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矢克洛

1902浏览    15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30 11:53
牧狼放
【神话元素的迷宫.狮人克洛x城...

【神话元素的迷宫.狮人克洛x城邦公主真矢 第三弹(注:本篇里成年狮人拥有雄性szq的设定)】

“嗯…哈……你动得很厉害呢…”


“对不起………我只是…控制不住……”


“没事的,我喜欢这样……”


“对不起…公主……请教我怎么做会…唔……比较温柔…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哦 过来……”



Maya捧过身上小狮子这张英俊的、愧疚满满的、 可爱的脸,宠溺地吻她的唇


“你不必担心这些~…”


酒发女人柔和地看着她,指尖一下下摩挲她的脸


“但、…但我不想伤到你……”


身上的小狮子皱眉,汗水顺着发尖滴到鼻子上,和红...

【神话元素的迷宫.狮人克洛x城邦公主真矢 第三弹(注:本篇里成年狮人拥有雄性szq的设定)】

“嗯…哈……你动得很厉害呢…”


“对不起………我只是…控制不住……”


“没事的,我喜欢这样……”


“对不起…公主……请教我怎么做会…唔……比较温柔…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哦 过来……”



Maya捧过身上小狮子这张英俊的、愧疚满满的、 可爱的脸,宠溺地吻她的唇



“你不必担心这些~…”


酒发女人柔和地看着她,指尖一下下摩挲她的脸



“但、…但我不想伤到你……”



身上的小狮子皱眉,汗水顺着发尖滴到鼻子上,和红宝石般的眼瞳一起泛着光。担心而自责的脸看起来那么惹人怜爱,完全不像狩猎时那只凶猛威慑的野兽。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兽人…对公主来讲我也许太粗暴了…我不想这样,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公主…我……”



“…你知道吗——”




身下人轻声打断




“我曾倾心于你的狂野跟力量,而现在,我发现 我的心因你的贴心而跳的更快了……”



她单手抚上她毛茸茸的耳朵,将她低下的头转向自己。紫水晶般的眼睛因生理性泪水而雾蒙蒙的,但这丝毫不影响它们在Claudine心中的透彻、璀璨 跟耀眼。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Ma Claudine。”


她微笑,像每个黄昏 于森林尽头分别时那样


——令人从心底涌出莫名而强烈的眷恋




“公主…”




Claudine 不知自己有多少次 被这双眼 被这个表情 迷住,不知有多少次,被她充满柔情如诗般的话语牵去了心智。她折起耳朵,瞳孔不知是因光线还是情绪而微微扩大,在背光的影子下,亮亮的——注视身下倾心许久的人。




“还是说你觉得并不舒服?”



女人突然玩味地翘起嘴角,她想趁机逗逗自己的“小万兽之王”




事实证明这很奏效——身上的小狮子突然翘起耳朵,脸一下凑近




“不…才没这回事…!和公主做我很…很舒服……公主你很美…很漂亮…性感…如此迷人…我……唔……我不知到该怎么表达…——我……”




她越说越发觉自己的话“露骨”,越说脸越红,头也越来越低,眼看就要埋进公主裸露的前胸……



“……我?”



公主觉得她可爱极了,继续发问道





“我爱你,公主。”




金发女人抬起脸,柔声袒露。也许是狮子的缘故,声音在发出时伴随着低沉的共振,使得嗓音充满莫名的磁性,性感而深情


火焰般的眼睛凝注着,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




——————




果然很狡猾啊



这只狮子







——————



——




天堂真矢不知为何胸前发紧,涨涨的,满满的



她想起初次见到她的时刻


也是被这双火红的眼,一下灼到了心。





现在,也是这双眼,如此近地看着自己





好热





大概



快要烧伤了吧







“我也爱你,Ma Claudine……还有,叫我Maya.”




“!…——Maya,…Ma Maya……”




Claudine愣了一下, 随后紧紧抱住她



深深吻下去












虽然是公主



但好像已经

不必再讲礼节了呢

牧狼放

【迷宫.《西条保镖与天堂大小姐系列》】

“嘿,你这家伙你喜欢大小姐的吧?”


“……”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哟,西条副队长。”


“…你没看见我醉了吗?”


“这个借口可够烂的,副队长……谁不知道你干翻队长都不在话下…。”


“……啰嗦。”


“呐—、副队长,你喜欢大小姐哪里啊?”


“……”


“不说吗?害羞可不是您的作风啊,这幅样子让下面队员看见可还拿什么威严训他们啊,哈哈哈…”


“…——”


“呜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别别—别动手嘛,领口要拽坏了,我老婆好不容易熨平的…!”


“……是么…抱歉,替我向夫人道个歉。”


“……西条副队...

【迷宫.《西条保镖与天堂大小姐系列》】

“嘿,你这家伙你喜欢大小姐的吧?”


“……”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哟,西条副队长。”


“…你没看见我醉了吗?”


“这个借口可够烂的,副队长……谁不知道你干翻队长都不在话下…。”


“……啰嗦。”


“呐—、副队长,你喜欢大小姐哪里啊?”


“……”


“不说吗?害羞可不是您的作风啊,这幅样子让下面队员看见可还拿什么威严训他们啊,哈哈哈…”


“…——”


“呜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别别—别动手嘛,领口要拽坏了,我老婆好不容易熨平的…!”


“……是么…抱歉,替我向夫人道个歉。”


“……西条副队长,您真是…对女性就温柔得完全像另一个人,搞得我们这些男人心里很痛啊w。”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吉姆干事?如果没有的话——”


“没、——正题还没开始呢,哈哈哈。我其实吧,是替老爷来询问你的。”


“天堂老爷?……他想问我什么呢?天堂大小姐的话,今天的功课都有好好完成,虽然傍晚吵着要去小镇看戏,但我陪她去了,全程都很安全没什么问题……还是说要给大小姐买什么东西吗?晚上我刚给她买了她想要的书和鞋…唔…还有项链,还有……”


“……你还真是,对大小姐宠得不行啊。”


“诶?…不…、这是我的工作啊…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好了好了,别解释了——老爷比起他那不省心的闺女,反而更关心你呢。他是想问你,为什么拒绝升职为队长——整个保镖队都知道,你的能力比现任队长强太多了,可你让位了。这个不光老爷不懂,我也不懂啊。”


“……”


“而且你想想,如果你成了队长,你的荣誉,名望,身价…在天堂家的地位——你的父母,西条夫妇,作为世代服侍天堂家的保镖,会以你为荣的。”


“……”


“而且,天堂大小姐也一定会以你为荣的,从一个照顾她的‘保姆’到统领整个队伍的长官——想想你在大小姐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会升到多高,这不好吗?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当上队长后,就会到城市就职了吧。”


“对啊!脱离这个乡下老宅,到市中心去,好管理各地的精英队员,发展道路比在这里宽广太多了,为什么不去呢?”


“……我,想让天堂老爷,天堂家族,还有西条家族为我感到骄傲…但……”


“但——?”


哔哔哔——哔哔哔——


“抱歉,请允许我接个电话,吉姆先生。”


“当然。”

————————————

——————




“喂?

——…这么晚为什么还不睡,明早不是还有戏剧课吗?要是起不来被迟到被老爷知道……啊?土豆吉士饼?这么晚我要上哪给你弄啊?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半夜不要吃这么高热量的东西吗,你还想不想减肥啊——不想?你可真是……


等等你说什么?——您已经十八岁了天堂大小姐,请自己睡,我已经陪您去看过戏剧了,您答应好我今晚要好好睡觉不是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饿,我知道了啊。…真拿你没办法,我现去想办法弄,你乖乖躺回去等我,盖好被子别着凉……——”



嘟——。


——————————




“那个…不好意思吉姆先生。请问这附近有没有——”


“啊,对街那家西点店的土豆吉士饼非常好吃哦,还有巧克力年轮蛋糕——不过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副队长还是快点去比较好。”


“额…你都听见了啊……”


“请别在意w。”


“对不起打断谈话,这个……”


“这个是大小姐的命令,必须立刻执行,不是吗?”


“……、诶,嗯,谢谢你。衬衫,我会送你件新的,不用让夫人熨了——”


“赶紧走吧,还有二十分钟——”


“!——唔、那就下次见了,谢谢你——”


“走吧走吧,您可真啰嗦呢,西条副队长”


金发女人将枪揣进怀里,大步流星地朝酒吧门走去。到门口,她顿住,直立片刻,缓缓回头,柔和地笑着说道


“忘了说完,请帮我转达老爷——”




——————————————

————




“喂?老爷,嗯,我是吉姆。


大小姐今晚心情很好是吗?哈哈哈,我想也是。  诶?、不,我只是猜测,哈哈哈,很好就好不是吗——大小姐从小都不怎么笑,现在这么活泼我也真心感到高兴呢。


见到了,见到了,关于那个问题——”


吉姆坐下来,拿起西条副队长没喝完的半瓶酒,找老板要了酒杯,给自己满上。


跟了副队长这么久,从队里的第一任队长到如今西条的得力干事——他早就在各种方面站在老朋友这一边了——


不过要当着天堂老爷的面复述那“胆大包天的浪漫法国笨蛋 ”的话——


还是得喝酒壮壮胆的




“副队长的意思是




比起做天堂家族的西条长官,她更愿意做天堂一人的克洛迪娜。”





……






“……我那闺女刚刚喝醉了吧?”



“诶?我觉得没有,老爷。”


“这情话讲得太土了,我那闺女讲情话可不是这个水平的——她一定喝多了。”


“……这么一想的确有可能。——诶?等等,老爷,您刚刚叫副队长什么?”


“我闺女——…唔、不、不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西条副队长,咳…对,是你幻听了,你也喝酒了吧,吉姆——”


“我是喝了——”


“那就是你醉了!嗯!总之,我才没有叫她闺女!嗯——好的,谢谢你的传话,就给你休两天假吧,回去好好陪陪你妻子。那就这样——!”



嘟———。




“………

看来

已经是顺水推舟的事了呢。”



吉姆笑着一口闷了酒。

牧狼放

【《抢妈咪的revue》黑帮文配图】


这张是根据 @罗杀方程式  的《黑帮文》系列,外加自己对迷宫宝宝的设定而画的w


是迷宫宝宝的小婴儿时期😆~之前说的头发继承克洛妈咪的奶金色,但天堂少主的基因格外“强硬”(?),所以孩子的刘海是卷卷上翘的,同时还有一撮真矢的酒色发“挑染”😏。(天生时髦值爆表😏w)


克洛妈妈在怀宝宝时期受了不少苦,为了调养身体备孕各种,哪都不能去——这让自大学跟天堂少主谈恋爱起 就喜欢两个人各处跑各地玩的克洛“憋坏了”。


终于,在宝宝出生一段时间后,克洛妈咪算是“解放了”——而真矢妈妈迎来了人生第一波“地狱”:


晋升...

【《抢妈咪的revue》黑帮文配图】


这张是根据 @罗杀方程式  的《黑帮文》系列,外加自己对迷宫宝宝的设定而画的w


是迷宫宝宝的小婴儿时期😆~之前说的头发继承克洛妈咪的奶金色,但天堂少主的基因格外“强硬”(?),所以孩子的刘海是卷卷上翘的,同时还有一撮真矢的酒色发“挑染”😏。(天生时髦值爆表😏w)



克洛妈妈在怀宝宝时期受了不少苦,为了调养身体备孕各种,哪都不能去——这让自大学跟天堂少主谈恋爱起 就喜欢两个人各处跑各地玩的克洛“憋坏了”。


终于,在宝宝出生一段时间后,克洛妈咪算是“解放了”——而真矢妈妈迎来了人生第一波“地狱”:


晋升完全体全职奶爸(妈)

不过这不是重点


女儿贼黏克洛妈咪

这也不是重点


——女儿护妈心切


这可算是要了天堂少主的老命


——




每当自己黏着爱妻欲亲热时,一旦被女儿发现,就会被接连不断的嚎啕大哭“坏了好事”。


上一秒克洛抱着孩子喂奶,手机响了克洛要去接,就把孩子递给真矢——


“亲爱的帮我看一下喔~”  


甜甜地冲爱人抛了个眉眼,起身去隔壁屋拿手机。少主痴笑着接过宝宝,目送爱妻进屋。


下一秒


孩子吭哧啃上她的手


“呜哇——~!?”


冷不丁一松,奶瓶掉落,奶撒了一地。



然后——标准的“小恶魔式连环号哭”。闻声挂了手机跑过来的克洛,看到哭泣的宝宝和一脸我不是我没有的真矢


“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不是的……”


“还好冲的比较温,要是烫着宝宝怎么办?”


“我…”


“让你看两秒就搞成这样子…—”


“唔、呜……”



宝宝还在“不留情面”地哭

真矢有种

想跟宝宝一起嚎啕大哭的冲动




这孩子演技太好了


大概知道有一半是自己的锅


少主内心五味杂陈




说来奇怪,自家闺女还不会讲话,只会说“吧噗”——自己竟全部听得懂,尤其在“互怼”时。



“…你在跟…宝宝说话吗?”


“诶?是啊。”


“……亲爱的 你…有点可怕。”


“诶?!——qwq”



在克洛眼里,没事就对着自家宝宝自言自语/碎碎念的少主——真的没问题吗?


被老婆误解了的少主自闭了很久


更让她崩溃的是,最近宝宝的护妈强度越来越高——就连晚上,好不容易拥着自家女人上床准备干正事,也会被那小鬼从婴儿房“隔山打牛”——不停哭闹,克洛不得不过去陪睡,或者把宝宝抱过来挤一张床上“三人世界”。





首席表示,我太难了。




今天,克洛妈妈久违地决定出门逛街大采购——真的是时隔已久,克洛表示很high。


“亲爱的,我也要去——”


嘴唇被对方纤细的手指轻点封住


“不行~你要在家帮我照看宝宝,其他人我不放心~”


“诶—~可是…”



“不是说想让我轻松一些吗?乖,就这一次,好吗?”


哄宝宝的语气

——这女人当了妈妈也这么会撩



“……好。”



“真听话,啾—~”



额头被轻盈地一啄






“à le revoir(再见)~Honey~❤️!”







爱人挎上包出去了。





——


——————




……



…………





“小兔崽子…看什么看…现在不哭了?”



“吧噗—”



看着这小家伙“挑衅の小眼神”,刘海还不可一世地向上翘着——



“给我适可而止~卷卷毛~…。”



“吧噗吧噗—~!(你不也是卷卷毛~!)”






【p.s.:各位万圣节快乐~🎃😆!有要到糖吗?www今年的万圣节决定画迷宫糖了ww🍫🍭


别看女儿这么提防真矢妈妈,后期懂事后就会被真矢妈妈撩得不要不要的了😏


欢迎评论!😆祝吃粮愉快😊】

牧狼放

【神话元素的迷宫】(貌似这里还没发过w)

某城邦的公主Maya在一次于森林的狩猎活动中爱上了一位半狮人Claudine。英俊的狮人向这位公主招手(挥爪)示意(因为于森林生活的她不太懂人类城邦的礼仪,但却依旧注重礼节地用“她的方式”向尊贵的外来客行礼)。不仅如此,她还协助公主和她的庞大队伍一起狩猎,并带他们参观了整个森林,向他们介绍了各种各样的珍奇植物与草药——公主被这位年轻兽人的英勇敏捷与学识智慧深深吸引。


在那之后,Maya公主每天都会借口“要去打猎”而跑去森林找Claudine,给她弹奏里拉琴或吟诵诗歌——Claudine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公主。


在得知公主从小就梦...

【神话元素的迷宫】(貌似这里还没发过w)

某城邦的公主Maya在一次于森林的狩猎活动中爱上了一位半狮人Claudine。英俊的狮人向这位公主招手(挥爪)示意(因为于森林生活的她不太懂人类城邦的礼仪,但却依旧注重礼节地用“她的方式”向尊贵的外来客行礼)。不仅如此,她还协助公主和她的庞大队伍一起狩猎,并带他们参观了整个森林,向他们介绍了各种各样的珍奇植物与草药——公主被这位年轻兽人的英勇敏捷与学识智慧深深吸引。


在那之后,Maya公主每天都会借口“要去打猎”而跑去森林找Claudine,给她弹奏里拉琴或吟诵诗歌——Claudine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公主。


在得知公主从小就梦想看到金苹果,Claudine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终于在某个丛林深处找到了一棵金苹果树,并瞒着凶恶的看守巨兽偷偷摘下一颗,打算下次见面时送给她。



“她就像一团燃烧的,野性、炽热、迷人的火……”



公主每天都想着她那魅力无限的“狩猎之神”————看来那些邻国的王子和年轻国王,也就是求婚者们



注定都要失败了。😂



牧狼放
克洛迪娜:“简直不能相信!你朋...

克洛迪娜:“简直不能相信!你朋友明明就是只猫,为啥撩女性这么熟练—!!?”


小鹅:“可你知道的,她是只法国猫~😌”


克洛迪娜:“……你是说我是个假的法国女人吗?”


小鹅:“你也许只是经验不足罢了~Ma Claudine~😌😊”


克洛迪娜:“去撩真矢以外的女人?———我做不到!”


小鹅:“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如此喜欢你~Ma Claudine~😌☺💕✨”


克洛迪娜:“?!……////…………(这两只等级都高的可以)…”


——————————

——


克洛喵:“你柔软又美丽的唇瓣 尝起来就像熟透的樱...

克洛迪娜:“简直不能相信!你朋友明明就是只猫,为啥撩女性这么熟练—!!?”


小鹅:“可你知道的,她是只法国猫~😌”


克洛迪娜:“……你是说我是个假的法国女人吗?”


小鹅:“你也许只是经验不足罢了~Ma Claudine~😌😊”


克洛迪娜:“去撩真矢以外的女人?———我做不到!”


小鹅:“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如此喜欢你~Ma Claudine~😌☺💕✨”


克洛迪娜:“?!……////…………(这两只等级都高的可以)…”

 


——————————

——


克洛喵:“你柔软又美丽的唇瓣 尝起来就像熟透的樱桃~我的首席小姐~🐱🌹✨”


真矢:“……/////………”(转头)“我们可以养它吗?Ma claudine?”


克洛迪娜:“………饶了我。”


小鹅:“这可是个好机会,考验你是否能成功从情敌那夺走你女朋友的心 Claudine~!🐥✨🇫🇷🔥”


克洛迪娜:“…………(彻底放弃思考.jpg)。”








【画了@歪特 大大的小鹅系列延伸,在这里也发一下www是超会撩的法国喵和同样等级不低的小鹅,外加“沦陷”的maya…w,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w  克洛要挺住😂www😏💪🏻🇫🇷🔥🔥🔥🔥】

____(底線)

【迷宮組】天鵝湖 (附帶長篇迷宮組主觀解析)

【迷宮組】天鵝湖


柴可夫斯基的Black Swan Pas de Deux奏起。


一名淡金髮色女子獨自坐在那馬蹄形劇場的一樓包廂中,她凝視舞台上身穿黑色芭蕾裙的奧吉莉亞在慢板(Adagio)充滿誘惑與女性魅力的樂曲配合下舞動。女人踏著輕盈步伐,時而投入王子懷抱,而或高傲地拉遠距離。她模仿奧傑塔的一顰一笑,搔首弄姿,眼底流轉的妖與艷催動人心。


然後,舞曲變奏為輕快的Coda段落。那一瞬間,原先坐在觀眾席的女子忽然被從位置抽離,待回過神時她已來到台上,取代王子以極近距離注視黑天鵝狂妄而美麗的三十二圈揮鞭轉。詭計得逞的黑天鵝正笑得驕慢,那雙紫眸審...

【迷宮組】天鵝湖

 

柴可夫斯基的Black Swan Pas de Deux奏起。

 

一名淡金髮色女子獨自坐在那馬蹄形劇場的一樓包廂中,她凝視舞台上身穿黑色芭蕾裙的奧吉莉亞在慢板(Adagio)充滿誘惑與女性魅力的樂曲配合下舞動。女人踏著輕盈步伐,時而投入王子懷抱,而或高傲地拉遠距離。她模仿奧傑塔的一顰一笑,搔首弄姿,眼底流轉的妖與艷催動人心。

 

然後,舞曲變奏為輕快的Coda段落。那一瞬間,原先坐在觀眾席的女子忽然被從位置抽離,待回過神時她已來到台上,取代王子以極近距離注視黑天鵝狂妄而美麗的三十二圈揮鞭轉。詭計得逞的黑天鵝正笑得驕慢,那雙紫眸審視著自己,過於冷冽的深邃目光令她被注視得背脊發涼。

 

「是妳選擇了我。」

 

――站在舞台陰影下的黑天鵝彷彿用唇形如此訴說。

 

「但是妳那情熱的火焰……」

 

西條克洛迪娜來不及聽完尾聲,舞台及整座劇院便開始崩解。

 

 

***

 

 

「嗯……是夢?」

 

從被窩中起身,西條克洛迪娜靠著床頭揉了揉眼,接著拉長身體伸了懶腰。她注意到外頭的天仍是暗的,皎潔月光與星辰成為唯一照明、為夜空披上一層銀灰色的紗帽。對於反常的「早起」感到些許困惑,她點亮手機螢幕確認時間,理論上平常自然醒應當較此刻再晚個約三小時才是。

 

「難不成是昨晚太早睡了……?」

 

以只有自己能聽見的音量推測,克洛迪娜翻身下床,赤腳接觸鋪了地毯的木頭地面時沒有發出聲響。決定至廚房倒杯水以紓解當下的口乾舌燥,她穿上拖鞋並離開房間。

 

 

深夜……又或者說是清早的星光館十分幽靜,不同於白天的鬧騰,此刻整棟宿舍唯獨自己仍然清醒。空氣中多了分夜晚的涼意與清新,平時早已習慣的空間在冷白月光照明下彷彿隨著夜幕低垂而被施了魔法,蒙上一層奇特的氛圍。

 

就好比那晚齊格弗里德碰巧來到的天鵝湖畔,美麗中帶點神秘。

 

 

克洛迪娜伸出手倒了杯水給自己喝,逐漸清醒的大腦才終於漸漸憶起於那場過度消耗精力、剛結束不過十數小時的RevueDuet裡的一切。當然,回憶中自然少不了某人那句驚為天人的 ――

 

« T’es mignonne aussi quand tu pleures……Ma Claudine »

(即使哭起來也十分可愛哦……我的克洛迪娜。)

 

 

「噗――咳、咳咳咳、」

 

一口水不小心因為閃過腦海的話語而噴了出來。西條克洛迪娜慌忙抽了幾張紙巾、邊慶幸好在是深夜而沒有人看見自己的失態。

 

然而,這股慶幸沒能持續太久,她以為僅屬於自己的空間很快地便由他人所入侵。

 

而且偏偏還是那名造成她失態的罪魁禍首。

 

 

「還好嗎?西條同學。」

 

擅自響起的語調是一如既往地高雅,朝她拋來的紫色目光夾雜一絲關心,然而相形見絀的金髮女性卻滿腦子只想逃離此處的尷尬。當然,這層思緒不可能讓對方知道。

 

因為她十分討厭認輸。

 

「哎呀,什麼時候出現的呢?天堂真矢。」故作鎮定,克洛迪娜端著杯子來到沙發前,在對方身旁的位置入座。

 

從前的自己或許會選擇與對方隔了兩個位置的單人沙發,然而事到如今她已明白這種敵意是不必要的了。

 

 

「從剛才就一直在了唷,沒有注意到我嗎?」

 

「沒有。」老實回答。

 

「這還真是令人傷心。」

 

「……話說回來,妳這時間怎麼會在這裡?不睏嗎?」隨手將一旁的抱枕擁入懷中,她脫下拖鞋,將雙腿蜷曲於沙發上。雖然隔天是週末所以放假,然而對於作息規律的對方而言,這仍是令人十分意外的巧遇。

 

「想著西條同學的事情而睡不著呢。」微笑。

 

「哈啊?」毫不掩飾地皺起眉頭,她終於確信今天的天堂真矢有點奇怪。從稍早的 Revue 開始便說著些意義不明的曖昧話語,這種反差與平時相比過於巨大,使她完全看不穿這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沒能獲勝帶給妳的打擊太大了嗎?」

 

 

「不。我的意思是,剛才正在回想今天的戰鬥,那是場值得省思的好比賽。能夠與妳組隊我感到十分開心,西條克洛迪娜。」攀上臉龐的優雅笑意令人難以解讀含義,天堂真矢是名擅長以微笑掩蓋心思的優秀演員。

 

「即使最後並沒有獲勝?」

 

「以結果而言,我並不認為自己輸了。」

 

「這樣……嗎。」

 

還想說點什麼,仍未醞釀出的言語卻被對方好聽的嗓音給率先打斷。

 

 

「不過,如果妳並不想睡的話,是否願意與我共舞一曲呢?西條同學。」

 

藍白色月光穿透窗戶於天堂真矢陶瓷般的肌膚上暈染開來,夜空中繁星滿天,木質地板在兩者照耀下隱隱反射微光。此時,西條克洛迪娜耳邊彷彿響起了柴可夫斯基著名的《天鵝湖主題曲》。芭蕾舞劇第二幕的開頭,在豎琴與提琴顫音的伴奏上由雙簧管奏出的淒美音色。

 

――這是稍早也曾出現於她夢境裡的樂曲。

 

 

「如果我沒會錯意的話,妳是打算『現在』去練舞?」

 

「要這麼解讀也是可以。」

 

「然後妳希望我陪妳一起練習?」

 

「倘若妳願意的話。」

 

「這樣啊――」難得接獲來自那名曾誤以為不將自己放在眼裡的「天堂真矢」的請求,克洛迪娜總感覺有些洋洋得意,原本可能還殘留些許的倦意瞬間一掃而空:「既然妳都要求了那也沒辦法,我就奉陪吧。」

 

 

***

 

 

清早的練舞室空無一人,偌大空間成為九十九期生首席與次席的專場。

 

她們並未開燈,而是任由皓月與星辰照亮空間,四周被染成整片藍白色,摻雜一絲寒意。天堂真矢將音響調節至不會擾人清夢的音量,按下撥放鍵,克洛迪娜很快地辨認出那段曲調屬於《天鵝之舞》第二分曲後段的快版。是象徵王子與白天鵝相互傾訴的情節舞段落,以雙人舞及啞劇表現情感及戲劇情節的芭蕾場面。

 

有些意外,對於這個選曲甚是不解的她皺眉詢問:「一大清早的,不打算輕鬆活動筋骨、而是選擇如此硬核的芭蕾舞曲……?」

 

「畢竟暫時解開的詛咒是有時間限制的,不認為非常適合此刻嗎?」褐髮女性優雅地笑開,倒映著美麗月色而格外動人的紫眸定睛凝視桃紅:「又或者,即使是擅長舞蹈的妳,突然跳《天鵝湖》仍舊太過吃力了些?」

 

「那怎麼可能,別忘了芭蕾可是在法國發展興盛的,我有可能不拿手嗎?」高傲來自於她的自信,這些實力全是靠一直以來的努力不懈而逐漸累積:「但……真不愧是天堂真矢,就連練舞時間都如此講究。看來貼合原作時,或許更容易代入角色?」

 

「……這麼解釋似乎也能說得通。」

 

「嗯?」

 

「不過――這次並非找妳來飾演奧傑塔。印象中西條同學似乎一直有在練習男役的舞步,今晚是否要嘗試看看齊格弗里德的部分呢?」罕見地主動提出飾演女役的要求,平時總因為些許身高差而由她擔任男役的角色。

 

這讓克洛迪娜有些意外,她原以為對方在性格上更喜歡成為相對強勢的一方:「我是沒有問題,不如說這樣反而輕鬆了些。但……妳是認真的?」

 

« Je suis sérieuse à tout moment. »(我一向都是認真的。)

 

牽動唇角肌肉邁開一道神祕的笑,她刻意切換成法語如此說道。

 

 

在以提琴為主旋律而奏出的樂聲伴隨下,天堂真矢化身為劇中楚楚可憐的白天鵝。她腳步輕緩,如同彿過湖面的細風所吹起的漣漪;她單腳旋轉,如同天鵝展翅高飛所帶起的清風。白天鵝在王子的配合與輔助下盡情舞動,腳尖上的流光溢彩過於美麗,讓克洛迪娜想起齊格弗里德深深為其所著迷而起誓的那個夜晚。

 

白天鵝傾訴著詛咒的真相,她曾是名為奧傑塔的公主,卻因為中了惡魔洛特巴爾特的妖法而只能於夜晚恢復成人身。她告訴王子――唯有尚未對他人起誓過的忠誠愛情才能使她擺脫惡魔的詛咒。

 

《天鵝之舞》第二分曲最後,奧傑塔被誓言娶其為妻的齊格弗里德從背後擁入懷中。

 

同時,天堂真矢回過身、在西條克洛迪娜的雙唇上輕輕落下一吻。

 

 

「――?!」

 

這吻來得過於突然也過於自然,劇本外的發展使雙手仍支撐著對方腰際的克洛迪娜渾身一僵。她瞪大那雙品紅明眸注視懷裡的女人,微啟唇瓣間似乎亟欲表達什麼,卻在憋了半天後只剩下僵硬的問句:「……吻戲不應該是第四幕即將終場時才出現的嗎?」

 

「……」

 

「而且、這不過是練習而已,有必要……、」

 

「我可從來就不記得今天有說過是找妳來『練習』的哦?」雙臂輕攀上對方脖頸交扣於後方,天堂真矢以她最溫柔的語氣說道:「...... Jet’aime, ma Claudine. (我愛你,我的克洛迪娜。)」

 

 

面對一時之間過於龐大的訊息量,西條克洛迪娜絞盡腦汁地思考該如何解讀對方的行為。雖然飾演「角色」時,她總有把握能將其舞台表現揣摩得淋漓盡致,即使是即興演出也難不倒她。然而當「自己」成為了那所謂故事中的主角,她卻又瞬間喪失了平時應有的從容。

 

她凝視著懷中的女人――那位曾經日夜追趕過的天堂真矢――不小心出了神。她曾以為自己從來就不在對方眼裡而賭過氣,卻沒能意識到對方原來也注視著自己。

 

甚至……

 

克洛迪娜感覺有股不知名的熱度正悄悄攀上臉頰,此時,她終於能夠清楚看見那雙紫羅蘭眼底所映照著的自己的身影。

 

« Tu es sérieuse? »(妳是認真的嗎?)

 

« Je te l'ai dit, je suis sérieuse à tout moment. »(我告訴過妳了,我一向都是認真的。)

 

 

她感到大腦因為熱度有些暈呼呼。

 

西條克洛迪娜沉默數秒,決定不再出聲詢問,而是小心翼翼地收緊懷繞在對方腰間手臂的力道。不同於齊格弗里德對於奧傑塔在劇中高舉雙指的起誓,身為半個法國人的她選擇更為直白的表達。

 

傾身向前,她單手在背後支撐著真矢的重量、將兩人重心朝前推移,就如同平常練習交際舞時對方向自己做的一般。接著,她俯身輕輕含住女人的下唇瓣,宛如品嘗果實般細細吸吮起來。察覺到彼此逐漸紊亂的吐息,克洛迪娜試探性地將舌頭伸往真矢雙唇間,等待對方主動分開阻擋於兩人間的貝齒。

 

鮮少處於被動方,遲疑數秒後仍然張開口以示邀請的天堂真矢早已難為情到盡失一切原本的從容。

 

 

接吻時,克洛迪娜舌尖的動作十分輕柔,優雅卻挑逗地朝自己纏了過來。預料之外處於弱勢的真矢則皺起眉,她不敢直視對方彷彿要將自己捲進去般的炙熱雙眸。兩人的舌頭在口腔內相互試探、糾纏,這個深吻使她們暈眩、使她們迷醉。在皎潔的月光與星辰之下,她們不再聽得見任何聲音,渾身彷彿即將停止呼吸般顫抖著。

 

這時,天堂真矢的腦海裡響起了繆塞的名言――

« Le seul vrai langage au monde est un baiser. »

(這世界上唯一的真正語言便是親吻。)

 

 

這個吻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真矢眼見自己氣息即將見底,只能請求般地將對方肩膀輕輕推開。終於得以呼吸新鮮空氣,她不甘心地喘息著,平時高雅的語氣此刻竟變得有些禁慾而煽情:「哈啊……妳似乎很擅長這種事呢,克洛迪娜。」

 

「抱歉,一不小心就……」

 

「之前有過類似經驗嗎?」忌妒心比任何人都強的首席不會放過這個問題。

 

「舞台上的借位曾經演過,但現實裡的話……剛才那是第一次。」移動身體將對方向後傾倒的重心拉回原位,視線微微朝上看向因自己的緣故而仍未能平復喘息的天堂真矢,終於回歸現實的法國人也霎時感到一絲難為情。停頓數秒,她小聲補充:「而且,我也不會被『黑天鵝』給迷住心竅。」

 

對於答案感到意外地挑起眉頭,似乎十分滿意,真矢輕笑出聲:「是嗎?這麼一來,白天鵝的詛咒就能解開了呢。」

 

「畢竟,詛咒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的,ma Maya。」

 

此時,彷彿在耳邊響起的是她當年於馬林斯基劇院觀看《天鵝湖》時,第四幕接近終場的《天鵝湖主題曲》變奏。在觀眾的掌聲下,齊格弗里德與奧傑塔迎來屬於他們的美滿結局。

 

窗外的朝陽逐漸升起,理應剝奪一切幸福、受詛咒的清晨不再可怕。而此刻,在這個擁有彼此的人生舞台上――

 

 

結局又將是如何?

 

 

天鵝湖     完。





------後記很長-------

首先,克洛的肺活量比首席大大好 (O

這是官方的手遊劇情,鄙人為寫出這劇情的那位人士獻上至高的尊崇!吹爆!

不愧4法國人,雖然木頭了一點(不只)但還4法國人,

吻技果然還是很好ㄅ,超辣 ^q^

 

R,大家好這裡是被某人推入坑結果以嗑藥般速度掉至坑底的底線^^…

\法蘭西小騎士有辣磨俊俏/

因為不寫點什麼我感覺毒癮發作難以平復心情也難以專心做正事,只好ry

然後這篇寫完我就得暫時開始忙了,希望感恩節左右能夠有空閒時間(?


總覺得第一次寫新的CP時,那一篇總是會特別貼合原作www

大概是對自己心中的原作給予一個交代的儀式感,

這樣將來就可以放飛自我^q^ (幹

然後我知道這篇文對於沒看過天鵝湖的人而言或許不太好懂,

於是以下稍微說明我個人「很主觀」的對於迷宮組的解析、以及簡單講講文章背景#

(文長注意)



首先,之所以選擇「天鵝湖」而非其他作品作為背景的原因是首席ㄉㄉ的那一把劍「Odette the Marvericks (孤獨的奧傑塔)」。奧傑塔是芭蕾舞劇《天鵝湖》的女主角,因為我認為官方不會沒意義地特意選它做為真矢專武,於是便去仔細研究了一番《天鵝湖》的內容。於是,下面先簡介一下天鵝湖的劇情,再繼續我的主觀分析。(不過天鵝湖的結局有很多版本,原作為悲劇,後來許多改為喜劇收尾。下面的是其中的喜劇版本。)

 

 

《天鵝湖》是柴可夫斯基創作的芭蕾舞劇。齊格弗里德王子在二十一歲生日時,王后希望他在隔天的慶祝舞會中挑選一位公主作為新娘。王子卻不以為意,並和朋友們到森林中捕獵天鵝。正當他要舉躬射箭時,白天鵝突然變成一名少女,並告訴王子她是奧傑塔公主,因為被惡魔施了法術而只能在夜晚恢復人形,唯有真誠、永恆、且未對他人宣誓過的愛情才能破解魔咒。王子看到貌美的奧傑塔公主心生愛慕,立即發誓要永遠愛她,並邀請她參加隔天挑選新娘的舞會,到時將宣布娶她為妻。

 

舞會當天,來自各國的公主在王子面前展露舞技,然而王子都不為所動,一心等待天鵝公主的出現。不料,惡魔卻把自己的女兒奧吉莉亞(黑天鵝)偽裝成奧傑塔(白天鵝)。王子把黑天鵝錯當成白天鵝,高興地邀她一起跳舞,並宣布她將成為他的新娘。話才說完,惡魔和黑天鵝便消失了,這時王子看見絕望的白天鵝佇立在窗口。王子發現自己受騙,匆匆忙忙趕到湖邊,請求白天鵝的原諒。奧傑塔和白天鵝少女們因王子的失策而永遠失去重返人間的機會。兩人在天鵝湖畔跳出永恆之舞,卻激怒了惡魔,掀起巨大的浪濤,捲走王子。公主挺身救他,雙雙殉情。最後因為偉大的力量,反而破除了魔咒,在眾天鵝的幫助下,他們戰勝惡魔,公主與王子終於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

 

 

在少女歌劇的動畫中,天堂真矢這個角色在我感覺來與「天鵝」這印象脫離不了關係。其中最明顯的我認為是第三集中她打華戀的場景,可以看見整個舞台似乎便是以天鵝為主體印象而製造。再來就是前面提過的武器「孤獨的奧傑塔」,不論是武器名又或者是護手都具備「天鵝」的成分在其中。接著,這個角色最讓我不解的還有一點便是她的開場詩。明明其他角色的詩都是既熱血又充滿個人意志/特色的台詞,為何身為霸者的首席、偏偏出場唸的都是那首風騷的情詩?當然身為騷話王這也是很合理的,但如果這首詩也與《天鵝湖》扯上關係,是否又能變得更合理呢?

 

首先根據武器名稱「奧傑塔」,我假設真矢便是被設定為「白天鵝」的角色。從舞蹈上而言,白天鵝要跳得纖弱、純潔、柔情、哀戚,黑天鵝則要跳得魅惑、狡猾、艷麗、驕傲。而有趣的是,白天鵝與黑天鵝於芭蕾舞劇中一律由相同舞者飾演,因此我假設真矢同時也被設定為「黑天鵝」的角色。

 

那麼問題來了。對於「白天鵝」而言最關鍵的詛咒是甚麼?

 

在舞台劇中,克洛跟真矢有過一段對話:「迷宮,有甚麼好迷惘的?」「事實上妳其實一直是猶豫不決的吧,我可是知道的。」再結合真矢前期那「即使只有我一人我也會是star」之類的發言,我認為或許這個詛咒便是她強迫武裝起自己、決定要孤獨一人登頂的這分心態。看看她第三集聽見華戀要跟光一起成為star的瞬間有多暴怒XD 同時,「孤獨的奧傑塔」這個專武名稱,不也正是在強調她的那份「孤獨」嗎?

 

真矢強迫自己獨自一人登頂,但身為「白天鵝」的她猶豫不決,心底其實並不想這麼做。然而,她同時也被另一個自己「黑天鵝」給束縛住。如果說平時優雅的真矢比較像白天鵝,那麼最明顯的黑天鵝真矢可以參考一下03打華戀那唯我獨尊、狂氣、驕傲的首席,而十分正好地,黑天鵝在《天鵝湖》中也是導致詛咒無法被破解的關鍵。

 

至於造成「白天鵝」真矢被詛咒的關鍵契機(又或者說是讓她心底誕生那隻黑天鵝的契機),我個人的解讀是第三集打華戀前,真矢回想的那段與克洛的回憶。當她主動伸出手想與克洛建立友好關係時(從各個地方都可以知道真矢根本從小就在關注克洛),卻被徹底無視並且宣言「我還沒有輸」。這瞬間,天堂真矢可能就已經在心底下定決心要獨自成為走在最前方的那人,讓克洛只注視著自己的背影,不斷追上來。

 

從此――「黑天鵝」在真矢心裡誕生了,強迫她孤獨地成為唯一的star。而在第三集中,她一回想完、便立刻用雙手將頭髮散開後化身為黑天鵝與華戀戰鬥,我感覺或許就是在印證這層設定。那麼,話又說回來,「白天鵝」最渴求的東西究竟是甚麼呢?

 

在《天鵝湖》中,白天鵝想要破解詛咒,她一直在等待王子的忠貞誓言。那回到少女歌劇中,對於「白天鵝」天堂真矢而言,她所追求的那個能夠解開詛咒的「誓言」又是甚麼?

 

我個人主觀的想法是,既然當年造成「黑天鵝」誕生、束縛住真矢的「詛咒」是克洛對她的拒絕,那或許她同時也在等待被「接納」的時候到來。可以看見克洛隨著動畫進行逐漸對真矢軟化態度,最後到了第十集時克洛的 revue 曲中的歌詞「舞台的正中央只屬於唯一的明星,但已經不再是孤獨一人」示意了她願意與她並肩而行。此時,對於「白天鵝」真矢的「孤獨」詛咒終於消失,她也因此獲得了成長與新生。而她用法語對克洛說的台詞「和你一起我能飛往更高的地方」也是以「鳥」作為印象,或許有這一層面的感覺?

 

再說回那首乍聽之下十分微妙的開場詩。「皎潔的月光、星辰的愛,匯聚無數光芒帶到你的心裡。今晚的璀璨只為你獻上。」為什麼別人的詩都很立志、都與角色所追求的東西有關,然而身為王者的首席ㄉㄉ卻是一首騷氣滿滿情詩?而又為什麼是選用這些詞彙來描寫呢?

 

芭蕾舞劇《天鵝湖》中,所有王子與白天鵝在天鵝湖畔相遇的場景都是夜晚(第二幕、第四幕)。此時,舞台會亮起帶點藍白色調的燈光,天鵝們出場後幻化為人型。於是「皎潔的月光、星辰的愛」這種描寫夜晚的句子便十分應景。再來,「匯聚無數光芒帶到你的心裡。今晚的璀璨只為你獻上。」首先,當王子第二幕到天鵝湖時、其實是一群天鵝一起表演給他看,而白天鵝有種集所有同伴光芒於一身、最後奪得王子的心的感覺,可對應「匯聚無數光芒」。而面對闖入天鵝湖畔的王子,白天鵝最希望的便是能解開詛咒,為了解開詛咒勢必需要王子對她永恆的誓言。於是唱詞裡面特別強調「你」這個單數的詞彙、而非不特定的大眾。或許對於理應將光芒帶給「大家」的star而言很奇怪,但看成是「白天鵝」的獨白時,瞬間變得合理了。她的目標自始至終只有「一人」,而那人便是將為她解開詛咒的王子。



啊……結果一個不小心打了長篇大論,總之上面這些都只是我個人「十分主觀」的分析而已。

雖然不知道官方是怎麼想的,但我覺得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是十分有趣www

希望不久後的將來我們還能再見ry


單連初雪

[迷宮] 那天我們並肩而行 01

  「天堂真矢在躲我。」

  這是石動雙葉近來最常聽到西條克洛迪娜說的一句話。

  距離那場奇怪的選拔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除了退學消失的神樂光、急於尋找神樂光的愛城華戀,以及陪伴著愛城華戀的露崎真昼外,所有人的步調幾乎都回到了日常的正軌上,當然其中還是會有一點因為那場選拔所造成的改變——像是大場奈奈和星見純那,越來越常一同不見人影,再度出現時總是一副遠足歸來的幸福表情;像是石動雙葉自己和花柳香子,後者最近慢慢變得自覺又安分,石動雙葉才剛慢慢習慣對方每天比自己早起,卻又被要求以「一個好演員,要能融入角色的第一步是觀察」為目的,動輒兩三日便出門上街閒晃。

  「我說你只是想逛街吧?」石動雙葉看...

  「天堂真矢在躲我。」

  這是石動雙葉近來最常聽到西條克洛迪娜說的一句話。

  距離那場奇怪的選拔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除了退學消失的神樂光、急於尋找神樂光的愛城華戀,以及陪伴著愛城華戀的露崎真昼外,所有人的步調幾乎都回到了日常的正軌上,當然其中還是會有一點因為那場選拔所造成的改變——像是大場奈奈和星見純那,越來越常一同不見人影,再度出現時總是一副遠足歸來的幸福表情;像是石動雙葉自己和花柳香子,後者最近慢慢變得自覺又安分,石動雙葉才剛慢慢習慣對方每天比自己早起,卻又被要求以「一個好演員,要能融入角色的第一步是觀察」為目的,動輒兩三日便出門上街閒晃。

  「我說你只是想逛街吧?」石動雙葉看著手上累積漸多的提袋。

  「雙葉親——這樣想就不對了!」花柳香子尋找著下一間作為目標的店,還不忘用教訓的口吻對她說,「這是觀察,以後演繹的時候可以用得上呢——」

  「哈?像是甚麼時候?」

  「像是、像是扮演逛街約會的……」花柳香子的聲音忽然轉小。

  「的?」

  「找到了!咱去那間店吧!」花柳香子直接打斷詢問,拉著石動雙葉跑向她口中的店門。

  那一整天花柳香子都沒再提起這個話題,後來石動雙葉自己也忘了問。

  雖然大家都因為選拔變得有些奇怪,但最明顯的人還是——

  「天堂真矢一定在躲我!」西條克洛迪娜氣得丟出抱枕,抱枕在那裝飾著華蓋的奢侈大床上彈跳著,停在石動雙葉的面前,「她已經連續兩個禮拜無視我練習的邀請,一放學就直接回宿舍了!」

  一想到自己主動提出的邀約竟被那有著姣好臉龐的女人笑著婉拒,西條克洛迪娜又想將抱枕撿回來蹂躪一番。

  「天堂嗎?」石動雙葉側著頭回想,「的確最近都沒有看到你們一起練習。」

  當然她的「最近」指的是那場選拔之後。

  石動雙葉回想起一個多月前,在那個地下劇場發生的事情。那天除了神樂光擊敗愛城華戀登上塔頂,成為top star之外,還發生了這兩人間這樣的對話。

  「Ma MAYA. 」

  「Ma Claudine. 」

  當然石動雙葉是聽不懂法文的,再怎麼樣都只能大概聽得懂這幾個字,還是因為跟英文的發音極相似,雖然事後大家討論(還有腦補)過後得出的結論讓人臉紅心跳,也沒人想讓兩位當事者知道他們已經了解對話的內容大義。

  「噗……」想到這裡的石動雙葉不小心笑了出來。

  「等等!你那表情是在想甚麼啊!」西條克洛迪娜又將抱枕拿了回來,好似又要下什麼重手。

  「我說啊,克洛子——」石動雙葉看了看掛鐘,離花柳香子相約的時間——今天她依然要被拖出門進行人類觀察——只剩不到十分鐘了,「真的很在意的話,怎麼不去問看看天堂呢?」旋即站起身來。

  怎麼不去問看看本人呢?西條克洛迪娜聞言,也這樣問自己,隨著石動雙葉離開房間,偌大的臥房又剩下她自己一人,她向後仰躺,拾起放在一旁的手機,熟練地操作幾下便打開通訊軟體。

  然而她主動連絡天堂真矢的這個動作並不熟練,甚至是從來沒有過。

  看著和對方顯示為完全空白的對話紀錄,西條克洛迪娜重複著關上又打開的動作數次,終於放棄去做這件對現在的自己而言十分困難的事。

  「為什麼我非得為了那個女人這麼煩惱不可?」她翻身將臉埋進枕頭中,「不是都已經認可我了嗎?」

  經過地下劇場一役,西條克洛迪娜原以為自己更加接近天堂真矢,這個讓她追逐了非常久,非常努力卻也搆不著邊的目標,以為能夠更加了解對方,以為自己有足夠的資格能夠站在她的身邊。

  西條克洛迪娜承認自己被選上作為雙打的搭檔時有些訝異,雖然仔細想,天堂真矢若是選了愛城華戀反而是更奇怪的抉擇,但她就是沒辦法阻止自己這樣思考,一直以來她就是在後頭追逐那個名為「天堂真矢」的強大存在,以至於當兩人在戰鬥中心意相通時,她竟有些熱淚盈眶。

  我是不是離我的目標更接近了呢?西條克洛迪娜當下是這樣想的。

  但是他們卻輸了。

  看到天堂真矢披肩落地的那個瞬間,西條克洛迪娜受到的衝擊非常大,在她的心中,天堂真矢是不可能被擊敗的,但她現在卻輸了,敗北了。

  是我拖累了她嗎?一直到現在,西條克洛迪娜偶爾還是會這樣想著。

  即使是在戰後,天堂真矢對著崩潰無助的自己說了那些話來表達她的認同……

  「T'es mignonne aussi quand tu pleures……Ma Claudine. 」(你哭泣的臉龐也很可愛啊……我的克洛迪娜)

  西條克洛迪娜的臉忽然變得很燙。

  為什麼偏偏想到的是這句呢?她尋思著,埋在枕頭中的臉陷得更深了。

  「對於我的頻繁打擾實在非常抱歉,大場同學。」天堂真矢端正地坐在交誼廳的沙發上,放下還有些燙手的茶杯,面帶歉意道。

  選拔結束後,天堂真矢經常性地邀請大場奈奈,為了她的某些計畫討論對策,順便蹭頓大場奈奈親手做的料理和甜點。

  事實上西條克洛迪娜的猜想錯了,天堂真矢並不是忽視她,相反地,天堂真矢為了確認那場戰鬥中所流露出的,她們兩個人的心意,不斷用隱晦的方式試探著,然而西條克洛迪娜完全沒有發現——沒發現天堂真矢不但認可了她,還產生別的心思的這件事。

  像是前幾天,西條克洛迪娜後學後練習的詢問。

  「天堂真矢,留下來練習嗎?」她說。

  「有時候妳不會想早點回去嗎,克洛迪娜?」天堂真矢眼中閃爍著邀約的目光。

  「啊?妳要回去啦?……好吧我自己練習。」於是西條克洛迪娜這樣回答。

  又像是上個禮拜,西條克洛迪娜難得在課堂練習上向自己邀舞時,因為有些欣喜意外使得回覆和反應都慢了好幾拍,沒想到對方卻誤會了自己的遲疑是拒絕的意思。

  「……不要就算了。」西條克洛迪娜離開她的視線。

  整節練習課,天堂真矢都在和由於露崎真昼被老師叫走而被拋下的,找不著神樂光的愛城華戀,上演失神的雙人舞。

  就這樣一個多月,不斷在這種冷戰般的誤解氣氛中渡過,天堂真矢開始懷疑自己的感情運,是否和公演的抽票運一樣差勁。

  「沒事的,真矢醬——」大場奈奈目光和煦,遞過一塊她親手做的香蕉蛋糕,看著天堂真矢迅速卻不失優雅接過的動作微笑,「都已經這樣了,不成功就太可惜了呢——」

  「是呢。」天堂真矢回答,同時手上的蛋糕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被吃掉,「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有點擔心,因為克洛迪娜好像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心意。」她用渴切的眼神盯著桌上另外一塊蛋糕。

  「唉呀,該說畢竟是克洛醬嗎?」大場奈奈將整盤蛋糕推到天堂真矢的茶杯旁邊,「吃吧,我做了很多——」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天堂真矢喝了一口茶,開始吃起第二塊蛋糕,「雖然這點也是克洛迪娜可愛的地方,但現在讓人有些困擾呢。」

  關於對自己的感情太遲鈍的這一點。天堂真矢心想著。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西條克洛迪娜打算今天讓自己休息一天。

  雖然打算精進自己,但是適當的休息也是有它的必要性,西條克洛迪娜深知這一點,所以今天沒有留下來練習的準備。

  然而她經過練習室時,看到了天堂真矢的身影。

  這讓西條克洛迪娜毅然決然改變今天的行程,雖然她自己也不曉得原因。

  「真難得,今天首席大人久違地留下來練習了。」她逕自走進練習室,用最能引人注目的聲音說道,「或者是說沒有我,你比較能安心練習呢?天堂真矢。」最後的名字念起來特別清晰。

  「妳怎麼會這麼想呢,西條同學?」天堂真矢停下動作,「我是來這裡等妳的。」

  「啊?」

  「有什麼好訝異的呢?」天堂真矢好看的臉上有些許憂傷。

  「妳不是——」西條克洛迪娜停頓了一下,「一直在躲我嗎?」

  這下換成天堂真矢訝異了。

  原來對方一直誤會是自己在避開她嗎?天堂真矢想著。

  「不是那樣的,西條同學。」

  「欸……?」

  「我並沒有在躲妳,不如說我是不會躲妳的。」天堂真矢誠摯地說道,「但我的確有別的話想要告訴妳。」

  「沒、沒有在躲我就好啦!」西條克洛迪娜感到有些尷尬,她覺得自己的耳朵一定已經紅了,「那妳要告訴我什麼?快說!天堂真矢才不會這麼結結巴巴的!」她試圖用強勢的言語遮掩住自己內心的窘迫。

  「西條克洛迪娜,我——」

  然而天堂真矢的話沒有說完,兩人便被突如其來的叫喚打斷對話。

  老師就站在門口,告訴兩人由於硬體上需要維修,今天無法使用練習室。

  西條克洛迪娜點頭,回頭望著天堂真矢,後者看似已經放棄在這個地方說話,收拾著東西準備要離開了。

  「……如、如果妳還想繼續說的話!」看著天堂真矢的動作,西條克洛迪娜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對方好像覺得這個場地不適合繼續談話,「晚一點的時候可以來我房間……」她又小聲補充道,「假設妳要說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天堂真矢的背影愣住了瞬間,隨即又放鬆下來,轉身,用十分溫柔的笑容回道:「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克洛迪娜。」在西條克洛迪娜還被這個笑容、這個語氣定格的瞬間,從容地離開練習室。

  「……搞什麼啊,討厭的女人。」西條克洛迪娜小聲抱怨,也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離開練習室。

  但不是像我想的那樣在躲我就好了。回宿舍的路上,她不禁一直這麼想著。

  或許是思考的時候太過專注,西條克洛迪娜沒有發現自己的臉上,有著想到天堂真矢的事情時所流露出來的溫暖笑意,那份不著痕跡的欣喜就這麼掛上她精緻的五官,伴隨了她一路歸程。

  天堂真矢站在桌邊,緊盯著桌上自己長期擺設的,當初第99回聖翔祭的照片。

  灰色的相框邊緣裝飾著自己當初擔任主演時所配戴的髮夾,至於為什麼會將這枚髮夾留下呢?天堂真矢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從小到大明明擔任過不少次的主演,也不是每次都會將當時的配件留作紀念,但這次很快便決定將這枚髮夾給留下來,甚至放在自己隨時都能看見的位置。

  她的腦中浮現在演出前,西條克洛迪娜靠在自己耳畔那句:「我沒有輸。」

  這個女孩的心裡面,似乎除了和自己一較高下外便沒有其他的想法,聽到這句話的天堂真矢當下是極詫異的,除了西條克洛迪娜那大膽的動作,用讓人產生各種遐想的姿態靠近外——天堂真矢當下還以為自己會被強吻——還有那句突如其來的「我沒有輸」。

  事實上天堂真矢早在很久以前,在她們倆相遇前,甚至是自己尚在比少不更事還要懵懂的年紀,就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名字——西條克洛迪娜。

  身為一位成功的知名童星,西條克洛迪娜參與過的舞台劇、拍攝的電視廣告,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演出,在當時各種的媒介傳播下來到天堂真矢的眼中,更不用說在西條克洛迪娜獲得最佳女主演的獎項時,還是天堂真矢的父親頒的獎。

  人的眼球總是會被美麗的事物所吸引。對於這個和自己同年紀的天才童星,天堂真矢豪不意外地被深深吸引著,舉凡西條克洛迪娜所出演的、發表過的作品,她無一不細數家珍,可說在天堂真矢的生活中、憧憬裡,早已充滿了這個人的氣息。

  在因為自己的家世背景、舞台實力過於超乎常人而飽受孤獨折磨的成長時期,這些收藏更是天堂真矢的寶物。

  身邊所有和自己關係好的人,都不是真心的,天堂真矢知道所有人都在背地裡對她議論紛紛,歷經了幾次在鞋櫃裡發現圖釘、擦身而過的刻意碰撞、無意間聽見的惡言惡語後,她更是如此確信這點。除了舞台外,不喜歡和人產生摩擦的天堂真矢自然不會去和這些人計較,反之她用一種近乎孤高的姿態將自己包裹住,產生出一種讓人不敢接近的氣場,像是潔白高貴的天鵝般不可沾染,除此之外只有自己所擁有的,所珍藏的東西是真的。

  而這樣子的她,在參加聖翔音樂學院的入學考試時,和西條克洛迪娜相遇了。

  更精確地說,是被西條克洛迪娜挑釁了。

  「是時候了呢。」天堂真矢看了看時間,關上房間的燈前不忘在回頭看了眼聖翔祭的照片——西條克洛迪娜倔強不服輸的臉在昏暗的房內仍然是如此鮮明。

  她走出房間,關上門。

  敲響西條克洛迪娜的房門。

  如果要說有甚麼事情是最讓西條克洛迪娜所煩,她一定會一秒回答天堂真矢這個名字,自從兩人相遇後西條克洛迪娜便如此確信著,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

  距離下午和天堂真矢的對話已經過了四個鐘頭,西條克洛迪娜趴在她華美的雙人床上,心不在焉地看著手機,雖然手指持續著滑動螢幕的操作,但若是有任何人在這裡看到這個景象,都可以斬釘截鐵地說,西條克洛迪娜根本沒有在注意手機上的內容,瞧她其實將手機的方向上下顛倒過來便可略知一二。

  「……我這是在緊張什麼。」沒多久她便回過神,發覺自己眼前的螢幕是反過來的,「我為什麼非得為了天堂真矢這麼緊張不可?」將顛倒的手機轉正,「那個女人到底在幹嘛?不是說要過來嗎?」

  西條克洛迪娜不想承認自己心裡其實有點期望天堂真矢的到來,以一種不明所以的心情。

  此時寂靜的走廊外頭傳來了規律、有禮的敲門聲,被敲響的房門正是西條克洛迪娜的。

  「!」西條克洛迪娜卻被這事實上並不突兀的聲響給嚇了一跳,她狼狽起身,用極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對著鏡子再三確認後,像是不想被發現自己的急切般,刻意慢條斯理地走到門邊。

  走廊的光線自漸開的門縫中流洩而入,直到被敞開房門後的亮度晃了雙眼,西條克洛迪娜才發覺自己沒有開燈。

  天堂真矢就站在門後,沒有因為稍稍等待了一段時間而流露出不耐的表情,就只是站在那裡,等待欲見之人為她打開門。

  雖然這種說法讓西條克洛迪娜很火大,但她腦中竟一時間認為天堂真矢是在光芒中看著自己。

  「晚上好,西條同學。」天堂真矢說。

  「怎麼那麼慢?」西條克洛迪娜沒好氣地回道,「真是的,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明天可是還要早起哦!」

  「真是萬分抱歉,西條同學,若是不方便的話我們可以改個時——」天堂真矢話說到一半便遭打斷。

  「啊啊!夠了,有什麼要說的就現在吧!」語畢,西條克洛迪娜向後退了兩步,將天堂真矢往房裡讓,「還不快進來?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微微頷首,隨著西條克洛迪娜的腳步走進房間,後者在她步入後便將門帶上,頓時房間又回到一片黑暗的狀態。

  「啊?抱歉,我忘了開燈……」西條克洛迪娜連忙轉身,打算繞過天堂真矢按下燈的開關,不料天堂真矢也和她存有同樣的心思,這直接導致了兩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撞成一團。

  天堂真矢發現自己呈現一個往前方跪跌的狀態,不怎麼痛,但她將西條克洛迪娜壓在了下方,表示對方在跌倒時是向後仰躺的姿勢,這讓她有些擔心。

  「克洛……西條同學,沒事嗎?」天堂真矢擔心地向前伸出手,正好碰到西條克洛迪娜的臉,「有撞著什麼地方嗎?需要去保健室看看嗎?」

  舞台少女的每一吋身體都是她們的資本,若只是小擦傷那倒還好,但如果方才那下讓西條克洛迪娜受到較嚴重的傷就不妙了,天堂真矢知道自己一定會非常、非常生自己的氣。

  「不……我沒事,倒是妳——」西條克洛迪娜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侷促,「——快從我身上下來。」

  瞳孔已經逐漸適應了黑暗,天堂真矢聽了西條克洛迪娜的語氣,才發覺兩人現在的姿勢極度曖昧,而自己的手指還在西條克洛迪娜保養得宜的臉上不自覺地摩娑,也難怪她的聲音聽起來是這般驚恐。

  天堂真矢連忙起身,同時伸手拉了西條克洛迪娜一把,兩人都自地上站起後,天堂真矢順手打開房間燈,突然大放光明的臥房讓兩人都不習慣地瞇了眼。

  西條克洛迪娜深呼吸著,試圖將方才的失態吞回肚裡,她斜眼偷瞄著天堂真矢,後者正將視線放在自己那滿是功勳的架子上,正確來說是在看著自己獲頒最佳女主演的那張獎狀。

  「那個啊?」西條克洛迪娜用不在乎的語氣說道,「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呢。」嘲諷似地加上一道自鼻腔發出的輕笑。

  「天堂裕一是我的父親。」天堂真矢指著下方的頒獎人名字。

  「欸?」西條克洛迪娜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震懾住,雖然這姓氏非常罕見,她也是早就知道兩人是父女這件事情,但天堂真矢突如其來的告知讓她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其實我從小就看著西條同學的作品長大的呢。」

  如果不久前的西條克洛迪娜是稍微有點慌張,那現在的西條克洛迪娜可說是極度驚恐。

  為什麼?為什麼我從來沒想過呢!她在腦內大聲吶喊。

  她從來沒有想像過天堂真矢會在兩人相識之前就注視著自己的這件事。

  嚴格來說應該是「一直」注視著自己。

  「妳、妳、妳為什麼從來沒有說過?」西條克洛迪娜跳了起來,指著天堂真矢就問。

  「啊啦?我還以為西條同學知道我是他的女兒呢?」天堂真矢無辜地回答。

  「我不是問這個!」西條克洛迪娜知道自己的耳朵和臉一定是紅了,有股熱量在她的顏面神經和微血管間流竄著,她感到一陣潰敗後的無力感,在那個女人面前如此失態是不對的,「不要做這種像跟蹤狂一樣的事情啊!」天堂真矢看著自己的作品長大什麼的,實在太讓她感到羞恥了。

  「難道西條同學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受人喜愛嗎?」天堂真矢表面上倒是挺冷靜,心裡想的卻是:跟蹤狂?

  「不……我、我——」西條克洛迪娜用手扶著額頭,「的確也不能說是你的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啊!她想著。

  「西條同學從以前就一直閃閃發光呢。」天堂真矢由衷地說,「很多關於演譯的方面,是因為看了西條同學的表演才聯想到的。」

  「有次我看了西條同學有參與的公演,那真摯的演技震懾了我。」

  「舞台劇、廣告和發行的DVD,當時向爸爸請求買回來了呢。」

  西條克洛迪娜想要竭力保持冷靜,天堂真矢說出的話實在太讓人不敢置信,但更讓她驚訝的是後面的內容。

  「還有在我被同學們排擠的時候……」

  「等等?誰排擠妳?」她忍不住打斷天堂真矢的話。

  「這不能怪她們,只是因為太忌妒別人的才能導致做出了這種行為。」像是在別人的鞋子裡放圖釘之類的超過行為,但這些不用讓克洛迪娜知道,天堂真矢一面想著,繼續說了下去,「畢竟我通常都佔據了主演的位置。」

  西條克洛迪娜愣住了,雖然一向直來直往的她沒有體會過這種遭遇,卻也不是沒有聽說過,她知道天堂真矢一定有很多過程不會向她提及。

  那麼「天堂真矢」之所以能夠成為現在的「天堂真矢」,到底是讓自己受過多少傷,才能保持她眼前這個聖翔首席的從容呢?

  她心裡有個地方在隱隱作痛著,就為了天堂真矢。

  「那個時候的我,看了西條同學出演的廣告,想到還有個跟我一樣年齡的女孩也那麼努力,就總想著不能輸給她。」天堂真矢將西條克洛迪娜的反應都看在眼裡,不動聲色地繼續補充道,「後來到了聖翔,後來一起演了Starlight,再後來參加了那場選拔——」

  我們輸了,是我拖累了妳。西條克洛迪娜暗自在心裡接上。

  「妳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天堂真矢停下來,深邃的紫色眼瞳看著西條克洛迪娜。後者有種好似將被望穿的錯覺,那目光灼熱到她無法忽略。

  「我當時也說了,有妳在,我才能夠飛得更高,而我一點也不覺得妳會拖累我。」天堂真矢向著西條克洛迪娜走了幾步,兩人的距離陡然拉近,「那場選拔後我發現,有些事情現在不說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現在的愛城華戀依然在四處尋找神樂光,天堂真矢發現自己沒辦法想像若是發生在他們身上,自己會做出何種反應,她想都不敢想。

  西條克洛迪娜呆呆地看著天堂真矢接近自己,直到兩人的距離近到只剩下兩步就會碰上才反應過來,她忽然不知道該將自己的視線置於何處。

  接下來天堂真矢說出了西條克洛迪娜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話。

  「西條克洛迪娜,往後也請妳繼續待在我的身邊——」天堂真矢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動搖著,但沒一會便用她有史以來最堅定的語氣繼續下去,「——以戀人的形式。」

  「真矢……」突如其來的告白擊碎了西條克洛迪娜近日故意撐起的防禦,她又回想起那天的地下劇場,兩人在當時的情勢下互相坦白時的畫面,「我……」

  太受寵若驚了。當然這句話她沒有喊出來。

  「我沒有辦法想像我像那個樣子失去妳,克洛迪娜。」

  「那天之後我的想法就改變了,我想要和妳兩個人一起成為Top star。」

  「這就是我今天來,想要對妳說的話。」

  西條克洛迪娜的呼吸變得很急促,她承認自己現在的感受是有著無法遏止的狂喜,還另外摻雜著自我懷疑的不安,但無論是哪種情緒,西條克洛迪娜都知道自己今天都必須在這裡做下抉擇,必須要給天堂真矢一個發自內心的正確回應。

  天堂真矢和來時一樣,只是單純站在那裡,沒有表露出任何等待中的表情,但西條克洛迪娜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絲轉瞬即逝的、害怕受傷的情緒。

  就像是剛才她在講述自己遭到不當對待時,眼中也有同樣的寂寞。

  原來是這樣的嗎?天堂真矢?西條克洛迪娜在心中暗暗地做了決定。

  她深吸一口氣,向前補上僅僅差距兩步的空白,直視著天堂真矢的眼睛。

  天堂真矢微低著頭,看著西條克洛迪娜的臉,眼中照映出對方頭髮金黃稻穗的顏色,接著是她雙眸裡那淺淺的紅,和天堂真矢眼睛的紫相融在一起。

  「真是討厭的女人。」在天堂真矢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西條克洛迪娜朝她喊了這句,隨即揪住她的領口向下拉。天堂真矢頓時失去重心,而西條克洛迪娜則趁著她還沒有找回平衡時將唇湊上,就這樣吻了她。

  天堂真矢大吃一驚,意料之外的發展讓她的腦子呈現空白的狀態,沒有辦法保持平日裡的從容,屬於首席大人的那副勢在必得的從容,好像西條克洛迪娜就是這輩子唯一能夠剋制她的秘密武器般,天堂真矢就這樣任著西條克洛迪娜吻上,又任她自由退去。

  她顫抖著地用指尖碰了碰還殘留有西條克洛迪娜氣味的地方,西條克洛迪娜的嘴唇很柔軟,且非常溫暖,而兩人已經分開來的現在,天堂真矢覺得內心彷彿什麼被掏空了。

  但在這個情緒的更上一層,她覺得心裡有個大洞被填滿了。

  天堂真矢那清澈的紫瞳在剎那間閃爍著波光,不明所以的西條克洛迪娜發現天堂真矢竟然在掉眼淚。

  「等、等等!不是妳對我告白嗎?」她開始往錯誤的方向去理解,「為什麼變得好像是我在欺負妳一樣啊!」

  天堂真矢的回答是一個迎面而上、激動且強勢的擁抱。

  「……總、總之,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啦。」西條克洛迪娜開始感到燥熱和暈眩,問自己為什麼要主動去做這種讓自己事後會害羞到想死的事情呢?「妳最好不要有鬆懈的一天,我的目標一直都沒有變,就是超越妳,天堂真矢。」稍做遲疑後,她用緩慢的速度將雙手環上天堂真矢的腰,在碰觸到對方的體溫後往自己的方向收束,「……然後一起成為Top star。」我想和妳繼續並肩迎向每個挑戰,這句話西條克洛迪娜沒有說出來,不過她相信天堂真矢也有同樣的心思。

  Oui. Ma Claudine. 

  西條克洛迪娜覺得自己被抱得更緊了。

牧狼放

“带着他们离开这,现在。”


“你也必须跟我们一块走! Claudine!”


“快点”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爆炸太强了,Maya她已经 出不来了啊————”


“走,快点。”


“你个蠢货————!”


“听着”


Claudine回头,语气平静得不像平时那只热情开朗的狮子


“——在救出她前我是不会活着从这里出去的。”


【p.s.:是忠诚的克洛狮qwq(哭)…这次画了现代设定,我爱她们🥺】

“带着他们离开这,现在。”


“你也必须跟我们一块走! Claudine!”


“快点”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爆炸太强了,Maya她已经 出不来了啊————”


“走,快点。”


“你个蠢货————!”





“听着”



Claudine回头,语气平静得不像平时那只热情开朗的狮子




“——在救出她前我是不会活着从这里出去的。”





【p.s.:是忠诚的克洛狮qwq(哭)…这次画了现代设定,我爱她们🥺】

T-BoneVI@没有什么好@的

这次行了吗?举报之前想清楚,你自己觉得打码下面是什么?
p1是和大饼子约的稿,脑洞在p2p3
我一个啊是吧文都没看过几篇的人竟然靠被举报成了合格的高产社文写手???

这次行了吗?举报之前想清楚,你自己觉得打码下面是什么?
p1是和大饼子约的稿,脑洞在p2p3
我一个啊是吧文都没看过几篇的人竟然靠被举报成了合格的高产社文写手???

牧狼放

【当发现自己是姬佬时的反应——天堂真矢篇(入戏深渊满嘴骚话莫名重情蜜汁感动大宝宝型)】

天堂真矢:“我竟然…喜欢西条桑……”

天堂真矢:“我难道…是……”

天堂真矢:“…………”

————————————

天堂真矢:“西条桑……”

西条克洛迪娜:“纳尼哟,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克洛迪娜……”

西条克洛迪娜:“……你想说什么?”

天堂真矢:“请不要讨厌我…。”

西条克洛迪娜:“哈—?你在说什么啊你这讨厌的女人——”

天堂真矢:“果然…被西条桑讨厌了呢。”

西条克洛迪娜:“??!、……你到底想干什么”

天堂真矢:“对不起,我今晚就搬离星光馆,一直以来给西条桑你添麻烦...

【当发现自己是姬佬时的反应——天堂真矢篇(入戏深渊满嘴骚话莫名重情蜜汁感动大宝宝型)】

天堂真矢:“我竟然…喜欢西条桑……”

天堂真矢:“我难道…是……”

天堂真矢:“…………”

————————————

天堂真矢:“西条桑……”

西条克洛迪娜:“纳尼哟,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克洛迪娜……”

西条克洛迪娜:“……你想说什么?”

天堂真矢:“请不要讨厌我…。”

西条克洛迪娜:“哈—?你在说什么啊你这讨厌的女人——”

天堂真矢:“果然…被西条桑讨厌了呢。”

西条克洛迪娜:“??!、……你到底想干什么”

天堂真矢:“对不起,我今晚就搬离星光馆,一直以来给西条桑你添麻烦了,十分抱歉。”

西条克洛迪娜:“等、我可没说…——、我哪句话说我讨厌你了啊、而且…而且你也没给我添麻烦啊、所以…你别……”

天堂真矢:(吸鼻子)“—吸溜、)………我别?”

西条克洛迪娜:“…你别…、走啊。”

天堂真矢:“西条桑…不想让我走吗?”

西条克洛迪娜:“那是当然的吧,…看不见你这张脸我的火都不知该给谁发…。”

天堂真矢:“——那请和你我交往,Ma Claudine!”

西条克洛迪娜:“?!!诶—…、?”

天堂真矢:“让我别走,就是不讨厌我吧,就是不舍的我吧,就是对我有好感吧,就是喜欢我吧,就是爱我吧——我也爱你!Ma Claudine!Je t'aime!所以请和我交往!!”

西条克洛迪娜:“—哈————?!!////谁要跟你——”

天堂真矢:“……因为我也是女性,所以不行吗?……因为喜欢同为女性的你,所以感到很厌恶吗……?对不起…对不起……请忘了我说的话…我会搬走的…我……”

西条克洛迪娜:“等——天堂、唔、啊啊啊——搞什么啊——!!!你给我听好了——就算你是女的老娘也会娶你的——!别在那里给我瞎消沉了天堂真矢该死的!!”

天堂真矢:“(哧溜—…)…… Claudine…——”

西条克洛迪娜:“手拿过来,给我牵好了——”

天堂真矢:“(吸溜—…)唔…嗯……。”

西条克洛迪娜:“别哭了————”

天堂真矢:“(吸溜…—嗤滋!)——嗯。”

——————————————————


【p.s.:最近比较想写这个小短篇系列w,九九组每个人发觉自己是姬佬后的反应😏每人的反应属性和风格都不同,大概会按天更。ww———后期大概也会有青岚加入w😂😏】



T-BoneVI@没有什么好@的

【迷宫组】(全年龄向abo)宿敌等于绝配,日(n.)久肯定生情

  西条克洛迪娜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失败的alpha。

  圣翔的Deuxième place?那不是荣誉,那是一种折磨。

  法兰西血液里流淌的骄傲绝不允许她容忍任何人凌驾于她之上。

  而那个女人,却每次都能将名字钉在“西条クロディーヌ”的正上方。

  天堂真矢。

  超越她。

  西条的心里无时无刻在回荡这三个字。

  她观察着这个女人,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措辞,每一个细节。

  执着到她自己都觉得这可能是病态。

  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份冲动似乎快要变味了。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或许是那天晚上在真矢房间门口嗅到的淡淡的信息素气...

  西条克洛迪娜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失败的alpha。

  圣翔的Deuxième place?那不是荣誉,那是一种折磨。

  法兰西血液里流淌的骄傲绝不允许她容忍任何人凌驾于她之上。

  而那个女人,却每次都能将名字钉在“西条クロディーヌ”的正上方。

  天堂真矢。

  超越她。

  西条的心里无时无刻在回荡这三个字。

  她观察着这个女人,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措辞,每一个细节。

  执着到她自己都觉得这可能是病态。

  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份冲动似乎快要变味了。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或许是那天晚上在真矢房间门口嗅到的淡淡的信息素气味。

  或许是不经意间注意到真矢胳膊上隐约的针管印记的时候。

  或许是真矢差点没抑制住只能故作镇定地逃回宿舍的时候。

  对于她的一切,西条想,我都已经心知肚明。

  宣称着她的失态是高超的演技。

  觉察到长达十年的视线而不愿回应。

  面对着她的骚话表白却装作届不到。

  一个omega能收束无数视线仍面面俱到,这是让西条都难以想象的超越本能的自制力。她不想辜负这个女人的顽强。

  所以……

  她现在才会站在这里,天堂真矢的房间门口。手中握着抑制剂。

  她比天堂真矢更清楚天堂真矢会留多少抑制剂应对本能亢进的这几天。

  在一门之隔的那一侧,那个叫天堂真矢的女人翻箱倒柜都找不到那维护尊严的药剂时,她站在这里,贪婪地深吸了一口年轮蛋糕味的空气便推门而入。

  房间内的气味太过浓郁,西条突然有些头晕,腺体不受控得分泌千层饼味的信息素。

  可恶,身下的本能在叫嚣。

  “Saijo……san?”真矢似乎是注意到alpha的气味。

  天堂真矢这阵妖风四起的嗫嚅是要点她西条克洛迪娜的火吗!

  “别碰我!”西条将小瓶的抑制剂抽入针管,顺便吼回了真矢想要摸索的手。

  西条心情很糟,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多管这个omega的闲事。

  “唔……疼”粗暴的扎入皮肤刺激地真矢一个哆嗦。

  “忍着。”西条生着闷气。

  镇静作用的液体很快让omega的呼吸平静下来。

  西条在床边叹了口气,俯下身,轻轻地将气息泼洒在真矢微阖的眼睑。

  “我喜欢你。”

  房间里年轮蛋糕和千层饼交织的气味还未完全消失,理性和本能打了好一会架的西条坐在真矢的座位上,享受着舒服的味道和眼前精致的睡颜。

  如果能有这个回报,刚刚的经历再来几次也许也不错呢。西条无奈地摇摇头,开心地接受了自己的想法。

  翌日,西条在真矢的书桌上醒来,房间已经没有那个诱人的睡颜了。

  她打了个哈欠,依稀记得梦里有个年轮蛋糕味的声音钻入过耳朵。

  “我也是。”

——————————————————————

恭祝小克洛打倒讨厌的天堂真矢荣获300萌战冠军

牧狼放

又看了一遍发现——
这女人的耳朵在肉眼可见地变红啊!!!第一张跟最后一张红度完全不一样,这是什么可爱爆炸的反应qwq!?

还有maho“贴近逼问の侧颜”莫名撩隐隐透着首席的气息wsl

你们是怎么回事.jpg qwq

又看了一遍发现——
这女人的耳朵在肉眼可见地变红啊!!!第一张跟最后一张红度完全不一样,这是什么可爱爆炸的反应qwq!?

还有maho“贴近逼问の侧颜”莫名撩隐隐透着首席的气息wsl

你们是怎么回事.jpg qwq

單連初雪

[迷宮] 晚安,王子殿下。(1)

這是胡桃鉗王子x女僕下的產物,總覺得這個組合有夠好吃!
 感謝FuD太太 @莫得感情的机器人  願意把我的腦洞化成超棒的糧食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哇(激動得痛哭流涕
 總覺得這題材可以寫好久好開心啊!!!!!
 西條小王子太戳我胃口了!

被炸啦!!!!全文收評論!!!

----------------
   「這裡結束後去花園等我。」匆匆寫就的字跡揉成一個小紙團,飛越過講堂的低簷下方,啪擦一聲打在天堂真矢的手背上。

  四周爆起一股極有默契的隱忍笑聲,聲音的主人們像在看好戲般投注了視線在她身上,天堂真矢不去理會那些目光,撿...

這是胡桃鉗王子x女僕下的產物,總覺得這個組合有夠好吃!
 感謝FuD太太 @莫得感情的机器人  願意把我的腦洞化成超棒的糧食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哇(激動得痛哭流涕
 總覺得這題材可以寫好久好開心啊!!!!!
 西條小王子太戳我胃口了!

被炸啦!!!!全文收評論!!!

----------------
   「這裡結束後去花園等我。」匆匆寫就的字跡揉成一個小紙團,飛越過講堂的低簷下方,啪擦一聲打在天堂真矢的手背上。

  四周爆起一股極有默契的隱忍笑聲,聲音的主人們像在看好戲般投注了視線在她身上,天堂真矢不去理會那些目光,撿起了滾落在腳邊的紙團、翻開,然後笑了,她的面容頗為無奈,雖無奈卻寵溺地看向前方,教室正中央唯一位置坐著的那人;對方正睜著一雙好看的品紅眼瞳回望著她,沒有說話而臉上則充斥著不滿,發覺天堂真矢的目光後更加緊皺了眉。

  又是一節早課,像是平日那般無趣。西條克洛迪娜心想。

  明明舉凡王國的外交內政天文地理她都了然於心,依舊得被逼著去聽那些早已沒有意義的講座,即使她知道自己是個還不成熟的王儲,也該得是更加困難的課程吧?她在心裡不滿地想著,這樣沒有新知的填鴨又有甚麼意義呢?

  是的,王儲。

  在她們王國,冠以王子的名義、繼承王位的王儲一般皆是女性,而她——西條克洛迪娜,正巧是那個被稱為王子的對象。

  這讓她十分困擾。

  困擾的原因有三——身為王儲所必要承擔的責任、繁雜卻單調的課業,以及——這或許是最讓她困擾的——天堂真矢。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克洛迪娜五歲時,那時克洛迪娜雖年幼卻經歷了嚴格的訓練,已經能夠舉起為她打造的銀色短劍,上頭鑲著橘色的寶石,在太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她很喜歡這把漂亮的武器,連帶著所有與戰鬥有關的課程也都配合得極好,每個武學的老師都讚許她的天賦:這還只是個五歲的孩子呢,那小小的身軀已經有著能和塊頭比她大上許多的人一戰的力量了。

  王國裡登時傳頌著,傳頌著有關王儲的佳話。

  自信,西條克洛迪娜眼裡的驕傲自信得快要溢出來了。

  就是這樣的她,被歲數大上她兩年零幾天的天堂真矢給擊敗,還是在她的父親和老師面前。

  原先以為會遭受到責備之時,她的父親領著打敗她的那個女孩走了過來。

  她叫什麼名字?她叫做天、天堂——

  「真矢從今天起就是你的近身侍衛了。」

  是的,她叫做天堂真矢……不、剛剛父親說了些什麼?

  「父親?」克洛迪娜還當自己聽錯了。

  「幸好真矢的實力在妳之上呢,一開始還很擔心妳不會接受,但既然她打敗過妳,妳應該會比較心服口服了吧?」她的父親慈愛地笑著,目光撇向在一旁的那個孩子。

  褐色的亮麗長髮、柔軟的睫毛、貓似上勾的眼角和標緻的五官,以及那雙紫晶色的深邃眼眸,伴著微揚的嘴角衝她笑著。

  她的笑容是那樣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這是西條克洛迪娜對天堂真矢,真正的第一印象,在那之前的戰鬥她根本沒有注意過對方長了什麼樣子。

  然而再怎麼樣的笑容都不可能讓她忘懷方才的敗北。

  克洛迪娜呆愣了幾秒,眼神隨即化為凌厲的箭,好似要射穿對方般望去——倘若目光有形,西條克洛迪娜倒是很希望對方會因此被她所震懾。

  想當然爾這是不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她只能狠狠盯著那個讓自己落敗,又被宣布成為自己近侍的傢伙。

  那個討厭的女人——克洛迪娜在心裡這樣稱呼她——為什麼在和自己目光對上後還能這樣笑著呢?

  她無法找出個好理由去說服自己的父親,而她的身分也的確需要一個近身的侍衛,與鄰國的戰爭還在最慘烈的階段,若是對方派出了刺客,總會有那麼百密一疏的情況,有了個保鑣的確是個安全又保守的做法,然而——

  「為什麼是她?」西條克洛迪娜不禁小聲抗議道,話語中表達出更多的則是疑惑。

  對方年紀看來和自己差不多呢,就算是要派出保鑣,難道沒有別的人選嗎?兩個小孩一起遇上了危險那該多麼嚇人?

  克洛迪娜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思考是把自己和天堂真矢放在了「孩子」的天秤上審視,她雖有王儲的意識和認知,甚至武藝超越了多數人,骨子裡卻還是個五歲的稚嫩靈魂。

  「抱歉現在才向克洛迪娜殿下自報姓名。」她的父親沒有回答問題,那個討厭的女人——天堂真矢倒是自己開口了,「屬下是天堂真矢,目前是皇家劍術學院的……首席。」最尾端兩個字還刻意停頓了幾個呼吸才緩慢道出,強調的意味十分明顯。

  皇家劍術學院……

  克洛迪娜在心裡將這機構的名字念了一遍,她知道那是整個王國最拔尖、最嚴苛的武藝學校,裡頭招收的不只是整個王國,而是她們這半塊大陸聚集而來的精英,別說能在學院裡有個一席之地,光是入學都能夠讓平民身分的學生全家族都發達起來,畢業時的前十名更是能夠直接封官授爵的,只要他們願意留在王國內效勞。

  而天堂真矢——是這個學院的首席。

  不可能吧?她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呢!克洛迪娜心想著,而她懷疑自己把情緒給寫在了臉上,因為天堂真矢見了她的神情後頓了下,隨即用著有些不開心的語調告訴她:「我可已經七歲了。」

  七歲了……七歲的皇家劍術學院首席,那可是個平均畢業年齡落在十八歲的學院啊?

  「怎麼了?克洛迪娜?妳覺得真矢有哪裡不適合的嗎?」她的父親似是看不出兩人眼中一觸即燃的火花,依舊慈愛地笑著。

  那西條克洛迪娜畢竟是個王儲,還是個懂事的王儲,她明白這便是眼下最適合自己的方針,她也不懂自己為何就是這麼的不情願,或者該說是——不服氣?

  到了十五歲的現在她依舊不明白。

↓↓↓↓↓↓後續在評論↓↓↓↓↓↓

單連初雪

因為99組變成海盜,所以我們來上天堂吧!

直接收評論!
這裡的克洛真的是太帥了!

直接收評論!
這裡的克洛真的是太帥了!



牧狼放

补档第一弹(试试看会不会被tun)

《西条保镖与天堂大小姐系列——关于天堂大小姐这个讨厌的女人》


链   接见评 论  区

补档第一弹(试试看会不会被tun)

《西条保镖与天堂大小姐系列——关于天堂大小姐这个讨厌的女人》


链   接见评 论  区

牧狼放

想画克洛攻到忍不住,于是把之前那个脑洞处理了一下…在考虑是设定在高中好还是大学好w😂


要不就高中和大学个来一份(住手啊)?…有精力的话w


这里先放个预告图,应该能猜出来是谁w  喜欢克洛被诱受真矢挑逗从傲娇变到坦率(再到硬气😏)。也喜欢在恋爱气氛中假装游刃有余的真矢被克洛不经意的暖炸发言或者“坦率发言”撩愣住w


画完只有一个感觉…——我也想被克总抱(请停止做梦)qwq😂。


有时间画完会发上来,有可能是走情节,也有可能是走意识流(?),视情况而定吧。😶


想画克洛攻到忍不住,于是把之前那个脑洞处理了一下…在考虑是设定在高中好还是大学好w😂


要不就高中和大学个来一份(住手啊)?…有精力的话w


这里先放个预告图,应该能猜出来是谁w  喜欢克洛被诱受真矢挑逗从傲娇变到坦率(再到硬气😏)。也喜欢在恋爱气氛中假装游刃有余的真矢被克洛不经意的暖炸发言或者“坦率发言”撩愣住w


画完只有一个感觉…——我也想被克总抱(请停止做梦)qwq😂。


有时间画完会发上来,有可能是走情节,也有可能是走意识流(?),视情况而定吧。😶









單連初雪

[迷宮] 你有看到天堂真矢嗎?在那之後 (下) 全文完

白色情人節的話
 我想一天更兩篇文應該很有誠意,吧?

呀,駕照真難考,我還是常走路吧。

這系列到此就真的結束了,我情人節的願望是希望迷宮去結婚克洛上天堂(咦

內文評論收!
 --------

白色情人節的話
 我想一天更兩篇文應該很有誠意,吧?

呀,駕照真難考,我還是常走路吧。

這系列到此就真的結束了,我情人節的願望是希望迷宮去結婚克洛上天堂(咦

內文評論收!
 --------

單連初雪

[迷宮] 因為裝病在我房間渡假的首席有九條尾巴 01

本來預定在飛機上寫克洛迪娜的生賀文,然而上了飛機後發現我滿腦子都只想讓克洛上爆那隻狐狸,所以我這個作死王開了新坑,希望可以迅速結束(哭了


西條克洛迪娜生日快樂!!!!

目標是在今天把這篇文更到上天堂!!!!


---------


  克洛迪娜拎著一個提袋,忿忿不平地打開房門,還未看清裡頭的現況,劈頭便大喊:「天堂真矢!妳這色狐狸!這次一定要讓妳嚐到苦頭!」


  房裡那人困惑回頭,純良的眼神就那麼望了過來,晶瑩的紫瞳裡閃爍了波光,說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怎麼了呢?克洛迪娜?」那被喚作天堂真矢的對象正慵懶地趴在床上,面前攤開的是一本雜誌,而兩條長腿曲折著,在空中來回晃...

本來預定在飛機上寫克洛迪娜的生賀文,然而上了飛機後發現我滿腦子都只想讓克洛上爆那隻狐狸,所以我這個作死王開了新坑,希望可以迅速結束(哭了


西條克洛迪娜生日快樂!!!!

目標是在今天把這篇文更到上天堂!!!!


---------


  克洛迪娜拎著一個提袋,忿忿不平地打開房門,還未看清裡頭的現況,劈頭便大喊:「天堂真矢!妳這色狐狸!這次一定要讓妳嚐到苦頭!」


  房裡那人困惑回頭,純良的眼神就那麼望了過來,晶瑩的紫瞳裡閃爍了波光,說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怎麼了呢?克洛迪娜?」那被喚作天堂真矢的對象正慵懶地趴在床上,面前攤開的是一本雜誌,而兩條長腿曲折著,在空中來回晃呀晃的煞是悠閒。


  克洛迪娜眼神被對方溫潤淨白的玉踝帶著轉了幾轉,沿著小腿的曲線向上,掃過僅有薄被遮蔽的腿根,停留在一叢毛茸茸……應該說,九叢毛茸茸的柔軟狐尾上。


  再仔細看,那個被她稱作天堂真矢、正用狐疑眼神來回打量著克洛迪娜表情的那個存在,褐色的長髮上方竟有著一對豎起的獸耳。


  「噢!拜託!妳在我房裡可以穿上衣服嗎?」克洛迪娜無奈扶額,「還有別時常現出那個姿態!要是被人看見了我得怎麼交代才好?直接告訴大家妳是一隻狐狸?」


  是的,被稱為天堂真矢的那個傢伙,事實上是一隻有著九條尾巴的妖狐,且更是擁有另一個響亮的名字——


  「難道不能說實話嗎?」天堂真矢十分不解,「再怎麼說我都是鼎鼎大名的玉藻前……」


  「停停停!別再說了,妳已經說好幾天了,天堂真矢就是那個禍國殃民、以美色蠱惑人心的九尾妖狐。」克洛迪娜感到很頭疼。


  「還不是因為克洛迪娜不相信……」


  正常人誰會相信啊?克洛迪娜在心裡大喊。


  哪個正常的人類,會在某天早晨起床後,發現自己的枕邊人長了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


  又,哪個正常的狀態下,必須在對方告知自己:「其實我是沉睡的九尾妖狐,現在甦醒了,妳所認識的天堂真矢其實是個妖怪哦。」 的時候得冷靜接受的?


  克洛迪娜只當這是天堂真矢的惡作劇,差一點就將對方的耳朵給扯下,卻在觸碰到那由真實血肉構成、柔軟溫熱,同時隱約透著血管的雙耳時猶豫了。


  指尖所及竟是實際存在的事物,不似任何能夠技術能夠模擬出的道具質地,而是平日早已習慣的、只屬於戀人的撫觸以及溫暖,透過彼此相及的皮膚傳遞過去。


  毫無來由的熟悉感讓她在很短的時間內相信了(即使如此還是花了兩到三天)。


  但相信了之後又如何呢?難道如此一來,天堂真矢便不再是天堂真矢了嗎?


  她還真的就是天堂真矢,除卻突然多出的各種小動作、多了耳朵和九條毛茸茸的尾巴,她還是那個西條克洛迪娜喜歡的天堂真矢,依舊會向她撒嬌、依舊喜歡吃年輪蛋糕、依舊有著自己堅持和認真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天堂真矢對她的愛意絲毫沒有減少半分。


  依舊會用那雙變化成有著倒豎細瞳的堇青色眼睛,溫柔深情地望著她。


  妖狐就妖狐吧,天堂真矢還是天堂真矢,這兩者不衝突的。


  就是變得有些煩躁罷了。克洛迪娜無奈想著。


  且事情還有些麻煩。


  剛甦醒的妖狐還沒有辦法好好控制住自己的外表,天堂真矢即使貴為首席,這身體還是剛剛覺醒過來,她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非人部位,至少沒辦法好好收起。


  這可為難了克洛迪娜,她胡編了個理由替首席大人請了假,加上由真矢本人電話裡演來的虛弱,讓師長相信並且准假,關心她的同學卻都想著要探望了。


  「華戀她們今天又吵著要來探病……」克洛迪娜嘆了口氣,在床邊坐下,「妳什麼時候能夠掌控好自己的身體呢?」隨意把玩著真矢其中一條狐尾。


  一個禮拜過去了,她不確定當初編的病情能夠撐多久。


  「這比我想像中困難得多了。」被觸碰到的那條尾巴有些癢,真矢嘗試著將它給抽離,「現在光是控制擺動就挺吃力了。」


  「是嗎?那麼我只好再想想辦法了。」克洛迪娜心不在焉地回道,那狐狸尾巴的觸感極好,真矢在還是人類時便有著良好教養,這反映在了她覺醒成為妖狐後的身體上,在真矢身上見不到對於野獸的一般印象,反倒是那些有了獸毛的部位,全都看起來像是保養得宜的樣子,讓克洛迪娜次次都捨不得將手給拿開。


  「抱歉麻煩妳了,克洛迪娜。」真矢垂下眼瞼,那對獸耳隨著她低頭的動作也跟著下擺,像是做錯事被訓斥的大型犬科。


  這讓克洛迪娜忍不住摸了她的頭。


  


單連初雪

[迷宮] 那天我們並肩而行 完結章 (全文完)

  西條克洛迪娜拉開遮掩著滿天星斗的薄窗紗,將面向海洋的窗扉外推,閉眼感受微帶夜晚氣息的海風拂過臉頰。
  這樣的風裡有著特殊的濕氣,潮間獨有的苔蘚味兒貼著一股子的清涼沁透爬上了她的鼻腔,她深吸一口嚐著有鹹味的空氣再緩緩呼出,像是要將倦意給吹散。

  西條克洛迪娜倚靠著窗檻,單手托著腮,天堂真矢自後方輕軟地靠上,雙手環住腰就把臉給埋上前者的頸後;西條克洛迪娜感受著貼在後方那令人安心的鼓動,轉身改為背靠著窗,捧了天堂真矢的臉便吻了下。

  「能下床了嗎?我的真矢──」她寵溺地望著眼前的紫晶色眼珠,天堂真矢用臉在她手上蹭了蹭,像是在回味方才交纏的溫度,緊接著稍稍俯下身子,再度讓兩人的舌面緊貼,西條克洛迪...

  西條克洛迪娜拉開遮掩著滿天星斗的薄窗紗,將面向海洋的窗扉外推,閉眼感受微帶夜晚氣息的海風拂過臉頰。
  這樣的風裡有著特殊的濕氣,潮間獨有的苔蘚味兒貼著一股子的清涼沁透爬上了她的鼻腔,她深吸一口嚐著有鹹味的空氣再緩緩呼出,像是要將倦意給吹散。

  西條克洛迪娜倚靠著窗檻,單手托著腮,天堂真矢自後方輕軟地靠上,雙手環住腰就把臉給埋上前者的頸後;西條克洛迪娜感受著貼在後方那令人安心的鼓動,轉身改為背靠著窗,捧了天堂真矢的臉便吻了下。

  「能下床了嗎?我的真矢──」她寵溺地望著眼前的紫晶色眼珠,天堂真矢用臉在她手上蹭了蹭,像是在回味方才交纏的溫度,緊接著稍稍俯下身子,再度讓兩人的舌面緊貼,西條克洛迪娜用極小的力道吮吸著戀人的上唇,自己則讓對方刮搔般舔拭過自己的齒顎,她捧住臉頰的雙手改為抱住脖子,將天堂真矢更拉近一步緊貼著自己的身體。

  最後是西條克洛迪娜主動推離的,分開時兩人都微喘著,再繼續吻下去或許又要重覆這幾個小時以來不斷發生的狀況了,就在剛才兩人都發現對方的身體對自己有一種謎樣的吸引力,而讓人能篤定確認的則是不斷相互交錯的攻勢──若不是天堂真矢在最後一次的激情中脫力昏睡,兩人可能都還在慾望的迷宮裡淪陷著。

  時間已經來到晚上九點,距離登記入住已過了四個多小時,這個時候還想去觀光也是難上加難,況且兩人都疲憊到不想走得太遠,本來打算都就此睡過了,無奈天堂真矢的肚子不合時宜地叫了幾聲,讓西條克洛迪娜提議外出走走,順道買些食物回來。
  她們沿著公路走進全鎮唯一一家超商,隨意買了幾個足以果腹的小點心,稍事進食後歸返,再下到海邊民宿旁的石頭路上。
  這時雨已經完全停了,回到她們來時那樣的萬里晴空,風平浪靜的海面閃著粼粼波光,西條克洛迪娜一時興起,拉了天堂真矢的手就往沙灘上走去,她們一前一後地貼著被上岸後浪潮標記的碎沫線前進,聽著踩貝殼時和沙粒磨擦出的聲響哼歌。
  天堂真矢望著眼前閃爍飄忽的髮絲,西條克洛迪娜的髮色即使在這麼昏暗的環境裡也是那麼地引人注目,令她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細細欣賞。


  「怎麼啦?」西條克洛迪娜感到拉著天堂真矢的手緊了一下,那人現在停在自己的身後,不知因為了什麼而沒有邁出下一步,她轉過身回望,正好與天堂真矢對上了眼。


  天堂真矢從那一閃即逝的出神中回歸,正色望著自己的戀人,她的眼裡有著星與月交錯成的光輝,像紅色的寶石般閃耀著,身後襯了不時打上岸際的碎浪,被海風帶起的浪沫像雪片般拂過西條克洛迪娜的髮間,這世上應該沒有比此人更加美麗的事物了吧?若是得留住這人便只能變得更加強大了,像是此刻天上的星辰般無從觸及,到了那時只有西條克洛迪娜能站在相同的位置。天堂真矢為自己的想法感到驕傲,一面莞爾,同時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我只是想著,能不能在這裡邀請妳跳支舞呢?西條克洛迪娜。」


  西條克洛迪娜聞言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歪著頭笑了,天堂真矢盯著自己的雙眼瞧著,溫慢的月光灑落在她的臉龐,透出天堂真矢本就十分潔白的肌膚,西條克洛迪娜的視線移動到了天堂真矢的眼角,像貓一樣上翹的弧度勾著她的心魄,翩然眨動的睫毛每煽動一次都像是在煽動西條克洛迪娜獨有的熱情般,她知道自己永遠只能夠注視著這個人,她要永遠注視著天堂真矢,從她的背影開始,再像現在這樣與她面對著面,像是此刻天上的彎月般與燦星簇擁。西條克洛迪娜也揚起嘴角,伸了手搭上天堂真矢的邀請。


  「Oui. 如果這是妳所希望的,天堂真矢──」


  兩人指尖碰觸的剎那,整個世界的聲音都靜止了,這裡不是銀浪正拍打著的海灘,也不是讓兩人困住的小鎮,現在就只是讓她們像是要無止盡兜轉的舞台,覆著沒有邊際的天穹,能感受到的只有對方的呼吸和心跳。


  私 ずっとあなたを見てた 孤独を置いてきたみたい(我一直在注視著妳,孤獨彷彿離我而去)


  西條克洛迪娜首先開口唱著,嘴角自信地向上勾勒出一抹微笑,她知道天堂真矢定會──


  今宵 月も笑いかける こっちを向いて(今晚月亮也對著我微笑,請注視著我)


  天堂真矢果不其然地接了上來,就像是已經重複了數千萬次,然而兩人從沒有過這樣的配合。


  oh, fly me to the star. (帶我飛向那星辰)


  她們同聲唱和,像是合鳴的琴瑟,而腳步同時在微濕的灘上划畫著,踩起一個又一個的圓周,西條克洛迪娜在一個將自己拉回的動作後悠然轉身,正好靠在對方身前,這和她們平日練習的舞蹈動作都不相同,天堂真矢卻是心下早已了然般,臉上一點訝色也無地環抱住她的腰低頭便吻上。


  二人の鼓動 重ね合わせて(兩人的心跳重合著交疊在一起)


  沒有人再繼續開口,漸強的心跳慢慢被放大,取代了所有的聲響,交疊在一起的唇瓣錯落著相互熨貼,像是將對方的氣味都烙印進靈魂裡的那種熱度。

  西條克洛迪娜抬起頭來,正好與天堂真矢的眼神撞在一塊,她知道天堂真矢眼裡的訊息,而她相信自己一定也透漏了相同的情緒給對方,因為她看見天堂真矢報以更加深情的回望,但她們誰也都不用說話,這時候的兩人,就連呼吸都能夠那麼有默契。

  
  Je t'aime, ma MAYA. 

  Je t'aime, ma Claudine. 


  她們用眼神、用肢體、用灼熱的呼吸,一次次向對方訴說著這樣的愛慕,在這片閃爍著星光的無垠穹頂下共舞,在彼此的心底投下永遠不會消抹掉的水花。

  那就像是此刻,眼裡心裡都只有對方的此刻,她們的手掌交握著,向著璀璨的繁星並肩而行,在沙灘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足跡。



(那天我們並肩而行 完)

----------------

我這輩子第一篇同人作品終於完結了!
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迷宮真是太棒了,我覺得我可以寫她們一輩子!
接下來還會繼續寫很多很多的迷宮,請各位繼續多陪陪我了!

另外並肩而行將會校稿修正過後和《你有看到天堂真矢嗎?》一起出成本,屆時裡面會收錄另一篇沒有在任何地方公開的文章,並會同時在台灣和大陸發售繁體與簡體版,若是有朋友需要購買請到時再填個印調!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我愛迷宮組!

單連初雪

[迷宮] 你有看到天堂真矢嗎? 完

  這場公演發表在一個週末早晨。

  克洛迪娜起得很早,比平時我們所習慣的任何時段都還要早。
  她很快就打理好自己,做好一切表演該有的準備,接著走進我的房間。

  就在不久前,我還沒變成這種狀態之前,我們常常一起待在這裡。我喜歡時不時便去克洛迪娜的房間留宿,在那張有著她氣味的大床上相互依畏,她卻習慣在每天回到宿舍時都來這裡,有時我們會聊聊關於舞台的事、大家的事、我的事、她的事;有時她會帶本書過來,或是躺在我的床上玩玩手機,讓我忙我自己的功課。
  我們很擅長用不同的方式去陪伴彼此,或許是因為花了很多時間累積起來的默契,也可能是我們的心靈本就相當契合,有時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可以知道對方想要做些...

  這場公演發表在一個週末早晨。

  克洛迪娜起得很早,比平時我們所習慣的任何時段都還要早。
  她很快就打理好自己,做好一切表演該有的準備,接著走進我的房間。

  就在不久前,我還沒變成這種狀態之前,我們常常一起待在這裡。我喜歡時不時便去克洛迪娜的房間留宿,在那張有著她氣味的大床上相互依畏,她卻習慣在每天回到宿舍時都來這裡,有時我們會聊聊關於舞台的事、大家的事、我的事、她的事;有時她會帶本書過來,或是躺在我的床上玩玩手機,讓我忙我自己的功課。
  我們很擅長用不同的方式去陪伴彼此,或許是因為花了很多時間累積起來的默契,也可能是我們的心靈本就相當契合,有時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可以知道對方想要做些什麼。

  像是克洛迪娜可以分辨得出我從座位上起身時,是已經完成手上的動作或者只是想去洗手間,在我將椅子後挪的那一刻她就能夠辦到,若是前者她便會將注意力從書中或是手機上給移開,歪頭看著我莞爾一笑,但若是後者則連眼皮都不會抬一下。
  像是我在她放下手上的物品時能夠知道她是想要喝茶、牛奶,或者只是想躺著小睡片刻,這時我總會代勞,替她端上一杯飲品坐在床沿,就如同我在桌前完成給自己的課題時她為我做的一樣。

  我們非常習慣於陪伴彼此。
  我想克洛迪娜現在進到我房間也是基於這個目的。

  她躺上我那張久久沒有使用過的單人床,在枕頭上加深自己的呼吸,接著拿出她的手機,打開與我的對話紀錄。

  即使她這些日子以來,無時無刻都會在我的窗口留言,我卻再也沒去閱讀過那些字。一方面是怕又會變成「已讀」,一方面也是因為我沒有勇氣去面對那些日積月累的思念。
  我對自己非常了解,在這個狀態下能夠撐到今天已十分吃力了,沒有辦法再承受更多施加於精神上的重量。
  我還想要保持住自我,我還想回到克洛迪娜的身邊。

  她看著手機螢幕打字,而我看著她。

  就只是看著她。

  良久,克洛迪娜似乎是已經達成來這裡的目的了,她起身,理了理被弄亂的床單與被褥,走出門前又回顧整個臥房一眼。

  我看見她的唇齒微動,聲音小得我聽不見,想表達的意思我卻很明白。

  克洛迪娜說:「我出門了,真矢。」



  劇組最終選了大場同學來接替我。
  我認為這是個明智的選擇,大場奈奈原就是個很有才能的表演者,即使後來的她選擇逐漸投入與幕後相關的工作,依舊不能掩蓋她的光芒,也因為更加了解舞台,反倒是演技精進了不少。
  舞台少女本就該如此般不停進化著。
  我也是,克洛迪娜也一樣。

  今天舞台上的克洛迪娜好像進到另外一個次元,全身都散發著不似以往的氣場。

  她的一舉手、一投足、每一個表情、每一句台詞,給人的感覺都不是平常的那個「西條克洛迪娜」,她融入了所飾演的騎士角色中,無論是劇組還是台下的觀眾,在克洛迪娜出場的時候總是格外安靜。
  他們為她登場時,凜然剛毅的表情而震懾;他們為她戰鬥時,狂氣帶點精巧的身手而著迷;他們為她在整個王國淪陷,王子出走卻仍然四處苦尋的忠誠而泫然淚下。
  我被放在場邊一處堆疊的道具箱上,鏡頭對準著整個舞台,克洛迪娜似乎是想要把她今天的演出用錄影的方式保存讓我能夠看見,因此這行為獲得准許後手機被放在了這裡。
  我看著她從舞台邊退場,去準備最後的一幕,這齣戲到那時便會完結,但在此之前穿插了其他人的橋段,那麼我就會有段時間看不到她了。
  我焦躁地盯著台上,想著克洛迪娜方才的演出——她是個極度敬業,並且說到做到的演員,我想起了她在會議裡所說過的話,她說她要「連天堂真矢的那份閃耀一同努力」。
  如此一來便能夠解釋為何今天的克洛迪娜如此光芒萬丈,卻又與平時的她有所不同。

  今天的克洛迪娜身上有我的影子。

  也許只有一點點,也許不會被任何人給察覺到,但我就是發現了,發現了那個孩子是認真地想要「連同我的部分一同閃耀」。

  我很想哭。

  我想要在最後一幕,在克洛迪娜出場前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則要是被淚水遮蔽了雙眼,我該如何去看著我的克洛迪娜?
  於是我決定在那之前將自己給放空,就像上台前的自我放鬆般淨空思緒。
  但我忽略了自己對克洛迪娜的思念。

  當我回過神時,我的意識彷彿有生命般,自行打開了我們的對話窗口,在那個瞬間,彷彿下一秒就會爆炸般的訊息量湧入我的思緒,讓我沒有辦法抽離出自己的意識。

  「妳到底在哪裡,大家都很擔心妳妳知道嗎?天堂真矢!」

  「雖然我不知道那個留言的意思,但妳還是看到我說的話了吧?快回來,真矢。」

  「我會等妳。」

  「是長頸鹿嗎?妳是被牠綁架了嗎?」

  「打電話給了長頸鹿,牠說並不知情呢……」

  「妳到底在哪裡呢真矢?」

  「真矢,我想妳了,請快點回來。」

  「下課的時候純那來找我,說是大家要讓我提起精神想辦個聚會,但我沒去。」

  「我告訴她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只是天堂真矢而已。」

  「……妳什麼時候會回來?天堂真矢。」

  「妳不在的時候時間過得好慢。」

  「明天要開會,過段時間就要表演了,妳最好在那之前回來。」

  「不然就把妳換掉哦!」

  「真矢……」

  「今天開會把妳的角色給奈奈了。」

  「……哈!誰讓妳不回來!我做主把妳換掉了!」

  「如果是我的話妳也會這麼做吧?」

  「今天還吃了妳最喜歡的芋貴族!羨慕吧?還不快回來?」

  「妳回來了我們再一起去。」

  「說好了哦。」

  「真矢。」

  「好想妳。」

  「天堂真矢……」

  ……


  「……天堂真矢……」

  「真矢。」

  「快回來,我的真矢……」

  「真矢……」

  ……

  ……

  ……

  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

  真矢……

  天堂真矢……

  真矢……

  真矢。

  天堂真矢……

  真矢——

  「討厭的女人,我今天會連妳那份光芒一起閃耀。」

  「所以不管妳在哪裡,都請好好看著我吧。」

  「Je t'aime. Ma MAYA. 」(我愛妳,我的真矢)

  這就是訊息的最後面了。

  Je t'aime. Ma Claudine.

  謝謝妳,但我無法承受。

  克洛迪娜給予我的訊息,讓我完全沒有辦法承受。
  無論是重複出現的我的名字,還是她的愛意、她的思念,任何一個對於現今的我而言,帶給精神上的負擔都實在是太大了。

  我雙手用力按著腦袋,感到極度劇烈的頭痛,好像下一秒就會有把斧子從裡面劈出來,衝破我的腦殼般,我跪在地上,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最後像是脫線的木偶般倒地。
  那劇痛一直嚙咬著我的神經,我無法控制地放聲尖叫,大約這世上任何疼痛創傷都無法比擬吧?我像個嬰兒般蜷縮在地上,試圖靠著這樣的姿勢忍耐,卻徒勞無功。

  與此同時,以我為中心的地板大幅震動了起來。

  我強忍著頭痛給予雙眼的壓迫感看了看螢幕。
  模糊的視線所帶給我的資訊,竟顯示著克洛迪娜的手機因為我的反應造成了震動。

  且是持續性的劇烈震動。
  我從來沒有做出像這樣能夠直接影響到這台手機的任何事過。

  但是在我能夠深思這代表著什麼意思之前,眼前的畫面丕變,原本為了攝影而擺放在這裡的,克洛迪娜的手機因為這個震動直直墜落到堅硬的地板上。

  構成螢幕的強化玻璃就這麼碎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破碎的螢幕,暫時遺忘了痛楚,若是這台手機壞了,在裡頭的我會怎樣?
  我會就這麼死去嗎?

  我會再也見不到克洛迪娜嗎?

  雖然不想往這個方面思考,但我的意識卻越發朦朧,已經沒有辦法再支配我的身體了。
  我努力想要維持眼皮的高度,能看見的畫面卻漸漸暗去。

  失去意識前,我注意到舞台上的燈光暗了下來,終於只剩下最後一個段落還未上演。

  克洛迪娜……



  再度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她。
  西條克洛迪娜,我的戀人。

  她穿著騎士的戲服,站在舞台的另一邊,看著我的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克洛迪娜,看見我了?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形呢?

  我聽見舞台邊熟悉的嘈雜聲響,聞到了熟悉的厚重絨質布幕氣味,感受到熟悉的炙熱燈光,而我就站在熟悉的,準備從舞台出場的一側。

  在我的對面另一側出場位置則是克洛迪娜。

  我來還不及對這個狀況做出任何反應,開場的音樂早已播出第一個樂符。
  是最後一幕開始的信號。

  可她真不愧是克洛迪娜,即使已經發現了我,依然就那樣走上了舞台,對著我這一側的方向伸出手——那隻手有著幾不可辨的輕顫。

  「啊——殿下!」她用宏亮的嗓音朗聲道:「吾是否已找到您了?在千萬仞高山、枯之不竭的海水之後,吾是否已找到您,找到吾等心之所向了呢?」

  她看著我,唸著台詞的聲音有股壓抑激情的痕跡在裡頭,她很好地利用了現在的情緒,讓觀眾們將這視為她演出的一部份。
  真不愧是我的克洛迪娜。
  但這是舞台,而這齣戲的主演已經不是我了。
  我不該在這裡給予她回應。
  正準備要後退,讓真正的主演上台時,我被人推了一下。

  「去吧,真矢醬。」是大場同學的聲音,「她一直在等妳哦——」

  「Merci.(謝謝)」我用盡自己所能表現出最平淡的聲音回道。

  再也沒有時間細想了,我衝上舞台,和克洛迪娜對視著。

  「妳找到我了——我的騎士——」我也對她伸出手,喊出的聲音比起她更是壓抑,帶有微弱的哽咽,「我在這星月交會之處,每個降臨的黑夜、朝升的破曉都讓人感到徬徨無措的迷宮裡逡巡,而妳找到我了!我的騎士!」

  我忍住不讓在眼睛裡打轉的淚水滴落,這該死的台詞……

  「無論經歷多少次輪迴、無論過了幾個夏秋,吾皆會去追尋著殿下的背影。」克洛迪娜用最大的力氣去控制不讓聲音聽起來太過顫抖,造成的結果就是讓台下許多入戲的觀眾落淚了,我聽見台下好幾處傳來吸鼻的聲響,「殿下的身後即為吾等之歸宿!」

  我最終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淚水,那濕熱的熨貼感自我的雙眼一路下滑,滴在舞台的地板上。
  這個橋段王子是不該流淚的,如果不能化解這個狀況就會造成出戲。但我可是天堂真矢,是聖翔的首席,區區眼淚沒辦法阻止我去詮釋這場演出,何況這是有可能讓克洛迪娜踏上另個高度的一場表演?
  只要我站在舞台上,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要能夠掌握它,並且淋漓盡致地運用。

  This is 天堂真矢。

  我對克洛迪娜伸出的手收回,捂住自己的眼睛,「看哪!這感動的淚水!我的騎士,妳是否願意——」又將手伸出,「——立下誓言,用盡妳的一生跟隨在我身旁呢?作為交換,我會當上國王,讓我的王國重新復甦!」

  這個地方原本就只有王子說出將要復甦王國的台詞而已,宣誓效忠的話還是騎士該講的。
  克洛迪娜看著我的即興演出,雙眸間流露的情緒看來十分複雜,然而這是舞台,而她是西條克洛迪娜,是那個永遠都想超越我的,我的次席。
  我彷彿聽見她說:「我才不會輸給妳,天堂真矢!」

  她抽出腰間的長劍,在身體的附近舞弄了兩個圓周,再順著旋轉的軌跡將長劍刺向下方,以單膝跪地的姿態面對著我,她的臉蛋本就十分出眾,現在又讓自己的眉宇間透著一股凜然的英氣。
  我不由自主心動了起來,即使早已為她傾心多時了。

  「吾在所不辭。」她的台詞很短,卻是最符合這個劇情的回答。

  劇終。
  大幕拉起,我聽見轟然的掌聲穿透那厚重的絨布。

  結束得很成功真是太好了呢,克洛迪娜……

  我想看看克洛迪娜的臉,意識卻又再一次模糊了。
  我向著前方倒去,落到舞台的地板上之前感受到克洛迪娜的體溫。
  這次的溫暖是真的了吧?她把我整個人攬在懷裡,好像在說些什麼,有些溼溼熱熱的東西點在我的臉上,我輕笑著伸手想幫她擦拭眼淚,手卻反被她捉住了,我還是聽不清她的話,事實上我眼前的畫面也無法看清了。

  完全失去意識前我對她說了句話。

  我說:「我回來了,克洛迪娜。」


(完)

----------------------------------

這個系列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了,雖然還有一篇後記但我想先休息一下。
謝謝喜歡這個系列的大家!
後面還會寫很多迷宮就請大家繼續陪陪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