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睡前

2123浏览    30154参与
ミワ

冬季放在旷野上

煮沸水进食活物

温暖的雪屋躺下

梦中梦搭错了线

绒毯卷走多余的肉

你找不到方向只得往深海里游

什么也摸不到了

一丝蓝色的液体从身体里抽出

什么也听不见了

深色的植物靠近胸口

什么都变成了黑的白的

看到了一只猫

一直看着这只猫

它可能饿了

                      2020.1  一个梦的记录

冬季放在旷野上

煮沸水进食活物

温暖的雪屋躺下

梦中梦搭错了线

绒毯卷走多余的肉

你找不到方向只得往深海里游

什么也摸不到了

一丝蓝色的液体从身体里抽出

什么也听不见了

深色的植物靠近胸口

什么都变成了黑的白的

看到了一只猫

一直看着这只猫

它可能饿了

                      2020.1  一个梦的记录

Orangrey欧润橘

【故事森林|猫佑】

◎特别说明

◤一期一会·壹

灵感来自高中时期亲身经历

【1月14日(活动期间内)在#故事森林标签下发表过】

【初稿已经删除,补写后续整合全文后重新发表一次】

【文笔稚嫩,请多包涵】

—————————————————————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走夜路的时候不能急回头?”


同桌的手肘轻轻撞了撞她的,却没转过头来瞧她,端端正正看课文的模样活像是要把这本书吃透似的。


她也没转头,只是停了笔,托腮看着已经完成的习题,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同桌追问的同时又装模作样地翻过了一页书。...


◎特别说明

◤一期一会·壹

灵感来自高中时期亲身经历

【1月14日(活动期间内)在#故事森林标签下发表过】

【初稿已经删除,补写后续整合全文后重新发表一次】

【文笔稚嫩,请多包涵】

—————————————————————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走夜路的时候不能急回头?”

 

同桌的手肘轻轻撞了撞她的,却没转过头来瞧她,端端正正看课文的模样活像是要把这本书吃透似的。

 

她也没转头,只是停了笔,托腮看着已经完成的习题,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同桌追问的同时又装模作样地翻过了一页书。

 

她抬头瞧了一眼值日生那一栏,收回目光的时候确认班主任已经彻底陷入了批改模拟卷的泥淖,这才低下头,将草稿本放到习题册上头,一起往旁边送了送,然后对着同桌露出求知若渴的笑容,压低了声音——

 

“再卖关子明天别想借我的饭卡。”

 

同桌猛地一个激灵,连忙转向她,指着那页已经完成的习题露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

 

“这个题应该这样解,”同桌顿了顿,余光没有在后门的小窗口捕捉到偶尔暗中观察的年级主任,却仍然放轻了声音,“书上说,人的头顶和两肩上各有一盏阳灯,夜里走路的时候如果急回头的话,阳灯会熄灭,邪祟就会附上来害你的命。”

 

她闻言眯了眯眼,沉声问道:“哪本书上说的?”

 

同桌嘿嘿一笑,从抽屉里摸出一本《故事会》,再次收获了她一声无奈的叹息。

 

“什么题这么难啊,还叹上气了?”

 

回过头就见班主任盯着《故事会》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

 

各式各样的车辆载着今天最后的喧闹从校门离开,她抓着公交车后门的扶手,看着城市在夜色中后退、入睡,忙碌了十几个小时的身心难免也觉得疲惫,但是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打盹儿,毕竟再过几个站就能到家了。

 

她下车之后走得很快,转过黄桷树就是居民楼的后巷,被甩在身后的车厢还远远传来关门声和同校同学们的喧闹,可面前的小巷却只给深夜归家的人留了一盏昏黄的灯。

 

说不怕是假的。夜里的后巷实在是很安静,楼上偶尔传来的婴儿啼哭和狗叫声都算得上慰藉,她只想快点走进单元楼,再快点敲开家门,看母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她要不要吃夜宵。

 

所以一团黑漆漆的毛球儿突然蹿出来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跳——

 

原来是一只猫儿。

 

一只从未见过的黑猫。

 

她缓下一口气,放慢了脚步,正想着要不要冒着被挠的风险撸一下猫,就见黑猫儿突然侧过头来看向她,原本瞧不着位置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唯一的光源在猫儿的身后,她这边应当没有什么发亮的东西能让猫咪的眼睛反光才对。

 

想要回头的瞬间,脑海中突然浮现晚自习上同桌说的话——

 

“人的头顶和两肩上各有一盏阳灯,夜里走路的时候急回头的话,阳灯会熄灭,邪祟就会附上来害你的命。”

 

背后忽然就蹿起一丝凉意。

 

喉头滚动了一下,她迈不开步子,只能收紧了捏住衣角的双手握成拳头,“不要回头,从心回家”和“真英雄就是应该利落地回头一探究竟”两种念头在脑内疯狂交战。

 

她终究还是没有抵抗住好奇心的诱惑,咬了咬牙正打算壮起胆子回头一看之时,一直盯着她没动的黑猫忽然尖利地“喵”了一声,吓得她浑身一震,母亲却在此时从前边儿不远处的单元楼里走了出来,边朝着她走来边问她怎么今天拖得这么晚。

 

黑猫儿眼里的亮光这才黯了下去,压低了身子几下就蹿没了影。

 

*

 

“这次真的算你运气好,能遇到黑猫救你,不然今天大家就得给你点播一首《凉凉》了。”

 

趁着她复述昨夜经历的空隙,同桌熟练地把新带来的《故事会》夹进数学课本里,这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半仙模样拍了拍她的肩。

 

“怎么说?”

 

她瞥了一眼那本被迫“夹心”的数学课本。

 

同桌煞有介事地晃了晃脑袋:“贫道很乐意为施主答疑解惑,只是今天贫道的午饭和晚饭还没有着落,不知施主……”

 

她从兜里掏出饭卡,一把拍在课桌上——

 

“说!”

 

同桌嘿嘿一笑,拿了饭卡揣进自己兜里,然后才慢悠悠道:“听我奶奶说,如果不是因为反光的话,猫咪的眼睛只会在两种情况下亮起来,一是看到老鼠,二是看到邪祟。”

 

“如果是老鼠的话,应该会立即扑过去抓住吧。”

 

许是她后怕的表情过于明显,同桌故意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

 

“而黑猫,自古以来,就是驱除邪祟的灵物啊……”


她自问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

 

但昨夜的经历和那些从同桌口中冒出来的怪谈混在一起之后,脑袋里就像是发生了制取氧气的化学反应一样,疑虑和猜测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将脑中的其他思绪连同好不容易记住的各科知识点一股脑儿全都挤了出去。她没想到好奇混了后怕之后,威力会如此强劲,甚至连上课的时候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黑板上的一个粉笔字都能将她的思绪回溯至昨夜的后巷,顽固不化得让她无能为力。

 

“我看你今天上课一直在走神,是身体不太舒服吗?”

 

午间班主任将她叫到办公室,皱着眉头,神色严肃,高中生的时间可经不起浪费,委婉询问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表达担忧。

 

她下意识地想否认,可“不”字刚到喉头,黑猫那双在夜色里猝然亮起的眼睛就在她脑海中闪现——

 

“啊,那个……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着凉了,所以今天脑袋有点儿晕。”

 

扯谎的顺溜程度连她自己都惊讶。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甚少请假,所以班主任很干脆地就开出了请假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背着书包上了公交车。

 

走过几百次的路线早就烂熟于心,却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看到楼下的黄桷树时就觉得手心出汗。晴日里正午的阳光总是要比其他时候强烈些,步步走近后巷的时候,四周很明亮,她觉得镜片被光晕晃得有点儿反光。

 

“喵。”

 

很敷衍的猫叫,品得出很明显的无奈。她循声去看的时候,黑团儿正趴在路中央,长长的尾巴软塌塌地卷在身旁。

 

她的动作和昨晚没什么区别:抿紧嘴唇,收紧拳头,口中发干,喉头却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

 

“喵?”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在黑团儿转头来看她的时候,看出一丝不耐烦呢?

 

“喵?”

 

黑团儿支棱起身子来,慢慢向她靠近,步子很慢,却无端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压,令她不自觉退了几步,可是黑猫却仍然步步逼近。

 

“小猫咪啊,那个,昨天晚上,”她在脑中迅速整理措辞,“你是不是,特意来救我的?如果,如果是那样的话,非常感谢你!”

 

黑猫顿住了脚步,抬起头望向她的时候,毛绒绒的猫脸看起来意外的温和。

 

她试探着朝着它迈进了几步,见它没有离开的意思,索性壮起胆子走到它跟前,蹲下身来,伸手揉了揉猫脸,动作很轻,明眼人都能看出几分胆怯。

 

所以猫尾缠上她手腕的时候,她又被吓了一跳。

 

毛绒绒的触感覆在手腕上,很温和的力度,却又因为贴着脆弱的血管覆着脉搏而感到潜藏的危险,交杂在一起之后居然莫名生出一种奇异的刺激。

 

对上猫眼的一瞬间,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像是从脉搏处渗进了骨血里——

 

“没人告诉你,不要轻易和陌生灵物搭话吗?又弱又蠢,真该让那邪灵叼了你去。”

 

说是这么说,可后来的每一个归家的深夜里,总能看到一只黑毛团儿蹲坐在巷口等待她的身影。

 

而她终究还是没能记起几年前的某个雨夜里,她曾把雨伞留给了一只缩在纸箱里的小猫咪。


———————The End·终わり———————

「感谢每一个耐心看到这里的你」

「思来想去,还是想讲一个温柔的故事给你听」

「承蒙一阅,不胜荣幸」

大柚子

【扫文记录】圈养 by.颓

CP:强独占欲病娇变异美人攻 x 被圈养的残废普通人受


剧情简介:

末世病毒爆发,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都会变成满身脓包扭曲吃人的怪物。受在学校逃难的过程中遇到了有心脏病的攻,于是带着攻一起逃跑。逃跑过程中攻体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攻暗恋受多年,每次支撑他挺过痛苦治疗的都是他对受的执念。为了不拖累受,攻主动跳进了丧尸堆里。


攻死后受回到了家里,发现爸爸在吃妈妈的尸体,爸爸准备攻击受的瞬间,受的姐姐救下了受,但是也因此被感染了,变异过程中扯下了受被感染的左小腿,嘱咐受要活下去之后离开了。


受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五年后。攻跳进丧尸堆...

CP:强独占欲病娇变异美人攻 x 被圈养的残废普通人受


剧情简介:

末世病毒爆发,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都会变成满身脓包扭曲吃人的怪物。受在学校逃难的过程中遇到了有心脏病的攻,于是带着攻一起逃跑。逃跑过程中攻体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攻暗恋受多年,每次支撑他挺过痛苦治疗的都是他对受的执念。为了不拖累受,攻主动跳进了丧尸堆里。


攻死后受回到了家里,发现爸爸在吃妈妈的尸体,爸爸准备攻击受的瞬间,受的姐姐救下了受,但是也因此被感染了,变异过程中扯下了受被感染的左小腿,嘱咐受要活下去之后离开了。


受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五年后。攻跳进丧尸堆之后并没有死,被病毒感染后的攻反而进化了,不仅身体被高度强化,容貌也变得越来越美。攻本身就是个天才,醒来之后找到了被受,用五年时间引出了受身上的病毒,毁掉了一个豪华酒店的地下四层,打造了一个末世桃源把受圈养在里面。攻欺骗受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靠强大的能力把丧尸都赶到外围,把酒店里堆满了物资。一次受读到攻以前的日记,发现了攻对自己的心思,攻知道了之后也没给受选择,受就开始过上了每天陪攻滚床单吃哈拉撒睡的日子。


直到一次有外人误闯进了酒店,受才知道世界上其实还有其他人,并且现在医术高度发达,病毒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有很多人现在开始变异进化成更强大的人种,而攻就是顶级的强者。受想逃走,被攻发现了杀了外来者,受想感染病毒再死一次也被攻救回来了。于是只能无奈放弃,并且发现自己也爱上了攻(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吧)。


随着时间流逝,攻还是不老不死,普通人受却慢慢衰老,攻开始不停的给受换器官,后来直接移植受的头去年轻的身体上,再后来只保留了受的脑子,其他全换掉,但是还是阻挡不了受的脑子也衰老到不行了。受完全死亡后攻用自己的血感染了受,本想被变成怪物的受吃掉,但是自己身体太强了,反而把受的身体毁掉了,于是攻最后把受的脑子吃掉了,两人融为一体。


点评:带感的末世病娇攻小短文,可以一撸。


推荐指数:🌟🌟

旂言寺

害怕悲剧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 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 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 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 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 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害怕悲剧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 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 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 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 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 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旂言寺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也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曾经你向我倾诉的话语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还有你举世独醒时的痛苦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还有你试图唤醒他们的努力

They would not ...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也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曾经你向我倾诉的话语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还有你举世独醒时的痛苦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还有你试图唤醒他们的努力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但他们充耳不闻,他们茫然不解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许如今才会记起



爱美千色
旂言寺

Mind if i say goodnight

如果介意我说晚安

Cause i'm getting kind of restless

会让我心绪不定

I won't dare close my eyes

彻夜难眠

Cause i know that i can fight this

我知道要抑制这份感情

🍬 🍬  🍬 🍬 
         🍬  🍬
🍬         ...

Mind if i say goodnight

如果介意我说晚安

Cause i'm getting kind of restless

会让我心绪不定

I won't dare close my eyes

彻夜难眠

Cause i know that i can fight this

我知道要抑制这份感情

🍬 🍬  🍬 🍬 
         🍬  🍬
🍬             🍬
            🍬
                     🍬
         🍬
        
          🤲
想接住生活给的每一颗糖果。

疯人院二楼

In the end, when they're all gone

最后,他们都走了

When the world is silent and the days are long

在世界沉寂之后日子开始变长

Just you and I, we'll be alive

只有你和我,生存着

We made it on our own

我们自给自足

'Cause everybody makes it 'till they don't

人都会活到生命终结

And everybody wants to think they won't

直到死亡才停止思考

'Cause everybody...

In the end, when they're all gone

最后,他们都走了

When the world is silent and the days are long

在世界沉寂之后日子开始变长

Just you and I, we'll be alive

只有你和我,生存着

We made it on our own

我们自给自足

'Cause everybody makes it 'till they don't

人都会活到生命终结

And everybody wants to think they won't

直到死亡才停止思考

'Cause everybody makes it 'till they don't

人都会活到生命终结

And everybody seems to think they won't, they won't, they won't, they won't

直到死亡才停止思考,至死,至死,至死。

大柚子

【扫文记录】阿利图斯 by.青衣滂滂

CP:器大活好颜值高到让人犯罪的外国人攻 x 床上各种sao床下没贼胆的中国人受


剧情简介:

受的妈妈改嫁给一个老外后带着受移民到了国外,给受介绍了个在中餐馆打工的工作,结果受被老板xing骚扰,为了不给妈妈添麻烦,受就跟着认识的一个外国朋友去了他的家乡, 乡下的独居老头给了受一份工作,于是受就定居了下来。


开始在朋友家暂住的受遇到了来送东西的攻,被攻逆天的美貌所震惊,马上就被吸引了。攻是颜值高到洗澡都要穿内裤洗怕别人偷窥。家里还里三层外三层的装了电网,暗道等装置,就是为了防范对攻别有居心的人。攻也不堪骚扰,所以从来都不怎么跟别人交际,对人很冷淡。但是却对受不怎么排斥,一来二去的两个...

CP:器大活好颜值高到让人犯罪的外国人攻 x 床上各种sao床下没贼胆的中国人受


剧情简介:

受的妈妈改嫁给一个老外后带着受移民到了国外,给受介绍了个在中餐馆打工的工作,结果受被老板xing骚扰,为了不给妈妈添麻烦,受就跟着认识的一个外国朋友去了他的家乡, 乡下的独居老头给了受一份工作,于是受就定居了下来。


开始在朋友家暂住的受遇到了来送东西的攻,被攻逆天的美貌所震惊,马上就被吸引了。攻是颜值高到洗澡都要穿内裤洗怕别人偷窥。家里还里三层外三层的装了电网,暗道等装置,就是为了防范对攻别有居心的人。攻也不堪骚扰,所以从来都不怎么跟别人交际,对人很冷淡。但是却对受不怎么排斥,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变熟了起来,受被攻的美貌引诱的不行却有贼心没贼胆。不过好在很快两人就互通了心意。然后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最后在瑞士两人结婚了。


点评:短小的种田文一篇, 剧情很日常,肉还挺多的,温馨的睡前萌文你值得拥有~攻的颜值被描述的美到天怒人怨,搞得我很好奇作者是以谁为灵感写的。


推荐指数:🌟🌟🌟


疯人院二楼

woke up being saved by the bell
梦醒、颅内钟声回荡
and incase you couldn’t tell
而你从未得知
i didn’t take it very well
我的狼狈不堪
cos this life’s been killing me ever since it begun
生活是个暴徒、将我囚禁虐杀
this days not any different from any other one
循规蹈矩的日子、干脆放弃改变
feels pretty good but it doesn't feel right
总在开怀大笑时恍然若失
there's voices in...

woke up being saved by the bell
梦醒、颅内钟声回荡
and incase you couldn’t tell
而你从未得知
i didn’t take it very well
我的狼狈不堪
cos this life’s been killing me ever since it begun
生活是个暴徒、将我囚禁虐杀
this days not any different from any other one
循规蹈矩的日子、干脆放弃改变
feels pretty good but it doesn't feel right
总在开怀大笑时恍然若失
there's voices in my head but i just want quiet
而脑内是冷嘲热讽的呓语
i need closure
不如就此了结
oh i need closure
而得以安息…
and every seconds just like the first
而分分秒秒宛若初见
I’ve learnt to like and love the hurt
我学着回味刺痛的快感
it gets closer
愈来愈近
oh it gets closer、closer
几乎重叠…
      🧠
👁👃👁👂
     👅

Lotus浸在冷水中

亲爱的,我相信隔壁的钢琴是为我弹的。

我钟爱这偷听者游戏,身子俯在冷墙上,断续的琴声淌进耳眼。总不间断,总在九点,只要把卧室灯光调至暖黄,洋娃娃与小熊的舞会便准时开场。

如同我幼时练琴,也有人为她打节拍。噼啪,是火炉正燃的木柴,烧的眼圈艳红,噼啪,是加了脆声的暖流,温进耳道深处。

水汽升腾,朦胧了我的少女时代,隔着轻薄雾霭,我望见女孩曾缱绻且瑰丽的奇想。

亲爱的,我相信隔壁的钢琴是为我弹的。

我钟爱这偷听者游戏,身子俯在冷墙上,断续的琴声淌进耳眼。总不间断,总在九点,只要把卧室灯光调至暖黄,洋娃娃与小熊的舞会便准时开场。

如同我幼时练琴,也有人为她打节拍。噼啪,是火炉正燃的木柴,烧的眼圈艳红,噼啪,是加了脆声的暖流,温进耳道深处。

水汽升腾,朦胧了我的少女时代,隔着轻薄雾霭,我望见女孩曾缱绻且瑰丽的奇想。


暮月十六

我亲爱的z先生,

        不知道您困了没有,我每次给您写信之前都在思考跟你讲些什么,可能我有些语无伦次,请您包容我的紧张,我了解到您有睡前看信的习惯,所以先问问您困没困,如果困了,请把这封信合上,等您脑子清明的时候再看,好吗?

        我想要跟您讲述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这种事情见面我可能描述不清,我思索之后决定在信上跟你讲。

        首先感谢我们在一起两...

我亲爱的z先生,

        不知道您困了没有,我每次给您写信之前都在思考跟你讲些什么,可能我有些语无伦次,请您包容我的紧张,我了解到您有睡前看信的习惯,所以先问问您困没困,如果困了,请把这封信合上,等您脑子清明的时候再看,好吗?

        我想要跟您讲述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这种事情见面我可能描述不清,我思索之后决定在信上跟你讲。

        首先感谢我们在一起两年你对我的照顾,你总是像个父亲一样照顾我,在你面前我可以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我可以褪去所有的伪装,我可以不用做个事业有成,样样精通,永远精致的女人,我可以做个素颜朝天,迷迷糊糊的小女孩。

        谢谢你,z先生,你应该再有两个月就出国了吧,希望你在那边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希望你以后不要遇到像我这样难缠的女孩子了,我表面上是个魅力十足的大女人,我可以办好一切事情,我身边永远不缺男人,我总是长长的卷发,却喜欢变化发色,在熬夜工作的时候抽烟,晚餐喜欢喝美式咖啡来保持身材,交设计稿和演讲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对我投来夸赞的目光,身边所有同事,所有不熟的,熟的人,都不如你了解我。

          可是为了你,我洗掉了纹身,打了第五个耳洞,酒吧的VIP卡也送人了,为了见你父母还把头发染成了棕色的,我甚至学会了做饭,也有一年没去喝酒了,熬夜的时候也尽量不抽烟了,而是学着你教我的,温一杯牛奶,坐在小露台打电脑。

        这些年除了父母和几个挚友知道我的小孩心性,可长大独自在大城市工作后也鲜少对他们漏出脆弱的一面,只有在你温暖的怀抱里,我才能感受到归属,才能感受到值得。

        我知道对你而言我是个特别的存在,但也仅此是特别了。我知道我会让你感觉到疲惫,感觉到乏累,但你说过,你爱我,这一切就都值得,我谢谢你的爱,你的爱让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感觉,是我长这么大收获到的最美好的爱。谢谢你,真的真的感谢你爱我,或者是爱过我,我也是发自内心去爱你的,现在也是。

        但是我愿意放你自由,我知道你已经不会像当初一样爱我了。

        我愿意给你更好的人生,以后一定要好好对自己,我太了解你了,以至于我可以从你的眼睛里感受到你对我爱的改变,我知道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不放开你你会一直为我托底,但我太爱你了,我不愿意让你跟你已经不爱的我继续勉强下去了。摆脱你的爱的我依旧可以回到以前成熟稳重的状态,我还是可以归进原来的圈子,很可笑吧,当初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不会长久,可是我们到了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不会分开了,我们却真的分开了。

        酒吧的晚上不会打烊,我红色的头发也可以再染回去,为你打的第五个耳洞也可以慢慢长死,阿姨叔叔的微信我可以留着,气氛组的哥哥弟弟也都疯狂的加我,我抽屉里的银钗和爱喜还可以重新装满。

       但我已经不想要这种生活了,我习惯了跟你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

        可是我放你走了啊。

        我放手了,祝好。


顾暖

随笔

我想为你摘一朵花

露珠欲坠不坠

红意娇艳惊人

也许可以别在你耳际

你黑色的碎发飘扬

飘扬中曳着芬芳

可我揉碎了她的花瓣

指腹沾染了腥红汁水

我踌躇着

脚尖研着湿润土壤

我该以何物向你奉上

世间俗物又怎堪相提

我惆怅着

星月已然下坠

我沉默着

你未曾予我机会


【被宣传曲带坑的崽子爬不出来

    满脑子游戏人物

    太美好的事物世间难寻

    我又胡言乱语了】

我想为你摘一朵花

露珠欲坠不坠

红意娇艳惊人

也许可以别在你耳际

你黑色的碎发飘扬

飘扬中曳着芬芳

可我揉碎了她的花瓣

指腹沾染了腥红汁水

我踌躇着

脚尖研着湿润土壤

我该以何物向你奉上

世间俗物又怎堪相提

我惆怅着

星月已然下坠

我沉默着

你未曾予我机会





【被宣传曲带坑的崽子爬不出来

    满脑子游戏人物

    太美好的事物世间难寻

    我又胡言乱语了】


一转缘尺

「奇谈怪论」

穿着高跟的女人会越来越矮,男人却相反。


而这个世界,男人们都很高。

穿着高跟的女人会越来越矮,男人却相反。


而这个世界,男人们都很高。

YOUTH
真的难受,明明前段时间还有看到...

真的难受,明明前段时间还有看到消息,那么鲜活的一个生命,真是无法让我相信。“确认死亡”这四个字真的是在我心窝上戳了一刀,太令人窒息了。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一直默默喜欢着的人,突然就和我不在一个世界了,这真的让我感受不到丝毫的空气了。我理解不来,我也很郁闷,甚至生气。为什么非要死掉才可以?无论是网上的恶评还是现实中那孩子所收到的伤害,这一切邪恶黑暗的东西为什么非要用死亡去停止?
也许我身上的事情也是一样吧,但是真的想到头疼,为什么就一定要死了才行?我真的不想死,可是心这东西真是太难控制了,我就算再怕死也一定会有觉得累的那一天。然后就像所有人一样,毫无征兆的,突然的,结束这一切吧。

真的难受,明明前段时间还有看到消息,那么鲜活的一个生命,真是无法让我相信。“确认死亡”这四个字真的是在我心窝上戳了一刀,太令人窒息了。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一直默默喜欢着的人,突然就和我不在一个世界了,这真的让我感受不到丝毫的空气了。我理解不来,我也很郁闷,甚至生气。为什么非要死掉才可以?无论是网上的恶评还是现实中那孩子所收到的伤害,这一切邪恶黑暗的东西为什么非要用死亡去停止?
也许我身上的事情也是一样吧,但是真的想到头疼,为什么就一定要死了才行?我真的不想死,可是心这东西真是太难控制了,我就算再怕死也一定会有觉得累的那一天。然后就像所有人一样,毫无征兆的,突然的,结束这一切吧。

YOUTH

我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做到像表面上一样平静。

我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做到像表面上一样平静。


顾暖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

视野尽头的砖房已经升起炊烟,袅袅炊烟升腾入天际交融一体。

一座寺庙半隐在密林里,深沉的钟鸣在小镇上回荡,连绵不绝。

我们居住的旅店里听见时间嘀嗒嘀嗒如水流淌的声音。

风从阳台跌跌撞撞冲进来,撩起白色的纱帘,送来郁金香的芬芳。

我双手撑着铁栏栅,探出身子望向海滩。

少女的身侧盛放着大朵大朵的郁金香,嫩黄加深橘,大簇大簇地绚烂到极致。

身后一阵口哨声突兀响起。

我回过头,他正懒懒散散躺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衣衫凌乱。稍长的发丝盖住墨色的眼。

“嗯? ”我歪着头发出疑惑的声音。

“出去走走?不是喜欢海吗?我们去散散步怎么样? ”少年双手交叠倚在脑后。...


视野尽头的砖房已经升起炊烟,袅袅炊烟升腾入天际交融一体。

一座寺庙半隐在密林里,深沉的钟鸣在小镇上回荡,连绵不绝。

我们居住的旅店里听见时间嘀嗒嘀嗒如水流淌的声音。

风从阳台跌跌撞撞冲进来,撩起白色的纱帘,送来郁金香的芬芳。

我双手撑着铁栏栅,探出身子望向海滩。

少女的身侧盛放着大朵大朵的郁金香,嫩黄加深橘,大簇大簇地绚烂到极致。

身后一阵口哨声突兀响起。

我回过头,他正懒懒散散躺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衣衫凌乱。稍长的发丝盖住墨色的眼。

“嗯? ”我歪着头发出疑惑的声音。

“出去走走?不是喜欢海吗?我们去散散步怎么样? ”少年双手交叠倚在脑后。

 

黄昏的暮色翻滚,浪花前仆后继在礁石上溅成白沫,有螃蟹缓慢爬行在沙滩上留下一串细小而深的脚印。

脚下柔软的细沙让双足深陷,赤裸的肌肤上是潮湿的粗糙感,海风咸咸的迎面而来。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呀,高兴到哼起了曲儿。

在海滩上舞蹈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深一脚浅一脚,一个脚印是潮湿又甜腻的心情。

湿湿润润是我此刻柔软的心房。

对方的嘴角也偷偷勾起来了。

呀呀呀大家一起偷偷发笑望向相反的地方,心知肚明却又不点破,甜甜腻腻的心意想传达给你。

如果运气好的话,足尖遇见贝壳,就把它们收集起来,它们唱着海洋血液的乐音,也许某天它们还会告诉你,“猜,我有多爱你。”

我的五指张开又攥紧,风偷偷告诉我想牵住你的手。

钟鸣声又起,我抬头看着翻飞的白色海鸥。

“如果哪天我们会飞……”少年的语气很轻。

“飞翔?你是说自由吗?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想飞啦~因为我找到你啦~找到停靠的地方,就休息。如果要飞翔的话,我们一起? ”我试探着开口。

“要是你飞不动了,我就把你叼在嘴里飞。”

啧啧啧,不解风情的男人啊,难道不是一起依偎停靠吗?

算啦,至少勇敢到带我私奔啦。

 

小镇的夜晚是一片温暖的喧嚣。

面包房里传来的小麦香,提着篮子叫卖鲜花的老婆婆,互相追逐打闹的孩童……

每个人都被包裹进温柔的夜色。

“哎呀,又踩到你了呜呜呜。”我不会跳舞,不知道这是今晚踩到他的第几次了。

“把脚踩上来,对,胆子大点,踩我脚上,我带你。”对方只是笑笑,带着我在房间起舞。

我喜欢女孩子的裙装,旋转舞动时就是盛放的花。今日的花开在夜色里,在这两个人的房间里。

对方轻轻哼着曲调,从容优雅带着我舞动。

嫣红的双唇微微张合,带着一点湿润的水色。

色向胆边生,我舔了舔唇角。

“我可以亲你吗? ”

“嗯? ”他放缓了步调,“什么? ”

“我说”,我提高了声调,“接吻吗少年?! ”

对方从失笑变成大笑,“你什么时候还会先问再动嘴了? ”

“什么,我哪……”

“有”字未出,面前是放大的脸,唇上一片柔软的湿意。鼻息里是对方清冽的雪松香。

“嗯,我说好,接吻。”

我们额头抵着额头,温热的鼻息交缠。

小镇的夜晚真美,夜色太过干净,满天闪耀的星。

“比不上你的眼睛。”我咬着他的耳朵说道。

对方埋头进我的脖颈,烙下炽热的吻。

我跟你是自由的,自由地到远方,自由地相爱。

 

 

犹记得初见,你是一株冷冽的雪松,冷傲而清冽。

窗外下着雪,天地一片白茫茫,雪落无声。

人们在厅堂里高声交谈,谈着品牌,谈着家族规划……

你躺成我爱的姿势,躺在火炉边的软椅上。

慵懒。淡然。甚至还有点儿冷漠。

你划了两三回刺耳的摩擦声才把火柴点着。

火光映着你冷然的脸,晕出昏黄的光圈。

手中的香烟火苗慢慢又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着。烟蒂短小灰白,夹在你白皙修长的指间。

连灰烬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被飞舞着扔进火炉。

我的心也微微颤动飞舞。

我看见你的光,于是进前。

“喂。”

这是我对你说的第一个字。

你只是很淡地抬头扫了我一眼。

可我知道我们有一样的灵魂。

 

“感谢我的厚脸皮让我追到我先生。”

这是我后来最常说的话。

而你,闻言总是浅笑,给我额间一吻。


The End.

灵感来源于《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


白糖又白墙
梦里有你,你的眼里有我想要的梦

梦里有你,你的眼里有我想要的梦

梦里有你,你的眼里有我想要的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