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田幸村

22639浏览    911参与
婵禅馋
好像好久没画苍红了

好像好久没画苍红了

好像好久没画苍红了

秋原晓梦

冬日

记得我之前写过一篇重名的,不过这一篇是我几乎写滥了的现代校园背景,和我上一篇《夏日》是同一个系列,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春日篇和秋日篇,毕竟我的苍红要一年四季都好好的在一起!这是我考研之后,也是新年的第一文,另,虽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但是拜托点一点小红心和蓝拇指,多给我一些热度,改了三稿,创作不易,用爱发电,且行且珍惜,至少希望这次可以过10,真的拜托大家了,感谢大家支持!


        数九寒天里,朗照的阳光显得弥足珍贵,惠风和畅,夹杂着一丝暖意,政宗坐在操场的观众席上晒着太阳,绿茵场上一群踢足球的学生不...

记得我之前写过一篇重名的,不过这一篇是我几乎写滥了的现代校园背景,和我上一篇《夏日》是同一个系列,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春日篇和秋日篇,毕竟我的苍红要一年四季都好好的在一起!这是我考研之后,也是新年的第一文,另,虽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但是拜托点一点小红心和蓝拇指,多给我一些热度,改了三稿,创作不易,用爱发电,且行且珍惜,至少希望这次可以过10,真的拜托大家了,感谢大家支持!


        数九寒天里,朗照的阳光显得弥足珍贵,惠风和畅,夹杂着一丝暖意,政宗坐在操场的观众席上晒着太阳,绿茵场上一群踢足球的学生不畏寒冷,依旧穿着单薄的球衣,时不时传来一阵喧嚣,政宗插着耳机,听着他最喜欢的雅尼的钢琴曲,在他的世界里,有幸村在,似乎音乐都有了温度。他伸出手,让手心充满阳光,又将手对准太阳,阳光从指尖倾落,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幸村的手将他的手轻握。

  教学楼里,幸村看着笔记本,上面有政宗帮他记的笔记,不一会,他学得有些倦了,就放下笔,从包里拿出奶茶粉,倒进杯子里,走出教室接热水,热水机在一楼的大厅,热水机靠着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巨大的玉兰树,春暖花开的时候。玉兰花一开,可以刚走出教学楼就能嗅到花香,如今,树叶已经枯黄,淡淡的阳光从树上撒下来,给人的温暖也是淡淡的,仿佛政宗给他的拥抱。

  ……

  将近下午六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本来上午还阳光淡然岁月静好,下午的时候就开始刮起了大风。

  政宗走出教学楼,掏出口罩保暖,他走出北门,在校外的小摊上买了幸村喜欢吃的煎饼,就直接往家里走,煎饼在寒风中冒出滚滚的热气,一摸,还是烫手的。

  他抬起头,看到弦月弯弯,在寒冷的天气下,月光更是显得冷,周围几点寒星,是他喜欢的夜色,然而冷风使他不能细看,推着他快步往前走。

  推开门,屋里的暖气还有厨房里的香味让他感到十分舒适,他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往里走,看到幸村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

  “回来了,外面很冷吧,吃碗面暖暖身子。”幸村说着,走过去握住他依旧冰凉的手,又摸了摸他的脸,政宗也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幸村的脸,在他脸上留下一吻,把买来的煎饼放在桌上。

  “天气预报说会降温,果然降温了呢,煎饼还是热的,快吃吧。”

  幸村看了,面露惊喜:“没想到政宗学长知道我喜欢吃这种煎饼啊!”

  政宗摸了摸他的头,走进厨房洗了个手,顺手拿了筷子,走出来坐到幸村对面,把筷子递给他。

  幸村咬了一口煎饼:“真幸福呢,和最爱的人吃最喜欢的煎饼!”

  政宗看着他鼓起的包子脸,不知道第几次心动,笑着回应:“我也很幸福啊,每天都有你做的热腾腾的面和粥。”

  外面风声正劲,房子里却有浓浓的热气氤氲着,那是只属于两个人的温暖气息。

  ……

  几天后,天气变得阴沉,铅色的乌云填满了天空,但是并没有影响幸村刚刚考试完放松的心情,他从超市里出来,手里提着一大袋看电影时吃的夹心饼干,往学校北门的水吧那边走去。

  他推开水吧的玻璃门,空调的暖风让他瞬间感到舒适了很多,水吧里并没有多少人,他走过去,点了两杯热的茉莉蜜茶,坐在那里,打开手机,是政宗发来的消息。

  “在水吧了吗?”

  幸村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他迅速回复:“在了,忙完了就快过来吧。”

  “好的,等我一下哦。”

  幸村拿起吸管,用底端的尖头戳开盖子,先喝了起来,顺便打开了写作软件,写了两段,往外看,窗外闪现出一个高挑的人影,黑色的大衣,牛仔裤,运动鞋和围巾都是蓝色的,他步伐轻快,风吹起他的衣襟。

  幸村托着腮,笑着看他越走越近,不一会就看到他推玻璃门进来,坐在他对面。

  政宗往手心呵了一下热气,搓了几下:“这段时间你一直忙着考试,都没时间一块出去呢,考试还顺利吗?”

  幸村自信的点了点头:“有政宗学长帮忙,这次我全力应对,一定没问题的!”

  政宗也放心了好多,喝了一口茶,手捧着茶杯:“能帮上忙就好啊。”

  幸村的炽热的眼神掩饰不住兴奋:“这次和政宗学长出行真的是期待已久!准备考试的时候确实挺辛苦,但是一想到考完之后就可以和政宗学长一起,就斗志满满了呢!”

  政宗忍不住笑,依旧是那个热血到令人受不了的家伙呢,他这么想着,看向窗外:“没想到今天会降温,听说会下雪啊,话说就非要这种天气去看电影吗?”

  幸村把给他买的茉莉蜜茶递给他,笑着回应:“但是初雪是很浪漫的事呢,如果能和你一起等来初雪的话真的很开心!”

  政宗轻笑着,茶未入口,便觉得心里被暖透,他喝了一口,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若有所思的回应:“不过,今年的初雪来的有点晚呢,都十二月中旬了。”

  ……

  他们沿河走着,雪还未至,河面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柳树在寒冷的天气中尽显颓势,枯黄的叶瑟缩着,期盼着春暖花开,行人稀少,徒留稀疏几声鸟鸣,安静的环境,更适合散心。

  他们穿过白桦林中间的小路,走到公园门口的广场,天已经黑透,他们穿过马路,经过图书馆,上了过街天桥,天桥的尽头直通利群三楼的门口,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彩灯装饰,炫彩夺目,往下看,是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路灯,车灯,霓虹灯,相交辉映,星星点点,如坠世星河,那是只属于这个时代的色彩,他们忍不住驻足,多拍了几张照片。

  他们从电影院出来,看到雪纷纷扬扬的飘落,在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生长在南方的幸村很少见到雪,他看到这个场景,惊呼了一声,跑过去,在雪里蹦蹦跳跳了好一会,又蹲下身,轻轻抚摸在地上结成的那层洁白的薄毯,一瞬间,寒冷和他无关,城市光芒的浮华也远离他身边,他享受着雪给他的最自然最单纯的清欢。

  政宗见惯了下雪,他痴痴的看着幸村在雪里兴奋的样子,回想起刚到仙台的第一个冬天看到雪的激动,那个时候父亲紧紧跟着那个小小的雀跃的身影,生怕他跌倒,紧紧牵着他的小手,从雪地走过,那是只属于他的记忆,他拿出手机,本来想打车回去,又点了退出,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雪里的幸村,成为他永远看不够的焦点。

  幸村伸出手,看着雪在手心融化,凉凉的触感,他十分喜欢。

  “喂幸村,别在雪地里站太久了,当心感冒啊。”政宗喊着,向幸村走过去,看着他闭上眼睛,双手指尖交错,默念着什么,

  政宗突然想起,他确实告诉过幸村,初雪的时候许愿,心愿就会实现,而且拥抱自己的爱人,会给对方带来好运。

  他走到他身后,抱住他:“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幸村撅了一下嘴,转过身:“说出来就不灵了。”

  政宗摸了摸他的头,紧紧抱住他。

  雪花纷飞,落在两个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身上,融化于两个人脉脉的温情中,他们在相爱的第一个初雪里,用拥抱对方的力气,在雪中传递着对对方的祝福和温暖,繁华的灯光只做配衬,哪怕夜色如墨,星月都隐于乌云之后,初雪的拥抱,既是夜晚最美的景致。

  ……

  第二天,雪霁,天却并没有放晴,太阳慵懒的,成为铅色天空的一抹光斑。

  世界掩盖于一片白色的静谧中,雪仿佛掩盖了一年的过往,一化,不留下任何痕迹,而一年的轮回却已经开始。

  幸村下了第一节课,本来想去找个自习室整理笔记,但是走出楼门,看到满目的雪景,竟也无心学习,于是向操场那边走。

  一路白雪皑皑,风一吹,带着些刺人的凉意。

  他走到操场,矮墙的后面是操场的观众席,跑道和足球场就在层层的台阶下面,矮墙连着水泥路,边缘种着一排樱花树,后面是一大片草地,杂植着一些低矮的灌木,还生长着很多的蒲公英,而这一切,都静静沉睡在雪的悠静素白的衣裳里。

  幸村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大衣将他的身形衬得修长,他拿着相机,拍着雪景,周围也有一些情侣拿着手机或相机拍照。

  “政宗学长~”幸村跑过去。

  政宗放下相机,看着他跑过来,更是满脸笑容。

  政宗调整了一下角度,让幸村往旁边站了一下,看着镜头里幸村背后的雪地:“这个背景拍下来肯定很好看。”

  说着,他相机对准幸村,按下快门。

  幸村过去看,忍不住夸赞:“好棒!政宗学长拍的越来越好了呢。”

  政宗把相机递给幸村:“你也试试。”

  幸村接过相机,看着相机里雪地背景的政宗,忍不住心动。

  “雪景里的政宗学长更好看了呢。”

  幸村拍完,把相机还给政宗,政宗牵住他的手,两个人继续往前走,雪地上,留下两个紧紧相牵的安静的身影。

  ……

  几天后。

  中午的火车停在了仙台站,幸村跟随政宗一出火车,就与寒风撞了个满怀,忍不住颤了一下。

  “不愧是北方城市啊,真的很冷呢。”

  政宗和幸村一样穿上了羽绒服,他在这里生活多年,明显更适应这里的气候,他把背包背在背上,接过幸村的包,拉住他的手。

  “我们走快点吧,车里就暖和了。”

  两个人穿过人行道道,走到出站口,政宗看到那个站在车前的熟悉的身影,冲他挥了挥手。

  那人向他们走过来,幸村看清了他,茶色的短大衣,黑色的裤子,皮鞋也是黑色的,头发梳在脑后,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在幸村看来,那似乎是度尽劫波之后的印记,他看着政宗,表情在严肃中又夹杂了些温和。

  政宗随意的冲他打着招呼:“好久不见了小十郎。”

  “路上堵车,好在没误了时间。”小十郎说着,伸手帮他接过行李,政宗很自然的递过去,小十郎把他们的包放在后座上,打开后备箱,政宗把两个人的行李箱放了进去。

  他们钻进车里,小十郎开着车,同时通过后视镜看着幸村。

  政宗搂过幸村的肩膀:“小十郎,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真田幸村。”

  幸村有些紧张,正襟危坐了起来:“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小十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客气,倒是我要感谢你,谢谢你陪着政宗少爷,给他生命带来这么多亮色。”

  政宗颇以为然,和幸村对视,那一刻,幸村就是他眼中的万丈星辰。

  ……

  第二天,政宗便带幸村去游玩,他们去了神社祭拜,神社里巍巍的松柏据说是这座神社刚建的时候神官亲手种下的,几百年过去,神社被翻修了很多次,而松柏依旧,仿佛是守护神社的武将,大雪为他们披上了厚厚的戎装,神明的面前,他们用力摇响了许愿的铃铛,祈福着两个人的未来。

  直到天黑下来,各式各样的冰雕在彩灯的映照下熠熠生辉,神树上鸟雀欢鸣,柳树枝上新叶正嫩,无风,也摇曳生姿,蝶与花以这种方式紧紧的偎依着。

  “仙台的冬天又冷又漫长,把人冻的几乎失去知觉,把冰块雕成这些形状,也是希望春天早日到来吧……”政宗这么说着,不由得握住幸村的手,在他的记忆里,冬天,的确太漫长,幸村也理解他的意思,靠着他的肩膀,陪他慢慢走着。

  后来,又一次下起了雪,风也大了起来,两个人只好提前回家。

  经过一夜的风雪,幸村穿着羽绒服出来,看到院子里扫出来一条通往门口的路,两边堆积的雪几乎没过了膝盖,偶尔一只麻雀停留在枝上,鸣叫几声,蓦地飞起,枝上的雪散落一地。

  幸村搓了搓手,又把手插进口袋里,看着漫漫的洁白世界,忍不住出了神。

  政宗带上手套从屋里出来,也给了幸村一副,又帮幸村紧了紧围巾。

  他走过去,俯下身子,回头对幸村说:“幸村,这么多雪,过来一起堆雪人吧。”

  幸村开开心心的跑过去,没过多久,雪地上出现了两只雪人,幸村做的雪人手里拿着树枝做成的六爪,政宗做的雪人默契的拿着用两只扫把做成的双枪。

  “我能想起来呢,很多年前和你在战场上相遇,苍蓝的电光和赤色的火焰碰撞的热情,永远也忘不了,政宗殿下。”

  政宗握住他的手,这个动作,尤其让他有安全感和归属感,金灿灿的阳光照进院子,照在他们身上。

  两个人兴致一起,打起了雪仗,追逐欢笑着,喧闹声惊醒了寂静的清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小十郎听到了,往窗外看去,那样灿烂的笑着,无拘无束的政宗让他感到有些诧异,又突然想起曾经那个雪地里玩闹的孩子,那个时候,他的笑,和如今的笑,竟无分别,心里蓦然涌起一阵感动。

  “真的是久违了呢……”

日斤日斤一天一斤
同学建议我写日文 刚开始:很好...

同学建议我写日文

刚开始:很好玩的吧😄

尝试之后:So difficult!

当有些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时……

真田幸村:👉

同学建议我写日文

刚开始:很好玩的吧😄

尝试之后:So difficult!

当有些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时……

真田幸村:👉

小鸡和小猫的仓库

战国basara

日文漫画本

详细情形请见图片。有问题请私信。

交易只走咸鱼,上海发货。

战国basara

日文漫画本

详细情形请见图片。有问题请私信。

交易只走咸鱼,上海发货。

婵禅馋
零钱包出来了!坐等到货٩(๑&...

零钱包出来了!坐等到货٩(๑òωó๑)۶

零钱包出来了!坐等到货٩(๑òωó๑)۶

朱鸢
还是之前那一波头像 还剩5个...

还是之前那一波头像

还剩5个

元旦一定要画完啊啊啊啊!不能再拖了!!

还是之前那一波头像

还剩5个

元旦一定要画完啊啊啊啊!不能再拖了!!

冬日餘輝

六文錢 (舊作整理)

                                  

「三成殿下-----!!」
站在上田城城門口聽完真田信之帶來的噩耗後,真田幸村悲働地對著天空高聲呼喚石田三成的名字,那個男人一直是他當成楷模學習、景仰尊敬的人之一,如今卻遭到斬首示眾的悽...

                                  

「三成殿下-----!!」
站在上田城城門口聽完真田信之帶來的噩耗後,真田幸村悲働地對著天空高聲呼喚石田三成的名字,那個男人一直是他當成楷模學習、景仰尊敬的人之一,如今卻遭到斬首示眾的悽慘下場
「幸村…很抱歉」
看著自己弟弟為了石田三成痛哭悲泣的樣子,真田信之想到當初拒絕那人的請求並把他寄來的信燒掉這件事而愧疚地低下頭,石田三成也曾經是他的至交好友,他卻為了保全自己和真田家的命脈而選擇背棄友人的期許
「兄長大人、義姐大人,請把頭抬起來吧…我不想看到你們沮喪難過」
終於冷靜下來的真田幸村抹去臉上的淚水,一邊說著安慰的話一邊慢慢走到真田信之和稲姬面前,將手中的戰槍用力插到地上後曲膝坐了下來
「你們還有話要告訴幸村吧?不管結果是什麼、幸村都願意接受」
既然身為西軍總大將的石田三成已經被處死了,德川家康肯定不會放過其餘阻礙他的人
「…幸村」
「稲,退後」
阻止稲姬想上前扶起真田幸村的舉動,真田信之神情凝重的蹲到真田幸村面前,直視他的雙眼慢慢說出德川家康對他的判決
「你的刑罰是,囚禁九度山、此生不得擅離」
(幸村,請你原諒我這個沒用的哥哥…只能幫你到這裡而已)
「是嗎…多謝兄長大人、義姐大人替幸村求情,幸村銘感五內」
(對不起,兄長大人、義姐大人,幸村給你們添麻煩了)
知道自己會被德川家康赦免死罪是托了真田信之和稲姬替他求情的福,真田幸村心懷感激地對著倆人行了一禮後站了起來,拔起戰槍交給真田信之
「這個就拜託兄長大人代為保管了,即使幸村不會再上戰場,也不希望這把槍跟著腐朽」
「交給我吧,我會好好保存它的」


「你說什麼!?幸村他逃走了!?怎麼會…」
震驚地看著德川家康派來的信使,真田信之突然感到眼前一陣發黑,他本來還為自己的弟弟不用再上戰場和人廝殺、可以過著安定的生活而欣慰,卻沒想到真田幸村還是為了遵守信念做出了他最害怕的事-----與德川家康為敵
「信之大人! 您振作一點啊!」
發現自己的丈夫因為打擊而失神的稲姬急忙上前攙扶,真田信之站穩腳步後對著她苦笑了一下
「稲…妳說我應該拿那個笨弟弟怎麼辦?竟然做這種無法回頭的蠢事…」
真田信之抬起右手緊握了一下繫在腰上的三文錢後,心情複雜地轉頭看向還在原地等待回覆的信使說:「勞煩閣下回去稟告家康大人,信之願領命出兵大阪城討伐真田幸村」
「信之大人…!」
「別說了、稲,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幸村,這就是你要的嗎?既然如此,就讓我這個做哥哥的親自送你一程吧…)


站在離大阪城不遠處的山丘上,仍然不願看見真田兄弟自相殘殺的稲姬叫住正準備上前進攻的真田信之,悲傷地提出她唯一能替這對兄弟做的最後一件事
「信之大人,請讓稲替您上陣討伐幸村,弒親這種罪名就讓稲替您背負吧…」
「不,幸村雖然是我的弟弟卻也是擾亂泰平之世的罪人,我要是逃避和他交戰豈不辱沒了真田之名」
真田信之苦笑著拒絕了稲姬的要求,真田幸村是他從小看護到大、最重要的弟弟,就算是自己的妻子他也無法眼睜睜看著他死在別人手上
「信之大人……」
「走吧、稲,幸村還在等我們」
「是! 信之大人!」

連續砍殺了好幾名敵兵後,真田幸村一路跑到德川陣營前方,隨即被追在他身後不斷向他發動攻擊的真田信之攔了下來,不想和自己哥哥大動干戈的真田幸村立刻停下腳步高聲喊著:「請你讓開、兄長大人! 為了豐臣家和死去的三成殿下,我一點要親手了結德川家康的性命!」
「我不會讓你過去的,幸村」
「那就過來吧! 幸村已經做好和兄長大人戰鬥的覺悟了!」
「我也是啊…幸村,就讓我這個做兄長的…來見識你的能耐和意志吧!」
已經無法回頭的兄弟兩人捨棄親人的身分開始了以生命為代價的搏鬥,比真田信之多進行了好幾場戰鬥而消耗不少體力的真田幸村沒多久便開始出現疲態,真田信之見狀立刻用兵器擋住他的攻擊並跳出戰圈
「不要再打了、幸村! 已經夠了! 現在還來的及、跟我回九度山吧!」
「不! 兄長大人! 幸村心意已決,今日定要拿下德川家康的項上人頭 ! 」
「幸村!」

(幸村,你真的是最讓我頭痛…也最讓我引以為傲的弟弟啊)

慢慢走到被自己砍成重傷而倒地不起的真田幸村身邊,真田信之蹲了下來像小時候一樣伸手輕輕摸了一下他的頭後,解下腰上繫著的三文錢和真田幸村的並排綁在一起形成真田家的家徽,一直看著兩人廝殺的稲姬忍不住哭了起來
「嗚…信之大人…幸村……嗚嗚…」
「別哭…稲,幸村他終於回到我們身邊了,妳應該要笑才對」

(永別了,我的弟弟啊! 你真不愧是繼承了真田之魂的英勇戰士,真田的血脈就交給我吧…我會把它延續下去的)



註:此為戰4系列跟動畫的腦洞衍生物,請真田兄弟粉不要打我

裴璟的小工具人

【真幸】约定

真田x幸村


关东大赛背景。

有部分私设脑洞


“你等着,幸村,我一定把冠军奖杯送给你。”


1.


幸村本就苍白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憔悴,蓝色的头发被手术帽牢牢包裹着。为了不让部员们担心,他强硬扯出来一丝微笑:


“真田呢?”


“他在这里。”


那飘扬的校服还泛着他独有的薄荷香,幸村弯着眼眸伸手摸了一下。


看来你来不了了呢。


紧接着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呛入鼻腔,麻醉也渐渐开始生效,幸村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需要言说,他相信真田,相信他的实力。


淡淡的薄荷味伴着幸村一起进入手术室。


2.


真田从没有想过这个失去了手塚的青学居然还能打到这...

真田x幸村




关东大赛背景。

有部分私设脑洞


“你等着,幸村,我一定把冠军奖杯送给你。”



1.


幸村本就苍白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憔悴,蓝色的头发被手术帽牢牢包裹着。为了不让部员们担心,他强硬扯出来一丝微笑:


“真田呢?”


“他在这里。”


那飘扬的校服还泛着他独有的薄荷香,幸村弯着眼眸伸手摸了一下。


看来你来不了了呢。


紧接着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呛入鼻腔,麻醉也渐渐开始生效,幸村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需要言说,他相信真田,相信他的实力。


淡淡的薄荷味伴着幸村一起进入手术室。


2.


真田从没有想过这个失去了手塚的青学居然还能打到这里。


比惊讶更多的是烦闷和愧意,尽管从他冷淡的外表上看不出来,但他的确已经乱了心神。


“我一直没告诉你们,这个手术的成功率,不是很大。”


幸村的面容再次浮现,真田握紧了手里的球拍,眉头微皱。


“幸村。。。”


“请双方球员入场。”


真田坐在椅子上沉默的低着头,许久才缓缓起身。咖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瞬狠厉:


“等着吧,幸村,我一定会把冠军奖杯送到你手上。”


3.


真田静不下来,面前这个一年生的实力着实不能小觑,想要尽快结束然后赶到幸村身边是不可能了。


龙马满头是汗喘着粗气,眼睛因为长时间去捕捉真田的球路已经痛到难以睁开。


既然如此,就闭上吧。


越前光凭听的就接下来真田打过去的好几个球。


在一霎的震惊后又归于常态,真田握住网球摆好发球的姿势。


那我就逼你睁开眼睛。


4.


幸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两人分离那天做下的约定。


他看见了真田眼里的坚定和执着,也看见了当时被自己完全忽视的求而不得的神情。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自己向来凭借着网球来排解孤独,等真正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变得孤身一人了。


明明身边围着一群聒噪的孩子,但好像还是被黑暗笼罩。


被拽入那里之后,是真田,闯进了黑暗,闯进了我的生活。


或许


“我也一直渴望有一个人,能够岁月经年仍拉住我不放,不许我堕落,不许我沉沦,不许我随波逐流,不许我就此沉睡。"


5.


最后一分,越前龙马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变得低沉可怕,居然让他也由心底爬上来一丝恐惧。


越前的球速丝毫不亚于自己。


但是,他不能输,如果输了的话,幸村也可能会。。。


“嘣。”


分神的瞬间,网球从他身旁弹过。


什么?!!


自己居然一步都动不了。


难道就要这样。。。


不,不行。。。


幸村还在那边等着我。





失败或许是痛苦的,但真田从来没有畏惧过痛苦,自然也不曾畏惧失败。


但是这次,他非常畏惧,因为他违背了和幸村的约定。


6.


手术做的很成功。


在短暂的见面之后众人为了不打扰幸村休息就离开了,第二天真田单独来了病房。


“幸村,你好一点了吗?”


“是真田啊。”


幸村稍稍转头,眼里满是笑意,清澈的瞳孔里映得清清楚楚那人身影。


“真的很抱歉,幸村。”


“不用在意,真田,全国大赛打回来就好了。”


幸村覆上真田的手背,温润的声线扣动着真田的心脏,他愧疚的心理又重了几分。


“可以帮我一下吗?”


真田连忙起身,让幸村的手臂环过自己脖颈,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腰。


少年的腰肢因为常年的运动的关系肌肉紧实,人的骨架和身体状况规定了他没办法拥有过于健硕的肌肉,这样已经算是极限。被卷起衣角露出来的肌肤格外细腻,真田甚至有一瞬间的私心不想放手。


但他还是松了。


幸村从抽屉里掏出了真田的外套递给他:


“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感觉它一直在保护着我。”


真田愣了一下,幸村用手挡着唇边淡淡笑了声。少年双臂揽上真田的肩膀,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背:


“所以说,不要自责了,全国大赛的时候再努力吧。”


“是。”



7.


有些感情,不说出口会好的多。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日斤日斤一天一斤

前几天在宿舍糟蹋同学的记号笔和圆珠笔
p2身高梗
p3信之哥哥
p4幸兄

前几天在宿舍糟蹋同学的记号笔和圆珠笔
p2身高梗
p3信之哥哥
p4幸兄

蓮韻

第一本策瑜文字本(日语)是三个故事的合集
40rmb,355,356的设定
第二本是很古早的三幸,25RMB

两本都要了包邮

第一本策瑜文字本(日语)是三个故事的合集
40rmb,355,356的设定
第二本是很古早的三幸,25RMB

两本都要了包邮

夜影寂魂

Last Daily(34)

那天晚上被打发去睡觉的只有藤丸立香,伊达政宗和织田信长下了一夜的棋。


一百多年的战国时代不算很长,两个武将的生平记忆足够拼凑起它的全貌。从群雄割据到德川幕府终结乱世,无数人的生平起起伏伏,最终都消散在时代的洪流中。


“我没有那么喜欢安宁盛世。”伊达政宗落下一子,“和平年代的武士比农夫更没用。”


“哦?那你梦想的天下是什么样?”


“谁知道,反正不是德川家康那样的。”独眼龙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笑家康还是笑自己。“我总觉得,家康能耗死秀吉,比他们都年轻的我同样能等到家康亡故。”


“事实上你也确实活得比狸猫久。你死的时候,是三代德川家光当主对吧。”


“是啊……虽然还...

那天晚上被打发去睡觉的只有藤丸立香,伊达政宗和织田信长下了一夜的棋。


一百多年的战国时代不算很长,两个武将的生平记忆足够拼凑起它的全貌。从群雄割据到德川幕府终结乱世,无数人的生平起起伏伏,最终都消散在时代的洪流中。


“我没有那么喜欢安宁盛世。”伊达政宗落下一子,“和平年代的武士比农夫更没用。”


“哦?那你梦想的天下是什么样?”


“谁知道,反正不是德川家康那样的。”独眼龙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笑家康还是笑自己。“我总觉得,家康能耗死秀吉,比他们都年轻的我同样能等到家康亡故。”


“事实上你也确实活得比狸猫久。你死的时候,是三代德川家光当主对吧。”


“是啊……虽然还有一个人比我活得更长就是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接受了自己无法赢得天下的未来?


也许是家康的老谋深算打压了年轻人的意气,也许是身边亲近的人一个接一个先他而去;又或者是眼睁睁看着稳固的和平年代不可阻挡的来临,终于认了命。


“你认为自己的一生很无趣。”


“信长公觉得呢?”


“如果你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一生,吾也没有作评价的余地。”


“那么,如果我早生二十年,是否可与信长公您一战?”


织田信长抬起头来盯着他:“你大可以试试。”


伊达政宗笑出来:“干脆把其他从者排除后,我们两个一对一打一场?”


“吾随时奉陪。”


织田信长低头审阅棋盘。“说回来,你这棋艺也太糟了。”


“老师当年尝试教我基本功,结果一天就放弃了。”


“和你的和歌简直是两极分化……”









真田幸村学会了沉默。


无论生前身后,他的主君似乎都没有耐心来听他献策。西鲁芙因为在藤丸立香手下吃了亏大发脾气,一连几天都窝在房间里搞各种奇奇怪怪的诅咒道具。不过由于守护者对藤丸立香全方位的保护,最后这些诅咒都被反弹回来。


“哼,也罢。如果藤丸立香是能被诅咒打趴下的家伙,也就不值得我出手了。”


尽管这么说,实际上只是掩饰而已。被诅咒折磨了三天终于恢复一半的西鲁芙迫不及待的就要展开对藤丸的下一步行动。


“学校,我的工房,藤丸立香固定的路线……能利用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给我等着瞧,藤丸立香……之前那些金色的漩涡不会再给你机会使用了!”


“Master,藤丸立香似乎换了住地,是否要调整计划?”


“什么?你为什么不早说?!她现在住哪里?!”


“今天早上藤丸立香带从者前往某个社区,然后闯入了里面一栋无人洋房。不清楚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那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应当是打算长住。”


“那房子什么样?”


“是我不太习惯的西洋风格。内部显得很古老和外面像是不同世界。”


“不同世界……?呵……哈哈哈哈哈哈!!”


西鲁芙大笑起来,像是小孩子抓到了有意思的玩具。“能利用的东西又多了一个。看起来命运不在你那边啊藤丸立香,竟然主动跳进危险区域,让人想放你一马都没办法呢~”


“Lancer,到学校去盯紧藤丸立香。明天我要去那个房子察看。”


“……是。”


他很想说这样太冒失了。本就打草惊蛇引得Archer警惕的现在,任何举动都有丧命的风险。他想说至少让我跟着一起,出了事还能保护您。但是这些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西鲁芙不允许从者违抗自己。这是她早就用令咒下达的命令。


[“可恶!都是你这家伙,害我白白浪费了一划令咒!使魔就应该好好听主人的话!谁给你的权利三番四次反驳我?!”]


……这一次,大概也不行吧。


真田幸村沉默着,弯下腰接受了命令。


真田雫

瞎几把画衣服

一个自己脑的幸村人设

瞎几把画衣服

一个自己脑的幸村人设

落雨

因为每年战三only都是大家为爱赔钱办展,所以没有人画(因为贫穷)的立绘就是我这个菜B画。今年画了真田幸村。因为几个月前的我,画的真的太丑了!!刚才花了半个小时改了一下...

P2整(改)容(图)前后

明年我终于可以画三国的立绘了TOT

因为每年战三only都是大家为爱赔钱办展,所以没有人画(因为贫穷)的立绘就是我这个菜B画。今年画了真田幸村。因为几个月前的我,画的真的太丑了!!刚才花了半个小时改了一下...

P2整(改)容(图)前后

明年我终于可以画三国的立绘了TO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