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假未名

263浏览    6参与
无言以对。

真假未名(第四章。)

#真假未名

#ooc有,联文自戳tag

#别问我为什么不更文,问就是不在

  杜明无奈将手中折扇并拢手腕一转扇脊敲在手掌上,眉间挤了挤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诸位可真是狠心,咱这心可是被伤的彻底啊……最美的总要压轴才会更加惊艳不是?诸位还是耐心等待着,即便是等不及也要瞅着小明这张招人喜欢的脸蛋啊。”

场下一片笑骂,杜明不紧不慢地在台上踱了两步,安稳着坐在当中的梨花木椅上,手中醒木一拍,微阖上眼话音一转“不妨先听着故事解闷,今日回是妖山邪风起转合——诸位仔细听着……”

幕帘后江波涛看杜明稳住看众,满意地点点头,于是放心下来幕布拉上将后台遮了个严严实实。脚尖轻点走到被三两围住的人...

#真假未名

#ooc有,联文自戳tag

#别问我为什么不更文,问就是不在

  杜明无奈将手中折扇并拢手腕一转扇脊敲在手掌上,眉间挤了挤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诸位可真是狠心,咱这心可是被伤的彻底啊……最美的总要压轴才会更加惊艳不是?诸位还是耐心等待着,即便是等不及也要瞅着小明这张招人喜欢的脸蛋啊。”

场下一片笑骂,杜明不紧不慢地在台上踱了两步,安稳着坐在当中的梨花木椅上,手中醒木一拍,微阖上眼话音一转“不妨先听着故事解闷,今日回是妖山邪风起转合——诸位仔细听着……”

幕帘后江波涛看杜明稳住看众,满意地点点头,于是放心下来幕布拉上将后台遮了个严严实实。脚尖轻点走到被三两围住的人身边手指在那人眼角为其抹开眼角红晕,“小周,准备好了没有?”

周泽楷抬臂将戏服抻平整,不紧不慢地应了声。抬头与江波涛眼神交汇一番,暗波流转,江波涛向周泽楷微微颔首,此刻便有小厮提醒将要上场。

“届时光线转暗便换我上台,正事重要。行动尽力而为,不急于一时。”

周泽楷拂袖起身,眼神示意后见杜明掀开幕布下场,便接替了杜明的位置。等乐声奏起江波涛收回视线掀袍坐在周泽楷做过的位置上向暗中的人说,“麻烦您了,请。”

……

花影重叠,眼波流转,衣袂翻飞间尽显风流。唱腔宛转,待动作停住,灯光骤灭,场下观众有惊呼一二,以为有新把戏,凝神仔细盯紧场上,未果,寻不到周泽楷的一点衣角,不久灯光再起,台上的“班主”早已换了个,他面上浓墨重彩,与方才的并无二致,戏腔倒也像了个八九成,观众隔得远了,谁也没察觉到这眉目中尽是笑意的并非周泽楷。

趁机换下的周泽楷褪去了厚重华美的戏服,身着便衣遮住半面,双手按在墙面上使劲,腾空翻过,向百花楼方向急行,一手按在腰间的利刃上,心下计算着时间——还差一点。

却说此时本该在兴欣客栈养伤的叶修正独身一人来到百花楼与熟人碰面将先前谈好的材料收了。以为是“已死之身”至少能换得一时安稳,却不料那人并不打算饶过他,不知从哪寻得消息便派出了虚空双鬼前来截杀。幸好有预料过此种情况便行了心中计谋盯紧时机装作不敌被斩杀在底,手边留下了一把未完成的千机伞,虚空双鬼毕竟是江湖中人,即便是拜入付家成为幕僚但一身江湖气息却不可磨灭。虚空双鬼将未完成的千机伞取走,确认叶修已经没了气息便拂袖作罢,收敛了气息隐去。

待周泽楷赶到现场是虚空双鬼已经离开尚有一定时间,周泽楷见叶修兀自躺在地上,胸前的血洞氤氲开一大片血渍,看上去了无生机,以自身方法检查一番之后确定叶修已死,任务对象已死后自动取消任务,无法取得报酬也只好回头与江波涛一合计,将“叶修被虚空双鬼斩杀”的消息卖给蓝雨权当做了个顺水人情。蓝雨路子野,作为杀手这一行消息还要多多拜托蓝雨。

周泽楷走的匆忙,若他能再停留一会叶修假死的法子失了效,今日便也难逃一死,大概是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次躲过两场暗杀也算是他洪福齐天,被方锐捞回来身上除了皮外伤——看上去很惨,其实并没什么大伤,真比一开始被老板娘捡回来的时候好太多。

“我说叶修,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这样都没死成。”方锐嘴上惊讶着,手上毫不留情地把捣碎的药草往叶修胸口用力一盖。被火燎般的刺痛让叶修不禁抽了抽嘴角“方锐,你手这么黑?瞧瞧,这是人说话?怎么?你还想着哥死在那破烂地方?”

上完药缠上绷带叶修披上外衫取过一边的烟枪熟练的塞了烟草点火。在方锐不赞同的视线里抽抽搭搭的抽起来。刚进门的陈果闻到那烟味眉尖一簇,撇嘴抬手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响声震天。

“叶!修!你瞧你现在!还抽烟?!什么时候了?啊?”

叶修就这么抬这烟枪侧目看了老板娘一眼,然后把烟枪放下拢拢身上的衣服,“没办法,这烟瘾上来了不抽两口难受。小伤,不打紧……嘶,方锐你干什么?”叶修倒吸一口凉气瞪着那个装作啥都没干的方锐。方锐颇为无辜地说“这不是你说小伤不打紧吗?我就轻轻戳了一下,叶神干嘛大惊小怪。”

“小伤也是伤,碰坏了谁给你们做千机伞去。怕就怕点心大大手一抖……诶……方家……”叶修嘴角一勾这话差点就要从嘴里蹦出来,方锐一惊,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哎哟我的祖宗诶,话可不能到处乱说。这万一出点什么事可就完蛋了。积点口德吧叶修。”叶修耸耸肩对此不置可否的一笑。旁边陈果瞅半天也不知道这俩人在打什么哑谜,咳两声清清嗓子“那什么,千机伞的材料交接完了?千机伞没事吧?……等等叶修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没带着千机伞?”

“啊对啊,千机伞被那俩人捡走了。”叶修漫不经心的一句惹得陈果又差点着急上火。看那架势怕是要掐死这个不知轻重的混账玩意。“你说什么?!千机伞,被,捡,走,了?!”陈果用力拍了拍桌面。叶修下意识想摸把烟枪抽两口,结果被候在一边的方锐眼疾手快直接抢走,只得叹口气,“老板娘,你可别拍了,我听着都手疼。年轻人不要这么浮躁,听人说话只听一半是成不了大事的。”叶修在陈果的怒视里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抿一口,“我带去的千机伞,是半成品……不,连半成品都算不上,充其量算个模型,还是没有粘合的模型。等他们在路上颠两下差不多就散了吧。”他把杯中袅袅升起的白雾吹散了敛去眼中的色彩“真当是好手笔,百花楼没那个财力请杀手,张佳乐那小子去霸图……啧,那群土匪有了张新杰之后断不会做如此冒险的事。不用说消息是蓝雨卖出去的,要想找出那幕后的是谁,还真要花些功夫。当时张佳乐在百花楼,那家伙的身影我不会认错,想来张新杰也在附近。不知道他们看到了多少,我们得早做打算。”

陈果本来还想出言敲打敲打叶修提醒他要记着自己的任务,听了叶修这话不由得细想其中利害关系,毕竟初入江湖也不知那些弯弯绕绕,至于霸图,百花楼,蓝雨,这些虽是有所耳闻但并不熟悉。方锐对此了解更深,便开口说道“这么一来也只有蓝雨可以去一探了,不过那群小气鬼吝啬得很,没有他们看得上眼的消息什么也不会说的。霸图……霸图也很难折腾,话说霸图应当是叶修你更熟悉吧,当初可是你去剿匪的。”陈果在脑中回想半晌才反应过来,“霸图,是那个占山为王的匪帮?韩文清的那个?”

“不错,是老韩他们的那个霸图匪帮。”叶修将茶杯置回桌面上,“韩文清很难办,张新杰更难办,这两位配合起来真是让人不死也要拖层皮。不过先不要担心,张新杰那个严谨到骨子里的人不会贸贸然对朝廷动手,他是个聪明人。老韩也不是喜欢和朝廷对着干的莽夫。”陈果想了半天也提不出什么建议,作为客栈的大小姐对于朝廷二三事更熟悉,点了两句,代替朝堂的人许诺会给予帮助之外便风风火火的离开了。方锐是懂一些江湖事的“蓝雨那不好下手,朝廷上你也不好出面,国师苏沐秋得坐镇宫中,远水救不了近火,苏沐橙……苏沐橙她毕竟不是江湖中人,小姑娘一个人也不太方便……这步棋该如何下?”

“还是得从蓝雨下手,在去蓝雨之前,我得去拜访一位老友。”叶修闭目手指揉揉眉心。

“谁?”

“魏琛。”

——————(就当这是分割线)

蓝雨,情报局。

郑轩看着手上拿着一封火漆密封的文书,将它放在喻文州和黄少天面前。接着又拿出一封类似的信封一起并排放着。“这一封我先拿来的,是轮回的情报。这一封我后拿来的,是霸图的情报。另外,那一位想要与我们做个交易,依旧是要叶修的消息,请喻队定夺。”

卢瀚文作为蓝雨里最年幼的,十分好奇那两封的内容,便站在喻文州身边,并不敢随意动作,只有黄少天大大咧咧从门外走进,手中冰雨往桌上一放,摸起信封拆开扫视一番,很快撇撇嘴角放回桌面。“尽是些无聊的文绉绉的话,叶修那家伙可真是个宝贝,他消息那么值够我们蓝雨一年的开销了,不过这两个消息可真是有意思,一个说叶修死了,一个说叶修没死,另外一个想知道叶修死没死,我估计老叶那家伙肯定坐不住,被这么针锋相对了一次可以说是没有准备的狼狈,二次三次可就是傻了,啧啧啧,能逼得叶修假死也是了不起了。真可惜没有看到老叶虚弱的样子,太可惜了……”

“少天,那件事办好了没有?”

见他又要开始滔滔不绝长篇大论,接受到众人求助的眼神的喻文州只好抬手打断黄少天接下来要说的闲言碎语。黄少天也不在意,停顿之后继续说“放心吧文州,那件事已经可以打上确认无误的标签。那位虽然胆大却心细,想必在这种地方也知道我们蓝雨不是好糊弄的。对于这两条情报,我个人认为张新杰的更加准确,轮回当时正出任务,杀手最重要的便是快狠准,自然不会在那处多多停留,倒是作为偶然遇到的霸图一干人会留的稍微久一些,更何况百花楼是张佳乐的老家。”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那位……那位用来交换的情报很有可能是我们蓝雨吃不下的。不然怎么可能答应的那么爽快。”喻文州将两封拿起封存在一边的架子上,“少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很难办啊。这老叶惹上的怎么都是这样的一群棘手的家伙。这情报太大了,怎么着也得和朝廷扯上关系,真是……”黄少天坐在椅子上自取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站在一边的卢瀚文心中想了这分析中的利害关系,小声地问道“这是在逼蓝雨站队吗?”

黄少天咽下茶水,偏头看了眼卢瀚文,带了些欣慰的应道“是啊,这可不就在逼迫咱蓝雨站队啊。明知道我们江湖中人最麻烦的就是与朝堂扯上关系,真是令人厌恶啊,这个人。”黄少天靠在椅背上抓起桌面上的剑指尖摩挲着。

“少天,太危险了。”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握住黄少天的冰雨放回架子上。“这种事情不应该我们去烦恼,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魏队还在时也经常告诫我们不要冲动行事不是吗?”在“魏队”这两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很明显的黄少天愣了神,但是他很快就放松下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摆摆手懒洋洋地说道“这事我自有分寸,但是首先我得去洗漱一番休整一下。喻队有事找我啊。”说罢便是起身向内里走去,不曾回首。

“黄少他……还是不肯接受那件事吗?虽然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就连我们蓝雨也没有办法寻到的消息,大概是真的已经……”郑轩面露难色,摇摇头叹息道。若非当初那件事发生,大概魏琛还坐在这老神在在的和他们扯犊子呢……也是因为那件事导致那一段时间黄少看喻队各种不顺眼,明里暗里挑错,说白了就是不待见。到后来态度转变了“魏琛”这个人名还是黄少的死穴……大概是一直都不愿意相信吧。

毕竟,没有魏琛的知遇之恩,也就没有今日的黄少天。

郑轩又叹口气,扶着卢瀚文的肩膀向喻文州请辞之后把人带出了大厅,去外面散散心。喻文州留在厅中,十指交叉握着,眼神晦暗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计谋。

————————(第二次假装这是分割线)

霸图,匪帮。

虽说是山匪,可是在生理上依旧与普通人别无二致——都需要衣食住行。

为了满足寨中诸位弟兄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打打杀杀之余也想多一些娱乐活动于是张新杰随着要回百花楼看一眼的张佳乐一起下山了。本来韩文清也想下山逛一逛,只可惜他那浑身的气势实在是伪装掩饰不了,这抓个参与过围剿的兵瞅一眼就明白这谁。没有办法,韩文清只得留着寨中驻守。

本来想着随意置办一些物什就回寨中,顺路去一趟蓝雨半点正事,却不料在百花楼目睹了一场好戏。张佳乐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息着,为了赶急赶到蓝雨送消息实在是把他累的不行。“二当家……那是方锐?成。这叶修和朝廷果然绑在一起了,不过一开始那俩……虚空双鬼吧?怎么也在朝廷的事上掺和一把?”

“良禽择木而栖,两位前辈有自己的选择,与我们没有关系。目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以叶修为中心的朝廷那边与某位命令双鬼的正斗的开心,想必是没有时间来围剿我们匪帮了。”张新杰正色,沉吟半刻抬首看向熹微晨光。

“这天,要变了。”

且说宫中,苏沐秋等人等来了叶修平安的消息,送了口气,便由苏沐橙之口向当今圣上肖时钦请求让叶修进宫面圣。肖时钦自然没什么可反对的。苏沐秋借着国师的身份谋求休整的时机,国家也需要苏沐秋这么一个能人稳定民心,并不是谁依附于谁的关系,而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的关系……也不尽然,说利用实在是难听了些,在太上皇还在任期间,国师一职与皇帝的确是相敬如宾的关系,但是肖时钦自幼年起便和苏沐秋关系不错,混成了个友人的关系。为了掩人耳目,不得已只能让苏沐橙作为两人之间联系的纽带,因此还特地给苏沐橙封了个“公主”——虽然苏沐橙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身份。

先前早已说过,兴欣客栈与皇室的关系十分微妙,仔细叙说又要多费笔墨,于是便请各位自己揣测。总之不论怎样,作为皇室公主的苏沐橙与兴欣老板娘陈果一见如故,连带着认识那漕帮大小姐唐柔,三个女人一来二往熟悉了也就成了闺蜜。于是召叶修进宫面圣此事,交给苏沐橙去传达,并不是委屈这个皇室公主做小太监的活,而是现在的情形下根本无法在大众面前一纸诏书把人叫进宫里——还不知道是哪双眼睛藏在暗处伺机而动呢。

苏沐橙也不端着公主的架子,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掩了面容起身前往兴欣。大概也是存了些吓叶修的小心思。只是她注定得失望——叶修在听到那脚步的时候便先出声“是沐橙吧,在外面杵着作甚?喝两杯茶把该说的说了就回宫里去吧。”

苏沐橙不悦地扯扯嘴角,“我这好不容易从宫里出来呢就赶我回去?天知道那宫里到底多无聊。要不是哥哥帮忙挡下了那群碎嘴子的夫人小姐,我指不定蔫成什么样呢。”

“得得得。苏大小姐,有事说事无事退朝。这形式容你在外面溜达?万一出了什么好歹苏沐秋那混小子怕不是要掐死我。”叶修摆摆手讨饶。

苏沐橙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嘟囔了一句哥哥才不是混小子呢。便将苏沐秋以及肖时钦的话复述了一遍。最后凝下脸色,十分正色道“哥哥与我,都有些不详的预感。”

“哥哥说他行了一次。得到的结果是……”

“意料之外也之中,兜兜转转万事万物皆回原点。”

苏沐橙其实不太懂这句话。只是记得这个结果一出来苏沐秋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暗涩。他讲这句话告诉苏沐橙,并且叮嘱苏沐橙一定要一字不落的告诉叶修。苏沐橙自然知道这是不得了的大事,此时抬头看向叶修。果然,叶修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复杂。

很快叶修就换回来平常那副欠揍的笑脸。却不对苏沐橙多做解释。当初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叶修当时已经是苏沐秋的知己好友,如若不是叶将军将苏沐秋兄妹藏在宫中……

叶修收回了思绪。随意了应了几句,等苏沐橙离开之后研墨提笔。

必须得加快节奏了。要没有时间了。那件事,必须提上进程。

「TBC...」

碱性草木灰

真假未名(第二章)

        躺着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试图挣扎起身,刚坐起便又因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客栈老板用手肘碰了下不远处的方锐“你这药真的有用?不会买到劣质品了吧?”

        “怎么可能,这药可是我从……就算说了老板娘你也不一定认识啊”方锐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日晷“看这时辰,药快熬的差不多了”方锐随手将茶杯放置“刚好这人也醒着,方便喂药”

   ...

        躺着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试图挣扎起身,刚坐起便又因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客栈老板用手肘碰了下不远处的方锐“你这药真的有用?不会买到劣质品了吧?”

        “怎么可能,这药可是我从……就算说了老板娘你也不一定认识啊”方锐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日晷“看这时辰,药快熬的差不多了”方锐随手将茶杯放置“刚好这人也醒着,方便喂药”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药等会儿叫人带上来,你看好他”陈果出了房间伸手招来一个打杂的小二叫他等一会儿去给住那边的客人送去汤药,随后快步走向客栈深处


        “这位客官,您要的汤药送到了”小二一手托着汤药一手推开房门,轻而稳的将汤药放在桌上,顺手整理略显杂乱的桌面,随后离开

        那小二走出客栈,丝毫不在意客栈里面是否需要帮忙“真是麻烦啊”他一手从脸上撕下来一张‘脸皮’细心的把那东西收了起来“这东西戴久了有点闷,这次算是无偿帮蓝雨了一次啊,有点亏了”


        方锐摇摇头“没想到这小小的客栈居然藏了不少高手”端起汤药准备给躺在榻上的病患,手下意识摩挲碗底纸质感的‘传书’,方锐一阵疑惑还是把‘传书’收入袖中

刚想拿调羹舀药喂他时,却被一只手拦下“多谢阁下好意,不过我自己来就好,不需要麻烦阁下”

方锐看着塌上的‘伤患’从容的接过汤药“叫阁下什么的太古板了,你可以向老板娘一样叫我方锐就好”方锐攥紧藏了‘传书’的袖子,后又面不改色的看着那人“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可以来隔壁找我”

        反手闭紧房门,一口闷了摆在桌上的凉茶“没想到那个邪门国师说的一点不差,真的是他”

        想起汤药底下的物品,连忙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传书’展开

        最近江湖和朝廷动荡不安,朝廷因新帝登基,朝廷内心生不满的人都趁此时机开始实施计划,朝廷的活最近尽量不要参合

        那下面本应该写下署名的地方却绘着一个图标

        “那这个样子刚刚送药的小二就是蓝雨派来送情报的人”

        这就是蓝雨,江湖中的百晓生,只要你付的起蓝雨需要的钱财或材料等,蓝雨保证一点不差的将你需要的资料送到你手上,没有人知道蓝雨是什么时候送来情报,蓝雨送情报的风格基本为来无影去无踪,不过在蓝雨玩那种小把戏想玩霸王餐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毕竟蓝雨可不止收集情报能力强,没有强大的武力是不会在江湖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屹立不倒并且名声远扬的

        陈果也就是客栈的老板娘,在客栈深处打开暗格机关,这小小的客栈深处却别有洞天,陈果匆忙拿起毛笔把资料写在纸上,写完后将资料卷起来,走向旁边将资料系在鹰脚上,鹰也像通人性一般,等陈果系好资料后才飞出去


         鹰静悄悄的落在一个窗口,窗口旁边站着个大家闺秀,她伸手摸了下飞过来的鹰再轻柔的取下资料,拍了拍鹰的脑袋“你可以回去找果果她们了”

        转身打开资料,看完沉思会儿“来人,备马,我们去皇城拜访新皇并商议要事”

     

        “皇上,漕帮大小姐唐柔前来拜访”从门口进来的大内总管挥着拂尘进来汇报

        “快请进来”

        唐柔进大殿微微低头行礼“皇上,我漕帮刚刚收到关于……”唐柔看着站在一旁一众的太监宫女

        “都退下,留我和唐小姐交谈就够了”一众太监宫女的离开,显得这议事大殿空荡荡毫无人气

        “皇上我刚刚收到消息,国师预言的一点不差,千机伞的现主人-叶修已经寻找到踪迹,现在正在兴欣养伤”

        “养伤?需要什么药材我这边可以提供,毕竟他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肖时钦把手旁的奏章关上看着唐柔“他手上流传下来的千机伞,对你对我对我们都至关重要”

        “这我是知道的,不需要皇上多次提醒我”唐柔虽为女子但性格并不柔弱“皇上你的大臣看起来有事来拜访你了,那我先行离开了,在下告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