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真实事件改编

3083浏览    492参与
知淮南生寒.

前记

       大家好,新号不新人,大家叫我小寒就可以啦

      今年又是一个毕业季,属于我们的毕业季,重新开一个号写这篇文呢是打算有一个新的开始(之前的号还是要的哈)

       这篇文呢我打算现实同学带入文中的角色(已经过同学的允许),留个纪念(不要脸的说一下,me肯定是主角),这篇文可能是爱情也可能是兄弟情,虽然说有时候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不正常......


       大家好,新号不新人,大家叫我小寒就可以啦

      今年又是一个毕业季,属于我们的毕业季,重新开一个号写这篇文呢是打算有一个新的开始(之前的号还是要的哈)

       这篇文呢我打算现实同学带入文中的角色(已经过同学的允许),留个纪念(不要脸的说一下,me肯定是主角),这篇文可能是爱情也可能是兄弟情,虽然说有时候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不正常

        希望有很多人看到,没有也没关系的啦,大家记住自己也行,如果有看到的朋友记得催小寒更新!(除非是我爸收我手机了)

       虽然即将毕业,但是我们依然会快快乐乐的生活,追星的路上一定会再次相遇,也祝屏幕前的各位追星愉快

      祝大家赏文愉快,记得催我更新啊

林氏集团懂事长

勿忘我


〇真实事件改编


〇朋友视角


〇()作者sos


———————分割线———————


事情是这样的一一


刘思昕和林箬昕本是互损的朋友,在4月3日傍晚许久未上线的林箬昕突然上线了,刘思昕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平时目中无人的刘大妈竟然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着林箬昕?!

这俩名字后面都有个昕字,嘿嘿嘿还挺配的😁


突然“哐当”一下一个拳头砸我脑袋上,“说什么呢!我是她爹,配什么配”“去你的,我是你祖宗”(喂!)


自从林箬昕回来后她们就总催对方睡觉,你俩绝对有一腿!这可给我激动的,真没在一起?我不信。这不纯纯小情侣日常迈?


啧啧啧,百年不写日记的刘大妈...

勿忘我


〇真实事件改编


〇朋友视角


〇()作者sos


———————分割线———————


事情是这样的一一


刘思昕和林箬昕本是互损的朋友,在4月3日傍晚许久未上线的林箬昕突然上线了,刘思昕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平时目中无人的刘大妈竟然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着林箬昕?!

这俩名字后面都有个昕字,嘿嘿嘿还挺配的😁


突然“哐当”一下一个拳头砸我脑袋上,“说什么呢!我是她爹,配什么配”“去你的,我是你祖宗”(喂!)


自从林箬昕回来后她们就总催对方睡觉,你俩绝对有一腿!这可给我激动的,真没在一起?我不信。这不纯纯小情侣日常迈?


啧啧啧,百年不写日记的刘大妈居然开始写日记了,作为刘思昕的死党,我可要看看,趁来刘思昕家抄作业看她的日记,嗯对!这是个好办法。谁知,刘思昕这老六居然拒绝了我,喝喝这朋友不能要了[白眼]


晚上,写完作业看看微信,oh my god我看见了什么?刘思昕这个老六居然发朋友圈“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好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为什么”,oh~这是我认识的刘思昕?我就一会没看手机,What happened?还有喜欢的人了?



自从刘思昕有了喜欢的人,对我们这些朋友都不管不顾了,堂堂的学霸(夸张了)居然在上课走神了,像喝了迷魂药一样,还老对着手机傻笑!


刘思昕发烧了,因为俩是邻居,so老师托我把试卷拿给刘大妈,终于可以看看她的日记了[坏笑],趁刘思昕在上厕所,我跑到她房间,浅搜寻了一下,哈哈!发现了,在她床头柜上,打开......?暗恋日记?突然“chua”的一下本子被一只神秘的手夺走了,完了,刘大妈来了,她好像很慌张(哦莫) 


闲聊时刻


“诶刘大妈,你是不是有喜欢滴银了?”“昂,咋?”“是男的女的?是咱班的不?是咱校的不?”“别管我了”“啧,你说呗,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追”“我就跟你说了奥,你这tm破嘴别给我说出去”行行行,你说”“就是......我好像喜欢上了林箬昕”“我靠 我就知道”“?你又知道了,知道啥”“我就知道你喜欢她,看看你俩的互动,用脚趾看都知道你喜欢她不然就是她喜欢你”“行了行了你别叭叭了,嘴给我守住了,别透露出去了”“$&¥$&#%#....”“滚!”


随后,我就被赶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我习惯了,作为死党,多多少少得帮帮忙😎


我听说有人给她们取了个cp名叫做“昕喜箬狂”,好家伙,刘思昕居然是1[lsx:很难看出来吗],管她1不1,先得搞到林箬昕的联系方式!


这天放学,我们班早放学一点,我“蹲守”在隔壁班,等待“猎物”的出现,响铃过后,隔壁班还没放学,肯定又拖堂了。我的肚子已经控制不住咕咕叫,饥饿促使我跑到校门口的麻辣烫店,拿出手机给我妈沫发了个消息就开始吃了。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是她是她居然是她!她就是林箬昕,终于遇上了。当时店里很多人,很挤,只剩我同一张桌子的对面的一个座位,没错,我们和桌了。吃完麻辣烫林箬昕手机却没电了,我帮她付了钱,并让她把联系方式给我。出了麻辣烫店,道完别我就直奔刘思昕家里,把林箬昕的联系方式给了她,我是多么善良😄。


刘思昕有了林箬昕的联系方式就代表她们离在一起又进了一步😎


我发现,刘思昕经常吃林箬昕的醋,例如:林箬昕在和她的朋友说笑,她的脸黑的跟煤炭似的(别打我奥);林箬昕跟她的朋友手挽手在操场上散步,她静静的看着,最后忍无可忍拉着我走了(?喂拉我干嘛);大课间看见林箬昕在摸她同桌的头,刘思昕气的连水都不喝了,直接扔了(浪费!)。


我看见,刘思昕经常在啥小润润和陈天润的帖子下艾特林箬昕,看她们秀恩爱,写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刘思昕也想要,林箬昕也答应了,不知是刘思昕求她的呢还是林箬昕也对刘思昕有意思(哇)


刘思昕上课还经常写林箬昕的名字,明明写的是“520”却怕林箬昕知道刘思昕喜欢她跟她说是“250”,我真的有点担心她们会错过,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不要等到中考完还没表白就错过了!!


突然在一天,林箬昕给刘思昕发了一条消息,上面写着“我喜欢你。(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刘思昕跟我说了好多话,说她多么希望这是真的。。。但以我的经验,我敢肯定林箬昕也喜欢刘思昕,这不,过了几天林箬昕给刘思昕表白了,刘思昕却觉得这也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眼泪汪汪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她们互相暗恋,却谁也不愿捅破窗户纸,如果勇敢一点,可能早在一块了。


勿忘我花语: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永远的回忆。


希望你们能一直在一起,祝福你们。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时代少年团-贺峻霖🥒 

  



等月亮说晚安

去追光吧,哪怕追不到,离它近些也行

       何漫欣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决定不再想这件事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如果是新鲜感自然会随夏天的风远去,如果是心动了,那也不能去表白,必须把这份喜欢好好藏在心里,至少初一结束之前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何漫欣真的太自卑了,她觉得余宥璐很好,哪里都好,他的优点和缺点在何漫欣那里都是加分项,优点显得他更好,缺点显得他很憨,唯一的缺点只是他不属于何漫欣。何漫欣很知足,她觉得她是第一个发现余宥璐是宝藏的人,尽管这宝藏不是她的,可是她想,她都见过了他耀眼的时刻,而且还蹭到了他撒下来的光,这就足够了,如果不满足......

       何漫欣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决定不再想这件事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如果是新鲜感自然会随夏天的风远去,如果是心动了,那也不能去表白,必须把这份喜欢好好藏在心里,至少初一结束之前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何漫欣真的太自卑了,她觉得余宥璐很好,哪里都好,他的优点和缺点在何漫欣那里都是加分项,优点显得他更好,缺点显得他很憨,唯一的缺点只是他不属于何漫欣。何漫欣很知足,她觉得她是第一个发现余宥璐是宝藏的人,尽管这宝藏不是她的,可是她想,她都见过了他耀眼的时刻,而且还蹭到了他撒下来的光,这就足够了,如果不满足,想要拥有宝藏,那她以后连光也见不到了。喜欢一个人真的太卑微了。

       何漫欣虽是这么想的,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她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数学和历史的成绩,只要余宥璐擅长的科目她都会去努力学,余宥璐不擅长的科目她也会努力学,她想这样余宥璐会注意到她的,她没有别的奢望,不求余宥璐以后见到她会记得她,只想余宥璐以后见到她时会觉得她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开学时教的内容都比较简单,所以难题不算多,何漫欣还应付得过来,不会的题目也有时间去请教学霸。经过何漫欣的不懈努力,她在数学周测的时候取得了满分,虽然班里也有很多人满分,可是当她听到老师念到她名字的时候她还是很开心啊,那一刻时间都静止了,剩下何漫欣的余光在注意着余宥璐,何漫欣只能听见自己心里的雀跃以及渐渐发烫的脸颊上的温度,余宥璐在听到她的名字时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明何漫欣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在刚开学的时候。

       但是随着作业的增加,课程难度的增加,学霸们开始挤不出时间给别人讲题了,何漫欣每次找学霸都被委婉地拒绝了,找老师,老师讲得太快根本听不懂。渐渐地,何漫欣开始发现离他又远了,这可是何漫欣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啊。第一次月考时她没放弃,第二次月考时她还是没放弃,第三次月考她真的撑不住了......只有温钰槐知道她第二次月考时的崩溃,自己考过满分的政治挂科了,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来复习,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张张冷冰冰的成绩单和父母的一句“我觉得你没有努力。”那天晚上何漫欣躲在被窝里号啕大哭,想把难过全都哭掉,可是难过怎么哭得完呢,要是哭得完的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愁眉苦脸的呢?任凭钰槐怎么安慰何漫欣,她都止不住眼泪,她真的很累很累了,可是生活还在继续。

        何漫欣哭完之后突然就想开了,后面还有两场考试呢,还有机会的。不是不死心是因为还有希望。第三次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何漫欣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其实从第二次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何漫欣就知道她无法和余宥璐同班了,其实何漫欣早就明白她和余宥璐没有可能了,其实何漫欣很喜欢余宥璐,其实何漫欣特别想找余宥璐坦白,其实何漫欣不想错过余宥璐。太多的其实最后都被她藏在心里,等着时间将它彻底封存,等着它成为何漫欣青春的遗憾。

        这光何漫欣是不追的了,何漫欣是抓不住的,它在何漫欣的世界里若有若无,如果何漫欣不去把它找回来,恐怕这光是不打算回来了,何漫欣累了,她打算就这样任光去流浪吧。放过他,放过她自己,暗恋真的太苦啦,下次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和他交个朋友,而不是现在这般,什么都不了解,就像一个不称职的暗恋者,到底称不称职,何漫欣自己知道。

君子说电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囚犯仅靠一把指甲刀,逃出史上防卫最高的监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囚犯仅靠一把指甲刀,逃出史上防卫最高的监狱
君子说电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囚犯仅靠一把指甲刀,逃出史上防卫最高的监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囚犯仅靠一把指甲刀,逃出史上防卫最高的监狱
🍊

你好,我叫百泈

“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啊,我在车上了”“到了新学校要和同学们搞好关系啊,别一天天就自己,找个朋友啊”“好嘞妈都听你的”——阳城二中到了,请在后门等待下车。百泈收拾了一下自己,(不知新学校怎么样)……“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有个转校生,可帅了”“是吗是吗,我听说还是个大学霸”教室里都在谈论这个转校生,“高二三班吗,嗯……还挺有趣的”百泈现在楼梯口,听的有点发愣“百泈是吗,我是你的班主任蔡老师,知道自己班级在哪吧,快回去吧,要上课了”“啊好,谢谢……蔡老师”

  “诶来了来了”“真的好帅啊”几个女生兴奋的说到“大家好,我叫百泈”百泈望了望,总感觉有点不舒服。“你好啊,我是三班班长郑......

“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啊,我在车上了”“到了新学校要和同学们搞好关系啊,别一天天就自己,找个朋友啊”“好嘞妈都听你的”——阳城二中到了,请在后门等待下车。百泈收拾了一下自己,(不知新学校怎么样)……“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有个转校生,可帅了”“是吗是吗,我听说还是个大学霸”教室里都在谈论这个转校生,“高二三班吗,嗯……还挺有趣的”百泈现在楼梯口,听的有点发愣“百泈是吗,我是你的班主任蔡老师,知道自己班级在哪吧,快回去吧,要上课了”“啊好,谢谢……蔡老师”

  “诶来了来了”“真的好帅啊”几个女生兴奋的说到“大家好,我叫百泈”百泈望了望,总感觉有点不舒服。“你好啊,我是三班班长郑骑,你就坐在姜昊那吧,就在靠墙的那个座位”百泈道了声谢,小碎步走到了座位上。“上课了啊,大家回到座位上,都知道今天来转校生了吧,他的成绩很好啊,上次期末704,大家多学习啊,别天天想有的没的,好余外的话就说这么多,大家把生物书翻到42页……”

  (新学校气氛还可以啊,我看着同学都不差,远离那个地方……应该就不会在想了吧)

“喂喂喂,发愣干什么呢”姜昊声音很好听,声音有点哑,但很有磁性“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在想……过去的事”百泈的脸上有一些慌乱,还有一些看不出的恐慌。“我叫姜浩,认识一下”百泈猛的缓过神来“啊,你好,我叫百泈”

维特克德
兴趣班上我认识了两个有趣的女孩...

兴趣班上我认识了两个有趣的女孩。两个女孩儿关系很好,但性格截然不同。叫吴潘景的女孩安安静

静成绩很好,扎着高马尾正经的样子。龚怜鸣则是扎着双马尾蹦蹦跳跳嘻嘻哈哈,总是被老师怒斥的

调皮小孩。我有幸和她们做同桌,能了解她们的故事。

“你认为龚怜鸣怎么样?我有点………喜欢她?"吴潘景一改上课不动如山的姿态,突然问我。我盯着她,她一副正经认真的样子,似乎又带着点羞涩。我便想不认真地打趣她"那个人,以普遍理性而言,很傻。"

我以为她会无视我这种没营养的话,但她似乎找到知音,激动的两眼放光,抬高声音:"她她她她她真

的很傻!特别傻!"又似乎发现......

兴趣班上我认识了两个有趣的女孩。两个女孩儿关系很好,但性格截然不同。叫吴潘景的女孩安安静

静成绩很好,扎着高马尾正经的样子。龚怜鸣则是扎着双马尾蹦蹦跳跳嘻嘻哈哈,总是被老师怒斥的

调皮小孩。我有幸和她们做同桌,能了解她们的故事。

“你认为龚怜鸣怎么样?我有点………喜欢她?"吴潘景一改上课不动如山的姿态,突然问我。我盯着她,她一副正经认真的样子,似乎又带着点羞涩。我便想不认真地打趣她"那个人,以普遍理性而言,很傻。"

我以为她会无视我这种没营养的话,但她似乎找到知音,激动的两眼放光,抬高声音:"她她她她她真

的很傻!特别傻!"又似乎发现响度过大,谨慎地看看台上停顿的老师,僵硬地坐直身子,假装认直听

讲。戴上口置又偷偷地贴过来,但还是藏不住刘海下的耳垂潮红,断断续续地说:"她傻的好可爱...

嗯……你不觉得她可爱吗?"我拉着个脸看着语无伦次的吴潘景。女同竟在我身边?

我一拍她的肩膀,十分肯定地说:"爷帮你追。"她又目光暗淡,小声嘀咕着:"她又不可能喜欢我。"随即便认真学习不再理我。

干是先前未注意到的迹象便涌上眼前,原来吴潘景上课课发呆,盯着的不是窗户,而是窗户下的她

聊天时随声附和是因为宽额皮层被她一人占领,眼前只有嬉笑的她。

在上课时总是莫名偷笑是因为能在嘈杂的人声中准确听出她的嬉笑谩骂。

明明历史课代表有一个离自己很近但是还是要不远千里跑到她身边只为了问一下:"龚怜鸣,作业是什么?"

有千万种方式拒绝不情愿的事,有千万种方法解决问题,只是因为“龚怜鸣",就义无反顾抛下理智。

她的爱大过直诚,我突然为她担心,担心她的爱得不到回应。但是她对龚怜鸣的爱并不像少年间玫瑰

色的,容易凋零的爱。我听她说:

“我喜欢她,关她何事?我只在乎和她一起的时光,从不强求。"她淡然的说。我似乎闻到百合花香。

像百合花一样,清丽淡雅的花香隐隐约约地弥漫着。花香落在她的书本里,染在她的发丝上,藏在她的言谈举止一颦一笑中。

我想,只要她有意去闻,那么就能闻见百合花香,看见百合花开,就好像在对她说--我的爱一直在这。

于是我不再忧心她的爱有没有回应,只是仍在春天百合开放时在芬芳花香中看见并肩前行的少女,少女指尖随着步伐相碰,言语被风和落日所见证,她们眼神交汇,会心一笑。像太阳和月亮的扶持,像酷暑和寒冬的交替。像黑夜成就星空的闪耀,星空回馈黑夜的保护。言语所不能表达的爱意,就让百合花香来歌颂吧。后记--

当一切看似尘埃落定时,龚怜鸣换到我旁边,说:"我喜欢吴潘景。"春天未到,我又闻到百合花香。

瑆瑆墨墨(已停更)

军官太太

太太视角


女儿发烧了,我留下照顾女儿。他说过段时间就来接我们过去。

我联系不上他了。

我变卖了家产,维持我们母女的生活。

家产卖的差不多了,我只能靠给邻居洗衣服,带孩子挣点钱。

我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身份。

今天有个陌生人问我是不是军官太太,我知道这个年代,被别人知道自己是军官太太会遭受什么。我抱着邻居家的孩子,说这是我儿子。

那个陌生人走了。

我一直等着他。

两岸互通了。

他回来了,还是那么俊郎。

他再婚了,有了新的太太。

他回他们的家了。

他不会再来了。

我依然住在那里,和我的女儿一起。

我活了一百多岁,我要走了。


军官视角


女儿发烧了,她留...

太太视角


女儿发烧了,我留下照顾女儿。他说过段时间就来接我们过去。

我联系不上他了。

我变卖了家产,维持我们母女的生活。

家产卖的差不多了,我只能靠给邻居洗衣服,带孩子挣点钱。

我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身份。

今天有个陌生人问我是不是军官太太,我知道这个年代,被别人知道自己是军官太太会遭受什么。我抱着邻居家的孩子,说这是我儿子。

那个陌生人走了。

我一直等着他。

两岸互通了。

他回来了,还是那么俊郎。

他再婚了,有了新的太太。

他回他们的家了。

他不会再来了。

我依然住在那里,和我的女儿一起。

我活了一百多岁,我要走了。



军官视角


女儿发烧了,她留了下来。我告诉她,过段时间就来接她。

我回不去了,也联系不上她。

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她。

我派了个人去找她。

那个人回来了,他说她已经有了个儿子。

她再婚了。

我娶了战友的遗孀。

两岸互通了。

我想去看看她。

我看到她了,她老了。

她没有再婚,一直在等我。

我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是我的老师小时候的邻居老太太的故事。

姗哥:看见我请催我去肝文

身份

身份

    那个人第一次见到小土狗的时候,它正在垃圾桶里翻吃的,险些掉进垃圾桶里面,那个人觉得有些好笑,对着小土狗吹了一声口哨,笑嘻嘻的问小土狗愿不愿意和他走,本来没想着小土狗能听懂,谁知小土狗突然汪的叫了一声,这个人觉得这小土狗挺通人性,便把它带回了家


    到了那个人家里的小土狗,畏畏缩缩的哪也不敢去,那人给小土狗洗澡的时候小土狗也是一动都不敢动,那个人笑了笑,对它说:“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我是你的主人,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小土狗摇了摇尾巴,又叫了一声。......


身份

    那个人第一次见到小土狗的时候,它正在垃圾桶里翻吃的,险些掉进垃圾桶里面,那个人觉得有些好笑,对着小土狗吹了一声口哨,笑嘻嘻的问小土狗愿不愿意和他走,本来没想着小土狗能听懂,谁知小土狗突然汪的叫了一声,这个人觉得这小土狗挺通人性,便把它带回了家


    到了那个人家里的小土狗,畏畏缩缩的哪也不敢去,那人给小土狗洗澡的时候小土狗也是一动都不敢动,那个人笑了笑,对它说:“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我是你的主人,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小土狗摇了摇尾巴,又叫了一声。


     那个人,不,现在应该是主人了,那主人对小土狗非常好,他经常把小土狗抱在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还说一直都会喜欢小土狗,小土狗在他心里是最重要的。小土狗听了高兴极了,它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家,然后它就对主人撒娇卖萌讨吃的,吃饱了往那一躺就呼呼大睡起来,睡醒了伸了个懒腰就跑去咬主人的数据线,即使是数据线被咬坏了好几个,主人也只是摸了摸小土狗的头,柔声告诉它下次不可以这样做了。


    这一切的转变是在那只金毛来了的时候


    小土狗去外面疯玩了一天,浑身脏兮兮的跑了回来,等着主人给它洗澡,一进门就看见一只它不认识的金色毛发的大狗占了它的窝。小土狗生气了,冲着金色的狗汪汪大叫起来,无论它怎么叫,大狗也始终不挪地方


    这个时候主人来了,他一把拎起脏兮兮的小土狗,把它扔到了卫生间,并说:“卫生间里有水,你自己泡泡就行了,还有,以后不许对着金毛乱叫了,土狗就是土狗,连名贵犬都不认识。”


    小土狗被锁到了黑漆漆的卫生间,无论怎么挠门,也无济于事,它只好进了装满水的盆子里,在里面游起泳来,小土狗很委屈,在它看来,明明是同类,为什么主人更喜欢它?主人不是说好会一直喜欢我的吗?


   水好冷啊


    小土狗这样想着,差不多洗干净后,小土狗爬了出来,抖了抖水,然后汪汪的叫了几声


    主人这时候把门开了,把小土狗拎了出来,给它擦干了身上的水,对它说:“咱家新来了一只金毛,你可要好好和金毛打好关系,不许欺负金毛!它可是名贵犬,比你要金贵的多!”


    小土狗夹了夹尾巴,小声的呜呜的几声


    即使小土狗再乖,哪怕大金毛的尾巴重重的甩在它的脸上也没有叫唤,即便是这样,主人还是会抱起大金毛,笑着说它又重了,然后牵起绳子,带着它出来门,小土狗也想出去,可惜,门在这个时候无情的关上了


   小土狗很难过,它偷偷的跑了出去,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它突然听见了主人的声音

   

    是焦急的声音


    小土狗还是没忍住向主人跑去,主人不嫌小土狗脏,抱着它自责的快要掉眼泪


   小土狗没想到主人的热情会耗的那么快,明明前一天还在和它玩丢球游戏,今天却皱着眉头,仿佛小土狗又做错了什么一样


    小土狗小心翼翼的把自己最喜欢的小球叼过去,希望主人可以高兴,可下一秒主人却大发雷霆


   小土狗吓坏了,它跑了出去,一不小心就迷路了,它慌张的想要原路返回,可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它拼命叫唤,希望主人可以突然出现在它面前,等它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找到


   它失望的卧在一个亭子下面,蜷着身子睡着了


   在梦里,小土狗看见了主人,主人笑着向它招手,告诉它就在这里等自己,自己一定会回来找它的


   夜晚的天,下着雨,很冷,风刮的呼呼的吹,小土狗没有挪动,它不知道那是不是梦,它已经分不清了,但它不能动,它的主人说要它在这里等的


   它不会食言的,它相信主人


    好冷啊

 

    好想睡觉……


    主人什么时候能来找我呢……


    小土狗睡着了,睡着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它看见了自己一直想见的主人,它得到了它应得的宠爱


   真好…它满足了

亮哥解说
真实事件改编电影,旧社会的陋习,无法想象非洲女性的苦难
真实事件改编电影,旧社会的陋习,无法想象非洲女性的苦难
小羿说电影
变态专挑小姐下手,真实事件改编,韩国犯罪电影《追击者》
变态专挑小姐下手,真实事件改编,韩国犯罪电影《追击者》
鹤衔芝

The Chickens

    One day, Bill found an interesting thing. Some crows were scavenging for food on his ground floor. The second day, he buys a few baits and throws ...

    One day, Bill found an interesting thing. Some crows were scavenging for food on his ground floor. The second day, he buys a few baits and throws it at them.  A few days later, a something more funny happened – many crows were gathered in his downstairs, looking like they were waiting for him, and then Bill posted this thing to the Internet.

    “It’s called the Raven.” Some people said.

    “Well, I apologize.” said Bill.

    However, several days passed, he then received many texts from netizens, and this time, they said, “It’s not the Raven, it’s called the Crow.”

    “So I got a truth,” smiled Bill, “No matter what I do, I can never please everyone, but I can make them get unhappy – From now on, it’s called the ‘Chicken’, and now, I’ll show you how I feed the Chickens.”

꧁岁酱吖の꧂

我爱你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套用


张极和张泽禹是打游戏认识的,他们互加了qq好友,每一天都在一起打游戏。渐渐地两人熟络起来,张极和张泽禹互相分享生活中的烦心事,张泽禹每次一激动就容易哭,张极总是耐心的哄着他,两人的相处方式也逐渐暧昧,就很绝。从中学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他们天天在一起打游戏,由于他们两个没考同一所大学,所以基本没有见过面。


假期有一天张泽禹问张极在哪住,张极就那么告诉他了,也没问张泽禹要干嘛。接着张极过生日了,他原本以为今年还是自己一个人,最伤心的是张泽禹今天突然很忙,发信息说今天陪不了他了😭ber~~~﹝张极你看窗外!﹞﹝?干嘛﹞﹝你看嘛﹞张极挠了挠......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套用




张极和张泽禹是打游戏认识的,他们互加了qq好友,每一天都在一起打游戏。渐渐地两人熟络起来,张极和张泽禹互相分享生活中的烦心事,张泽禹每次一激动就容易哭,张极总是耐心的哄着他,两人的相处方式也逐渐暧昧,就很绝。从中学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他们天天在一起打游戏,由于他们两个没考同一所大学,所以基本没有见过面。


假期有一天张泽禹问张极在哪住,张极就那么告诉他了,也没问张泽禹要干嘛。接着张极过生日了,他原本以为今年还是自己一个人,最伤心的是张泽禹今天突然很忙,发信息说今天陪不了他了😭ber~~~﹝张极你看窗外!﹞﹝?干嘛﹞﹝你看嘛﹞张极挠了挠头,不明所以地走向阳台﹝什么也没有啊﹞﹝......﹞﹝你下来吧﹞张泽禹os:我叫张泽,因为我无“禹”了“生日快乐!”“你怎么了来了”“来给你庆生啊!”......


晚上两人坐在天台上看星星“张泽禹,我要去当兵了。”“当兵?多好啊!”“你会在我离开的时候做什么?”“我会为你去神庙里祈福,等你回来。”“那说好了,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三年后



“咚咚咚”“来了来了,您是?”“您好,我是张极的朋友”“张极?他回来了?!”“张极在执行任务中,不幸中弹...牺牲了”......“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在S南城的园区里。”“谢谢”


今天张泽禹又去了神庙祈福,“小伙子,又来了,又是为你的那位朋友吗。”“是的,爷爷。”“他是什么工作的啊,你天天为他祈福。”“他是一名军人。”“那是危险。”“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为什么,不会是...”“嗯,对了爷爷您有信纸吗?”“有有有,给。”



To极宝: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也是最后一次,你很了不起,你作为军人保卫国家,为国家洒热血,你很棒。其实七年的相处让我爱上了你,可是我怕我告诉你之后,你会觉得我恶心,但现在可以了。我爱你,祝你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的。

                                                                                                                                 爱你的小宝



张泽禹把这封信放在张极的墓前,忍着泪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仿佛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我爱过你,但我曾未拥有过你...”

“如果有来生,我也会选择爱你...”


文匪

我们

阳光毫不吝啬的洒进教室,我坐在窗旁,望着这夕阳,暖风拂过我的脸庞,我盯着外面的操场,幻想着我们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是从现在起以你为终点,不再会喜欢上任何人,默默的陪你,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观察你的一举一动,以后当你结婚了,我匿名而来,看着你走向幸福的样子,留下眼泪,这眼泪不知是伤心的还是开心的,它一点一滴掉在地上,我抬起头,擦掉眼泪,起身离开,留下一个不后悔的背影,再走向大门,心里默默念到——我们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终于变成了你们。或许我会羡慕你的妻子,羡慕她得到了我做梦都得不到的人。夕阳落到了山下,暖风变成了冷风,天色渐渐黑下去,有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的一切都是幻想,我们还......

阳光毫不吝啬的洒进教室,我坐在窗旁,望着这夕阳,暖风拂过我的脸庞,我盯着外面的操场,幻想着我们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是从现在起以你为终点,不再会喜欢上任何人,默默的陪你,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观察你的一举一动,以后当你结婚了,我匿名而来,看着你走向幸福的样子,留下眼泪,这眼泪不知是伤心的还是开心的,它一点一滴掉在地上,我抬起头,擦掉眼泪,起身离开,留下一个不后悔的背影,再走向大门,心里默默念到——我们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终于变成了你们。或许我会羡慕你的妻子,羡慕她得到了我做梦都得不到的人。夕阳落到了山下,暖风变成了冷风,天色渐渐黑下去,有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的一切都是幻想,我们还是我们。

小羿说电影
一把勺子换来自由,高智商越狱电影,真实事件改编《逃出亚卡拉》
一把勺子换来自由,高智商越狱电影,真实事件改编《逃出亚卡拉》
小羿说电影
男人制造39把钥匙,开15道门,成功越狱,真实事件改编
男人制造39把钥匙,开15道门,成功越狱,真实事件改编
等月亮说晚安

心动了怎么办?

       何漫欣这几天有点烦,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让她不确定的事。她到底是对余宥璐有好感,还是她动心了?只是好感的话为什么会过分地去注意他?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何漫欣看他不下十次,平常的同学她一天也不会去看一次,就算有好感她最多多看他一两次而已,又怎么会这么频繁地去注意他呢?而且何漫欣发现她特别喜欢看余宥璐的侧脸,她觉得余宥璐认真听课时的样子很好看,每次何漫欣看着他的侧脸,看着看着就会走神,以至于有时候余宥璐突然转过头去和后桌说话会和他突然对视上。每当这个时候何漫欣就会突然的尴尬,就好像偷窥被别人发现了一样,而且还会莫名其妙...

       何漫欣这几天有点烦,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让她不确定的事。她到底是对余宥璐有好感,还是她动心了?只是好感的话为什么会过分地去注意他?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何漫欣看他不下十次,平常的同学她一天也不会去看一次,就算有好感她最多多看他一两次而已,又怎么会这么频繁地去注意他呢?而且何漫欣发现她特别喜欢看余宥璐的侧脸,她觉得余宥璐认真听课时的样子很好看,每次何漫欣看着他的侧脸,看着看着就会走神,以至于有时候余宥璐突然转过头去和后桌说话会和他突然对视上。每当这个时候何漫欣就会突然的尴尬,就好像偷窥被别人发现了一样,而且还会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属实离谱。她觉得自己做为一个钢铁直女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心动呢?可是这一些异常举动不是心动才会有的吗?

     何漫欣烦躁地退开快手界面,打开QQ,打算从她的好朋友那里讨点建议。“钰槐在嘛?”何漫欣顺手发了一个表情包。温钰槐是何漫欣的好朋友兼闺蜜,她俩已经认识三年了,要说谁最懂何漫欣,那温钰槐绝对是最懂的,当之无愧。温钰槐长得比同龄人慢了一点,所以即使温钰槐比何漫欣大,何漫欣还是比她高。之前温钰槐的妈妈有让温钰槐吃一些能让她长高的药片,不过温钰槐嫌它苦,总是偷偷倒掉。不过何漫欣不在意这些,她觉得女孩子不用那么高,会有男孩子为她弯腰。而且温钰槐特别像商店橱窗里的那一些洋娃娃,一张小小的圆形小脸蛋白白的,眼睛乌黑乌黑的,还泛着点光芒,让人见了就喜爱。“在在在,怎么了?”温钰槐也回了她一个表情包。“就是......呃......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生”何漫欣莫名其妙有点儿不好意思,犹豫着要不要发出去,沉思了片刻,颤颤巍巍地按下发送。对面立刻回了过来。“什么?!?!你确定吗?”“不确定......”温钰槐有些哭笑不得,这么犹豫,不愧是何漫欣。“是谁啊?”还是要问清楚的,要不然自家的白菜待会被哪只猪拱了都不知道。“呃......这个......就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好像。”何漫欣打这段话时是相当地踌躇,删了又删,打了又打,最后才发了出去。“好看吗?”温钰槐有点在意。“还行吧?”温钰槐看着那个“?”沉思了很久,为什么要发问号,难道长得不怎么样?如果长得不怎么又怎么会心动?难道她是认真的?!?!“啊这。”温钰槐得出了这个结论,不知道得怎么办是好。“也有可能是新鲜感啦,或者只是单纯的好感而已!”何漫欣看出了她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得怎么说,只能这样安慰她,也算是安慰自己。

        嗯嗯!我绝对没有心动,绝对没有!等等,我为什么我还在想着余宥璐?!?!?何漫欣有点无语,明明是在发誓呢,怎么哪里都有余宥璐,余宥璐算是在何漫欣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了,何漫欣都想把自己的脑子掏出来看一看,是不是全是余宥璐。怎么办啊啊啊啊,难道真的心动了?

糯米红豆派

初见

*三次元的同学,浅磕一下

*真人真事改编,但感情线基本是假的

*勿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预警,而且非常短,更新时间不定,但绝不可能坑文

*名字用的谐音,我是个起名废

*信我,超甜


    杨盈嘉行于古旧的石板路上,一脚踏入了全新的高中生活。放眼尽是漂亮的砖红色,她推开了班级前门。

    眼前的嘈杂让她闭了闭眼。这个年纪的男生只需要三秒就能迅速打成一片,面前的场景与动物园里追逐打闹、上蹿下跳的猴子们一模一样。

    在满目的狂魔乱舞中,一个安静的少年站在......

*三次元的同学,浅磕一下

*真人真事改编,但感情线基本是假的

*勿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预警,而且非常短,更新时间不定,但绝不可能坑文

*名字用的谐音,我是个起名废

*信我,超甜


    杨盈嘉行于古旧的石板路上,一脚踏入了全新的高中生活。放眼尽是漂亮的砖红色,她推开了班级前门。

    眼前的嘈杂让她闭了闭眼。这个年纪的男生只需要三秒就能迅速打成一片,面前的场景与动物园里追逐打闹、上蹿下跳的猴子们一模一样。

    在满目的狂魔乱舞中,一个安静的少年站在教室后方,极白净的一双手拿着半截粉笔在黑板上涂抹出绚丽的色彩。有人喊了他一声汪梓寒,他便转过头,于是杨盈嘉措不及防对上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双蕴着温柔的笑眼,仿佛无论看着什么都带着温度,哪怕板着脸也是一副温润君子模样。

    杨盈嘉慌忙低下头,耳根悄悄红透了。她匆匆找了张椅子坐下,始终不敢抬头,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汪梓寒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

    “怎么了?”一旁的林伟涵奇怪地问。

    汪梓寒回过神,温和地笑笑:“没什么,刚刚叫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过了多久,教室里的人声愈发沸反盈天。杨盈嘉偷偷回头,看着那个少年站在窗边,和周围的人聊着天。夏日的最后一缕阳光将他笼在其中,恍若散发着微光。

等月亮说晚安

悸动

       “三月六日,这几天我好像对一个男生充满了太多的好感了,似乎又不全是好感,好像夹杂了一些别的什么......”何漫欣在日记里写到。

       何漫欣是晓光中学的初一新生,白皙的皮肤加上脸上的一坨小肉肉,让人看了就想捏一捏,除了脸上的那坨肉以外别的地方都很瘦,属于那种可爱型。平常不认识她的人,如果要以第一印象来描述她,除了看起来严肃就是安静。只有在她身边的人,才会知道她除了搞笑就一无是处了。...


       “三月六日,这几天我好像对一个男生充满了太多的好感了,似乎又不全是好感,好像夹杂了一些别的什么......”何漫欣在日记里写到。

       何漫欣是晓光中学的初一新生,白皙的皮肤加上脸上的一坨小肉肉,让人看了就想捏一捏,除了脸上的那坨肉以外别的地方都很瘦,属于那种可爱型。平常不认识她的人,如果要以第一印象来描述她,除了看起来严肃就是安静。只有在她身边的人,才会知道她除了搞笑就一无是处了。

       不过何漫欣也不是和每一个人都相处得来的,因为这样一个搞笑女居然有社恐。就比如她在日记里写的那一个男生吧,明明何漫欣对她有好感,想去和他交朋友,但是她就是没有去交朋友。一来呢,何漫欣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要怎么说,毕竟她从来没有主动找男生交朋友。二来呢,何漫欣的座位离他的座位太远了,太刻意去和他交朋友会被人误会,他也可能会误会。三呢,何漫欣的成绩太“好”了,而那个男生的成绩是班里正数前十数得到的,何漫欣怕那个男生不愿意和她交朋友。四呢,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何漫欣社恐,根本不敢和他说话,开口都难。

       其实何漫欣已经和那个男生做了一个学期的同学了,至于为什么第二学期开始才注意到那个男生,并且对那个男生产生莫名其妙的好感还想和他交朋友。何漫欣也觉得很迷,经过几天的思考和怀疑之后,她得出来一个答案,第一个学期如此迷茫的她,根本没有仔细注意过她的同学们,整天都浑水摸鱼的,能注意到吗。而最近又注意到那个男生,大抵是那个男生坐在何漫欣前面的前面的左边,抬头一看就能看到他,再加上那个男生经常回头和后面的男生讲话,所以何漫欣有时候就会和他对视到,时间久了也就开始注意起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的名字她至少还是知道的,真是没有白费他俩做了一个学期的同学——余宥璐。

       余宥璐长得还可以,头发接近于平头,不算白也不算黑,身高却有点令何漫欣担忧(何漫欣和他差不多高)。何漫欣第一次认识他是在第一次学期的第一次月考,当时余宥璐数学考了满分,是全班唯一一个。何漫欣觉得这个人绝对是牛人,这么懂数学。不负何漫欣的评价,接下来的几次月考余宥璐的成绩都达到了何漫欣无法达到的境界。何漫欣好几次都怀疑起了人生,明明自己的座位号是在他的前面(座位号是按开学考的成绩排的),为什么每一次班级倒数都有何漫欣的大名呢。

       其实以何漫欣的这个成绩还是不配和余宥璐比的,但是何漫欣从注意他开始,就像着了魔一样固执地和他比成绩,每一次都没比过去,可是何漫欣从来没死心,更多的好像是不甘。没有注意余宥璐之前,何漫欣是迷茫的,她都觉得自己的初一生活就这样了,以后随便混到一个普通班去好了。可是注意到余宥璐之后,何漫欣突然想和余宥璐考同一个班了,她知道余宥璐的目标是什么,自然是尖子班。虽然何漫欣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她就是想试一试。如果说,何漫欣是在黑暗里的人,那么余宥璐注定是照亮她生命的那一束光。只是,余宥璐在光明里,何漫欣在黑暗里,她无法融入光明,余宥璐也不会为了她走向黑暗。

  

愿天堂没有铜镜

玉米地下的野蛮(1)

根据俺警察老爸的真实经历改编🫠🫠🫠欢迎指正

———————————————————————

丈夫到警局报案,他深信贼喊捉贼的效果。


“我要报案!我媳妇没了三天了……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给你们跪下了,你们一定要找到啊……咳咳…..”这人哭的声情并茂,好像哭出了许仙等了三千年都没等到白娘子的气势。


“同志,你也别急,你能提供你妻子的生活证明和近期照片吗?”今天是姚糠上班的第一周,再过几小时,他就可以迎来和女朋友的甜蜜周末。


“…有,有的,警察同志,你看看,这个行不?”丈夫用他抖得像帕金森似的手虚弱的递给了警察同志。


姚糠拿着照片,这是一张妇女锄地...

根据俺警察老爸的真实经历改编🫠🫠🫠欢迎指正

———————————————————————

丈夫到警局报案,他深信贼喊捉贼的效果。



“我要报案!我媳妇没了三天了……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给你们跪下了,你们一定要找到啊……咳咳…..”这人哭的声情并茂,好像哭出了许仙等了三千年都没等到白娘子的气势。



“同志,你也别急,你能提供你妻子的生活证明和近期照片吗?”今天是姚糠上班的第一周,再过几小时,他就可以迎来和女朋友的甜蜜周末。



“…有,有的,警察同志,你看看,这个行不?”丈夫用他抖得像帕金森似的手虚弱的递给了警察同志。



姚糠拿着照片,这是一张妇女锄地的照片,一张干干净净的笑靥,微微佝偻的脊背,被太阳烤的起皮的嘴唇无一不透露着这是一位热爱黄土的农耕女性。



“嗯,这张照片可以。同志你先喝口水,咱们到接警室慢慢说。”



千禧年的县城条件真的很差,东城派出所作为水西镇最“气派”的建筑,也不过就是在墙上刷了深一脚浅一脚的白漆。所里的装修根本不能细细考究:一共五间房子。中间的稍大房子进门是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右墙贴着从干事员到所长的照片,他们的容貌也随着职务顺序渐渐老去。往左走,是一间报案人招待室。地板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就那么摆着一张桌子,上面趴着一只已经生锈了的茶壶和几把破破烂烂的木头椅子。



姚糠一点也不知道,将要折磨他这个几年的案件就这样悄然而至。


“警察同志,我媳妇儿,哎,都怪我,我前几天跟她吵了一架,她哭哭啼啼说要回娘家,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打电话问咱妈,她说她根本就…..没回来过!”仿佛这些话是吸血的蝙蝠,一下子抽干了他的精气,丈夫无力的瘫在一张摇摇晃晃的木椅子上。



丈夫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抓住姚糠,“我这么多年一直忙着在外面打工……就想着挣多点钱,回乡把…..把老家的破房子给换了,带媳妇儿过上好日子……哎,现在人找不到了,我挣这钱…..还有什么用啊。”



从含糊不清的话里,姚糠大概了解了丈夫从小父母双亡,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在他十六岁那年,奶奶就得了肝癌走了。而他口中的媳妇儿就是隔壁村一户普普通通家的女儿。



“好的,情况我大概也了解了,你先回去,我们找到消息立刻联系你。”姚糠皱皱眉,这周的约会计划泡汤了。



姚糠的父亲是干了快四十年的老刑警,前几个月刚退休,姚闻宽在姚糠小时候就经常带他到这里写作业,时间长了,耳濡目染的小糠决定他长大一定也要来这里,像父亲那样胸有成竹的审问嫌疑人。



“警察同志,那就拜托你们了啊。”丈夫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他觉得他的演技很好。



“周所,这里刚接到报案,报案人是失踪人的丈夫,声称其妻子已经失踪三天。”求助所长总是对的,姚糠小时候和局里的人就都熟悉了,周华所长那时候是个市里调来的高材生,小年青和这个长着一头小黄毛的孩子更是玩得来,姚糠经常没大没小的“华子、华子!”得叫着。



“我知道了,这样,我再派几个联防队的人和你一起,你们赶到报案人家里和周围走访一下情况。三天才报案,小糠,我感觉这案子凶多吉少。你们也要看住这个丈夫,现在不能排除这个丈夫自编自演的可能。”



周华低沉的嗓音给姚糠打了一针强心剂,如今周华是个快奔五的人,一直勤勤恳恳的在这个职位上,省里几次想调他上去,他都谢绝,说这里的人、事、景,他都放不下。



不一会儿,姚糠他们就坐在了开往报案人家里的车上。



四月的乡村很美,很靓,小河塘不急不快的和他们一同行进着,河堤上的豆角已经快鼓起了肚子,路边随着微风掀起阵阵油菜花香肆意地攻入姚糠鼻子里,他看了看手里的诺基亚,已经五点半了。修长的手指摁了一串数字,“喂,那个….嗯……我今天有个失踪案,可能晚上不能回妈妈家吃饭了,今晚就辛苦你陪陪咱妈吧。”



“没事儿,案子要紧,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嗯…还有..还有那个我织给你的毛衣合身吗?”



张瑾是第一次织毛衣,但是为了心爱的人,她愿意尝试,她一针一针笨笨得和妈妈学着。她坚信一针和一线最能体现妻子对丈夫的爱。



“嗯,很合身,很…舒服。”



姚糠低头摸了摸身上卡其色的毛衣,勾了勾嘴角,心里暗暗笑话这个傻姑娘。但是姚糠心里很暖,即使针脚粗糙,这个春天都是温暖的。



一行人下车后,挨家挨户的询问走访,这工作很废时间也很需要耐心。



天很快就黑了。



直到晚上十点他们还是无功而返。



姚糠决定明天再去看看失踪人的娘家是什么情况。










本来只是打算简单记录一下的,没想到收不住,一下子写了这么多🥲🥲🥲,貌似才开个头。但我觉得这些案子值得我一笔一笔认真写下来。(或许作为俺爸妈结婚二十周年礼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