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想

157浏览    13参与
晓之于理

煽情

没有真想的煽情,就是赤裸裸的欺骗。

没有真想的煽情,就是赤裸裸的欺骗。

大呲花工作室

🌷真想抽他:大妈学车因为嘴欠直接给撵下去了!!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80&idx=5&sn=c4a6bf467e905de843f32b8519fd4dfd#rd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80&idx=5&sn=c4a6bf467e905de843f32b8519fd4dfd#rd
大呲花工作室

🌷真想抽他:作为观众我都想踹你一脚!!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44&idx=5&sn=68446c5fd91fee66170b4754a17803a3#rd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44&idx=5&sn=68446c5fd91fee66170b4754a17803a3#rd
大呲花工作室

🌷真想抽他:媳妇没了竟然这样报复!!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36&idx=5&sn=73d5a2962fd1ede27397049cb0e79ff8#rd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536&idx=5&sn=73d5a2962fd1ede27397049cb0e79ff8#rd
柳边河

【原创小小说】那一年,真想走失我自己

那一年,真想走失我自己(1934字)

朱克乾


那年我小学毕业,因为历史原因,被拒之于校门外。看着同伴欢欢喜喜进学校,我真想用双手抠掉我的眼珠。

才十一岁的乡村懵懂小孩,个子没锄把高,扛起了家庭劳动挣工分吃饭的大旗。父亲以修补做副业,每天交三元的副业费,在生产队里记一个劳动日的工分。一个正常出工的男劳力,出满一个工记两个劳动日的工分,双抢季节他们一人可以拿到六七十分,高的八九十分,相当于八九个劳动日。父亲交一年的副业所得劳动日还没有别人一个农忙季节抢的工分多。

那年月全凭工分吃饭,年终分红和分粮食以工分论英雄,工分多分红多,抢的粮食也多。我有祖母、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全家...

那一年,真想走失我自己(1934字)

朱克乾

 

那年我小学毕业,因为历史原因,被拒之于校门外。看着同伴欢欢喜喜进学校,我真想用双手抠掉我的眼珠。

才十一岁的乡村懵懂小孩,个子没锄把高,扛起了家庭劳动挣工分吃饭的大旗。父亲以修补做副业,每天交三元的副业费,在生产队里记一个劳动日的工分。一个正常出工的男劳力,出满一个工记两个劳动日的工分,双抢季节他们一人可以拿到六七十分,高的八九十分,相当于八九个劳动日。父亲交一年的副业所得劳动日还没有别人一个农忙季节抢的工分多。

那年月全凭工分吃饭,年终分红和分粮食以工分论英雄,工分多分红多,抢的粮食也多。我有祖母、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全家七口,母亲一人出工挣的那点工分难与有主要劳力和家庭劳力多的家庭抗衡,生产队分粮食和经济作物的时候我家的少得可怜。母亲说,平儿,这是命。弟弟妹妹还小,你是老大……母亲含着泪,强忍心头的痛,没经过生产队开会允许,带着我扛起和我身材很不相称的锄头,加入了挣工分的劳动大军。当我参加了几天的劳动后,生产队一些好心的人才提议给我定级,出一次工两分,出完整天记十分,从此,我成了生产队最年轻、工分等级最低的社员。

每天清早听到队长出工的呼唤声就扛起锄头到邻近的地里出工,吃过早饭带着下午的粮食到地头远的山坡上出工,傍晚才回来。山上有的地方没水源,大家渴了要喝水,就吆喝一声,主要劳力,去提水。母亲早上要煮饭,还要料理家务,常有缺工的现象,我几乎每天都顶着出工,成了家庭里出工的顶梁柱,所以,大家就给我一个“主要劳力”的光荣称号。提水的路程远,从坡脚提一壶水上坡,坡陡山路崎岖,有的路根本不叫路,要想把一壶七八斤重的水尽量不要溢出来送到出工的地方,本力加巧力,需要付出巨大的精神代价,烈日下,流出的汗比我喝的水还多。一壶水提上去,还没够出工的一人喝上一口就见底了,那种嘲笑加命令似的声音又贯入我的耳膜,主要劳力,又去!心里很不乐意,免不了要嘟哝几句,却招来不幸的指责和辱骂,还说要扣工分来威胁。母亲又忍着心头的痛鼓励我,平儿,跑一趟,反正都是活路,气力是个怪,今天去了明天还在。几趟跑下来,比出工还累,晚上躺在床上,全身散了架。

一家六七个人只是张着嘴吃,却出不了一分力,父亲看着我们不大不小的,正是吃长饭的时候,心烦,老是抱怨。抱怨多了,我顶父亲一句,谁叫你生我们!啪!父亲重重的一个巴掌赏在我脸上,似火在燃烧,鼻血染红了地板。那一刻,我好狠父亲。

父亲挑着修补工具天天赶场,又爱喝酒,喝了酒爱发脾气,把所有的怨都往母亲身上撒,母亲就是他的出气筒。一次他半夜回来,外面下着雨,母亲太疲劳,睡熟了没有听到父亲叫门的声音,进屋来不问青红皂白,抓着母亲的头发一阵雨点似的拳头,母亲还没反应过来,血先溅了一脸。看到母亲可怜地受到父亲的虐待和欺凌,心中愤愤不平,越发产生了对父亲的仇恨。

父亲是看着他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每年年终结算的时候都要补一大摞给生产队,一家人粮食又分得少,吃麦麸、红籽粑、干苕片都不能一季赶一季,心里难受。母亲和我为了多挣工分,还得饿着肚皮坚持出工。为了能多挣得工分,母亲向生产队队长求情,饲养一头耕牛。饲养一头耕牛一年可多挣百多个劳动日。妹妹和弟弟还小,喂牛的事落在了我的肩上。每天赶牛上山,然后再去出工,下午收工后没歇上一口气又要到山上赶牛,我这个主要劳力更加名副其实了。

那次收工回来晚了,夕阳收藏起它的余晖,青山替夕阳关好了房门,在朦胧的夜色中,我一半爬一半摸着崎岖的山路,一边“嗯儿嗯儿”地呼唤,尽管我家喂养的那头耕牛一身雪白的毛,也难寻找到一点踪影。牛儿,你到底在哪里?焦急和不安在我心中翻涌。松树林里阴森森的,松涛的呼啸声令我发憷,哪是天,那是地,哪是路,哪是我自己,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夜门,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经历过这样的情景,我哭天无路,下地无门。牛儿啦,那是生产队的财产,我家那一根烟杆都挂不住的房子全卖了也买不来一头耕牛啊!

平儿,平儿……空旷的夜空,回荡着母亲呼唤的声音,沙哑,凄厉,疼痛。丢失了耕牛,我对不起母亲,宁愿伤母亲的心,也不愿找回我自己,我也想在这夜中走失。尽管母亲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唤,我躲在刺笼里,一声不哼。半夜了,整个山坡此起彼伏的呼唤声,震破了天,有亮光和脚步经过我躲藏的刺笼,我屏住呼吸,消失在夜中。此刻,我多么想有一只凶猛的野兽把我叼去,当着它一顿丰盛的美餐。

第二天黎明的曙光照样来了,山顶上,一团像白云一样的东西在缓慢地移动,我惊喜地望着那一团白,那白我太熟悉了,是我的白牛,是我的白牛!我不顾饥饿和疲惫,鼓足勇气使出浑身力气几步爬上去,紧紧抱住白牛的脖颈,眼泪顺着白毛雨点一样往下淌。

一夜与家人的隔离,如隔数年。我想祖母,我想母亲,想我的妹妹和弟弟。我找回了希望,找回了自己。从此,在大山中我再也没有走失。

今见

少年游

少年的视界将光拈开

用最轻的明亮开始为疲惫的喘息涂色

梦想从黑夜翻山越岭而来

闯进星辰守护的云端的梦中


那一个涂满黄昏的下午没有多凝重

我骑着单车满头大汗地追逐着逆向的风

如今我坐在古老地板只能望见零星天空的房间

却依旧清晰记得年少的那个黄昏

阳光古朴的温度

那里铺陈着自己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笑的,喊的,奔跑的,流泪的


少年的背影背着夕阳越走越远

有一天忽然发现被自己刻得满目疮痍的课桌再也不会出现在梦里

与年少的通联跟着眼泪散逸在教室的阳台

从高楼望去

远方是即将到达的未来

可是当初自己的头也不回义无反顾

如今却让自己不尽失落

走得太快

把年少的自己...

少年的视界将光拈开

用最轻的明亮开始为疲惫的喘息涂色

梦想从黑夜翻山越岭而来

闯进星辰守护的云端的梦中


那一个涂满黄昏的下午没有多凝重

我骑着单车满头大汗地追逐着逆向的风

如今我坐在古老地板只能望见零星天空的房间

却依旧清晰记得年少的那个黄昏

阳光古朴的温度

那里铺陈着自己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笑的,喊的,奔跑的,流泪的


少年的背影背着夕阳越走越远

有一天忽然发现被自己刻得满目疮痍的课桌再也不会出现在梦里

与年少的通联跟着眼泪散逸在教室的阳台

从高楼望去

远方是即将到达的未来

可是当初自己的头也不回义无反顾

如今却让自己不尽失落

走得太快

把年少的自己留在了那个美好的再也无法寻回的黄昏

那里有自己最珍贵的一切

每当想起自己有过的青葱

都会忍不住流下泪水

追忆越过年龄的藩篱再矫情都觉得理所当然

那些年,真好

想真71
老婆好爱哭鼻子😀

老婆好爱哭鼻子😀

老婆好爱哭鼻子😀

MEMORY OF FANTASY

风铃

昨晚熄灯后,包子给我讲了一个她小时候的故事,关于一串风铃。那时的小包子特别想要一串漂亮的风铃,可妈妈说什么也不点头。在她苦苦央求甚至是满地打滚的坚持下,妈妈终于同意给她买串风铃,松口说“那你去挑一串吧”。可最后,妈妈妥协的语气却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想要那串风铃了。

对面床的包子好像又哭了,沉默得有些吓人。这样的包子让我心里有点不是个滋味儿。我好像有些懂她了,她倦于同父母坚持,倦于每每风铃出现的时候她都不得不坚持,她在拿刚得到的这份工作类比与幼年时的风铃。同她不是一类人,我只是不希望通过这样的坚持得到我喜欢的东西,不管最后是谁妥协,不管最后那串风铃属不属于我,都会毁了我当时喜欢风铃的心...

昨晚熄灯后,包子给我讲了一个她小时候的故事,关于一串风铃。那时的小包子特别想要一串漂亮的风铃,可妈妈说什么也不点头。在她苦苦央求甚至是满地打滚的坚持下,妈妈终于同意给她买串风铃,松口说“那你去挑一串吧”。可最后,妈妈妥协的语气却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想要那串风铃了。

对面床的包子好像又哭了,沉默得有些吓人。这样的包子让我心里有点不是个滋味儿。我好像有些懂她了,她倦于同父母坚持,倦于每每风铃出现的时候她都不得不坚持,她在拿刚得到的这份工作类比与幼年时的风铃。同她不是一类人,我只是不希望通过这样的坚持得到我喜欢的东西,不管最后是谁妥协,不管最后那串风铃属不属于我,都会毁了我当时喜欢风铃的心境。

于是,我也不敢说我是真懂她了,只好在一旁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自己的风铃。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我用自行车驮回家一个一米长的大沙袋,神不知鬼不觉的;那大沙袋是我自个儿骑了好几条街从体育器材店买的,买回家的路上正好碰上个男同学,他一路帮我撑着自行车。还是在初中的时候,老妈回东北姥姥家住了一阵子,再回到家时,开门的我把她吓坏了,我理了个刺猬头,从洗头到头发干就十分钟的事儿。还有啊,某一天我突然背着把吉他回家了……

这些曾经得到的风铃都挺可笑的。说着说着我亦有些不痛快,不知何时起,自己变成了那个先斩后奏自己拿主意的小孩,自然而然到仿佛天生做不到央求别人,哪怕是母亲也不行。以至于现在的我成了这个样——

“诶,妈,你猜我在哪儿呢,我在长白山小天池呢!”

“诶,妈,我在圆明园福海呢!自己从五道口走过来的。”

“诶,妈,我已经答复我们所长了,我不干了!我这月底就走。”

情景对话是这样的——

跟老妈俩人在电话里你来我往切磋许久,终于老妈以退为进,很无奈地说,“你说你自己都有主意了,还跟你老妈商量啥?你已经长大了,你老妈啥也不懂、干操心。”

“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想看看你同不同意,但是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得这么办。”

老妈一本正经地说,“妈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我跟你爸都希望你留在青岛,尤其是你爸,特别希望你能在山东。你说你好不容易……”

我不由打断她:“诶,妈,其实我已经答复我们所长了,我不干了!我这月底就走。”

“你这个小孩儿!!!”

……

风铃说白了就是一种执念一种欲望,可其实我这人一点儿也不懂坚持,尤其害怕亲近的人给我泼冷水,因为哪怕我再喜欢、哪怕对方只是一点点置疑,我肯定就那么放弃了;另一方面,我特别讨厌为了“风铃”跟他人起争执。所以渐渐地,我越来越没办法跟别人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只是在对方有可能能理解我或者完全不在乎对方看法的情况下,我才能说一点点、一小部分。这意味着越是纠结的事儿,我越是找不到人去说、去求助,越是得忍着,越是得孤军奋战;越是想得到的东西,如果此时的我得不到,就只能先把它放在心里,等待时光流逝,等待自己变强大些。

在包子因为跟父母发生新一轮争执、处境困难却不被父母理解而伤心难过的时候,我却想到我好像很久没给老爸老妈同我争执的机会了,总是在木已成舟,甚至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时候,才告诉他们。


难怪人们都说,活得岁数越大,就看得越开,欲望越淡。你说,那些消失了的欲望和渴求,要么是被他人浇灭的,要么就是被自个儿磨没的吧。

一纸油墨

WaterInk这样的作画方式很神奇很创意,但是要传达的道理很深刻很严肃!

水,无色无味无害,但污染的水每年在全世界杀死了百万以上的人,

杀人同样于无形无声,我们只需要一点墨来揭示这些可怕的真相!

WaterInk这样的作画方式很神奇很创意,但是要传达的道理很深刻很严肃!

水,无色无味无害,但污染的水每年在全世界杀死了百万以上的人,

杀人同样于无形无声,我们只需要一点墨来揭示这些可怕的真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