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眠执家的员工

62浏览    14参与
休眠软管

还是设定,都是老图片所以可能有偏差

是一周目的初设。


奥利弗,男,二十四岁,1.77m。
工作经验两年。
胆小的 大英雄。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惩戒部。
看起来软乎乎的男孩子。
明明已经二十四了却还是长着一张娃娃脸,这让公司里的其他员工都喜欢没事捏脸并乐此不疲。
有抽烟的嗜好。一出任务就会紧张,紧张就会想吸烟,曾经试过去魔弹射手的收容单元讨烟斗,但被主管拒绝了。
现在在抽火柴。
明明是第三优秀的全抗员工却不轻易去扛伤,因为不敢。
不喜欢会露出胳膊和脖子的衣服,夏天还要穿着正义裁决者的护甲到处镇压,真是辛苦了。
EGO:正义裁决者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奥...

还是设定,都是老图片所以可能有偏差

是一周目的初设。

 

奥利弗,男,二十四岁,1.77m。
工作经验两年。
胆小的 大英雄。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惩戒部。
看起来软乎乎的男孩子。
明明已经二十四了却还是长着一张娃娃脸,这让公司里的其他员工都喜欢没事捏脸并乐此不疲。
有抽烟的嗜好。一出任务就会紧张,紧张就会想吸烟,曾经试过去魔弹射手的收容单元讨烟斗,但被主管拒绝了。
现在在抽火柴。
明明是第三优秀的全抗员工却不轻易去扛伤,因为不敢。
不喜欢会露出胳膊和脖子的衣服,夏天还要穿着正义裁决者的护甲到处镇压,真是辛苦了。
EGO:正义裁决者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奥利弗有严重的自杀倾向,目前发现其右胳膊上有大量划伤、撕裂的痕迹,其心态的转变也许是和金斯利有关。
请时刻注意他的动向,切勿让他接近存放TETH武器的仓库,尤其是金斯利生前用过的那把“割腕者”。
收走奥利弗工作区域内的一切绳子可以将风险几率最小化。

金斯利,女,二十三岁,1.61m。
工作经验一年。
慵懒的 智者。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已死亡。
死亡时间过久,资料已损坏大半,仅留存重要信息及相关图像。
金斯利死于镇压异想体“一无所有”的过程中,不慎被攻击腹部,内部器官严重受损。
最终抢救无效。
EGO:护甲为圣宣,武器为割腕者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不要让员工奥利弗靠近存放其遗物的地方。
因为金斯利生前热衷于和咖啡,故惩戒部咖啡不再提供供应,请有需要的员工移步福利部。

休眠软管

P公司的阿切尔。

大概会持续编辑,是阿切尔的小故事和背景,尝试一下用这种方式描述出来具体的一个员工,沙雕大量注意。


P公司的阿切尔,现任中央本部一区,EGO为“魔弹”,负责异想体/考验清理事项。

性格活跃,无不良嗜好。精神状态良好,无需过多关注。

————主管便签本上的内容


“……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艾雪莉看着地上的尸体,缓缓扶住额头,心力憔悴。始作俑者还满不在乎地扛着凶器,吧嗒吧嗒抽着烟。
“反正不是我干的。”阿切尔把头转过来,认认真真地盯着艾雪莉,神情里的真诚仿佛这事儿跟她真的没关系一样,如果忽略掉地上的纸巾的话,特别是还沾着湿嗒嗒的血。
——可信度简直直接归零,就算阿...

大概会持续编辑,是阿切尔的小故事和背景,尝试一下用这种方式描述出来具体的一个员工,沙雕大量注意。

 

P公司的阿切尔,现任中央本部一区,EGO为“魔弹”,负责异想体/考验清理事项。

性格活跃,无不良嗜好。精神状态良好,无需过多关注。

————主管便签本上的内容

 

“……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艾雪莉看着地上的尸体,缓缓扶住额头,心力憔悴。始作俑者还满不在乎地扛着凶器,吧嗒吧嗒抽着烟。
“反正不是我干的。”阿切尔把头转过来,认认真真地盯着艾雪莉,神情里的真诚仿佛这事儿跟她真的没关系一样,如果忽略掉地上的纸巾的话,特别是还沾着湿嗒嗒的血。
——可信度简直直接归零,就算阿切尔再怎么装出纯洁无害的脸也没用。
阿切尔干脆一甩头发,马尾辫啪地打中文森特的脸,疼得对方捂着脸蹲在地上。她还是没事儿人一样靠在报废的大机器人上边,抱着胳膊接着抽她的烟斗。
艾雪莉简直要愁死了。公司里死个把人不是事儿,重要的是这死的人是从隔壁分部调过来学习的员工,本来只是来这里观摩学习,没想到普通镇压的时候居然被阿切尔这个心大的打了个对穿。那员工偏偏又是防不住黑抗的,三枪下去血就见了底儿。小员工惊惊慌慌想要跑掉,刚刚赶过来的黛利拉也想给小员工挡枪。
错就错在阿切尔是个没心没肺的,除了弟妹的命她什么都不在乎,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紧接着来的一枪彻底结果了小员工,等她们赶过来就已经是这样了,黛利拉扶着肚子捂不住口子,被巴兹尔拖着去绑绷带,只剩下还半温的小员工的尸体和抽烟的阿切尔。
“只能先这样了,去和那位主管说清楚,道个歉……实在不行就赔去一套EGO。”艾雪莉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最后几个字的,她深深地瞪了一眼阿切尔,忍半天还是没有把辱骂的话说出口。
是,她和一个弟妹死净了的人说什么呢。
她的弟妹是被冲出公司的恐慌员工用“魔弹”打死的,死前还蹑手蹑脚偷偷摸来公司想给他们的姐姐一个惊喜。等到阿切尔提着刀赶到的时候,两具小尸体只剩身子了,白溜溜的脑子撒了一地。那个员工刚被枪决完毕,手里的长枪还带着点温度。
阿切尔是主动要求接手那把枪的,也许她是想在某天用这把枪结果自己的生命。
这不是没有过的,至少艾雪莉常看到,在公司最阴暗的收容单元死角里,总有一个扎着马尾的人举着长杆猎枪,对着自己的眼窝子比划。

 

 

“这样,你杀了我得了。”
阿切尔用相当实诚的眼光看着库伯。库伯甚至可以发誓,她从对方的眼里看出来的都是满心的期待。
“想屁吃。”库伯毫不客气地重重敲了一下阿切尔的脑袋,敲得对方呲牙咧嘴地吸了半天冷气才幽怨地看向满脸惊悚的库伯。
“我又没说错……你杀掉我就好,顶多浪费你几颗子弹。”阿切尔慢条斯理地擦着枪,“我怕疼。”
“要不然我早就自己崩了自己了,省时省力还不用看你们这些人的脸色。”
“不是,”库伯打断她的自言自语,“活着不好吗?公司里这么多人勤勤恳恳工作,外面的人挤破头要进入'翼',不都是为了活着?”
阿切尔没有说话,任凭库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
“你完全可以试试……”她含糊地嘟囔说。
“自己一个人苟活,真的,我早就烦了。

我现在都自己觉得恶心。连他俩都保护不好。”

“真是废物,阿切尔。”

 

“前辈,你头上的荆棘条是干什么用的?”

“大概是为了得到救赎。”

“怎样的救赎?像那个'白夜'一样的么?想不到前辈居然还相信这个……”

“当我被自己打穿的时候,我想我大概是可以得到那个美妙解放的了,我更愿意称呼它为救赎,对我而言。”



我给自己划定一条界线。

在界线的另一侧,有我的同事,我的朋友,我的一切所能珍惜守护的东西。但我将不再踏进去,那里被我关掉了。

在界线的这一侧,有我的枪,枪上迸着我弟妹的脑浆,他们粉红色的小血液,软哒哒的肉和脑块儿。有我的刀,有我的荆棘。

我在狭小的这一侧终将成为虚无,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去污染那一侧的明亮了吧。

———阿切尔日记的掉页,仅能解读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都是杂乱无章的抹黑。

休眠软管

【文 职 大 灾 难】

*标题我瞎起的与文就一、关系

*想食别人家员工cp我好饿


艾普希森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她就看着那个矮弱的小个子踉跄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轻轻巧巧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她听见风筝的骨架咔吧一生折裂,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温热的血液就溅在她的侧脸上。马力涅尔的脖子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锋利的断骨边缘直地戳开皮肤,于是半截喉骨就突兀地从他的脖子划到背部。

他烂掉的嗓子里咕噜咕噜还想说些什么,眼睛暴突出来直楞楞地盯着艾普希森。

没救了,没救了——一切都晚了。马力涅尔在艾普希森的眼前断了气,他的眼镜砸在地上,碎成几块玻璃。

艾普希森停滞了几秒。她突然感到窒息,怪物没有看向她,贪婪地吃下马力涅...

*标题我瞎起的与文就一、关系

*想食别人家员工cp我好饿


艾普希森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她就看着那个矮弱的小个子踉跄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轻轻巧巧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她听见风筝的骨架咔吧一生折裂,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温热的血液就溅在她的侧脸上。马力涅尔的脖子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锋利的断骨边缘直地戳开皮肤,于是半截喉骨就突兀地从他的脖子划到背部。

他烂掉的嗓子里咕噜咕噜还想说些什么,眼睛暴突出来直楞楞地盯着艾普希森。

没救了,没救了——一切都晚了。马力涅尔在艾普希森的眼前断了气,他的眼镜砸在地上,碎成几块玻璃。

艾普希森停滞了几秒。她突然感到窒息,怪物没有看向她,贪婪地吃下马力涅尔的尸体,那对它来说是极美妙的养分。

“求求你,救救我们....”

有人在身后嘶哑地哀鸣,伴着大量细细碎碎的喘气声。十余个缺胳膊断腿的人跟在她身后,身上穿着不同的制服,不必想也能知道是文职那些人,向来懦弱胆小脆弱不堪,她对他们们没有好评价。

已经死完了,已经没救了。她明白自己是最后一个人了。

于是她默许了那些人的跟随,走在一个收容单元前。惶恐无助的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现在艾普希森就是他们的救世主,他们的光。

“稍等片刻,我们终将得到救赎。”

艾普希森在感激目光的注视下走进收容单元的门。粉红色的粘液已经躁动不安,它急切地攀上艾普希森的身体,讨好一样依恋着艾普希森。

她敞开怀抱,热烈地同粘液拥抱在一起。

“来吧,我的爱人,我们终将在一起的——”

“...马力涅尔。”艾普希森在声带被溶解前颤抖着低语。


等待救赎的人们只得到了一滩恐怖的寄生物,他们在惊恐中融化殆尽,盲目地跟随着他们的母亲。

如同他们跟随着仍活着时,公司里最后一抹光和希望。




休眠软管

【今天的金斯利在哪里?】

文,奥利弗和死去的金斯利。奥利弗视角。

有私货,给金斯利小姐在圣诞后一天过节。


有时候我会觉得,有东西在看着我。

食堂做了意大利培根面,公司多出来一个四个灯管的旧钟,小女孩送了我一个心礼物盒,外加一顶帽子。

似乎这些事情在发生的时候,总有东西在看着我。

大概是同一个东西。

我看不见那是什么,当然如果能看见也就没那么多事了。我也让过被叫做新星之声的武器去探探,可三个球球在空中漫无目的地乱飞,甚至撞翻了那条晃着菊花尾巴的小白狗,小狗委委屈屈地呜咽躺在地上,两只软乎乎的耳朵垂下去。

我去揉揉它的头,它高兴地眨眨闪闪的眼睛。

有眼睛果然看过来了,只不过我看不到。

那东西又出现了,...

文,奥利弗和死去的金斯利。奥利弗视角。

有私货,给金斯利小姐在圣诞后一天过节。


有时候我会觉得,有东西在看着我。

食堂做了意大利培根面,公司多出来一个四个灯管的旧钟,小女孩送了我一个心礼物盒,外加一顶帽子。

似乎这些事情在发生的时候,总有东西在看着我。

大概是同一个东西。

我看不见那是什么,当然如果能看见也就没那么多事了。我也让过被叫做新星之声的武器去探探,可三个球球在空中漫无目的地乱飞,甚至撞翻了那条晃着菊花尾巴的小白狗,小狗委委屈屈地呜咽躺在地上,两只软乎乎的耳朵垂下去。

我去揉揉它的头,它高兴地眨眨闪闪的眼睛。

有眼睛果然看过来了,只不过我看不到。

那东西又出现了,在意料中。

......

我选择不理它了。

那东西依旧跟着我,无影无踪,好像也没什么攻击力,不像那个扭曲了空气的马赛克一样烦人。它就安安静静地跟在我背后,用不存在的眼睛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不过那东西也着实有些讨厌。

有时候我是可以摸到它的,不过这种情况只出现过一次。那次我和“一无所有”沟通,它没接到球有点恼怒,晃着黏糊糊的舌头朝我冲过来。我准备挡住它,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我想往门口拖。我自然是没被拖动,什么都不懂的“一无所有”在我脸上狠狠划了三道。

我脸上一直好好保护的冰晶碎开了,三只滴溜溜的眼珠子取代其上,它满意地端详了一下,又回去老老实实坐着。

于是我恋人的唯一遗物也没了。

我恨那东西,如果不是它拉着我,我即使最后是爬出去的,冰也不会碎掉,我会好好保护它。

它是我能看到金斯利存在过的唯一证据了。

我有些窒息,猛烈地咳嗽起来。

......

其实还有一次,那大概是最后一次。

我被利刃开膛破了肚,稀溜溜的血液和肠皮翻着卷着掉出来,挂在红色的肉刃上。

奇迹般的是,我没死,“一无所有”被紧接着赶来的同事镇压。我听着一片他们的粗喘声,颤巍巍地突然想要看看伤口。

我对自己太自信,眼睛看不见了都没能发觉。于是我抖着手去摸伤口,却摸到另一只冰凉的手。

对,冰凉,凉的彻骨。上面带着点半凝固的液体,也冷掉了。

老实说,不会是我的血。

就像金斯利死后的血一样,黑深深地凝固,软颤颤地抖的血块儿。

我感觉到有手在摸我的脸,我听到有人悄悄说,声音像死人一样,却带着陌生的熟悉感。

我突然哭了。

对不起。它说。

我走了。它说。


....

金斯利。

有温热的液体从我的眼眶子里落下来,就像那天她死去的时候,我抱着她,哭的稀里哗啦。


休眠软管

发一发设定,是cp

很久远的截图了,阿良那个时候还是正裁后来又换的拟态,不过我真的不想上游戏截了草啊

达科塔,女,二十三岁,1.93m。
工作经验两年。
谦逊的 支援者。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中央本部二区。
无论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相当和善,即使去镇压也是温温柔柔笑着然后把对面干净利落地割成几块。
基本上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是全公司最高的人,进走廊容易碰到门框,请小心。
似乎知道公司的某些内幕。不管怎样,请小心——这句话是对主管您说的。
EGO: Da-Capo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达科塔的精神状况相当不稳定,这点已经反复确认过多次,请务必对其进行定期的记忆删除。...

发一发设定,是cp

很久远的截图了,阿良那个时候还是正裁后来又换的拟态,不过我真的不想上游戏截了草啊

达科塔,女,二十三岁,1.93m。
工作经验两年。
谦逊的 支援者。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中央本部二区。
无论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相当和善,即使去镇压也是温温柔柔笑着然后把对面干净利落地割成几块。
基本上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是全公司最高的人,进走廊容易碰到门框,请小心。
似乎知道公司的某些内幕。不管怎样,请小心——这句话是对主管您说的。
EGO: Da-Capo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达科塔的精神状况相当不稳定,这点已经反复确认过多次,请务必对其进行定期的记忆删除。不过根据员工达科塔的要求,在进行删除的时候请保留有关维拉和阿良的相关记忆。
达科塔所知道的内幕即TT2协议,所以在具有威胁的异想体出逃时请根据伤害类型判定是否让员工达科塔去处理。过多次数的死亡会造成达科塔精神状况恶化程度大幅度加剧甚至永久性崩溃。不要试图去冒险,您知道的,达科塔从来不是一个会珍惜自己生命的人。

阿良,女,二十二岁,1.85m。
工作经验两年。
残暴的 战斗狂。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安保部,负责“一无所有”的管理工作。
天生的红瞳,瞳孔尖细外加满脸疤痕,是极度不推荐的负责带新人熟悉公司的“可靠老前辈”。
实际上真的很可靠,特别是在Alpha级异想体出逃后,她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对于上层的各位而言。
自始至终对工作怀有热情,会给刚来的后辈一些建议,虽然那些建议很吓人就是了,比如“可以抱抱一无所有”这样的。
能做到的估计只有她了。
在公司中算是相当乐观,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结束工作后的一杯热咖啡。
EGO:拟态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员工阿良无特别注意事项。
唯一的一点是,绝不能允许她观看达科塔的最高档案。

休眠软管

瞎写点啥。

丢人。

狄瓦诺闷闷地想着,伸出黏糊糊的手试图攀住光滑的地面,缓慢地挪动着。新星之声骨碌碌地滚动,滚得比他还快,碾过铺了一地血糊糊的肠子胃脏,最终停在了休息室的尽头。

狄瓦诺感觉肚子那凉呼呼的,想着大概是瓷地板的温度。小腹和腰的连接只剩下一点点的肉,诸如内脏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满地都是,他想一块拖走都抱不住。腿碎得像滩稀泥,狄瓦诺小声地感慨着,如果不是这套EGO抗性要好,他现在估计已经跟琳一样死成一坨稀烂的肉了。

至少还有个人样。狄瓦诺小声嘀咕。他抓住半边腿,另外一只手也顾不上撑地了,像条蛆一样扭动。红眼的使徒路过,看都不看还在垂死挣扎的狄瓦诺一眼,高跟靴就踩在了狄瓦诺刚刚拢回去的半截胃上边...

丢人。

狄瓦诺闷闷地想着,伸出黏糊糊的手试图攀住光滑的地面,缓慢地挪动着。新星之声骨碌碌地滚动,滚得比他还快,碾过铺了一地血糊糊的肠子胃脏,最终停在了休息室的尽头。

狄瓦诺感觉肚子那凉呼呼的,想着大概是瓷地板的温度。小腹和腰的连接只剩下一点点的肉,诸如内脏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满地都是,他想一块拖走都抱不住。腿碎得像滩稀泥,狄瓦诺小声地感慨着,如果不是这套EGO抗性要好,他现在估计已经跟琳一样死成一坨稀烂的肉了。

至少还有个人样。狄瓦诺小声嘀咕。他抓住半边腿,另外一只手也顾不上撑地了,像条蛆一样扭动。红眼的使徒路过,看都不看还在垂死挣扎的狄瓦诺一眼,高跟靴就踩在了狄瓦诺刚刚拢回去的半截胃上边。狄瓦诺没忍住,吐得胃酸一地都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使徒的背影暗骂道,行,格里芬你够狠,不就是欠了一顿午饭吗,快死了还得来踩一脚啊。

狄瓦诺眼睛开始有点模糊了,血还在淌,不过跟别人的混在一起,感觉和没怎么流差不多。

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安东尼看见呢。狄瓦诺想着,熟悉的影子就直接掠过去了。对方脸上满是窟窿,虫子爬爬出出,好看的眉眼全没了,只剩下一副棕色的骨架子。

行吧,这是真看不见了。

狄瓦诺居然有点释然。

他慢慢合上眼睛,最后看到红色的树干上挂着阿良的头和手,达科塔化成一滩烂泥。米拉波和德莱尼被使徒斩首,没头的躯体倒在滑腻腻的血里,奥利弗被咬成了两截,死前手里还紧紧攥着金斯利的遗物眼镜。

还有站在他面前的杰尼,手颤的像筛子,脸上带着一副白色的骨质面具。

休眠软管

万圣节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彩纸包装的糖。阿良包着毛乎乎的棉袄,戴着两只灰蓝色的耳朵。达科塔仅仅是戴了个礼帽,黑色的镰刀仍旧被扛在背后。

奥利弗又剥开一颗糖,却被德莱尼一把抓走,对方笑嘻嘻地冲他眯了眯眼睛。米拉波伸手递给他一篮子彩糖,糖堆出了篮子,彩亮亮的。

奥利弗抱着篮子接着走,拐弯进了“梦中的洋流”的收容单元。他抓出一把糖抛过去,对面钴蓝色的小鲨鱼欢叫着伸出舌头卷了个精光。奥利弗乐此不疲地抛着,直到空空的篮子里仅仅剩下最后一颗,才转身出了收容单元。

这个收容单元是中央本部最偏僻的角落,没有彩灯,只有奥利弗剥糖剩下的一大堆糖纸。奥利弗定定地站在那里,看向黑色的阴暗处。

角落里的血已经风干,成了黑棕色的痕迹,还放着一块碎玻璃片,那是金斯利最后的遗物。奥利弗咧咧嘴想让自己笑,至少在金斯利面前他要笑。

“今天是万圣节啊。”

奥利弗抛出去最后一颗糖。那糖实在是不起眼,棕色的糖纸闪不出光彩,但意外地和金斯利极相像。

“欢迎回来,金斯利。”

糖落在碎玻璃的旁边,隐去了光。

 

 

 

休眠软管

德莱尼紧紧搂住了对方。

米拉波喘着气,背部隆起的肿块划开了衣服。白色的骨翼伸展出来,上面还沾带着碎裂的皮肉。湿漉漉的羽毛在静候膨胀的那一刻,骨翼末梢连接背部的地方裂开的伤口见骨,血一大片地涌出来落在地上。

他捂住了脸。

颊上的冰晶咔嚓咔嚓地碎裂,面部扒了皮般地刺痛。米拉波感觉到手捂住的地方在硬化,直到锋利的能划开他的手指。他的手开始不灵活起来,捂不住的冰碴碎了一地,和血混在一起化成黏糊糊的水。

他已经并不清醒了。

最后残留的理智迫使他微微睁开眼。抱住他的是德莱尼,面部戴着一个白色的骨质面具,和他脸上的如出一辙。米拉波突然放下了心,笨拙地回抱。

如胎儿般的异想体振动五双巨大的翅膀,一...

德莱尼紧紧搂住了对方。

米拉波喘着气,背部隆起的肿块划开了衣服。白色的骨翼伸展出来,上面还沾带着碎裂的皮肉。湿漉漉的羽毛在静候膨胀的那一刻,骨翼末梢连接背部的地方裂开的伤口见骨,血一大片地涌出来落在地上。

他捂住了脸。

颊上的冰晶咔嚓咔嚓地碎裂,面部扒了皮般地刺痛。米拉波感觉到手捂住的地方在硬化,直到锋利的能划开他的手指。他的手开始不灵活起来,捂不住的冰碴碎了一地,和血混在一起化成黏糊糊的水。

他已经并不清醒了。

最后残留的理智迫使他微微睁开眼。抱住他的是德莱尼,面部戴着一个白色的骨质面具,和他脸上的如出一辙。米拉波突然放下了心,笨拙地回抱。

如胎儿般的异想体振动五双巨大的翅膀,一波光圈在向这里逼近。米拉波是清楚的,他将成为所谓“使徒”,无论是那边还在领着低级员工撤离的奥利弗,还是拿着拟态的阿良,他都会对这些昔日的同事们伸出救赎的十字架。

至少德莱尼仍旧活着。

他脑袋里只剩下一片蒙蒙的混沌,周围一片黑暗,能看清的只有德莱尼和远处的“白夜”。

他看见德莱尼低着头,肩膀颤抖着,随后便彻底失去了光明。

休眠软管

关于I公司的一些事情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巧克力棒——后来以上班时间偷吃零食被扣了拟态套,穿了一天的脸皮衣服。

7. 安东尼真的很想穿回来憎恶套,但主管总喜欢给男性员工穿,她不清楚是为什么。

8. 米拉波其实不是I公司的员工,是主管从别的公司分部挖过来的,不过消除了部分记忆。

9. 主管总会让米拉波去亡蝶葬仪的收容单元工作,直到有一次他背上了棺材,主管这才放他去了别的收容单元。

10. 海和米拉波记忆里的某个影子长得很像,但米拉波想不起来。

11. 奥利弗一直喜欢金斯利,但不肯开口,直到后来冰雪女皇封存了金斯利。

12. 艾丽萨和艾卡沙是姐弟。

13. 艾卡沙本来相当健谈,但在艾丽萨被一无所有杀死后就沉默寡言起来。、

14. 狄瓦诺被樱花树上掉下来的梳子扎到了头。

15. 艾丽莎、汤姆和格雷戈瑞本来关系相当好,但现在只剩汤姆一个了。

16. 奈里尔是全公司唯一的粉色发色,相应地,克莱尔是全公司唯一的天然卷。

17. 贝拉想起来一个名字,奇怪地想黛芙娜是谁。

18. 艾达喜欢和老妇人聊天,这让她想起在入职公司前死去的外婆。不过艾达在某次前去收容单元的路上被次元衍射变体拆成了零碎的肉,从此再也没人去老妇人的收容单元了。

19. 阿良死亡率几乎为零,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暗里保护着她吧?

20. 科比尼亚在三级警报响起之际拼死转动了时钟的发条,和那些狰狞的异想体一同回到了几百年前——那时的这里只是一片未开发的地带。

    科比尼亚笑了,紧接着就被肉刃捅穿了脑袋。

休眠软管

狄瓦诺终究是死在了花丛里。

粉红色的纤长身影一闪而过,地面绽出一大片的花。狄瓦诺在花丛中躺下来,听着细微的风拂过耳边。

他捧起满捧的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芬芳的花香散出来。

狄瓦诺安静的躺在粉色的花丛中。

狄瓦诺在花床上来了一次春眠,将永远不再醒来。

失去控制的新星之声掉落在地上,很快便被蓬勃生长的花朵掩埋。狄瓦诺身上开出了带着满满温柔色彩的一簇簇花朵。

仅剩胸口那颗蓝心依旧散发出微弱的光。

狄瓦诺终究是死在了花丛里。

粉红色的纤长身影一闪而过,地面绽出一大片的花。狄瓦诺在花丛中躺下来,听着细微的风拂过耳边。

他捧起满捧的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芬芳的花香散出来。

狄瓦诺安静的躺在粉色的花丛中。

狄瓦诺在花床上来了一次春眠,将永远不再醒来。

失去控制的新星之声掉落在地上,很快便被蓬勃生长的花朵掩埋。狄瓦诺身上开出了带着满满温柔色彩的一簇簇花朵。

仅剩胸口那颗蓝心依旧散发出微弱的光。

休眠软管

【自家员工oc】达科塔和阿良

自己割点腿肉恰恰,是公司里一对神仙cp。

喜欢她们两个,www。

算是从入职以来两个人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故并不全,简单写了写。

 

 

阿良冷的打颤。

收容单元里冰天雪地,冰蓝色的领主站在那里,仿若一尊雕像。阿良只看见她用剑敲击了地面,上次工作留下的冰的碎片自心口开始猛长,直到冻住了她整个人。

在冻到失去知觉前,阿良只看见一柄黑色的镰刀破开坚冰。

 

阿良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少的员工。

达科塔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多的员工。

只有主管知道TT2协议的内容,也看见过达科塔死的每一个过程。

 

达科塔在擦拭镰刀。

阿良站在她身后,歪着...

自己割点腿肉恰恰,是公司里一对神仙cp。

喜欢她们两个,www。

算是从入职以来两个人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故并不全,简单写了写。

 

 

阿良冷的打颤。

收容单元里冰天雪地,冰蓝色的领主站在那里,仿若一尊雕像。阿良只看见她用剑敲击了地面,上次工作留下的冰的碎片自心口开始猛长,直到冻住了她整个人。

在冻到失去知觉前,阿良只看见一柄黑色的镰刀破开坚冰。

 

阿良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少的员工。

达科塔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多的员工。

只有主管知道TT2协议的内容,也看见过达科塔死的每一个过程。

 

达科塔在擦拭镰刀。

阿良站在她身后,歪着头说:

“I--Love--You.”

“我知道呢。”

“I-Love--You.”

“我知道啦。”

“I-Love--Love--Love-----”

“我——”

达科塔笑眯眯地回过头,正对上对方蓝色的眼睛。“阿良”穿着西服,手里提着一堆血糊糊的东西,还在不停地抽搐,兴许先前还是坨活物。

有什么东西滚到了达科塔鞋前。

是深红色的眼珠。

 

阿良的精神污染值被【CENSORED】达到了最高点。

当她恢复理智时,达科塔已经伤痕累累。

 

阿良被主管送去了改变一切进行工作。

达科塔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她化成一滩脓水前,才想起来,阿良曾经在异世的肖像上画过画,承受伤害的对象是她。

在达科塔死亡的瞬间,阿良也咽了气,在白色的铁皮机器人中,被密密麻麻的尖刺捣成了泥。

 

微笑的尸山出逃。

阿良是赶在它再生长出第三个个体之前,和几个同事一起击杀了它。在尸山黏糊糊的尸体下面,达科塔已经被啃食掉了半个,仅剩下一半身体。

阿良突然哭了。

 

达科塔因为工作失误,在一片混乱之中穿上了红舞鞋。

“你喜欢她...对不对?”

“你喜欢她......”

达科塔提起斧子,晃晃悠悠地奔走出去,只剩下红舞鞋嗤嗤的笑声。

红舞鞋可以放大人的欲望,达科塔现在已经不顾什么了。

 

“我们还能一起工作多长时间?”

阿良突然问达科塔。

“不知道。”

达科塔笑盈盈地看向阿良。

“不管还有多久,至少我们一直在一起啊。”

阿良也笑了。

她们一同化成数据的碎片,消失在空中。

 

 

 

休眠软管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是穿着拟态的阿良,尽管平时都是正裁装但她似乎更适合这一身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是穿着拟态的阿良,尽管平时都是正裁装但她似乎更适合这一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