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622浏览    287参与
秋卓

看着甜蜜的样子~可爱呢~❤️

看着甜蜜的样子~可爱呢~❤️

葳蕤
对自己好点 天黑了,夜深了 该...

对自己好点

天黑了,夜深了

该睡了

对自己好点

天黑了,夜深了

该睡了

Aka

算是介绍…

我是赤/pu

排排少年激推bot 摸鱼怪 cp相关没什么雷的很杂食注意避雷

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聊聊天我话很多。。。

我是赤/pu

排排少年激推bot 摸鱼怪 cp相关没什么雷的很杂食注意避雷

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聊聊天我话很多。。。

让 我 安 眠 !!!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想死

旧衣

深几许神圣

她说神是曾经期待和要成为的自己

是圣人,是神,是完美无缺的

那是最大的一种不善

不允许恶存在?

甜与冰,蜜与雪

封冻住血痕

是极致的苦痛

把蛋糕一样粉色的带蕾丝蝴蝶结的裙子的女孩和古风的红色旗袍女人放在一起

又加入了公主裙的公主

高的蛋糕裙是神

中的旗袍女是混合体

公主是天真烂漫的时光

才华是什么

才华是白色院子里骨塔房间里酿成的痛苦组成的拼图

才华是所有人都夸赞却都不知道要付出怎样痛苦的代价成倍的敏感才得到的文字

是要承受它附带的苦痛伤悲才会拥有的文字

才华是识字图下婴儿呢喃的痴语

是汽车图背后把世界阻拦在门外的恐惧灵魂

把一切世外提心吊胆都阻拦在外面...

她说神是曾经期待和要成为的自己

是圣人,是神,是完美无缺的

那是最大的一种不善

不允许恶存在?

甜与冰,蜜与雪

封冻住血痕

是极致的苦痛

把蛋糕一样粉色的带蕾丝蝴蝶结的裙子的女孩和古风的红色旗袍女人放在一起

又加入了公主裙的公主

高的蛋糕裙是神

中的旗袍女是混合体

公主是天真烂漫的时光

才华是什么

才华是白色院子里骨塔房间里酿成的痛苦组成的拼图

才华是所有人都夸赞却都不知道要付出怎样痛苦的代价成倍的敏感才得到的文字

是要承受它附带的苦痛伤悲才会拥有的文字

才华是识字图下婴儿呢喃的痴语

是汽车图背后把世界阻拦在门外的恐惧灵魂

把一切世外提心吊胆都阻拦在外面

进了这个房间

我就仿佛归乡

没有失去没有忧愁,烦恼

归到我年幼期待一藏了之的乡

归到我六时想要透明不见的乡

归到我无数个夜里

想要化成灰化成骨化成烟尘消失的乡

我想要化作一缕青烟,轻尘

消失在这肮脏的人世间

我不配留在这里

不管是太干净,

还是太肮脏

我都格格不入

我不配存在于人世间

因为痛苦把我历练成奇怪的混合体

我说过了

几年的痛苦已经把我改造成

和痛苦融为一体的灵魂了

痛苦如腌制入味的酸梅

深入骨髓,印刻在灵魂上

痛苦把我改造成奇怪的机器

我已经无法分清哪些是成长哪些是网络哪些是歪折

因为它们是一起发生的

我完全无法分清

混在一起

恨也混在一起

爱融入骨血化为恨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逝

好像下一秒就死亡了

你知道自己不会死亡

可还是无比肯定自己一定会死

于是在面对窗帘的白日夜里

饮下生水刻下文字

我再也见不到想见的一切山川风华

我无比懊悔

无比难过

我无法形容我再也见不到想见的一切美景

我比任何人都不甘心

我以向死的勇气

决绝的斩下一切行动

我任由自己沉沦进无边地狱

也不挣扎往上爬

其实爬了

手舞足蹈向上虚抓

我爬啊爬

又不停掉落

若是没有那夜的痛苦抵落

我还会继续沉沦

直到宇宙的最最深处

也不知道会不会面对死亡的消逝

孤独是什么

孤独是血与骨之歌的房间里对月饮尽椰奶的轻叹

孤独是记忆里老旧房子二楼的黑白色地垫上白泡沫板组成的椅子边来回游荡的灵魂思起那个蒙蒙雨夜一般的人

孤独是我一次次在空荡的房子如城堡公主一般晃荡晃悠

在吊灯底下踩着冰冷光滑的大理石地板

我在上班上学人们房子的中间

一个人听着咿呀咿呀的乐声吱呀吱呀的响起

吃着凉透的灰色粉肉和切成块的鱼

我踏上桌子像个海盗首领

戴着独眼眼罩和黑色骷髅帽

在海盗旗帜下对着地图慷慨激昂

把所有思考的东西

一抒到底

直到力尽筋疲

也意犹未尽

于是我在温暖日子里的蓝色窗帘里

在深夜人静时抱着手机缠着随意结交的人大论我想念的人

我想念有一个人

懂我知我爱我

他知道我的苦,我的乐,我的悲,伤,恨,怨,愁

于是我无比渴望这个人的到来和存在

我也渴望恐惧着着那个黑色衣柜里的,黑暗

于是用黄铜的小刀藏在衣角里

把指甲割下断裂露纹

在胸口位置绽放玫瑰

红色的血痕黑色的阴影

印记是粉红的唇印

孤独是我在深渊里独自一人守候历代星辰

孤独是我没有烈酒却想象我的坟前空无一人

西瓜的下方只有一捧野花没有鲜花

我的墓上写着

这是一个努力自救过的人

它甚至不能称之为人

不止因为它不屑与人为伍

它也觉得自己不配称之为人

因为它堕落了,沉沦了

无可救药的任由自己放纵下去了

这是一个遭受过巨大痛苦的灵魂

它的灵魂体被扯碎撕破了

变成破布麻袋用了几代人的那种

变成穿了一家子的姐传弟衣服

变成千百年前的墓里挖出来的竹简

变成蓝楼蓝路的乞丐

变成道旁无人看管的野癞皮狗

变成被蛇扯落地落地羽毛狼藉的落毛鹰

龙不游浅滩,凤不落毛

奈何无可奈何

就如高山之流水,圣地之洁云

一遭破败,一遭残缺

所以吾不要做云

云太净

会被染黑的

要做放牧云朵的人

要做草原牧羊人

云羊俱净 如棉絮如风筝如棉花糖

棉絮可破败,风筝可落水,棉花糖可融化

不要做白色纯洁

我年少的期待

黑的衣服

总不会被染黑罢

虽然说云洁

这也是定义而已

云只是被风裹挟着走的

傀儡

我的想象里有云墓

那是世间所有云的墓

是所有圣洁的人 所有不溶于这个肮脏的 人世间的圣洁的人 

他们无法忍受这世界 

所以死亡

而我活下来

不过是贪生怕死

贪恋所有生的繁华

贪恋棉花糖贪恋弯曲曲折的薯片

甚至贪恋薯片罐子底部碾成碎片的调料薯片屑

这世界俞是黑白分明的事愈是要出错的

女孩子

钢琴和武术

鱼和熊掌么

我不知道

Anni♪(*'▽'*)♪
没有P过 原图 就这样 睡觉

没有P过

原图

就这样

睡觉

没有P过

原图

就这样

睡觉

墨钰仙儿

叕悔

夜不成眠思何绪

外灯摇曳飘飞絮

枝上无春何来夏

更提暖风吹夜塌

辗转反侧难成眠

悔未早憩休双眼

人生何物为最重

早睡早醒身体健

夜不成眠思何绪

外灯摇曳飘飞絮

枝上无春何来夏

更提暖风吹夜塌

辗转反侧难成眠

悔未早憩休双眼

人生何物为最重

早睡早醒身体健

旧衣

深几许烂果子

我觉得自己就像被烧焦的烂种子,已经发不了芽,开不了花了。

可是

想长大想发芽想开花想结果。

烂果子想要变好。

力不从心

那颗果实想要变好的心。

坏种子。

哭而无泪的怒吼,哭嚎,情绪的释放。

我不讨厌人类吗。

地上的多米诺骨牌倒下一段,被摧毁的人生。

重立是困难的。

艰难地建立。

在深渊的边缘徘徊不定。

纵身跳入的勇气也无

因为一本书,看完大叫,为失去祭奠。

在店堂里对面坐着。

你想要变好,所以你走出来了

所以你做出改变了。


我觉得自己就像被烧焦的烂种子,已经发不了芽,开不了花了。

可是

想长大想发芽想开花想结果。

烂果子想要变好。

力不从心

那颗果实想要变好的心。

坏种子。

哭而无泪的怒吼,哭嚎,情绪的释放。

我不讨厌人类吗。

地上的多米诺骨牌倒下一段,被摧毁的人生。

重立是困难的。

艰难地建立。

在深渊的边缘徘徊不定。

纵身跳入的勇气也无

因为一本书,看完大叫,为失去祭奠。

在店堂里对面坐着。

你想要变好,所以你走出来了

所以你做出改变了。

旧衣

四季

春夏秋冬四季皆不顾,懒起画蛾眉,倦梳妆,要把黑云浪里翻,醉卧美人乡,醒昼长夜短。

曾要把星儿摘,曾要把月儿捞,曾要捣弄乾坤,曾要把天捅出个窟窿。

直到乌云盖雨,秋风卷入,星沉云淡,月漠影失(停)

才知道多可笑。

于是沉睡,于是醉倒。大被一披,不敢张臂仰卧。

梦里千醉,终未尝酒滋味。

停于梦里,停于过去,百转千回。

停留在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四百)

停留在离去的夏天,停留在失去的秋天。

停留在最痛苦的时候。所以期望时光结束在最美好的时候,那时候一切都消失掉,就可以否定掉痛苦了。

一直努力否定否认的痛苦。

痛苦是永恒的,只是会冲淡。可是再想起来的时候,还是锤心般振痛。


春夏秋冬四季皆不顾,懒起画蛾眉,倦梳妆,要把黑云浪里翻,醉卧美人乡,醒昼长夜短。

曾要把星儿摘,曾要把月儿捞,曾要捣弄乾坤,曾要把天捅出个窟窿。

直到乌云盖雨,秋风卷入,星沉云淡,月漠影失(停)

才知道多可笑。

于是沉睡,于是醉倒。大被一披,不敢张臂仰卧。

梦里千醉,终未尝酒滋味。

停于梦里,停于过去,百转千回。

停留在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四百)

停留在离去的夏天,停留在失去的秋天。

停留在最痛苦的时候。所以期望时光结束在最美好的时候,那时候一切都消失掉,就可以否定掉痛苦了。

一直努力否定否认的痛苦。

痛苦是永恒的,只是会冲淡。可是再想起来的时候,还是锤心般振痛。

旧衣

深几许天地

我爱风,爱雨,爱云。

爱蓝天,爱大海,爱山川。

我爱自由。我需要天地。

囚鹤,囚凤,囚仙。

一个声音高叫着,我要自由

爱看云,爱听海,爱拾叶,爱拈花。

失了自然的失心。

我要天地!

我爱云渺万里,爱海纳百川。

鹏程万里,心有苍穹!

怎能困于,囤于,滞于此。

这是不值得的。不值当的

可还是陷于泥沼,挣扎百回。

直到静夜里直刺入心最底,掀开不愿面对的恐惧。恐惧荒度一生。

从没有敢放肆掀开的恐惧。

恐惧真的这么日日夜夜蹉跎过去,把一生都荒废。

田园将芜胡不归。

我是需要天地的。

她说。

她爱探索,爱冒险,爱惊陡的悬崖,爱深泉的大海。

爱着万物复苏的万物的人...


我爱风,爱雨,爱云。

爱蓝天,爱大海,爱山川。

我爱自由。我需要天地。

囚鹤,囚凤,囚仙。

一个声音高叫着,我要自由

爱看云,爱听海,爱拾叶,爱拈花。

失了自然的失心。

我要天地!

我爱云渺万里,爱海纳百川。

鹏程万里,心有苍穹!

怎能困于,囤于,滞于此。

这是不值得的。不值当的

可还是陷于泥沼,挣扎百回。

直到静夜里直刺入心最底,掀开不愿面对的恐惧。恐惧荒度一生。

从没有敢放肆掀开的恐惧。

恐惧真的这么日日夜夜蹉跎过去,把一生都荒废。

田园将芜胡不归。

我是需要天地的。

她说。

她爱探索,爱冒险,爱惊陡的悬崖,爱深泉的大海。

爱着万物复苏的万物的人啊,怎么会甘心困于一隅,一角,而毁灭亡在无人所知的黑暗里呢。

要消失,也该轰轰烈烈,人尽皆知的消失,要有浪花,有声响,如坠入深谭深渊的石块。

要有浪花伴奏的死去。

那些石块沉静在瞧不见的水池底部,不见天光。不见天日。

方才才被晒热的石头啊,被暖阳照耀而发热的石头啊。

湖底是冰冷的,湖水是冰冷的。

她当时全部的光是自然,是未来,是多少个朝暮酝酿起来的生念,是多少个日夜在山野浪边,荒度的时光留在记忆里,带来的生念。

是未来,是要宏图展翅的未来,是要放把火烧死深渊的未来,是要把所尝之痛苦,一一偿还回去的执着。

要放把火烧了荒野,这个念头从未消亡。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星星之火可以燎院。

这是要毁灭神的愿望。

弑神。

旧衣

深几许弃

 疯狂

在雨里不躲不避行走,不顾雨的落下。

把明明喜欢的书一本本撕毁,只因为是那些神买的,和被别人给碰过。

摔碎碗。扔兔子蛋。把橙子踩碎。

把满地撒满书纸,然后任它被践踏,就像是要故意毁去什么。

任纸张留下鞋印,脏水

流动的黑色污水,糟蹋满地。

故意作践自己,糟蹋自己,把自己看低。

是为了缓解痛苦,还是麻痹自我。

所以装疯卖傻,自嘲,自贬,自低。

笑着说我什么也不要

觉得自己不配得到。

你不配还有谁配。这是别人的答案

觉得自己脏了,不配得到那么洁白那么干净的美好事物。

我想要的一团柔软的白色羽毛似云朵包裹的事物。一切都是妄念,都是奢求。求不得,求不得,求不...

 疯狂

在雨里不躲不避行走,不顾雨的落下。

把明明喜欢的书一本本撕毁,只因为是那些神买的,和被别人给碰过。

摔碎碗。扔兔子蛋。把橙子踩碎。

把满地撒满书纸,然后任它被践踏,就像是要故意毁去什么。

任纸张留下鞋印,脏水

流动的黑色污水,糟蹋满地。

故意作践自己,糟蹋自己,把自己看低。

是为了缓解痛苦,还是麻痹自我。

所以装疯卖傻,自嘲,自贬,自低。

笑着说我什么也不要

觉得自己不配得到。

你不配还有谁配。这是别人的答案

觉得自己脏了,不配得到那么洁白那么干净的美好事物。

我想要的一团柔软的白色羽毛似云朵包裹的事物。一切都是妄念,都是奢求。求不得,求不得,求不得多少与天齐,心酸泪。

我一直觉得自己脏了啊,身体还有心还有思想,都已经被完全的记忆洗过一遍身体脏去,心也污水化,没有从前干净,思想更是懂了很多不该懂的东西。

脏了,洗多少遍都洗不干净的脏,

拼命揉搓自己的手,水流湍急一遍遍冲。

是的,看不见的脏。

吃极致的冰,只为了甜味,冰雪,敷在伤口上麻痹。甜与冰的交融,冲刷着血痕。

旧衣

深几许深渊

她被锁在囚牢里,像长发公主束之于高阁

没有长发,没有阶梯,只有聊以慰藉的食物,和书。

第一餐饭是好吃且香的。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那时日子没了光彩,执着于自由和深不可测的永恒深渊。

她想过逃跑的,盯着厚重的门看着进出的人发呆,却总是不敢跑。

最差点成功的那一次,也被骗了回来,没有跑走。

他坐在地上大哭,尖叫着,大声哭喊。可还是被拉走了。

被扣走的

她感到深深的耻辱和不甘。

如英雄也有末路,美人也迟暮衰老,她落魄时,他,他们,不在,她也不敢想他们在。

纵使英雄也泪满襟,也迟暮,她还未暮年,已被毁去。在那些灾难里。

在深深的耻辱里。

自尊受到了强烈的伤害吗,不能忍受那样...


她被锁在囚牢里,像长发公主束之于高阁

没有长发,没有阶梯,只有聊以慰藉的食物,和书。

第一餐饭是好吃且香的。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那时日子没了光彩,执着于自由和深不可测的永恒深渊。

她想过逃跑的,盯着厚重的门看着进出的人发呆,却总是不敢跑。

最差点成功的那一次,也被骗了回来,没有跑走。

他坐在地上大哭,尖叫着,大声哭喊。可还是被拉走了。

被扣走的

她感到深深的耻辱和不甘。

如英雄也有末路,美人也迟暮衰老,她落魄时,他,他们,不在,她也不敢想他们在。

纵使英雄也泪满襟,也迟暮,她还未暮年,已被毁去。在那些灾难里。

在深深的耻辱里。

自尊受到了强烈的伤害吗,不能忍受那样的折辱吗。

她想到故事里某个天才被关到监狱里的故事,当时她愤愤不平,觉得不应该。

她仿佛又想起自己被禁锢在手臂间,动弹不得,挣脱也挣脱不开,就像画面上的犯人那样的姿势,紧紧的扣住,不容反抗。

那是最深的耻辱。

她想要逃跑,被骗回来的。

她坐在地上时,很后悔没有跑走。

要是跑走了,外面就是海阔天空啊,多大的一片自由天地任闯荡。

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惊觉自己被骗了,没有兑现承诺的那个骗子。

怪不得喜欢叫骗子。

因为就是啊

旧衣

深几许

大人 果实

一夜之间成了大人,催熟的果实,快要腐烂透了

熟透的烂掉的种子

本来可以发芽长成那样参天大树的种子

想发芽,想生长,想开花,想结果。

结出最美丽的果实,青涩却动人。

却只喜欢青色的叶子,刚发出来的嫩绿色的芽尖,有时轻轻抚摸,有时甚至不敢触碰,害怕玷污了它的青栀和天真。

想登高,想腾云,想望远,想行千里。

想看遍大好河山,读遍经史百卷。

想能活成自我的人。

这是种子,不,烂果子的愿望。

不,种子。

种子的愿望,而烂果子不敢拥有。

它没有拥有梦想和愿望的资格。

一切于我皆是奢求,妄念,果子在黑夜里归灯火,在楼下说。

奢求,奢求,奢求太多。

它...


大人 果实

一夜之间成了大人,催熟的果实,快要腐烂透了

熟透的烂掉的种子

本来可以发芽长成那样参天大树的种子

想发芽,想生长,想开花,想结果。

结出最美丽的果实,青涩却动人。

却只喜欢青色的叶子,刚发出来的嫩绿色的芽尖,有时轻轻抚摸,有时甚至不敢触碰,害怕玷污了它的青栀和天真。

想登高,想腾云,想望远,想行千里。

想看遍大好河山,读遍经史百卷。

想能活成自我的人。

这是种子,不,烂果子的愿望。

不,种子。

种子的愿望,而烂果子不敢拥有。

它没有拥有梦想和愿望的资格。

一切于我皆是奢求,妄念,果子在黑夜里归灯火,在楼下说。

奢求,奢求,奢求太多。

它一直觉得所有曾经的梦想,都是奢求,不敢再谈,不敢再念,不敢再想,因为一想,就是痛彻心扉。

失去的痛。

再不能得到的痛。

只有一想梦想,就是失去,一想到已经失去,再不能拥有,就没了念想。

没了光。

光和傲骨,早就被毁去了。

生生折断,摧毁,抽出来的。

熄灭的光火。

烛光的温黄色,在一间暗室里,越来越小,越来越少。

直到被暴力压灭。

黑暗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打开灯,才能看到颜色。


旧衣

深几许生面

她生了一张脸出来,这张脸是自己学会笑的。

她从前并不习惯笑,总是僵硬而牵扯出笑容来。后来却突然学会了在人面前直接笑出来,熟练应付与人的关系,

天知道其中经历了什么。

根本无法弄清是年龄的增长还是痛苦的磨砺。就像是把石头扔进刀锋堆里磨炼,刀山火海也闯过去,丧失了重大的资料。

根本没有那些岁月的一切正常秩序下的美好小细节,生活,游戏,好玩的一切愉快。

断了,断了,一把大砍刀砍下去,隔绝开两边,刀反射出两面,模糊看不清对面的记忆。刀的厚度里的记忆更看不清。只有片段,浩劫留下来的片段,却不真实,明明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却仿佛书上的事情遥远而缥缈,有的只有自己本能带着的想象。

那段岁月是隔...


她生了一张脸出来,这张脸是自己学会笑的。

她从前并不习惯笑,总是僵硬而牵扯出笑容来。后来却突然学会了在人面前直接笑出来,熟练应付与人的关系,

天知道其中经历了什么。

根本无法弄清是年龄的增长还是痛苦的磨砺。就像是把石头扔进刀锋堆里磨炼,刀山火海也闯过去,丧失了重大的资料。

根本没有那些岁月的一切正常秩序下的美好小细节,生活,游戏,好玩的一切愉快。

断了,断了,一把大砍刀砍下去,隔绝开两边,刀反射出两面,模糊看不清对面的记忆。刀的厚度里的记忆更看不清。只有片段,浩劫留下来的片段,却不真实,明明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却仿佛书上的事情遥远而缥缈,有的只有自己本能带着的想象。

那段岁月是隔断的,拼命想要塞满自己的脑海,不让自己有任何的心思去想别的东西,只要一想就会带出来痛苦,发散的思维会沿着根根线扯到那个大疙瘩,线团绕得死死的疙瘩。

那是痛苦,是折磨,是根源。

人间从不有正道。

旧衣

深几许浮萍

就像是无根的浮萍,没有可以附着和依萍的任何东西,没有可以循着的线和道路,一直有漂浮的不实感,没有脚踏实地的真实,仿佛在做一场大梦,浑浑噩噩,流连而游离于人间。就像是玩跑酷的游戏,被死亡恐惧驱使着行走,却没有多少主观想动,只是本能跳跃和低头,找暖和和觅食。

被动地沉寂下去。

沉寂在冰湖底,沉入冰窖的源头,冰冻的湖底。

一定要被推着往前走,否则就停下来懒得动弹,一点儿也不想动,就想枯坐城堡般的世界一个人寂死到消亡。

不想动,枯坐到地老天荒。懒得思考,懒得挣扎,任自己沉浮在深水之间,飘荡起落。任它风吹雨打。

等燕归的时候春天来到,可是黑色眼眸映照出一室狼藉。没有多少光照入房间。

堆积...


就像是无根的浮萍,没有可以附着和依萍的任何东西,没有可以循着的线和道路,一直有漂浮的不实感,没有脚踏实地的真实,仿佛在做一场大梦,浑浑噩噩,流连而游离于人间。就像是玩跑酷的游戏,被死亡恐惧驱使着行走,却没有多少主观想动,只是本能跳跃和低头,找暖和和觅食。

被动地沉寂下去。

沉寂在冰湖底,沉入冰窖的源头,冰冻的湖底。

一定要被推着往前走,否则就停下来懒得动弹,一点儿也不想动,就想枯坐城堡般的世界一个人寂死到消亡。

不想动,枯坐到地老天荒。懒得思考,懒得挣扎,任自己沉浮在深水之间,飘荡起落。任它风吹雨打。

等燕归的时候春天来到,可是黑色眼眸映照出一室狼藉。没有多少光照入房间。

堆积的外卖盒子,食物残渣招来飞舞的飞虫,堆磊的老高的白色纸巾,仿若啃的干净的骨塔,血舔抵消失却隐隐约约现。

骨头是啃噬的证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