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香夫妇

574浏览    15参与
北浅

烈火之九门风云(关于拖更)

姐妹们,关于拖更真的万分十分的抱歉,嗯。。就是放假太懒了,一拖再拖😂😂😂希望看过这篇文的姐妹们在此贴下方能够发表你们的意见,嗯。。只要有一个人还依然再等这篇文章,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嗯。。虽然后面的大纲我都打好了,但如果你们对剧情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告诉我😁😁

姐妹们,关于拖更真的万分十分的抱歉,嗯。。就是放假太懒了,一拖再拖😂😂😂希望看过这篇文的姐妹们在此贴下方能够发表你们的意见,嗯。。只要有一个人还依然再等这篇文章,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嗯。。虽然后面的大纲我都打好了,但如果你们对剧情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告诉我😁😁

啊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神仙们的第三世要来啦!!!!!快蹲好!


(虽然下半年才开机)

但是!有希望!非常有希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神仙们的第三世要来啦!!!!!快蹲好!



(虽然下半年才开机)

但是!有希望!非常有希望!

欢天喜地第八仙女

【帧襄】喝醉

【帧襄】喝醉


※私设全员存活

※重度ooc   并没有看很多小说和剧版     见谅

※部分描写有改动



上一篇《生日快乐》的姊妹篇(大概



顾燕帧迄今为止看到谢襄喝醉过一次


不过他想,依着谢襄乖乖女的性子,这也是她仅有的一次了。挺好,是自己照顾的。



他找人找到拳馆里,看见她和老郭哥俩好地喝酒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费心费力地寻她怕出什么岔子,结果人家上赶着跟那个“老色鬼”花天酒地扯闲天儿。


“别乱动,酒鬼...

【帧襄】喝醉


※私设全员存活

※重度ooc   并没有看很多小说和剧版     见谅

※部分描写有改动

 


上一篇《生日快乐》的姊妹篇(大概

 

 


顾燕帧迄今为止看到谢襄喝醉过一次

 

不过他想,依着谢襄乖乖女的性子,这也是她仅有的一次了。挺好,是自己照顾的。

 

 


他找人找到拳馆里,看见她和老郭哥俩好地喝酒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费心费力地寻她怕出什么岔子,结果人家上赶着跟那个“老色鬼”花天酒地扯闲天儿。

 

“别乱动,酒鬼一样。”背上小小的重量对他来说轻松得很,如果忽略她无赖一样的蹬腿,倒还是个挺浪漫的回程。

 

顾燕帧把人往上掂了掂,只觉她呼出的酒气烫得耳朵热烘烘的。

 

她喝的什么酒啊,这么烈。自己闻着都要醉了。

 

 


“擦脸。”

 

顾燕帧无语地看着她仰起的小脸儿,傻兮兮的,还笑,眼睛弯成一道桥。

 

竟然有人喝醉还这么可爱。他不知道是该气还是和她一块傻乐,就趁着擦脸的时候掐掐她嫩白的脸当做教训。

 

细软滑腻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上手揉了揉,谢襄红彤彤的脸就在他手掌里揉圆搓扁,惹得她娇憨地喊。

 

“顾燕帧,顾……顾燕帧!”

 

“好了好了,不闹了。”顾燕帧被她喊得心神荡漾,触电般地收回手坐好。“睡觉好不好?”

 

只见她煞有介事地伸出一根葱白的指头,“脱衣服再睡。”

 

“咳咳咳”,顾燕帧是真的快坐不住了。

 

“你帮帮我呀,顾燕帧!”谢襄等了几秒,看他还坐在原地扭着头,愣头愣脑地就往他怀里冲。

 

顾燕帧撑住她的肩按着她回去坐好,喉结不由自主地动了动。“这是你说的啊,别,别酒醒赖我。”

 

回答他的是姑娘因为燥热扭动的身子,在昏暗的宿舍光线里肤白胜雪。

 

顾燕帧觉得脑袋要爆炸了,自称的风流倜傥此刻全化成了咽下的一口口水。

 

一样的衬衫样式,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浓纤合度。他的手颤颤巍巍地解开一颗纽扣,瞥见精致的锁骨就又给她死死扣上。

 

“就穿着睡。”顾燕帧的声音沉得不像他。

 

“哦。”谢襄咂咂嘴毫无自觉地栽在枕头里,顾燕帧长吐口气把被子给她盖好,一直拉到下巴颏上。

 

“不准在外面喝酒了啊,更不准当着别的男人这样,听见没”,顾燕帧脑子里全是她刚才旖旎香艳的一片肌肤,忙义正言辞地教育道。这番又纯又艳的景象若是让别的男人看到,他都不敢往下想。说完又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原本灼热的心绪一下子全冷静下来。怎么面对着这个小姑娘,风云叱咤的顾大少就变得畏手畏脚了呢。他憋闷,他委屈。他敢怒不敢言。

 

“因为你我才这样的,别人……才不……”谢襄老实地缩在被子里,只粉唇微张不服气地反驳。

 

谢襄你大晚上的干什么!

 

顾燕帧唰得拉开窗户,再不散热他就得在谢襄身上灭火了!

 

虽然很想,但他现在可舍不得。

 

 

 

 

可能是微凉的夜风冷却了酒精的劲头,谢襄从被子里一咕噜爬出来,拽着窗前沧桑望天状的顾燕帧就往他床上坐。

 


“又怎么了你。”顾燕帧抓过来外套把她虚拢在怀里,嘴里嫌弃,身体却诚实地靠近了些。

 


“我告诉你个秘密”,谢襄拽着他的衣角一直没有撒手。

 


“我是个女的。”    “我知道。”

 


“我叫谢襄,不叫谢良辰。”     “我知道。”

 


“我哥哥叫谢良辰,他很好。可是他……嗝,他死了,在两年前来烈火军校的路上……”怀里的小姑娘开始抽噎起来,讲的话更加断续不清。“所以我……我才拼命要留在这里……我还,还头发剪……丑……”谢襄头抵着顾燕帧的胸膛,“呜呜……顾燕帧……”

 


一个娇嫩的少女失去至亲兄长有多痛苦,剪掉漂亮的长发需要多少决心,在残酷战场的强压下有多煎熬,这些他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这样一个搂在怀里小小的谢襄,是怎么独自挺过那些个无眠的夜晚。

 


顾燕帧嘴皮子失灵了一样,只能把她紧紧圈住,让她在自己的胸膛安心栖息。一时间宿舍里只剩谢襄的哭声。

 


感觉到她哭累了,顾燕帧像撸家里的猫咪一样顺着她蓬松柔软的头毛,“我们襄襄最棒了,乖,睡觉好不好,乖……”

 


直到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顾燕帧才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倒在床上,发现衣角仍被拽住不撒手,便只好一起共枕,看她在自己的臂膀里睡得乖巧温顺。

 


顾燕帧觉得心被揪成一团,又软乎成一滩水,不禁对着谢襄的睡颜细细描摹,只觉得无处不可怜,仿佛要把她刻进心里。

 

 


“晚安”,他终究忍不住探过身,在她的额间送上一吻。“我的谢襄。

 

 

 

 

 

 

 

欢天喜地第八仙女

【帧襄夫妇】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谢襄视角)

※吹蜡烛部分与原著和剧版略有不同。

※不该死的都幸福地活着好不好。



谢襄迄今为止向顾燕帧道过两回生日快乐


第一次,她捧着寒酸的苹果和不合时宜的白蜡烛,小心翼翼地凑近他。

顾燕帧身形欣长挺拔,此刻却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落在她眼中尤为可怜。侧脸映着半边月光,有一种隐约的性感,偏偏英气的剑眉委屈地蹙着。

她的耳朵尖悄悄地发红,眼睛里却愈发盛满抱歉和……疼惜……?

顾燕帧就像一只嚣张跋扈的小魔王折了翅膀,丢了气焰,蜷缩着自己取暖。

而且,好像还是自己弄伤的。

“我给你赔礼道歉。”她忙上前去哄,出口又嫌弃自己的声音真是怂得可以。...

生日快乐(谢襄视角)

※吹蜡烛部分与原著和剧版略有不同。

※不该死的都幸福地活着好不好。

 


谢襄迄今为止向顾燕帧道过两回生日快乐

 

第一次,她捧着寒酸的苹果和不合时宜的白蜡烛,小心翼翼地凑近他。

顾燕帧身形欣长挺拔,此刻却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落在她眼中尤为可怜。侧脸映着半边月光,有一种隐约的性感,偏偏英气的剑眉委屈地蹙着。

她的耳朵尖悄悄地发红,眼睛里却愈发盛满抱歉和……疼惜……?

顾燕帧就像一只嚣张跋扈的小魔王折了翅膀,丢了气焰,蜷缩着自己取暖。

而且,好像还是自己弄伤的。

“我给你赔礼道歉。”她忙上前去哄,出口又嫌弃自己的声音真是怂得可以。

床上的男人显然还在置气,但又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谢襄看见他泄露的一丝笑意,立马蹲近了一步,再接再厉。

“祝你生日快乐,心想事成!”

她刻意说得极快,朗着声调,模糊地掺杂着羞涩的真心。说一句生日快乐都这么奇怪,好像一碰到顾燕帧,所有事情就都变得别扭暧昧起来。

他盛满笑意的眼睛在阴影里仿佛璀璨的星星,灼眼得让谢襄慌忙之中差点把点着火的蜡烛怼到他两个鼻孔里。

“快吹蜡烛吧。”

“哼!”

谢襄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鼻孔吹蜡烛,真是……可爱极了。 

两个人皆是绷不住笑,谢襄殷勤地又把苹果双手奉上。

“洗没洗啊?”咔哧咔哧。

“……不好意思啊,忘了。”

……,咔哧咔哧!

“那就算你原谅我了啊”,谢襄把他欲扔的苹果核抢过来,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顾燕帧毫无形象地啃苹果都觉得欢喜,她是不是没救了!

 


“生日礼物呢?”顾大少的声音里都透着得意和高兴,梗着脖子往她床边凑,标志性的坏笑又浮在他英俊的脸上。

谢襄觉得今天真是太邪门了,自己对他的夸赞用词过于多了。

“苹果!”

她不客气地结束这场略显情趣的拉锯战,一把拉过被子蒙住头顶。

只是这狭小密闭的天地掩住了滚烫的脸颊,那活蹦乱跳的心动却是无处躲藏。

 

 

第二次嘛,谢襄记得很深。其实她也发现,所有与顾燕帧有关的记忆,潜意识里都被自己珍而重之。有些人就是与别人不同的。

 

那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大家似乎都在属于自己的轨道上有条不紊,然后在向往的光明大道上携手并肩。

就是黄松在得知谢襄捏造妹妹的真相后闹了一段时间别扭,心想自己的眼睛真是不大中用。

“俺还是觉得,那个谢香比你好看”,又一次聚会上,他极为认真地盯着谢襄瞅了瞅,然后摇摇头,吓得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你是好兄弟,俺不喜欢你。”

明白他喜欢的只是一个初恋的印象和记忆,早已真面目示人的谢襄摸了一下自己留长的头发,哭笑不得地捶了黄松一拳。

“看见没,就我喜欢你。”顾燕帧黏着谢襄不放,伏在谢襄肩膀上朝她耳朵吹气,遭到了一记肘击,不退反进地搂住她与大家笑闹起来。

轻快又幸福的笑声在酒馆中徘徊不绝,仿佛大家从未经历过那些苦难和伤痛一样。

 

“过两天你生日,有什么打算?”夜晚的风已经算不上冷,谢襄披着顾燕帧的皮衣,与他十指相扣慢悠悠走在街上。

顾家父母出远门商事,这段时间她以“未来儿媳妇”的身份暂住在顾家,日子过得倒是甜蜜又顺意。她把手又扣紧一点,抬头对上顾燕帧浸满蜜一样的眼神。

“咱爸妈又不在,办那些聚会派对又没意思,还是和小襄襄一起过最好了~”顾燕帧总是把话说得这么甜腻又黏糊,又成功搅得她心头一暖。

“你以前是这样的吗?”谢襄秀眉一挑,逮着机会就要打击他的气焰,“我倒是听闻某人生日会是常态,大美……”

谢襄因为心里有盘算走的步子慢,顾燕帧腿长也由着她半步半步地踱,听见她又要重提“辉煌过去”忙把嘴凑上去堵住她的,狠亲一口拔腿就跑。

谢襄驾轻就熟地拽住他的袖子,两个人又嘻嘻哈哈闹在一起。


玩闹归玩闹,谢襄却是把自己的盘算好好地贯彻下来了,她一直对于那个自己送过的,红苹果白蜡烛的“生日蛋糕”耿耿于怀,这几天一有闲空就窝在厨房里学做蛋糕和炒菜的手艺,想给顾燕帧好好地弥补一下。

就是她的什么小心思都瞒不过顾大少,他似乎不太舍得自己下厨,本来想瞒着他偷偷练,结果人家几次三番地跑进来当人形挂件,举起她的手八百遍要看看有没有受伤,谢襄一狠心,下令他不准靠近厨房一步。

她把顾燕帧开心和心疼的表情明明白白地看进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很多人都说过,谢襄做什么都很优秀。谢襄看着布置得满满当当的菜席和颇为好看的蛋糕,心里也有些洋洋得意。

“当当!”她松开捂住顾燕帧眼睛的手,拉着他坐在主人公席上。

谢襄学着以前顾燕帧的模样,低下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把眼前人盯着,不放过任何一丝神态变化。

不过顾燕帧并没有给她太多时间,极快地把她拉住抱在大腿上,让谢襄整个人的身量都沉在他的怀中。

谢襄头埋在他温暖的颈窝,感受到他胸膛起伏间透出来的笑意,心软得一塌糊涂。

她抬起头来与他额头相抵,见顾燕帧嬉笑怒骂的眼里蓄着一汪眼泪,慌忙拿指尖去抚。

“哎呀,不至于。”

“至于”,他稳稳地把她托在身上,像眼前有珍宝,让谢襄也觉得眼睛进了砖头。

“很至于,我很高兴,谢襄。”顾燕帧的眼睛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眼睛,像一潭深水,里面盛着世间所有的侠义与柔情。

现在这双眼睛满满当当盛着自己,眼泪要落未落的,搅皱了这潭水,爱意多得溢出来,一直漾到谢襄心里。

谢襄脖子脸烧得通红,但被这样一双眼深深望着,她舍不得移开视线。

感觉顾燕帧的双手把自己的手轻柔地抓着,温柔地摩挲着她的指尖,被烫到的伤口温温的,一点都不痛了。

顾燕帧眉头一皱,谢襄完全能想象到他噼里啪啦关切不已的嘴炮,忙搂住他的脖子指尖摁在他的唇上。

 


“生日快乐。”

顾燕帧又一次露出笑涡,把人搂近相贴。

“生日礼物呢?”

“我呀。”

我送你我的爱和余生。

 

 

 

 

 

 

 

 

 

 

 

 

 

 

 

 

北浅

烈火之九门风云【五】



剧情莫考究哈😊不好意西呀让大家久等啦,没有弃没有弃,没更文都是应付期末考试去了😭专业课考试太难啦😭爱喜欢这篇文的姐妹们😘😘😘


第五章


        只见陈皮扶着一青衣女子,快步走来。


        谢襄坚持不住,身子一软向旁倒去。


        “哎,襄襄!”那名青衣女子急忙向前抱住了谢襄。


    ...



剧情莫考究哈😊不好意西呀让大家久等啦,没有弃没有弃,没更文都是应付期末考试去了😭专业课考试太难啦😭爱喜欢这篇文的姐妹们😘😘😘


第五章


        只见陈皮扶着一青衣女子,快步走来。


        谢襄坚持不住,身子一软向旁倒去。


        “哎,襄襄!”那名青衣女子急忙向前抱住了谢襄。


        “你身子不好,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陈皮,谁让你带你师娘来的!”


        陈皮低着头不答话。


        那名女子想将谢襄搂在怀里,却因不敢触及她伤口,而无从下手,看着怀里的人儿难忍的模样,顿时红了眼。“别怪他,是我自己执意要来的!你怎么能把襄襄打成这样!”见到谢襄皮开肉绽,嘴含干血,她明白,这是他的痛,可是她心疼。


        心疼襄襄,更心疼二爷。


        “呃……”


        “襄襄?你感觉怎么样?”


        “师……娘?我……师父……”


        二月红将鞭子向地上一摔,拉起那位青衣女子,“丫头,我们走!”


        “哎?襄襄,你照顾好自己!”见二爷正在气头上,对谢襄的千叮咛万嘱咐只能化为这一句话。


        陈皮的眼神里有着道不出说不明的情绪,却终究还是跟上二人而去。


        谢襄气息奄奄的趴在地上,看向师父三人走远的方向,却未曾想到,这句话,便是师娘留给她的最后一句嘱咐。


        谢襄转过身,仰头看着天上刺眼的阳光,“谢襄,嘁……呵……唔……”满心的讽刺终是化作了两道泪,在谢襄指缝间缓缓流出。


        朦胧的视野中,好似有一个人影,急忙向她跑来,是,顾燕帧吗?眼皮终是撑不住,缓缓合上。


        “襄襄!”张日山看着怀里晕倒的人儿,情不自禁叫起了那个他在内心默念了百万次千万次的名字,那个刻在他心尖上的名字。


        “襄襄你醒醒,襄襄?你别吓我,襄襄!”


        情急之下,他想将她用双手抱起。却不想,被身后那个人厉声阻止,“不劳张副官费心!”张日山一愣,顾燕帧却直接伸手从张日山手里抢回谢襄,二话不说直接将谢襄背上,直奔医务室。


        张日山愤怒瞪着二人的背影,双拳不断紧握,但他却明白,如果方才他真那么做了,于她,怕是更要多惹了是非。顾燕帧……


         “顾燕帧?”晕过去的谢襄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人的背上颠簸,熟悉的味道令她清醒了一会儿。


         “襄襄,你放心,我在。”


        顾燕帧不知道,在此时此刻这句话对她来说有多么动听,不禁让她缩紧了环住顾燕帧的手,彷佛在那一刻自己在这人间重新获得了依靠。


        顾燕帧将人背进了医务室,好说歹说才说服医生让自己给谢襄上药。


        谢襄歪着头看着顾燕帧手忙脚乱的身影,嘴角不觉的上扬,泪珠却无声的落下。


        顾燕帧低头看向谢襄,“哎!怎么哭了?疼啊?你忍忍,我先把你衣服脱了给你上药。”说罢,将谢襄上身军装尽数褪去,却剩下浸着血的白布,“呃……我剪开了?”


        “嗯。”


        “我会对你负责的!”


        谢襄笑了,“哦。”


        将白布用剪子剪开后,入眼的是血肉模糊的鞭伤,顾燕帧紧皱眉头,心疼道,“什么师父,下手这么重!”


        “……”谢襄闭上双眼,无言以对。


        为谢襄处理好伤,便让她重新趴在背上,背着她回了宿舍。


        在顾燕帧的照看下,几天之后,谢襄就能下床了,却也时时逃不开顾燕帧的唠叨,即使是再无理的要求,只要顾燕帧一说是为了她好,谢襄笑着立马照做。


        就这样过了几周之后,突然从长沙来的一通电话,打破了如今本该有的宁静。



azure

其实从这里开始,我就没有那么喜欢了。哎,虽然国仇家恨历史洪流不可阻挡,但是还是更喜欢看军校日常,大家嬉笑怒骂,没有鲜血和牺牲。理想者不必流血,少年少女没有眼泪 

其实从这里开始,我就没有那么喜欢了。哎,虽然国仇家恨历史洪流不可阻挡,但是还是更喜欢看军校日常,大家嬉笑怒骂,没有鲜血和牺牲。理想者不必流血,少年少女没有眼泪 

azure

其实这段北平恋歌很美,只是太短了。在那样的时代洪流下,漂亮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 

其实这段北平恋歌很美,只是太短了。在那样的时代洪流下,漂亮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 

北浅

烈火之九门风云【四】



剧情莫考究哈😀


第四章(下)


        张日山手持木剑,站在谢襄面前,“谢……同学,出招吧。”


        谢襄收拾好心绪,准备起势。


        张日山率先出手,谢襄以横劈挡过。


        众人越看越奇怪,他们的招数怎得如此相像?殊不知,他们的功夫本就出自同门。...



剧情莫考究哈😀


第四章(下)


        张日山手持木剑,站在谢襄面前,“谢……同学,出招吧。”


        谢襄收拾好心绪,准备起势。


        张日山率先出手,谢襄以横劈挡过。


        众人越看越奇怪,他们的招数怎得如此相像?殊不知,他们的功夫本就出自同门。


        年少时,谢襄整日跟在张日山身后,他做什么,她也跟着做什么。张日山身上有着最正统的麒麟血,自小被张家严厉教导着,直到十一岁时遇到谢襄,她闹闹腾腾的性子温暖了他的整个人生。


        他的武术师承武当,自小得上山登门拜师学艺,谢襄自从知晓这件事后,整日闹腾的要跟着他去看看,张日山自是不答应,于是她便自行跑上了山,最后还求着师父,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也不差她一个。张日山看着她天真的笑容,实在拿她没法子。


        那几年,是他们最自在的日子,晨起一起上山,日暮一起归家。


        时不时的比试,他仗着自己的劲儿大,将谢襄一个转身转到自己怀里,看着谢襄羞红了脸,不经嘲笑了她几句,谢襄眼见挣脱不开,“哎哟,疼!”


        “怎么了?”等张日山慌忙松开她,谢襄狡黠一笑,立马转身用剑抵着他,笑道,“你输了!”张日山也宠溺的笑了。


        菩提树下,好一对才子佳人。


        台上,谢襄的熟悉感,迫使她不得不用以前的招数。


        张日山的木剑就在眼前,千钧一发之际,他拉过谢襄的手,将她一个转身,转回自己怀里。


         “!”谢襄慌张,不过她身后的那人似乎对这个表情很是满意。


        顾燕帧瞪着台上二人,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起身正想冲上台,“顾燕帧!”吕教官喊道,身旁的黄松和朱彦霖急忙把他拉了回来。


        不一会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张日山缓缓松开了谢襄的手,站在她面前,看着眼前的人儿惊魂未定,心里不由的欣喜。


        “看来,烈火军校的学员剑术还是可以的,吕教官,不如让学员们自行比试吧,我有话和你说。”佛爷缓缓走到二人面前,朝着吕中忻道。


        “是。”吕中忻跟在佛爷身后走出门,张日山随即走了出去。


        顾燕帧跑到谢襄面前,双手握住她的肩,眼神上下打量,“没事吧!”谢襄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人群中突然一阵骚动,“哎,你看他怎么来了?”“这不是二月红吗?”“二爷怎么来了?”二月红衣着黑袍从人群中走出,风姿迢迢玉树琳琅的模样惊羡了众人。


        张启山回头。吕教官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二月红走到二人身前,见到二人好不亲密的模样,又见到周围全都是热血方刚的男子,心中实在是愤恼不解,为什么谢襄宁愿待在这儿,也不愿回去。


        心一横,拉住谢襄的胳膊,“师父?!”二月红一言不发转头将她带走。


        众人震惊,二月红和谢良辰有什么关系?


        顾燕帧见到谢襄被陌生人拉走,不免恼怒,“喂!”急忙上前拉住了谢襄的另一只胳膊。


        谢襄一个踉跄,回头见到顾燕帧为她怒发冲冠的样子,心中一喜。


         “顾燕帧!”吕教官快步走向顾燕帧,“放手!像什么话!”顾燕帧的眼神没有瞥向吕教官一毫,“我不!我凭什么放手,随便把人拉走就有理啦?”


         “顾燕帧,你放手。”顾燕帧瞪向谢襄,谢襄回以一笑,“没事儿。”


        顾燕帧怔怔松开了她。


        二月红将一切尽收眼底,冷笑一声,将谢襄向外拉走。


        二月红脚步渐快,走到张启山二人身边时,向佛爷摆个礼。


        “二爷,你这是要如何呀?”


        “佛爷,今日你便与鄙人一同做个见证。”二月红说罢,拉着谢襄一路来到操场中央。


        张启山与张日山紧随其后。

       

        谢襄始终有愧,想着师父如今如何惩罚自己也是好的,怕就怕,师父,不要她了。

      

        教室里,顾燕帧带头趴在窗子上向操场看。谢襄啊谢襄,你给我好好的,必须给我好好的,否则,我……

    

        张日山与张启山站在台上看,毕竟是家事,他们也不好搀和。


        “给我跪下!”


        谢襄紧握双拳缓缓向二月红屈腿下跪。


        眼见师父从身后拿出那物什,眼眶渐渐堆积满了泪水。


        “师父?”


        “可还记得么?这鞭子,是你拜师之时,我送你的见面礼。”


        “我……”


        “可今时今日,物是人非。襄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回去。若是,你不打算回去,那么,我便用这信物抽你百鞭,权当还为师之恩,从此以后,你,谢襄,与我二月红再无任何干系。”

      

        “师父!”

      

        “襄襄,你考虑清楚。”

       

        我,我该怎么办……


        “你若不好做这个决定……”

  

        “我留下。”谢襄低头喃喃道。


        “你说什么?” 二月红一怔,似是没听清,或是不敢相信。


        谢襄倔强的抬起头,屈起身,“师父,我要留下。我必须留下。这是我哥哥的遗志,我必须替他完成。”说罢,满含泪水,向二月红生生磕了三个响头。再抬头时,已血肉模糊。

 

         “师父,徒儿不孝。”


        二月红愣了好一会儿,眼里充斥着的,名曰失望。


        啪——一阵阵鞭子落在身上的声音传来。顾燕帧急忙冲下楼去,却被在教学楼外的郭教官拦下。


        “哎,你干嘛去。”


        “你没看到谢良辰都被人打啦?”


        郭教官看向操场,“看到了。”


        鞭子声声像是打在顾燕帧的心上,刚想跑过去,又被郭教官拦下。


        “你干嘛!”


        “那是谢襄的师父,没办法的,她必须得还他。”


        “师父?”


        “啊,所以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等谢襄受完这罚,她就还清了。”



        顾燕帧听着鞭声,双手攥得紧,明白了,原来二月红是谢襄的师父,难怪她这些天……


        操场中,“唔……唔……”鞭子抽的生疼,谢襄却紧咬着牙,告诫自己,不能哭,不能出声。


        台上张日山眉头紧随看着受罚的谢襄,都已经52鞭了,谢襄怎么受得住。


        且不说自己很久以前早就领受过这鞭子的威力,就算是普通鞭子,她也受不住啊。


        佛爷也看不过去,“二爷,这襄襄是你亲手带大的,不如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此时的谢襄跪在地上早已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佛爷,此乃家事,她既然决定要离开,就必得受这番痛。”说罢,便再次执起鞭子……


        就在此时,一道温婉的声音传来,“住手!”



      猜猜是谁呀~( ̄▽ ̄~)~😁


北浅

烈火之九门风云【四】



剧情莫考究哈😊


第四章(上)


        第二日一早,烈火军校文化课。


        课上,吕教官正给学员们上高级军事理论知识。在讲台的一旁却坐着一脸正经的张大副官,搞的底下的学员们是人心惶惶,一不小心生怕惹恼了这位。


       谢襄感受到他深沉的目光,一直未敢往讲台上看。


       “谢良辰...



剧情莫考究哈😊


第四章(上)


        第二日一早,烈火军校文化课。


        课上,吕教官正给学员们上高级军事理论知识。在讲台的一旁却坐着一脸正经的张大副官,搞的底下的学员们是人心惶惶,一不小心生怕惹恼了这位。


       谢襄感受到他深沉的目光,一直未敢往讲台上看。


       “谢良辰,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谢襄受惊抬头,却正好与那人视线相对。谢襄急忙把目光移开,慌张之余还碰倒了桌边的书本,顶着面前的压力,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迟缓起身。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还不好好听,坐下!”


        谢襄恢恢坐下,弯身想将掉落的书本捡起,不想,有人从斜后方扔了一包东西下来。谢襄往后看了眼顾燕帧,顾燕帧回给她一个鼓励安慰的眼神,谢襄捡起那包东西和书本置于桌面上,小心翼翼环顾四周,确定别人都在专心致志的听课,才敢打开那包东西。


        原是牛奶味的饼干,“顾燕帧…”谢襄笑着轻声喃喃道。


        讲台旁的那人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谢襄上,自然也不会错过刚刚那个小插曲,心里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


        钟声敲响,下课。


        张日山起身,往讲台下看了一眼,随即,走出课堂。


        众人收拾书本,准备去食堂吃饭。


        “良辰,燕帧,我们先走啦,帮你们占位置啊!”黄松朝他们笑着挥挥手,被朱彦霖揽着出去。


       “谢啦!”顾燕帧回道,随即拿起书本走到谢襄面前。


       “哎,你最近怎么啦?老是心不在焉的。”


       “哪有。”谢襄收拾好书本正起身要走,顾燕帧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谢襄抬头不解,看他紧皱眉头,听他道,“你哪儿没有,自从那个什么张启山张日山来了之后就奇奇怪怪的,还有那个二月红,你们到底......”


        “顾燕帧,”谢襄打断他的言语,“有些事儿,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你相信我,行吗?”


        顾燕帧第一次听到谢襄这么认真的同他说话,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襄挽上他的手臂,将他往教室外拉,“好啦,吃饭去,走啦!”


        “良辰,燕帧,这儿!都打好啦!”黄松看到两人的身影,立即将他们喊来。


        “都打好啦?谢谢小松!”


        “没事儿!”


        谢襄把顾燕帧拉来,把他安置到自己身旁,吃饭时,多夹了自己的两块肉给他。


        顾燕帧回以一笑,随即把自己碗里的大鸡腿夹给谢襄。


        对面的沈君山看着这两人的温馨互动,心里满不是滋味。


        下午,在练武场的武术课。


        学员们正坐等教官的到来,顾燕帧靠近谢襄,“嘿,下了课,干嘛去呀?陪我吃饭去吧?嗯?”


        谢襄撇撇嘴,这人还没上课呢就想着下课,于是转过头,“你......”一声哨响,引起众人注意。


        吕教官来到众人面前,身后跟着张大佛爷和副官。


        谢襄看了那人一眼,却发现那人眼神始终直视前方,殊不知那人的余光里全是她的面容。


        咳,还是得找个机会说清楚啊。


       “集合!”众人迅速站好队。


        张启山上前,“我对你们的武术课很感兴趣,希望你们不要保留实力,让我开开眼,看看烈火军校的学员到底是什么水平。”


        张启山转头看向吕中忻,点了点头,“开始吧。”“是!”随后坐到一旁观看,张日山则坐在他身后。


        “各位,实战经验我都已经讲过了,下面直接对战,我喊到的人就出来。沈君山!”沈君山向前一步,“顾燕帧!”


        “哇......”其他学员忍不住欢呼,谢襄却低下头羞红着脸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笑什么!其他人下去!”


        顾燕帧拉拉衣服,扭了扭手腕,在与沈君山彼此交汇的眼神中,互相看到了必胜的决心。


        哨声一响,二人动作利索,竟是一时间打出了个不分胜负。


        谢襄如坐针毡,担心眼前人是否会受伤。


        在练武场一侧的张日山看到谢襄如此专注的眼神,深觉刺眼。


        这几日的观察,他不是没有发觉,他的襄襄,心可能已经不在他身上了。但是,他没有办法去相信,他的襄襄会把自己和他的情爱忘得一干二净。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她,若是她不回来,若是她说她想要同别人在一起,若是她......谢襄,你到底要我该怎么办?


        台下,顾燕帧,败。


        若论拳脚,毫无疑问自是顾燕帧更胜一筹,可论剑术,顾燕帧半路出家的路数,怎么比得过沈君山自小学习的成果。


        顾燕帧倒是满不在意,反正他还有他的襄襄安慰。


        他们互相鞠躬,下台后顾燕帧立马坐在谢襄身旁,悄悄靠近,以撒娇的姿态道,“襄襄,我输了。”


        谢襄无奈拍拍他的肩,回以安慰一笑。


        “谢良辰!李文忠!”


        “又是他。”顾燕帧不满的喃喃道。


        谢襄手执木剑,走到台中,面对的是一脸嚣张的李文忠。


        谢襄顿时有种直接上去揍他的冲动,呼,冷静,冷静。


        哨声一响,李文忠先发制人,谢襄以横刀挡下这一剑。


        顾燕帧如坐针毡,要不是身旁有黄松拉着,自己早就得上去收拾这乖孙。


        在练武场一旁的二人,看到此场景更是如芒刺背,眼见谢襄处于弱势,张日山下意识的起身,张启山依旧看着眼前的战况,出手拦住了他。


        “佛爷!”张日山急了。


        就在下一秒,谢襄的战况竟转劣为优,最后一剑指向李文忠的咽喉,惊得李文忠还未缓过神来,场下就一阵欢呼。


        李文忠瞪着谢襄,不甘心的下了台。


        “谢良辰胜!接下来......"


        “等等!”还未等吕中忻宣布,一道凌厉阻止了他。


        众人往声音源头方向看去,张日山已缓缓地走到台中间,走到谢襄面前。


       “既然谢同学这么厉害,鄙人也想讨教讨教。”他看向谢襄的眼神从未离开过。


        台下的顾燕帧忍不住起身,却又被身旁的黄松与朱彦霖压了下去。


        “这……”吕教官看向谢良辰,却发现他正盯着张副官,自从上次谢良辰被单独叫到佛爷面前,他就知道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吕中忻随即朝张副官点头,“好的。”随后亲自拿了木剑递到张日山手中,转身下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