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事改编

117浏览    12参与
作者清凉

#电影探讨#



《爱尔兰人》影片的最后有两个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Frank对神父说“什么样的人才会打那样一通电话?”


那样一通电话是什么意思?应该是指他给Hoffa妻子打的那通“安慰”电话,此时他已经杀了Hoffa。


事实上Frank对神父说的这句话并不是一个疑问句,他不需要别人给他答案,Frank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他是个彻底的冷酷无情的杀手,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感到恐惧。他的女儿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第二个是电影最后一个镜头,神父走的时候Frank让门开着一条缝,(关于门缝的镜头在电影中出现过,Hoffa睡觉的时候从来不关门,会留着一条缝,门外睡着...

#电影探讨#




《爱尔兰人》影片的最后有两个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Frank对神父说“什么样的人才会打那样一通电话?”


那样一通电话是什么意思?应该是指他给Hoffa妻子打的那通“安慰”电话,此时他已经杀了Hoffa。


事实上Frank对神父说的这句话并不是一个疑问句,他不需要别人给他答案,Frank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他是个彻底的冷酷无情的杀手,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感到恐惧。他的女儿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第二个是电影最后一个镜头,神父走的时候Frank让门开着一条缝,(关于门缝的镜头在电影中出现过,Hoffa睡觉的时候从来不关门,会留着一条缝,门外睡着Frank,这说明只有完全信任一个人才不会对对方有戒心)


Frank之所以能够杀死Hoffa,就是这份“信任”,当时进了房子的Hoffa感觉不对,说要出去转身的一刹那Frank就在背后开枪了,Frank让神父开着一条缝,是他对Hoffa的愧疚、忏悔和怀念,他会带着这份复杂的情绪直到死去。


电影很好看,强烈推荐。

笙巳湘
车?你在想桃子🌚

车?你在想桃子🌚

车?你在想桃子🌚

初年

他叫远,她叫安

          远在初中是是一个不良少年,抽烟喝酒泡夜店网吧,打了两年电子竞技,因为队里面的原因被迫退役。远的家长基本不管他,任他放纵。

           由于同时兼顾学业和电子竞技,还要在乎同学的言语,远给自己烙下了一身病,抑郁炎症什么的应有尽有。好在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叫卡,有钱有权,一直在帮远治病疗伤。

     ...

他叫远,她叫安

          远在初中是是一个不良少年,抽烟喝酒泡夜店网吧,打了两年电子竞技,因为队里面的原因被迫退役。远的家长基本不管他,任他放纵。

           由于同时兼顾学业和电子竞技,还要在乎同学的言语,远给自己烙下了一身病,抑郁炎症什么的应有尽有。好在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叫卡,有钱有权,一直在帮远治病疗伤。

          远的几个朋友也算是远活在还活着的重要原因吧

          安是一个听话的女生,喜欢打游戏,听老师的话,稍微有点暴力,爱好挺广泛的,学习也处于中上游

          远和安在数学上应该叫两条k值相等的一次函数,永不相交,但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变成了相交线。到最后才发现,只是单纯的相交,却不重合。甚至说还没有相交,就已经分开—无限接近但不相交

          远认识安是一个偶然,是因为安和远在同一个群里开着通话,群里的其他人都在讨论理科问题。而远在打游戏的同时给他们讲题。安说了一句“她要去打游戏了,先不聊了”。

           于是远加上了安的QQ,和他一起打游戏,渐渐的,除了打游戏两人也有了其他的交集

           在寒假里,两人在一起了之后便十分恩爱,远为了安戒了烟,禁了酒,不去网吧和酒吧。甚至在中考报志愿的时候放弃了最好的高中,和安报了一所高中。

         远不想让安觉得愧疚,再加上远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去承受实验班的学习压力,远就和卡说:“到时候你把中考成绩给我改的和她差不多就行”

        自此,两条函数重合,但是变量又出现了

         在中考前夕,远的一身病症复发,并且变得更加严重,数次icu使远变得十分虚弱,同时也使卡强迫将远带去法国治病。

        在考完中考的那天中午,远最后一次拥抱了安,下午两点,出现在了Q市机场,下午7点,出现在了S市机场,10h后,出现在了巴黎。

  

        巴黎与w市,东2区与东8区,6小时的时差,远还只有在不是治病的时候才能上线找安。渐渐的安开始冷落远。不管远发什么回复都是:
                 “嗯”“昂”“啊”“好”“行”
          远偶尔会找安打游戏,而安每一次都会找借口拒绝远,去和其他人一起。就这样,本身就患有抑郁症的远渐渐的崩溃,那个他最爱的人,那个曾经是他活下去理由的人,那个为了她可以忍受被骂的那个人,正在渐渐的理他而去。

           7月21号,远脱离生命危险,从ICU转入重点病房,问安“你是不是觉得我傻,看不出来你敷衍的那种,4个月了,你要是不想了就算了,我不强求”
 
          21号晚上,远在昏迷,安提了分手,远醒来后,卡将原话转述给远,当远给安发完以后一条消息:“愿你前程似锦,再无波澜,我不打扰,就此别过”后再次昏迷

         时间继续向前,远再次开始了抽烟喝酒一边接受药物治疗一边作自己身体

           从此再无交集,两条函数彻底错开,星海干涸,花海干枯 ,风铃化风 十年化为梦幻

       幸与不幸都有尽头。对安来说,不幸到了尽头,接下来的皆为幸;对远来说,幸到了尽头,接下来皆为不幸

附录:
 
           7月15日 高中录取结果下达
           7月18日至7月23日,远在80%的时间内都在昏迷
           19号远的诊断书:重度抑郁症加重,肺部细胞大概率发生癌变,白细胞严重超标……
建议加急治疗,
医生说:
“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出现在了一个活人身上”

(非号主写,远的原型是号主,因为治疗的原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其中就有这段记忆,记录一下远为数不多的幸运)
               

长夜孤灯

语文课代表

中国麻麻七十生日快乐!要永远繁荣昌盛国泰民安鸭!

(不打什么cp tag和加入合集啦)

我要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啦!

私设非常严重!(全员友人)主要为了表达我对语代的爱。

————————————————————

叶修是语文课代表,是一名敢于直面老师审视抱着三十本作业说有五十本的课代表。

叶修具体是怎么当的语文课代表,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好像一开始稀里糊涂地帮老师代收作业,后面就不知所措的转正了。

叶修的日常就是敲着自己的桌子,喊道:“抄写本/文言文作业交起来!作业本还有谁没交!”

但是通常情况下,班级都会爆发出哀嚎,“叶修你就不能晚点交吗?/啊啊啊!这谁写的完啊?”

然后众...

中国麻麻七十生日快乐!要永远繁荣昌盛国泰民安鸭!

(不打什么cp tag和加入合集啦)

我要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啦!

私设非常严重!(全员友人)主要为了表达我对语代的爱。

————————————————————

叶修是语文课代表,是一名敢于直面老师审视抱着三十本作业说有五十本的课代表。

叶修具体是怎么当的语文课代表,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好像一开始稀里糊涂地帮老师代收作业,后面就不知所措的转正了。

叶修的日常就是敲着自己的桌子,喊道:“抄写本/文言文作业交起来!作业本还有谁没交!”

但是通常情况下,班级都会爆发出哀嚎,“叶修你就不能晚点交吗?/啊啊啊!这谁写的完啊?”

然后众人就开始舍弃了本来就不算好看的楷体,分分写起来草书。那字啊,连王羲之都要甘拜下风。

但在这个时候,往往会出现几名宛如bug般的存在,他们在繁重的学习任务重仍然“身残志坚”的以最快速度上交了语文作业然后在众人妒忌和不解的目光下掏出了辅导资料。

叶修的班级里,有几位挂,他们分别是苏沐橙和罗辑。两位常年霸占着班级前二,班长真的表示“打不过打不过。”

————————————————————

叶修睡的是下铺,叶修体质属于那种沾床就睡的那种,再加上叶修在寝室里的体型算小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寝室都会聊天到很晚很晚。

有一个夜晚吧,对面不知哪里传来声音,靠窗的班长、数学课代表、体育课代表和一位数学大佬纷纷侧耳倾听。

没有想到啊,那个声音里隐隐传来的歌曲真...

王杰希——班长先开了口:“这歌,有点夕阳红啊...”

“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迟早得笑死在这里”黄少天是整个寝里话最多的了,“这谁啊是。”

黄少天上铺也传来隐隐的笑声,喻文州开了口“是不是在刷X音啊?”

“真有可能啊,(轻笑)不行了,只是什么神仙夕阳红填词?”体育课代表——张佳乐将头伸出伸出上铺,向下铺的王杰希挥了挥手,“班长睡没?”

“没呢。”王杰希用手捂住嘴。“昨天玩游戏今天刷X音吗?”

“hhhhhhhh,敬他是条汉子啊!诶呀,笑死我了哈哈...”黄少天笑的一不小心把枕头甩了出去。

没有什么人知道,那天的3XX寝室的夜晚经历了什么。

————————————————————

叶修最近不怎么想吃饭,他总是草草待一会儿后就立刻回到教室。

王杰希一开始还是以为叶修和隔壁班几个大佬一样醉心与学习,直到他看见叶修从包里掏出小面包和辣条。

————————————————————

叶修其实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长得也很好看,声音也很好听,学习成绩也很好,待人也很好,叶修的辣条一般情况下下也都被别人分掉了,王杰希劝过叶修吃饭,可是叶修他就是不吃!哼!(下次一定要吃饭!不然我叫告诉江哥!)

没有人不喜欢叶修,因为他很好很好。

————————————————————

你体会到我对你深深地爱了吗!你看我这么爱你你是不是该发文了!

你睡觉后永远都不知道你的朋友们都干了些什么hhhhhhhh

Alex Lucy

【长得俊】等一个人(虐向

爱一个人 忘掉一个人 哪有那么容易.


*身边人真实故事改编(可能前面有点不切实际)


*“〖〗”中为日记内容(You,in my diary.


“不要让他心生厌倦.”


*bgm可以是uu的《一个人记得》


声乐课也无非是这样。


尤长靖第一次开口问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学rap?”话一出口就发现不对劲,别人轻蔑的眼神纷纷投来,连老师都拍了拍他的肩:“你啊,就算了吧。”


终究是只能唱歌的料。


被这样拒绝和打击,他也不得不认命。


但是尤长靖从未放弃对rap的兴趣,每当上课他总盯着那些rap唱得最好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是有什么能力。


“那些人”中,...

爱一个人 忘掉一个人 哪有那么容易.


*身边人真实故事改编(可能前面有点不切实际)


*“〖〗”中为日记内容(You,in my diary.


“不要让他心生厌倦.”


*bgm可以是uu的《一个人记得》






声乐课也无非是这样。


尤长靖第一次开口问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学rap?”话一出口就发现不对劲,别人轻蔑的眼神纷纷投来,连老师都拍了拍他的肩:“你啊,就算了吧。”


终究是只能唱歌的料。


被这样拒绝和打击,他也不得不认命。


但是尤长靖从未放弃对rap的兴趣,每当上课他总盯着那些rap唱得最好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是有什么能力。


“那些人”中,也许最突出的便是林彦俊。


尤长靖痴痴地看着他,看满了整个夏天。





这一个冬天,初雪的晚上,尤长靖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写日记。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看了林彦俊多久,又懂了他多少的小巧思。


他很久之前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林彦俊了,从羡慕到爱慕,从佩服他的rap技术到对他心悦诚服。



〖去年,你闯入了我的心,门都没有敲一声,就这么直接的来了,我没有防备,于是我对你日夜思念。〗



尤长靖忽然坐起来,拿起电脑,问了既和自己一起唱歌也同林彦俊一起练习rap的贝汯璘要了林彦俊的qq。


他紧张地向那个陌生的qq号发送请求,没有说自己是谁,幻想给他一个惊喜。


电脑屏幕上非主流似的头像闪了起来,尤长靖慌忙带着期待的心情打开聊天界面。唯独“你是谁”三个字发了过来,尤长靖偷偷笑,你好有戒心。


“我不是有说吗,我是贝贝的朋友啦。”“哦。有事吗,没事就别打扰我看电影。”


一行字迅速浇灭了尤长靖心头盛放的焰火。自己这是在打扰他么...他为林彦俊直男语气感到莫名的难受,“好吧,没事。”对方没了回复。


尤长靖这句几乎是紧咬嘴唇发出去的,心底的失落感一瞬间达到了最高。“你能不能有点勇气?”他问自己。


心神不宁地关了电脑,他接着写日记——一下子变成了阴暗的氛围。



〖你知不知道这样子会引起误会啊?当知道今年初雪你却在看电影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颤动,快要碎了。〗



尤长靖知道自己偶尔特别感情用事,但他实在忍不住,文字渐渐成了对林彦俊的抱怨。



〖陌生人也许不会在意,但是你说出那样的话我真的好难受。

都是你啊,是你啊,全是你的错!

你对不起我!

可怎么会呢...你根本没什么好对不起我的,你什么都没做。〗



他甚至会觉得自己过分,明明自己傻还要怪别人,而且怪在谁都看不到的日记里。


尤长靖觉得自己的脸皮好薄。





第二天一醒来,可能是梦里的什么给了他勇气,他坚定地打字:“你能不能把语气稍微放好一点啊!”


他守着电脑等林彦俊把自己删了,可是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电脑“滴滴”响了,对方吐出几个字:“吼?你到底是谁?”


他该如何回答。


“你为什么要管我呢?”


看起来语气甚是委婉。尤长靖一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下了决心。


“我不是谁,我告诉你林彦俊,我喜欢你。”


输完这些字,他立马按了删除好友,“啪”一声把电脑关上了,像肇事逃逸般逃离了房间,逃离了那边的人。



林彦俊歪着头莫名其妙。“喜欢我?说这么干脆,还这么快删好友...”他手指玩着鼠标,“胆子还是蛮小的。”酒窝慢慢在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出现。


尤长靖以为逃过了林彦俊,可惜他忘了还有个人。“贝贝,这谁?”毫不知情的贝汯璘一不小心就泄露了机密,还看着林彦俊笑到头掉。


笑完之后他垂下眼,“可能要抱歉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你啊。

下雪了你知道吗,我也想你啦。〗



尤长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在日记里写给林彦俊的话了。





被遗弃的这一天还是不可避免。林彦俊突然间消失了,无缘无故。他没有再来上课,尤长靖等了,好像永远也等不到。


“搬走了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巧,我一表白他就搬走呢?”尤长靖自言自语,后悔当时他那么决绝地把他删了。


原来林彦俊终于是厌他了。


就算不知道是谁也要逃避吗,林彦俊你可真是绝情又堕落。


尤长靖后来几节课也没去上,他一个人躺在家里静静思考人生。“为什么对rap感兴趣,我就会对唱rap的人感兴趣呢?”他问自己,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忽然他不管身体上的疲累,强撑着爬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了那本西柚色的日记本,慢慢抚摩硬质封面。


他怀念,但他等太久了,他痛苦,他觉得自己好可笑。





尤长靖抬手撕起了自己的日记。想把关于林彦俊的一切包括他这个人,都从生活和回忆里彻底抹去。


刚开始是一页一页撕,任由清脆的纸响声回荡在空空的房间,只属于他一个人。


到后来他干脆一厚沓一起撕,扯不下来就揉皱了扔掉,似回忆纠缠在心,不舍却不得不。一声响一滴泪,心头一抽搐、绞痛。


约莫十分钟过去,尤长靖撕去了所有写过的纸,留下空白页。像他自己唱的那样,“就让时间停止到空白”...


他的手红了,酸也痛,心酸亦心痛。像掉入水中拼命挣扎,一遍遍撕掉他原本荒谬的幻想。



努力到无能为力,却还是被侵袭得伤痕满身。



他的手颤抖着撕起了空白页,丝毫不给自己留有再一次思念他的余地。


厚厚的日记本被填得只剩最后几页,他却撕得格外漫长。


多么不舍的心绪。感情轻易破裂,说忘掉他哪有那么容易。


一,二,三...直到最后一张,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竭力控制,泪水还是像瀑布般倾涌而下。


尤长靖真的太喜欢林彦俊了,喜欢得不容置疑。但悲情故事终究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最后是封面,赤裸裸地展开着,怀中拥着尤长靖的所有秘密和甜蜜,刹那间被全部清零、吞噬,随着他疾风骤雨一样的撕心裂肺。


他无言地拿起封面硬生生掰开硬板纸。它也在挣扎,在哭诉求饶,难舍难分。他用尽力气将它撕成两半,断裂的是心弦,是他鼓足勇气表白的防线。


被折磨到虚脱,日记本被剥离干净至一文不值,散架在垃圾桶里有了归属,四分五裂是他破败的梦。


到此为止,我好放过你林彦俊。尤长靖看着零落的纸张问它们:我们现在,是同类了?



〖我不固执地等了,实在等不起。


抱歉林彦俊,希望你好好的。〗



————END————


黄油大大

小王是个逃兵,苟延残喘的躲过友军追杀之后他捡到一件军官制服

从此他摇身一变成了军营里执掌生杀大权的长官

吃喝嫖赌有人伺候,杀人放火无人阻拦

这里是爱玩小黄油的黄油,爱好是游戏和电影

如果你喜欢,请关注,谢谢了~

小王是个逃兵,苟延残喘的躲过友军追杀之后他捡到一件军官制服

从此他摇身一变成了军营里执掌生杀大权的长官

吃喝嫖赌有人伺候,杀人放火无人阻拦

这里是爱玩小黄油的黄油,爱好是游戏和电影

如果你喜欢,请关注,谢谢了~

蜗牛壳

冥婚

小娜死了,死在阴历七月十五鬼节这天。

不要怀疑,她的死同厉鬼没有关系,只是她死后停留人间或许与这天阴差太忙,无法顾及她这个新鬼有关。

小娜看着漂浮在“臭水沟”上的尸体,感觉有些许的陌生。头发散乱,面色青黑,不知是什么的垃圾黏在脸上,红色的带有小猪佩奇的半T紧贴在身上,隐约可以看见突出的肋骨,下半身泡在水里看不分明。

这是谁?小娜问自己。

一个声音催促她低头看,红色的带有小猪佩奇的半T,满身的垃圾,以及漂浮在半空中的随尸体移动的自己。

这是我。小娜心想。

我死了,这我知道。小娜又想。

可我究竟是怎么死的呢?小娜想不起来了。


不知道随尸体在这个“臭水沟”里打转打了多久,天慢慢亮...

小娜死了,死在阴历七月十五鬼节这天。

不要怀疑,她的死同厉鬼没有关系,只是她死后停留人间或许与这天阴差太忙,无法顾及她这个新鬼有关。

小娜看着漂浮在“臭水沟”上的尸体,感觉有些许的陌生。头发散乱,面色青黑,不知是什么的垃圾黏在脸上,红色的带有小猪佩奇的半T紧贴在身上,隐约可以看见突出的肋骨,下半身泡在水里看不分明。

这是谁?小娜问自己。

一个声音催促她低头看,红色的带有小猪佩奇的半T,满身的垃圾,以及漂浮在半空中的随尸体移动的自己。

这是我。小娜心想。

我死了,这我知道。小娜又想。

可我究竟是怎么死的呢?小娜想不起来了。


不知道随尸体在这个“臭水沟”里打转打了多久,天慢慢亮了。可小娜并没有像老一辈人所说的那样在阳光下灰飞烟灭,她依旧跟着自己的尸体游荡。

泥泞的土路上,传来了老旧自行车吱呀吱呀的响声,伴随着沉闷的咳嗽声。一个老人-----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身上背着蓝色的药水桶-----发现了小娜。

老人并没有被吓到,甚至连惊讶也没有。

奇怪的人。小娜对自己说。

老人用路边一根前两天下雨刮大风时折断的树枝,把小娜,不对,应该说是把小娜的尸体捞到了岸上。

老人没有报警,而是默默蹲在小娜身边观察着她,像打量一件商品。

过了半晌,老人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骑上自行车走了,嘴里似乎念念有词,小娜没有听清。

又下起了雨,越下越大,雨水打湿了小娜的尸体,打湿了那根树枝,也让路面更加泥泞。


后来,一对骑摩托车抄近路回家的夫妻发现了小娜,报了警。

可他们也通知了自己住在这附近的亲戚,拥挤的看热闹的人群熙熙攘攘,新的脚印覆盖了旧的痕迹,再大的雨也阻拦不了国人围观的热情。

警察来了,但对这种场面似乎习以为常。熟能生巧的将围观群众用警戒线拦开,但并未阻止他们在警戒线以外的猜测与讨论。

警察开始勘察现场。

自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公事公办,就像之前几次一样,发布了一则尸源协查,等待家人上门认领,最后以失足落水结案。这个流程,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至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又有谁在意?

可是小娜在意。


尸源协查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地警方接到群众报警,在某某地某湖内发现一具女性尸体。

死者年龄在13至16岁之间,身高约145厘米,黑色长发,头发长约40厘米,上身红色背心(前面有小猪佩奇的图案)、未穿胸衣,下身穿黑色牛仔短裤,赤脚。

附:现场照片

为查明尸源身份,特发此通报,如有线索,请及时拨打110或与某地刑警队联系。

联系人:某警官

联系电话:12345678901

某地刑警队

8210年8月32日

 

小娜想知道自己死亡的真相,迫切地想知道。

但不是为了复仇。小娜心理很清楚。

她虽然是一只鬼,但并没有鬼故事中的那些厉鬼的能力,她只能随着自己的尸体移动,不能附身,不能害人。

她是为了保护,保护自己和谁?小娜头有些疼,她想不真切。

就这样一直想、一直想,小娜在警察局的停尸房里待了两天。停尸房的墙上有表和日历,小娜终于可以知道具体的日期和时间了。

停尸房的门开了,一个警察领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中年男子的那一刻,小娜的愤怒和恐惧几乎要溢出来。

零星的记忆碎片闪现:亲爸后妈,被辱骂,被殴打,日复一日的家务劳动,每月仅有100元的生活费,离家出走的妈妈和哥哥,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以及死前即将被卖给邻村独眼老汉的只有十五岁的自己。

 

有人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但在小娜眼里,幸福是不同的,而不幸却是重复的。

小娜的父母就像千万农村青年一样,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认识后没一个月,就交换了彩礼,结了婚。婚前还好,结婚后小娜父亲的种种恶习就暴露了出来,酗酒、家暴,甚至后来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小娜的妈妈想要离婚,但那时已经有了小娜的哥哥,就像无数人会全劝的那样为了孩子忍忍吧。这一忍就是十八年,在这十八年里又有了小娜和她妹妹。

终于,当小娜的父亲又一次把家里的钱拿去赌博,输了个精光后,小娜的妈妈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到后来,小娜的哥哥考上了一个外地的二本院校,拿着高中班主任给的资助,逃离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家。

不能说小娜的妈妈和哥哥不好,毕竟在家时就是因为他们的回护,才让小娜和她妹妹有了一丝喘息的余地。

可当他们可以逃脱这个深渊时,没人考虑过小娜和她妹妹。

凝视深渊久了,你就会变成深渊。

 

小娜的生活在她妈妈和哥哥走后堕入了地狱。

她要应对来自父亲的辱骂和拳打脚踢,她要从赌博的父亲手中要来一点点的生活费来维系自己和妹妹的生命,到后来父亲将那个女人接回家,她还要避免不被像货物一样卖掉,用换来的钱讨那个女人的欢心。

小娜的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素来不喜欢两个“赔钱玩意儿”;小娜的姥姥姥爷体弱多病,有心而无力。

小娜只能和她妹妹日复一日在地狱中挣扎。

但小娜的生活里也有光亮。

每年过年,姑姑来拜年的时候总会给小娜买些新衣服,各个季节的都有。小娜死时身上穿的那件就是姑姑给买的。

但姑姑也有自己生活要过,姑父允许小娜姑姑用自家的钱去关照小娜和她妹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一个外嫁女给娘家侄女买点东西还说的过去,可一旦插手自己哥哥家的事就是要被人嚼舌根的了。

 

恢复记忆对小娜来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死亡的真相,她是被她的父亲踹下水的。

刚进入阴历七月时,她的后妈和父亲大吵一架,当天她后妈就收拾东西回了娘家。她父亲追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她后妈的影子,而是跟着邻村独居的瞎眼老汉。

瞎眼老汉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淫邪地打量着小娜,像在看一件商品,不,像在看一头牲口,一头可以生儿育女、延续后代的牲口。

小娜当天晚上就跑了,她想带着她的妹妹,可她早熟的妹妹对她说,姐,你快跑,我留下。我还能拖住那个畜生,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顶多挨顿打,我挨打挨得还少吗?我还小,那畜生先卖不了我。姐,等你跑出去,找到人求救,你再回来救我。

小娜跑啊跑啊,可营养不良的身体能跑多快多远呢?

她的父亲追了上来,对她拳打脚踢,嘴里骂着,两个小兔崽子,敢断老子的财路,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们,老子就不是个东西。

似乎觉得打得不够过瘾,小娜的父亲一脚将小娜踹进了臭水沟了。下过几场大雨后,臭水沟的水势上涨了不少,小娜的父亲看着小娜在臭水沟了挣扎,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就这样小娜渐渐没了呼吸。

 

可是她却没有相应的复仇的能力,而且即使她有能力向她的父亲复仇,刻在骨子里的对这个男人本能的恐惧也让她迈不出这一步。

小娜从本质上像她懦弱的母亲,习惯于逆来顺受这种传统的“美德”。如果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根本兴不起反抗的意识,甚至即使是反抗也显得过于苍白无力。

小娜不想回忆痛苦的过去,她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现世中来。

她的父亲正对着那个挺着啤酒肚的警官点头哈腰,给那个警官塞了一条中华。小娜从未见过在家里不可一世的父亲也有如此一面。

那个警官拍了拍她父亲的肩膀,说了两句场面话,让她父亲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就出去了。

她父亲嫌恶的看了一眼小娜,扭头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说着说着嗓门提高了,说着说着又笑了。挂了电话,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没想到这死人竟然比活人还值钱。

 

打完电话,小娜的父亲似乎觉得停尸房有些瘆人,就先出去了。

她父亲走之后,小娜终于可以喘一口气。她明明知道她现在是一只鬼,她父亲看不见她,可她在她父亲面前依旧大气不敢出一声。

她已经不能思考了,沉重的过去压垮了她,反抗的结局让她更加踟蹰不前,她想是不是她不跑就不会死,哪怕是嫁给那个老头,等生了孩子是不是就会好起来?

现在的小娜就像动物园里的大象,无果的挣扎消磨的本就没有多少的意志,为了避免皮鞭的抽打选择了逆来顺受,以期用乖巧来换取刽子手的怜悯。

 

几个小时过去了,到了深夜,外面传来鞭炮声和敲锣打鼓的声音。

小娜的父亲领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的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女人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慢慢地接近小娜。

女人给小娜换衣服时,小娜可以明显看到女人的手在颤抖,似乎每抬起一下都十分费力。

换衣服的时间进行的无比漫长,外面传来催促的声音,费家嫂子,快点吧,误了吉时就不好了。女人的行动快了些,衣服换好了。

外面又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人小娜见过,就是把她捞上岸的那个老头。老头后面跟着几个壮汉,他们抬起安放小娜的担架出了门。

警察局大门外,停着一辆卡车,卡车上放着两口棺材,都没有封口。壮汉们抬着小娜的尸体上了卡车,将小娜放进其中一口较小的棺材,卡车开动了。

 

小娜扒头看向另一口棺材,棺材里的尸体被打理得很好,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血红色的唐装,两手交叉放在肚子上,手上没有老茧,一看就是生前不曾干过重活。

你在看什么?小娜身后传来声音。

小娜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白色半袖,黑色牛仔的男生正盯着她。男生的胸前有一大片晕染开的血迹,触目惊心。惨白的脸色,同样漂浮着的身体,以及与棺材中的人一模一样的长相昭示了一个事实,他也是一个鬼。

他们在干什么?小娜问。

给我们配冥婚。男生回答道。

你父亲把你卖了十五万,那个老头介绍的。男生补充道。

十五万。小娜在心中默念。她记得她偷听父亲与独眼老汉的谈话,似乎是把她卖了十万元,五万元还要等她生下孩子之后才会付清。

果然是死人比活人值钱。

 

两人之后就没再说过话。

一方是父母遵循传统怕孤魂上路不好硬拉来的缘分,一方更是被当做物品一样被买卖,能说些什么?

卡车到了墓地,壮汉将两口棺材抬下了车,在“媒人”的主持下,葬进了一座坟里。

通往地狱的门在两人面前打开,男生对小娜说了句走吧。

小娜回头看了看,她父亲拿着一张银行卡笑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似乎嘀嘀咕咕和那个老头又在密谋着什么,又一条人命吗?

小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已经顾不上也不想顾别人了。她不在想着保护。

她最终获得了比生前更好的结局不是吗?别人已经与她无关。

她凝视着深渊,最终成为了深渊。

小娜没有看到,当她看向她父亲时,那个男生用那样一种眼神也在看着她------她父亲曾经那样看过她的母亲,那个独眼老汉曾经那样看过她------亦如无法挣脱的宿命与轮回。

 

天亮了。







升级 | UPDATES

电影大师Roman Polanski在今年戛纳影展展映的电影,堪称法国版《消失的爱人》的—— 《真事改编》(D'après une histoire vraie,港台译名:真实游戏)发布了官方预告片,这是中文字幕版本。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由Eva Green和Emmanuelle Seigner两位女神主演,故事讲述一位女作家和一位神秘女友之间的恐怖故事。

这部电影将于11月1日登陆法国院线。

电影大师Roman Polanski在今年戛纳影展展映的电影,堪称法国版《消失的爱人》的—— 《真事改编》(D'après une histoire vraie,港台译名:真实游戏)发布了官方预告片,这是中文字幕版本。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由Eva Green和Emmanuelle Seigner两位女神主演,故事讲述一位女作家和一位神秘女友之间的恐怖故事。

这部电影将于11月1日登陆法国院线。

蝶梦星苑
重返·狼群 美女...

重返·狼群

       美女画家李微漪在一次草原采风中意外收养了狼王遗孤,为其取名格林,并带回成都喂养。但繁华的都市无法容纳一匹野性的草原狼,李微漪带着格林重返草原,一路追寻狼群的踪迹,历经严寒酷雪,终于目送它成功地重返狼群。

       严格上来看《重返·狼群》并不是一部真正意义的纪录片,它有着太过刻意的人工雕琢,而如果将其看作是一部剧情片,那拙劣生硬的制作,使电影虽有着壮美的自然,也很难让人对其产生何般惊艳可言,但即...

重返·狼群

       美女画家李微漪在一次草原采风中意外收养了狼王遗孤,为其取名格林,并带回成都喂养。但繁华的都市无法容纳一匹野性的草原狼,李微漪带着格林重返草原,一路追寻狼群的踪迹,历经严寒酷雪,终于目送它成功地重返狼群。

       严格上来看《重返·狼群》并不是一部真正意义的纪录片,它有着太过刻意的人工雕琢,而如果将其看作是一部剧情片,那拙劣生硬的制作,使电影虽有着壮美的自然,也很难让人对其产生何般惊艳可言,但即便是如此,这部电影却依旧能倚靠情感的力量和公益的思考,来博取观众的认同。

      电影的剧情其实并不复杂,从收养狼到抚养狼,再到将狼放归狼群便足以囊括其所呈现的全部,可也正是因为这种剧情的带入和电影本身浓厚的主观情感,使其近乎无法被称之为一部常规的纪录片,而当我们用剧情片的视角来审视这部电影,不管是那粗糙的画面,还是欠缺铺垫的旁白,又都让人真的很难去为这样一部如同学生作业般的作品去称道,可以说这种似是而非的摇摆是电影最大的问题。

       这部电影虽然没有一件制作精良的外衣,甚至可以说它就是裸露在外的,但《重返·狼群》却有着很多如今的中国电影所最为缺失的——灵魂,从这一点来说,其又变的何其珍贵!

Jelly

150531

【Hey Jude.Don't make it bad.】
一个背影纤细的男人靠在二楼咖啡馆门外的墙上轻声唱着歌。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走过他,看到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拽着裙子,从花坛的这个木椅子跳到另一个木椅子。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看不到男人的样子,但肯定是满脸幸福。
小女孩跳到最后一个木椅子,回头对男人绽开了笑颜,像是得到肯定而露出的喜悦。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我走向电梯,声音停止了。回想才觉得,那歌声是多么柔情动听。

【Hey Jude.Don't make it bad.】
一个背影纤细的男人靠在二楼咖啡馆门外的墙上轻声唱着歌。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走过他,看到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拽着裙子,从花坛的这个木椅子跳到另一个木椅子。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看不到男人的样子,但肯定是满脸幸福。
小女孩跳到最后一个木椅子,回头对男人绽开了笑颜,像是得到肯定而露出的喜悦。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我走向电梯,声音停止了。回想才觉得,那歌声是多么柔情动听。

饭团的屯文屯图处

狗血小故事一则

并不是JOJO同人,就一个日常有点婊的女生的故事一枚。

嗯,真事改编。


我曾经有个闺蜜,就叫她小A吧。小A什么都挺普通,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家境,普通的性格,放在人堆里绝对不会被一眼看到的那种。

要说有什么特点,就是皮肤特别白,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开玩笑是黑白无常。

我和她成为好朋友是因为在一次联谊三国杀时,我们一个孙尚香一个孙权,配合默契,一来二去,加了联系方式,聊着聊着便成为了朋友。

她笑点低,我们在一起时,随便看到个什么有点意思的东西我们都会一起笑的直不起腰来。

之后我和朋友们玩桌游的时候就会叫上她,慢慢地,一起玩桌游的两个男生小B、小C都表现出了对她的好感,大家好像都...

并不是JOJO同人,就一个日常有点婊的女生的故事一枚。

嗯,真事改编。


我曾经有个闺蜜,就叫她小A吧。小A什么都挺普通,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家境,普通的性格,放在人堆里绝对不会被一眼看到的那种。

要说有什么特点,就是皮肤特别白,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开玩笑是黑白无常。

我和她成为好朋友是因为在一次联谊三国杀时,我们一个孙尚香一个孙权,配合默契,一来二去,加了联系方式,聊着聊着便成为了朋友。

她笑点低,我们在一起时,随便看到个什么有点意思的东西我们都会一起笑的直不起腰来。

之后我和朋友们玩桌游的时候就会叫上她,慢慢地,一起玩桌游的两个男生小B、小C都表现出了对她的好感,大家好像都心知肚明却不戳破,还是每周会定期出来玩乐,只是他们三个慢慢固定成了一个小圈子,在我们一群人玩乐之余也会三个人单独出去看电影什么的。

我心里觉得这种铁三角实在奇怪,但也没什么立场去干涉,偶尔也试探过小A的想法,她天真的觉得大家都只是好朋友呀,并没有怀疑过有谁对她有想进一步的想法。我有时候也不知道她是太单纯还是装傻呢。

终于,小B按捺不住表白了,其他人帮忙起哄,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情侣。男帅女靓,都是白白净净的可爱人,经常在大家一起玩的时候秀秀恩爱,也是羡煞旁人。

小C呢,估计也不想让大家尴尬,没有捅破自己的心意,还是照常和大家一起玩耍。

有一天,我和小A聊着聊着问道以后的打算,她说她准备出国,而那个男生成绩不算好,应该会考研,而她不接受异地恋,所以应该会毕业分手的。我问她说这些告诉他了么,她摇摇头说没有,说不希望他难过。这个话题就不了了之了。

大四了,她男友忙着准备考研,渐渐地不怎么来一起玩桌游了,小A渐渐地和小C走的越来越近,暧昧到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两个人经常单独出去看电影吃饭,游戏中也以开玩笑的口吻打情骂俏,我也有私底下问过小A,她和我抱怨男友小B忙着考研不陪她,脾气家境什么的也不好,那我说你和他分手呗,小A说但他没出轨没做错什么呀,不太好意思说,而且他短暂的约会时对她也蛮好的,舍得花钱也很体贴。

我震惊了,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我觉得她现在的做法不太好。

结果这还不是最狗血的。

一天,小A哭哭啼啼的跑过来和我说,小C原来有一个异地的女朋友却一直没有说,那天小C女朋友加她微信把小A骂了一顿,说她是小三,但小A和我说一直只是把小C当做好朋友,也没有刻意暧昧什么的,主动找他说话也只是因为觉得有感兴趣的东西想和他分享。我说你有了男朋友可以找男朋友聊天啊,她说男朋友会烦呀而且那样就没有神秘感了,恋爱最重要的就是神秘感呀。

没几天之后C就和原来的女朋友分手了,据说是因为受不了女朋友因为小A的事情天天闹他。小A也和小B分手了,小B一个大男人哭成泪人挽回无效而且从始至终没人告诉他小A和小C暧昧的事情。小C后来向小A表白被拒,至此三人各自单身。

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完这些,不知道爱情的真正面目到底是怎样,也许你的人身也有无数个小A小B小C,发生着可能比这还狗血的故事。

但是现实,只会比故事更加狗血而残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