔:“是呀是呀,早晚要谈恋爱的,我姐姐这么好看又这么喜欢你,就吃个饭试试嘛!你又不吃亏!”

孙策坚持不为美色动摇:“早晚想谈了早晚再说,学妹你长得漂亮性格又好,以后肯定会遇到喜欢你的男孩子,虽然我也英俊帅气智商高,但也别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啊。对吧。”

小乔:“……”

大乔也被他不走寻常路的劝法震惊了,一颗眼泪掉到面颊上,要哭不哭地愣在那里。孙策一看女孩子哭头都大,赶紧再接再厉:“行了啊,别哭了好吧?你看这周围哥们儿虎视眈眈的,等会我一走全冲上来搭讪你信不信。随便你挑的。选妃都成。”

大乔又哭又笑,抬手擦掉眼泪,小声说:“可我不想选妃……我真的喜欢你啊……”

这话孙策实在没法接,好在也不需要他接,大乔自己抽噎两下,又振作起来,温温软软:“没关系的,我、我知道了……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孙策一句爱过差点出口,好在及时刹住,小心谨慎:“什么?”

“你有女朋友了吧?”

“……啊?”

“或者喜欢的女孩子?”

“……啥?”

孙策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已经跟不上学妹的思路了。

大乔眼看着眼里泪光又开始盈盈欲坠,小声说:“因为……你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我觉得是不是……我、我只想知道她是谁……”

孙策说:“……我不是,我没有,真没有。”

小乔说:“我不相信。我姐这么好看这么温柔,你居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除非你是弯的。”

孙策:“……”

孙策百口莫辩,心想自己这是招谁惹谁,可别真是水逆。他开始不耐烦了,心说这是告白还是相亲还是查户口,干脆道:“对,我弯的。”

大乔:“……”

小乔:“……”

周瑜:“……啊?”

孙策一抖。

孙策怀着英勇就义的心情转身,把周瑜拽过来,胳膊往周瑜肩膀上一搭,说:“介绍一下,这我男朋友。”

周瑜:“……”

周瑜说:“呃,你们好,我是他男朋友。”

小乔还想说话,大乔拉了拉她,又小小鞠了一下躬,说:“对不起,打扰了。”

她抹抹眼泪,拉着妹妹走了,孙策搭着周瑜在单身狗的眼刀攻击下若无其事地目送她们三秒,又勾肩搭背拉着周瑜回去了。

周瑜问:“你下来见个妹子怎么把自己见弯了?”

孙策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

周瑜说:“那你简单地解释一下?”

孙策想了想。

孙策问:“……如果我跟你出个柜你会歧视我吗?”

“……”周瑜反问,“如果我跟你出个柜你会歧视我吗?”

“怎么可能!”

“那不就完了。”周瑜说,“但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孙策:“……”

孙策摸摸鼻子,说:“我也不是弯的,我就是……”

他小心翼翼地想:我就是单纯地喜欢你而已啊。

周瑜看他不说话了,莫名其妙地转过头来看他:“你就是?”

孙策说:“……我就是看你长得特别好看。”

周瑜说:“……我谢谢你?”

“不客气。”

“孙伯符你不要蹬鼻子上脸啊我跟你说。”

“我没有。对了你觉得那两个妹子怎么样,好看不。”

“……为什么要问我,又不是来找我的。”

“因为我觉得她们没你好看。”

“你没完了是不是。”

“是。”

“……我发现你真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来啊来啊我怕过你吗。”

“今天就要让你回想起曾经被我暴揍的恐惧。”

“谁暴揍谁啊周公瑾同学。”

太史慈听见动静把门打开,立马又关上,又拉开一条小缝,幽幽地露出半张脸:“你俩……不管是约架中山公园还是约♂架中山公园,能不能打完了再回来?我是指像直男一样回来。”

 

3.

孙策怀着莫名的心虚在周瑜身边鞍前马后地转悠了几天,终于把周瑜转悠烦了,把他提溜过来讯问:“孙伯符同学你到底有什么诉求?”

孙策先是疯狂摇头,紧接着又疯狂点头:“公瑾啊……”

“……你又要干嘛。”

“我看你特别好看请问能跟我处个对象吗!”

周瑜沉默了一秒,卷起书把他往外轰:“走开走开走开,饥渴了叫子义陪你隔壁艺术学院勾搭妹子去。”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周瑜不说话了。

周瑜上下打量孙策。

周瑜诚恳地问:“……不然呢?”

孙策说:“……我要闹了。”

周瑜凛然不惧,用一声冷笑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你什么德性别人不清楚我还能不清楚吗有本事你闹我就看你能闹出什么妖来’的复杂感情。

孙策觉得自己不能认输。

周瑜一看他那个表情就觉得他打算闹妖,约等于看到哈士奇摇尾巴的时候就知道它又打算拆迁。他严阵以待,孙策盯着他看了一会,说:“公瑾啊……”

“怎么?”

“你刚才脸红了吧。”

“……”周瑜又沉默了一秒,镇定道,“你眼花了吧。早跟你说了多吃胡萝卜。”

“你不要不承认!”

“是你眼花。”

他俩眼看要把车轱辘对话进行到天荒地老,孙策手机铃又响了,他看看来电显示,做个停战的手势,苦着脸接起来:“……太后?”

吴夫人问:“儿啊,你不忙吧?”

孙策说:“其实我……”

吴夫人自问自答:“不忙。那你帮我去接个人吧。”

孙策听到后半句终于松一口气,偷眼看看周瑜,又装作十分镇定:“谁,哪儿,啥时候?”

吴夫人说:“就等会,在你们学校,你步叔叔家的闺女给带了点螃蟹过来。”

孙策:“……”

孙策开始想借口不去。

吴夫人隔着电话线也慧眼如炬,一口截断儿子后路:“你少编理由,快去,顺便带人家姑娘吃个饭,大老远给我们把螃蟹带回来你也得谢谢人家……回来妈给你做蟹酿橙。”

孙策十分悲愤:“……你以为我五岁吗!?蟹酿橙已经不能收买我了!”

周瑜忽然转头:“蟹酿橙?”

与此同时吴夫人在电话那边幽幽地问:“你去不去?”

“……”孙策在内外夹攻下怂了,“我去还不行吗……”

 

孙策死活把周瑜拉上一起奔赴约定地点,姑娘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脚边搁了一巨型纸箱。女孩子身材高挑面容温柔,长发挽了个髻,听到脚步声收起手机,朝他们柔和一笑:“伯符哥,公瑾哥。”

孙策说:“……练师啊。”

周瑜说:“……练师啊。”

他们对视一眼,莫名其妙,如释重负。

孙策说:“……麻烦你了,谢谢啊,午饭吃了没啊,我们请你食堂三楼搓一顿?”

步练师温柔一笑,柔婉动人,十分不好意思地一低头,把散落的头发拢到耳后:“不打扰你们了,仲谋和我约了午饭……”

孙策说:“哈哈哈那太好了你们玩得开心我们也不打扰了先撤了哈哈哈改天再见。”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孙策终于忍不住感叹:“……我家太后……”

周瑜问:“你家太后?”

“可别是终于老年痴呆了吧,仲谋的女朋友她还……”

“还?”

孙策忽然求生本能大盛,磕绊都不打一个立刻转口:“……还要我去拿螃蟹,……对啊为什么我们要把螃蟹拎走啊?!让仲谋直接顺路拿回家不就完了!”

周瑜:“……”

周瑜用一分嫌弃一分恨铁不成钢八分老母亲般的慈爱眼神凝视孙策。

孙策说:“所以为了感谢你拎螃蟹之恩,晚上来吃蟹酿橙吧。”

周瑜说:“你这就叫慷他人之慨。”

“我拿的!”

“练师带的。伯母做的。”

“……你到底来不来吃。”

“……来。”

 

吴夫人掐着点给孙策打电话,继续笑颜如花温柔如水:“怎么样呀伯符?”

孙策说:“螃蟹拿到了,对了晚上我带公瑾回来吃饭啊。”

吴夫人说:“好呀好呀,公瑾都好几天没来家里吃过饭了,你怎么也不叫人家来,他妈妈这几天不在家你们学校食堂又那么难吃,这种事情还要我提醒你吗你早该叫他过来,他最近怎么样啊瘦了没啊黑了没啊你别太欺负人家……”

孙策说:“不然我娶他回来吧这样你比较放心。”

吴夫人认真地思考了几秒,说:“我倒是没意见,但公瑾又做错了什么呢……对了你觉得小乔,就上次你见的那个姑娘怎么样呀,要不介绍给公瑾认识一下?”

孙策毛都炸起来了:“不行不行不行!!!”

“那你又不喜欢人家又不许公瑾见……啊对了!”吴夫人猛醒,“少给我转移话题,请练师吃饭了吗?感觉怎么样啊?练师也算我看着长大的了,温柔成熟有主见,盘靓条顺智商高,不像萝莉不犯法,看对眼了没有啊?”

孙策清清嗓子。

孙策说:“妈。”

“怎么?”

“那是仲谋女朋友。”

 

晚上孙策和周瑜到家的时候孙权和步练师已经到了,步练师和孙尚香头碰头在角落里说悄悄话,孙权在吴夫人身边跟前跟后打转,看到他俩就一个飞扑跪滑过来:“哥!公瑾哥!你俩为啥要卖我啊!”

周瑜说:“卖你什么啊?谁卖你了啊?让你自己不跟伯母说开。”

孙权委屈极了:“不是,那什么……我还在追练师啊!”

周瑜说:“这不就给你创造机会了吗?人家都愿意跟你回家吃饭了?大好良机啊仲谋?”

孙权说:“……好像也对。”

周瑜说:“你还不趁机努力一下,赶紧把人家攻克了,怎么说也是伯母看着长大的,家庭阻力肯定没有,只要练师自己愿意事情不就成了。”

孙权恍然大悟:“对啊!谢谢哥!谢谢公瑾哥!”

孙策叹为观止。

孙策说:“可以啊,三句话给忽悠瘸了。”

周瑜说:“熟归熟乱说话一样告你诽谤,谁忽悠了?忽悠什么了?我说的哪句不是实话?”

孙策说:“是是是,对对对,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周瑜斜他一眼。

周瑜若无其事地问:“你白天是相亲去的吧。”

“……”

“伯母给介绍的吧。”

“……”

“上次拉上子义这次拉上我,做电灯泡去的吧。”

“……”

“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我说的都对吗?”

孙策艰难地说:“……对,你说得都对。”

周瑜轻描淡写地问:“看不上啊?”

“……”

“伯母挑的姑娘,看练师就知道不会差的啊?”

“……”

“这你都看不上,眼光太高了啊?”

“……”

“有喜欢的姑娘了才看不上?”

孙策头点到一半,反应过来开始狂摇:“我不是,我没有,真没有!”

周瑜狐疑地看着他。

孙策横下一条心。

孙策说:“公瑾,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孙坚问:“说什么?”

孙策酝酿到一半的深情告白卡在喉咙口,差点活活呛死。

周瑜镇定地说:“说仲谋眼光不错。”

孙坚说:“那可不,儿子随我。”

孙策用力点头:“对,眼光都特别好。”

孙坚:“……”

孙坚语重心长地问:“你是不是又没钱了?没钱了哄你妈去,找我有什么用?”

孙策问:“……我在你心里就这个形象?”

孙坚反问:“你自己心里没点数的吗?”

“……”

孙策拉住周瑜开始小步后退,江东之虎眼疾手快,一把拎住儿子后领:“戏怎么这么多,去给你妈帮忙去。”

孙策眼看溜不掉,放弃挣扎:“我我我,我这就去了……公瑾你等我,我下次跟你说!”

周瑜笑笑。

周瑜说:“好。”

 

4.

孙权还没睡醒,闭着眼睛摸到电话接起来,他哥——亲的那个——在那头郑重其事地问:“仲谋,严肃地咨询你一个问题。”

孙权醒了一半:“你问?”

孙策问:“怎么告白?”

孙权半睡半醒地哼唧:“告白嘛……不就……买上玫瑰站到女孩子宿舍楼底下……要么晚上约她出去吃晚饭看星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

“……”孙策代入了一下,第一个场景就万分不能想象,诚实道,“不靠谱儿,再来一个。咱家唯一一个跑过的就是你了,哥哥相信你。”

孙权同时说:“等会儿你要跟谁告白啊,太后给你约的姑娘?等会儿哪儿不靠谱了?等会儿你说谁跑过啊???”

孙策不说话了。

孙权等了十秒,小心翼翼地问:“……哥?”

“啊?”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你叫我等会儿的啊。”

“……”孙权仗着孙策看不到冲天花板狂翻白眼,“别闹了……怎么突然要告白啊?终于被太后安排相亲安排疯了也不用这样啊,你再仔细考虑下?”

孙策说:“我考虑得挺仔细的了,我觉得能行。”

孙权说:“……我怎么不太信呢。我也没啥经验啊我还不是被你和公瑾哥赶鸭子上架……你要跟谁告白啊,妹子啥性格,我认识不?”

孙策可疑地沉默了。

“……你不要突然不说话,我很害怕,谁啊到底……?”

当此关口,吴夫人敲门进来,问:“谁啊?你哥?”

“……对?”

吴夫人勾勾手指,把电话接过去,说:“儿啊,你不忙吧?”

孙策说:“忙!特别忙!真的忙!”

吴夫人当做没听到,温柔娴静娇花照水:“妈妈帮你和你们校花约了个午饭。”

孙策头都要炸了:“我不去,真不去,真忙!”

吴夫人继续温柔娴静娇花照水,如花笑颜隐含杀意:“忙什么呀?忙什么都放一放,不急这一两个小时。这姑娘是真的不错,性格也好智商也高,长得又特别好看,比上次你见的大小乔都好看,你上辈子就是登基了也不好找这么漂亮的姑娘……”

孙策说:“她母仪天下我也不娶,行了不说了就这样了好吧?挂了啊挂了回头再聊。”

孙策狗胆包天地挂了吴夫人电话,深呼吸又深呼吸。

孙策说:“……卧槽。”

太史慈:“?”

孙策说:“……我是去问怎么告白的啊!我怎么把电话挂了!我还没问完呢!”

太史慈说:“……你不要看我,我现在不在。……你看我有什么用我母胎solo的好吗?你摸摸你的良心再摸摸你的脸,我俩到底谁比较像脱过团的人?”

孙策摸了摸脸,想了想,说:“你说得很有道理。”

“……你已经被拉黑了。”

“等一下等一下!”孙策尔康手,“在你拉黑我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没爱过。”

“没问你,我是问公瑾有没有说过他几点回来?”

太史慈深呼吸。

太史慈问:“这位朋友,你能不能摸着你不存在的良心扪心自问一下,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孙策说:“你说得很有道理,跪安吧。”

太史慈目送他气吞山河地出门,并想不明白孙策在得意个什么劲。

 

孙策打了饭,吃了没两口,对面坐下来一个人。他毫不走心地继续扒饭,对面倒是开口了,声如莺啼宛转动人:“孙策?不是说好今天约午饭吗?”

孙策一抬头,心想:嚯。

对面姑娘是真的漂亮,艳丽妩媚顾盼风流,眉梢眼角都是风情,称一声女神毫不夸张。这姑娘孙策还认识,该说不认识她的人估计也不多——孙策心很累,把筷子一搁,没精打采:“哦,我妈没跟你说我不去吗。”

貂蝉嫣然一笑:“说了呀,但反正也要吃午饭,一起吃一顿也没什么。”

孙策说:“不好意思啊其实我没打算跟你相亲。”

貂蝉不动如山言笑晏晏:“我知道呀,我也没打算跟你相亲。我有男朋友的。”

孙策说:“我知道你有男朋友……那你都没打算跟我相亲了你过来干嘛?”

貂蝉朝他眨眨眼睛,单手托腮,孙策听到周围一片口水滴答:“哦,我呀,我和他吵架了,就过来气气他呗。你有事没?没事陪我聊一会儿,等几分钟他就过来了。”

“……你们耍花枪自己玩去,别拉上我。”孙策端起餐盘就打算走,“我一身清白还打算追我男朋友,你俩吵架关我屁事。”

他刚站起来,眼角瞥到貂蝉花容失色,汗毛一炸,本能往旁边一闪,躲过背后砸过来的一拳,看清来人,登时抓狂:“吕奉先你有毛病啊?!”

吕布眼看是气急了,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围上来打算群殴:“有胆撬大爷的墙角,你丫领死吧!!!”

孙策试图解释,吕布理都不理,如是者三,孙策也火了。情绪暴躁又欲求不满的单身男青年个顶个的人形自走炸弹,何况孙策当年也是堂堂江东小霸王,打遍家属院无敌手的,转眼就跟吕布和他的小伙伴们打成一团。

貂蝉尖叫:“奉先——奉先你听我解释——你们别打了!别打了!都住手!”

吕布充耳不闻,继续和孙策打得飞沙走石腥风血雨。围观群众本来打算拉架,听到这一声喊也各自若无其事地散开——一代校霸吕奉先谁没听过,他们闲得蛋疼了才去掺和。

貂蝉眼泪都快下来了,又挤不进去这群打疯了的男生里,急得团团乱转。她正看着吕布往后退了一点,打算去扯他衣角,忽然被人一把拨开。

“——伯符!”

孙策听到熟悉的一声喊,抬头去看的时候差点被吕布一拳正中面门。周瑜不知道从哪儿扎进战圈,一脚踹开拦在面前的路人甲,险之又险地把孙策扯开。他俩对视了一眼,也不用多说什么,联手揍翻了吕布的几个小伙伴,在保安来之前及时地夺路狂奔,跑得头都不回。

 

他俩跑了一阵子,估摸着跑得够远了才松开拉着对方的手。孙策撑着膝盖喘了一会,歪头去看同样在大口喘气的周瑜,看着看着,突然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周瑜没好气地斜他一眼,嘴角也牵了牵,“被揍得跟狗一样还笑,你还敢一挑八,八个里还有一个是吕布,你能耐了啊你。”

孙策喊冤:“又不是我先开始的!是吕布!他神经病!没看我都要走了他还动手,是不是想把食堂改名凤仪亭!”

周瑜爆笑。孙策本来还没觉得哪里好笑,周瑜一笑他也跟着爆笑起来,两个人吃错药了似的狂笑半天,孙策终于笑够了,歪过头去看周瑜。周瑜疑问地冲他挑挑眉毛,孙策说:“没事,我就是想起来……哎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打群架,你也是这样冲进来帮忙。”

周瑜点点头,想了想又说:“对,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就是把你揍了一顿。”

孙策说:“是我揍你好吧。”

周瑜说:“来我们练一下看看到底谁揍谁。”

孙策说:“……不练了不练了,你怎么回事,一点都不配合的,还乘人之危。”

“这叫当机立断。”

“我语文不好你别驴我,这词是这么用的吗???”

周瑜断然道:“我说是就是。你别转移话题,你怎么回事,太久没跟人动手了想找吕布教你怎么做人?”

“不是……这事根本就不怪我!我只是一个被脱团狗耍花枪无故波及的无辜路人!”孙策作蒙克呐喊状,“都怪我妈!”

“伯母又给你安排了相亲……?”

孙策给他一个绝望的眼神:“是的,别问我,我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安排能给我安排到貂蝉的。”他直起身,深吸一口气,“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要去跟她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5.

孙策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就打包席卷回家。吴夫人看到儿子脸上挂彩,顿时心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儿啊你这怎么回事?谁打你了?你没欺负人家姑娘吧?”

“……”孙策一腔孺慕之情全给憋回去了,“我欺负她?她欺负我好吧???”

吴夫人说:“扯淡,人家貂蝉娇娇弱弱的一个小姑娘能把你怎么样,公瑾都把你打不成这样。”

孙策说:“……她是不能把我怎样,她男朋友能啊!人家有男朋友的啊!当年凤仪亭著名争风吃醋现场您不知道的吗?!”

吴夫人说:“……人家不知道嘛,你们年轻人的八卦我又不是成天跟人家传家长里短的怎么会件件都清楚……对不起嘛,这件事是妈妈没做好,来尚香给你哥拿点药,妈妈给你擦一下呀。”

孙坚的关注重点完全跑偏:“没打过啊?怎么会没打过啊,你这完全没有我江东之虎儿子的气势嘛。”

孙策仗着老爹看不到吴夫人于心有愧朝天花板翻白眼:“您厉害您去打行不……哎轻点轻点!我天本来没出血的您这一下……”

吴夫人给儿子顺毛:“可怜孩子,哎,这个不行,妈妈去跟你甄阿姨喝个茶好了,记得阿甄也还是单身……”

孙策终于想起回家的本意,全身心拒绝:“别了,真别了,别再给我安排相亲了好吧……”

吴夫人顿时一皱眉,温柔如水笑颜如花,语调隐含杀意:“说的什么话,妈妈还不是为了你好……”

孙策终于崩溃了。

孙策声泪俱下:“妈!您儿子大好青春年方十八,一没毁容二没残疾三没膝盖中箭伤口感染,您老人家到底为什么这么急着随便找个妹子把我扫地出门这就收拾收拾嫁了啊!”

吴夫人也崩溃了。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吴夫人的脸说翻就翻,横眉怒道:“你也知道你大好青春年方十八——还十八呢都快二十八了!你到底对自己有什么误解!这么大年纪了恋爱都没谈过,早恋都没恋过,哪怕带个能喘气儿的生物回家吃个饭呢?!你要能有仲谋一半的出息你当老娘乐意管你?!”

孙坚被夹在中间,身心俱疲:“行了行了都冷静点,伯符别冲你妈大喊大叫的,夫人你端住了尚香还在旁边呢……”

吴夫人顿时端庄贤淑,捏起兰花指拈住餐巾纸沾沾眼泪,眉蹙远山眼含秋水:“我和你爸爸对你要求也不高,也不是让你明天就结婚,找个姑娘处一处,我们也就放心了……”

孙坚给儿子翻译:“活的,女的,你喜欢的。”

孙策自暴自弃。

孙策说:“这个吧。……这三条里可能有一条我满足不了。”

孙坚目瞪口呆。

吴夫人花容失色。

一片沉默里吴夫人抖着声音问:“哪、哪一条?”

孙策说:“……女的。”

吴夫人长出一口气。

吴夫人说:“我要求比你爸爸还低一点,能喘气儿就行。”

孙坚混乱了。

孙坚说:“不是,等下,夫人,伯符,什么?怎么?啊?”

吴夫人说:“就是你想的那样。你儿子刚出柜了。”

孙坚:“……”

孙坚说:“你突然出柜……有看上的了?不想要你妈给你安排相亲了?谁?先说好要像尚香男朋友那样我绝对不接受啊???”

孙尚香无辜躺枪:“……关我什么事我男朋友挺好的!”

吴夫人说:“行了行了你俩都别吵了,来文台回房间去,伯符让你爹冷静一下,尚香你认不认识什么质量比较好的男孩子啊?”

孙策:“……”

孙尚香:“???”

 

孙策发自内心地没想到这也能变成一次大型对口相声现场。他被吴夫人赶回房间休息了一晚上,手机也没心思玩,几次拿起来看看又放下,在床上辗转反侧,觉得后续肯定还要迎来一场风暴。第二天上午吴夫人过来敲门,看到他就是一声低呼:“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啊?”

孙策说:“……啊?”

吴夫人摸摸他的头:“傻孩子,昨晚没睡好吗?别担心,爸爸妈妈不会因为你出柜就怎么样的。不管你喜欢男生还是女生,都还是我们最骄傲的儿子啊。”

孙策提心吊胆了一整晚,被吴夫人安抚下来,吸吸鼻子,感觉有点想哭。吴夫人敏锐地发现儿子情绪不对,又摸摸他的毛:“大孩子了,别哭啊,是不是还想要抱抱?还想要举高高?”

孙策说:“……不了不了。”

吴夫人笑起来,温柔如水笑颜如花:“好了好了,去洗把脸,妈妈给你安排了个约。”

孙策感动到一半,差点绊倒:“还来?!我不去!”

吴夫人说:“你去不去。”

“不去!”

“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快去把自己收拾利索了,别逼我亲自动手。”

 

吴夫人在孙家说一不二的地位不是凭空得来的,孙策奋力挣扎,然并卵,被吴夫人强硬地收拾打包丢上车,卸在了约定地点门口。孙策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她虎视眈眈的眼神,只好不情不愿地进了门。他前脚进去,后脚听到有人喊他:“伯符?”

周瑜坐在桌边,冲他招手。孙策下巴差点掉下来,犹犹豫豫地走过去:“公瑾……?”

周瑜问:“怎么回事?你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

孙策狐疑:“……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周瑜反问他,疑惑地朝他挑挑眉毛,“伯母约我出来跟你聊聊,说你情绪不好。”

事到临头,孙策反而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了。他张口结舌了一会儿,时间太长,周瑜又朝他挑挑眉毛。

孙策摇头表示没什么。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那什么,你记不记得我上次说有事要跟你说。”

“记得。”周瑜盯了他一会,明显也感觉到了气氛的转变,“什么事?”

孙策咽了咽口水。

孙策说:“我其实,我有个柜想跟你出一下。”

周瑜半天没说话。

他俩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半天,周瑜终于问:“你出完了?”

孙策说:“……啊?”

周瑜重复了一遍:“你出完了吗,出完了换我说了。”

孙策想这怎么不按套路来的。

孙策说:“……你说?”

周瑜做了个深呼吸。

周瑜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


THE END

幸歌

表情包系列之:我跟他聊不来的!

多cp,无双向。

愚人节快乐:)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表情包系列之:我跟他聊不来的!

多cp,无双向。

愚人节快乐:)

更多系列请通过下方合集目录查看❤

微博@幸哥儿er
连载子博  @幸哥儿的奇妙境

哎呀呀

哇。。。这周就。。全是阿师。。。

他真好————

P2真人风头像练习

P3四老外梗

哇。。。这周就。。全是阿师。。。

他真好————

P2真人风头像练习

P3四老外梗

梨祜子

无双系列曹操人物形象设计发展思路

无双系列曹操人物形象设计发展思路

承砚。

【三国众cp】期末自家孩子挂科怎么办?

【期末重磅栏目】

又名:【三国众cp的孩子没及格怎么解决签名问题】

    
【姜钟】英才教育的偶尔失败

姜恪(电话):爸,我这次没及格。

维:恪儿我正开会呢,找士季签。

恪:爹知道我没及格非得逼我用行楷抄四本论不可x

维:哪一科又挂了?

恪:……诸葛教授的八卦玄学。

维:姜恪,拿好你的卷子,我马上给士季打电话。

恪:Σ(っ °Д °;)っ???

【丕司马】【昭师】论考试时贵圈也这么乱吗

昭:爸,这次考试我将用实力告诉你...

【期末重磅栏目】

又名:【三国众cp的孩子没及格怎么解决签名问题】

    
【姜钟】英才教育的偶尔失败

姜恪(电话):爸,我这次没及格。

维:恪儿我正开会呢,找士季签。

恪:爹知道我没及格非得逼我用行楷抄四本论不可x

维:哪一科又挂了?

恪:……诸葛教授的八卦玄学。

维:姜恪,拿好你的卷子,我马上给士季打电话。

恪:Σ(っ °Д °;)っ???
    
   
【丕司马】【昭师】论考试时贵圈也这么乱吗

昭:爸,这次考试我将用实力告诉你我们班有多少人。

懿:马路!少来这套,每次考试子元都能拿你两倍,下次这种事直接用分决定包子数量!

昭os:早知道就让元姬帮我仿签了´<_`

师:愚蠢的弟弟,下次考试我让小爹把咱俩的位置紧挨在一起了。
   


【苞兴】别人家的爹系列

张安国:爹,我考试还差一点及格x

兴:下次得努力了,当年我和兴国的成绩在学校里都是很棒的。

苞:男子汉大丈夫,一次失败算什么,完成作业爸带你去郊外打猎放松XDDD

张:(´,,•∀•,,`)

    


【渊蝶】论舞蹈界新星的陨落

霸:爹,卷子马上就够我身高的零头了,我下次再接再厉!

渊:你爹的脸都快被挂树上了,下次考不够你整身高的一半就别拿给我看!

蝶:让仲权考虑来舞蹈部吧,我可以亲自辅导他:)

霸:后妈我错了_(:з」∠)_从今以后我一定跟着郭淮教授认真学习学到一米八x

    


【马赵】马·耙耳朵·孟起

赵广:云爸我没考好,咱别告诉爹成吗ಥ_ಥ

云:这……

超:什么事这么急和子龙定盟约……广儿没及格?!难不成又和关家那小子走的太近了?不成我得拿刀去会会他爹……

云:孟起(`Δ´)!

超(云即正义.jpg):这次先放关家那小子一马,广儿让子龙这两天给你认真补习功课,还是要以读书为主。

广os:爹你真的不想想所有人中只有我随爸姓的原因吗눈_눈

    


【曹郭】葡萄王子的计划通√

丕:妈,这次数学考试我没及格,帮忙签个字▼_▼

嘉:你爸那边怎么交代?老师发信息说这次需要关注你的卷子签名。

丕:……晚上我用语文卷子给爸签字▼_▼

嘉:那成,下不为例。

    


【策瑜】基因问题与成绩挂钩

孙绍:爹对不起……我没及格qaqqq

瑜:不怪你……谁让你爸是孙笨呢。

策∑(°Д°):exo me?

  


【玄亮】听说卷子是隔壁魏晋司马主任的题x

刘禅:父亲,丞相……本次考试禅未发挥出正常水平。

备:勿以恶小而为之,分数不高也能侧面反映出你的成绩很真实,无愧于本心即可。

亮os:吾人押的重点竟如此偏颇,怀疑是考了假试卷←_←

  


【权逊】最熟悉的自救号码……

孙亮:爸,这科第一次没及格-_-#

权:可是不高兴了?

亮:老师批评我最近没有学习热情。

逊(掏火折子):走,咱去烧个夷陵点燃一下热情√

亮:(´°Δ°`)

    


【甘凌】上梁不直下梁弯

甘瑰:爹我这次又考砸了x

凌:甘兴霸!你每天都在瑰儿面前焗烫染抽烟喝酒烫头,又不及格都是你的错!能不能改改这些作风!

甘:知道了知道了┐(´-`)┌

第二天,凌统发现了同样被村口王师傅焗烫染过的甘瑰,和他老爸。

被抓包时不明真相的水贼儿子:(´°̥̥̥̥̥̥̥̥ω°̥̥̥̥̥̥̥̥`)?

不说了,逮着一顿好打。


end.


更多精彩:

【三国众cp】有这样的哥哥们是种什么体验?

【三国众cp】走近科学,反差职业哪家强?

【三国众cp】汉字成语大赛,场面濒临失控!

【三国众cp】九张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