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真实告白宋亚轩

13513浏览    3532参与
抱紧重庆小狼崽

轩我|荼靡20

OOC/疯批/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20.


夜浅在宋亚轩房里的浴室洗澡。说也好笑,自己房里就有卫浴但她不用,偏要跑到宋亚轩房里,说浴室里有宋亚轩的味道,她闻着安心。


宋亚轩现在闲闲无事,想起小七把她带回来的时候还有个包,打算帮她整理整理,她也许连东西该放哪都不晓得。


包里的东西都很正常,一些日常的化妆品、充电器、钱包⋯直到他看见一张照片。


宋亚轩拿着相片僵在原地。


她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怀疑的种子埋下心头,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宋......


OOC/疯批/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20.



夜浅在宋亚轩房里的浴室洗澡。说也好笑,自己房里就有卫浴但她不用,偏要跑到宋亚轩房里,说浴室里有宋亚轩的味道,她闻着安心。



宋亚轩现在闲闲无事,想起小七把她带回来的时候还有个包,打算帮她整理整理,她也许连东西该放哪都不晓得。



包里的东西都很正常,一些日常的化妆品、充电器、钱包⋯直到他看见一张照片。



宋亚轩拿着相片僵在原地。



她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怀疑的种子埋下心头,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宋亚轩把照片放在一旁,接起电话。



“大伯”



“亚轩啊⋯颜老爷子心脏病发去世的事情你知道了吧”宋易明的声音听起来很悲伤。



“我知道”宋亚轩想到这件事就觉得沉闷,虽然他跟严老爷子接触不多,可终究是尊敬的长辈。



“我现在在国外实在走不开。到时候你去参加葬礼,也带着我的份儿一起去”



“好的。大伯⋯我记得您说过,伯母在嫁给您之前有过一个孩子对吧?”



宋易明听见这话愣了一下,随后道“是啊,那么多年了我也没找着那孩子,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问一下,我⋯”



“阿宋!我洗好啦!”



宋亚轩看夜浅穿着睡袍奔到他怀里,对着宋易明说“伯父,我之后再跟您联系”说完就快速摁断电话。



宋亚轩看向怀里的人儿,无奈笑道“我还没洗澡你怎么就抱我了”



“想抱抱了”夜浅在宋亚轩怀里蹭了蹭,瞥见一旁柜子上的照片。她拿起这张照片,细细的看着里头穿着学士服的女人,开朗道“这是我妈妈吧?她真好看,看来我的好基因都有遗传到了”



宋亚轩看向夜浅的表情突然变得复杂,他一直都觉得夜浅跟伯母只是长相相似,可现在这个情况不得不让他多想。



万一夜浅真的是伯母的亲女儿呢?



他很快恢复笑容“浅浅,明天我们去医院做检查,看看身体是不是健康”



“我很健康啊,是个头好壮壮的宝宝”夜浅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做检查,自己健康的很只是脑袋忘了东西,其他都超常发挥。



“去一趟医院嘛,我才放心”



“嗯⋯那好吧。阿宋你快去洗澡”



夜浅推着宋亚轩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去洗澡。



回到房间后拿起刚刚这张照片,倒在床上看着,喃喃说道“虽然我什么都忘记了,但我们那么像,我知道你就是我妈妈,妈妈真漂亮”



宋亚轩把房门锁上,拨通小七的电话。



“宋少爷”



“你说夜浅是两岁才到组织的对吧?”



“是”



“她两岁以前在哪?”



“我不晓得。但我听说,当时是一个女人送她来的,把她放在门口后就离开了。是训练官听到外头有小孩的哭声才把她带进来”



“知道了,谢谢”



挂掉电话后满怀心事的去洗了澡,哄完夜浅睡觉才悄悄离开房间、离开御苑,驱车前往宋家老宅。



此时已经子时外头人车少,宋亚轩开的跑车引擎声又大,实在扰民。但他已经无心想那么多,他只想赶紧回到老宅,找到那块玉和那叠信。



他必须确认。





“少爷?”



管家听到楼下有声响便下楼查看,看见好久不见的宋亚轩正在玄关换鞋。



“您去休息吧,我回来找个东西而已”宋亚轩露出笑容回应。虽然这是管家,但他年事已高又对宋家尽心尽力,所以他对管家也都是用尊称。 



“那您有事情就尽管吩咐我”



宋亚轩点点头,确认管家回房后进到宋易明的书房。书房有一处柜子,装的都是颜若楠生前的重要物品。



他翻到一个雕花精致的木盒子。打开来看,是一块碎一半的玉。上面还有早已干涸的星点血迹,宋亚轩将木盒子盖好放到一旁桌子上,又从里头拿出一叠信快速翻看。看完后心里大概有个底,将东西一一摆回,只带走那块有血迹的玉。



回到御苑后没着急上楼,从车子的置物箱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他平时不抽烟的,除非焦虑和太多烦心事才会偶尔来一根。



坐在驾驶座抽着烟,想着刚才看到的信件内容,虽然只有少少几封,但内容丰富,也蕴含着满满的思念。



如果以夜浅两岁进组织推算,三岁一封、四岁、五岁⋯一直到十岁,总共八封信。每封信落款的日期都一样,宋亚轩猜测那天是夜浅的出生日。



为什么是猜测呢?



因为信中的主人公没有名字,都是以“宝贝”称呼。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猜测,不晓得“宝贝”是男是女,也不晓得信中的主人公是不是夜浅。



宋亚轩的目光看向木盒子,一切都等明天的亲子鉴定才能确认了。



把烟蒂解决了之后上楼,换好睡衣回到夜浅房间,钻进被窝里轻轻搂着她。夜浅感受到一股凉意,微微睁开眼又嗅了嗅,开口道“阿宋,你会抽烟?”



“偶尔一次,讨厌这个味道的话我再去洗洗澡”



“不讨厌,睡觉吧”夜浅缩进宋亚轩怀里,闻着淡淡的烟草味再次沉沉睡去。






“我不要打针,我怕疼”夜浅看着细细的针管要往她手扎去,害怕的往后缩,却被宋亚轩摁在座位上。



“这不是打针,这是抽血。而且我已经请护士用最细最细的针了,不怕好不好?”宋亚轩耐心到哄着她。这次给她抽血是要做健康检查没错,但最主要的是那份亲子鉴定。



“那我听话的话有奖励吗?”夜浅眨眨大眼睛,像个孩子像大人讨要糖果一样。



“带你去买奶茶好不好?”



“好”夜浅秒被收买,乖乖伸出手给护士。宋亚轩站在身后抱住她,给她一些勇气和力量。



一点也不痛。



夜浅看着被抽出来的一管管血,内心有些向往,缓缓开口说道“这颜色真漂亮⋯”



宋亚轩听见这话,反射动作将她的眼睛捂住,他害怕她看见血会想起一些记忆碎片。



他私心不想让她记起。



“阿宋,我不怕了”夜浅要将他的手扒开,但宋亚轩死死捂住不愿放手。



“按压十分钟再松开”护士说完这句话就拿着血液样本离开。



“在这等我一下,我去跟医师说说话”



得到夜浅会乖乖待在这里的回覆后,奖励性的吻一下她额头,随后往一间办公室走去。



“贺儿帮个忙。这块玉上有血迹,把这跟夜浅的血液样本做亲子鉴定,我相信你有办法”宋亚轩把手帕摊开,里面就是那块碎成两半的玉。



“没问题,最慢傍晚出来,连同她的身体检查报告一起发给你”贺峻霖推一下金框眼镜,把包裹着玉的手帕在一旁放好,打算等宋亚轩离开就动身去实验室。



“谢谢”宋亚轩由衷地说道。



“不用谢,下次请我吃饭就好”贺峻霖笑着,又聪抽屉抓了一把奶糖放在宋亚轩手上,让他赶紧出去别让夜浅找不到人。



“走啦兄弟”宋亚轩拍拍贺峻霖的肩膀,就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



宋亚轩的脚步停下,疑惑的看着贺峻霖。



“坐着”



宋亚轩乖乖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贺峻霖站起身,拢了白色长袍在宋亚轩面前站定,伸出双手在他的脸上一顿揉。



“好⋯好了没⋯贺儿⋯”宋亚轩被揉的都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微微皱着眉看贺峻霖,这人真是的,每次看见我都要揉脸。



“好了,轩轩真可爱”过了许久,贺峻霖才心满意足的松手。



“别叫我轩轩⋯”宋亚轩黑着脸,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室。






“阿宋,你去好久”夜浅有点委屈,她还差点以为宋亚轩要扔下自己跑走了。



“还去了趟厕所,久等了”



“我们去商场好不好?有看到喜欢的就买”宋亚轩把夜浅的头发顺整齐,短发已经有些长了,碰到肩膀开始乱翘。



夜浅知道宋亚轩在帮自己整理头发,自己也对于乱翘的头发觉得很烦很烦,每次用水压下去又翘出来。



“我可以烫头发吗?”



“当然可以”宋亚轩牵起夜浅的手,离开医院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宋亚轩带着她到一间高档又评价非常好的沙龙店。



“我要烫头发!”夜浅一坐在位置上就对着设计师姐姐说。



“好啊,要烫什么样的?”设计师姐姐对于夜浅这可爱的模样也是喜欢,不管她多大年龄就把她当小孩一样。



“发尾不要乱翘⋯嗯⋯往里面弯?”夜浅对着镜子摆弄发尾,想像着整齐地往内弯是什么样子。



“阿宋阿宋,往内弯可以吗?”夜浅两只手抓着发尾,努力把头发弄成自己想像的样子。



“你喜欢就好”宋亚轩站在一旁温柔的笑着。



“那你喜欢吗?”夜浅不从镜子里看他了,直接转过身子正视着宋亚轩。



“喜欢,你变怎么样我都喜欢。而且烫内弯好看,这样看起来很乖”宋亚轩受不了了,她怎么可以那么乖那么可爱。



上前一步把夜浅摁在椅子上亲,松开的时候水润的嘴唇已变得有些红肿,夜浅红着眼睛看宋亚轩。



“坏蛋走开”夜浅红着脸低下头,用头发遮住自己已经发红的耳尖。



“嗯,坏蛋在旁边乖乖等宝宝烫头发好不好?”



宋亚轩笑着在旁边的座位坐下,喊来识相而早已走远的设计师,让她帮忙夜浅弄头发。



两个小时过去,宋亚轩的手机跳出信息。



点开文件,虽然心里已有假设,但看到上面的字还是没控制住颤抖的手。



他点开与宋易明的聊天记录,发两条信息。



“伯父,我找到那孩子了”



“就是我之前选上的保镖”





(问题来了,为什么颜若楠要把夜浅送去组织呢?)






看见一只爱吃鱼的小熊.

他好像不知道他自己有多么的钓诶!!!

救命…命都没啦


拿图点赞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删

他好像不知道他自己有多么的钓诶!!!

救命…命都没啦




拿图点赞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删

你相鑫光马

轩轩宝贝超有氛围感的女友视角壁纸

“这么可爱的轩轩你都不要嘛”

“他难道不是你的男盆友嘛”

轩轩宝贝超有氛围感的女友视角壁纸

“这么可爱的轩轩你都不要嘛”

“他难道不是你的男盆友嘛”

今天也有想小亚
世界上有三种躺,平躺,侧躺,还...

世界上有三种躺,平躺,侧躺,还有我的小亚风流倜傥!

世界上有三种躺,平躺,侧躺,还有我的小亚风流倜傥!

抱紧重庆小狼崽

亲爱的哥哥07


OOC/骨科/师生🔞


(这篇师生,不能接受的赶紧退)


“老师知道以后怎么教你了,先回去吧,快打钟了”


[图片]




OOC/骨科/师生🔞


(这篇师生,不能接受的赶紧退)



“老师知道以后怎么教你了,先回去吧,快打钟了”




兮忆陌屿

亚轩的头上真长小鸡了呢。😄😄

亚轩的头上真长小鸡了呢。😄😄

抱紧重庆小狼崽

轩我|荼靡19

OOC/疯批/血腥/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9.


宋亚轩细心的帮夜浅挑鱼刺、剥虾壳,一旁的张真源实在看不下去,便说道“她又不是没手,你一直给她弄干嘛?”


夜浅有些生气地看着张真源,但也没说话,就是默默吃着宋亚轩放在盘子里的食物。


“没事儿宝宝,不理他。他没谈过恋爱自然有那种想法”宋亚轩说的云淡风轻,却字字诛张真源的心。小七觉得好笑,但长久以来的严肃让他只是勾起唇角,在快要笑出声的时候赶紧塞一口菜。


“您好⋯这是最后一道菜⋯”包间门被推开,一个服务员进来送菜。


小七听见这熟悉的...


OOC/疯批/血腥/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9.



宋亚轩细心的帮夜浅挑鱼刺、剥虾壳,一旁的张真源实在看不下去,便说道“她又不是没手,你一直给她弄干嘛?”



夜浅有些生气地看着张真源,但也没说话,就是默默吃着宋亚轩放在盘子里的食物。



“没事儿宝宝,不理他。他没谈过恋爱自然有那种想法”宋亚轩说的云淡风轻,却字字诛张真源的心。小七觉得好笑,但长久以来的严肃让他只是勾起唇角,在快要笑出声的时候赶紧塞一口菜。



“您好⋯这是最后一道菜⋯”包间门被推开,一个服务员进来送菜。



小七听见这熟悉的声音猛抬起头,果然没错,是他。



“咦?小七?!”服务员看到小七很是惊喜,又看了看餐桌上的人“夜浅⋯?你⋯”



小七看见来人直接把他拉出包间,怕他在夜浅面前说错话。



“怎么啦?为什么要出来?”丁程鑫一脸无辜的看着小七。都好久不见了,为什么不让他叙叙旧,虽然也没什么旧好叙,但在外面世界遇到认识的人就让他开心。



“阿程,你现在在这工作吗?”






小七最后一次见到丁程鑫是一次任务。



因为夜浅在宋家,小七在基地没什么事可以做,就帮帮其他杀手出任务。也就是往颜家要出任务时,丁程鑫知道上一个杀手用枪失误不小心自杀,死了之后就脱离组织。



丁程鑫跟小七是熟悉的,只是在组织里不敢有太多交集。在去别墅的路上突然对小七说了句“小七,你说我能不能到外面的世界去啊?外面看起来好亮”



小七心下一软,他是最希望身边人能够过平凡日子的。他听得出丁程鑫话里的意思,他想离开组织。



小七把车子停在一处郊外放丁程鑫下去,跟他说以后就好好生活别再联系,自己会给他伪造死亡证明。丁程鑫没想到小七会这么做,却也郑重道谢,转身就往树林去。






“嗯,我在这工作啊,平凡人的生活真好”丁程鑫笑得开心,明明自己一身武艺却不愿再用,甘愿当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他知道很多人因自己丧命,就为了以前那荒唐的信仰。



小七也高兴丁程鑫拥有现在的生活,但他还是把夜浅的情况说了一遍,希望之后在夜浅面前别提到不该说的事情。



“挺好的,把以前不好的都忘掉”丁程鑫想起过去眼神变得迷离,却又在沉沦之时赶紧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太危险了。



小七得到丁程鑫的同意后,把丁程鑫的身分用信息简单跟宋亚轩说过。包间内的宋亚轩瞥到亮起的屏幕,看完后让小七把丁程鑫带进来一起吃饭,随后把信息删除。



多一个认识夜浅的人在身边对他不是坏事。



丁程鑫跟店长请了假,换回自己的私服进到包间。郑重地跟夜浅介绍自己,说自己是她小时候的朋友。这么说也没毛病,的确是一起在训练塲厮杀长大的。



夜浅看着对面这个唇红齿白头发微卷的帅哥,尤其是那双眼,像狐狸一样勾人,美极了。看到自己流口水也不自知。



宋亚轩脸色不是很好,自己女朋友看帅哥看到流口水,还得拿纸帮她擦。一旁的张真源倒是笑的欢快,有一种扳回一城的感觉。小七则尽量降低存在感,不管怎么说,人是他带进来的。



“我以前怎么叫你啊?”夜浅天真的开口,对于怎么称呼丁程鑫拿捏不定。



“这⋯叫我阿程吧”丁程鑫笑的明媚。本想说丁程鑫三字,可都说自己是她小时候的朋友了,喊全名又太生硬。



“喊丁程鑫就好”宋亚轩的语气不是很好。



丁程鑫挑眉看向宋亚轩,又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七见状这样下去不行,只好帮忙解围“阿程,你现在住哪儿啊?”



“我阿,我跟我房东住在一起。他人可好了,长得高又帅,还会做早饭跟碗饭给我,房租还便宜”丁程鑫喝了口汤,想起他那个房东,很是满意。



小七一听有些担心,丁程鑫就是身手好而已没什么心计,万一被人骗⋯



“你房东叫什么名字啊?我给你查查”小七放心不下,要自己确定过才安心。



“他叫做马嘉祺”



这下不只小七愣住,连宋亚轩也惊讶地抬起头。



马嘉祺。马氏集团独子,目前一人控制着整个公司,跟宋氏在科技市场上是竞争关系。



可刚才丁程鑫说什么?那是房东?而日理万机的大总裁还会做早饭晚饭给他?看来一身武艺的精英杀手不过如此,头脑简单的要命。



宋亚轩嗤笑,还不小心笑出声。



小七知道宋亚轩在笑什么,在心里暗暗吐槽“夜浅还不是被你拿捏,这两个半斤八两”



看来从组织出来的宝宝,某方面来看还是太单纯了。




“阿程为什么你眼睛那么大啊?怎么眼睛都一直亮亮的?你要不要跟我们住啊?住外面还要花钱”



丁程鑫一开始觉得失忆的夜浅蛮可爱,一改以前清冷疏离的气质,但现在就一个字,烦。



关键还不能凶她,一凶她就哭,一哭宋亚轩就得哄,还会牵连到自己。现在一顿饭结束,张真源还得去魅色镇场子、小七得先回基地,不然外出时间太久。



把丁程鑫送回家的重责大任落在宋亚轩身上。



本该坐在副驾的女朋友也因丁程鑫坐去后座,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但宋亚轩倒也乐的,让丁程鑫被吵一吵,或许他就不会想跟他来往了。



都已经到马嘉祺别墅了夜浅还没聊完,而马嘉祺早就站在门口等。



丁程鑫下车后,马嘉祺就用一件外套把他裹着,让他别着凉。夜浅看了自己身上没有宋亚轩披着的外套,在心里暗暗较劲,直接抱住宋亚轩。



丁程鑫看出夜浅还想跟他聊天,想着机会难得,便提出邀请“要不我们去旁边花园聊?”



夜浅用眼神询问宋亚轩,后者轻轻点头,由着她去。



“小宋总这是栽了”马嘉祺轻笑,看着丁程鑫离去的方向不愿转移目光。



“马总这不也是”宋亚轩看向身旁的男人。他穿着舒适的家居服,褪去平时在商业上的果断与凌厉,反倒有一丝温和。再加上他现在满眼都是丁程鑫,好似他们二人已一起生活好几年。



“嗯”



“看来我们都栽在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了”





抬头找江砚

他总是不说辛苦,不说忙碌,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了我们粉丝看,日子久了,我们好像都有快忘记了,他还只是个少年。


他总是不说辛苦,不说忙碌,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了我们粉丝看,日子久了,我们好像都有快忘记了,他还只是个少年。


R

遭受不住的眼镜记  之  宋亚轩


真的好乖


直接妈住😍


2022.05.12   23:42

遭受不住的眼镜记  之  宋亚轩


真的好乖


直接妈住😍


2022.05.12   23:42

💙 戀魚紀軒💙

一个在机场长大的小孩,只希望你起落平安(图源见水印)

一个在机场长大的小孩,只希望你起落平安(图源见水印)

温酒卿

“鱼会带着海螺渡过暗海,在这之前,海螺护着尚未度过暗海的鱼”


“鱼会带着海螺渡过暗海,在这之前,海螺护着尚未度过暗海的鱼”


葡萄烟

亚亚不同的芽芽

小辫子可可爱爱🥰🥰


图源微博@八四日雨文,侵删致歉

亚亚不同的芽芽

小辫子可可爱爱🥰🥰


图源微博@八四日雨文,侵删致歉

抱紧重庆小狼崽

轩我|荼靡18

OOC/疯批/血腥/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8.


一直到快要到上课时间,张真源嫌烦才把他们从办公室赶走,还不忘提醒宋亚轩把衬衫扣子扣起。


夜浅看着宋亚轩露出来一点点的胸膛,占有欲又跑出来了。自己都没看过里面,更不能让其他女生看到,所以往上扣了一颗,还好不影响她留下的吻痕。


俩人从办公室走往教学大楼,期间又有很多人看向他们,这次不只女生,还有男生。但夜浅觉得男生也会把阿宋抢走,所以整路都紧紧挽着他的胳膊,警惕的看向其他人。


“浅浅,我想把你藏起来了”


“这些男生看的不是我,......


OOC/疯批/血腥/狗血



疯批女杀手X干净善良少爷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8.



一直到快要到上课时间,张真源嫌烦才把他们从办公室赶走,还不忘提醒宋亚轩把衬衫扣子扣起。



夜浅看着宋亚轩露出来一点点的胸膛,占有欲又跑出来了。自己都没看过里面,更不能让其他女生看到,所以往上扣了一颗,还好不影响她留下的吻痕。



俩人从办公室走往教学大楼,期间又有很多人看向他们,这次不只女生,还有男生。但夜浅觉得男生也会把阿宋抢走,所以整路都紧紧挽着他的胳膊,警惕的看向其他人。



“浅浅,我想把你藏起来了”



“这些男生看的不是我,是你”宋亚轩看着夜浅的眼神是满满的爱意。



“为什么看我?”夜浅不明所以,明明妆是好看的,露出来的胳膊和腿上也没有丑丑的疤,为什么要看我?



“你自己多漂亮心里没点数吗?”



宋亚轩是真无语。感觉她完全变成小傻子,不过也很快就接受了,因为自己得把这傻子给照顾好,要不然别人给根棒棒糖就跟坏人给跑了。



被宋亚轩夸漂亮的夜浅像是打鸡血似的,就挽着宋亚轩站在原地不走了。



“又怎么啦?”经过大半天,宋亚轩已经习惯夜浅一些突如其来又奇奇怪怪的行为。



夜浅掂起脚尖,在宋亚轩的嘴上啵一下,露出大白牙笑着看他“你夸我了,那我就奖励你。走啰,去上课!”



说完又拉着宋亚轩的手,照着指示牌往教学大楼跑。殊不知刚才俩人亲嘴的那幕被人拍了下来,马上被发到学校论坛。一时之间,本在猜测俩人暧昧的流言直接坐实,大家都在说宋亚轩出个国回来就直接跟夜浅在一起了,真是速度。



今天的夜浅在上课期间一改以前的漫不经心,还积极回答问题。第一堂课对她印象不好又刁钻的教授,在此刻看见认真积极且回答专业的夜浅,在课堂上笑得合不拢嘴。



“夜浅同学答的真好。不过教授提醒一句,你跟宋同学还是注意点,这是在学校”教授一脸慈爱的看着他们,却又小小指责。



“是的教授”



夜浅回答完问题乖乖坐下,可她没想明白教授要他们注意什么。微微侧过头问宋亚轩刚才教授的意思。



宋亚轩抬手指自己锁骨上的吻痕,又指她的锁骨。



“所以我们的宣示主权有用!”夜浅悄悄凑到宋亚轩耳边压低声音的说,说完又赶紧缩回自己座位上。



宋亚轩在一旁看着活泼的夜浅,眼底是止不住的笑意。这样的夜浅挺好,又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如果她在一般正常的环境成长,就是这样的对吧。



下课后就看见张真源在教室门口等着,而张真源跟宋亚轩同框可以说是让各位女同学疯狂。可是宋亚轩被一堆女生盯着看的场景又让夜浅不乐意了,拽着他们两个离开教学楼,到一楼的广场才停下。



张真源觉得好笑却不敢笑出来,因为他怕被打。突然瞥见旁边两个正要进教学楼的女孩。她们就是上一次在夜浅背后阴阳怪气的人,正常的夜浅是解决过这事儿了,但张真源突然好奇失忆的夜浅会怎么做。



“夜浅,看见那两个女生了吗?她们以前欺负过你”



“她们之前还想抢你的阿宋”



夜浅顺着张真源的目光看去,是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生,长相还算可以。但夜浅没有任何特别的动作,就是低下头好像心情很不好。



宋亚轩对于夜浅“受欺负”的事情浑然不知,把她搂在怀里安慰着。



“阿宋⋯张哥说她们以前欺负过我,她们可以欺负到我就代表她们很厉害,我怕”夜浅靠在宋亚轩的胸膛,紧紧抱住他的腰。



“乖哦,阿宋在这儿,不需要怕”



而这两个大冤种正好走近,扛不住宋亚轩跟张真源的帅气多看了一眼,可就这么一眼,被宋亚轩瞪了回去。被帅气温和的宋学长瞪是何等委屈,但她们也不敢言,猜测是被夜浅告状了。



“你不打她们或用大声公吗?”张真源的嘴角一抽,完全没看到自己期待的场景。



“不打,女孩子不能凶凶的。阿宋,我说的对吗?”夜浅从他怀里出来,眨着大眼睛等着宋亚轩的认同。



“浅浅说得对。女孩子就是被用来保护的,以后我保护你”宋亚轩抬手戳了戳夜浅的脸颊,笑的一脸甜蜜。



张真源在旁边觉得自己亮的发光,很想丢下这俩人自己去吃饭。奈何宋亚轩还约一个人一起,说是夜浅的朋友,要让他也认识认识,之后有个照应。



仨人到餐厅的时候,小七已经在包间里面等了。



“宋少爷”小七只喊宋亚轩一人,因为他知道喊“夜姐”已经不合适,但又不好意思喊名字。



四人落座,夜浅好奇的看着这个清秀英俊的男人。听宋亚轩说这是自己的朋友,那为什么他不跟自己打招呼?



在张真源跟小七互相认识过后,夜浅忍不住开口问“你年纪比我大还比我小啊?为什么你认识我但不跟我打招呼?”



“我大你四岁”小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第二个问题,所幸只回答第一个。



“那小七哥哥,你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夜浅死咬着这个问题不放。其实就是单纯好奇,第一直觉告诉她,这人好像在跟自己保持距离。



第一次被叫哥哥的小七哪里受得住,平时都是自己尊称她“夜姐”,哪里有她喊自己哥哥的道理。



宋亚轩看着快石化的小七忍不住笑出来,跟夜浅说几句话后带着小七出包间。宋亚轩在包间外头告诉小七,夜浅现在是社牛人士、夜浅现在很黏人还有些小女人、失忆后的夜浅是小傻子⋯



小七听完直接怀疑人生,这还是他雷厉风行的夜姐吗?怎么失忆而已却像是换个人格一样。宋亚轩拍拍他的肩膀让他赶紧接受事实,他们还得回去包间跟小傻子斗智斗勇。



而此时的小傻子正在感叹张真源怎么那么有钱,



“张哥,你怎么开的宾利啊?大学老师赚那么多吗?你有副业吗?你跟阿宋谁更有钱啊?”



张真源被吵的头疼,就在他沉默的第五分钟包间门终于被打开。夜浅在看到宋亚轩的那一刻又黏上去,才得以还给张真源一个清静。




有关先生的彩蛋





lllk

原来这就是芽芽所想象的爱么微男猪脚


母不嫌子母不嫌子母不嫌子……

原来这就是芽芽所想象的爱么微男猪脚


母不嫌子母不嫌子母不嫌子……

……

寂寞小耶(连哈气都是一样的)

寂寞小耶(连哈气都是一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