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理

20.5万浏览    2815参与
重异异异异
熊熊lof滤镜好强啊

熊熊
lof滤镜好强啊

熊熊
lof滤镜好强啊

Jungbub2013.China

정법강의 9427강

진화론vs창조론

정법강의 9427강

진화론vs창조론

瓶装青鱼🐟
画了真理,她好好看呀。

画了真理,她好好看呀。

画了真理,她好好看呀。

奶茶加点闫

终于成为少数人了

谢谢鹰角

终于成为少数人了

谢谢鹰角

邶沨

我对你的誓言(凛冬×真理)

 新年快乐,提前发了

 ooc,慎入

主凛真,掺黑钢组

字数4000+


     “真理,其实这点小伤不打紧的”

       这句话一出口,凛冬便立马后悔了,只见真理用绷带在凛冬受伤的胳膊上一扯,然后拿手中的书使劲拍了一下棕熊的脑袋,大踏步地离开了

       “等等,真理,我不是那个意思,”凛冬站起身想要抓住真理的手腕,却因为膝盖伤口处的一阵酥麻,不得不蹲下身,...

 新年快乐,提前发了

 ooc,慎入

主凛真,掺黑钢组

字数4000+



     “真理,其实这点小伤不打紧的”

       这句话一出口,凛冬便立马后悔了,只见真理用绷带在凛冬受伤的胳膊上一扯,然后拿手中的书使劲拍了一下棕熊的脑袋,大踏步地离开了

       “等等,真理,我不是那个意思,”凛冬站起身想要抓住真理的手腕,却因为膝盖伤口处的一阵酥麻,不得不蹲下身,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真理离去的背影,凛冬有些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看样子你遇到麻烦了,”博士走路过来,拍拍凛冬的肩膀

       “闭嘴!还不是你的错!”凛冬抡起斧头作出要砍死博士的架势,大吼,“肯定又是你跟真理告状说我欺负你了!”

       “啊,这次我可真没有,”博士连忙摆摆手,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不是你是谁!丢人!给我滚!”

        其实,说实在的,凛冬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理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在刚才,她风风光光地下战场回来的时候,真理一如既往地第一个跑过来慰问,轻轻掸去她肩上的灰尘,然后微笑着说:“欢迎回来,冬将军”

       凛冬昂起头,握紧了手中沾血的斧头,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骄傲,她很享受被人簇拥的感觉,可在真理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被夸奖的三岁小孩的表现

       “你受伤了?”真理看着凛冬沾满鲜血的外套,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凛冬察觉到了低气压,心里一阵发虚,半提问的口吻说道:“算是受伤了?”

       凛冬不明白真理为什么会生气,之前战斗受伤都没见她发过那么大的脾气,虽然真理就算生气表面也依旧很冷静,但她抖动的半圆形双耳出卖了她内心的焦躁不安

       她甚至还用书砸我,凛冬有些委屈,尽管纤瘦的真理再用力打她,她都不会疼,但终究会觉得有些难过

        “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嘛!”凛冬自暴自弃似地疯狂抓乱自己的头发,嘴里冒出一连串脏话

       对于真理来说,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发脾气,毕竟凛冬并不知道她出战的时间里,基地发生了什么,真理觉得自己肯定是受雷蛇的话的影响

       “雷蛇前辈,您未来打算怎么办呢?”杰西卡询问道,额前被汗水打湿的刘海贴在细嫩的皮肤上,说明她才刚刚结束黑钢的训练

       “开一家安保公司吧,”雷蛇扶着盾牌回答道

       “诶,为什么是开安保公司?”芙兰卡一脸震惊,但拼命摇晃的尾巴让雷蛇立刻明白某个狡猾狐狸又要捉弄自己了 

        “我想干什么都与你无关,”雷蛇本能地举起盾牌,挡在自己和芙兰卡之间

        “哇,优等生,你这是要和我分家啊,你太狠心了吧,”芙兰卡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趴在盾牌上,用无名指挑起矮小瓦伊凡的下巴,“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

       雷蛇一巴掌拍掉芙兰卡的手,略带嫌弃地看着她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偏着头想了一会,眉头紧锁,眼底闪过一道光,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但是这道光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埋葬在悲伤的泥潭

       “忘了总比记得好,”雷蛇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别嘛,你好不容易答应我一次,”芙兰卡推开盾牌一把抱住瓦伊凡,却被突如其来的蓝色电流电得浑身的毛都炸开

       “芙兰卡,我说了多少回了,不要随便碰我,小心被电!”

       答应……说起答应,凛冬也和自己约定过一件事,真理抱紧了怀里的书,在切尔诺伯格逃亡的一幕幕重现眼前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城市里,真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满地的鲜血,破碎的结晶,几乎每一个冰冷的夜晚都会有此起彼伏的哀嚎声,而她,像是被上帝抛弃的弃儿一般,淹没在废墟里

       那一天,天很蓝,凛冬提着一把破损的战斧穿行在一堆瓦砾间,她的脸上,手上,全是鲜红的液体,灰色瞳眸里满是迷茫

       她不知道怎么办,她不知道如何从这个悲哀的城市中逃出去,或许她根本就逃不出去,死亡的阴霾笼罩着她,她在一团迷雾间徘徊

       可是有一束光穿透了迷雾,照亮了她的世界,在一堆废墟间,她找到了比海还要美的蓝色

       凛冬不得不承认,她从未见过那样怜人的蓝色,蹲在残垣旁的纤瘦女孩用她惊讶的眸子望着她,似是不敢相信还有幸存者

       女孩挣扎着站起来,像是看见了曙光一样奔向凛冬,她扑进凛冬的怀里,嚎啕大哭,哭尽了几日里面对黑暗与死亡的恐惧、委屈、不安,凛冬在那一瞬间立马变得慌乱起来,她抬起双手想要抱紧怀里的女孩,可是当她看见自己手上的血时,手又放了下去

       无论如何凛冬都无法弄脏这个像太阳一样的女孩,那是她迷茫之后的光明

       到现在看来,那是真理唯一一次向凛冬展示了自己的脆弱,将自己心里的所有都向她敞开,把自己完全放心地交给她,融进她的世界里

       凛冬有些手足无措地轻轻拍拍真理的肩,声音颤抖地说道:“别哭了”

       真理这才抬起头,仔细端详面前的人,认出这是学校传闻已久的冬将军,她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对于传闻中暴力野蛮的冬将军有些害怕,她甚至有些后悔大脑一热便冲过来抱住她哭泣,说不定这位学生混混和那些不知名的奇怪虫子一样危险

       似是察觉到了真理的警惕,凛冬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洁净的手帕,递了过去,同时又别过头,避免对上她的视线

       真理有些迟疑地接过手帕,顿时对眼前这位年龄相仿的女学生充满了好奇。她看起来很紧张,很慌乱,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了,是有点害羞吗?好可爱的反应

       “别哭了,我、我不会安慰人,”凛冬揪紧自己的衣角,把头垂得很低

       “不,没事,是我冒失了,”真理用手帕擦了擦挂满泪痕的脸颊,闻到了手帕上淡淡的柠檬香味

       “只有你一个人吗?我的意思是,这片区域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吗?”

       “嗯……”

       “那你也是很幸运了,那么大的陨石砸下来都没有被波及到,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我不清楚,你会带我走吗?带我离开这里”

       “我不敢保证我能带你逃出去”

       说出这句话,凛冬嘴角挂着微笑,很轻蔑的微笑,像是在讽刺自己的无能,真理摇了摇头,握住了凛冬的手,凛冬一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真理紧紧抓住,不肯松开

       那双泛着水汽的淡蓝色眸子,深深穿透了凛冬的心,水一样的柔情让她的心海荡漾,凛冬的大脑像是被轰击了一下,嗡嗡作响

       “但我能保证绝不会抛下你,”凛冬大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坚决

       凛冬的话总是让人无比心安,尽管有些空说大话的意味,但真理喜欢看她一脸自信地相信未来的模样

       之后的逃亡日子里,凛冬收纳了更多的幸存者,并以此建立了乌萨斯学生自治团,身为众人领导的她,在这座毫无希望的城市里居然是如此耀眼

       但真理却给她添了麻烦,在一次突围中,凛冬为了保护真理,受了重伤,当时物资短缺,自治团损伤惨重,凛冬在鬼门关前徘徊,真理面对如此现状,感觉天塌了般的绝望,泪水不住地落下来,砸在心头

       “别哭了,真理,我答应过你,绝不会抛下你所以我是不会那么快就死的,”凛冬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嘴角泛着殷殷血丝,“可以让我靠在你腿上吗?哈,那样比较舒服”

       “行,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你千万不要抛下我”

       那次,真理跪坐在地上,扶着沉重的凛冬倚在自己的大腿上,整整十八个小时,她就维持着这样的动作,一动不动,膝盖都跪出血了都没吭一声

       她太害怕了,害怕一个不慎便会失去凛冬,所以在那之后,她让凛冬答应她不许再受伤

       但是凛冬并没有履行诺言,总是因为在战斗中带头冲锋陷阵,而受各种各样的伤,尽管凛冬每次都会毫不在意地说没事,但真理明白,凛冬总是对自己的伤势有所隐瞒,她可是个连骨折了都不会叫疼的笨蛋

       但是就这样发脾气是不是不太好,凛冬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小气?

       真理叹了口气,有些伤脑筋地扶了扶镜片

       这时,凛冬正面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一把搂住真理,用在战场上大吼的声调十分恭敬地说了句“对不起!”

       真理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书差点从手中滑落

      “真理,虽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哪儿了,但是,请你接受我的道歉,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看着凛冬真挚的表情,真理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摸了摸凛冬的耳朵,凛冬瞬间一个激灵,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染上一层红晕。大名鼎鼎的冬将军露出这幅样子,恐怕只有真理能看见了

       但好在,自己不用担心这个笨蛋会抛下自己了

       “啊,那句丢人没白挨呢,”博士喝了口咖啡,笑道

       “Docter,我怀疑你的思想有些危险,”雷蛇向旁边走了几步,与博士保持距离

       “没有的事,咦,雷蛇,你在看什么?”

       “一张计划表”

       “什么计划表,”芙兰卡凑了过来,悄悄从背后抽走了雷蛇手中的文件

       “等等,芙兰卡,你别看,”雷蛇想要夺回文件,可是太晚了,芙兰卡已经大致看完了第一页

       “哇,优等生,没想到你还记得咱俩的约定呢,周游世界的计划,不老实告诉我和我商量一下是不是不太好,”芙兰卡抱住雷蛇,挑逗似地戳了戳雷蛇的脸颊,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兴奋地上下摇动

       “你……”雷蛇压低了声音,不知自己是悲是喜,而且还莫名觉得有点羞耻

       “不过还是谢谢你啦,不过你不是说我的幻想太浪费时间了吗?”

       “那就请你好好活下去,配得上浪费时间的计划,”雷蛇有些恼怒地抢过文件,轻咳几声离开了

       芙兰卡看着雷蛇离去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触碰到了几粒原石结晶,身体猛地一颤,露出了少见的伤感表情

       雷蛇攥紧手中的文件,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芙兰卡,我只是不想到时候,我抱着一张照片去周游世界





“战争会结束吗?”

“会”

“会有人牺牲吗?”

“会”

“我们会活下去吗?”

“会”

“我们会死吗?”

“……会”

“你会离开我吗?”

“永远不会,我保证”


最远的距离,是你与坟墓的距离

        


许鲸_Estelle

有人有真理宝贝的出货图吗?忘截屏了

第一次抽到真理一不小心按了跳过(因为以为会抽到陈因为陈我有)想要出货图QwQ以及真理对新人博士友好不?
[图片]

第一次抽到真理一不小心按了跳过(因为以为会抽到陈因为陈我有)想要出货图QwQ以及真理对新人博士友好不?

罹离泛舟起

过去的事情【凛真】

在天灾降临之前,真理其实是没有见过凛冬的。

乌萨斯人虽然好战,但也会有真理这样沉迷于学术的【另类】存在。在一众肌肉结实的大型野兽里,带着单边眼镜的真理简直像只无害的小猫咪。这样的真理和经常带头打架的凛冬几乎毫无交集

——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灾难的话。

记不清跑了已经有多久,真理艰难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戴着面具的奇怪却也可怕的几个人像在戏弄她一样,不紧不慢的追着。

虽然紧紧抱在胸前的书可以帮助她反击,但那需要时间。真理根本来不及面对这么多的敌人,以至于现在落入这种险境。天色越来越暗,仿佛有硝烟的气味传进鼻腔,动物的本能提醒着她即将发生怎样的可怕灾难。可身后那些人仿佛不在意那些一样,像疯狂的...

在天灾降临之前,真理其实是没有见过凛冬的。

乌萨斯人虽然好战,但也会有真理这样沉迷于学术的【另类】存在。在一众肌肉结实的大型野兽里,带着单边眼镜的真理简直像只无害的小猫咪。这样的真理和经常带头打架的凛冬几乎毫无交集

——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灾难的话。

记不清跑了已经有多久,真理艰难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戴着面具的奇怪却也可怕的几个人像在戏弄她一样,不紧不慢的追着。

虽然紧紧抱在胸前的书可以帮助她反击,但那需要时间。真理根本来不及面对这么多的敌人,以至于现在落入这种险境。天色越来越暗,仿佛有硝烟的气味传进鼻腔,动物的本能提醒着她即将发生怎样的可怕灾难。可身后那些人仿佛不在意那些一样,像疯狂的鬣狗一样追咬着她。

体力不支、视线模糊……反应过来的时候,真理已经摔倒在地上,紧抱在胸前的书和帽子一起飞了出去,眼镜也掉落下去,被链条扯住免于摔成碎片。

真理大口喘着气,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但身后接近的脚步声告诉她已经来不及了——尽管她已经抓住了那本书——她回过头,只来得及看到高高举起的一把沾满暗红色血污的长刀。

要被杀了……!

极度惊惧的时候人是做不出反应的,真理大脑一片空白的等待死亡,以至于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把长刀被一柄突然飞过来的斧头挡住了。

“……欸?”

对面的面具怪人们一阵骚动,飞来的斧头插在地面,稳稳挡在真理身前。一个人哼着歌背对着真理落在斧头旁边,一只手便轻松的把它拎了起来。

“喂,”那人侧了下头,真理视线不自觉落在她挑染成红色的几缕头发上,“站起来。”

虽然没有回头,但那人伸了一只手过来,真理愣愣的抓住她的手站起来后那只手也没有松开,反而抓紧了她带着她奔跑起来。

真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她一边哼着乌萨斯的国歌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斧子,嘴角带着有点痞气的笑,游刃有余的一边攻击一边将她护在身后。国歌的旋律不成调的被她哼唱出来,而她并不在意这一点,“力量和荣耀!”

那几个对于真理来说有些棘手的家伙尽数倒在地上,挑染有红发的少女回过头来,把一顶眼熟的帽子摁到真理头上,“你丢的东西。”

过大的手劲让真理微微低了下头,一向冷静的人突然就手足无措了起来,抿着嘴慌张的整理不知何时被捡回来的帽子。

“谢、谢谢……”

被道谢的人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随手甩了甩斧子上的血迹。真理默默闭上嘴,有些懊恼自己突然紧张起来的态度。

“不要发呆,”那人突然凑上来拍了拍她的脑袋,“跟紧我。”


真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凛冬捡了回去。救她的那个人正是凛冬,同学校却张扬得多的“冬将军”。被“捡”回来的不止真理,还有一只叫古米的小熊和三个雄性。真理并不喜欢那三个雄性,他们胆子甚至比古米还小,遇到敌人只知道缩在后面。但那是凛冬带回来的人,真理不能说什么,只能尽力阻挡尽可能多的敌人。

所以被推出去挡刀的时候,真理甚至没感到意外——那三个人就是那样自私的家伙。可是她没想到,凛冬会因此受伤。

“……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凛冬甚至笑了笑,血从她的腹部涌出来,那是她为了救真理留下的。在她身后是敌人的尸体,以及那三个同样死在她手中的雄性,“我死不了的。”

“我们乌萨斯人,就是死,也要战死到最后一刻。”

真理和慌忙扑上来的古米架住了凛冬软倒的身体,古米哭的直打嗝,真理咬紧牙,一遍遍在心里重复要冷静。

“冬将军会死吗呜呜呜……”

“不会。”

真理面无表情的回答古米,重复到,“她不会。”

也许因为她是乌萨斯人中的异类,凛冬血液里流淌着乌萨斯人的荣耀,战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可是真理不这么想。

她只想活下去。

和凛冬一起。





————————————

很多年以后,凛冬也仍然记得自己在罗德岛医疗室醒来时的场景。

似乎在床边等了很久,少女的眼中满是困倦,但在看到她醒过来时像被点亮一样,溢出一点晶亮的温暖的笑意。

“凛冬,”她第一次这样叫她,眼泪也跟着笑一起流出来,“和我一起活下去好不好。”

“……好。”

她听见自己这么回答。




end







第一次写凛真嘎!剧情记不太清了但还是试着写了一下,嘿嘿嘿嘿嘿嘿!


古米:我不配拥有姓名




瓶装青鱼🐟
“拥你入睡。” 好喜欢她们啊。

“拥你入睡。”

好喜欢她们啊。

“拥你入睡。”

好喜欢她们啊。

叶爪爪爪爪

[凛真]BETRAY

是冬将军被背叛后发生的事

革命是曲折的,为每一个献身革命的英雄而喝彩



        他们走了。


        他们全都走了。


        雪地上排开一条长长的脚印小道,指向安全的庇护所。


        不需要他们,也行。


        棕色的乌萨斯气喘吁吁,胡乱地抹掉脸上的血迹。力量呢?荣耀呢?全在这场战斗中被打碎了吧。...



是冬将军被背叛后发生的事

革命是曲折的,为每一个献身革命的英雄而喝彩




        他们走了。


        他们全都走了。


        雪地上排开一条长长的脚印小道,指向安全的庇护所。


        不需要他们,也行。


        棕色的乌萨斯气喘吁吁,胡乱地抹掉脸上的血迹。力量呢?荣耀呢?全在这场战斗中被打碎了吧。


      


        乌萨斯是一个带有浓厚军国主义色彩的封建帝国。不合理的上层建筑和欺压百姓的官僚早已使好斗的乌萨斯人无法忍受,前一段时间的农奴制改革更是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暴动。


        暴动的消息传到了切尔伯格高中。对于乌萨斯皇帝的暴政凛冬早有耳闻,她也在街上看见过警察强行抓走平民,被带走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样的人,不配拥有统治一个王国的权力!


        于是她率领乌萨斯学生自治团,正式发动了革命。


        说是革命,其实只有一些热血青年学生参与,而凛冬负责领导所有人。他们的所谓“革命”是和警察作斗争,一开始自治团的学生赢了,然后警察就开了枪。


        


        这是第一场战斗。冬天的切城郊区覆满白雪,光秃秃的落叶乔木树梢被战斗的呼啸占据,鲜血在雪上绽放。


        学生自治团的成员都或多或少地受了伤,冷兵器抵不过源石枪械。凛冬把斧头支在地上,环视疲惫的同胞,却发现了他们眼里的敌意。


        “你会把我们领上死路的!”


        “代价太沉重了!”


        “我们还只是学生,革命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为没有光明的事业赴死是没有价值的!”


        凛冬震惊地看着昔日一起欢笑的挚友,不敢相信他们背叛了自己。


        脚步声淡去了。凛冬撑起的肢体轰然倒下,左腿钻心一样地疼,估计是一颗子弹。但她不想在那群叛徒面前丢脸,现在也没必要伪装了。


        夜晚降临,地表温度急剧下降。虽然穿着棉袄,凛冬仍觉得寒冷入骨,疲惫加上被背叛,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


        洁白的雪地,假如政府的走狗来搜查,一眼就能看到这只棕色的乌萨斯吧。凛冬不怕死,她只后悔没能维护力量和荣耀。


        她闭上眼,等候死亡。


        突然,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了她的肩膀。透过浓烈的血腥味,凛冬还是可以识别出一抹熟悉的气味,它让她放松下来。


        “真理。”


        “冬将军。”


        蓝色的小个子乌萨斯蹲下来,靠着凛冬的肩膀,在她身上嗅闻着。


        凛冬推开了她。


        “你没和他们一起走吗?”


        “我回来了,”真理眨巴着蓝眼睛,“我不能抛下冬将军。”


        “他们可没有这样想!”


        凛冬重重地把斧头插进雪里,怒火使她的耳朵竖了起来:“他们背叛了我们,他们自私自利!”


        “伤得很重。”真理的语气有一丝心疼,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应急医疗用品,帮凛冬处理伤口。


        凛冬专注地凝视着蓝色乌萨斯的每一个动作。


        


        她和真理是在自治团的一场大会上认识的,当时,这个小女生的哲学理论让大家眼前一亮。


        “看上那个小女生了?”


        “闭嘴,丢人!”


        凛冬感觉耳朵刷地红了。或许真的有点丢人了。




        “可能有点疼,冬将军要坚持一下。”


        真理毛茸茸的耳朵抵在她腰上,医用镊子在受伤的脚上摸索,一股熟悉而好闻的气味顿时盈满凛冬鼻腔。她咬住了牙。


        没之前那么疼了。


        “唔。”


        “好了。”真理迅速而温柔地涂上一层碘酒,同时把一团黑色扔进雪里。


        凛冬看了看蓝色乌萨斯稚嫩的脸,意外地发现了几道深深的刮痕:“你受伤了。”


        “没关系的,”真理摸了摸自己的脸,“冬将军的伤比这些严重的得多。”她继续处理凛冬的伤口,同时也抚慰了凛冬心上的疼痛。


        只有真理才能做到这样吧。




        冷。


        两只年轻的乌萨斯依偎在一起,彼此取暖。


        “所以以后呢,我猜丘八已经把我的通缉令贴满大街小巷了。”


        凛冬迷茫地仰视天空。没有群星闪烁的乌萨斯天空显得十分虚假,在此刻又意外地契合这位落难领导人的心事。


        一只小手搭上了凛冬的肩。


        “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真理的声音说,很近,很轻,“发展的路途是曲折的,但它也是上升的。我们要有信仰。”


        是呀,怎么能忘了马哲的指导呢?


        明天会是更好的一天。


        黎明要来了。黑暗的天空透出一丝明亮的曙光,点亮了大地,也点燃了她们心里的希望。




        

养猫的派
靠谱的凛冬 头发是按自己理解...

靠谱的凛冬

头发是按自己理解 存在错误

靠谱的凛冬

头发是按自己理解 存在错误

eeeeee狗
这里有一个喝醉的乌萨斯人。

这里有一个喝醉的乌萨斯人。

这里有一个喝醉的乌萨斯人。

黑羽青

乌萨斯的初遇。

(个人理解,有ooc注意)

乌萨斯的初遇。

(个人理解,有ooc注意)

Jungbub2013.China

정법강의 9424강

신의 존재(1)

정법강의 9424강

신의 존재(1)

陶蝎.r

快过年啦,给冬理画了个小甜饼

第4/5条的对话空了出来,希望能有小伙伴填一填~

答案点赞数最多的一个,就送个头像好啦~画什么的都可以~

快过年啦,给冬理画了个小甜饼

第4/5条的对话空了出来,希望能有小伙伴填一填~

答案点赞数最多的一个,就送个头像好啦~画什么的都可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