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真事改编

646浏览    113参与
我为什么出生在地球

皓月如他

🌠🌙我的这篇小说叫《皓月如他》,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想讲讲我自己的见解…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皓”,在认识他之前这个字对我来讲仅有“白告皓”,后来知道了“皓月当空”这个成语,大概他名字的寓意就是希望他闪闪发亮


第二个原因大概是想到了顾漫的一本小说名叫《骄阳似我》,你别说“骄阳似我,皓月如他”还挺对仗的。


可惜他真的是夜空中最明亮的皓月,而我却不曾是一轮普照四方的艳阳…


  也许我不曾讲过他这个人,他学习很好,高高的,皮肤特别白(也有人说他长得女相)他多才多艺,会打篮球,会吹长笛,再加上父母是本校老师,三个年级的人多多少少都认...

🌠🌙我的这篇小说叫《皓月如他》,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想讲讲我自己的见解…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皓”,在认识他之前这个字对我来讲仅有“白告皓”,后来知道了“皓月当空”这个成语,大概他名字的寓意就是希望他闪闪发亮


第二个原因大概是想到了顾漫的一本小说名叫《骄阳似我》,你别说“骄阳似我,皓月如他”还挺对仗的。


可惜他真的是夜空中最明亮的皓月,而我却不曾是一轮普照四方的艳阳…


  也许我不曾讲过他这个人,他学习很好,高高的,皮肤特别白(也有人说他长得女相)他多才多艺,会打篮球,会吹长笛,再加上父母是本校老师,三个年级的人多多少少都认识他,真的就像一轮挂在天边的月亮,明亮,皎洁,可望而不可及…


那不如再讲讲我,学习中上等(其实我们班尖子还是蛮厉害的)普通身高,不算黑,会打乒乓球,会弹钢琴,凭借着开朗的性格也有不错的人缘(至少我们在某些方面还是合拍的)。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失败的,我也一样,写文章时想要把我们的概况写的对仗,想要缩短我们间的差距,想要安慰自己:你看你也很优秀啊,你们两个很般配,何必卑微呢?


可是我只能当众多群星中的一颗,也许还不是最闪亮的那一颗。群星包围着月亮,月亮也仅知道那几颗最闪亮的星星,而星星只能注视着月亮,不被他所知。也许有一天我这颗星星陨落了、暗淡了,月亮也不会注意到:哦,那颗不怎么亮的星星消失了,她去哪里了?也许他不会有任何的迟疑与怀念。他只知道自转和围着地球公转,从没有回望过那颗一只跟着自己闪烁的星星…


  还好,我是幸运的,我曾得到过月亮的青睐,得到过月亮的光。


  一首歌叫《追光者》

“若果说

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若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的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刻眺望夜空”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那就让我跟在你的背后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这首歌写的是暗恋;写的是耀眼的你和渺小的我;写的是月亮和星星;写的是我心中的我们…


皓月如他…皓月如他…我心中的他就像皓月,明亮、皎洁、可望而不可及……


yt是本体

也就图个乐呵,

这什么奇葩联动???

一开始想说年号大人

也就图个乐呵,

这什么奇葩联动???

一开始想说年号大人

猛虎电影
发生空难时,空姐首先要脱下丝袜,因为丝袜遇火会粘附在皮肤上
发生空难时,空姐首先要脱下丝袜,因为丝袜遇火会粘附在皮肤上
阿星谈电影
山西黑帮真事改编,上映后在国外引起一阵轰动,国内却无人问津
山西黑帮真事改编,上映后在国外引起一阵轰动,国内却无人问津
南都影视剧场
感动千万人的真事改编,母爱的力量可以有多大?越看越泪流不止
感动千万人的真事改编,母爱的力量可以有多大?越看越泪流不止
南都影视剧场
感动千万人的真事改编,母爱的力量可以有多大?越看越泪流不止
感动千万人的真事改编,母爱的力量可以有多大?越看越泪流不止
小杨影Sir
真事改编电影,富豪洗脑保姆殴打自家孩子,后来干脆把孩子换掉了
真事改编电影,富豪洗脑保姆殴打自家孩子,后来干脆把孩子换掉了
共享放映室
气到发抖的真事改编电影,天天被后妈家暴,还被命令打自己弟弟
气到发抖的真事改编电影,天天被后妈家暴,还被命令打自己弟弟
怪蜀黍讲电影
真事改编,狗狗给残疾老人当一辈子车夫,没想到最后却被卖掉换钱
真事改编,狗狗给残疾老人当一辈子车夫,没想到最后却被卖掉换钱
飞主流

【翔霖】第一次告白

霖视角2000+,有“一”点点oe

_

0

其实你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这样的


1

第一次见面是在初一时候,是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个子很矮,坐在前排,我们连对方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班有个叫“校霸”的人,我不清楚这个人,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他学习一般


直到期中考,老师换座位,我才认识了他,他叫严浩翔,很好看,那时我们才渐渐熟络了起来,他总是逗我,我总是打他,总以为我是他的好朋友,只要进一步就可以到男朋友的关系


只是我当时对他没有那种想法,就连我同桌,也总是调侃我两,可当时哪管那些,为了维护“好兄弟”的清白,我直接骂了回去,“你才和他在一块,你两干脆结婚...

霖视角2000+,有“一”点点oe

_

0

其实你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这样的


1

第一次见面是在初一时候,是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个子很矮,坐在前排,我们连对方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班有个叫“校霸”的人,我不清楚这个人,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他学习一般


直到期中考,老师换座位,我才认识了他,他叫严浩翔,很好看,那时我们才渐渐熟络了起来,他总是逗我,我总是打他,总以为我是他的好朋友,只要进一步就可以到男朋友的关系


只是我当时对他没有那种想法,就连我同桌,也总是调侃我两,可当时哪管那些,为了维护“好兄弟”的清白,我直接骂了回去,“你才和他在一块,你两干脆结婚得了,我给你当伴朗怎么样”


得,又把她给惹生气了,她一生气就会哭,每次假装问班长借纸,班长肯定会问怎么了,然后又把我的所作所为给班长说 


但每次严浩翔看戏都会被骂,就算啥也不干也会被骂,而我呢,没办法魅力太大,班长总会浅浅说一下我。因为特殊待遇我总会和我的好朋友宋亚轩说,严浩翔又被骂了,班长是怎么骂他的一类话题,很奇怪,我们的话题从追星慢慢变成了严浩翔


有一次他在和刘耀文玩闹,我从旁边路过,不小心瞥了一眼我发现他很像我追的一个明星,放学后我给宋亚轩说了,他说好像确实还挺像的


不知怎的,我的暗恋就开始了。我没有察觉到我喜欢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与他相处,我听别人说,如果你的脑子里觉得你喜欢一个人,想法如果没有扼杀掉,那你就完了


没错,我又给宋亚轩说了,他说“你表白呗,你两这天天打架,是个人都不愿意了吧,看他那样子应该也喜欢你”。我不确定他喜欢我,但我觉得还是再等等吧

2

这一等就等到了初二,我与别人好像是逆向生长,我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很不爱与父母说话,而现在什么事都与父母说,母亲知道了我的暗恋,她到也很开放,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他只是告诉我,现在学业重要,等稳定下来再说也不迟,还能维持一段良好的关系


我听了妈妈的话,认认真真的学习,考进了年级前50,班级第4,就这样我还是坚持每天刷题,提升自己


慢慢的我好像和他拉开了距离,我变成了老师们都在夸的学生,而他却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小混混,但是我的魂好像被他勾着,他一个动作就把我迷的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但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也是,我在等他,他又在等谁呢,会是我吗。我刚沉浸在喜悦中,现实却狠狠的打了我的脸,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孩(称她为x),她样样不如我,我不羡慕她,我只羡慕她能与严浩翔能一起走,一起说话,一起玩,一起去做好多事情,可我不能,我害怕他不喜欢我,以后连朋友也做不成

3

终于在初二下册,我与他告了白,“我喜欢你,严浩翔”“我不信”我看着对话框笑了“真的,我很喜欢你”“你怎么证明”我愣住了,他问这种问题,这该怎么回答


“你别管,一句话你喜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发了这一句,可能是太想得到答案了吧,本想撤回,但看到已读时,我知道撤回也没有了“我现在还不想谈”其实我知道这是在变相拒绝我,可是他没说不喜欢我,这是我脑海里迸出来的第一句话


我也觉得自己挺傻的,我真的相信了


我们那天聊了很久,我好像是对他没感觉了,辛好,我们还是朋友我和x关系也还不错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聊到严浩翔时她总是一副幸福的样子


八年级(初二)丁程鑫和我分到一班,我们总是聊班里的绿茶,还有好磕的cp,他知道我喜欢严浩翔,也知道我表白的那些事,他很喜欢我,自然就心疼我,严浩翔也和我在一班,不过x也在


记得有一次上微机课,严浩翔没带鞋套,我就借了他钱,他只是在纸条上告诉我什么时候还,就被班里的同学起哄,说不开心是假的,但事实是他把那些人骂了,还说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我承认那时我伤心了,可还是迎合着他说


直到他开始骂我,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严浩翔说你干了什么自己清楚,从那以后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4

再后来,我们就没有瓜葛了


“啊!”我想问候一下没事吧,严浩翔又直接骂了上来,哦,原来是我不小心踩到x的鞋子上了,我道了歉,x说没事,可严浩翔还得理不饶人,没办法,只能赔了


回到座位给丁程鑫说了这事,他直接就找严浩翔理论了,严浩翔最后给我不情愿的道歉


再一次,期末考完后给其他班还桌椅,我不小心摔倒了,严浩翔还骂我,我又给丁程鑫说,他说“宝贝不哭,他就是仗着你喜欢他才欺负你,没事,你有我还有亚轩再不行,找你张哥揍他”  “嗯嗯丁哥最好了”


我们同学为了庆祝八年级的正式结束,去吃自助餐,我给严浩翔打电话问几点到,他说不知道,我也就没问,因为他说他妈在旁边



九年级开学,同桌和严浩翔是朋友,他问我当时为啥只给严浩翔打电话,“因为我只记得他电话号码”严浩翔的电话号码已经熟记于心滚瓜烂熟,其他人的有记不住,在当时我爸和我吵架把我手机摔了,只能拿宋亚轩的打,丁哥我又不去,我只能带宋亚轩去,别问为什么,问不就是太孤独了


不知为什么,那天宋亚轩打扮了好久,应该是给刘耀文看的吧,毕竟他这几天都和刘耀文在一块,……嗯,穿的比较漏,很性感


到了之后我们就去拿菜了,宋亚轩发现一直有人盯着他,以为是黑社会就没敢说,悄悄给我说,最后我们才发现盯着他的是严浩翔我们就去骂他


我同桌还给我说其实严浩翔他不是不知道几点去,只是不想让我去,我听到这话时,很无语,但他又说“严浩翔给我说他说他不信你喜欢他,是在拒绝你”  “等等,别说了,我知道了”我也知道我的暗恋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严浩翔,没意思了,不喜欢就不喜欢,说你不信,不想谈,你其实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这样子,以后别联系了,就当陌生人吧后会无期”



唯xql文

虎虎生威——“宣言”之约

         人  物  表


        白函轩    实验中学学生,读高一,学习very  good。


        钱飞岩    实验中学转校生,与白函轩同一班,别名THREENQ。......

         人  物  表


        白函轩    实验中学学生,读高一,学习very  good。


        钱飞岩    实验中学转校生,与白函轩同一班,别名THREENQ


        郭晓含     白函轩朋友,班里cp之一。


       逯永烨        与郭晓含同班兼同桌,最重要的是,和郭是cp




      这是主要的人物,还有一堆人就不一介绍了。





        温馨小提示:本文是真实事件改编年级随便想的,因作者是学生,所以有写的不到位的地方,敬请谅解。

电影判官
士兵上战场却不带枪,竟徒手救下75名伤员,泪奔的二战真实故事
士兵上战场却不带枪,竟徒手救下75名伤员,泪奔的二战真实故事
书声电影
真实改编 一瓶牛奶分成33杯! 700米深地下 历时69天
真实改编 一瓶牛奶分成33杯! 700米深地下 历时69天
阿星谈电影
男子用油漆在鞋上画了三道杠,意外成就百年阿迪,真事改编高分片
男子用油漆在鞋上画了三道杠,意外成就百年阿迪,真事改编高分片
佛杀.

《我和我的抑郁症男友》

     今天是一个很热的天气,有37℃,我联系不上他,我找不到他,他只告诉我,他去找暑假工了。哦,对,没错,他被拒绝了,因为他不够放的开,然后我就联系不上他了。我很焦急,找遍了很多地方,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回应。

      后来,我决定打最后一次电话,他接了,他告诉我他在河边,我听着哗哗的水声,一直反复问他:“你确定你是在‘河边’?”他不说话,很久很久之后“嗯”了一声。我讨厌他这种行为,他总是想尽办法来伤害自己,他让我心痛,可是我又不能完全阻止,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抑郁症患者,我说了......

     今天是一个很热的天气,有37℃,我联系不上他,我找不到他,他只告诉我,他去找暑假工了。哦,对,没错,他被拒绝了,因为他不够放的开,然后我就联系不上他了。我很焦急,找遍了很多地方,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回应。

      后来,我决定打最后一次电话,他接了,他告诉我他在河边,我听着哗哗的水声,一直反复问他:“你确定你是在‘河边’?”他不说话,很久很久之后“嗯”了一声。我讨厌他这种行为,他总是想尽办法来伤害自己,他让我心痛,可是我又不能完全阻止,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抑郁症患者,我说了和做了一切我能为他好的话和事,有时候他会平静下来,有时候他会更加悲伤……

      我知道他去了河边的哪个位置,他经常去,我拼命地跑,我希望他不要就这样抛下我。我很累很累,沿着河边看一直没有他的身影,此时,已经天黑了。我内心越来越焦躁不安,他总是告诉我,他的抑郁是装的,都是骗我去关心他的,可是他现在这样,让我怎么相信。我心里越来越急,也想了很多很多事情,终于看到了半个身子在水里的他,我顾不上那么多,沿着河堤就往他跑过去,他看着我慌乱急了,告诉我很危险,可是我那会想那么多,只想把他从水里拉出来。

      他拗不过我,自己从水里起来了,我抱着他,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主动的紧紧的抱住他,我害怕极了,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很平静,平静地说着“淹死了又不会怎么样”这种话,可是这种话总会一次又一次地刺痛我,我拉着他上了岸,看着他,我哭了,我知道他明明心情不好,还执拗地和他小吵了一架,我向他道歉,他微笑着说:“没事啊没事,我真的没事,死了不是正好少一个吃白饭的废物吗?”我愣住了,又生气又心疼,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所以我只会一味地道歉,我知道不管用,因为他的眼神就没有变过,只有那僵硬的笑容留在脸上。

      他答应了我这个暑假去好的医院检查,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反悔,每一次都在告诉我,为了他这样的人去浪费时间浪费钱很不值得,我这次没有退步,我小孩子气地说把他打晕了都要带他去,他每次都说不过我,所以还是答应了。他总是说他配不上我,总是说我不会爱他很久,总是害怕失去,总是想办法让我去抛弃他,他在伤害他自己,也在伤害我。

      我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让他释怀以前不好的事情,他总是问我和他在一起累不累,每一次吵架之后他也会很轻易的说出分手。我累,我当然累,有时候肯定烦,但是我知道我的都是气话,都是生气的时候想的,当然不能算真心的,可是他不一样,他是真的想让我放弃他,即使他是真的爱我,他以为我对他只是玩玩而已,可能几个月都分手了,可是他没想到,我是真的爱上他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他,即使他现在还不够好,我想带他变好,可是他非常抗拒,我也不知道我说过的话究竟有没有用,至少现在还在一起,偶尔感觉他还是有过真正的开心。

      在一起已经很久了,我感觉他越来越严重了,他总是动不动就说自己是废物,总是贬低自己,总是想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我好爱他,我舍不得放下他,每次他说他准备好死去了,我都会说“你真的要抛弃我吗”,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抛弃”两个字让他格外敏感,总之他看到或者听到这句话就会一段时间没有想死掉的想法,也许……

      暑假在家总是免不了和家人的吵架,而那时又刚好遇上我和他因为生活中小事吵架。我们都是学生,学生最重要的就是成绩,成绩不好总会遇上家人的一些责骂,又加上他是窝里横,和妈妈总是不对付,吵得凶了,他说他要去死,于是爬上了12楼的栏杆,妈妈也说着让他去死的话,然后把他往外推,他半个身子出去了,可是他突然想起了我,他又犹豫了,他想起了我说过他死了我马上就跟着他去殉情,他怕了,不是怕他死掉,而是怕我死了,我的家庭就毁了,他总说我是我家的独生子必须好好活着,他还有哥哥,死了还是活着都无所谓。

      没有跳楼,但是他还是很难受,他坐在床边,呆呆的,然后脑子里面突然就有了想法,他把门反锁了,他拿起了抑郁症的药,他拿起了水,他倒了20片药在手里,他一口气吃下去了……

      睡了两天两夜,梦里全是各种各样的死法,死掉了,在梦里被吓到了,可是醒不来,呼吸很困难,在梦里都开始出现了幻觉。终于我在医院里面看着他,他很担心,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哭,反正我不会哭,我只会想,怎么还能醒过来啊,还是跳楼来得快,吃药有风险啊,下一次还是选其他的方式吧。妈妈好像也很愧疚,她不说话,看着我,我觉得无所谓,我还有哥哥,有我没我都一样,就这样吧……

易克电影
印度高考真事改编,逆天作弊大胆包天,且看《枪手养成班》
印度高考真事改编,逆天作弊大胆包天,且看《枪手养成班》
珞珞说电影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珞珞说电影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珞珞说电影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人性可以有多肮脏?这部真事改编的韩国电影,几乎带着绝望看完
梵惊寒

遇光

“我窥见一束光,斜向下扫过我的脸颊。”

——题

两年前,我刚上高一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人。

从那以后,我便抱着一切善意与友好去面对他们。

耽圈刚火那段时间,我夹在中间很难做。

身边的朋友们纷纷入了耽圈,而我,迟迟没有动静。死党敲我私聊,问我到底为什么,我望着耽圈群里我灰败的潜水头衔,淡淡回了句:

“我恐同。”

说完这句,我关闭了一切社交平台。

耽美像种风暴,袭卷了我附近方圆几里的圈子,我没法继续视若罔闻,只好选择逃避。不过我逃不到哪去,迟早要选择面对,但我这十六年的岁月,习惯了自欺欺人。

"为什么恐同?“周一来校,死党偷偷把我拽到角落颇有些担心地问。

“我姑姑被......

“我窥见一束光,斜向下扫过我的脸颊。”

——题

两年前,我刚上高一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人。

从那以后,我便抱着一切善意与友好去面对他们。

耽圈刚火那段时间,我夹在中间很难做。

身边的朋友们纷纷入了耽圈,而我,迟迟没有动静。死党敲我私聊,问我到底为什么,我望着耽圈群里我灰败的潜水头衔,淡淡回了句:

“我恐同。”

说完这句,我关闭了一切社交平台。

耽美像种风暴,袭卷了我附近方圆几里的圈子,我没法继续视若罔闻,只好选择逃避。不过我逃不到哪去,迟早要选择面对,但我这十六年的岁月,习惯了自欺欺人。

"为什么恐同?“周一来校,死党偷偷把我拽到角落颇有些担心地问。

“我姑姑被同性恋纠缠过,”我叹了气,“我亲眼所见,后来我就恐同了。”

“那你姑妈……”她迟疑地问道。

“自杀了。”

提到这来,我总是异乎寻常的平静,旁人看来似乎并不觉得如何。但实际上,从我平时的玩笑不断与现在黑着一张脸默不作声便能看出不同。

死党显然注意到了,一下午都在女生聊天时岔开话题,生怕我听到了一丝半点有关耽美的东西。

我以为我掩藏得很好了,甚至为她过分小心的行为而偷笑。可我一上车,连我爸那个神经大条都感觉到了不同:“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没有啊。“我强颜欢笑,不想让我爸再想起那个纠缠他妹妹的变态。

“不会是早恋了吧?”老爸锐利的目光从车内后视镜扫射过来,“注意点,现在谈恋爱没什么好处的。”

”哎我知道。我厌烦地应了一声,转而靠在车窗边。外面的建筑不断从眼前飞越,我渐渐感觉到了不对:“我们去哪啊?”

"去英语补习班,你那个英语老师说是少了一个课时要今晚补,下个星期直接转到二班去。”

我反应过来,却并没有为逃过周一的晚自习而感到高兴,反倒心里怅怅不安。

一中放学比其他几个高中晚,再加上路途也最远,我最后一个到了教室。果不其然,教室已经满当当的学生,穿着各色的校服,一中蓝湛湛的校服最多。

我近着犹豫的步伐进了教室,认命地坐在了第一排中间那张空桌。

窗外已经模糊得看不清东西,旁边几个急着回家的附中生开始不耐烦地放下作业:“老师,可以开始讲了吧?”

老师头也不抬地在讲义上圈圈画画:“等等,人还没齐。”

“还有谁啊?这么慢!”

“不会旷课了吧?”

话音刚落,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些喘息声:“抱歉,来晚了。”

我抬头,第一次见到老楚。

他戴了顶鸭舌帽,附中灰白的校服上涂了些许天蓝的颜料,手袖卷到手肘上方,手里拖着一个软塌塌的双肩包,包比校服还惨,沾了各色的颜料。

他拖着书包绕过两组,利索地在我旁边落座了。我含蓄地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课只上了一个小时,对于一坐一整天的高中生来说未免太短。随着人群走出门口,我看了下手机,才刚过九点。秋天的夜晚,风渐凉,我裹裹校服,走到了巷子口,刚刚那个男生正站在一家店铺门口,灯照在他认真的神情上,显得静谣无声。

我点开手机打算叫个网约车,他忽然抬头了:“叫车?要不拼个车吧,你去哪?”

本来天就黑,再加上没什么人,我心中一直在反复播放前几天那起女大学生失踪案。陌生的车和司机,不熟悉的巷子口……

如果加个“不认识但坐在一起上了一个小时课的男同学”,不安全因素似乎少了一点。

我呆愣片刻,缓缓点头,当着他的面把订单取消了,与他并肩站在店铺前。

两个人都没再讲话。

我的思绪因为那个有关耽美的问话一直飘乎不定,现在好容易才歇上一会儿。

车很快到了,他上前拉开副驾驶的门,我则坐进了后座。

“去哪?”司机师傅的目光在我们俩之间徘徊。

“先到.……”他报了我所在的小区,接着又说了最终目的地。我想了想,还算顺路,如果这之间相差很多路,那可叫我为难了。

不过,我下车后,问他该转多少钱时,他却摇下车窗冲我摆手,“不用了,你快回去吧,注意安全。”

这更叫我为难了!我从包里掏出十块钱想塞给他,他却叫司机继续开车,给我留下了一串尾气。

真是奇怪!我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绅士得有些过分的男生,手中握住十块钱,居然觉得有点尴尬。

"你昨晚怎么没来?信息也不回一个,我以为你……”死党瞪着眼,话还没讲完被我打断了:“去补习英语了,没看信息,后来回家手机上交了。”

死党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拉着我进了教室。我脑海中却闪过了昨晚的场景,开口:“附中艺术生多吗?”

”不多,附中和我们学校差不多,艺术生比较少,一般不是真的擅长或爱好不会轻易搞艺术的,又不像二中三中。”

那他……

我顿了一下,没有说话,对那天的事也闭口不提,平时也依旧和好友们玩得开心,似乎耽美一事在渐渐谈化于我心中。

周六,我去上英语补习班,新班级换了教室,我赶到时,只剩下了几个零散的位置,其中一个便是那天我所坐的双人桌,白炽灯照耀着反光,我心下一动,便坐在了那。

将近上课前,老楚才勿忙赶到,他依旧是不假思索地在我旁边落座,只不过这次转头扫了我一眼。

我视线专注地投于英语课本,只是另一只手在挎包口袋掏出了零钱,在与同桌互批试卷时一齐推给了他。

他一愣:“不用了。”

“拿着吧,”我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回道,“我不喜欢欠着别人。”

"那也太多了,你直接把我那天付的钱付清了。”他笑了。

我一摸口袋,空空如也:“你先拿着吧,我手机没带。”他把钱随意塞进包里,没再作声,过了一会儿把我的试卷推了回来,上面草草标了分数,很大但工整。

这样来回几次,我们干脆就固定做了同桌。

但,我们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流,毕竟是青春期的男生,都怕旁人误会,与旁边那桌的两个生相比,过于寂寥。

某次,我穿着JK走进教室,英语老师瞪大着眼夸张地连呼:”So beautiful!”弄得我耳根发热,连平时吊儿郎当的老楚都抬眼盯着我的裙子许久。

但偏偏,那天下课我起身时,与隔壁桌端着奶茶的女生打了个照面,裙子显些废了。

"对不起,对不起!”女生慌张极了。

纸中洇几趟,湿得挽救不回来了,我正捧着一卷纸不知所措中,老楚拍了我一下,我转头,他脸上的心疼之色不像是假的:“赶紧换掉!”

后半节课我俩都没赶上,在女装店将湿裙子换掉,又紧急地换上了老楚挑的一件裙子,刚出试衣间就被剪掉了吊牌。

就这样完成了人生中最快的一次买衣服经历。我拎着沾了奶茶的JK和老楚站在洗衣店前排队——还是他非拉着我过来的,我说带回家洗被他否决了。

之后,我和老楚的关系渐渐升温,开始聊天了。这时我才知道老楚是附中的名人,是这届理科班中唯一一个艺术生。

"你这样是不是挺累的,兼顾得来么?”我问。

“刚开始有点,现在习惯了,觉得挺轻松的。”他不知怎么养成的习惯,爱把笔架在耳廓上。

"哎,”我叹了口气,“好羡慕你啊,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自上高中以来,钢琴课停了,文也不写了,我基本都在学习。

"嗯,我也觉得我很幸运。”老楚并没有托辞,认真道。

他和其他男生很不一样。

我也不清楚哪不一样,反正和他聊天很轻松,不需要装模作样地掩饰什么。

并且,有时候我也会感觉,和他聊天的模式很像和我的姐妹们的聊天模式,但因为怕老楚误会我说他娘,我并没有和他提过这事。

大概是我和他关系太好了吧,旁人开始误会我们是一对。但老楚并没有说什么,我则更不在乎。

某天,最后一节课提前放学了,我便来得早了许多。老师一个人在教室,正辛勤地扫地。她拒绝了我前来帮忙的热心,和我聊起了天。

“哎对,”她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你和楚同学在谈恋爱么?听老师一句劝啊,你俩成渍是不错,但恋爱容易分心啊……”

“不是,老师!”我有些哭笑不得,"我没和楚同学谈恋爱呀!我们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恰好话音刚落,老楚推门而入。马上要集训了,他出入画室的次数变多,只好提前来教室补作业。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说了什么,刚步下便照常问。我要作业抄,还拉话题:"听说你们学校高一的年级第一被十九中的校霸给打了?”

我故作平常地把作业递给他,心中却因为老师的误会作若乱麻,并没有回答他。

“后来怎么样了?”他继续问。

“后来什么?”我反应过来。

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摆摆手穿静抄作业去了。

那天回去,老楚在QQ上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秘密。

他是GAY。

“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减少一点你的困扰,我直言对你没什么你也不会放心吧?”他这样说。

的确,但我的困扰不减反增。

我恐同。

我强忍着没把这三个字发出去。

我和老楚非常聊得来,我不想失去他这个好友,哪怕他是我所痛恶的同性恋。

痛恶。

这个群体是无辜的,错的是那个害我姑姑的人。但在早已无法挽回的事实面前,我只能将我失去亲人的痛苦转移到了对这个群体的痛恶上。

我知道我是错的,我不想面对而己。

我想了好久,发了一句干巴巴的:“那你以前……谈过吗,还是说现在?”

他好久都没回应。

正当我准备再追加一句:“算了,我还是不打探你的隐私了。”他回了:

"上个月刚分手。”

上个月,就是我初识老楚的那个月。

老楚似乎不想多提,我也不想聊下去了。各自勿忙地结束了对话。

但我不是个拖延的人,那件事发生后的又一次英语课下课,我出巷子口时,又看见了在打车的老楚。

如初次的对话一样,只不过这次是我先开口:“我有话和你说。”

他取消了订单。那天,我们是走回去的。

我把我恐同的事完完全全告诉了他,他听完沉默了将近十来秒:“那你讨厌我吗?”

我摇头:“不讨厌。”

他松了口气:“对,同性恋圈子里,不好的人其实挺多的。”

我顿了一下,试探道:“包括你前男友吗?”

他转头看我,似乎没想到我会提:“他……也算一个吧。“

老楚天生是个同性恋,他的注意力从来都不在女生身上。“我好早之前就注意到不了。”他说。

那个时候懵懂又无知,这个小众的圈子对他也不太友好。“我有一次,被人骗到宾馆,还报警了。”

我在旁认真听着,心里阵阵泛着心疼。

这个世界的一些阴暗面,似乎会因为个别人的格格不入而被无限放大。

"你值得更好的。”临别前,我对他说。

他笑得很温暖:“”谢谢。”

只可惜,这一段有老楚的时光很短暂,像飞一般流逝。

他 在高二下学期参加集训后便没再来过补习班。而我,因为要专心备战高考,所有补习班全部停掉了。

高三那年元霄节,我在灯会碰到了老楚。他刚看见我时很是欣喜,随即又挑眉:“一中没开学?”

当然早开学了,高三连小年都在学校过的。

我机灵地眨眨眼:“学习压力太大,逃课了,你呢?”

“我来找创作灵感,”他笑,“高考加油。”

我也笑:“高考加油。”

下学期的压力明显大很多,每天都在刷题,两天一场拉链考,我们都有些崩溃,附中甚至有人跳楼了。

我很担心老楚,但手机被没收了,也联系不上他。

大概消极情绪会互相传染吧,我父母也有些神经质。某天,我妈把我的手机甩在了我前:“这人谁?”

上面的对话框是老楚,三个月未有聊天记录,他昨晚却给我发了条消息:“我喝多了,来接我。”

很明显是他神智不清发错人了,可我却头脑发热颇有些热血上头:”你偷翻我手机?”

我和我妈狠狠吵了一架,她拽过我的手机把老楚删掉了:“别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会影响你的学习!我说你三模成绩怎么退步了!”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便连夜收拾好行李申请住校,手机也不知甩到哪去了。

高考真的是个恐怖谷,每个经历过的人都会褪一层皮,在宣布毕业的那天,校园的高三部纸屑乱飞,我却把所有书打包好送回了家。

“怎么,要复读?”死党开玩笑。

“滚,你复读我都不会复读的。”我瞪着她没好气。

相约在大学再见,我度过了三个月的美好假期。

拖着行李箱走到大学门口,我接到了死党的电话:“到了没呀?你这每逢报道必迟到的毛病是打算带到大学吗?”

我一边提着行李,一边没好气:“滚滚滚,都像你那么闲!”

报道处人非常多,我就光扫一眼都头皮发麻,而死党还在喋喋不休:“我哪闲啦?我这叫计划周密!你看看,你早点来至于这么多人吗!我猜现在报道处的人应该排到门口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活该……”

我皱着眉打算回怼,抬眼却愣住了:“哎?”

老楚脸上依旧带着缕缕淡然而熟悉的笑,斜挎这那个沾满颜料的包站在门口,在万万人海中,亦如高一的那晚灯下。



真人真事改编,不喜勿喷。

另:文中女主的姑姑原型是我妈的一个同事,跳楼原因是那个不断骚扰她的T破坏了她的婚姻,丈夫受不了她有一个这样的“闺蜜”,和她离婚了,这是导致她跳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时候我爸妈说起这事儿我也听了不少,但那时候云里雾里的也没搞懂这中间的关系,现在想想简直瞳孔地震。

想了解具体事情大概的我下次再写个后续。

爱你们,啾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